在酒店疯狂(6)



在酒店疯狂(6)

  高振宇是第一次在酒店里和一个女孩子吃西餐的,他感觉很不自然,房间里气氛被云素儿营造的非常浪漫,但在他的眼睛里却显得有些诡异,毕竟对方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萝莉嘛,说起来还是个幼齿。

  高振宇心里却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若眼前陪自己吃浪漫西餐的女子要是兰姐的话,那该是多么的浪漫啊。

  “呵呵,我说云小姐,你把我叫到这儿,就是为了让我陪你吃西餐?”高振宇说了一句,试图改变房间里这种让他感到不自然的气氛。

  云素儿笑了笑:“怎么了大哥哥,你不喜欢吃西餐吗?要是你不喜欢吃西餐的话,那我们可以吃中餐啊,我让人把这些菜换了就是。”

  高振宇尴尬地笑道:“不不不,我喜欢吃西餐,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觉得更适合情侣一起吃吧……我们,呵呵……我们这么呆一块儿吃西餐挺别扭的啊……”

  “大哥哥,我们本来就该一起吃西餐啊,我没有觉得哪儿不对呀?”云素儿神秘地笑了起来,“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男人,我和你就是情侣嘛,嘻嘻。”

  高振宇差点没吓晕过去,这丫头到底是在唱哪出啊?他是从来没对这丫头有过半点非分之想的,毕竟她是老首长的孙女,再说了这丫头也就十六七岁,完全是一个小姑娘。面对一个小孩子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他感到郁闷极了。

  “云小姐,我们别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我心脏不好,你……你要是在这么说的话,我可就打电话找人联系老首长让人把你送回去了。”高振宇一脸尴尬地笑道,心想这会儿老首长要是知道他的宝贝孙女跟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吃饭,而且这小丫头还对自己说出这么暧昧的话来,老首长将会怎么想的呢?会不会认为是自己在勾引未成年女孩子啊。

  想到这,高振宇咂咂嘴,沉默了下来。

  “你敢吗?你要是打电话给我爷爷的话,等我爷爷派人来了,我就告诉他们是你打电话约我出来的,还说要追求我,看我爷爷是信你还是信我。”

  面对云素儿的威胁,高振宇还真是有些诧异,万一这小丫头真这么跟老首长这么一说的话,自己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但高振宇对云素儿的这番威胁却一点也不反感,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云小姐,不就请我吃顿饭嘛,干嘛吓我啊,搞的跟鸿门宴似的。”

  云素儿满意地笑道:“这还差不多,我就是想跟你共进晚餐,好好地和你呆一块儿嘛,你至于这么介意吗?难道我很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不待见?”

  毕竟被一个小孩子示爱,高振宇本能地感到很惊讶。虽然他也曾幻想和一个官家大小姐好好地发展,靠着对方的家庭背景在官场上步步高升。但他现在却是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己不能在跟云素儿发展下去,就算为了靠近老首长而去和云素儿发展下去,就凭她现在的年龄,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这中间还要避免被云家人知道以及各种潜在的危机,万一中间被云家人知道,云家人完全是可以从中给自己安插个引诱未成年少女的罪名,那可是够自己喝上一壶的了。

  为了趁早让云素儿打消对自己的好感,高振宇抱着“你看上我哪一点我就改哪一点”的心态在云素儿的面前表演起来。为了达到自毁形象的目的,他甚至连一点西餐的礼仪都不讲,一会儿翘着二郎腿,一会儿大口大口地喝汤,还直接就把红酒当成破喝。

  他这样自毁形象陪着云素儿吃饭,是要抹杀云素儿对他的好感,让她知道自己其实没像她想的那么优秀,不过是大老粗一个,也好让她见识到现实是残酷的。

  然而,在高振宇向表现出连自己都讨厌的吃相和动作时,云素儿却一点儿不觉得讨厌,更没有现实很残酷的想法,相反她对高振宇这种类似于痞子的吃相却更加的好奇:“呵呵,大哥哥,你这种样子吃西餐其实还蛮帅的,真霸气啊,我就喜欢你这样子。”

  “啥,我这吃相还蛮帅?霸气?这话怎么说啊?”

  云素儿轻轻地抿了口酒,道:“是呀,我就觉得你吃东西的样子蛮帅的嘛,不像那些根本不知道吃西餐的人,却装着很老套的样子,你这样让我感觉你的率真。”

  天哪,这逻辑……真尼玛给力啊……

  高振宇狠狠地灌了一杯红酒,苦笑道:“呵呵,我想我是学不会这些高雅的东西了,你让我学我也学不了。”

  “没事的大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子,率真不做作才是最好的表现。”

  “好吧,你不恶心就好。”高振宇无奈地回应她。

  两人接下来便开始喝起酒,高振宇还是刚刚那样的喝酒方式,直接把红酒当破来喝,这样一来的话,他在面对云素儿的时候,心里也就没有那么尴尬了。

  不知不觉间,桌上的三瓶红酒已经被两人干了差不多了,这中间高振宇一个人就喝了两瓶半的红酒。

  很快的,高振宇便喝的晕头转向的,头脑也发热了起来。两人一起向离开餐桌,向沙发走起。谁知道刚刚在沙发上坐好,云素儿却突然扑到他怀里,喃喃着说:“大哥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云素儿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高振宇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闻着她身上那扑鼻的香气,感受着她那烫人的身体,他突然间有种屈伸沸腾的感觉,好在这种感觉来的并不是很强烈,所以他还是能够很好地将之控制下来。

  “云小姐,你别这样,你不要这样。”高振宇吐着酒气柔声说,并努力将心里的邪火压制下来。

  “大哥哥,自从上次你在酒吧里为了我出手,我就认定你是我的英雄,你这辈子都是我的英雄。”云素儿依旧不愿意离开他的怀里。

  看着云素儿娇滴滴样子,高振宇不禁想起自己某个久违了的时期,仿佛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他大学时代一直深爱着的温可妍,当时的温可妍,不也这样的天真纯情吗。

  云素儿今天将高振宇约出来,其实就是想好好把自己的身体献给她心目中的英雄,让她心目中的英雄永远记着自己。

  现在,她心头的那股想法越发越来的强烈了,她忍不住抱住高振宇的脖子,火热地吻起了他。

  高振宇的心里基本是没有什么准备,在云素儿主动地吻他的时候,他本能地吻住了云素儿的嘴巴,和她火热地接起吻来。

  云素儿那火热的吻、灵巧的舌头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淡淡的香气,都使高振宇越发越来的疯狂,使他身上的血液开始一寸又一寸地燃烧着,沸腾着。

  在酒精的驱使下,高振宇一边吸着云素儿那柔软的舌头,享受着她舌头里的那中淡淡的馨香,一边开始用手在她胸前那对温暖的胸脯摸索了起来。

  “啊……”可能是出于敏感,云素儿小声地叫了一声,手不禁地抱紧了高振宇的腰部。

  高振宇感受到她的这种反应,心里更加地亢奋了,不禁对她的身体更加的向往了。

  高振宇开始在云素儿的身体各个部位开始探索了开来,温暖的胸脯,光洁

  的大腿,一路进攻到了她那私密的圣地……

  “啊……大哥哥,我爱你。”

  正在高振宇将手伸进了云素儿的小热裤中,准备挖掘她的私密之处时,她突然忘情叫了起来,毕竟小姑娘也是第一次,所以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

  高振宇现在心里已经没有什么顾虑的东西存在,相反经过了云素儿的主动献吻后,他心里已经被那股子的邪火给狠狠地占据了。他努力地平复下了心情,暂时地停止了动作,柔声问道:“怎么啦小丫头?”

  “大哥哥,你等下轻一点啊,我是第一次,听说会很疼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高振宇突然意识了过来,马上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狠狠地捏了捏自己的脸,努力地清醒过来。

  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呢?她还是个孩子啊?我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我怎么能这样呢?她之所以不明白道理,是因为她还小,可是我已经二十几岁了,我不能和她一样幼稚啊。心里有了这样的负罪感,高振宇的小兄弟干脆就垂下了头来。

  刚刚,高振宇的忘情也已经将云素儿挑起了欲望,这会儿高振宇突然从沙发上滚落下去、一切的动作戛然而止,云素儿也开始感到有点很意外,她坐了起来,道:“大哥哥,你怎么啦?”

  “没,没怎么。”高振宇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感觉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清醒过。

  “大哥哥,你怎么不继续下去了呀?”

  “云小姐……哦不,素儿,我们不能这样,我们现在不能这样……”

  云素儿从沙发上起来,紧紧地靠在了高振宇的身上,道:“大哥哥,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难道你看不上我吗?”

  “不是的,不是……”高振宇抓了一下头发,感觉自己的思绪实在太乱了。

  “大哥哥,我明天就要跟着爷爷回北京了,也许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很少,所以在离开之前我要把自己给你。”

  高振宇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素儿,你听说我,你还小,我还大你这么多岁,再说你现在也不理智,如果我趁机和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怕将来你会后悔的,而且我很清楚,如果我现在趁机和你做了这样的事情,将来你也不会原谅我的。”

  “不会的,大哥哥,我不会这么恨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真诚,我喜欢你的勇敢,所以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是不会恨你的,还有,我也不是孩子了,我是大人了,我也是十七岁了,大哥哥,答应我吧,今晚做我的男人,怎样?”

  高振宇知道现在继续劝导云素儿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云素儿压根就不会听他的解释。所以他决定用谈判的方式说服她,让她打消天真浪漫的想法。

  “素儿,你说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是吗?”高振宇缓了口气道。

  “嗯,我是大人了。”

  “那你知道大人和小孩的区别是什么吗?大人和小孩的区别是必须有分辨能力,你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呢?”

  “嗯,我知道。”

  高振宇见自己谈判之初的效果还算不错,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嗯,你刚刚说你喜欢我,是发至内心的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素儿很坚定地回应道:“那是当然的,我当然是发至内心地喜欢你。”

  “傻丫头,你能这么想很好,那你还为什么还想让我要你的身体呢?难道这和喜欢我也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云素儿坚定地回应道,“有很大的关系呢,我喜欢你,所以我要你成为我第一个男人,大哥哥,我还是第一次呢,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如果是平时,当有女孩子在向高振宇献身的时候,告诉他自己是第一次,高振宇肯定会二话不说上去将之占有,毕竟他还没有睡过处女呢。但眼前的女孩子可不是一般人,要是真跟人家发生点什么的话,兴许还会被他们家里搞死。再说他现在的心里装的可=都是兰姐,是无法把心思全部放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的。

  “素儿,你听我说好吗,你喜欢我,我真的很开心,我也喜欢你这样的个性,但是你知道吗?现在你还是……你现在还是在学习的阶段,我们不该发生这样的事,你现在应该好好完成你的学业,等过一两年,你心里要是真的还有我的话,我想我会答应跟你交往的。”

  “你骗我,要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你有女人的话,那我该怎么办,不行,我不要等,我不要……”

  为了彻底说服眼前的小丫头,高振宇只好信誓旦旦地说:“要不我答应你,这两年我不交往女朋友总行了吧?”

  云素儿耷拉着脑袋想了想,道:“这还差不多,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啦,这两年你就是我的专属男友,我不准你跟别的女生暧昧……”

  “嗯,我答应你。”

  就这样,云素儿终于被高振宇的一顿忽悠给搞定了。高振宇舒了口气,道:“好吧素儿,你准备一下,我送你回老首长那儿。”

  “我不嘛,我现在还不想回去,你抱抱我。”云素儿充满期待地看看着高振宇道。

  云素儿说完就投到了高振宇的怀里,刹那间,两人的身体很快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大哥哥,在你怀里的感觉真好。”云素儿激动着说着,刚刚高振宇那么坚定地拒绝和她交合,不仅没让她失望,反而让她更加觉得高振宇是个正人君子,更加地喜欢和他呆在一块了。

  然而,此时的高振宇,心里却充满了纠结,他淡淡地叹了口气,心里为自己现在的遭遇唏嘘不已。

  ……

  第二天下午,老首长一行人就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

  老首长一行人在汉江市只呆了八天,临走前老首长还特叮嘱送刘维明,一定要严肃处理814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件,要求送行的领导做到在严惩这些不法之徒的同时,不要影响到汉江局势的稳定。

  而在老首长一行人离开的那一刻,云素儿心里也因为住进了高振宇这个人,对汉江这座城市产生了期待的情愫。但是,在她上了飞机后,刚想给高振宇编辑条信息时,却发现手机里竟然没了高振宇的号码,甚至连一切关系高振宇的信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素儿的手机里关于高振宇的信息会全部被删除,其实是高振宇一手早就的。

  对高振宇而言,他和云素儿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与其让一个天真浪漫的小丫头对自己有虚浮飘渺的想法,倒不如一念想都不留给她。所以在昨晚,趁着云素儿上厕所洗漱时,他偷偷地删掉了她手机中关于自己的一切信息,让自己今后和云素儿都不再有什么交集。

  现在,老首长离开了,高振宇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他为自己没给云素儿留下期待的举动感到

  自豪,因为他终于守住了自己的原则。

  老首长一走,当晚市委市政府便临时召开一场会议,让汉江市副厅级以上的干部,以及公检法一些重要的干部来市里参会,一起参与对814事件的研究。

  老首长是难得光临汉江市一次,却发生孙女被汉江市某领导的儿子差点“法办”的事情,所以刘维**里也有一定情绪的,他召开这个会议,一是想让大家研究事情处理的方式,二来也为了给那些不作为的干部一些告诫,让他们做好自己的本分之事。

  在参会的人员都到齐后,刘维明书记才在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到了会议桌旁坐下。他一在会议中上坐下,大家便看见他脸上浮现着冰冷的表情,会议场上一片萧杀之气。

  刘维明看了一下会议室里的这些众生们,便开始了他的讲话:“我想在座的各位干部都知道8月14日晚上在汉江大富豪酒吧发生的恶劣的事件吧?在8月14日晚,我们的老首长云中华同志的孙女,在汉江大富豪酒吧里被一些不法份子劫持,这件事给我们汉江市带来的影响是多大,我想你们应该是知道的。云中华老同志是我们党内的优秀老干部,他为我们汉江市,为了我整个东南省所做的贡献我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吧?就在8月9日,老首长还带着很好的心情来到我们汉江市,和我们的干部一起研究讨论我们汉江这些年来的发展,可我们汉江的这些不法之徒,竟然对云中华老同志的孙女做出危害人生安全的事情。同志们啊,这个事情我们都应该好好地深思一下,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我们的一些监管部门做的不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还是真正要管理这些流毒的难度真的很大?”

  刘维明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大家都面面相觑的沉默着,因为大家都知道刘书记的话是针对岳宝磊的,而岳宝磊的势力在汉江市也不是一般人能比较的,所以大家便抱着观望的态度琢磨起来。

  而此时的岳宝磊,虽然知道刘维明的话是针对自己的,但他也无计可施,一来是他的级别比刘维明低,二来是他自己的儿子无理,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只能暂时忍着。

  不过现在他倒也不怕,因为他已经把该打点的地方都打点好了,只要在相应的地方站得住脚,刘维明级别再大,也拿他没有办法。岳宝磊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刘维明啊刘维明,你就等着吧,现在胜负还不一定呢。

  刘维明说完,便开始观察大家的反应,发现大家都在面面相觑,便继续了他的发言:“814事件在省里的影响很大,省里要求我们一定要严肃地处理这个事件,避免这件事的影响扩散,而老首长也因为不给我们相关部门的办法造成干扰,所以提前结束了汉江之行。我今天召开这个会议,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有什么保留态度,该怎么处理,有什么看法,我希望大家都能实事求是地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

  话毕,会议室里再次沉默了起来,因为对大家来说,今天的会议其实就是刘维明和岳宝磊两人之争,刘维明虽然级别高,但毕竟是刚来汉江市不久,根基稳不稳还是一回事。而岳宝磊虽然理亏,但在汉江多年,根基深的很,再加上在省里又有相应的靠山,也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所以这些干部们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发表观点的话,都是很容易得罪其中一方的,与其多说多错,不如干脆沉默。

  正在刘维明发现没有敢站起来说话时,汉江市检察院检察长关寒梅站了起来,道:“刘书记,关于814事件,我有一些观点想向大家交流一下。”

  刘维明见关寒梅身先士卒地站起来,便示意道:“寒梅同志,请你把你的观点向大家讲一下吧,不要有什么顾虑,也不要有什么保留,只要是有利于我们大家讨论,都应该将它说出来。”

  检察长关寒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在汉江市奋斗了很多年,也算是一个正直的干部,这些年他也很看不惯岳宝磊的一些行为,所以每次在会议中他都敢直接评击岳宝磊的一些错误观点,因此岳宝磊跟他之间的关系一向很不好。

  关寒梅扶了一下眼镜,道:“814事件之所以会发生,我想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有很多,第一,这些不法分子的具体身份是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家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背景?以及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在法治社会中随便对一个女性公民进行骚扰,而且还想将其当场带走实施犯罪行为?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情,我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地思考一下这些因素?是谁给了他们的权力,是谁助长了他们无法无天的气焰?”

  关寒梅的话就像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岳宝磊脑门上,岳宝磊差点没恼羞成怒,心想这个关寒梅胆子可真肥,之前看他是个直性子所以没好好整他,想不到现在关寒梅竟然直接就跟他干上,还当众让他不来台。

  岳宝磊强忍着听关寒梅把话说完,冷哼了一声,道:“关检察长,很不幸,你说的那些有背景的寻衅者中,有一个是我的儿子岳海宁,但我想向大家澄清一下,岳海宁虽然牵连在这个事件中,但其中存在着很多误会,根据我们公安局所收集整理的口供证明,八月十四日晚上,岳海宁是因为喝多了酒,所以在那些不良分子的挑唆下参与在其中,但整个过程过岳海宁只是被裹挟其中,并没有做出对云素儿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在这个案子中,真正起到引导作用的人,应该是那些将岳海宁裹挟其中的社会青年。”

  关寒梅带着一种不满的情绪反问道:“岳局长,在事件发生当晚,我们检察院奉命去给相关人员做口供时,他们都向我们的检察人员做的笔录中都很明确地指明,是岳海宁在当中却起到了引导作用的。”

  岳宝磊嘴角洋溢一丝冷笑,同样以反问的语气回击道:“关检察长一定是没有得到细致的证供吧?我这有一份公安机关给相关人员做的证供,其中先是曹云引诱岳海宁参与这个事件,而岳海宁刚开始选择拒绝,直到后来被曹云一伙人再三怂恿才参合其中去的,但在参与这些人的向云素儿进行人身侵犯过程中,岳海宁始终没有发表他的个人观点。至于后来发生的事,也都是曹云一伙人在主导的,我这里还有一份他们的证供,关检察长和大家可以看一下嘛。”

  关寒梅作为参与审查时间的参与人之一,当然知道在公安局把调查权揽到手里就是为了做小动作的,既然岳宝磊这么有恃无恐地为他的儿子辩护,可见他现在已经占到了先机了。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很有可能处于下风,但关寒梅还是摆出了一副据理力争的态度,道:“可我们检察院手中掌握的是岳海宁一伙人当天的证供,而且是在我们检察院和法院的同志们的面前录制的口供,不知岳局长是不是人为我们检察院和法院所掌握的相关口供不具备作为证词的条件啊?”

  岳宝磊道:“是不是具备作为证词的条件,这必须经过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学的手段才能决定,现在我想请问法院和检察院的同志,在你们向嫌疑人进行笔录的过程中,岳海宁有招供说是他起的引导作用吗?”

  关寒梅反驳道:“岳海宁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其他嫌疑人的口供都一致说明是岳海宁起的主导作用,而且在证供中明确地表明,是岳海宁认为云素儿长得很好看,想对她起歹心的,这改变不了的事实啊。”

  岳宝磊不以为然地说:“根据我们公安局掌握的相关材料证明,这些人是在知道自己闯了祸后,所以一致把责任推到岳海宁身上,我这里还有他们陈述将事情推到岳海宁身上的过程资料,不信还可以请检察院和法院的同志一起看看,如果觉得不相信我们公安局的办案能力,各位同志也可以去看守所找嫌疑人对质啊。”

  关寒梅被岳宝磊一系列的歪理说的面红耳赤,他站起来讽刺道:“岳局长,那我们手里还有受害者云素儿和证人高振宇的证词,难道这个材料也是值得怀疑的吗?难道受害者不知道是谁向她进行人身攻击的吗?”

  岳宝磊反唇相讥道:“受害者跟证人和岳海宁以及当时那些嫌疑人都不熟悉,当时现场的次序那么混乱,所以受害者和证人也有认错人的情况,这种情况在我们公安局处理的一系列案件中都是很常见的。”

  刘维**里清楚,当岳宝磊经过省里给自己施压,要自己要把814事件的审理权交给公

  安局时,他就意识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局面了,他在关寒梅还想进行反驳时,及时地制止道:“寒梅同志,我也认为你说的这些很有意义,既然岳局长反对你的观点,而且他又有自己的相关证据,那我们大家一起来研究研究这个事件吧。”

  刚刚在岳宝磊和关寒梅的辩论中,大家都已经见识到岳宝磊是占了上风的,所以迫于岳宝磊的势力,大家都选择了用沉默。

  虽然对这些官场老油条的滑头感到厌恶,但刘维明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既然大家都很矛盾,那我们就开始大家一起用投票解决吧,投票的规则只有两个,一是不准弃权,二是要把你们的宝贵想法写出来。今天大家的这些投票都会由在场的工作人员做出记录,然后我再以个人的名义将大家的态度送到省里和老首长面前,省里的领导和老首长现在估计都很期待这个事件的结果吧,你们看怎么样?”

  刘维明的这个做法倒有些赶鸭子上架的韵味,既然这些干部都习惯当墙头草,那就得逼着他们把态度表达出来,如果将他们的态度送到省里和老首长那儿去,让他们得罪个更大的官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他们自然不敢继续装蒜。

  这下在场的干部们心里都清楚了,自己现在就是被刘维明赶着上架的鸭子,是自己只要做出态度,就必须要得罪人的。至于得罪什么人,就够他们好好琢磨了。

  不过,在官场上混久的人,在面对这种突发事件时,都会习惯本能地沉默下来,然后再进行思考,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更合适。

  果然,在大家足足沉默了十来分钟后,法院院长米法荣便站起来道:“刘书记,现在案件还在审查中,其他一些细节性的东西还有待推敲,所以我希望刘书记应该给我们一点时间,去用科学、人性化的方式把这些细节推敲出来,如果现在用投票的办法来确定案件的结果,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呢?”

  米法荣的话一说完,常务副市长文望明也站了起来,道:“刘书记,在这里我也想说一句,我认为岳宝磊同志的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岳宝磊同志平日里在教育孩子的方面我也是见识过的,不能说不严格啊,岳海宁是不是在这个案件中起到了引导的作用,岳海宁自己也没有主动招供,所以我认为嘛,大家应该抱着公平公正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情,不要因为这件事有我们某个领导的子女参与其中,便潜移默化地把它往某些不好的方向去想嘛,毕竟这样是很影响团结的。”

  对已文望明的态度,刘维民也只是淡淡地沉吟了一下,便不再做声了,因为文望明的加入,使他看到了岳宝磊的阵脚的强大。

  文望明发表完自己的想法,接着把脸转向了刘维民,道:“刘书记,关于你说的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这个事件的结果,我个人的看法和法荣同志的看法一样,觉得这个事情不仅是对无辜者的不公,更是对受害者的不公啊。”

  其实,刘维明刚刚表明想用头破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事件,是因为他想用这样的方式迫使大家表态。现在的目的已达到,他也就不再坚持了,毕竟公检法三个部门的当家人的态度摆在那里,大多数人又是持着观望的态度,再这么研究下去,自然是什么也研究不出来。

  “既然这样,我给大家几天的时间去研究吧,如果到时还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方案,那么我就加班研究,并且还是要按投票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事情。”

  刘维明说完,便站起来道:“既然这样,今天的会到此为止吧,大家回去好好准备吧。”

  ……

  市委书记刘维明召开的临时会议结束后,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岳宝磊在会议一结束,就打电话把妹夫丁强约到大富豪酒吧,准备向他交代一些重要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等岳宝磊到了酒吧,丁强已经在包间里等他了。

  “姐夫,今天会议上的情况怎么样?”见到岳宝磊进来,丁强马上凑上来道。

  岳宝磊直接提起桌上的洋酒喝了一口,道:“看来刘维明是真心想搞我啊,在会议上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调事态的严重性,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参与他来针对我,还有那个关寒梅,在会议上别人都不敢跟我唱反调,就他敢跟我对着干,还差点让我下不了太,唉,这个老顽固。”

  丁强道:“这个老顽固,总会有一天我他妈整死他。”

  岳宝磊又喝了口酒,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整死这个老顽固对我们没任何好处。”

  丁强点点头,道:“那其他人呢?他们是怎么看待今天的会议的?”

  “其他的那些滑头们还好,虽然没有对我落井下石,但也不敢站在我的立场说话。”

  “还是这些老滑头识相啊。”丁强道,“对了姐夫,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呢?”

  岳宝磊叹了口气,道:“现在刘维明给大家下了死命令,要大家无论如何也要在这几天把案子的结果研究出来,所以我担心再这么下去的话,只会对那我们不利的。”

  “我已经派人去看守所给那几个闹事的孩子放出风了,告诉他们只要死死地咬住这件事和海宁跟丁宝没关系,我保证他们不会有大事,要是他们把海宁和小鹏给咬出来,就让他们永远别想在汉江混了。”丁强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岳宝磊,“姐夫,至于法院的米法荣,咱们要不要去再攻一下?”

  岳宝磊又喝了口酒,大口大口地叹了两口气,道:“米法荣的老婆和我妹妹美娟很熟悉,但现在让我美娟去和米法荣接触根本不合适的,所以我们该在想一下,怎样才能接触到米法荣的家里人。”

  丁强想了想,很自信地说:“姐夫,这个简单啊,美娟和米法荣的老婆经常在一块打麻将,他们的几个麻友我也认识,我们可以请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他们家攻一下米法荣。”

  丁强的话让岳宝磊看到了希望,他点了点头道:“嗯,你要记住,不管是美娟的闺蜜,还是看守所里的几个孩子,你都得给我处理好,千万不要闹出节外生枝的事。”

  丁强道:“嗯,放心吧姐夫,我知道的,现在整个汉江人都在看着我们呢,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抓到我的小辫子的。”

  岳宝磊又喝了口酒,道:“嗯,现在时间紧迫,你抓紧时间去处理吧。”

  ……

  随着老首长一行人的离开,高振宇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814事件的结果也失去了信心了。并且这两天他都没接到市里的信息。

  但是,在814事件发生之后,高振宇却成了单位同僚们瞩目的对象。甚至已经很久没主动联系他的吴吉章,最近又主动联系上他了,并且还主动请他去金利来饭店吃饭。

  吴吉章之所以再次约高振宇见面,是因为最近流传的一股风声,说是高振宇和老首长是认识的,所以他才有资格陪着老首长的孙女去晚上去大富豪酒吧玩儿,才会遭遇814事件。吴吉章也因此想试探一下高振宇,看看能不能从高振宇的嘴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这一次高振宇没有之前那么拘谨,他欣然地答应下来。

  饭菜也已经上来,两人也已经寒暄了一阵,吴吉章大概觉得继续这么扯淡太费时间了,便眯着眼睛直奔主题,道:“我说高老弟,最近怎么都不给吴哥打电话啊?我可一直都想着找你一起玩儿呢。”

  &n

  bsp;高振宇心想,你当初见我被何大民发配出去,连理都懒得理我,现在还倒着跑来问我为什么不联系你,你他妈无耻的段数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啊。但想归想,他还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我是想去找吴哥喝酒来着,但担心你最近太忙了,也不敢打扰啊。”

  “我说你,客气了吧?其实我今天找你出来喝酒,一是想跟你好好地联络联络一下兄弟间的感情,二是有件事情想问问你,来,先跟老哥喝一杯吧,咱们兄弟边喝边聊吧。”

  高振宇淡淡一笑,和吴吉章碰了下杯子。

  “你最近跟何大民处的怎样?”喝完酒,吴吉章笑吟吟地问道。

  “呵呵,说真的,自从何大民把我丢到了保安科之后,他都很少管我的。”

  “不会吧,最近我听说何大民想把你调离保安科呢,估计是想给你安排一个更好的职位吧。”

  吴吉章说的信息让高振宇吃惊不已,何大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决定?自己怎么不知道呢?可这事吴吉章竟然都知道了,可见这小小的接待处里可真是风起云涌啊。

  “呵呵,侯哥,这个事我连听都没有听过。”

  “你没听过?”吴吉章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高振宇道,“那你知道何大民为什么会想到提拔你的呢?”

  “吴哥,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突然把我调离保安科呢?”高振宇反问道,“按说上次他把我安排在保安科,足以证明他不信任了啊?现在再把我调离保安科,和他之间的做法实在有些自相矛盾吧?”

  吴吉章道:“我觉得吧,何大民之所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把你调出保安科,有很可能和你最近所做的事有关。之前你在大富豪酒吧救了老首长的孙女,老首长曾经叮嘱汉江的领导,一定要保护好你的个人安全,何大民也许是把这个信息当成老首长的暗示,他可能觉得是老首长要汉江的干部好好照顾你。”

  高振宇苦笑道:“呵呵,要是真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那我也太走运了。”

  吴吉章犹豫了片刻,道:“对了高老弟,我现在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和老首长之前是见过面的吗?”

  高振宇实话实说道:“我和老首长在这次老首长汉江之行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啊。”

  “哦,这样啊。”

  吴吉章沉思了下来,知道今天想在高振宇嘴里问出有用的信息,似乎是不可能了。因此越发越觉得高振宇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了。

  ……

  得知何大民打算将自己调离保安科的信息,高振宇兴奋不已,何大民将会将自己往哪里调呢?这可他现在最关心事了,毕竟被调到哪里,是关系到他的前程能不能更好发展的。

  高振宇心想,要想了解何大民将会把他调到哪个部门,最有可能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就是他深爱着的兰姐了,毕竟兰姐和何大民还有着一层不清不楚的关系呢。再说了,他也记得有一次和兰姐聊天说起这个事情时,兰姐还隐隐约约地向自己提及过此事。

  反正也好久没有和兰姐好好温存一下了,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对兰姐想的紧啊,于是乎,在和吴吉章结束了饭局之后,他便打了个电话给兰姐,说是自己想见她。可和兰姐通了电话后,高振宇却明显地感觉到兰姐和自己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对劲:“小高,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啊?”

  高振宇还以为兰姐现在身边有什么人,所以便识趣地对着电话道:“孔经理,你现在方便说话话吗?”

  孔秀兰道:“我现在一个人在宿舍里呢,你有什么事的话,你就说吧。”

  高振宇欣然地对着电话,道:“姐,我好想你,晚上我想见你……你说怎么办啊……”

  “振宇,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跟你说这些话,要是没事的话我先把电话挂了吧。”电话里兰姐的声音冷漠的吓人。

  高振宇意外极了心想兰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自己变得这么冷漠了呢?她以前不是对自己挺热情的吗?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对着电话问道:“姐,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对我这样呢?”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才是听见孔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兰那稍微缓和的声音:“我没事,只是今天突然遇见了一点事,所以……唉……”

  高振宇立马关切地问道:“姐,你现在到底遇上了什么事儿呢?怎么突然间……”

  “好了小高,今天的通话就先到这儿吧,有时间我再打给你吧。”电话里,孔秀兰用陌生的声音打断了高振宇的话。

  挂掉了电话之后,高振宇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深深爱着的兰姐,怎么变得这么陌生,她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她最近出了什么事情吗?高振宇想了老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想到这里,高振宇又想到了上次孔秀兰问他和刘书记之间的关系,当时他虽然也向孔秀兰解释了,但他还记得兰姐当时的表情,记得她眼里那种充满深意的神情。

  高振宇在结束了和孔秀兰的通话后,便努力地迫使不要再想兰姐是为什么会这么跟自己说话的,在这种带着强迫性质的安静中,他的脑袋却越发越混乱了。

  ……

  其实,对于孔秀兰来说,最近这段时间里,他对高振宇的感觉也日渐在升温着,她感觉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虽然她的心里对高振宇这个小弟弟的印象一向都很好,但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和高振宇之间的关系是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如果现在彼此都陷入这种关系中的话,后果显然是可怕的,所以她要尽量地控制自己对高振宇的爱意,免得投入这中不该投入的状态之中。

  当然,她更加担心的一个原因,则是高振宇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在他的身上会接二连三地发现这些让人费解的事情呢?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因为他始终认为,没有巧合会巧到这样离奇的程度。

  ……

  第二天早上高振宇去了保安科上班时,侯大彪便欣然地把他叫出去喝茶。两人刚刚迈进渡贤宾馆附近的一间茶室里,侯大彪便笑眯眯地拍着高振宇的肩头说:“高老弟,,你知道吗,现在我弟已经拿下了汉江两岸的绿化工程了,看来这次郑秘书可为我们使了不少力气啊,当然,还得感谢你的使力啊,如果没有你把郑秘书攻下来,我弟弟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拿下这个工程呢。”

  高振宇心里清楚,自己不过和郑培源吃过一顿饭而已,郑培源没可能这么快就帮忙把这事促成,所以他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这件事肯定是兰姐在暗中使劲的。

  “高老弟,坐下来吧,我刚刚打电话让服务员给我们泡了上等龙井茶,你可得尝尝看味道如何。”

  在侯大彪招呼下,高振宇才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沉思中反应上来,应声道“嗯”,便坐了下来。

  高振宇坐下来后,侯大彪也在他的对面坐好,道:“你上次说的

  对,看来你把郑秘书的心思摸得很清楚啊,我让我弟弟把基础方面的设施完备后,郑秘书和规划局方面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往市政府送规划书了,看来郑秘书是真想帮我们一把啊。”

  高振宇道:“呵呵,上次郑秘书就跟我说了,只要把设施搞好,其实把项目交给谁都是一样的。”

  侯大彪笑呵呵地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将他推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高老弟,这个你收好啦,密码是6个8,这段时间你也帮我弟弟使了不少的劲儿,这个你拿去好好地放松放松吧。”

  高振宇当然知道侯大彪给自己这张银行卡的目的了,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侯哥,这卡是什么意思啊?”

  侯大彪又笑了笑,道:“高老弟,这是我弟的一点心意,你好好地收着吧,因为工程还没有完全拿下来,所以他的资金方面毕竟还算拮据,所以这只是开头的一小部分啦,你先拿着这一小部分去好好去放松放松,我弟说了,等改天资金方面放松了,一定会再次好好好地感激你的。”

  高振宇毕竟是第一次收别人送的钱,第一次意识到什么叫做贿赂,所以心中特别的不安:“侯哥,这钱……这钱我不能收……我帮你是因为我们是兄弟,这钱……”

  侯大彪笑容可掬地说:“高老弟啊,正是因为我们之间是兄弟,我才愿意让你吃亏的嘛,我侯大彪要是让兄弟干这些吃亏的事情,那我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再说你最近不是赔了大富豪酒吧一笔钱吗?现在你也是最需要钱的时候嘛。”

  “可是侯哥……这……”

  “唉,高老弟,你就听你何哥的吧,将钱收下,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那个吧。”

  高振宇脑袋一热,竟然也就不再推迟,便将钱收起了,毕竟他当初答应帮侯大彪的弟弟拿下绿化工程的项目,目的不就是为了钱嘛,如果有钱不赚,那自己卖力帮忙又有什么意义。

  等收起钱后,两人又相视一笑,接着聊起了一系列无关痛痒的事情来。

  ……

  一整天的时间里,高振宇都在控制着给孔秀兰打电话的欲望,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电话不能打,以兰姐现在的这种状态,自己如果打电话给她,很大的可能是会引起兰姐的反感。所以他必须想一个合理的方式,去了解一下他深爱的兰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自己这么平淡呢?这是个问题,是个必须好好琢磨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问题。

  中午一下班,高振宇便怀着矛盾的心情,拿着卡去了距离渡贤宾馆附近的一家银行里查了钱的数目。

  当发现阮机上显示着五万块的数字时,他差点没有愣在了那里。不过,他很快被这比对他而言,数目相对比较大的钱财吸引住了,看着这些数目,他尝到了第一次算钱交易时的滋味,这种滋味中掺着很多中心情,兴奋、恐慌、矛盾、激动……

  高振宇很快从刚刚那种复杂的心情中挣脱出来,心想,侯大民的弟弟这一次应该是赚了不少钱,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对自己出手这么阔绰呢?加上侯大标和郑培元的打点,侯大彪的弟弟一定是下了不少本钱,如果这个工程的油水不大的话,他为何能出这么大的手笔呢?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管他的,既然钱都手下了,还纠结这些干嘛呢?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利用这比钱吧。”有了打算,他便将卡上所以的钱都打到了自己的卡上。

  高振宇很快对这笔钱做了规划,除了将五万块钱中的三万块拿去还给温可妍,剩下的两万他打算好好利用,好为自己将来在官场上发展有个好的铺垫。

  这时他的脑袋里本能地想起了他心爱的兰姐来。这些时间里,孔秀兰的确帮了他不少的忙,以至于在接待处里他还能够迅速地学到这么多东西,所以他便琢磨了起来,准备给孔秀兰一个好好的惊喜,一来可以好好地把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好好地增加一些新鲜感,二来自己做完打电话约了兰姐,兰姐却向自己表示出那样的态度,让他感觉自己和兰姐之间可能是出了什么裂缝了,所以他也想接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和兰姐之间的裂缝补好。

  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高振宇的心里边琢磨了起来,该如何利用手中的钱给孔经理制造惊喜呢?

  高振宇虽然也是和温可妍谈过恋爱的,但以前和温可妍谈恋爱时他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买给温可妍的礼物都是一些便宜的物品。现在是打算大钱给买礼物,他还是头一次,所以他不得不好好地想想了。

  因为心里没有个标准,所以等下午班一结束,高振宇就迫不及待地往汉江市银座商场赶,打算到那里好好逛逛,看看能不能选择一个称心的礼物送给孔经理。

  高振宇在银座里开始转悠着,银座是汉江市最大的一家卖场,里面的商品玲琅满目,让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买哪款礼品才好。不过,当逛到三楼看见几个女性时专卖店时,他心里终于有了主意了——何不给兰姐买一身漂亮的时装?这样既可以讨得兰姐的欢心,又可以好好地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谢一下兰姐这些时间来对自己的帮助。

  高振宇选了一家装修高档的服装店,然后便进去开始为兰姐选起了衣裳来。

  在服装店的门口,高振宇看见一个橡胶模特的身上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性感睡裙,这件睡裙设计的特别惹眼,深v领的设计有着朦胧的诱惑,胸部下方大气的三色刺绣玫瑰花设计,衬托丰满的胸部曲线让模特显得娇人而性感。高振宇不禁在心里暗暗地想着,要是让孔秀兰穿上着身睡衣的话,那睡衣的前片的双开叉提花花面设计,和她那白皙惹人的身体相互呼应着,岂不是要射穿人的心魂吗。

  “先生,请问您是想给太太买睡裙的吗?”见到高振宇在盯着这套性感的睡衣看时,一个漂亮娇气的女服务员便迎了上来。

  高振宇毕竟是第一次给孔秀兰买东西的,当然不敢送睡衣那么露骨,他不好意思地缓过神来,对女服务员道:“呵呵,是呀,我老婆最近快要生日了,我打算给她买一身好看的衣服,你能帮我选汛吗?”

  “呵呵,当然,您是我们的顾客嘛,我们当然愿意为您效劳。”女服务员娇声娇气地回应道,“但是还得请您告诉我您爱人的身高体、体重、肤色、以及三围之类的信息。”

  高振宇“嗯”了一声,便开始将自己猜想出来的数据告诉了女服务员,现在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选一件颜色和款式差不多的衣服给孔秀兰,要是孔秀兰穿上不合身的话,他还可以在把衣服拿到店里换。

  在女服务员的一番热情招待下,高振宇进行了一番认真的挑选,终于选中了一件优雅轻熟风格的粉红**蕾丝背心裙。

  高振宇选中这套洋装的原因是这套洋装的设计很新异,对着这件洋装他甚至都可以联想到这件衣服穿在兰姐身上的效果,领口做成展开的花瓣形状,这样可以很清晰地把兰姐那性感**的脖子展现出来。而袖子经过的弧度也做的流畅自然,足以修饰出她玲珑的肩部,使她看起来优雅十足,气质迷人。还有那裙摆的包臀设计,仿佛就是为把兰姐那浑圆的美臀衬托得更加柔美而设计的。

  付钱时,高振宇才发现就这么一件衣服竟然都值得2000块大洋,不过现在手中有了钱,他也就想都不想就刷了卡将衣服买下。

  将衣服用精美的盒子打包好,高振宇的心里激动极了,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并且很有自信地认为,当孔秀兰收到这份礼物后肯定会喜欢。

  于是,他一边离开银座,一边给孔秀兰打起来电话。

  />

  “小高,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电话里兰姐的声音还是那么冷。

  高振宇也隐隐听出孔秀兰语气中的深意,心想她现在可能不方便接电话,便淡淡地笑道:“孔经理,要是您现在不方便说话,我下次再给你打电话吧。”

  孔秀兰道:“嗯,我现在在跟一群朋友聚餐啊,有什么事等我聚餐结束再说好吗?”

  本来,在张罗着给孔秀兰买衣裳时,高振宇的心中还充满浓浓的浪漫兴致,现在都约不上孔秀兰了,兴致自然减去了大半。

  “哦,好吧孔经理,等你有时间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挂掉电话后,高振宇突然有种“世界之大,我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的感慨,为了让心情好受一些,他决定在银座广场上好好地走走,好缓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然而,当他在银座广场上转了几圈后,也没有将内心的失落感排解掉。

  在埋着头漫无目的地走了几圈之后,高振宇突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那身影一接进他,就笑眯眯地朝他问道:“宇,你也在这呀?”

  高振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碰到温可妍,便陪着笑脸,道:“妍,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我刚刚和朋友逛商场,想不到在这儿碰见你。”

  “呵呵,真巧啊。”

  “哦,对了宇,你也一个人来银座的吗?”说到这里的时候,温可妍突然发现高振宇的手里还带着一个精美的盒子,于是便笑吟吟地问道:“你也是来银座买东西的吗?”

  “嗯。”

  “是给某个女生买东西吧?”温可妍漂亮的眼睛眨了一下,充满好奇地问道。|||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