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斟酌一下(17)



再斟酌一下(17)

  陈曼妮的心因为激起对高振宇的一阵好感,这会儿她的心特别的不平静,为了让心平复下来,她只好努力平复着。但,当她越是想平复这种心情时,她发现自己越是无法平复下来。

  纠结了一会儿,陈曼妮终于控制不住心头的欲念,痴痴地看着高振宇那棱形分明的脸,问:“高老头,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肥皂剧中女追男的桥段里,都会出现女问男喜欢什么类型女生的剧情,高振宇每当看到这些情节的时候,都会感到恶心,现在听陈曼妮突然向自己问出这个问题,他便感觉不淡定了:“陈大小姐,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么白痴的问题啊?请问我可要拒绝回答吗?”

  “不可以,你必须回答。”陈曼妮坚定地看着他道。

  “我呀,我对女孩子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是美女就行,最好是****,这样的女孩子一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喜欢的不得了。”高振宇随口扯淡了起来,“最好是思想成熟,保守传统,总之不是你这样的。”

  高振宇的话,其实是在暗示陈曼妮,我和你之间的不可能的。但陈曼妮却像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一样,继续抱怨道:“讨厌,你正经点行不行啊。”没得到高振宇的答案,陈曼妮便开始喃喃了起来。

  “呵呵。”高振宇淡淡地笑了一下。

  “高老头,你在笑什么?”这时候陈曼妮发现了高振宇脸上让她感到奇怪的笑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可爱,所以我就笑了。”他又笑了一下。

  “这和我问你的问题有关系吗?”

  “没关系啊,我已经把我喜欢的女生的类型告诉你了,你自己不相信,我还能说什么?”高振宇苦笑道。

  “你……你真的喜欢那种女生?”她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

  “这还有假吗?男人都是一样的品位嘛,只要有机会,谁不喜欢找那样的女生啊。”高振宇坚定地说,好像自己本来就喜欢自己所说的那种女生一样。

  “你恶心……”

  高振宇又笑了。

  毕竟和陈曼妮这小丫头已经把该纠结的话题纠结完,所以两人最后又交流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便各自回家。

  ……

  高振宇回到宿舍后,便开始努力地让自己安静下来了,努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着手写文章的事。

  打算写好考察组光临汉江的事迹,高振宇不得不下一番苦功。为了把文章写好,他花了半个晚上时间,把几天来跟在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委考察组身后做的笔记认真看了几遍,才像陈曼妮说的那样,毫无顾虑地下笔开始写字。终于,他在动笔后就洋洋洒洒写了三千多字。

  高振宇看着粗稿,觉得自己其实写的还算满意,但他还是觉得欠缺了什么,便又经过一番精雕细琢,才将一篇看起来还不错的文章完善出来。

  写完文章,高振宇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他躺在床上,脑海里终于平静下来,很快的,他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高振宇便准备把文章打在电脑上,因为担心会影响工作,他并没有把和沈瑶瑶的联系的qq打开,便低着头将昨晚写了一个晚上的文章敲打出来。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高振宇终于将那些文字敲打出来,然后他便将文章保存好,发到陈曼妮的邮箱,接着又给陈曼妮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写好文章了。

  等将文章发给陈曼妮后,高振宇就迫不及待地将写一个晚上的文章打印了几份,将文章交给了白主任和吴佳玲审核。

  在将文章交给白主任的时候,白主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告诉他她会好好把文章研究一遍的。可是当他再次和吴佳玲接触上的时候,他发现吴佳玲似乎在极力的躲避自己的目光。

  中午,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白主任突然满脸笑容地走到高振宇身边,对他笑眯眯地说道:“小高,你的文章写的还真不错,整篇文章看起来非常的耐人寻味啊,而且各方面的细节都拿捏的很到位,来,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有些事我想跟你探讨一下。”

  高振宇心想,可能是自己的文章还存在某些问题吧,白主任让我进她办公室,定是想给自己一些指点吧,想到这,他便应了一声“嗯”,跟着白主任进入办公室。

  “白主任,是不是我写的这个东西,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啊?”一进入白主任的办公室高振宇便关切地问了起来。

  见高振宇担心文章有问题,白南音脸上便露出了生动的笑意,道:“哦,小高啊,你写的这些东西呢,我觉得很不错,没什么问题,我刚刚认真看了两遍,觉得很多地方你都有写到点上,比如你把我们汉江蓬勃发展的一面写的很透彻,把考察组的同志不惧酷暑在茶园以及各个工业区的考察也写的很真实很扣人心弦。这是一篇让人读了感觉真实的文章啊。”

  听着白主任的赞扬,高振宇反而懵在了一边:“白主任,那您说我的文章,它的问题到底是出现在哪里啊?我应该如何把握?”

  见高振宇会错自己的意思,白南音淡淡一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傻小子,你误会我的意思啦,我对你的文感觉很好,一点问题都没有,再斟酌一番就可以找地方发表了。”

  高振宇更加意外,他吃惊地看着白南音的脸,道:“白主任,那您叫我来办公室的意思是?”

  白南音顿了一下,道:“我叫你进来,是想问问你,你和小吴现在处的怎么样?前几天我已经跟她说了你对她的好感,所以我想你们现在的关系也应该更进一步了吧?”

  高振宇突然想起上次吴佳玲把他约出去,在上岛咖啡向自己表明态度的情景,他就感觉可能是白主任从中添油加醋的太厉害,所以吴佳玲一定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高振宇苦笑道:“白主任,您是怎么跟小吴说的呀……”

  白南音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那种极其生动的笑容:“我知道小吴是个非常被动的女孩子,所以我后来找过她谈了一下,为了帮你们撮合,我告诉他是你主动要我帮忙追她的,你知道小吴听我把话儿说完后是什么反应吗?她的脸一直是红扑扑的不说话,所以我就感觉你们之间有戏了。”

  “呃……”高振宇如鲠在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对了小高,你和小吴那丫头处的怎么样啊?”

  高振宇这才明白吴佳玲当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态度,还那么坚定地向自己表示她的态度,原来是白主任在她的面前乱说,想到这儿他不禁苦笑了起来。可是这会儿他又想起了当初在宁海县的宾馆里,吴佳玲那种类似于向自己献身的情景,心里不禁琢磨了起来:难道吴佳玲觉得自己对她有想法,所以才会主动向自己献身?可是她既然那么干脆地拒绝了自己,那为什么在宁海县的时候,她怎么会引导着那件事的发生呢?

  高振宇越想,就感觉

  脑袋越乱了。

  “小高,你快告诉我,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小吴现在是不是更进一步地发展呢?”白南音似乎对这件事的结果非常的感兴趣,面对高振宇一连两次的沉默,她也着急了起来。

  高振宇暂时放下了对他和吴佳玲在宁海县一夜迷情的遐想,无奈地冲白南音苦笑道:“白主任,我……我终于知道小吴为什么会找我说那些话了,唉……”

  “是吗?小吴主动找你说话了?那你告诉我,小吴都跟你说了什么?你们之间的事儿是不是成了呢?”白主任继续向高振宇表示了他的好奇心。

  “唉,白主任,小吴让我不要对她有什么想法,还说我们之间的最好只能做朋友。”高振宇假装很失望的样子道,这样才能表现出他对白主任说媒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视。

  “哦,原来这样啊。”当知道了高振宇的答案后,白南音显得很失望,脸上那种生动的笑意也瞬间消失了。

  对于高振宇来说,现在他倒是轻松了不少,把这样的答案告诉白南音,相信她以后再也不会因为这事再来烦自己,想到这里他不禁在心头舒了口气。

  “白主任,那您……那您还有别的事情要安排去去做的吗?”高振宇很虚伪朝她谦恭了起来。

  “哦,没事,你先去忙你的事吧,我这儿也没什么事需要你去做的。”

  “嗯,白主任,那我先走了。”高振宇会意地看着白主任道,“文章我再斟酌斟酌,到时候还需要您给我出出主意呀。”

  “嗯,你放心去忙你的事吧。”

  ……

  在高振宇等着陈曼妮看完自己写的文章后的反应时,陈曼妮却主动到了渡贤宾馆去找他。

  自从知道了陈曼妮是陈市长的女儿,每当高振宇再见到陈曼妮的时候,心里总会有点疙瘩。所以在电话中知道陈曼妮来宾馆找他的时候,他心里不禁矛盾了起来。

  “我说大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事,咱们可以约个别的地方见面嘛。”见到陈曼妮后,高振宇叹了口气道,“何必大老远跑到渡贤宾馆找我啊。”

  陈曼妮不满地回应道:“你什么意思呀你,我上你们单位来找你,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看你这说话的语气,像很不欢迎我似的。”

  高振宇苦笑道:“说实话,你来渡贤宾馆找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但你不怕这样下去的话,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吗?你堂堂一个市长千金,经常往渡贤宾馆找我这么一个小干事员,这会对你影响不好的。”

  见高振宇是为自己着想,陈曼妮便欣然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样呀,呵呵,那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以后我找你之前打电话给你吧。”

  高振宇点点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个饭吧,对了,我的文章你看了吗?”

  陈曼妮信誓旦旦地回答道:“你都说要先请我吃饭,咱们就先找个好点的饭店再说,至于文章的事,我们等下边吃边聊嘛。”

  高振宇认为她说的有道理,便淡淡一笑,道:“嗯,好吧陈大小姐,我听你的就是。”

  于是乎,两人在渡贤宾馆附近找到了家东北小菜馆,在小菜馆里点了两盘水饺和两碗鸡蛋面,就开始凑合地吃了起来。

  陈曼妮对吃什么食物并不挑剔,她好像很喜欢东北的面食,刚刚吃了几口面,就饶有兴致地说:“呵呵,想不到东北人的东西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起来还真让人有食欲呀。”

  高振宇道:“你喜欢的话我再给你点一份,保证你能吃饱。”

  “高老头,你当是喂猪啊。”陈曼妮回击了一句便直奔主题道:“我今天认真地看了几遍你写的文章,发现你写的文章其实挺给力的,呵呵,切入点也很符合在报纸上发表的要求,特别是你的马屁功夫拍的特别好,即把汉江市这些年的发展写的很到位,又把考察组的辛苦写的很真实,总之这片文章的唯一特点就是可以搞的大家皆大欢喜。”

  “是吗?那不足之处在哪里呢?”高振宇一脸期待地问答。

  “你的文章写的这么老道,所以问题应该没有,如果你们领导也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可以,就发表了吧,我也给我们主编看了你写的东西,他说很不错,很老道,一看就是有多年经验的文字工作者写的。而且你文章的特点就是朴实,因为朴实才显得真实啊。”陈曼妮犹如一个评论员一样对他说道。

  虽然对自己的才华还是很自信,但听陈曼妮说她们主编这么夸耀自己的才华,高振宇不禁吃惊了起来,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写东西,就能够得到人家主编的赞赏,看来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还真是值得呀。

  “嗯,等我们领导觉得没问题的话,我就拿到你们报社发表。”

  陈曼妮道:“我已经把你的文章做了一点小改动了,你等下去你的邮箱看看吧,有事你可以问我。”

  高振宇吃了口面条,道:“嗯,谢谢你啊。”

  吃掉了半盘饺子后,陈曼妮突然认真地看着高振宇的脸,道:“高老头,你昨晚跟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啊?”

  高振宇很突兀地看着陈曼妮反问道:“什么?陈大小姐,你问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明不白。”

  陈曼妮见高振宇真听不明白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便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听清楚了,我现在问你的问题是,你昨晚告诉我,你喜欢你说的那种女生……那种****的女生,是发自你内心的想法吗?”

  高振宇明显地感到陈曼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种不可言喻的东西,便淡淡一笑,道:“呵呵,你什么意思啊?想给我介绍这样的美女吗?要是你真想给我介绍这样的美女,我当然乐意啦。”

  陈曼妮也管高振宇是不是在跟他瞎扯,而是认真地看着高振宇的脸,道:“那如果有这么一个性感的女孩子对你表示有好感,那你会怎么样呢?”

  高振宇看了陈曼妮一眼,从心里希望她能够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为了给她对自己有想法的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高振宇便继续瞎扯道:“那还用说吗?直接哄到床上去嘛,这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直接哄床上去?那你还怎么跟人家谈爱情啊?没有爱情你们干的了那种事?”陈曼妮好像对高振宇的逻辑很不认同。

  “还谈什么爱情啊,只要是美女躺在身边,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能够轻松干成那种事情的嘛。”高振宇不以为然地笑道。

  “是吗,那这样不就和禽兽没有区别了吗?”陈曼妮马上回应道,“你是这样的人吗?”

  “什么禽兽不禽兽的,这叫男人本色,懂吗,男人本色,我是男人,不整点男人本色,那我还算什么男人啊。”高振宇信誓旦旦回应道。

  “所以说你是禽兽嘛。”

  “禽兽就禽

  兽,我觉得要是有机会当禽兽的话,其实还算蛮幸福的嘛。”

  “哼,那你就当你的禽兽去吧。”陈曼妮气咻咻地说道。

  高振宇笑了,其实他今天和陈曼妮说了这么多花,目的就是为了让陈曼妮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之徒罢了。

  但是,他毕竟是低估了陈曼妮的智商,陈曼妮既然能够当上记者,又读了那么多年的书,高振宇的话外之音她怎么会听不明白呢?当她知道高振宇对自己明显的躲避后,却更加地增添了对他的好感,觉得他是一个正直的、不趋炎附势的男人,她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可贵的。

  于是乎,她干脆沉默了下来。

  ……

  文章得到了陈曼妮以及汉江都市报主编的认可,高振宇开始踌躇满志了起来,下午一上班,高振宇就将自己的邮箱打开,把陈曼妮帮自己修改过的文章浏览了起来。当他把陈曼妮修改过的文章看了一遍后,他发现所以的内容基本没改动。唯一被陈曼妮改变的地方,则是写到去金马市观察宁海县考察当地的风情时,高振宇把宁海县写的稍微有些落后,但被陈陈曼妮妙笔一挥,宁海县的精神面貌便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比如,他在文章中写着“宁海县诸多建筑都是一副破旧的面貌,武长思厅长带领考察组为宁海县的经济建发展前景做了深远的考察工作”被陈曼妮妙笔一改,成了“宁海县经过当和政府部门的正确引导,诸多建筑破旧面貌已经开始出现了最初的改变,武长思厅长在宁海县经济发展的重要关头,代表省委组织带领考察组为宁海县的经济建发展前景做了深远的考察工作,为宁海县政府以及宁海县人民做了重要的付出”,再比如文章中出现的“进入青山茶园后,考察组的同志们个个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可见进入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衫茶园的考察工作是多么艰难”,被生动地改成“考察青衫茶园的路道陡峭难行,当天我们考察组在武长思厅长的带领下,顶着烈日进入茶园考察,为宁海县茶业发展做出重要的指导”,至于其他的几处,陈曼妮也做了小修改,并且还做了标记让高振宇能够清楚发现错误。

  想着陈曼妮认真帮自己修改的情景,高振宇心里多少有些感动,他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将文章做了改动,然后将文章发给武厅长,并在邮箱上留言请武厅长做评价。

  武厅长这会儿可能没在线上,所以高振宇也没有得到武厅长的回应。接下来的时间,他便将修改好的文章打印出来,给白主任和吴佳玲一人交了一份。

  拿着改好的文章给吴佳玲时,高振宇见吴佳玲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问道:“你早上不是给我看过了吗?”

  高振宇道:“这篇文章中间有两处是报社方面建议我们修改的,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看看需要不需要改变。”

  吴佳玲听高振宇说竟然连报社的主编都知道他写的这篇文章,便开始惊讶高振宇竟然有这样的神通,脸报社方面都有人帮他,不由得吃惊了起来。

  正在这时候她也突然意识到,那晚在宁海县自己没控制住和高振宇发生关系后,高振宇每当看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让她心里极不自然。所以,她也没有和高振宇纠结什么,就表情生硬地接过他递给她的文章,想都没想就直接了当地回应道:“嗯,你先回到办公桌忙你自己的事吧,我看完后,再给你意见。”

  高振宇道:“吴科长,这篇文章我已经给发到武厅长给我的邮箱了,我想我们能不能眷地看一下它能不能拿去报社发表呢?这样也好给武厅长一个好印象嘛。”

  吴佳玲想了一下,觉得高振宇的话说的也有道理,便点点头,道:“好吧,我先去一下处长办公室,看看何处长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高振宇连忙屁颠颠地回应道:“嗯,好的吴科长,那就麻烦你了。”

  ……

  处长办公室里,何大明正因为中午陪着市里领导喝了一中午的茅台酒,在办公室里睡了一会儿觉,吴佳玲的到来让他那准备好好睡上一个下午的打算只好暂时做了改变。

  何大民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依旧光彩照人的吴佳玲道:“小吴啊,你来啦?什么事?”

  吴佳玲将手里的文件夹递了上去,道:“这是高振宇写的关于考察组在我们汉江考察的文章,你看一下吧,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就可以拿去发表了。”

  “发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何大民意外地看着吴佳玲道,“他都已经联系到发表的媒体了。”

  “嗯,是准备在汉江都市报发表的,他们报社的主编已经给了建议,而且武厅长好像对高振宇写文章一事也很支持。”

  武厅长对高振宇写文章一事很支持,这何大民是知道的,所以他只是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武厅长都支持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要支持的呢?你看过他的文章没有?要是看过了我就给他批了吧。”

  何大民的话虽然说的很爽快,但他的心里却极不爽快的,他本是庸人,庸人当领导最怕的就是手下人太聪明了。并且何大民心里也很清楚,太聪明的人的心都是不安定的,高振宇能有这么大的神通,把很多市里的干部认为极为难搞定的武厅长搞的对他都能产生好印象,这足以说明高振宇这小子不是等闲之辈,所以他心里便本能地产生出一种恐惧来。、

  何大民看了一眼被他丢到桌面上的文件,看着吴佳玲道:“小吴啊,这次你和高振宇去陪着省领导考察,中间有没有发现高振宇有哪些地方让你印象很深的呢?”

  “什么印象很深?”吴佳玲显然是不明白何大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在陪着领导考察的时间里,他做错了什么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相反,我是想问你,在陪着省领导考察的过程中,他做对了什么,我寻思着一定是他作对了什么事情,并且做到了武厅长的心坎里去了,所以武厅长才会对他有好印象。我们给武厅长他们送别的时候,看着武厅长和高振宇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和武厅长关系不一般啊。”

  “我倒觉得没有你说的这么悬,他只不过是拍对了马屁而已,这次是他负责给武厅长当司机,所以他有的是机会向武厅长示好。还有,我觉得他主动征求武厅长的意见问武厅长是不是可以把文章写出来,这就是他拍马屁的功夫很到位呀,知道省领导也需要这样的文章,来为他们的劳苦功高歌功颂德。”

  何大民叹了口气,沉吟道:“看来高振宇这小子是个很能折腾的角色啊,我们要不就好好地将他掌握在手中,要么就得下狠心将他从我们的眼皮底下赶走,毕竟他来的这些日子里,事情可没少发生啊,虽然大部分看起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想想我总觉得当中的缘由不简单啊。”

  见何大民对高振宇这么不放心,吴佳玲便突然有了为高振宇说上几句好话的打算,她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他是一个不简单的年轻人,但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防备着他,”

  何大民不解地看着吴佳玲道:“我记得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前你好几次告诉我这小子应该防备,可你今天怎么告诉我不应该防备着他呢?”

  这个原因说出来吴佳玲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刚刚为高振宇说话,对她来说,竟只是她的一个本能而已,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为高振宇说话。但吴佳玲既然都为他把话说开了,就必须把自己的立场坚定下去,不然的话只会引起何大民的怀疑。

  吴佳玲犹豫了一下,道:“他已经不只一次地向你表忠心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觉得在你身上投资比在吴吉章的身上投资比较有意义,并且他也一次又一次地帮我们的忙,你想想看,你办公室被吴吉章装了摄

  像机?吴吉章的手下利用我们的心理短处来勒索我,都是他在当中帮我们的,就冲这两点,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次机会吗?我和他也接触过几次,而且我发现他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你对他的不信任,他总会很快就发觉到,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到底应该怎么对待高振宇这个人啊。别搞的最后把他逼到了我们的对手身边啊。”

  吴佳玲的话直接就说到了何大民的心里,他不由得喘了口气,道:“是呀,这小子真不简单啊,看来我们目前只能好好利用他了,把他培养成我们自己的人了。”

  吴佳玲毕竟也陪着何大民睡了那么长时间,对于何大民的性格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这时候何大民心里的心事她也能够猜到一半的。

  “何处长我知道他的聪明让你感到不安,但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感到不安,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连级别都没有的临时工,所以他的能耐对你构不成大的威胁的,只要你能够适当地给他一些好处,我相信他会对你死心塌地的。”

  “小吴啊,我只是很不明白,你怎么突然会性格大变,竟然为他说话了呢?”何大民沉吟道,正是因为脸吴佳玲都为高振宇说话了,所以他更加感到高振宇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了。

  “他帮我解决了被威胁的事,就冲着这一点我也应该为他说两句啊。”吴佳玲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还有就是最近我也见识了他的努力,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给一个努力的年轻人一个机会。”

  何大民一脸深意地笑道:“行,我听你的,你说的很对,我的确应该给这个年轻人一个机会。”

  吴佳玲黯然地低着头,这时候她的脑袋突然被一个问题困惑着——自己为什么会为高振宇说话呢?

  何大民想了一会儿高振宇的事情,觉得再想下去的话对自己也没好处,便沉吟一下,将话题转移到别处道:“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小吴,最近秦秘书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市委的秘书长人选他从刘书记哪儿了解到了没有?”

  “我上次问过了秦秘书,他说何有可能是秘书一处的金仕洁副秘书长或者冯国良副秘书长两个之一,秦秘书说刘书记这两天一直和组织部的领导在了解这两个人。”吴佳玲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何大民沉吟了一下道。

  吴佳玲没有回应他,脑袋里继续纠结着刚刚的问题: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站在高振宇的立场上呢?

  ……

  高振宇在吴佳玲走后,便利用空闲下来的时间给兰姐发了一条信息,但信息发了许久之后他却没有接到兰姐的回应,所以为了打发时间,他干脆打开qq准备和沈瑶瑶聊会儿天,这两天因为忙着写文章以及纠结和吴佳玲在宁海县的事儿,他昨天甚至连和沈瑶瑶交流的心思都没有。现在文章已经写好了,他的心事也就卸去了一半,这会儿和沈瑶瑶便有了时间去交流了。

  打开qq,沈瑶瑶的头像便闪了起来,高振宇点开沈瑶瑶的头像后,便看见了三条留言闯到了电脑屏幕上。

  “你是谁?”

  “你怎么干嘛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去哪里了?”

  看着这三条信息的时间,高振宇发现信息的时间是昨天为了让心情得到平复而下了qq后沈瑶瑶发来的,心想自己昨天突然下线一定是搞的沈瑶瑶更加心烦意乱吧?想到这里,高振宇便给沈瑶瑶发了一条信息:“在吗?”

  在信息发出去没有三分钟的时间,沈瑶瑶的回信就发过来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和文沛泽的事。”

  高振宇猜想文沛泽一定是沈瑶瑶的男朋友,便对着电脑屏幕笑了一下,回信道:“我并不关心什么文沛泽的事,我只关心你,担心你被那小子骗了。”

  沈瑶瑶被高振宇搞的差点没闷了过去,对着键盘继续心烦意乱地敲着字道:“既然你关心我,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你是谁呢?你跟我这么藏着掖着,这也算关心我吗?”

  高振宇:“难道不是关心你吗?要是不关心你,我干嘛要留意那小子的动态啊,我就是担心你被那小子给骗了,所以才会帮你留意。”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说。”沈瑶瑶的心态终于端着了一些,为了向对方表示自己打这些话的时候心态是缓和的,她在这些字的背后又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以此来说明自己的和善。

  高振宇想了想,继续打字道:“我向你保证,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的,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希望你现在能够把我当成朋友好吗?以后有什么心事或则需要我帮你的,你都可以请我帮你,行吗?”

  高振宇之所以要保持这样的姿态,其实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就是之前那样的状态沈瑶瑶接触的话,接触的时间再长,次数再多也没用。所以他决定先取得沈瑶瑶的信任再说,只有取得沈瑶瑶的信任,自己才有机会和她拉进距离,只有能够和她把局里拉进了,将来自己和她在现实中成为朋友的机会也会更多。

  果然,高振宇这以守为攻的方式在沈瑶瑶的心中很快起到了作用,沈瑶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在键盘上敲打道:“你为什么要跟我成为朋友?”

  高振宇:“因为我一直都很想和你成为朋友。”

  沈瑶瑶:“那你在现实中为什么不跟我直说呢?”

  高振宇:“原因太多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沈瑶瑶回了他一个郁闷的表情。

  高振宇:“你郁闷什么?”

  沈瑶瑶:“我郁闷的是你现在为什么可以回在网络上要求成为我的朋友。”

  高振宇:“因为我觉得你现在很需要一个告诉你真相的朋友,因为你现在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所以我主动站出来了。”

  陈曼妮:“……”

  高振宇:“你放心吧,我没有恶意的,再说你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我要是恶意的话我相信你是看的出来的,。”

  和高振宇对话了这么多,沈瑶瑶心也开始柔软了起来,是呀,对方除了让自己看清楚文沛泽的真面目,还真是没做出什么对自己有恶意的事,况且文沛泽在外面做的那些混账事她也是很想知道的,所以在对方主动向她提出要做朋友后,她不得不思考起来。

  沈瑶瑶想了一会儿,敲打着键盘道:“嗯,好吧,我答应你,外面是朋友了,但我希望以后我们在交流的时候你的应该尊重我的原则。”

  高振宇:“嗯。”

  两人彼此对着电脑沉默了半晌后,沈瑶瑶又对着键盘敲了几个字:“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得下班了,其他的事我们有时间再说吧。”

  高振宇看了看电脑陪屏幕上的时间,发现还有五分钟就要下班了。

  正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看见吴佳玲已经进入了办公。

  r/>

  高振宇暂时停止了收拾东西的动作,向吴佳玲走了上去道:“吴科长,我的文章何处长怎么说啊?”

  吴佳玲从何大民办公室出来后,脑袋里就一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自己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和高振宇站在一个战线上呢?最近自己为什么会对高振宇这么好呢?并且上次在宁海县发生的事情,自己又为什么有那样的举动?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尊重自己?是因为她真心把自己当成朋友吗?

  不过,她很**觉到了一种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来自于最近和高振宇的距离越来越拉近。

  所以,现在她觉得自己要做的事,就是要和他保持距离,并且让他把在宁海县那晚发生的事忘掉。

  有了这个决定,她就定了定神,道:“高振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赶快收拾一下吧,等下我想跟你谈谈。”

  “啊?”因为心里也不知道沈瑶瑶找自己谈谈处于什么目的,是想和自己谈文章的事,还是想和自己谈那晚的事,他顿时感到脑袋混乱。

  “你快点收拾吧。”

  她嘱咐了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

  二十分钟,两人终于在接待处不远处的一处凉亭里见了面。

  见面后,吴佳玲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便打开话匣道:“你写的文章我给何处长研究过了,何处长也觉得你的文章写的不错,他说你可以拿去发表了。”

  高振宇见既然吴佳玲谈的是这个话题,便稍微放松了一点,道:“哦,那何处长有提出什么问题吗?比如说哪里写的不到位呢?”

  吴佳玲摇摇头,道:“没有,何处长觉得你写的很到位,其他的话就没有说了,既然觉得你可以拿去发表了,你就安心都去发表吧。”

  高振宇欣然道:“嗯,小吴,谢谢你。”

  吴佳玲沉默了,低着头不再说话,好像心里有话要说却说不出来一眼。

  高振宇陪着他沉默了一下,才打算她的沉思道:“小吴,既然何处长那边没有什么问题了,那我们去吃饭吧,你中午想吃什么菜肴,我帮你点。”

  “等一下。”她顿了一下道,“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高振宇怔了怔,道:“是吗?你要跟我说什么呢?”

  吴佳玲犹豫了十来秒,接着才鼓起勇气,道:“其实我今天找你出来,是想跟你谈谈我们上次……上次在宁海县那一晚的事……”

  高振宇本想将这件事放在心里,和吴佳玲保持好心照不宣的局面,没想到吴佳玲去自己主动提出来了,所以搞得他有些不淡定,那种感觉就像心里有准备等着暴风雨会来,可是暴风雨来之后心里依旧很很震撼。忍不住心想,她提出这事想干嘛呢?是想要我负责吗?要是真的让我负责的话,我又应该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么办?

  “呃……”高振宇的话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喉咙一样,一时间说不出来。

  “振宇,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是……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可能,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找个女朋友生活吧。”

  “啊?”高振宇嘴巴张的老大,“小吴,你为什么……”

  吴佳玲看了高振宇一眼,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你回来后又去找了白主任,让白主任帮你撮合我们两个……”

  “白主任?”高振宇愣在了那里,心想一定又是白主任在吴佳玲的面前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什么吧?想到这他不禁在心里默默念叨着,白主任啊白主任,您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办公室主任,您干嘛对说媒的事儿这么有激情啊?

  吴佳玲看着高振宇都差点成胶着状态,还以为他因为被自己态度搞的镇住了,她于是继续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我希望你能够做到你之前向我保证的那样,我们只能做朋友好吗?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

  “可是我……”

  “你说的在宁海县的那一晚吧?”吴佳玲脸上的笑容认真极了,“我希望你就当成是一场梦吧,一场属于我们的梦。”

  说完,她在高振宇充满不解的状态中转身离去。

  高振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马上对着吴佳玲的背影道:“小吴,等一下。”

  吴佳玲转过身子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她的表情却告诉高振宇:你把话接着说下去。

  “小吴,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这话虽然有些虚伪,但说完后高振宇也被自己感动了。

  吴佳玲笑了,然后转过身去,突然感觉眼睛湿润了。

  ……

  傍晚七点多,孔秀兰给高振宇打了个电话。原来,下午高振宇发信息给她的时候,她正在市里开会呢,所以没有当场回信息给他,后来也就忘了再回了。等在市里里开完了会议、和一些领导吃了顿便饭后,回到位于华夏庄园的“小公馆”里的时候,她在翻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高振宇给他发了条信息,于是这会儿便干脆给他打电话了。

  高振宇接到兰姐的电话已经是晚饭之后了,接到电话后他很意外地着电话道:“姐,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我在华夏庄园,方便说话。你呢?”

  “姐,我刚刚吃了晚饭呢,现在在宿舍躺着。”

  知道高振宇现在方便说话,孔秀兰便没有什么顾忌了,她对着电话淡淡一笑,道:“傻小子,中午打电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姐,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姐,我跟着考察组出去好几天了,难道你不想听我跟你汇报工作啊?”

  “是吗?你小子都回来两天了,怎么今天才给我汇报工作啊?”孔秀兰躲着电话幽幽道。

  “姐,这两天我不是在忙着写考察组来汉江考察的文章吗?我现在一闲下来第一件事情不就是给你打电话吗?”

  “臭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孔秀兰笑了起来,“你现在打车过来吧,我刚好还有点事跟你说呢。”

  “嗯,姐我马上到。”

  到了兰姐家,时间已经是傍晚八点多了。高振宇看见兰姐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肉色丝袜外加白色短袜和一双小皮鞋,含笑款款向他走来。

  等兰姐帮着把门关上,高振宇就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道:“姐,你可想死我了。”

  “臭小子,你先放开来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

  “是吗姐,你想和我说什么?”

  “小男人,你行啊你,你向武厅长说你想写文章是吧?还把你写的文章发到武厅长的邮箱是吧?”她冲高振宇媚笑一下,“武厅长今天下午都给我打了电话了,要我转告你,他觉得你的文章写的很好,很真实,你没有把你的电话给他,所以他让我帮他转告你。”

  “唔,是吗姐?武厅长也觉得没问题?”高振宇再次把她搂在怀里,因为得到领导的赏识,他的心里也非常的高兴,兴奋便转换成了性兴奋了,忍不住掀起了兰姐的裙子,透过她的联裤丝袜尽情抚摸着她丰满肥嫩的屁股。和兰姐**了起来。

  “唔……唔……当然是真的啦,现在武厅长都打电话认可了,你觉得还有假……”孔秀兰已经开始有反映了,双腿并的紧紧的任凭高振宇抚摸着她的屁股。

  高振宇听着这个消息,更加兴奋了,一边尽情的揉捏的丰满的屁股,一边轻轻的亲她美丽的耳垂。兰姐的双腿开始轻轻的互相摩擦,双手也不禁搂住高振宇的腰,高振宇正要把手移向果实时,她不禁喘息道,“臭小子,我们去房间吧”。

  高振宇却没有听她的话,而是尽情的揉捏抚摸的屁股,把手伸入她的内裤,深入她的私密空间,她微微分开闭紧的双腿,让他更加轻易地触及到自己那里。

  “臭小子,摸吧,看在你最近表现这么出色的份上,姐今晚是你的了。”。

  高振宇又揉捏了大概半个小时,已经****的兰姐靠在怀里,尽情的揉捏着兰姐的那里。

  高振宇进一步攻占兰姐的阵地,撩起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连衣短裙,此时的兰姐也已经完全迷失,任他摆布。兰姐的**是蕾丝花边的白色内裤,在连裤丝袜的包裹下更加诱人,高振宇用双手将兰姐的大腿撑起,将她的小腿架在高振宇的肩膀上,然后一边抚弄着她的大腿,一边闻着兰姐身上的少妇特有的成熟体香。

  兰姐娇媚的横了高振宇一眼,整理了一下头发,整了整连衣裙“臭小子,我们别在这儿弄啊……”

  高振宇再次没有听兰姐的话,一方面他身上的火已经窜了起来,另一方面在门口搞女人的感觉也实在太刺激了。高振宇继续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被她的大腿紧紧夹住,只能一边闻着她的体香。

  高振宇做好了前戏,便开始慢慢地拉开了兰姐的小**,接着将自己的裤子也脱掉了,然后彼此身上的衣服都没脱,就翻了下身子压在了兰姐的身上。

  兰姐的那里已经湿润,他几乎是轻车熟路地就进入了兰姐的身子。

  孔秀兰如此**的**方式,如此刺激的感觉让她很陶醉,加上高振宇进攻的速度这么快,她也就忘情地紧闭著双眼叫道:“快……快……用力。”

  高振宇一边冲刺着,一边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便狠狠地冲击着说:“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孔秀兰的手轻轻地摸著高振宇的胸膛说:“什么是事情啊?”说完,她将头仰起,嘴唇封住了高振宇的嘴,不等高振宇有所反应,又很快的移开双唇。

  高振宇拨了拨她额前的散发:“姐,这次武厅长对我写的文章很满意,所以我打算发表的时候也写上吴佳玲的名字,这次陪省领导考察她倒是给了我不少帮助。”

  孔秀兰嘟起了嘴唇:“臭小子,哪有你这样做好人的呀?”

  “姐,为什么?难道不行啊?”高振宇翻了下身子,两人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孔秀兰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移动臀部,双手扶住她的腰,让她蹲起来,将**对准自己,再慢慢地坐下,她也握住高振宇的本钱调整位置。

  随着高振宇的再次进入,孔秀兰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她咬著上嘴唇,想来方才的激情,缓缓地动著臀部,浅浅地让两人的下部接触,跪坐的姿势让她能掌握高振宇进入她身体的程度,不致于太刺激她的那里。

  调整好姿势,她一边慢慢地动着一边道:“傻小子,如果你在署名上写上吴佳玲而不写上白南音的话,你自然要得罪白南音的,可是你把白南音的署名也写进去的话,那你的文章就彻底成了马屁文章了,武厅长看中的是你的机灵才夸你的,如果你利用这件事再去讨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别的领导的话,武厅长万一看了你的文发现有你两个领导的名字,会舒服吗?”

  高振宇实在没想到,官场上的忌讳竟然这么多,还好有兰姐这个过来人肯教自己,所以他更加卖力地冲刺着,用自己猛烈的行动来报答兰姐对自己的关怀。

  孔秀兰在高振宇的猛烈冲刺下,双手紧紧地抱住高振宇的脖子,上下的双重攻击,让她狂乱地摇摆著头,配合著高振宇**的节奏,波浪似地扭动著臀腰……

  ……

  通过陈曼妮的关系,高振宇终于成功的把文章在汉江都市报发表了。

  虽然只是一篇马屁文章,但高振宇在行文的风格上一点也不造作,以及其朴实的文笔成了独特行文风格。而且文章不仅恰到好处的写到汉江领导人在几个重大决策上,给市民们带来的极大实惠,而且连考察组顶着酷暑进行考察工作的情景他也用平实的手法把考察组工作状态中的勤勤恳恳、实事求是的精神刻画的琳琳精致。就凭借这两方讨好的功夫,这篇看似一般的文章,却在汉江却引起一场小轰动。

  周二上午,一上班后,高振宇就看见白主任笑吟吟走进办公室,并且直径朝自己的办公桌这边走来。

  “小高,早啊,今天的报纸你看了没有啊?”

  高振宇今天早上和陈曼妮打电话时,早就知道自己的文等上了汉江都市报,所以才想白主任的话是想跟他说他的文章已经被报纸登上了。

  “呵呵,白主任,报纸我看了,早上看的。”高振宇一脸笑意地说,“您难道也看了报纸吗?”

  “高大才子,恭喜你啊。”白主任笑的如往常一样生动,“想不到你还是个能文能武的小伙子嘛,虽然是军队出身,但却能写的一手好文章,小高啊,你让我感到特别的意外。”

  听着白主任的夸奖,高振宇有些不好意思,便顿了顿道:“白主任,我在当兵之前学的是政法专业的,所以……所以本来写东西应该更优秀才的,但没办法,好长时间不写了,只能写的这么平实,还是我绞尽脑汁想了好半天的作品呢。”

  白南音又笑了笑道:“呵呵,对对对,我差点忘记,原来我们小高之前还学习过政法的嘛,可你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写的东西很平实,才让人感到真实呢,刚刚市政府的王秘书还给我打电话说了你这篇文章的事呢,人家还跟我开玩笑说要是你去了市政府的秘书处上班,他们这些秘书可就被你毫无悬念地把饭碗抢走了呢。”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白主任,听您这么说,我实在是无地自容啊,我哪里能跟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处的领导们比呀,他们在写文章上可都是我的老前辈。”

  白南音道:“我听王秘书说,早上陈市长看到你写的文章时,也特意夸了你几句,说你虽有文采但是却隐藏其中,还说你是以看似平凡的方式把一件事写的很不平凡,就是因为你这种平实的写法,才让你的文显得真实感人。”

  高振宇被带了高帽子,一时间也脑袋发热,但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不能再多说,多说肯定会言多必失,于是他

  低着头沉默了,一副很不自然的样子。

  白南音继续道:“我说振宇,其实你最近可以在我们办公室好好地磨练一番,将来要是有机会,可以考进市委或者市政府,说不定给某个领导当了秘书,对你的前程才是更有意义的。”

  白主任的话让高振宇在心中留了个心眼,道:“呵呵,白主任,瞧您这话说的,我去考市政府……我行吗?”

  “当然行啦?我好像听说你最近正在自读政法材料,是不是想把你的学业完成啊?”白主任笑吟吟道。

  白主任的话让高振宇感到很意外,想不到最近自己只是在办公室里偶尔翻翻政法的书籍(大部分时间是在宿舍攻读),而白主任竟然都能知晓,他不好意思地说:“嗯,是呀白主任,毕竟我当初都在大学里读了一半了,不把它完成了,心里总觉的有点遗憾。”

  白主任道:“嗯,那就好好努力吧,以后那些地方需要我帮你的,你可别客气啊。”

  ……

  文章在汉江都市报发表得到相对好的成绩,让高振宇不由得高兴了一整天。他原本打算晚上好好地陪着兰姐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但是在下午下班之前,陈曼妮却事先给他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淘气地对她问道:“高老头,你在干嘛呢?”

  高振宇说:“我正在收拾东西呢,准备去食堂吃饭呢,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何贵干啊?”

  陈曼妮道:“什么有何贵干,你的文章能够在我们报纸上发表,都是我帮你改了半天呢,你难道不准备好好感谢一下我吗?”

  高振宇被陈曼妮这么一说,也就不好意思拒绝,现在若是拒绝道她就显得自己在过河拆桥了。他想了想,很大方地回应道:“呵呵,陈大小姐啊,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呢?我现在心情好,保证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见高振宇这么爽快,陈曼妮乐呵呵地回应道:“这还差不多呢,我们总编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不错,就把你的稿费托我给你,还好你有良心,知道感谢我,不然我就把你的稿费给扣下来了,让你写了也是白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笑呵呵地打趣道:“哈哈,还有稿费啊,多少呢?够不够让你宰我一顿呢?”

  “一千二百块,我们报社是给你千字五百算的呢,这已经是最高的稿酬了。”陈曼妮道,“好在我不是特别能吃,你这一千二百块钱是足够让我宰你一顿的。”

  这么多的稿费对高振宇来说真是意外极了,他继续用开玩笑的语气对着电话说:“哈哈,这么多的钱啊,看来以后我跟你混得了,我什么都不干,直接写文章卖钱,你觉得如何。”

  陈曼妮道:“这也不错啊,总比你们在官场上勾心斗角好吧,你看你在官场上都还没开始混呢,都变得这么虚伪,要是让你混出点名堂,你岂不是要逆天?”

  高振宇不过是说说而已,他的兴趣根本不是在报纸上写文章啥的,他见过很多老文人,写了一辈子文字,最后基本上都是把自己写成了傻子,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把工作干好,在官场上混出个名堂这才是王道。

  高振宇淡淡一笑,然后把话题转开,道:“好了陈大小姐,想想看今晚你要吃什么?我请客。”

  陈曼妮道:“这样吧,你先到我们汉江都市报找我吧,我们在汉江都市报见面,到时再研究研究怎么吃你一顿,你看怎么样啊?”

  高振宇今天的心情实在太好了,文章的成功让他初次享受到成功的喜悦,他都开始飘飘然了起来,所以在听见陈曼妮的要求时,他几乎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一点也顾忌不到其实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纸。

  两人在汉江都市报门口见了面,陈曼妮就笑眯眯地说:“高老头,晚上去吃什么我都还没想好耶,要不你帮我一起想想好吗?”

  高振宇想了想,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要不晚上我们去找家西餐厅吃吧,也算是我真诚地向你表达谢意吧。”

  “这个……这个很贵啊,我看你的这点稿费是不够吧……”

  高振宇最近在侯伟杰那得到了一笔钱,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钱不够,既然自己已经提出了这个要求,便慷慨地看着陈曼妮道:“瞧你这话说的,搞的好像我很穷似的,告诉你吧,哥有钱。”

  说着,就在汉江都市报门口招了辆的士,将陈曼妮拉上了车子,又对的士司机吩咐道:“师傅,麻烦给我们送市区去。”

  高振宇的动作虽然有些粗鲁霸道,但在陈曼妮的心里却很受用,让她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小悸动。|||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