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好建议(21)



给个好建议(21)

  侯大彪的顾虑也不是没道理,规划局的人要是想暗中搞鬼,只要随便抓个小细节不放,然后再要求对他弟弟公司的各种设施提出“还要研究院”,就足以使工程往后拖着,而项目被拖得时间越长,对他们兄弟来说就越没好处,并且,万一半路上再杀出一个程咬金来,这到嘴的肉就可能被别人抢走了。

  “侯哥,我倒是觉的你没有必要这么多顾虑,既然尤局长已经为我们点头了,我们就按照章程办事嘛。”高振宇劝慰道,因为这时候他除了劝侯大彪放宽心,就什么也做不了的。

  侯大彪在面对这些关于姓王的副局长要搞自己的信息是比高振宇要敏感的,毕竟那一晚尤佳是不肯收他的钱,尤佳没收钱,他当然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尤佳并没有这真正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既然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尤佳不可能真正站在他的立场上,那对于姓王的副局长想搞他们兄弟的项目计划的信息,他自然就一定会特别放在心上的。

  这几天来,侯大彪经过一番的琢磨后,他终于琢磨出一些“门道”来:既然姓王的副局长不会给自己的面子,自己倒不如把郑培源请出来,郑培源虽然只是一个小秘书,但他的背后却站着鲁市长,把郑培源请出来一起视察,不仅可以让郑培源相信,他们兄弟在基础设施的更新上是下了决心的,又可以让姓王的副局长有所忌惮,让他就算想给自己捣鬼,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进行。

  但郑培源他最近一直在攻,可是却怎么也攻不下来,所以他才想到了高振宇,既然高振宇能在第一次帮自己把郑培源请出来,再帮自己请一下郑秘书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今天他和高振宇说了这个多,其实就是想让高振宇帮他这个忙的。

  侯大彪想了想,便将自己的目的表达了出来:“高老弟,其实我是想请郑秘书出来和规划局的王局长一起到我弟弟公司视察,有郑秘书在场,我看那姓王的局长也不敢暗中做什么手脚了吧。”

  高振宇皱了下眉头,道:“侯哥,你的想法不错,但我担心郑秘书他会出面和规划局的人一起去你弟公司视察吗?”

  侯大彪叹了口气,道:“高老弟呀,可是我最近一直打电话请郑秘书出来聚聚,他都是说没时间,我也不敢攻得人家太紧,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出面帮忙啊,只要你能够出面帮忙请郑秘书出来,我心里的石头才能真正地落地啊。”

  高振宇苦笑道:“可是侯哥,我也没有什么把握啊。”

  侯大彪道:“高老弟,我相信你准能行的,你能够在第一次将郑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请出来,你就肯定有办法第二次将他请出来。”

  这话说得高振宇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他苦笑了一下,道:“侯哥你别这么说,我还是试试看吧,行不行我可不敢保证。毕竟最近这段时间里我和郑秘书都没怎么联系啊。”

  见高振宇答应了帮自己的忙,侯大彪才稍微放心了一点,道:“高老弟,那我先替我弟弟谢谢你啦。”

  高振宇郁闷的接近无语。

  两人继续喝了一会儿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了。就在搞着高振宇站起来准备告辞的时候,侯大彪却拉住他的手,道:“高老弟,你等一下。”

  高振宇原地站住,道:“侯哥,你还有什么指示?”

  侯大彪面露微笑地打开茶几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信封,将信封递到高振宇的面前,道:“高老弟啊,我弟弟一只说你是个很仗义的朋友,所以他给了我这些钱,说是让我在节日里给你买样像样的礼物,但我是个大老粗,让我给女人买礼物我懂,可是让我给男人买礼物,我还真没试过,所以我还把钱直接给你,你自己去挑选几样喜欢的东西吧。”

  高振宇实在没想到,侯大彪竟然会再次给自己钱,不过有了上次收钱的“经验”,他在面对侯大彪拿出这些钱的时候,他倒是淡定了很多,马上皮笑肉不笑地说:“侯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现在不需要钱,所以你还是帮我把钱给侯老板还回去吧。”

  “我说高老弟啊,你要是真把我当成自家兄弟的话,你跟我客气干嘛?以后你的事就是兄弟我的事情,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只要我能帮上忙我一定帮到底。”侯大彪一边说,一边将钱塞在了高振宇的裤兜里。

  高振宇心里清楚,只要这次再收下侯大彪的钱,以后就要和侯大彪站在一个阵线上了,就得为他们兄弟两出谋划策了,所以他的心里开始有些乱了起来。

  “侯哥啊,我跟你说吧,这钱我不能要,真的不能要,所以你还是把把钱拿回去吧。”

  高振宇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准备把钱拿出来。但在他刚刚将手伸入自己的口袋时,侯大彪便“眼明手快”地按住他的手臂,道:“我说高老弟啊,你在跟我这么客气,你可就不够意思了,最近是中秋佳节,兄弟我知道你也是很需要钱的,所以你还是别跟我这么客气啦,把钱收起来吧,趁着中秋佳节,花点钱和同事领导们搞搞关系,这才是最终要的嘛。”

  说完,侯大彪在高振宇还在纠结的状态下,又一边把他往宿舍门外推着,一边道:“好啦高老弟,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有时间我再请你喝酒,这钱收好了。”

  高振宇的思维像被人抽干了一样,在侯大彪的一番语言指导下,竟然顺从地离开了侯大彪的宿舍。

  高振宇离开宿舍楼后,心里默默地诘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收下侯大彪给我的钱呢?他可是想利用这些钱把我和他们兄弟的利益绑在一起的呀。”但这样的想法在他脑海里只能存在了短短几十秒,便瞬间消失了。

  现在,他开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若是想做出什么成绩的话,手里有钱才是最关键的。

  ……

  从侯大彪宿舍离开,高振宇在宿舍的床上躺了很久也睡不着。在尤佳的身上折腾了一半就因为尤云云的回家而中断,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若此时渡贤宾馆也***的话,他一定会找个小姐进来,好好放上一炮才是王道。

  情欲不仅可以让人**蚀骨,还具备着让我无法入眠的功效啊。在欲求不满心理作祟下,高振宇折腾了半天才艰难地睡去。第二天醒来,他感觉全身酸痛的要死,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因为昨夜没有睡好,他现在还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高振宇一骨碌从床上起来,然后迅速穿好衣服,便看着剩下的月饼该怎么送出去了。

  洗漱完毕,高振宇连早饭都没吃,便提着一盒中高档的月饼去了吴吉章的宿舍,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估计吴吉章肯定也在宿舍里。

  到了吴吉章宿舍的门口,高振宇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上次在这里见到了温可妍和吴吉章在一起的情景,那么这会儿温可妍还会在吴吉章的宿舍里吗?想了一会儿,他不禁笑了起来,心想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呢?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敲响了吴吉章宿舍的门。

  吴吉章这会儿刚刚让宾馆部的服务员把早餐端上来,见到高振宇提着一盒月饼进来,便笑呵呵地招呼道:“小高啊,你来啦?这么早啊。”

  高振宇在吴吉章热情的招呼下进入了他的宿舍,看了一吴吉章宿舍的情况,发现餐桌旁的小茶几可以放东西,便把月饼往外屋的茶几上放下,道:“呵呵,吴处长,这不是中秋节快到了嘛,我提前给您送祝福来了,想不到你这会

  儿正在吃饭啊,真不好意思啊,打扰啦。”

  吴吉章继续坐回了餐桌旁,对高振宇招呼道:“高老弟,我看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吧,坐下来一起吃吧。”

  高振宇连忙摆摆手,道:“吴处长,我早上吃过了,您不用管我,你要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什么要吩咐的,那我还是先离开吧。”

  正在高振宇准备按照计划中的那样,准备放下月饼就走的时候,吴吉章却叫住了他:“对了高老弟,你先等一下,我还想跟你说点事儿呢。”

  高振宇心有所感地看着吴吉章,道:“吴处长,您这是还有什么要指示的吗?”

  吴吉章道:“高老弟,你先坐下来吧,我们好好聊会儿吧。”

  高振宇狐疑地看着吴吉章,按照他的要求坐了下来。

  等坐下来后,高振宇便听见吴吉章问了他一个意料之中的问题:“高老弟,我听说你最近和何处长走得挺近的呀,不知道最近跟着何处长都接触了些什么人啊?”

  听完吴吉章的话,高振宇算是明白了,吴吉章刚刚让自己坐下和他“谈谈”,原来是想找自己谈何大民的隐私啊。他不禁在心里笑了起来。

  因为之前已经在心里做了打算了,所以高振宇知道自己在面对吴吉章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早有有了心理准备。他知道吴吉章既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必定是事先听到了些什么,如果自己现在跟他说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自然是会引起他的怀疑的。所以说是一定要说的,并且一定要说的恰到好处,说的让吴吉章不到自己的那句话是真的才是关键。

  “这个呀,倒是有的,而且接触的人还不少。”高振宇一副大方的样子回应道。

  “是吗?那接触的都是哪些人呀?”吴吉章认真地看了高振宇问道。

  高振宇道:“比如说秘书一处、秘书二处几个副秘书长们,这些都我都是知道的呀,还有一些县里的干部,和局机关的干部……”

  吴吉章没有让高振宇把话说下去,他忍不住打断了高振宇的话,道:“是吗?那何处长和秘书长的这些秘书长哪个走的最经常啊?”

  高振宇心想,难道吴吉章也在关心市委秘书长人选的问题?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不能把何大民宴请金秘书长的事让吴吉章怀疑到什么啊?想到这儿他又笑了笑,道:“吴处长,这些我就不是很清楚啦,我大部分工作就是帮何处长去市委市政府接人的,而且有时候是把小吴送到市委市政府去,然后由小吴去和那些秘书长们接触,这样的时候我基本上都是在车上等着小吴。”

  话说道这里的时候,高振宇便开始感到玄乎了,心想要是再被吴吉章这么问下去那还得了,不被吴吉章搞个言多必失也是很难的。想到这儿他便捉摸着走为上计了。

  高振宇知道,自己要是就这么走的话,必然是会引起吴吉章的怀疑,所以就算要走也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自然地走,不然必定还会引起吴吉章的怀疑。

  高振宇想了想,便不好意思站起来,道:“吴处长,能不是借您的洗手间一下啊。”

  “嗯,洗手间在卧室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高振宇进了洗手间,便发了条信息给吴佳玲,在信息对她说:“我现在有点事情,你两分钟后打电话给我,随便找点重要的事情让我马上到办公室。”

  给吴佳玲把这则消息发送出去,高振宇将手机收好,然后洗了手才离开洗手间。

  见高振宇出来,吴佳玲便凑上来,道:“对了高老弟,刚刚你说何处长让你去秘书处接人,接的都是哪几个秘书啊?”

  高振宇心想,如是随意整几个副秘书长的名字给吴吉章,等过段时间吴吉章去找那些人核实一下情况不就知道了自己在说谎吗?

  所以,想到这儿,高振宇马上下示意想着拖延着时间:“吴处长,我很不明白,何处长请那些秘书长们出来吃饭和接洽,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目的啊?不然的话,这段时间里,他……他怎么一连请了好几个副秘书长们出来呢?”

  吴吉章道:“最近这段时间,市委的秘书长的位置一直在悬着,何大民估计是想竞争秘书长的位置吧,不然他怎么会这么上心地想和这些秘书长们接洽呢?我想他也是在试探这些秘书长们的反应吧?”

  高振宇顿了顿,开始等着吴佳玲给他打电话,然后自己再趁机脱身。他“嗯”了一声,便装着很自然的样子看着吴吉章。

  吴吉章继续道:“对了高老弟,你知道何处长最近接触的都是哪些副秘书长吗……”

  正说到,一半的时候,高振宇所期待着的吴佳玲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于是他便连忙对吴吉章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吴科长,现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小高,你现在到办公室一趟吧,办公室里有点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吴科长,我现在有点事情,能不能等一会儿再回办公室啊?”

  “不行,这是何处长让我交代你的事,你还是早点回来吧。”

  “哦,那好吧,我现在就回去。”

  在吴吉章的面前昨晚表演,高振宇马上站起来对吴吉章抱歉地说:“吴处长,真不好意思啊,我还有点事要回办公室一下,所以我得先走了。”

  吴佳玲虽然也想知道他心里的答案,但这会儿高振宇“有事”,他不好再把人家留下,便淡淡地回应道:“既然是工作方面需要您去处理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就先去把工作的事处理一下吧。”

  “嗯。”高振宇看了吴吉章一眼道,“吴处长,那我先走啦。”

  ……

  回到办公室,高振宇便看见吴佳玲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因为彼此的办公桌是面对面的,所以高振宇很轻易就发现吴佳玲脸上的表情还是和昨天一样,好像心里有什么不开心一样。高振宇本来想关心一下吴佳玲,但却发现自己和吴佳玲之间,因为那晚在宁海县发生那件事后,那种明显的距离感再次应运而生了。

  最近办公室里基本上都在为中秋的事而忙碌着,白主任这两天只是简单地安排他写一篇关于中秋的报告文章。所以早上的时间里,他的精力也就花在了如何把文章琢磨出来这件事情上了。

  在准备将文章琢磨出来之前,高振宇事先将qq登入,最近这段时间,他和沈瑶瑶之间的关系处理的还算不错,沈瑶瑶不再像之前那样老是询问他是谁的能够问题。并且沈瑶瑶在很多时候也会把她的心事告诉他,这让高振宇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如果想和沈瑶瑶继续发展下去,并不是没有可能的。虽然他对自己和沈瑶瑶之前的感情,可能也算不上爱情,但他却见坚信,沈瑶瑶才是适合做他妻子的女生,所以他愿意花这样的时间,和她把关系搞起来、把彼此间的距离消除掉。高振宇在打开qq后,就给沈瑶瑶发了一条提前祝她节日快乐的留言,然后便将qq下了。因为现在他只要做到和沈瑶瑶保持联系的习惯就行了,其他的话有时候没有必要多说。

  >

  关于要写的中秋节报告的文章,对高振宇来说,实在是小意思,不过是中秋之前,接待处代表市委市政府向社会一些弱势群体慰问的文章罢了,这几天高振宇虽然没有跟着去慰问,但根据单位同事拍回来的那些照片,写出一篇这样的口水文章,当然是不用花多长时间了。

  花了半个小时时间,高振宇便把文章的初稿完成。于是他便拿着烟准备去吸烟区抽会儿烟,打发点无聊的时间。但在他刚刚站起来,买开步子还没有走几步,吴佳玲就叫住了他:“小高,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想跟你问点事。”

  这是吴佳玲难得的一次请向高振宇提出说要和他谈谈的,所以高振宇基本是想都没想,就点着头,道:“嗯,那我们出去聊聊吧。”

  离开办公室,两人自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停了下来。

  “今天早上我上班的时候,见你去了吴处长的宿舍,你早上让我给你打电话,和吴处长有关系吗?”一出来吴佳玲便一脸认真地问答。

  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没想到,吴佳玲竟然会看到自己去了吴吉章的宿舍,不禁感到意外极了:“是呀,早上我打算趁着快要上班的点,把月饼送给吴处长的。”

  “是吗?那后来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让我以急事为借口让你脱身呢?”吴佳玲再次不解地问道。

  “本来进入吴处长宿舍的时候,我是准备放下月饼就走的,可是吴处长却让陪他聊会儿,然后便一个劲儿地想从我嘴里套出何处长最近跟什么人经常接触的话,我陪着他绕了半天弯,后来担心绕得太多会让吴处长发现什么,所以就发信息给你,让你帮我脱身了。”高振宇叹了口气解释道。

  “那你是怎么跟吴处长说的呢?”吴佳玲又问。

  高振宇心里清楚,吴佳玲是何大民的人,所以知道自己和吴吉章接触上了,自然会有所担忧,怕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不过既然吴佳玲关心这个事情,自己自然要好好跟他说一下了,算是间接地向何处长表一下衷心吧。

  高振宇酝酿了一番,道:“吴处长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如果把何处长的事告诉他的话,肯定会对何处长不利的,所以我就含糊地告诉他,最近这些日子里何处长联系了很多人,他问我是不是秘书处的人,我就告诉他,是有几个秘书处的副处长,以及一下市县的干部,一些局机关的领导,我本以为这么扯下去,会让吴吉章拿我没有办法,又会相信我没有跟他说谎,谁知道他接下来却问我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何处长具体接触的是秘书处的哪一个秘书长,什么时间接触的,我怕再扯下去吴处长会怀疑我说谎,所以我果断地发信息给你,让你帮我脱身。”

  听完高振宇的解释,吴佳玲欣然地回应道:“看来你还是蛮机灵的嘛。”

  “呵呵,吴科长不会一直都觉得我很傻吧?”高振宇打趣地笑了。

  吴佳玲却没有去回应高振宇这种开玩笑的话,而是一脸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你这么为何处长着想,对何处长的隐私能有这么原则,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你真想对何处长忠心耿耿?”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道:“忠心耿耿我看算不上,但是在官场上的一下道理我还是懂得,比如在官场上我们一定要学会站对立场,只要把立场站对了,我们在官场上才会有机会。在进入接待处后,何处长对我很关照,所以我也很感激何处长。后来吴处长因为觉得我是何处长的人,暗中也试图拉拢我,虽然吴处长也向我许诺了许多好处,但我知道他为人不行,所以坚决不会和他站在一边的。”

  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说到这里,感觉自己刚刚的话说的有些散,并不能最有效的达到利用吴佳玲向何处长表忠心的效果,便意犹未尽地继续道:“我知道何处长和吴处长暗中在较劲,但在吴处长和何处长之间选择一个人作为靠山的话,我自然会选何处长,因为何处长比吴处长沉稳,是个跟了有前景的领导。”

  如果高振宇一上来就跟吴佳玲说他是如何如何想为何处长效力的话,吴佳玲肯定是不会相信的,相反却容易达到让吴佳玲觉得他是作秀的效果。但是他从他自己的利益说起,倒是让吴佳玲对他对了几分好感,觉得他在自己面前是真诚的,也让她相信,他是把自己当成朋友的。

  这一点让吴佳玲多少有些宽慰:“是呀,你真是一个懂得站队的人。”

  高振宇听着她的夸奖,这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来,便苦笑道:“唉,我感觉吴处长接下来应该还会找我问的,我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应付了。小吴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吴佳玲道:“这个你的确应该好好想想啊,但我现在也没有好的建议给你。”

  高振宇苦笑道:“嗯,好吧,我是应该好好想想的。”

  “嗯,我也会帮你想想的,到时候我想到应该怎么办了,我再打电话给你吧。”吴佳玲大方地回应道。

  “谢谢。”

  ……

  中午,高振宇利用了点时间将月饼给白南音和其他领导送去。等到了傍晚八点多他才准备了一番,去了何大民位于江滨公园的家里。

  何大民今晚不在家里,给高振宇开门的是何大民的妻子蒋小华,一个四十几岁的胖女人,胖女人穿着考究入时的女士西装,但因为她自身太肥了,而且又黑不溜秋的,所以就算这么考究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也体现不出一点美感,仿佛是一个披着时装的水桶。

  高振宇因为事先了解过何处长妻子的大致特征,见到眼前的女人他突然明白了何大民会那么疯狂都在外面搞美女了,感情家里的这位实在太恶心了,所以何处长只能在外面偷吃。他瞬间觉得何处长原来挺不容易的。

  高振宇客气地对蒋小华打着招呼道:“蒋老师,请问何处长在家吗?”

  蒋小华很世俗地笑道:“呵呵,年轻人,你是哪个部门的啊?找我们老何有什么事啊?”

  高振宇道:“蒋老师好,我叫高振宇,前段时间在何处长手下当干事员,现在承蒙何处长照顾,正在处办公室学习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蒋小华道,“老何不在家里,你先进来坐会儿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等下给老何打个电话,让他回来陪你坐坐。”

  高振宇当然知道蒋小华这是在跟他客套,便连忙陪着笑道:“蒋老师,不用了,我今天来只是想提早给您和何处长拜个节,祝您和何处长节日快乐。我知道过两天何处长会很忙,所以就提前打扰了。”

  说完,高振宇便将月饼毕恭毕敬地放在桌上,继续道:“蒋老师,这大过节的,我也不知道买那种月饼才合适,所以就买了最近比较流行的这种海鲜月饼,希望你和何处长会喜欢。”

  蒋小华虽然只是一个接待处处长的夫人,但接待处却是一座极有神通的庙宇,何大民因为是接待处处长,所能办成的事情是很多,所以每到过年过节,当何大民在外面送礼的时候,他们家也是有很多人进来送礼的,蒋小华也因此练就了一中能力——看一眼包装,便知道礼品的价格。看见高振宇提着一盒高档的月饼前来,她那世俗的脸便洋溢着笑意:“呵呵,小高啊,你来我们家上门问个好就行了,何必送这些东西呢,浪费钱哦。”

  礼品已经送出去了,接下来便是怎么找理由送钱了,高振宇于是便琢磨了起来。

  r/>

  “小高啊,你要喝点什么啊?喝茶还是可乐?喝茶我给您泡去,喝可乐的话我去冰箱给你拿。”蒋小华笑吟吟地说道,“我看你等老何回来是要一段时间哦,所以你先喝会儿饮料吧,等下老何要是还没有回来的话,我打电话给帮你催催。”

  高振宇心想,与其在这里等着何处长回来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把钱直接拍下去,然后再离开才是王道。

  想到这儿,高振宇马上在心里酝酿了一番,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一万块钱,笑容可掬地看着蒋小华,道:“蒋老师啊,我今天来,本来是想出了月饼外给您和何处长买一些礼笑小礼品的,但我在商场里转了半天,却一点头绪也没有找到,所以我觉得还是由您去帮忙买些何处长和您需要的东西,我是想不出来该买什么了。”

  蒋小华暧昧地笑了一下,道:“我说小高啊,你这就不对了,你能来就是说明你有心,还带着些东西干嘛……”

  高振宇看着蒋小华暧昧的样子,心想现在自己不走人更待何时啊,于是马上起身道:“蒋老师,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等何处长回来,您帮我转告一下,替我跟何处长问个好。”

  “嗯,我会的,年轻人,你慢走。”

  “蒋老师,我先走了,您别送了。”

  ……

  在高振宇从何大民的家里刚刚离开,何大民便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着吴佳玲那娇滴滴的身子,进入了一家山水酒店。

  这么长时间来,何大民刚刚从**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对身边女人的强烈欲望又一次复活了起来,这天晚上他带着吴佳玲在外面用过晚餐后,直接转进了一家山水酒店。准备好好地把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折腾过的吴佳玲这样个够。

  一到了酒店的房间,何大民便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然后将吴佳玲往自己身边拉过来,让吴佳玲刚好坐在了他的双腿上,隔着吴佳玲的一副,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抚摸着,道:“小吴,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怎么陪着你,你想我了没有啊?”

  吴佳玲在心里差点没骂出来,心想何大民这老东西可真是够恶心的,把她当成玩物玩弄,玩完了还将她推向别人,这样的人她吴佳玲恨不得他死一千遍,怎么会犯贱地去想他呢?但吴佳玲毕竟在何大民的身上也投资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自然不愿意把事情摆的太难看。

  “你说呢何处长?你觉得我会不会想你啊?”吴佳玲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

  何大民也没有跟吴佳玲说太多,他沉吟了一下,道:“小吴啊,你也别搞得这么有缘,快陪我到床上去吧,这么长时间没好好跟你在一起,何哥都想死你了。”

  吴佳玲忍着心里面的屈辱,陪着何大民一起坐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对她而言,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推着上了战场一样。其实,她现在就是在上战场,只不过她的战场是一张床罢了。她在投进何大民怀抱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定,要把床当成她摆兵布阵的战场,她还要成为战场上的主角,一步步成为成功者。

  “小吴啊,你多长时间没有好好陪着何哥啦?”何大民一边说一边开始用力地将她拉倒在床上。

  吴佳玲无力地闭着眼睛,任由着何大民在她身上开始动作了起来。此时此刻,她早已对何大民那粗暴的**搞的全身不自在起来,她无力地依偎在何大民野蛮甚至毫无情趣的怀抱之中,任凭这淫兽般的男人恣意毫无尊重可言的摆布。

  虽然内心存在着仅存的一丝理智,但在何大民魔掌的肆虐之下,白皙嫩滑的香肌玉肤,根本不能由她自己主宰,扭动着**的娇躯,任由何大民享受着自己雪嫩的柔肤上、绵滑的极致触感。

  何大民一边紧搂着吴佳玲的娇躯,舔吻着那两片嫣红细嫩的樱唇,另一边却伸手沿着钻进了她的衣物里面去触及她那挺拔白皙的椒乳。

  “对了小吴,你最近和秦秘书经常联系没有?”在吴佳玲任由着他的摆布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吴佳玲强忍着心内的屈辱,心不在焉地回应道:“没,我最近工作也很忙,所以想和他联系也没时间。”

  何大民更加粗野地顺势腾出了另一只手,迅速去掉她的裤子,脱下了**,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也减自己的裤子去掉,释放出那狰狞怒勃、恐怖异常的巨本钱。

  “为什么不去主动联系秦秘书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吗?秦秘书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何大民喘着气儿道,语气更像是在发布着命令。

  “我会注意的,行吗?”吴佳玲面无表情地说。

  何大民“嗯”了一声,继续道:“我听说最近秦秘书约你的时候,你都是跟他找借口说不方便,或者没有时间对吗?”

  听了何大民的话,本来就没有与之共赴巫山激情的吴佳玲这会儿便更加没激情了,整个人想个软绵绵的布娃娃一样,任由着何大民到倒腾。

  何大民得不到吴佳玲的配合,就像聊天没有反应一样,不禁觉得无聊了起来:“小吴,你最近怎么了?我们这么长时间没做,你怎么表现的这么冷淡?”

  “我现在状态不好,所以不想做。”吴佳玲道。

  “小宝贝,可是我想做,我已经对你的身体想念里面好几天了。”何大民一边在吴佳玲身上抚摸着,一边喘着出气儿道:“这该死的吴吉章,他妈的竟然在我的办公室捣鬼,害的我都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好好陪着你。”

  吴佳玲没有回应他,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笑。

  何大民对她这样的笑意感到非常不爽,他抓住吴佳玲的手,放在了自己高昂的本钱跟前,用一种接近命令的语气,道:“小宝贝,听话,握住它。”

  吴佳玲在心里又是一阵冷笑,她僵硬伸出那纤纤玉手,将何大民火热坚硬的巨本钱半握在手中,极不自愿地上下抚动起来。

  “小宝贝,好吧,我们不要再说秦远方事情了,我相信你是真的没时间陪他,可以了吧?不过宝贝啊,以后你真的应该主动一点,这可是关系到你前程的事情啊。”说着何大民又抽动了起来。

  “嗯。”吴佳玲微微喘息了一下,算是对何大民的进攻表示出一点反应。

  何大民感觉到怀中的小美人微妙的本能,他握着自己较之常人微软点的**棒,抵在她滑嫩湿润的入口上,奋力向下一挺,迅速地进入了吴佳玲极度紧缩的秘密通道里,细腻的嫩肉,紧迫地包覆着他的本钱,那种至极的满足感,在何大民的心中骄傲地n起!

  而穿着衣服干那种事,是这种事的过程显得更加地有激情,更加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奔放……

  但穿着衣物在吴佳玲身上冲刺了一阵,何大民便感觉衣服就那样地穿着很碍事,便一边运动着自己的下身,一边开始动手解决吴佳玲上面的衣物。

  不过他并没有将吴佳玲的全部束缚都一一地解决掉,只是动手将吴佳玲上衣衬衫上面的扣子一一打开,然后再把手伸到了她那光洁的后背,一举将她胸衣的后钩打开,这样就更加地方便他上下起手了。

   

  吴佳玲在他的动作中,只能无力地摇着头,挺起着饱满弹动的**,纤细的小蛮腰也不时地向上拱起着,****的娇躯,在何大民的怀抱里,婉转娇啼着承受着何大民的本钱的冲刺。

  何大民的本钱在吴佳玲的身体里冲刺着,此时却发现自己没有以前那么尽兴,虽然和吴佳玲肆意地结合在一起,但他身下的吴佳玲却一副反应很小的状态,这样除了让何大民的情趣少了一点,甚至还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行了?

  何大民更进一步地挺动着铁杵般的本钱,捣向吴佳玲美妙诱人的秘密通道深处,奋力**,以发泄着自己心中的茫然……

  伴随着何大民每次的插入,吴佳玲都表演性地发出“啊……”的一声,在拔出的时候“嗯……”的出一声悠长婉转的喘息。

  没多久吴佳玲就感觉到何大民又要坚持不住了,喘息明显的加重,下身一下停在那里不敢动,她甚至能感觉到何大民在拼命的忍耐**的欲望。

  “你等一下……”何大民吐着气儿道。

  吴佳玲当然知道男人这时候的感觉,又想自己舒服,又不想让女人看扁了自己,要是自己动两下,肯定再把持也坚持不住了,于是动也不敢动,甚至把夹在何大民屁股上的两腿也松了点劲,让何大民减少点刺激。

  何大民动了两下发现再这样自己就肯定会彻底地爆发了,于是连忙翻身从吴佳玲身上下来,本钱直挺挺的立着,上面湿漉漉的还有点乳白色的粘液。

  “小吴,你好好地配合我,来,到我的身上来。”何大民开始喘着气。

  吴佳玲纠结了一下,才爬起身,双腿跨过何大民的身体,低下身子,把屁股翘起来,一对丰满的大白兔在何大民眼前晃动。随着她的坐下,两人的身体又连在了一起。

  何大民趁着机会,把爆发的欲望又压了下去,也喘息着抱着吴佳玲的肩膀,双手在吴佳玲光滑的后背上抚摸着,“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这一次,何大民并没有因此停止了动作,反而更加速了巨本钱的**,让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己有如炽热岩浆般的污物,尽数地射入了吴佳玲的身体深处……

  何大民毕竟是有一定年龄的老男人,体力方面没有年轻人那么强,所以在吴佳玲的身上折腾完了之后,他整个人便愣在了摊在了那里。

  吴佳玲这会儿却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便一边穿着胸衣,一边以一种很不自然的语气,道:“今天高振宇告诉我,他早上去给吴吉章送月饼的时候,吴吉章向他了解你最近的情况。”

  听完了吴佳玲的话,何大民差点没有愣在了那里,好像刚刚在吴佳玲身上释放出来的体力又恢复了一样,道:“什么?吴吉章找高振宇?”

  吴佳玲道:“是的,早上上班之前找的。”

  何大民突然间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道:“对了,既然是吴吉章找高振宇谈我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吴佳玲明显地感受道何大民这番话中深意,心里感觉何大民不信任自己,便有些不爽地回应道:“你说呢,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

  何大民笑笑道:“小吴,我哪里知道啊,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你说对吧?”说完,他好像意识到自己刚刚话可能会让吴佳玲不舒服,便顿了顿,一把将吴佳玲拉过来,肥厚的手掌又伸向了吴佳玲刚刚被胸罩裹住的胸脯,继续道:“小宝贝,我觉得你和高振宇最近是不是走得很热乎啊?那小子很机灵,你可别被他给骗了啊。”

  吴佳玲听见何大民这样的说话调调心里就不舒服,她很不耐烦地挣脱掉何大民肥厚的手,然后从床上起来,在床下和何大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道:“我懒得跟你扯这些没用的,我只是想跟你说,吴吉章对你最近的动态可能是关注上了。”

  何大民喘了一口粗气,半坐在床上,道:“我说小吴啊,你都还没有告诉,你怎么知道高振宇和吴吉章交流上的呢?是高振宇主动找你说了这个事情吗?可是他为什么不先来找我呢?”

  吴佳玲没好气地看了何大民一眼,道:“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但这次我看你是担心错了地方。”

  何大民道:“是吗小宝贝,你说说,我错在哪里?”

  吴佳玲一边扣着扣子,一边道:“今天早上高振宇发了条信息,让我打电话假装有急事帮他脱身。后来我发现他从吴吉章的宿舍里出来,所以我就留了个心眼,后来特意找他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吴吉章找他问了你的最近的事情,他开始的时候还陪着吴吉章绕了半天,可是后来吴吉章问他的问题太具体了,他怕回答不好会引起的吴吉章的注意,以及怕说了不该说的话,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以就发信息给我,让我帮他脱身。”

  何大民沉吟了一下,道:“看来这小子是真想跟我站在一条线上啊。”

  吴佳玲道:“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不然他没有必要让带着吴吉章绕,也没有必要跟我发信息说要我帮他脱身。”

  听着吴佳玲为高振宇说的好话,何大民不禁叹了口气,道:“小吴啊,看来你对这个高振宇的了解,真是比我还深入啊。”

  吴佳玲明显地察觉到何大民对自己的再一次不信任,心里一紧,便不敢把话说下去了。

  何大民见她沉默了,便继续一脸认真地看着吴佳玲问道:“对了小吴,那你知道吴吉章找上高振宇,具体和他聊了些什么吗?”

  刚刚,吴佳玲本来是想把这件事具体告诉何大民的,但是见何大民一连两次对他表示怀疑,倒是让她失望不少,怕自己的话说的越多,越容易让何大民不放心,便只好把知道的事吞进肚子,道:“这件事我只是了解了一些片面的东西,至于其中更深入的东西我就不是很了解了,我觉得你也应该去找他谈谈,顺便帮他想一下再次面对吴吉章的问题时,他应该怎么处理,免得到时候他把不该说的话也说了,那对我们来说就得不偿失了。”

  见吴佳玲这么回答,何大民也不多说什么了,他从床上起来,走到吴佳玲的身边,道:“好了,我明天找他问问看,这小子要真是打算死心塌地跟我,我想我也是时候给他安排个活儿干了。”

  吴佳玲充满好奇地问道:“什么活儿?”

  “这个我暂时不能告诉你,要是他这次能够帮我把事儿干好,我就相信他是我的人了。”何大民特别卖了个关子。

  吴佳玲深知何大民的个性,知道他既然已经不打算说了,自己再问他也是不会多说一个字的。于是她便站起来,套上了外套,拿起包包,道:“我先走了,你有事情再打电话吧。”

  何大民满足地笑道:“宝贝儿,慢走。”

  ……

  吴佳玲走后,何大民也没有在酒店里呆着了,他在酒店的浴室里洗了个澡,便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一到家里,妻子蒋小华便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吴处长,你这大晚上跑到哪里潇洒去了呢?我还以为你不回家了呢。”说完,蒋小华便进了卧室,将电视打开,找电视剧看去了。

  结婚这么多年,何大民早就对妻子的黄脸婆

  样失去了兴致,所以随着他在单位的地位稳定,他便很少和妻子有什么交集,加上这些年来孩子也已经长大去了国外留学,所以他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妻间的共同话题便彻底没有了。何大民嫌弃妻子没水平,嫌弃妻子庸俗,而妻子却嫌弃他整天不顾家,只会把家里当成宾馆。这样一来,夫妻之间也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当何大民晚归,或者长时间回家一次的时候,他都会听到妻子抱怨上一句,这也是他们之间唯一能够交集上的话题了。

  何大民特别鄙夷地看了看正在卧室搜台的妻子一眼,道:“我说每次我一回来,你就这么吵吵嚷嚷的,有意思吗?”说完,他很随意地向沙发走去,但屁股还没有在沙发上坐定,便看见了沙发上整齐地摆着两份高档的月饼,这个两份月饼的包装是两种类型的,一看就知道两个不同身份的人送来的。

  “老蒋啊,咱们家进来是不是来人啦?”看着茶几上的月饼,何大民对正在卧室里对着电话发出愚蠢小声的妻子问了一句。

  “是呀,来了两个送月饼的,一个是你的手下,叫高振宇的年轻人。一个是药监局的杨科长。”蒋小华从房间里回应了一句。

  当知道高振宇这小子到自己家里送月饼了,何大民马上警惕了起来,心想高振宇是自己的下属,要送自己月饼的话没有必要跑到家里来,在单位送的话岂不是更容易?

  何大民一脸狐疑起身走进了房间,在床边看着妻子,一脸认真地问道:“你说高振宇上我们家来了?他除了送月饼,还有说了什么吗?比如托我办事什么的。”

  “这个啊,我记得这个年轻人很机灵,而且礼貌性也很好,说是你以前的干事员,还说在单位你挺照顾他的,还在我们家做了一会儿,最后就识趣地离开了。”蒋小华虽然在回答丈夫的话,但眼睛却盯着电视看,电视上在防着赵本上导演的《乡村爱情故事》,看的她又呵呵地笑了两声。

  见妻子并没有回应自己的问题,何大民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索性上前将电视关了,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妻子那张庸俗的脸,道:“老蒋,你先听我说,这个高振宇的情况很复杂,所以把你要认真地告诉我,他来我们家真的是为了送月饼吗?”

  一听丈夫说高振宇这个年轻人的情况复杂,蒋小华便不敢再不认真和丈夫对话了,她马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丈夫的脸,道:“老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小子有问题吗?为什么他送的东西我们不能收?”

  何大民道:“我不是说不能收,我的意思是,他要是送月饼的话,没必要到家里送,他是我的部下,在单位比在家里送更方便,所以我感到有些疑惑。”

  蒋小华马上顿了一下,道:“对了那个叫高振宇的年轻人除了送月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还给我们送了一万块钱,说是让我们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既然高振宇到自己家里是送钱来的,何大民便对高振宇特地到家里来的做法也就没什么好怀疑的。

  但是何大民却不得不犹豫了起来,高振宇这小子为什么要给自己送钱呢?他不可能没有任何目的吧?就因为我让他去处办公室做事?

  何大民想着高振宇给自己送钱行为中的中种不解之处,心里是越想越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在何大民当晚就下了一个决定,明天一定要把钱还给高振宇。这目的不明的钱,肯定是不不能收下的,收了目的不明的钱早晚非惹出问题不可。

  ……

  正在何大民打算把钱退给高振宇的时候,何大民却接到了秘书一处的副秘书长金仕洁打来的电话。

  原来,金仕洁昨晚在准备事先给刘书记送月饼的时候,却意外遇见高朝东带着儿子去刘书记的家里送月饼,在和高振宇父子碰面的时候金仕洁倒没有什么好留意的。但是当她去了刘书记家里给刘书记送月饼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刘书记和他的爱人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桌上的五仁月饼。当她向刘书记献上自己精心挑选了老半天的月饼后,刘书记却摆摆手让她把月饼带回去,说这个中秋节家里已经有了高朝东父子送的月饼,所以任何人送的月饼都不收了。

  金仕洁当时对刘书记的话感到好奇,于是便将自己的疑问向刘书记的爱人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高朝东父子送的月饼是有着很长历史的老厂家生产的,这个厂家生产的月饼做出来的口感和味道是刘书记一直所喜爱的。所以说高氏父子的月饼是送到刘书记心坎去了。

  金仕洁最后还是在刘书记的强烈要求下,乖乖地把月饼带回家,但心里却对高氏父子将月饼送到刘书记心坎里去这个细节耿耿于怀。她心想何大民作为高振宇的上司,一定也会从高振宇的嘴里知道刘书记的喜好,可何大民为什么不把这个信息告诉自己呢?所以金仕洁便有了向何大民了解情况的打算。毕竟,如果何大民在秘书长的位置上是把宝压在自己身上,那这么重要的信息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呢?

  何大民不知道金仕洁今天打电话给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便对着电话笑吟吟地问道:“我说妹子,今天是刮了什么风啊,你怎么还会给老哥打电话啊。”

  金仕洁道:“我说何哥啊,你可真不够意思,这次你的中秋月饼是不是送到刘书记的心坎上啦?”

  何大民不解地问道:“我说妹子,你可别拿老哥我开玩笑啊,我怎么把月饼送到刘书记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坎上了?”

  金仕洁道:“何哥,你还装不知道,你既然知道刘书记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怎么不跟我事先说一下,我也好事先张罗一下啊。”

  何大民听着金仕洁的话,更加的感到费解了:“哎呀,我说妹子,我说我的金秘书长啊,我给刘书记的月饼都还没准备好呢,你怎么就说我送到刘书记的心坎上了?妹子啊,你今天说的这些话,让老哥我实在是摸不到头脑啊。”

  听完了何大民的话,这下轮到金仕洁费解了,她对着电话意外地问道:“何处长,你的月饼真的还没有送到刘书记的家里?”

  “是呀,我还没送啊,所以你刚刚说我把月饼送到刘书记的心坎里,我才觉得稀奇啊。”何大民沉吟了片刻道,“对了妹子,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啊?”

  金仕洁并没有马上去会用何大民的话,而是叹了口气,道:“对了何处长,那你现在知道应该送什么月饼给刘书记吗?你知道刘书记的口味吗?”

  对于金仕洁的话,何大民虽然还是感到不解,但他依旧耐着性子道:“送领导月饼的事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到时候我让人帮我选一份档次高点的月饼,再给刘书记送去。我们每年给领导送礼,不都是这么送的吗?妹子,你今天跟我打的这个电话很奇怪啊。”

  “原来你也不知道应该给刘书记送什么月饼啊,我跟你说,光是给刘书记送有档次的月饼还不行,要是你不能将月饼送到刘书记的心坎里,刘书记是不会收下你的月饼的,前晚我送了,刘书记是坚决让我带回家呀,还说只送高朝东父子送的月饼。你知道吗?我前晚去给刘书记送月饼的时候,就是碰到高朝东父子呢,好像他们在刘书记呆的时间挺长的。并且刘书记对他们父子送的月饼很满意呢。”

  “你是说高朝东父子送的月饼让刘书记很满意?”何大民对着电话不解地问道。

  金仕洁想了想,觉得何大民看样子是真的还不知道刘书记喜欢什么月饼,所以也就不存在他知道刘书记喜欢什么口味月饼的信息而不告诉自己的可能了。她豁然开然道:“是的,而且他们连刘书记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都知道,所以你如果想知道刘书记喜欢什么样的月饼,是应该向你的部下拳啊。那可是一个机灵的年轻人。”

  何大民道:“嗯,妹子,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么好的信息,什么时候有

  时间啊,咱们一起出来聚聚吧。”

  金仕洁已经把心里的疑虑取消掉了,觉得再和何大民纠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便淡淡一笑,道:“嗯,好吧何处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吧。今天我们就聊到这吧,科里还有事要处理呢。”

  “嗯,再见。”

  ……

  高振宇昨晚到自己家里送钱,以及高朝东父子两人把月饼送到刘书记家里这两件事,对何大民来说可真是奇怪极了,所以在和金仕洁挂到了电话后,又经过一番沉思之后,他便打了个电话给高振宇,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下。

  高振宇因为昨晚去了何大民的家里送钱,心里就已经做好了何处长今天找自己联络感情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何处长竟然这么早就打电话给自己,的确是快了一点啊。

  高振宇怀着特别期待的心情,去了处长办公室。

  刚刚进入办公室,高振宇便听见了何大民在办公桌前揉着额头,这是他的标准动作,只要他感觉压力来的时候,就会为在额头上绕上几下,虽然并非能为他达到缓解压力的作用,但这个动作却成了他的习惯了。

  “小高,你来啦。”何大民见高振宇进来,便朝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对高振宇继续吩咐道:“小高啊,你先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了,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高振宇心想,何处长一定是想跟自己说昨晚送钱的事儿,也只有这种事情他才会让自己把门关了,可是何处长为什么要让自己把门关了呢?

  高振宇怀着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心情,将门关了,然后走到了何处长的跟前,怀着期待的心情对何处长问道:“何处长,您今天找我,是有什么压要吩咐啊?”

  何大民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将钱推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小高,昨晚到我们家送月饼就送月饼吧,可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