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市长说媒(37)



冯市长说媒(37)

  见到高振宇一副茫然的样子,冯溪语也不等他开口问自己怎么回事,就张开口轻声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家老文有个侄女,已经24岁了,一直没有处男朋友,现在随着年纪渐渐大了,她爸妈都很为她的终生大事操心,所以就问了我和老文,哪些单位有后生仔比较机灵,看看能不能和他们家姑娘配上对。如果你这次能够成为老文的侄女婿的话,你说今后在汉江市,你不就可以有更好的发展了吗?”

  高振宇知道文市长的家世,他们家可是官宦施家,文市长的父亲还是东南省的老省长,要是能够和文家结亲,对自己今后的发展自然是很有帮助的。只不过这会儿高振宇的心里又马上怀疑了起来,文家是背景这么强悍,怎么能看得上自己呢?既然冯溪语能够把这个姑娘介绍给自己,只能说明了一点,就是这姑娘有问题,不是丑到极点,就是身体哪里有缺陷,不然她的爸妈怎么会着急着给她物**友呢?

  而且,高振宇现在还考虑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次若真的答应相亲的话,见到那姑娘真是个有问题的女生,自己是应该拒绝呢?还是应该笑纳呢?笑纳毁一生,拒绝同样得毁一生啊,拒绝文家的姑娘,岂不是和文家作对吗?那怎能有好果子吃啊。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马上陪着笑,道:“姐,我看这事您还是算了吧,我们家也就是小门小户的,文市长的侄女怎么能看得上我这样出身的年轻人啊,所以呀……”

  冯溪语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打断了他的话道:“小高你也别谦虚,老文他大哥说了,这次帮他的女儿找男友,是不看家世的,看的就是这个年轻人的机灵劲,只要你在老文他哥面前表现好,就什么问题也没有。”

  高振宇苦笑道:“姐,我看这事儿我就不掺和了,再说我还年轻,这件事我还没有个心理准备呢。”

  冯溪语道:“什么准备不准备的,机会来了你不好好把握住,等机会损失了,那你再想要也不一定属于你。再说了,我已经和老文说过你了,老文对你的印象也是不错的。”

  高振宇想了想,道:“姐,这事难道连文市长都知道?”

  冯溪语道:“嗯,是呀,都知道你,所以我现在就跟你说说这件事情,你给我一个回复,到时候我再给老文说一下你的态度,成不成就把你一句话了。”

  既然连文市长都知道了这件事,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给拒绝了,显然是不合适的。就算要拒绝冯溪语的美意,也只能用迂回的方式拒绝。

  高振宇犹豫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下,眼珠子一转,道:“姐,这件事情我得问问我妈的意思,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啊,再说了,我妈妈最近还帮我物色了个对象,您说这事儿……”

  高振宇把自己此时的纠结神情可谓是表演的淋漓尽致,冯溪语看了他一眼,道:“小高,这的确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你应该回去和你的爸妈说说这个事,看看家长的意见再说吧。”

  高振宇擦了擦手掌,道:“姐,谢谢你,你说的是哦。”

  结下了来,两人便开始沉默了起来。而车厢内的气氛,也随着两人的沉默而变得沉闷了起来,为了打破这种沉闷,高振宇的脑袋里便琢磨着应该如何和冯市长把新的话题建立起来了。

  “姐,现在时间还早呢,要不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先坐一会儿吧,我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陪你了。”高振宇笑吟吟地看着冯溪语道。

  “不用了,我们家老文还在家里等着我向他汇报金马市的工作呢。”冯溪语的心虽然也动了一下,但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高振宇因为做好了诸多准备,想和冯溪语能找个地方好好“交流”一番,谁知道冯溪语晚上竟然还得陪着文望明,想想可真是够纠结的啊。

  不过晚上要和自己争冯大美人的毕竟是汉江市的实权人物,又是冯大美人的合法丈夫,自己再想和冯溪语交集又能怎样呢?

  高振宇想了想,便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嗯”,便继续开起了车子。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车子开到了一个红绿灯前,车子终于在那里停了下来。趁着这个机会,高振宇轻轻地握住了冯溪语的手,小声地说:“姐,你这次来汉江,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下啊,我可是天天盼着你来汉江呢。唉,你好不容易来一回,我想好好陪着你都不容易啊。”

  冯溪语并没有马上将自己的手从高振宇的手中抽回,而是继续让高振宇享受着她手背上的温柔,等两人相继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才张开口小声地回应道:“我这次来汉江市,我为了向市领导汇报点工作的,所以在汉江就呆一会儿。”

  高振宇紧紧握住了冯溪语的手,这时候他很想向冯市长说点什么,但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

  正在这时候,绿灯已经亮了,前面的几辆车子也陆续开走了,冯溪语这才从高振宇的手中将自己的手抽回去,极不好意思地沉吟道:“好了小高,开车吧,这件事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吧。”

  高振宇这才反应了过来,极其突兀地向冯溪语回应了一声“嗯”,然后便怀着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心情,将车子往前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开了。

  ……

  知道儿子竟然涉嫌走私车辆的勾当,岳宝磊当晚便将岳海宁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骂归骂,岳海宁毕竟是岳宝磊的孩子,加上岳海宁当时是一口咬定车子是他了罗朝一两个人共同倒腾的,所以作为父亲的岳宝磊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儿子若是犯了法,老子的脸面自然是保不住的,而要想保持自己的面子,唯一的办法则是让儿子所做的事情变成合法的——那就是承认罗朝一的车辆是合法的。

  岳宝磊在骂完了儿子后,便一脸认真地看着儿子,道:“岳海宁,这次我可以答应你帮你处理这件事,但你给我记住了,不准你再给我去和罗朝一打交道了,不然今后出现什么情况我再也不会帮你搞定的。”

  岳海宁根本没有要和罗朝一打交道的打算,所以在父亲强烈要求自己不要和罗朝一不要再交往,他毫不犹豫地就回应道:“爸,我答应你,今后我不会再跟罗朝一打交道了,只要你答应帮我把那批车子要回来我保证不会和罗朝一打交道了。”

  岳宝磊见状,便不在多问了,只是简单地叹息了一口气,道:“岳海宁,现在我可要帮你把这件事聊了,但我要你告诉我,罗朝一干的那些勾当是什么性质,你知道吗?”

  岳海宁这两天已经窝了一肚子的火气,既然父亲已经答应了帮自己的忙,所以他心里的气焰也就消逝了不少,他叹息了口气,道:“爸,我当然知道罗朝一干的勾当是什么了,可是……可是我不是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以后不再和罗朝一有什么来往了吗?所以你也不用为我担心了吧。”

  岳宝磊沉吟道:“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和罗朝一走在一块儿的,他是怎么拉拢到你的?以及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做成这批交易的?”

  岳海宁还从来没有想过他爸会问出这个问题,所以要想好好地解释这个事,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苦笑了一下,道:“爸,还能怎么着啊,我是堂堂汉江市公安局长的儿子,巴结我的人多了去,但是巴结的方式还不都一样,就是经过我身边的朋友约到我,然后经常请我吃饭喝酒,所以……所以就认识上了……”

  看着儿子说话时吞吞吐吐的样子,岳宝磊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那你知道罗朝一的什么背景的吗?难道你在跟人家交往的时候,都不注意一下对方的背景?”

  br/>

  岳海宁愣住了,这罗朝一的背景,他倒是真不了解。

  岳宝磊冷冷地看了儿子一眼,道:“这个罗朝一虽然不是什么大黑社会,但他在汉江市所犯下的小案件可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点都不含糊,去年三月份,就出现他手下持火枪打伤时装店业主林文斌的事前。去年四月份又指示手下枪伤市民于德旺,还有去年年底的事情,这个人还亲率手下砍伤市民胡晓明,并枪伤民警刘宝。这个人虽然每次犯案都可以得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他已经被我们公安局给盯上了,你要是再继续和他交往下去,迟早会把你老子我给害了你知道吗?”

  黑社会方面的狐朋狗友岳海宁又不是没有交往过,所以在父亲向自己说出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时,岳海宁反而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爸。”

  岳宝磊看着儿子那不以为然的表情,明白儿子此时根本就不知道事态的眼中,便狠狠地等了儿子一眼,道:“我看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告诉你吧,罗朝一之所以会找你合作赃车的生意,那是因为他想把你拖下水,只要你被他托下水了,我就拿他没有办法。你小子知道不知道,要是你真被他拖下水了,以后我的麻烦也就随之而来,所以现在起,我不允许你再跟罗朝一一帮人来往了。”

  岳海宁道:“嗯,爸,那这件事你可要眷处理好啊,不然等事态的影响扩大的话,对我们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岳宝磊不耐烦地看了儿子一眼,道“好了,我做事不用你来提醒,明天你就让罗朝一到公安机办理一下手续吧。”

  ……

  岳海宁虽然是玩世不恭的草包,但他还是懂得思考。在和父亲结束对话后,他便开始沉思了起来。

  目前,最让岳海宁头疼的事就是温可妍的威胁了,他知道温可妍手里所掌握的东西对自己意味着什么,这东西就像是一张催命符,只要自己哪一天无法满足温可妍的需求,温可妍稍微一个不高兴,就足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了。

  岳海宁现在虽然想不到一个好的法子,但他明白一个道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稳住温可妍,只有将温可妍稳住了,自己才能争取到一些喘息的机会。第二天早上,岳海宁便将温可妍约到了他们之间经常见面的紫罗兰会所。

  “温可妍,你现在应该很满意了吧?”虽然在决定和温可妍交流之前曾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心平气和,但和温可妍见面后岳海宁的脾气却差点没暴露出来。

  温可妍没有回应他,而是淡淡地看着岳海宁那张因为隐忍着愤怒而显得很难看的脸。

  岳海宁被搞的没脾气了,他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你现在可以告诉罗老板了,我爸已经答应放他一马,明天他去公安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办一下手续就可以把他的车要回去了。”

  温可妍道:“这件事能有这样的一个结果,我觉得很正常,你爸是公安局局长,罗老板的车子落在他的手中,是放是扣,还不是你爸一句话的事吗?”

  岳海宁被温可妍录音了几次,心里都已经本能的有了防备的状态了,他沉吟了一下,道:“好了温可妍,你要的目的我已经帮你达到了,罗老板的车没有问题,所以公安局方面按照程序必须得还给他,所以你没有必要谢谁,要谢就谢你自己吧,是你们自己事情做得好。”

  温可妍感受到了岳海宁身上的警惕心,道:“呵呵,岳公子,见到你这么低调,还真是不容易啊,不过这件事的确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这么给力,罗老板的车子也没有这么容易拿出来,所以啊,我想过罗老板接下来应该会重重感谢你的。”

  岳海宁道:“我现在不想跟你扯这些没用的,温可妍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已经帮你干好了,所以我希望你从此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我希望你不要再来麻烦我。”

  温可妍不以为然地笑道:“岳公子,你今天跑来跟我说这些话,就是想跟我决裂的?难道你真的舍得从此以后跟我老死不相往来?”

  岳海宁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现在也帮你做了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了,希望我们今后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所有的恩怨到此为止吧。”

  温可妍现在既然已经达到了让岳海宁屈服的目的,自然就很好地把主动权抓在手上了,看着岳海宁脸上那纠结到极点的表情,她的内心里不禁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满足感来。

  “岳公子,我说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觉得就实在没有意思了,我觉得我和你岳公子应该是好朋友才是,毕竟今后我们要合作的地方也很对嘛。”温可妍淡淡地笑了起来。

  岳海宁道:“温可妍,你在我面前不要你说这些阴阳怪气的话,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罗老板的事情,是我帮你的最后一件事情,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不想和你之间把关系闹得太僵了,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跟我得寸进尺,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再来找我。”

  岳海宁说完这些话,便大步迈开了步子,离开了会所的包间里,似乎是想以他这样的态度,来让温可妍知道,自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

  望着岳海宁消失在包间里的身影,温可妍的嘴角里闪出了一丝冷笑,她在心里暗暗笑着:岳海宁啊岳海宁,这个游戏的规则是我设计的,你没有权力说不想玩就不想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因为,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

  下午两点多,温可妍开办的“惠恩”医药代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温可妍和罗朝一在一边喝着茶,一边开始交流了起来。

  罗朝一早上刚刚从公安局的手里要回了车子,一笔眼看就要损失掉的财富终于得以保住,所以这会儿他显得高兴特的激动,在陪着温可妍喝了几杯茶之后,他终于笑吟吟地看着温可妍,道:“温总,谢谢你的出手帮忙,有你这次的帮忙,这次我手下可是减少了不少损失啊。”

  温可妍知道,要想让罗朝一被自己成功的掌握在手里,光靠帮人家减少一点损失是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现在她要做的事,则是如何让罗朝一看到更大的利益,让罗朝一死心塌地地配合自己将岳海宁父子拉下水,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温可妍犹豫了一下,又缓缓地喝了口茶水,道:“我说一哥啊,在你的眼里,这批车子很重要吗?”

  罗朝一不明白温可妍话中的声音,想都没想就直接了当地回答道:“呵呵,温总,说真的,你问的这个问题让我感到很困惑,我花了这么大心思,才要回了这批车子,你说这批车子对我能不重要吗?”

  温可妍道:“这批车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让你的车子以及其他产业在汉江平安发展的人,那才是你要留意的关键点啊。”

  罗朝一道:“呵呵,温总啊,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啊,在汉江这个地头上,要想把生意做好,没有一把靠得住的保护伞,是很难混下去的,可是这个岳海宁自从答应了帮我把车子拿回来到现在,还没有跟我联系过一次啊,而且我都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了,他就是连理都不理我。”

  温可妍不以为然地说:“一哥是道上混了多年的老江湖,我想你如果想把握住岳海宁的话,自然是比别人的机会要大得多了。难道岳海宁还能跑得出一哥的手掌心?”

  &nbs

  p;罗朝一没有说话,温可妍的这些话他也觉得有道理,所以他干脆沉默下来,等着温可妍更深程度地把她想说的话说出来。

  温可妍继续循循善诱道:“我之所以告诉一哥这些车并不是最重要的,是因为公安局可以看在岳家的份上放你一马,可是哪天岳家要是不想再管你了呢?你觉得结果又会如何呢?”

  罗朝一苦笑了一下,道:“呵呵,这不是明摆着吗?只要岳家不给我这个面子,将来我在汉江的生意根本不好做,但是我就是想跟岳家打交道,也把容易啊。”

  温可妍道:“一哥,这个你倒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用担心,有我在,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以后我多给你制造能够和岳海宁长期交流的机会,难道你好担心我们会搞不定岳海宁的吗?但问题是,你一哥得会有在汉江市做大的野心才行啊,要是没有在汉江市做大的野心,别说认识了岳海宁,就是把我们汉江新上任的一把手刘书记介绍给你认识,也不一定顶事啊。”

  罗朝一早就尝试过和当政者交流的好处了,所以在温可妍主动说出要帮自己和岳海宁之间牵线搭桥的打算时,马上笑吟吟地说:“呵呵,温总,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可不知道啊,为了能够和这些公安局的人接上线,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所以我当然知道和这些人打交道的重要性了。”

  温可妍淡淡一笑,道:“一哥有这样的心思,我当然乐意地帮你这个忙了。”

  罗朝一和温可妍交集完了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个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便以一种征求性的姿态,看着温可妍道:“温总,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就是你为什么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呢?而且这一次我也是着实地看到你在帮我这件事情上,是用了不少心思啊。难道你……”

  温可妍听着罗朝一的话,眼珠子不由得转了一下,心想,是呀,自己现在为了将岳海宁拉下水,在帮罗朝一要回那些车子的事情上也可谓是不遗余力了,可是自己越是在帮助罗朝一的事情上不遗余力,就越容易让罗朝一担心,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可从来不会有免费的午餐啊。自己现在若是不给罗朝一一个“目的”的话,恐怕罗朝一非得对自己的动机产生怀疑不可。

  温可妍想了一会儿,接着笑着问道:“呵呵,一哥,其实我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助你,是因为我也是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的,就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唉……”

  听说温可妍果然是有事情想求自己帮忙的,罗朝一总算是舒了口气,道:“呵呵,温总,你可不够意思啊,我们其实都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温可妍滴水不漏地笑了笑,道:“呵呵,其实我之前就是想跟一哥你说这件事的,但之前一哥你也是为了车子的事情伤神,所以我也就不好说出来。”

  罗朝一爽快地说:“呵呵,现在我的事情不是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吗?所以你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就直接说出来吧,只要你瞧得起我罗朝一,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你把事情帮到漂漂亮亮的。”

  温可妍道:“是这样的一哥,城西中路有一家名叫惠民医药代理的公司,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抢了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公司不少的业务,虽然我劝了他们好几次,但他们的老板王建雄见我的个女人,所以对我的话根本不搭理,我想出了这种事情,怎么调节的办法都不管用,只有用你们道上的规矩办才是最合适,所以我是想等一哥你啥时候方便了,在请你……”

  罗朝一也算是一个爽快人,见温可妍现在遇见难题了,马上很爽快地回应道:“温总,我还以为你要我帮你办多难的事情呢,你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处理吧,王建雄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待我好好去教训一下他,他自然就服了。”

  温可妍“感激”的说:“一哥,如果这件事你帮我办成的话,以后我自会好好地感激你的,呵呵。”

  罗朝一道:“温总客气了,要说感谢的话,这次你帮我要回车子,让我们避免了这么大的损失,应该是我感谢你才是啊。”

  温可妍道:“呵呵,好了一哥,咱们也都别这么说了,既然我们是好朋友了,以后在汉江这块地头上就应该互相帮助才是,如果我们都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那多没有意思啊?”

  罗朝一道:“就是就是,我正想说这句话呢,既然温总说了,那我就在你的话后面加上一句吧,以后咱们就是最好的盟友了。”

  温可妍笑道:“对,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吧。”

  ……

  高振宇因为听了冯溪语的话,便打算对文市长的侄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充满了好奇。虽然在内心里认为文市长的侄女一定不会是多么优秀的女生,但是人总会有一定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倒是让高振宇对文市长的这个侄女有了一点淡淡的“兴趣”。

  高振宇没想到的是,两天后的一个早班的时间里,白主任竟然会因为这件事主动找上了他。并且,正是因为白主任对这件事情的关注,才让他和吴佳玲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这天当高振宇被白南音叫道了办公室后,白主任对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很认真地看着他问道:“对了振宇,你最近和小吴的关系处的怎样啊?”

  白南音作为吴佳玲的表姑,对吴佳玲终生大事的关心倒是让高振宇尤为震撼的,但白主任这么关心自己是不是和吴佳玲在处,这足以证明白主任对自己是多么的看重啊。

  高振宇在白主任的面前愣了愣,道:“白主任,我最近和小吴相处的也就那样,所以只能说还算处的很自然吧。”

  白南音琢磨了一番高振宇话中的这个“自然”一词,然后颇具玩味地问道:“对了振宇,你最近对小吴还在保持着追求的攻势吗?”

  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特别郁闷地看了白南音一眼,道:“白主任您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啊?我被您问的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白主任道:“就一个问题的答案而已,能有多不好回答呢?”

  高振宇体会了一番白主任话中的深意,不由得苦笑道:“白主任,说真的,最近这段时间里我的确没有放弃过追求小吴,但小吴对我的态度还是之前那样,做朋友可以,处对象免谈,所以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呀。再说这种事情也是强求不得的啊。”

  白南音顿了一会儿,才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对了振宇,我听说前两天冯市长还打算帮你做媒,你对这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

  高振宇本能地怔了一下,心想白主任这次找上自己,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啊,难怪带着自己绕了这么大的弯子。可是白主任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帮助冯溪语来向自己探口风的,还是当心自己顾着盘高枝而不去照她希望的那样去追求吴佳玲呢?

  高振宇带着内心的极度不解,一脸茫然地看着白南音道:“白主任,您说的是文市长侄女的事情啊?”

  白南音道:“对呀,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件事的,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硬着头皮,道:“白主任,我一直都把您当成自己的姐姐,所以我就跟您说实话吧,其实我对冯市长前两天跟我说的这个事啊,其实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其实我连掺和其中的兴趣都没有,但这件事毕竟是冯市长说出来的,文市长还跟冯市长说起我,所以我总不能当惩给人拒绝了吧?”

   

  白南音顿了一下,又接着认真地问道:“是吗,如果让你在小吴和文市长的侄女之间选一个当女朋友,你会选择谁呢?”

  高振宇觉得白主任的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有些没有必要,要是文市长的侄女真是一个优秀的姑娘,自然搭上文家这样大户人家的闺女才是王道。至于吴佳玲嘛,人倒是挺善良的,就背景太复杂,而且她的心思高振宇也永远猜不到,再说了高振宇也清楚自己是驾驭不了她的,所以高振宇的心里,吴佳玲也不是一个好妻子的觉得。只不过呢,在白主任的面前,自己自然不能是不能把想法随便表露出来了。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白主任,瞧您这话说的,感情这事儿,靠的是缘分,我哪有那个资格去选择这个那个的呀。”

  说完,高振宇又瞧了瞧白主任的脸,发现白主任的脸上表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便再次在心里酝酿开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便继续开口假惺惺地说道:“但是对于文市长的侄女,我可是真不愿意去高攀,我家是普通人家庭,如果真是一时贪心而去和文市长的侄女有什么纠葛,得到的局面反而会更糟糕。”

  高振宇的回答,让白南音突然感觉挺有意思的,便淡淡地笑了笑,道:“是吗振宇,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难道攀上了文市长家这颗大树难道有什么不好吗?”

  高振宇明显地感受到白主任这些话中的试探之意,便苦笑了一下,道:“很多人都以为傍上一个大树就好乘凉了,可是大人物根本就不是大树,一个男人如果为了事业而选择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这本身就是一场赌局啊,既然是赌局自然是不会有赢家的了。我听说很多男人娶了有家世的女人后,基本上都是忍辱负重的生活着,万一哪天无法顺着女方的意思,反而会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地狱,这岂不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换了我,肯定是选择一个理解我的人,只有选择了理解我的人,我相信我会奋斗出一定的成果的。”

  白南音心想,高振宇这小子还挺清醒的,要是一般小伙子听说市长夫人亲自说媒,而且还是为自己和市长的亲戚说媒,肯定屁颠颠就乐乎上天了,可这小子还真是能宠辱不惊啊,还能保持这么清醒的头脑。

  白南音在心里欣慰地想了一会儿,道:“呵呵,振宇,那你说说,在你的眼里小吴是个怎样的姑娘啊?她懂不懂你呢?”

  高振宇一听,便彻底了解了白主任的深意,做出一副很纠结的样子道:“白主任,我和小吴……小吴是个好姑娘啊,可是她……我觉得她还想刻意要和我保持距离,好像不希望我靠近她的样子。”

  白南音听了高振宇的回答,便“懂了”他的深意,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你小子啊,我就知道你的心里对佳玲这姑娘有感觉,我今天告诉你一个事儿吧,说不定你今晚行动一下,对你和小吴之间的碰撞会有很大的帮助哦。”

  高振宇郁闷地看着白主任,道:“白主任,您这意思……呵呵,我可真是一点也听不懂啊。”

  白南音笑道:“我跟你说吧,今晚是佳玲这丫头的生日,以往每天过生日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过的,如果你这次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把握一下,我相信你在她的心里,地位是一定会有大变化的。”

  听着白主任对自己“透露”出来的消息,高振宇连忙笑着感谢道:“白主任,谢谢你啊,你要是不跟我说这个消息的话,我还不知道今天是小吴的生日。”

  白南音道:“呵呵,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宇,你也别光记着谢我,晚上是你应该好好表现的时候,你可别然后小吴失望啊。”

  高振宇感到脑袋一片混乱。

  白南音于是便开口道:“好啦小高,我该告诉你的,也都已经跟你说了,至于晚上你该怎么给小吴制造惊喜和浪漫,那就看你的本事啦。”

  从白主任那里知道了吴佳玲的生日后,高振宇心里不免有些激动。吴佳玲这几年都是一个人过生日的,这说明了什么呢?她都没有人来关心她吗?还是她习惯于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安然地享受着那种属于自己的寂寞呢?不过,既然得到了这个消息,高振宇觉得自己就应该好好地准备一下,以作为自己能够成功接近吴佳玲的一个机会。

  因此,高振宇一下班便准备了起来,到了傍晚七点多的时候,他便给吴佳玲打了个电话,问她现在正在哪里?当得知吴佳玲现在正在她自己的家里时,高振宇不禁笑了起来,看来白主任说的很对,吴佳玲在过生日的时候的确是喜欢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啊。

  “小高,你怎么打电话突然问我在哪里啊?”电话里吴佳玲对高振宇突然问自己在哪里的动机充满了疑虑。

  高振宇想了想,觉得这时候要是告诉吴佳玲自己要去给吴佳玲过生日的话,肯定就少了很多惊喜了,这样一想,便连忙回应道:“呵呵,我就是随口问问,突然想起了问这个问题啦。”

  “什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小高?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电话里吴佳玲不解地问道。

  高振宇也感觉自己刚刚的回答有些突兀,但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见到吴佳玲了,便对着电话淡淡地笑道:“嘿嘿,也许我真的吃错药了吧,既然打电话给你也没有什么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先这样吧。”

  等电话被高振宇挂掉了之后,吴佳玲还本能地对着电话自言自语道:“真是疯了。”

  高振宇可不疯,在挂掉了电话之后,他便招了一辆的士,去了市里把中午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打包好,然后便去了吴佳玲的家里。高振宇这次给吴佳玲买的礼物一共有三样,一束马蹄莲、一窜白金项链、一盒“浪漫满屋”的精致小蛋糕。

  等拿着这些东西到了吴佳玲的家门口的时候,高振宇的心情真是澎湃到了极点。他怀着自己也说不清的心情,轻轻的按响了吴佳玲家的门铃。

  大约才两分钟之后,吴佳玲家的门终于打来了。因为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吴佳玲今晚只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没有带胸罩,一对乳房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裙子,裙下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高振宇的目光忍不住偷偷盯在的胸前,都已经看出了她没有带胸罩。

  吴佳玲下意识的抱起胳膊挡着胸前,后悔不该把胸罩脱下来。

  “小高,你怎么来我家?”见到高振宇的时候吴佳玲显然是很意外的,脸上写满了吃惊的表情。

  高振宇一脸温情地笑道:“怎么了吴佳玲同志?难道你不欢迎我上你家拜访啊?”

  吴佳玲看着高振宇手里捧着花,又提着一盒蛋糕,便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提着这些东西上我家干嘛?”

  高振宇这才反应了过来,将手上的马蹄莲递到了吴佳玲的面前,道:“小吴,祝你生日快乐。”

  马蹄莲叶片翠绿,花苞片洁白硕大,宛如马蹄,形状奇特,象征着博爱,永恒,优雅,高贵,尊贵,纯洁以及纯净的友爱,吴佳玲虽然没有收到这样的花朵,但对花的了解还是很深奥的,见高振宇送自己马蹄莲,心想他也许是真心想和自己交朋友的。

  吴佳玲顿了一下,嘴里还是很突兀地问道:“对了,你送我这花干嘛?”

  高振宇道:“今天是你是生日,我本来是想送你玫瑰花来着,但花店的老板说了,玫瑰花是送给情人的,而马蹄莲象征着高尚

  纯洁的友谊,我觉得这花的含义就像是我们之间的友情一样,所以我就把它买下了。”

  吴佳玲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感动:“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高振宇心想,要是告诉吴佳玲是白主任提醒自己的,岂不是要浪费不少浪漫的气氛,于是便笑吟吟地说:“昨晚做梦的时候,上帝跟我说,今天有一个纯洁高贵的女士要过生日了,如果我在这时候去向她送上祝福的话,我将会拥有自己一生中最真诚的挚友。”

  吴佳玲想着高振宇刚刚打电话给自己的情景,加上现在又是一副油嘴滑舌的样子,便不由得笑道:“油嘴滑舌的,高振宇,你不是当小说家和诗人真是浪费人才啊。”

  高振宇将鲜花递到了吴佳玲的面前道:“小吴同志,你现在要是不把这花给接过去的话,那可是要浪费了我这一片真挚的心哦。”

  吴佳玲感动地将鲜花接过去,道:“小高,真的很谢谢你。”

  高振宇道:“晚餐吃了什么啊?”

  吴佳玲道:“就是在宾馆里吃了一些简单地饭菜,怎么?你现在想请我出去吃吗?可我现在肚子里没有空间了。”

  高振宇刚刚也想过要陪吴佳玲吃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晚餐的,但是在单位里又不好直接跟她说,怕她一下子拒绝了自己,最后搞得自己一点制造浪漫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才会想到给吴佳玲来一次“突然袭击”,现在听吴佳玲说她已经吃完了晚餐,于是也就不在纠结了。

  高振宇跟在吴佳玲身后走进了大厅,然后将手中的蛋糕放到了茶几上,微笑着说:“哪有寿星随便吃饭将就的道理啊?等一下,我给你整一碗长寿面吧,吃了长寿面才是真正的生日呢。”

  吴佳玲刚刚想阻止高振宇,高振宇便自己张罗了起来,去了厨房到了冰箱里寻找起食材来。

  吴佳玲的冰箱里的菜肴还真是少的可怜,除了两个泡面和几个鸡蛋后,便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我看你还是别忙活了吧?”吴佳玲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高振宇道,我的冰箱里基本上是空荡荡的,你就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高振宇道:“这到不一定啊,按照咱们这儿的规矩,过生日可一定得吃长寿面和蛋,这样才能好运连连呢。”

  说完,高振宇便张罗着烧水和调味等煮面次序,吴佳玲见他这么认真也就随他去了,她倚在厨房的门边,看着他认真张罗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想不到你懂得还真多啊,连老人家嘴里说的规矩你都知道啊。”

  高振宇笑道:“呵呵,略懂一些吧,你等着,吃完了面条咱们再吃蛋糕。”

  吴佳玲的心里已经很感动了,她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高振宇认真地工作的样子,内心里荡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很快的,高振宇便已经把面条煮好了,然后又把煮好的蛋小心翼翼地剥好,再放进了面里,将热腾腾的面条端到了吴佳玲的面前,道:“小吴,我小高做的面条了,虽然不敢说色香味俱全,但也算是降无公害啊,吃了身体降长命百岁。”

  吴佳玲接过了面条,道:“嗯,谢谢你。”

  吴佳玲毕竟已经吃过晚餐了,所以吃面的时候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两口。虽然只吃了两口,但她的心里对高振宇却是有着一种强烈的、说不出来的情感,她压抑着,隐忍着,就是不让这种情感从体内冒出来。

  吃完了面条,接下来就是蛋糕了,两人从厨房又回到了大厅。看着茶几上的蛋糕,高振宇有些不好意思地自言自语道:“呵呵,小吴,真不好意思啊,蛋糕我刚刚都忘了端到厨房里去了,害的你也跟着我这么滑稽,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啊。”

  吴佳玲笑道:“呵呵,是有点滑稽,不过真心谢谢你。”

  高振宇于是着手将一根根蜡烛在蛋糕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插好,然后笑吟吟地说:“快许个愿望吧寿星同志。”

  吴佳玲点点头,道:“嗯。”

  等吴佳玲将所有的蜡烛都给吹灭了之后,高振宇便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项链,将项链递到了吴佳玲的面前,道:“小吴同志,祝你生日快乐。”

  看着高振宇为自己的一幕幕付出,吴佳玲的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阵思潮,她忍不住向高振宇扑了上来,紧紧地抱着高振宇的脖子,道:“振宇,真的很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高振宇直感觉自己被吴佳玲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但还没有等自己的脑袋从空白中反应过来,吴佳玲那温润的嘴唇便狠狠地吻住了他。于是乎,高振宇的脑袋就更加空白了。

  拥吻了一会儿工夫,高振宇看到吴佳玲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呵气如兰,他忽然觉的很兴奋u“佳玲,你这是怎么了?”

  “振宇,谢谢你,今晚我感到很开心很幸福,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给我过生日的男人。”“傻瓜,你以前为什么都不过生日呢?”

  “振宇,以前的事,你不要再提了好吗?我只想说今晚我很幸福。”

  “佳玲!只要你开心就好。”高振宇说完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吴佳玲被他吻得脸上痒痒的,身上酥酥的,胸部抖得更厉害u“谢谢。”

  这一刻,高振宇身上的火苗也随着吴佳玲的那一个拥抱而瞬间燃烧了起来,看着吴佳玲风情万种的样子,本钱一下子硬了起来,把裤裆顶得高高的。

  高振宇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正不安地左顾右盼,当他不经意的低下头时忽然看见吴佳玲湿润的胯间,眼睛猛地一亮,眼睛再也移不开了,看着越来越湿的小短裙裤裆,已经透视了两片肥厚的花园轮廓了。受了突如其来的刺激,高振宇的本钱翘得更高,变得更大了,他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放肆的说:“佳玲,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这算不算我在趁人之危啊?”

  “振宇,你别这样想,你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十足的好男人。”

  在一真喘息中,两人同时跌在沙发上,而吴佳玲的那地方正好顶在高振宇隆起的地方,两人都梦地一颤像触了电一般,一种从未有过的**使他俩浑身无力地软卧在沙发上。

  “快………扶我起来………”吴佳玲一边娇喘一边无力的说。

  高振宇身上的火苗早就窜到了脑门上,哪里肯就这么罢手?他故意双手抱着吴佳玲不动说:“这样不是更好的吗?”

  “你放手嘛。”吴佳玲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体内是**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两人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两条裤子不断的磨擦。

  高振宇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飞快地轻而易举的把吴佳玲上衣及短群脱个精光,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说u“佳玲,虽然不能娶到你,但是我真希望你可以做我的女人。”

  吴佳玲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道:“嗯,振宇,我今晚做你的女人

  。”

  “谢谢你,佳玲。”高振宇说着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伸往吴佳玲的小花园去,摸着了黑黑的草原,不多不少,细细柔柔的,是湿淋淋的,潮水顺流汹涌而出。

  吴佳玲被高振宇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着高振宇大本钱的手也颤抖起来了。

  纠缠中,她将身体横躺着,好让高振宇仔细看着,她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颜色。自胸部到腿间,皮肤极为柔嫩呈现白皙皙的,被常常外露的颈子和双腿浅黄色衬托得更是白嫩。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不断浮动着。乳房上两粒粉中透红的**更是艳丽,使他更是陶醉、迷惑。

  高振宇看着,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马上伏身下去,此时的他像条|饿已久的野牛,手、口,不停地狂吻着,狂吮着,双手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还有那最令人**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在高振宇双手的抚摸之下,她那略显粉红的花园,已经又是油光发亮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停,高振宇充耳不闻,他猛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她房里走去,边走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她缩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摆眩口中娇哼道u“放开我……求求您……放开……我……喔………”

  高振宇已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她既是害怕但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

  高振宇忘情了,他一边抓住吴佳玲的果实,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上摸柔,左右的摆动,吴佳玲感到有如触电似的,全身痒得难受,高振宇稍加用力,她就越觉得舒服,她好像入睡似的轻哼:“放开我呀………不要………喔!………”

  看着吴佳玲娇羞的模样,高振宇忍不住又把吴佳玲压在身下,吴佳玲无力的挣扎了几下,便开始充满期待地等了起来。

  高振宇看着吴佳玲的骚样,心中一荡,顶在吴佳玲的小腹上。吴佳玲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感觉到,吃惊的看着高振宇:“振宇……”

  吴佳玲觉得非常刺激,呼吸又转急促,臀部频频扭动往上顶着高振宇的大本钱,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又再次泛滥,好像立刻要让高振宇的大本钱大干一番,她娇淫的说:“振宇,你慢点……”

  高振宇如何忍得住,兴奋得把腰腹乱挺,但干了半天也没弄进去,最后还是在吴佳玲的帮助下,才渐渐找对了感觉。

  之间吴佳玲一手握住高振宇的大本钱移近自己的小花园,道:“现在可以了。”高振宇把腰一挺,终于进了吴佳玲的身体里。

  “啊………”两人都忍不住长长的**了起来。

  高振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壁肉包得紧紧。

  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高振宇在忘情中**速度也开始加快,**一快,发出了美妙的“滋卜”声,两具肉体碰击发出的“啪啪”声。

  高振宇热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他的头颈,丁香巧送,吴佳玲双腿同时紧勾着他的腰,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他的大本钱更为深入。

  高振宇也就着这样的姿势,攻击再攻击,使出不同的技巧,连续的高速**………

  她像一只发狠的母老虎,魂入九霄,又再次被高振宇推到高潮、他也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着吴佳玲的身体,这时吴佳玲全身一颤,高振宇也突然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子孙后代像喷泉似的,忘情地射到吴佳玲的身体内。“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两人静静的拥抱着,享受着高潮之后最美的**。

  一切犹如来了一绸风暴雨,等这绸风暴雨结束了之后,两人双双地摊在了床上。

  高振宇摸着吴佳玲光洁如玉的背,心想吴佳玲这次是已经把她心里对自己的那点疙瘩给消除干净了,想到自己今后能够更加贴近吴佳玲,他不禁长长地吐了口气。

  “振宇,你帮我项链戴起来好吗?”正在高振宇陷入无限沉思的时候,吴佳玲突然向他提出了这个小小的要求。

  “嗯。”高振宇应了一声接着照做了。他小心翼翼地为吴佳玲将项链戴上。

  “好看吗?”吴佳玲摸着自己光洁如玉的脖子道,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笑容,好像是一个刚刚恋爱的小女生,收到了心爱男生的礼物一样开心。

  “好看,真好看,对了小吴,要不要我帮你拍一张照片,让你自己看看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项链时的样子?”

  “不用了,我不喜欢拍照。”

  “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吴佳玲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好像很享受脖子上带着项链的感觉,等享受了一会儿这种久违的感觉,她才突然想高振宇问了一个问题:“振宇,我听说你有一个老同学,最近在和我们渡贤宾馆走的很近对吗?”

  吴佳玲突然提出这个话题,让高振宇感到和意外,他顿了一下,道:“是呀,是我的同学,怎么了?”

  吴佳玲道:“就是毕省长的儿媳妇?”

  高振宇诧异地问道:“是呀,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吴佳玲道:“问题倒是没有,只是最近l看了渡贤宾馆的报表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宾馆最近又多了一个大供应商,而且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我才知道他是我们毕省长的儿媳妇,更让我想不到的,她竟然是你的老同学。”

  高振宇感到吴佳玲向自己说出这个话题,肯定是有什么深意的,他怔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佳玲,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

  吴佳玲道:“没有,我上次和何处长交流的时候,何处长跟我说过,毕省长是管人事方面的,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今年大学刚刚毕业,想靠近省政府去,所以对这方面也想有所了解,所以我想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让我那个朋友和你的老同学约出来交流交流。”

  高振宇虽然知道以曾珊珊的个性,是不会答应吴佳玲的朋友出来聚聚的,但嘴里还是淡淡地笑道:“呵呵,我最近刚好被单位派去盯着曾珊珊那条线,所以我和她接触的机会还比较多。”

  说到这里,高振宇忍不住继续问道:“对了小吴,你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能跟我说说吗?”

  吴佳玲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些,道:“还是等有机会我介绍你认识一下你就知道了,现在就是跟你说他是谁,也很难说的清楚的。”

  高振宇想了想,觉得吴佳玲这是在回避自己的问题,既然这样,自己再质问下去也就显得废话太多了。

  “嗯,好吧小吴,那就等有机会我们再约个时间,跟你那朋友出来聚聚。”

  吴佳玲由衷地说:“振宇,谢谢你。”因为这时候,她觉得高振宇的理解

  自己的,而且这种理解是很难得的,让她不由得感动了起来。

  而温可妍之所以没有把她所谓的“朋友”是谁说出来,是因为她口中的这个“朋友”,也是高振宇所熟悉的一个人罢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周末回家,高振宇就马上尝试到了母亲的“招呼”,吴华美一见到儿子回来,就马上拉着儿子的手,道:“儿子,我跟你说件事情,最近是不是有人跟你说媒了?”

  高振宇听了母亲的话,不以为然地笑道:“妈,瞧您这话说的,谁让你儿子这么优秀啊,有人帮我说媒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可是,要是文市长家的亲戚呢?”吴华美认真地看着儿子道,“这样的话我应该感到奇怪了吧?”

  高振宇不禁苦笑了起来,看着母亲那充满不安表情的脸,道:“妈,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呀?文市长侄女才刚刚要开始和人家相亲呢,这事儿怎么就让您给打听到了呢?”

  听着儿子的话,吴华美不禁苦笑了一声,道:“臭小子,文市长的侄女最近到了相亲的年龄,所以他的父母拖了劳动局的张副局长帮忙说媒,所以电话自然要会打到我这里来啦。”

  高振宇看了看母亲,不禁笑道:“呵呵,我说老妈,这个文市长的侄女孩真是有意思啊,家里为她找个男朋友,竟然还搞了这种数据化模式,搞数据化模式不说,还连我这工人家庭的后生都肯给机会,真是有趣啊。”

  吴华美看了儿子一眼,道:“你小子,别瞎说啊,你以为就凭着你爸的职位,就能够入你们文市长的法眼?你只带劳动局的张副局长是谁吗?那是我的老同学,就是因为她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所以她是第一个时间想起了你,张副局长除了给我打电话,还特别向文市长推荐了呢。”

  高振宇听着母亲的解释,又对文家丫头的相亲模式充满了兴趣。

  “妈,那您说文市长家的那位侄女,您有所了解吗?”高振宇想了半天,终于问出了他一直好奇的问题。|||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