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市长沉沦(38)



和女副市长沉沦(38)

  高振宇本来还以为母亲会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谁知道吴华美听完儿子的话后,却问出了一个让他也感到郁闷的问题:“傻小子,那你回答我,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你有没有想过攀上文家这颗高枝呢?”

  高振宇诧异地看着母亲,道:“嘿嘿,老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呀,经常就做梦攀高枝。要是文市长的侄女真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嘿嘿,我可真想从了他们家呢。”

  吴华美卖完了关子,道:“文家的这个小姑娘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不过臭小子你听清楚啦,我可是只认施熙雯那小丫头当我未来的儿媳妇,文市长的侄女我们家又不熟悉,再说要是文市长的小侄女是一个优秀的姑娘,怎么会在相亲这件事情上不讲究门当户对呢?虽然除了你是一个小角色之外,张副局长还向文市长的嫂嫂推荐了几个级别不高的官员家的孩子,而文市长的嫂嫂竟然也答应去看看,如果他们家姑娘要是优秀的话,自然会去找更加优秀的门户啦。”

  高振宇没想到母亲和自己的想法也一样,便笑了笑,道:“老妈,想不到咱们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文市长的侄女要是真有那么好,哪里轮的上我的,可是老妈啊,我还得跟您澄清一点,我和施熙雯真没有什么,我对她那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你可别跟我乱点鸳鸯谱啊。”

  吴华美听了儿子的话后,像猛地想起了什么事一样,道:“对你,我还差点给忘记了,前几天有人给刘书记送了两盒东北的土特产,刘书记说施熙雯的爷爷当年在东北呆过,一定会喜欢这样的特产,所以就让你爸爸找时间送给施老,你爸爸打电话让你明天给施老送去。”

  高振宇道:“妈,看来刘书记对施老还真是挺有心的呀。”

  吴华美道:“是呀,所以你也应该知道,其实和施熙雯交往,对你来说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所以你就好好在施老面前表现表现吧。”

  高振宇苦笑道:“妈妈,原来你一直怂恿我和施熙雯交往,是因为施熙雯的爷爷在刘书记心里很有分量啊?”

  吴华美道:“臭小子,你是变着法的骂你老妈是势利眼啊?我可告诉你,我之所以希望你和施熙雯交往,是因为我很喜欢施熙雯的个性,是因为施熙雯很懂事,你妈妈若真是一个势利眼,早就逼着你去和文市长的小侄女交往呢,那才叫靠上一颗大树。”

  高振宇相信母亲是真心喜欢施熙雯的,但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点什么好,所以便沉思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回到房间后,高振宇开始想着施家的姥爷子,心想是施老爷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老头呢?为什么刘书记那样日理万机的大领导,都能有挂念着他呢?可是,若施家真的和刘书记有什么瓜葛的话,施熙雯想要干的那件事情,为什么不直接找刘书记帮忙呢?那样的话成功率不是更高吗?至少要比找自己帮忙的危险率要降低很多吧?

  在高振宇进行着一番沉思中,冯溪语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进来。

  最近这段时间里,因为和冯市长之间的关系处的还算不错,所以在冯市长的来电铃声上,他也做了特殊的设定,所以一听见了电话铃声,他便知道是自己最近一直想念着的冯市长打来的,就马上将电话接了起来。

  对着电话,高振宇刚想温情款款地喊出一声“姐”,但一想到现在正是周末,冯市长很有可能和她的丈夫文市长在家中温存呢,于是便马上改口对着电话道:“冯市长,您这次打电话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电话里,冯溪语不咸不淡地说:“小高啊,你明天有重要的事情吗?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我想叫你出来,我把老文他侄女带出来,让你们两个年轻人找个地方聊聊,看看你们是不是能够对的上眼。”

  高振宇不禁大吃了一惊,道:“冯市长,明天就……明天就见面吗?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冯溪语道:“怎么了?难道你不方便吗?还是你不想出来?”

  高振宇心想,对方怎么说了是文市长的侄女,我再怎么着也不敢不给面子,不给文市长面子,今后在汉江还得混得下去?

  “呵呵,冯市长,瞧您这话说的,我哪里还方便不方便的,这周末单位又不安排工作,所以我也都是闲在家里。”高振宇酝酿了一番情绪苦笑道。

  电话那头的冯溪语也不和他含糊,道:“好了小高,那你明天准备一下吧,明天下午我们在‘时光’咖啡馆见面吧。”

  高振宇想都没想,就郁闷地回应道:“嗯。”

  挂掉了电话之后,高振宇便不由得叹了口气,尼玛,这哪里是在相亲啊,简直是逼亲嘛。

  冯溪语在挂掉了电话之后,便将视界转移到丈夫文望明的身上,道:“我已经打电话给高振宇了,约他明天下午和娟儿见面。”

  文望明沉吟了一下,道:“高振宇的态度怎样?”

  冯溪语道:“他到没有说什么,但好像对这件事并没有多大的热情,中途还试图跟我说里面许多想拒绝的话呢。”

  文望明道:“看来这个年轻人还很清醒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他倒表现的宠辱不惊啊。”

  冯溪语道:“高振宇倒是一个很机灵的年轻人,只是不知道娟儿看得上他不。”

  文望明叹了口气,道:“我侄女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我最清楚,就她那外型,别说是市长省长家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了,就连一些局级干部的子女也未必看得上她啊,所以都相亲两年多了,她还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我想她现在应该也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择了吧。关键是得看高振宇这小子是不是也是一个很注重外表的人啊,要是他也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我估计这次就没戏了。”

  冯溪语道:“唉,老文你话不能这么说,娟娟我觉得挺好的,除了体重重一些,个子矮一些,我倒是觉得娟娟是一个聪明善良的丫头,再说就凭着咱们家的家世,还有哪个年轻人不动心的?”

  文望明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看事情的眼光和我们这些老人家的不一样的,再说咱们娟娟的条件毕竟太……你不是说张副市长帮我们物色的那几个小后生,基本上都已经婉言拒绝了吗?高振宇这个年轻人长得那么帅,我想他接触的女生一定会很多,我估计他也会看不起咱家娟娟的。”

  冯溪语的心里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她不以为然地说:“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是可以促成的,再说了古往今来很多婚姻大事不也都是靠媒人的嘴巴促成的吗?当年齐宣王还娶了钟无艳呢,还有诸葛亮娶黄月英,不都成了一段段佳话吗?”、

  文望明可不相信什么佳话不佳话的,但妻子现在表示出一副把握十足的样子,他也就只好点着头笑道:“呵呵,既然你老冯这么有把握,那我就看你旗开得胜吧。”

  冯溪语道:“嗯,你就放心吧文市长,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说完,冯溪语胸有成竹地想着,因为她心理觉得,只要自己肯下点功夫,就不怕高振宇在这件事情上不买账。

  ……

  高振宇第二天便被母亲吴华美从床上揪起来,等吃完了早餐,吴华美便把一盒子的土特产交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这个

  你给我拿好了,送到施老的家中去,我想施老看了之后一定会喜欢的。”

  高振宇看了看盒子上的包装,道:“妈,您说刘书记怎么就送了两盒咸鸭蛋给施老啊?这……”

  “臭小子,你给我看好了,这是鸭绿江咸鸭蛋,做法和口感跟我们汉江咸鸭蛋的区别大着呢,你爸爸说了,当面施老在鸭绿江还生活过一段时间呢。”吴华美看了眼儿子解释道。

  高振宇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着土特产,一路上琢磨着昨晚冯溪语打电话约自己和文市长侄女相亲的事情,脑袋里一路上胡思乱想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看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东西,那些浮现在脑海里的想法显得杂乱无章,除了让脑袋晕乎乎的,这种想法真是一点实质性的意义也没有啊。

  很快的,车子便已经开到了施家。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高振宇断定施熙雯一定是也会在家里的。想想见到施熙雯时会产生的那种尴尬的心情,高振宇不禁长吁了一口气。

  在施家的大铁门前,高振宇敲响了施家的大门,和高振宇意料中一样,这次出来开门的依旧是个他有点小欣集的施熙雯。

  施熙雯穿着一件小清新薄荷绿t恤很是简约时尚嗯,清爽的雪纺面料使她看起来很是舒服,,搭配上浅色牛仔裤,很是显瘦显高。

  “高振宇,你怎么来了?真是贤啊。”看见高振宇的时候,施熙雯吃惊地问道。

  高振宇道:“我是来你们家看望施老的,施警官要是不介意,就能帮我引荐一下吧。”

  施熙雯摊摊手,道:“清吧高老头,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

  说着便带着高振宇进入了施家大厅,在大厅里,施老坐在一条藤椅上,悠闲地听着收音机里的京剧唱腔,一边吸着手上的旱烟,一边闭目哼唱着京剧的唱腔。

  施熙雯轻轻地走到了爷爷的身边,在爷爷耳边小声地说道:“爷爷,高师傅的儿子高振宇来看你了。”

  施老停止了哼唱,将手中的旱烟烟嘴伸进了嘴里吸上一口,道:“哦,是小高来啦。”

  高振宇连忙陪着笑脸迎上去,道:“施老,是这样的,刘书记让我爸爸替他给您送来两盒鸭绿江的咸鸭蛋,我爸因为要忙着给刘书记开车,所以这会儿让我给您送过来。”

  施老扶着藤椅坐了起来,苍老地笑了笑,道:“呵呵,看来刘书记还记得我这个糟老头啊,年轻人,要是有机会的话,你可要帮我谢谢你们的刘书记呀。”

  高振宇连忙说:“施老,您放心,您的的意思,我一定帮您转达到刘书记的耳朵里。”

  当高振宇将手中的两盒咸蛋刚放在大厅里的一张四方桌上,施老便招招手,道:“熙文啊,你帮我拿一个咸鸭蛋过来,我吃一个看看,是不是还是当年那个味道。”

  施熙雯道:“嗯,好的爷爷,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咸鸭蛋很快拿过来了,施熙雯小心翼翼地将鸭蛋剥开,然后送到了施老的面前,道:“爷爷,我已经给您剥好了,你试试看味道怎么样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施老结果咸鸭蛋,像闻着仙丹一般享受得闻了闻咸鸭蛋上的味道,然后细细地品尝了起来。

  施熙雯看着爷爷吃一连吃了几口咸鸭蛋,脸上是一副享受的表情,便关切地笑了笑,道:“爷爷,你感觉这个味道怎么样啊?是不是和你当年在鸭绿江的时候吃到的味道一样呀?”

  施老笑了笑,道:“味道还是一样的,北方的人民还是那么实在,做出些咸鸭蛋的时候,该加的材料还都没有偷工减料啊。”

  施熙雯诧异地问道:“爷爷,难道你吃出他咸鸭蛋的区别?”

  高振宇在听道施熙雯爷孙俩的对话后,也感到有些稀奇,心想难道施老真是老来成精,吃一口咸鸭蛋就能知道鸭蛋制造工序的差异?

  在施熙雯问完后,施老又笑吟吟地说:“鸭绿江咸鸭蛋必须得用新鲜鸭蛋为主要原料,经过他们当地生产的盐巴腌制而成的,如果鸭蛋或者盐巴用料不是当地生产的话,那是根本做不出那个味道的。”

  施熙雯道:“爷爷,想不到您都几十年没有去东北,竟然还能吃出这鸭蛋的区别啊,真是太厉害了。”

  施老道:“那是当然啦,关于我对这个鸭蛋的感情,是和当年那个时代背景有关呢,知道你们刘书记为什么会送我鸭绿江咸鸭蛋吗?这中间还有一个故事呢。”

  施熙雯马上好奇地看着爷爷道:“是吗爷爷,那您快跟我说说,这中间还有怎么样的故事啊?”

  施老笑了一下,眯着眼睛,仿佛在回味着一个久远的故事:

  “当年我和你们刘书记的叔叔刘亚明一起被派去了参加抗美援朝,当年在朝鲜的战场上,那种生活的艰苦程度可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所能够想象的,我刚刚进入朝鲜战场的第一个月就病倒了,你们不知道啊,当年在朝鲜,因为战争的缘故,在那种环境中生病了,不管在心理上和生理上,对病人来说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当时我以为是完蛋了,但多亏了刘书记的叔叔刘亚明,那段时间他给了我不少的照顾,总算帮我度过了难关,我记得有一次我特想吃点有味道的东西,刘亚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个咸鸭蛋……就是这种鸭绿江人民做的咸鸭蛋……我当时感动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那个时代里能够弄到这些东西是不容易啊……”

  施老说道这里的时候,眼睛不禁湿润了起来。

  “呵呵,爷爷,我只知道听你念叨几次咸鸭蛋,还不知道您还有这样的故事啊。”施熙雯看着爷爷回忆过去而流出泪花的情景,便可以用这样的话来缓解气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施老揩了下眼角经营的液体,道:“也许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永远不会懂得我们那个时代里结下的战友之情,那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记忆啊。我记得当时我们在最困难的时候,还会互相打气,约定一定要一起活下来。”

  在听着施老和刘书记叔叔的故事时,高振宇的心里虽然也很感动,但他更多的则是一种意外,施家和刘书记家的关系还是非同一般啊,因此他对施熙雯为什么会锲而不舍地想以自己的力量和汉江不法势力做斗争的精神感到意外极了。

  “施老,只要您喜欢这个咸鸭蛋,我想刘书记一定也会为此感到很开心的。”高振宇再次陪着笑了起来。

  施老道:“嗯,你替我谢谢你们刘书记啊,谢谢他还能记得我这个老头子。”

  高振宇心里虽然对施老和刘书记叔叔的故事存在一些怀疑,但还是努力地把自己的好奇心掩盖下来,道:“施老,您为社会做了这么多的贡献,不仅是刘书记,我觉得就是我们社会上的这些享受着幸福生活的人们,都应该记得您,记得曾经和您一起为了我们新中国的建设做贡献的老战士老一辈们,是你们这些老一辈老战士的无私奉献,才有了我们今天这样的幸福的日子。”

  施老笑吟吟地说:“是呀,幸福来之不易,我们都应该好好地珍惜才是啊。”

  ……

  在和施老做了简单的交流之后,施熙雯便主动向高振宇邀请道:“高干事,反正你现在也没有什么事,要是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到外面走走,你看怎么样?”

  高振宇现在的心里也有一系列的问题想问施熙雯,所以在施熙雯向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马上欣然地回应道:“好吧。”

  到了施家外面的老街,高振宇便听见了施熙雯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看,问道:“对了高老头,知道我为什么会请你出来走走吗?”

  高振宇道:“我现在虽然对你为什么请我出来走走的动机很感兴趣,但我更好奇的是,你怎么也管我叫高老头呢?”

  施熙雯笑道:“呵呵,高干事,你这人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我觉得和你聊天很累啊。”

  高振宇道:“可惜,我觉得你说的方式也是很绕的,绕的让人郁闷啊。”

  施熙雯道:“好吧,那我就不饶了,其实今天我请你出来走走呢,是因为有个小女孩呢,对你是非常的爱慕,所以啊,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帮她摸摸你的想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跟我交流交流这个话题呢?”

  高振宇心想,自己认识的那些女性朋友中,除了陈曼妮这个傻丫头和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熙雯有来往之外,还真找不到一个女孩子是自己和施熙雯都认识的,所以施熙雯嘴里所说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已经是很了然了。

  高振宇从口袋里拿出烟,抽出一根叼到嘴里,道:“如果我说我现在不想跟你交流这个话题,那你会怎么想的呢?”

  施熙雯道:“我说高老头,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再怎么小气你也不能把小气的姿态表露出来呀,要注意风度懂不?”

  高振宇笑道:“呵呵,行呀,既然你这么强调要我表现出风度,那我就风度一回吧!”

  施熙雯听着高振宇的话,便知道他这是愿意跟自己交流,便顿了顿,道:“你说你和陈曼妮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人家说女追男隔层纸,陈曼妮那丫头追你怎么跟隔座山似的呢?”

  虽然答应和施熙雯谈谈陈曼妮的事,但当施熙雯谈到陈曼妮这个丫头的时候,高振宇的心却笼罩着一种他自己也说不出来的心情。

  “呵呵,施熙雯同志,麻烦你讲话的时候讲一讲重点好吗?你刚刚说的话,说真的我一点也听不明白你想问的重点。”高振宇戏谑地看着施熙雯道。

  施熙雯不去管高振宇这戏谑性的语气,道:“喂,说真的,你和陈曼妮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纠结呢?那么好的姑娘追你,难道你一点都不心动?”

  高振宇苦笑道:“呵呵,我知道陈曼妮这姑娘对我的态度,但我对她毕竟是没感觉,所以她对我再好,我也不能怎么样呀。”

  听了高振宇的话,施熙雯马上不相信地回答道:“不可能,我记得当时陈曼妮在大富豪酒吧里被人围堵,你还拼了命去救她。就说最近几次吧,她为了帮我去大富豪酒吧取证,你知道后可别提多担心了,不仅训了我一顿,还强烈要求她别和我来往,难道这事你忘了吗?”

  高振宇道:“施熙雯同志,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和陈曼妮之间的关系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因为我的心里是一直都是把陈曼妮当成我的好妹妹,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情。”

  施熙雯道:“唉,好吧,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只能说祝你们好运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陈曼妮的话题,这时候高振宇突然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便沉吟道:“对了施警官,你最近还在盯大富豪酒吧里的情况吗?”

  施熙雯道:“怎么了高老头,难道你对这个事情突然感兴趣了?”

  高振宇道:“呵呵,说真的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最近知道了你一些事情,所以对你的那些激进的做法感到非常好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高振宇的话,让施熙雯感到特别有意思,施熙雯顿了一下,道:“是吗?那你说说,对于我,你到底是那些地方感到费解的呢?”

  高振宇道:“就说你的家庭背景吧,你爷爷和刘书记的叔叔是战友,而且又有一段令人羡慕的战友之情,你为什么不直接找刘书记出面处理这件事情呢?要知道,刘书记要是肯出面处理大富豪酒吧里存在的弊端,我相信应该比你自己单干要有效的吧?”

  看着高振宇一副对事态有“独特见解”的样子,施熙雯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告诉刘书记根本没有用,大富豪酒吧的根基很深,不是一般人能够撼动的了。而且他背后的保护伞也是一个非常神通广大的,之前也有人查过大富豪酒吧的底,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地结束了。”

  高振宇闷闷地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也知道大富豪酒吧的水很深,那你为什么还要再去涉这个险呢?”

  施熙雯道:“其实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有些事情必须有人去做,我只是想把别人不敢做不去做的事情给做了而已。”

  高振宇苦笑道:“说真的,因为最近对你慢慢了解了,所以我对你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觉得你的想法是很激进很不成熟的,所以以前我会认为你是知道不成人。倒是,但现在我很佩服你,而且我也应该佩服你的。”

  施熙雯道:“呵呵,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话说到这里,高振宇倒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了,心里郁闷极了。于是只好陪着施熙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大约聊了半小时时间,高振宇的手机突然间响彻了起来。电话是冯溪语打来的,高振宇一将电话接起来,便听见冯溪语那沉稳的声音,道:“小高,你现在有时间吗?”

  高振宇一听到了冯溪语的声音,便想起了昨晚她说的事情,便连忙对着电话礼貌性地问道:“哦,您现在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冯溪语开门见山地道:“我打电话给你还能说什么啊,当然是昨晚的事情了,你要在准备好了吗?要是准备好了,我们中午找个地方吃个便饭吧,顺便让你和老文的侄女见个面吧。”

  高振宇郁闷地问道:“就中午吗?”

  “怎么了小高?你有问题吗”

  “不是,我担心对方毕竟是女生,会不方便吧,再说相亲这种事情……也不得准备准备吧?”

  “唉,现在已经快要中午了,你要是有心跟老文的侄女见个面,你就过来一下,要是勉强的话,那就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吧。”

  虽然对冯溪语给自己安排的这个相亲并没抱着多大的希望,但毕竟是面对这冯副市长的要求,高振宇再怎么着也是得保持着一副热情的态度去面对的。况且冯市长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岂有自己纠结的机会啊?

  “好吧,麻烦您稍等一下,我现在就赶过去吧。”

  “嗯,好吧小高,我们还要在市府大院里等半个小时,所以你还有时间想一想,中午我们去哪里坐坐。”

  高振宇心想,既然冯市长都已经把如何安排见面的时候,都交给自己去办理了,也就只好对着电话道:“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等我张罗完了以后,再给您打电话吧。”

  冯溪语道:“嗯,那麻烦你看着怎么安排吧。”

  挂掉了电话之后,施熙雯便向高振宇靠了上来,道:“高干事,我感觉你好像有事情要忙啊?”

  高振宇道:“是呀,我现在要去相亲了,刚刚媒人打电话说女方约我见面。”

  冯溪语刚刚也隐隐约约地到高振宇在电话中说到有关相亲的话题,这会儿听见话从高振宇的嘴里说出来,便不免诧异了起来:“我说你也真是太逗了吧,有陈曼妮这么好的姑娘追求你追的死去活来你不要,可是和一个你平日里都没有怎么交流的女生相亲,你还搞的这么积极,我说高振宇,你脑袋里面都在想着些什么啊?”

  高振宇苦笑道:“呵呵,其实我现在很想回答你的问题,但我的时间不够,所以我就暂时不陪你聊啦,真对不起啊,我看现在我应该回你家,跟施老打个招呼再走吧。”

  施熙雯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顿了一下,道:“好吧,那你现在先去跟我爷爷打个招呼吧。”

  ……

  高振宇于是跟着施熙雯回到了施家,然后和正在听着京剧抽着旱烟的施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可是,当他快要走出施家大门的时候,却让他碰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身影。

  那身影的主人,就是刚刚高振宇和施熙雯正在交流的陈曼妮。

  高振宇是多少有些郁闷,陈曼妮当初都已经答应了自己,不应该再掺和施熙雯的事情,可是这会儿她怎么会突然来施家拜访呢?

  然而,在高振宇还在郁闷不已的时候,陈曼妮却突然向他问道:“高老头,你怎么在这里啊?”

  高振宇闷闷地回到道:“我来这里看施老的,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陈曼妮哑口无语道:“我来这里找熙文姐聊天,怎么了,难道你还有意见啊?”

  正在这时候,一旁的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熙雯不只是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对高振宇笑道:“高干事,你现在不是忙着去相亲吗?怎么还不走呢?”

  高振宇郁闷地笑了一下,突然间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在这里陪着陈曼妮继续纠结,便马上点点头,道:“嗯,不好意思啊两位美女,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所以我得先走了。”

  ……

  高振宇和陈曼妮与施熙雯一把招呼打完,便打了一辆的士去了市区,然后在市区的一家名叫“蓝天”的西餐厅里选好了一个位置,便给冯溪语打电话,问冯溪语现在是不是方便将文市长的侄女带出来和自己碰个面。

  冯溪语在电话里很快就答应了高振宇的邀请,并马上自己开着车子,载着文市长的侄女去了蓝天西餐厅。

  在西餐厅里,当高振宇第一次见到文市长的侄女文娟的时候,差点没有把刚刚喝的那么多免费柠檬水吐了出来。眼前和自己相亲的妹纸,竟然是一个个子不到一米五,体重至少在一百五以上的女生。这女生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很短,甚至看不到她身上是不是还有腰肢存在。看看这姑娘的装扮,尼玛,竟然一条土黄色的、犹如洗了许多次的帆布裙子。

  见到文娟的第一眼,高振宇脑袋里马上就飘出这么一个词语来:土肥圆。

  高振宇在心里愤然地想着,这冯市长该不会是想整我的吧?怎么给我介绍了这么一个女的来啊?这不是玩我吗?想我高振宇虽不是赛潘安,倒也算帅哥一个,怎么也不能和眼前的土肥圆在一起啊。

  但是,眼前的土肥圆毕竟是文家的人,再怎么样,自己也不能得罪,万一一得罪的话,岂不是要将自己的前途堵死吗?

  因为有了这样的顾虑,高振宇便马上陪着笑脸,道:“冯市长,你快坐,这位一定就是文小姐吧?”

  “哎呀妈呀,你还叫我小姐呢,我可不是什么大小姐,我叫文娟,你叫我文娟好了。”文娟大大咧咧地笑着,大大咧咧地回答道。

  高振宇差点没哭笑不得,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外向的可以,是不是东北的二人转看多了?怎么说话还跟演小品似的呢?

  “呵呵,文小姐,您真是风趣啊。”高振宇犹如吃了黄连一般,真是难受极了。

  冯溪语见两人已经交流上了,便摆出了一副和稀泥的姿态,道:“呵呵,看来你们第一次见面,就能够这么自然地交流,我看我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说完,他又对文娟道:“娟儿,振宇是个腼腆的年轻人,婶婶知道你讲话很风趣,可你不能吓到振宇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心里愤然地想着,眼前这个姑娘哪里有什么风趣可言?讲话大大咧咧的,一点也不注意分寸,就这么个姑娘,说她是女土豪还差不多。

  “振宇呀,今天我没有白让你来吧,说说,我们家文娟是不是很风趣呀?”这时候冯溪语又和起了稀泥。

  高振宇强忍着心里的恶心,陪着笑脸道:“呵呵,冯市长,您说的是,文小姐的确是一个非常风趣的人,呵呵呵,我也觉得和风趣的人交朋友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文娟毕竟不是美女,甚至长得有些寒酸,虽然是大户人家出身的,但由于自身外貌缘故,在日常交际中也就没有男生去追求她,所以现在有高振宇这么帅气这么绅士的男生向她表示“欣赏”,自然就心花怒放了起来。

  “呵呵,高干事,你真的觉得我的性格很好吗?”她有些得意忘型地拍了一下高振宇的肩头。

  高振宇直感觉自己的肩头受了人家一个重击,身体差点失去了重心,只好扶住桌面,强忍内伤继续陪笑着。

  “呵呵,当然,那是当然了。”

  “呵呵,高干事,我就喜欢你这样喜欢说实话的人,呵呵,这年头啊,向你这样喜欢说实话的人可真不多见了啊。”她又大大咧咧地拍了一下高振宇的肩头,让高振宇差点没有吐血。

  “文小姐,呵呵,你说的很对,我这个人就是喜欢说真话。”

  “嗯,那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对了振宇,你在接待处上班,在那边干的怎么样啊?”

  “还好吧,毕竟是刚刚进入单位没多长时间,以后要学的地方还是很多啊。”

  “嗯,说真的,我倒是挺欣赏你这样的男人的,有上进肯努力。、”

  ……

  虽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高振宇和文娟的交流也渐渐正常了起来,但高振宇的心里却不免叫苦连连,和一个自己本身就打不起兴趣,而却又一副大大咧咧个性的土肥圆交流,简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他努力地平复着自己郁闷的心情,努力地忍

  耐着和眼前这个女生交流时的破逍那椤

  不知道交流了多长时间,两人之间的对话终于被陈曼妮打来的一通电话打断了,高振宇也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一边想着撤退之计一边将电话接了起来。

  陈曼妮今天中午去施熙雯的家里的时候,意外地听到高振宇要去相亲的消息,心里不禁沮丧了起来,等高振宇一离开施家,她就向施熙雯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施熙雯那儿也得不到一个有效的回答时,她便淡定不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去了。现在的那个中午一和施熙雯交流完毕。她便控制不住地给高振宇打了电话。

  “高老头,你现在在哪里?”陈曼妮对着电话问道。

  “妈,您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啊?”高振宇见有陈曼妮的电话打来,便觉得这是今蝉蜕壳的好时机,便对着手机表演起来。

  陈曼妮听见高振宇的回答,马上诧异地对着电话,道:“高振宇,你疯了吗?我是陈曼妮啊?你怎么喊我妈呢?”

  高振宇可不管自己的回答到底让陈曼妮多诧异,便对着电话继续表演道:“妈,您说外婆生病了?现在在哪家医院啊?”

  “高振宇,你神经吧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唉,妈你说的这身什么话啊,外婆生病了我就是有再重要的事情也得赶过去啊。”

  “喂,高振宇,我再次强调一下,我是陈曼妮,我是陈曼妮,我不是你的妈妈。”

  “好了妈,你也不用担心,我现在就赶过去,马上就赶过去。”

  昨晚这些表演,高振宇才“不好意思”定看着冯溪语和文娟,道:“冯市长,文小姐,真不好意思啊,现在我外婆生病了,所以我得赶过去看一下,所以要失陪一下啦。”

  文娟对高振宇的好感才刚刚展开,现在见高振宇要走,她的谈性自然是要压抑不少,马上意犹未尽地看着高振宇道:“振宇,既然是外婆生病了,那我陪你过去看一下吧。”

  高振宇连忙婉拒道:“呵呵,不用了文小姐,现在我外婆生病了,家人都忙的团团转,你在这个时候过去,可能不方便吧……”

  冯溪语看着高振宇面露难色,便对他的心思猜透了几分,她适当地对文娟制止道:“娟儿,振宇说的很对,你现在过去看他姥姥,自然是不方便,你要是真有这份心,就改天和振宇再去他姥姥家看看吧。”

  高振宇道:“是呀文小姐,下次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再一块儿去看我姥姥吧。”

  文娟这才点着头道:“嗯,好吧!”

  高振宇于是扭头就出去结账,然后开始走人。

  待高振宇一走,文娟就兴致勃勃地看着冯溪语道:“婶婶,你今天给我介绍的这个男生真不错呀,你说他会看上我吗?”

  冯溪语心想,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长得丑又不懂得遮掩自己的短处,还把说话不过脑的毛病展示的淋漓尽致的,那可真是愚不可及了。高振宇又不是变态,怎么会喜欢你这么重的口味?

  不过既然是打算撮合高振宇和文娟,所以在文娟的面前,冯溪语自然是不会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说娟儿,高振宇这个年轻人在汉江可是人中龙凤,将来在官场上一定会有所发展的。如果你想把握住他,那你可得下一番功夫才行。”

  “婶婶,你说我该怎么办嘛,他好帅,我看到他的时候,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呢。”文娟做出一副花痴状道。

  冯溪语道:“你要是真想和高振宇交往下去,目前你必须改掉你身上的一些小毛病,比如你说话的姿态,你自己想想看,有哪个男人会喜欢性格跟男人一样的女生呢?还有穿衣服的风格,我说娟儿呀,你今天是出来相亲的,怎么就穿得这么朴实就出来呢?”

  文娟心想,你们每次给我介绍的都是奇葩男生,搞得的最近几次都懒得装扮了,要是早知道今天的相亲对象这么给力,我当然要好好装扮一下啦,毕竟帅哥也是喜欢会装扮的女生嘛。

  不过现在文娟的心情极好,所以对婶婶的建议也乐于接受,便对着电话欣然道:“嗯,婶婶,谢谢你,我会改掉身上一些小毛病的。”

  ……

  高振宇在和冯溪语文娟两人分别后,便往家里赶,一路上还愤愤不平地想着,看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什么好事情存在啊,冯溪语为什么要把文娟那个土肥圆介绍给自己呢?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就是一个重口味的男人吗?这未免也太恶作剧了吧?

  高振宇在心里愤然地想了一会而,等车子在你家门口停好了以后,让他纠结的想法才开始停止了下来。到了家里,高振宇本来想给陈曼妮打个电话,向她说明一下今天下午的事情,但一回到家里,母亲吴华美就拉着他,开始和他谈起了今天去施老家中的事情。

  “振宇,今天去施家送特产,施老对刘书记送的东西很满意吗?”

  “满意极了,施老当着我的面还意犹未尽地吃了一个咸鸭蛋呢,吃完后还回忆起他当年和刘书记的叔叔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友情谊呢。”

  “呵呵,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施老这个老爷子这一生过的挺坎坷的,能让他老人家开心一下还真是难道呀。”

  “嗯,是呀,我也这么认为。”

  吴华美和儿子寒暄完见到施老的话题,接着便饶有兴趣地看着儿子,道:“对了振宇,今天你和施熙雯那丫头交流上了没有啊?”

  “没怎么样交流,多半时间都是和施老在聊天呢。”高振宇不以为然地看了母亲一眼。

  “怎么不去和施熙雯那丫头聊天呢?不可能吧,我看她每次见到你,都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你都亲自道她家拜访了,难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会不主动跟你交流?”

  看着母亲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高振宇苦笑道:“唉,老妈,我今天累死了,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说完,高振宇便转身进入了房间,竟然连给陈曼妮这丫头打电话解释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

  下午的时候,当冯溪语看到高振宇面对文娟时的情景,就知道高振宇对文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她还能感觉到高振宇面对文娟时的那种厌恶的感觉,所以等晚上一闲下来之后,她便给高振宇打了个电话,准备将他约出来。

  虽然冯溪语在电话中并没有说明她找高振宇的目的,但高振宇还是很清楚,她约自己出来见面的目的肯定是和今天下午的相亲有关,知道她是想对自己进行一番试探的。

  高振宇心想,冯市长既然有约,自己也就没必要纠结,所以当场便答应了下来。毕竟,他现在也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的计划,准备今晚和冯溪语见面后,再好好地表演一番,让冯溪语趁早死了让自己和文娟那土肥圆交往的心里。

  &nbs

  p;重新洗漱了一番,高振宇便去了市区的中民大厦。在那里给冯市长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很快就打通了,高振宇便对着电话问道:“冯市长,我已经到了中民大厦大门口了,你现在人在哪里啊?”

  电话里传来冯溪语那温柔的声音:“我现在在中民大厦的16楼1616房间,你上楼找我吧。”

  高振宇并没有去过中民大厦的内部,也不知知道1616室是一个怎样的场所,但既然冯市长将见面的地方约在这里,自然是有她自己的理由了。所以,高振宇迷迷糊糊地进入电梯,在电梯的一通升腾下,上了16楼。并且在16楼里又经过一番寻找,才找到了1616室。

  按响了1616室房间的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冯溪语就已经把门打开了。

  看见眼前的冯溪语时,高振宇的心头不禁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欲念来。此时的冯溪语,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看上去像是静静地倔强的从墙角开出的野蔷薇,就像一只翩翩欲舞的红色蝴蝶,充满了那种旧时代与新时代气质的完美融合,引得高振宇内心里心神荡漾了起来。

  “冯市长,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高振宇看着冯溪语今天这透着古典美感的娇躯,突兀的问道。

  “这里本来是一间办公室,但我朋友买下来后,把它改成了住宅,最近我朋友出国了,所以我帮他打理这里。”

  “冯市长,您今天的装扮真好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呵呵,刚刚有个朋友在楼下举办了一场舞会,我虽然也参加了,但因为不习惯那里的氛围,所以就提前上来了。”

  高振宇顿了顿,道:“那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嗯,就我一个。”

  知道了房间里就剩下冯溪语一个人,高振宇就就迫不及待地搂住了冯溪语,紧紧的吻住冯溪语。因为他已经决定了,要向征服孔秀兰一样将冯溪语征服下来,而只有把冯溪语给成功征服了,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对好办很多了。

  受了高振宇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冯溪语突然身体一僵,推了推高振宇,犹豫了片刻,道:“你干嘛?我找你来,是有件事情想跟你谈谈的,你不要这样,”

  高振宇放开了冯溪语的身子,道:“姐,只是长时间没有看见你了,我特想你。”

  冯溪语抬手掠了掠纷乱的发丝,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说这些没用的有什么意义?”

  高振宇又一下子将冯溪语抱住:“姐,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今天下午的事情吧?”

  冯溪语轻轻挣了一下:“你先放开,抱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高振宇却更加用力,冯溪语的喘息越来越粗重。高振宇将手伸到冯溪语的胸前,去解旗袍身上的扣子。“姐,今天让我好好看看你。下午的事情咱们不说了行吗?”

  冯溪语羞得抬不起头来,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你下午为什么要借故跑掉?”

  “姐,你也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哪里装的下别的女人啊,你就别让我再和别的女人交往好吗?”高振宇马上撩起了冯溪语旗袍的下摆,看见冯溪语两条包裹在丝袜里的**局促地交织在一起,下面是黑色的高跟鞋,上面是白色的**,丝袜与**中间的两截大腿裸露在灯光下,泛出嫩白的肉光。

  “高振宇,你别这样……”

  “姐,你要理解我,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你在一起了,我想你啊。”高振宇在她的耳边吐着气儿道。

  “啊——”

  高振宇和冯溪语相拥着坐到床上,冯溪语伸手将高跟鞋脱下来,高振宇用手抚摩着冯溪语柔软的脚踝,看着冯溪语两只秀美的脚害羞地勾在一起。在你完成这些动作中,冯溪语虽然也在反抗着,但反抗的幅度却一点也不大。

  冯溪语先将丝袜慢慢褪了下来,两条白润修长的腿完**露了,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高振宇面前,高振宇几乎要窒息。

  “姐,你真美,你穿旗袍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冯溪语把身子靠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高振宇开始为冯溪语宽衣,但越是着急,旗袍的扣子越是解不开。

  “啊——”

  冯溪语只好自己动手,红色的旗袍一下子裂开,粉白的胸膛裸露在高振宇眼前。高振宇正在目瞪口呆之际,冯溪语推了高振宇一把,将温润如玉的后背转向高振宇:“来,帮我一下。”

  高振宇看着冯溪语已经被自己征服下来的情景,心里不禁享受了起来,连忙动手帮冯溪语解开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送开,高振宇紧紧地将冯溪语抱住,两只手伸到前面,托住两个脱颖而出的乳房。

  顿时,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充满了高振宇的手掌。高振宇爱不释手地抚弄着两个如鸽子窝般温暖的乳房。

  高振宇将头伸过去,用嘴含住一个嫣红的**,冯溪语的嘴中发出一阵呻吟:“别这么大劲。”冯溪语说着,却将高振宇的头按在那里。高振宇松开嘴欣然道:“姐,咱们今天啥都不说了,你就完完全全地做我一天的女人吧。”

  说着,高振宇的手游移到冯溪语的大腿上:“姐,真没想到你这么嫩,这么软。”

  冯溪语的大腿更张开了些,高振宇把手插进冯溪语的**中,抚摩到一片柔软的毛。冯溪语用手制止住高振宇,自己动手脱下了**。高振宇把冯溪语的**抢过来,看**已是滑腻腻的一片。

  “姐,我希望今晚你不要像以前那么压抑了,好好地放松一回,好好地体会一下做女人的滋味吧。”高振宇调皮地看了冯溪语一眼,冯溪语的脸更红了。

  高振宇趴到冯溪语身上,将一根手指插到冯溪语的花蕊里,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高振宇凑近冯溪语的耳朵,悄悄对冯溪语说:“姐,你好像有感觉了。”冯溪语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啊……”冯溪语嘴里喷出的香气一下子把高振宇罩住了。

  高振宇刚刚把衣服**,冯溪语便紧紧把高振宇搂住,湿润绵软的香舌挤到高振宇嘴里忘情地吻着,纤细的手指也抓住高振宇已经胀到极点的本钱,慢慢导入到冯溪语温暖的小花园中。

  接着,高振宇便架起冯溪语的胳膊,使劲一捅,本钱一下子全根而入,高振宇发出了一声呻吟,冯溪语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冯溪语今晚的反应虽然是很强烈的,但她只是温柔地亲着高振宇的脸,高振宇只是静静地插在冯溪语里面,感受着冯溪语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高振宇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冯溪语:“姐,今天有你的配合正好,这种感觉真像在梦里一样。”

  “啊……振宇,你慢点好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我要你。”

  高振宇开始疯狂地**起来,冯溪语的呻吟也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大。突然,高振宇感到冯溪语的**一阵紧缩,两只手也使劲攀

  住高振宇的肩,两条腿紧紧夹住高振宇,身体却几乎凝固了。

  高振宇看着被自己征服下来的冯溪语,心里不禁升腾出一股强烈的满足感,为了把自己和冯溪语之间的那层纸给捅破,他决定将等冯溪语的面具撕破,让冯溪语在今夜彻底地沉沦下来……

  “姐,你能主动一点吗?我需要你的配合。”高振宇在她的耳边小声地吐着气儿,说话的语调像是在**,更准确都说,这些话应该是具备着一种催眠的功能。

  “讨厌,我不要。”

  冯溪语白了高振宇一眼,渐渐变得主动起来。高振宇只觉得冯溪语的体内部开始吞吐、吸嘬,把他紧紧箍住。冯溪语纤细的腰开始扭动,浑圆的屁股在高振宇的身底一下一下地挺动,乳房也塞满在高振宇嘴里。

  高振宇索性翻身让冯溪语骑在高振宇身上,冯溪语低下头,将滑出来的**又塞进冯溪语的花蕊,然后开始疯狂地耸动。高振宇看冯溪语的肌肤变得潮红,看冯溪语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看冯溪语被汗水弄湿的秀发有一缕耷在额前,看冯溪语的**变得坚挺,看冯溪语美妙的**在高振宇的抽动下一张一合,高振宇终于知道了什么是中年少妇的风情与美态。

  经过了一番猛烈的冲刺,高振宇抱着冯溪语馨香的肉体,轻拭着冯溪语身上的汗珠:“姐,我真想天天和你这样。”

  冯溪语顿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振宇,我要你……我也要你……”

  这番话,对高振宇来说,具备了比**还有强烈的魔力,它使高振宇很快就着了魔一样,浑身充满了力量,忘情地在冯溪语身上运动着……|||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