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之计(42)



金蝉脱壳之计(42)

  吴佳玲看着高振宇一副正在沉默的样子,便认真地看着他,道:“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

  高振宇脑袋里昨晚的那些画面于是马上消失掉了,道:“没想什么,只是毕省长的生日我们都有机会参加,这让我觉得实在太意外了,呵呵,见到省级大员,我还是第一次呢。”

  听着高振宇的话,吴佳玲还以为他这是受宠若惊的表现,便淡淡一笑,道:“有什么好意外的,我们跟在文市长和何处长的身后,不过是帮领导端茶倒水的角色,有什么好激动的呢?”

  高振宇道:“呵呵,你说的也是,走吧,咱们去吃早餐吧。”

  吴佳玲应声道:“嗯。”两人便一起下了楼。

  在楼下餐厅用餐的时候,吴佳玲又突然向高振宇问起了一个问题,道:“小高,我发现你现在和文市长的秘书林怀远走的很近啊。”

  高振宇道:“是呀,昨天和林秘书聊了两次,感觉这个林秘书性格还不错。”

  吴佳玲道:“林秘书的性格不错,但是人太……我感觉他并不像一个干秘书的人。”

  高振宇想起昨天自己和林怀远做了两次交流的情景,心里也觉得林秘书根本不像一个干秘书的人,便道:“是呀,我也觉得林秘书不像是一个干秘书的人,我感觉他一点城府也没有。”

  吴佳玲道:“我还以为你想通过林秘书的关系靠近文市长,既然你也知道这个林秘书不是一个聪明人,你以后还是少跟他来往吧,免得将来惹得一身骚。”

  高振宇忍不奏笑道:“唉,我说吴科长啊,你也太瞧得起我啦,我哪里有靠近文市长的觉悟啊?要是我想靠近文市长的话,直接向文娟妥协,向文娟献身,不就可以达到靠近文市长的目的啊,哪里还用去攻林秘书,那和脱裤子放屁有什么两样啊。”

  吴佳玲听着高振宇的回答,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知道就好,对了,文娟这两天还跟你缠绵吗?”

  高振宇苦笑道:“你说呢?那姑娘是已经摆出了一副不把我征服下来不罢休的姿态了,我都不知道我接下里应该怎么办了。”

  和高振宇聊了这个话题,看着高振宇一副痛苦的样子,吴佳玲也乐了,心情豁然了不少,道:“你慢慢磨着吧,说不定和文娟交往,你还能享受到不一样的感觉。”

  高振宇暂时不去个吴佳玲纠结文娟的话题,这时候他突然想起吴佳玲经常和文市长接触,心想吴佳玲对文市长和林秘书之间的一些一定有多了解的,如果从问问吴佳玲,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会得到林秘书的一些真实信息呢?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便试探性地说:“对了,我昨晚和林秘书交流了一会儿,我发现林秘书在文市长的手下干的好像很不如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吴佳玲吃惊地问道:“怎么?你和林秘书才交往了两次,他就把自己底子告诉你了?”

  高振宇道:“是呀,就是因为林秘书把他的底子都告诉我了,所以我才对他的事情感到好奇。”

  吴佳玲道:“这个林秘书缺乏着一种机灵劲儿,所以文市长对他也不是很满意,据说文市长也有把秘书换人的打算,只是这个林秘书和父亲和文家走的很近,所以才让他在身边继续干着。要是别人的话,估计早就个撵走了。”

  高振宇道:“是呀,一个干秘书的,不能抓住领导的心,这对一个秘书来说,真是个麻烦啊,林秘书的城府太浅了,真难为他了。”

  吴佳玲道:“我现在告诉你这些事情,其实就是想提醒你,还是少和林秘书为伍吧。”

  高振宇道:“谢谢你吴科长,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应该做了。”

  两人正聊着,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的林怀远这时候也精神抖擞地出现在餐厅的门口,吴佳玲见到林怀远进来,便拍了拍高振宇的肩膀,提醒道:“好了小高,你别说了,林秘书来了。”

  高振宇点点头,道:“嗯,我知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等两人感慨完毕,林怀远也已经走到了餐桌前,对两人打着招呼道:“高干事,吴科长,你们还挺早啊。”

  高振宇道:“林秘书,你也早啊,既然都起来了,就一起吃早餐吧。”

  林怀远道:“好吧,那我先去一杯牛奶,顺便拿点小菜啊。”

  林怀远很快拿好了早餐要吃的东西,然后在桌子前坐了下来,道:“我刚刚接到文市长的电话,说今天中午比毕省长生日,要我们准备一下,陪着领导去参加毕省长的生日宴会。”

  高振宇道:“这事儿吴科长刚刚跟我说过了,我想林秘书应该是早知道了吧?”

  吴佳玲喝了一口牛奶,道:“是呀,早上何处长打来电话了,说是要我们好好准备一下,配合好林秘书的工作。不知道文市长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要吩咐的。”

  林怀远道:“另外的吩咐倒是的有的,文市长刚刚在电话中说了,这次参加毕省长的生日宴会,毕省长的儿子和准儿媳也在,所以我们除了要给毕省长准备一份礼物外,还得给毕省长的儿子和准儿媳准备一份礼物。”

  吴佳玲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个没有问题,到时候你和小高一起去就行了,小高是毕省长儿媳的老同学,给他们家送礼也是很熟门熟路的了,这一次我就不去了。”

  林怀远道:“是吗?小高和毕省长的儿媳妇是老同学?”

  高振宇看着林怀远脸上表露出来的那一种惊羡的表情,便解释道:“呵呵,其实就是一起在汉江学院上过学的而已。”

  林怀远道:“既然是这样,那让你陪我去给你的老同学送礼,就实在太合适了。”

  高振宇苦笑了起来,因为一想起自己和曾珊珊的那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他的心里就非常的纠结。

  ……

  本来,一般领导人的生日宴会都在傍晚的时间点举行的,这样的就会有更多的亲们好友有时间参加,使过生日的气氛显得很热闹,也大大地太高了过生日者的社会地位。可是在毕省长生日这天,省委的领导班子却在省招待所里摆下了宴席,为省委省政府却组织起了一场大型的文艺活动,这是在之前就已经计划好的活动,所以毕省长今天的生日,也就只好从大局出发,不能选择傍晚时间大摆筵席了。

  因为毕省长的生日宴会就在中午举行,所以给毕省长把礼物送去的任务,当然是越早完成越好了。

  早餐过后,高振宇和林华远就带着礼物去了毕省长的家。这次,他们带去的去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因为包装的很好,所以两人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在上了车子之后,林怀远便好奇地看着高振宇道:“对了高老弟,你对毕省长的儿媳妇了解很多吗?”

  高振宇想起刚刚在吴佳玲对自己的提醒,便有了和林怀

  远保持一定距离的想法,所以对林怀远的问题,他马上就想到了回避,尽量别把自己的老底交付给对方。

  “呵呵,只是同学而已,要说了解嘛,那就根本说不上了,其实在学校里接触的很少。”高振宇淡淡地解释道。

  “哦,我还以为你和毕省长的儿媳妇是很熟悉,还打算让你打个电话,向毕省长的儿媳妇了解一下,他们两个准夫妻喜欢什么东西,我们再准备什么东西呢。”林怀远道。

  高振宇“嗯”了一声道:“是啊,要是知道他们这对准夫妻需要的是什么那就好了,可惜不知道。”

  林怀远道:“看来现在也只能送钱了。”

  高振宇意外地问道:“送钱?”

  林怀远道:“是呀,就是送钱,文市长已经把银行卡交付给我了。反正现在也不知道送什么好,万一送错了人家不喜欢等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送,送钱的话最实在了,他们想买什么,就可以买什么东西,方便。”

  高振宇当然知道林怀远说的这个道理,所以当林怀远为他解释这些缘由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便应声道:“嗯。”

  大约半小时之后,高振宇便把车子开到了毕省长的家门口。

  在毕省长的家门口观察了半天,高振宇便发现不时有人进出毕省长的家里,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提着东西进去,然后再提着东西出来。很显然,今天给毕省长送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家为了堵住悠悠众人之口,竟然不耐其烦地将这些人的礼物拒之门外了。

  林怀远看着毕家门口进出的人员,便有些沮丧地看着高振宇道:“高老弟,看来我们的任务很艰巨啊,你看看,进入毕省长加家里的人都是提着东西进入,提着东西出来,这样的话我看我们的任务是完成不了了。唉,文市长让我们来给领导送礼,送的出去,这说明我们办事的能力好,要是送不出去的话,只能说明我们的办事效率不行了。”

  高振宇看着林怀远一副担忧的样子,心想林怀远的表现欲还真是强烈,这么多送礼的人都失败了,你再失败有什么不正常的?难不成你觉得你比人家聪明?

  但是,想归想,高振宇还是淡淡笑了笑,道:“呵呵,就算被退出来也没有办法呀,林秘书,咱也观察这么久了,这些人都是提着礼物进去提着礼物出来的。也许毕省长家里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口舌,所以杜绝收礼吧。”

  林怀远道:“对了高老弟,你和毕省长的准儿媳不是同学吗?可不可以借着这个机会……”

  高振宇刚刚听完一半林秘书的话,便苦笑道:“林秘书,我刚刚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和毕省长的儿媳妇只不过是一般同学而已,这种事情我看靠她也是没用的,所以我只能说,等下我会尽力配合好你的。”

  林怀远道:“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带着礼品进去了毕家,在毕家的大厅沙发前,两人见到了正在和保姆有一句没一句交流的毕省长夫人。

  林怀远礼貌地看着毕省长的太太道:“程老师,我们是汉江市市政府的,我是文市长的秘书,今天是毕省长的生日,我们领导特地往我们前来向毕省长表示祝贺的。”

  毕省长夫人笑吟吟地说:“嗯,我替老毕谢谢你们汉江的领导了。呵呵。”

  看着毕省长夫人脸上那不咸不淡的表情,林怀远则显得很郁闷,他很很自然地将手里的礼品盒子放在茶几上,便继续笑吟吟地说:“程老师,现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毕省长在家吗?”

  “他从早上到现在,都在办公室忙着呢。”毕省长夫人回应道,脸上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

  林怀远道:“哦,既然毕省长不在家里,那我就先不打扰您了,程老师,我们先回去吧。”

  毕省长夫人道:“对了小林,你们领导有这个心思呀,我想毕省长的心里一定很高兴的,至于你今天的这个礼物,你还是拿回去吧。毕省长今天去上班前都跟我说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影响,今天来送祝福的,我们都表示感谢,但是你们送的礼物,我们是一件也不会收的,所以你们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

  林怀远道:“程老师,这是我们领导的一点小心意而已,里面只是一些小东西,希望你收下。”

  毕省长夫人道:“小林啊,我的意思刚刚已经跟你表示的很清楚了,毕省长今天去上班的时候,就告诉我,不管是谁送礼物,哪怕是一篮子土鸡蛋,都是不能收,毕竟组织有规定嘛,咱们不能破坏了规矩。”

  林怀远面对着省长夫人这样的强烈态度时,便不禁纠结地将眼睛转向了高振宇。

  高振宇刚刚在车厢里就一直在想着万一毕家人不收礼自己又该如何劝人收礼,但刚刚在外面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这会儿自然是更想不到了。

  正在这时候,高振宇突然看见了曾珊珊那熟悉的身影从房间里飘了出来,曾珊珊一出来,就柔声柔气地说:“伯母,我已经帮您把水弄好了,您看一下现在是不是该把减压的药吃一下呢?”

  “好,你让阿姨把药和水段出来吧。”省长夫人回答道。“谢谢你啊珊珊幸苦了,快坐下陪阿姨聊会儿。”

  曾珊珊因为在把主意力集中在未开婆婆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一边的高振宇。但高振宇却第一时间见到了曾珊珊。

  高振宇在见到曾珊珊的时候,本能地楞了一下,然后便把头低了下来,开始不安了起来。

  在高振宇因为见到曾珊珊而纠结万分的时候,曾珊珊已经在沙发上坐好了,并且也发现了正在茶几前的高振宇。她先是顿了一下,然后才很自然地看着高振宇,道:“老同学,你怎么也来省城啦?”

  高振宇听着曾珊珊的话,便知道曾珊珊这是因为刻意要和自己拉开距离,也做出一副意外的姿态,道:“呵呵,我是陪着我们文市长与何处长来省里向毕省长表示慰问的。”

  “哦,原来这样啊,最近在单位工作的怎么样啊?”

  “很好啊,领导们肯教肯带,所以我学的也很快,工作的也很充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正在曾珊珊和高振宇做着交流的时候,省长夫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便抽了上来,问道:“珊珊,你和这位年轻人认识?”

  高振宇刚刚想解释,但这时候曾珊珊却主动为他介绍道:“阿姨,这位是我的同学,是汉江市接待处的一个干事员,我大学时的学生会成员。”

  听到曾珊珊的介绍,高振宇也马上热情地朝毕省长的太太再次打着招呼,道:“程老师,您好,我之前就听几个同学说了珊珊同学和你是一家人,想不到您和曾珊珊同学真是一家人啊,呵呵。”

  省长夫人脸上的继续保持着那种人情,道:“哦,看来你和珊珊以前在学校的同窗感情还不错啊。”

  曾珊珊见状,马上道:“呵呵,阿姨您是不知道,当年在学校,高干事可是学生会主席呢,我当时只是学生会的一般成员,所以在学校的时候只是偶尔会遇见几次。”

  &nbs

  p;高振宇见曾珊珊解释的这么认真,便对毕省长夫人刚刚的话产生了一定的怀疑,连忙也跟着笑着解释道:“呵呵,关键是那时候我们不是一个年段的,而且又不是一个学院的,所以见面的机会少了一点,今天要不是在这儿见到老同学,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次遇见你了。”

  曾珊珊淡淡一笑,便没再说什么了。

  高振宇因为怀疑大厅里的气氛不对,于是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在一边干愣着。愣了一会儿,他才再次冲着省长夫人礼貌性地笑着说:“程老师,既然您这儿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指示我的,那我们还是先回去看看领导是不是有别的安排吧。”

  毕省长的太太淡淡地点着头,道:“嗯,那你们先去忙吧。”

  ……

  高振宇觉得,在毕家遇见曾珊珊倒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毕竟她未来的公公今天生日,她作为准儿媳,在毕家出现也是正常的。只是,今天在毕家没有见到毕家的大少爷,高振宇觉得倒是挺遗憾的,

  “呵呵,这些总算把任务完成了。高老弟,你的老同学来的可真是及时啊,不然照程老师的个性,今天我们是不把礼品拿回家,她肯定是誓不罢休的。”在高振宇陷入沉思的时候,林怀远兴冲冲地拍着他的肩膀道,

  高振宇没想到林怀远对这么个小事竟然也这么上心,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这只能算我们运气好吧。”

  林怀远道:“只可惜文市长让我们送给毕省长儿子儿媳妇的钱是送不出去了,要是能够送出去就也好了。”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刚刚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毕省长家里,我们要是再提出把钱送给毕省长儿子的事情,估计人家肯定会强烈的要求我们连礼品一块儿退回来,这样岂不是要得不偿失吗?”

  林怀远道:“唉,我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刚才我才没有将钱的事情提出来,这件事还是给文市长汇报一下吧,看看文市长是什么态度,我们再做打算吧。”

  高振宇道:“是呀,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

  从毕省长家回到长天酒店,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刚刚踏入酒店门口,在酒店的候客区里,两人便看见了正在那里交谈的文市长和何处长。林怀远于是拍了拍高振宇的肩头,道:“高老弟,我们现在先过去和文市长何处长打个招呼吧。”

  高振宇点点头,道:“嗯。”

  到了文市长于何处长的面前,两人相继向两位领导打了招呼,等招呼一打完,文市长便抬起头看着林怀远,道:“林秘书,事情办得怎么样啊?”

  林怀远点着头道:“文市长,我们已经向毕省长送了祝福,只是没有看见毕省长的儿子在家里,所以那件事没给您办好。”

  文市长皱了皱眉头,道:“嗯,我知道了。”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过了一会儿,文市长才转过脸,过身边的何处长道:“老何,现在时间差不多,咱们去省招待所吧,估计毕省长的生日宴上人也到了差不多了。”

  何大民应了一声“嗯”,便转而对高振宇和吴佳玲提醒道:“小高小吴,等估计会有不少人想灌我们文市长,你们可要配合好替文市长挡一挡,明白吗?”

  高振宇道:“嗯,谢谢文市长和何处长给我这么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发挥。”

  不苟言笑的文市长这会儿也突然笑道:“小高啊,这是一个可以和省里领导接触的好机会,只要你能够好好把握,我相信你一定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的。”

  高振宇连忙道谢:“文市长,真是谢谢你,我会努力争取多学一些东西的。”

  说到了这儿,高振宇不禁长长的吸了口气,心想领导就是领导,让手下人做挡箭牌,都能够把话说的这么漂亮,厉害!

  ……

  开车载着文市长一行人在马路上转了几圈,然后才把车开到省招待所的大门口。泊好车,进入招待所的二流大厅就看见大厅里宾客满堂,宾客们大多都是东南省的一些权贵们,分别坐在大厅里的一张张桌子里。

  打完招呼,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高振宇跟着文市长一行人总算在座位上。文市长坐到座位是一张很大的桌子,桌旁坐着好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东南省的市长们,他们高振宇基本上是不认识。本来高振宇还希望能够在酒桌上碰见武厅长的,这样他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和武厅长喝上几杯,联络你一下感情。

  宴会刚刚开始,几杯酒下肚,毕家的人员便一起出来亮相,想大家表示感谢,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还抽空出来为毕省长送上祝福。

  在比家人开始向宾客们敬酒的时候,高振宇才清楚地看见了毕省长的儿子和曾珊珊两人出现在大厅里了。毕省长的儿子看起来的确是很有文艺反而,特别是嘴边那一撮胡须,分明是最近刚刚留的——这样看起来,他确实有了几分英气。但高振宇又发现了很明确的一点,文市长的儿子似乎对曾珊珊并没有什么热情可言的,他只顾着自己和宾客们喝酒道谢,似乎一点也不关心他那未过门的女人。

  当曾珊珊把眼睛转到高振宇这的角落时,高振宇的心突然悬挂在了半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小晚礼服,把她的完美的身材衬托得如梦如幻。她样子像往常一样的美丽,细长白皙的小腿,优雅细腻的双手,动作依旧是那么的随性自然,只是在她的表情中,他突然捕捉到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东西。

  高振宇为了缓解一下自己此时说不出来的心情,便只好把主意转移到了领导身上,时刻准备着为领导挡酒他替酒的准备。

  毕竟是省领导的生日宴会,在场的高级官员实在太多,像高振宇这样的小角色,在这些高级官员之间,自然是不会受到别人的主意,所以他倒也识趣,在这些人之中尽力地扮演好一个小跟班的角色,在何处长的各种眼神中努力地为领导挡酒替酒。

  不知不觉中,毕省长的生日宴便接近了尾声。何大民因为要陪着文市长去和几个兄弟城市的市长们去喝茶,所以高振宇和吴佳玲也只好随着林怀远回长天酒店休息。

  在回长天酒店休息的路上,因为高振宇喝醉了了,所以开车的任务便落在了吴佳玲的身上,吴佳玲开车的速度不好,开得慢吞吞的,林怀远因为想去市区买东西,而吴佳玲的车技又不好,所以他只好自己打车去市区。

  等林怀远一走,吴佳玲便和高振宇聊起了几天参加毕省长生气宴会的感觉。

  “小高,我发现你的老同学长得挺漂亮的。”车子开了一会儿,吴佳玲便突然开腔和高振宇交流起来。

  高振宇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脑子是绝对清醒的,听吴佳玲这么一说,马上便被吴佳玲的话题吸引了过来。

  “呵,要是长得不好看,哪里配得上毕省长的公子呀。”高振宇回答了一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高,不知道你今天去参加毕省长的生日宴时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吴佳玲的问题,高振宇才听到了一半,就马上打断她道:“是吗?什么现象?”

  吴佳玲看了高振宇一眼继续道:“你发现了没有,在中午的饭局中,毕省长的儿子和你那老同学看起来的感觉并不像是一对情侣,我觉得他们之间搭配在一起,感觉怪怪的。”

  高振宇其实在宴会中也发现了这一点,见吴佳玲的发现和自己一样,于是便倒吸了口气,道:“你说的很对,我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可能人家是比较拘谨的一对年轻人吧,在那么多领导干部的面前,他们总不能像普通人一样随便打情骂俏吧?”

  吴佳玲道:“我感觉他们之间之所以会表现成这样,并非是出于拘谨,我倒是觉得那是一种冷漠,因为冷漠,所以他们之间才会一点亲近感也没有。毕竟,不管是一般的情侣,还是快要成为夫妻的准夫妻之间,都不会存在这样明显的距离感。所以我觉得他们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问题,某种不为人知的问题。”

  高振宇顿了一下,吐了口酒气,也充满不解地说:“佳玲,你说的很对,我也发现了这一点,难道他们之间真有什么问题?”

  吴佳玲皱了皱眉头,继续道:“呵呵,振宇,我也只是随口跟你说说的,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哪里知道啊?”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对了小吴,你之前也跟着何处长到省城办了几次事情,我想你对毕省长的儿子应该有所了解吧?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吴佳玲道:“这一点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省长的儿子一向都很低调,据说他是个艺术家,从事服装设计工作的,但至于其他的一些更深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据说很少知道毕省长的儿子大致情况的。”

  高振宇不禁感慨道:“看来这个毕家大少爷的身份还诡异的嘛。”

  吴佳玲道:“是的,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都觉得毕省长的儿子身份是很奇怪的。不过你想知道毕家大少爷大致的情况,我觉得也不难啊,你可以向你的老同学了解一下嘛。”

  高振宇心想,要是从曾珊珊的那儿能够知道的话,我就不用向你了情况了。但想归想,回答的时候还是淡淡一笑,不露声色的回应道:“呵呵,你说的也对,可以试探一下曾总,说不定就能够了解她的未婚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吴佳玲听了高振宇的话,却突兀地看了高振宇一眼,道:“对了,你怎么突然会对毕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的儿子是个怎么样的这么感兴趣呢?”

  高振宇道:“其实也不算感兴趣吧,只是突然跟你交流这个话题,感到很好奇,所以对这个毕家大少爷突然很感兴趣而已。”

  吴佳玲道:“呵呵,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目的的话,我觉得你还是把这个想法忘记吧,毕竟你有这样的好奇心总不是好事情。”

  高振宇听了吴佳玲的话,便本能地怔了一下,感觉吴佳玲嗯自己说这些话可能是想向自己暗示点什么。但还没有等他想清楚吴佳玲话中的深意时,长天酒店的轮廓便渐渐进入了两人的视界之中。

  ……

  第二天,高振宇便跟着何处长和文市长两人回到了汉江市。

  回到了汉江市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何处长陪着文市长去了一号餐厅用了餐,便打发着高振宇和吴佳玲继续吃饭去了。

  等何处长和文市长进了一号餐厅后,高振宇便笑吟吟地看着吴佳玲,对她邀请道:“吴科长,要不中午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吃饭吧。”

  吴佳玲道:“不用了,我等下还有点事要做,所以我就不去吃饭了。”

  既然吴佳玲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了,高振宇也知道淡淡都笑道:“嗯,好吧小吴,既然你忙,那我们改天一起吃饭吧。”

  和吴佳玲跟别后,高振宇倒真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他也就迈开了步子,向渡贤宾馆的餐厅里走去。

  在高振宇快要走到餐厅的时候,高振宇便意外地和吴吉章碰了个正面。

  “小高,你也是来餐厅吃饭的吗?”在见到高振宇的时候,高振宇都还没有打起招呼,吴吉章便率先打起了招呼。

  高振宇于是也只好向吴吉章迎了上去,道:“吴处长,我是正要去吃饭呢,你呢?你吃了没有啊?”

  吴吉章道:“我呀,也是刚刚好准备去吃饭的,既然你也是准备吃饭,要不我们一起吧。”

  高振宇知道,吴吉章是高和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既然他要请自己吃饭,等下自然是会想从自己的身上试探出某些信息了。看来,自己是必须得和吴吉章好好周旋一番了。

  高振宇想了一下,道:“好吧吴处长,咱们也很长时间没有一起喝喝酒吃吃饭了。”

  吴吉章笑道:“是呀,我最近工作比较多,所以也没有什么时间打电话找你出来坐坐,今天咱们可要喝个痛快,聊个痛快啊。”

  高振宇只好陪着笑。

  果然,在餐厅里坐下没多长的时间,酒菜才刚刚点好,吴吉章便笑吟吟地向高振宇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老弟,这俩两天去了省里,陪在何处长的身边,应该是学到不少东西吧?”

  高振宇道;“呵呵,吴处长,您这问题可真不好回答啊,要是我跟在何处长和文市长学了什么东西的话,倒是学了点,那就是和领导接触时的注意事项,只要这算得上算不上学到东西了,就有点见仁见智了,吴处长你说是不是呢?”

  吴吉章是聪明人,从高振宇的这些回答中,他自然也察觉到了高振宇对他的防备心了,但为了得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他必然得表现出一副不厌其烦的姿态来,向高振宇继续提问那些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是呀,你说的对,但我觉得这根本算不上学到东西,不知道何处长有没有让你去学习别的东西呢?”吴吉章继续问道。

  高振宇心想,何大民这次既然是陪着文市长去省里给领导送礼慰问的,吴吉章自然也会听到什么内容,毕竟吴吉章对何大民的一些动态,一向都是尽所能及地去了解。这会儿怎么会不知道何大民去省里办什么事呢?

  这么一想,高振宇倒觉得也没什么必要继续考虑要不要将这事向吴吉章陈述一下,他想了想,道:“呵呵,这次何处长忙着陪着文市长和姜副书记交流,所以倒是安排了我和林秘书等人去几个领导的家里慰问了。”

  “呵呵,对了,我还听说了,这次毕省长过生日,很多人送了礼物,毕省长的夫人都给退回来了,这次你们送的礼物毕省长家里有收下吗?”吴吉章突然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高振宇纠结地看着吴吉章,道:“吴处长,这……”

  吴吉章仿佛看懂了高振宇的纠结是什么一样,不以为然地笑道:“呵呵,高老弟,我们不是已经成为了好朋友的吗?怎么,你对我还有保留吗?”

  高振宇只好苦笑着说:“呵呵,其实这也没什么保留不保留,我们送东西的时候,刚好因为一些原因,所以毕省长的太太也没有太坚持要我们退回来,可能领导送的也是些普通的东西吧,毕省长家人可能觉得无伤大雅,所以收下了吧。”

  >

  吴吉章是聪明人,当然知道高振宇说这些话是有所保留,有些地方是不方便说出来的。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官场上的人,一些话是不能说的太透彻的,他是官场中的人,所以也知道高振宇被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后会是怎样的一个反应,所以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两人的谈话于是也暂时告了一段落了。

  两人大约一起沉默了两分钟后,高振宇的手机突然响彻了起来。高振宇于是便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电话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但凭着高振宇的记忆力,他当然知道这是土肥圆文娟打来的电话了。心里不禁沮丧了起来。

  高振宇郁闷地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走到和吴吉章有一定局里的窗户旁准备和文娟交流,但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里便穿来了土肥圆文娟那熟悉的,装嗲的声音,道:“振宇,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到汉江了呀?”

  高振宇收起了郁闷的心情,对着电话叹了口气,道:“文小姐,你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文娟道:“我没事,就是知道我叔叔已经回到汉江了,所以料定你也已经回来了,所以就打电话给你,向你表示一下关心了啦。”

  高振宇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呵呵,文小姐,谢谢你啊。”

  高振宇这么一客套,让文娟倒是郁闷极了,但她是一个反应能力还算不错的女人,很快就从郁闷的心情中钻了出来,对着电话道:“你总是这么客套干嘛啊?振宇,晚上你有没有时间啊?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坐下了来聊聊吧?”

  高振宇对着电话苦笑了一下,道:“文小姐,我现在是刚回到单位,单位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至于晚上有没有时间见面,我现在就真的不知道了。”

  文娟听了高振宇的话,便有些沮丧地对着电话,道:“好吧振宇,还是工作要紧啊,你先把工作忙好吧,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吧,要是时间允许的话,我们再出来见个面吧。”

  高振宇道:“嗯,文小姐,谢谢你的理解啊。”

  “呵呵,应该的啦,既然你现在很忙,我想我就不应该打扰你,好了现在你刚刚从省城回来,所以应该好好吃个饭菜,然后好好休息一次啊才是,我们先聊到这儿吧。”文娟对着电话道,语气中充满了理解。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重新回到了餐桌前,对吴吉章带着歉意自我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吴处长,刚刚接了个电话。”

  其实刚刚吴吉章也已经听到了高振宇在电话中和谁通话,但这时候他却突然想起了一个更让他感兴趣的问题,便看着高振宇好奇地问道:“对了高老弟,最近我们单位好像传言你和文市长的侄女在处对象,这事儿是真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高振宇本能地感到头疼,他苦笑了一下,道:“吴处长,你说的这个传言我也听说了,但我想说的是,这个传言真是一点真实性都没有啊,我和文市长的侄女只是偶尔见过几面而已。至于我们单位的同志会有这样的一个传言,可能是和上次文市长的侄女到我们单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我吃顿饭有关系吧,呵呵,当时只是因为一件小事情,她说要感谢而已,所以单位同事说我和文市长处对象的事情,压根就是没影的事……”

  如果是一般的事情,吴吉章肯定会表现出一副刨根问底的姿态,让高振宇把这个问题回答一下,但这个事情毕竟是牵扯到文市长的侄女,他再怎么好奇也是不能问,毕竟有些好奇心是要不得的。

  吴吉章想了一下,便淡淡的笑道:“呵呵,高老弟啊,你说的对,接待处是个人多嘴杂的地方,有些事一旦传开了,就会越传越离谱。我刚刚问那个问题也没有别的意思,就对这个传言感到好奇而已。”

  高振宇笑了:“嗯。”

  虽然,吴吉章并没有听到高振宇亲口承认他和文娟之间的关系,但他听到的那些传言,加上刚刚亲眼就爱你到了文娟给高振宇打电话的情景,所以心里对文娟和高振宇之间的事情便有了自己的想法。

  在和高振宇结束午餐的时候,吴吉章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想到:高振宇这小子的城府真是越来越深了,竟然连文市长的侄女都能够交往的了,看来以后想从他嘴里知道些何大民的事情,估计是没戏了。看来,应该对高振宇再次系统性地了解一下才行啊。

  ……

  一个下午的时间,高振宇都在为文娟纠缠自己的事情感到抓心,他越想文娟对自己展开她的如火的攻势时,心里就越发越感到发毛。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想一个合理的方式,和文娟把这种毫无意义却让自己揪心的关系结束才是。

  可以,经过一个下午的思考,他除了感到郁闷外,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不过,高振宇虽然没有办法,他倒是想到了一个可以帮他想办法的人,那个人就是和他有着千丝万缕情感纠葛的孔秀兰。高振宇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上次送兰姐回家的时候,兰姐好像还说自己的事情其实是可以解决。但是当时兰姐刚准备给自己说出建议的时候,却因为一通电话而搞的中途分开,以至于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得到兰姐的指点。

  高振宇想到了他心爱的兰姐,于是对如何处理文娟的事情,便突然有了一点可怜的底气了。

  一下班,高振宇便马上给孔秀兰打电话,说自己现在是如何如何地想她,如何如何地想见到她。孔秀兰呢,经过高振宇这么一番**,心里的火苗直接便窜到了脑门上去了,哪里还记得纠结,直接恨不得将高振宇生吞活剥了。在电话中马上答应了高振宇的约会。

  晚上,高振宇吃完了晚餐后,便去了兰姐位于华夏庄园的小公馆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这两天时间没有见到你,你可真是想死我了。”在兰姐的卧室里,高振宇便开始向兰姐发起了火热的攻势。

  孔秀兰比高振宇表现的还兴奋,两人刚刚在房内站定,她便急忙伸开她两条浑圆粉手臂一把紧紧搂住高振宇,火辣辣的吻着他的嘴唇,把条香舌伸入他的口中,道“臭小子,你还知道想我,为什么去了省城都不给我打电话你?”说完又主动吻上了高振宇的嘴唇。

  二人是又吸又吮又搅的不停亲吻着,孔秀兰把她那**的**紧贴在高振宇健壮的胸膛上,不停的揉擦着,**的三角地段,也一挺一挺的在磨擦高振宇的那里,嘴里“嗯”的呻吟着。

  高振宇真想不到,兰姐的情欲冲动时,竟然是如此的凶猛**,好象要噬人而食的野兽一样,真印证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来今晚可得好好地喂饱兰姐才是啊。

  二人经过一阵数分钟火辣辣热吻之后,才把嘴唇分开。

  吻了一阵后,高振宇喘了一口大气而道:“姐,你今晚的反应可真强烈,差点都把我闷死了。”

  “臭小子,你少废话,抱我会房间再说。”

  “遵命。”

  高振宇将她抱了起来进入房间,坐在床边说道:“姐,我现在遇见了一件麻烦事了,所以想请您帮我支个招……”

  “臭小子,我说你怎么一回到汉江就喊着想我呢,原来是对我有目的是呀?”

  &nbs

  p;“姐,我对你还能有什么目的呀,只是最近被文市长的侄女一直纠缠着,我都快烦死了。”

  “呵呵,傻小子,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支个招啊?”

  “嗯,姐,我现在被这件事都搞的烦死了。”

  “想让我帮你也行,但得看你的表现,只要你今晚表现的好,我就给你支招儿,你看如何啊?”

  “姐,那我可要好好表现一下啦。”高振宇兴奋地说道,说完后,又紧紧搂着孔秀兰,像雨点似的狂吻他一阵。

  “臭小子,你先把衣服脱了吧,快点。”孔秀兰像身体被人点了火一样道。

  “好的,就让我为你宽衣解带吧。”

  听着兰姐的召唤,高振宇知道子o既这时应该趁热打铁,左手一边感受光滑的肌肤,一边顺势将她的上衣除去,右手则摸进**,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让人想将其全部掌握,但他的手可能连半个也抓不住,只好在它们上面来回的揉抓,

  “臭小子,快点。”孔秀兰闭着眼睛催促着。

  “姐,你急什么啊?我这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高振宇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觉得她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了,这时候他也终于抓到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颤动的温热,幸福的**从他的五指间传遍全身,他让五指尽情抚摸她珍爱的密处,用五指分隔她的那里和大腿,慢慢的按压,移动,接着又从她的脖子吻到胸口,然后将舌头伸进**,品尝未知的区域,呼吸的声音很大,却盖不住她的**:“小男人……快嘛……”

  “好的姐,我马上。”

  二人于是快手快脚的三两下,脱得清洁溜溜了。互相面对面的凝视一阵,只看得两人心跳气喘、**高烧起来了。

  高振宇一看眼前的兰姐全身雪白**的**、细嫩洁白,一对肥满稍呈下垂的大白兔,全身的火苗便燃烧的更加旺盛了。

  高振宇忘情地看着**裸而丰满成熟的中年美妇人。这样雪白**、曲线尚称玲珑的**,刺激得本钱高翘硬挺的对着孔秀兰在摇头晃脑,不停的挺动着。

  孔秀兰一看高振宇那条火辣辣、高翘硬挺的本钱,便轻轻地摸着它道:“臭小子,你的反应还挺快的嘛,老实说最近没有和姐在一起,有没有去找别的女人啊?”

  高振宇上前抱起孔秀兰,把她仰躺的放在床上,自己则侧身躺在她的身边说道:“姐,除了你,别的女人我根本看不上啊,你要是不相信我没有在外面搞女人的话,我现在好好表现一下吧。”

  孔秀兰一手搂抱着他,一手扶着一颗丰满的果实,把那玲珑的小樱桃对准他的嘴唇边,娇声嗲语道:“臭小子,快表现吧你。”

  “嗯!”高振宇张开了大口,一口含住那粒樱桃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一手揉搓摸捏着另一颗果实。只摸捏**得孔秀兰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火热酥软,从口鼻中发出呻吟声,气喘声、****的叫道:“臭小子,你摸到我***啊……”

  高振宇不管她的叫唤,轮流不停的吸舔吮咬和用手拨弄着孔秀兰一双大果实。晚上他必须把兰姐喂饱,毕竟自己还有事想求她嘛。

  “哎呀……咬轻一点……受不了啦……被你……”

  高振宇看着兰姐的反应,一边将手在兰姐的小花园里挖着,一边忘情地咬着她的耳朵说道:“姐,你感觉怎样啊?”

  孔秀兰被高振宇这样一说,羞得她用玉手擂打着他的胸膛,娇声嗲语的喊道:“坏蛋,你把我害死了。”

  孔秀兰被挖得骚痒难挡,语不成声的在讨着饶猛叫。

  高振宇把手指抽了出来,翻身跨在她的**上!把条硬翘的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钱对正在她的樱唇上,塞进她的樱唇小嘴。

  “臭小子,你干嘛……”

  在她的声音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高振宇的本钱就进入了她的嘴巴了。

  “啊,姐……***啊……你再含深一点……都含进去……快……用力含进去……再吐出来……”高振宇占据着她的小樱口,心里惬意极了。

  一听高振宇叫她将本钱整个含进去,用力含进去再吐出来。于是就按照他的话含进吐出,吐出再含进而不停的**舔咬着。

  孔秀兰照话而为,孔秀兰忘情闭上眼睛,悄悄握住高振宇本钱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本钱的侧面,然後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

  “啊。”成**人的美妙**使高振宇全身无力。不知何时,领导权已经掌握在孔秀兰的手中。宝贝在孔秀兰的嘴里产生的**,使高振宇的屁股不断的颤抖。

  高振宇拨开披散在孔秀兰脸上的头发,看自己的本钱在孔秀兰的嘴里进出的情形。

  完成了**的部分,高振宇抱鬃秀兰,压在身下,抬起双腿,把褪在小腿的**扯去。

  孔秀兰的脸微红,极度紧张和暴露的陶醉感使孔秀兰得意识模糊,能感觉得出花瓣湿润,小樱桃和敏感处**。她又转身面向床,充满性感的双臀诱惑似的扭动着。

  高振宇被**得心里麻痒,本钱已硬翘到最大的限度而有些胀痛,非得插入她的小花园里,才能一泄为快。

  于是急忙抽出本钱,一个大翻身,把孔秀兰那**的**,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分开她浑圆的两条粉腿,手握本钱,对准她那绯红色的春洞,用力一挺,就一插到底。

  “哎呀!痛死我了……快停……停一……停……”

  “怎么啦!姐?”

  “没,没事,你继续吧。”

  于是高振宇开始一挺一挺的慢抽慢插起来,孔秀兰被他的本钱**得娇躯颤抖、娇喘吁吁的直哼着:“啊,快一点……用力一点……”

  孔秀兰实在急的不行了。坐起来抱住高振宇,大声尖叫道:“啊!小男人,快l!”

  高振宇顺势将孔秀兰抱起,一下子插在深处,急速**,并且不停的亲吻着孔秀兰的坚挺的乳房。

  高振宇在一阵忘情的冲刺中,只觉身下少妇异常的紧,夹的他爽的不得了。慢慢抽出下身,又快速全根没入,他根本没有考虑身下少妇是否能承受他的驰骋。

  高振宇感受着兰姐的反应,高振宇更加忘情了。

  孔秀兰双手像蛇般的死缠着高振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扭动,配合他的**,只感到高振宇的本钱,好像一根燃烧的大火棒一样,插在她的**里面,虽然还有点胀痛,但是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真舒服极了,尤其是从下身里的**,传遍了全身四肢百骸,那股舒服劲和**美……

  “姐,我上次不是跟

  你说了我被文市长侄女纠缠的事吗?”高振宇从孔秀兰身上下来后,便开始将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把兰姐给喂饱了,是时候把自己的目的性表现出来了。

  “臭小子,我知道这个事,上次我们不是已经谈过了,怎么?你还在纠结这事?”

  “姐,我怎么能不纠结呀,最近文娟可是没少给我大电话,而且只要一听见她那装嗲的声音,我全身的毛孔都差点没竖起来,您说我能不纠结啊?”

  “臭小子,你是想让我帮你甩掉你不喜欢的女人吗?”

  “姐,话不能这么说嘛,我和文娟那丫头又没有发生过什么,哪会存在什么甩不甩的呀?”高振宇认真的解释道。

  “好啦好啦,傻小子,我逗你玩儿的,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要是你连文市长的侄女都看得上,那只能说明你太重口味了。”孔秀兰又笑了一下道。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知道吗?今天终于她打电话还约了我晚上出来陪她吃饭交流了,我现在可都没有注意了……”

  “傻小子,我可事先警告你啊,文娟再怎么着也是文市长的侄女,你在不待见她,你也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脸上,免得得罪了文市长,将来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啊。”

  “姐,你说的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了,文市长是汉江的大领导,得罪了他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高振宇苦笑道,“可是姐,现在关键的是,我现在应该如何解脱啊?不然被文娟那么缠着,我非疯了不可。”

  孔秀兰看着高振宇真的为此事纠结的样子,便神秘地笑了笑,道:“傻小子,你知道今蝉蜕壳的计谋吗?”

  看着兰姐脸上的神秘神情,高振宇便马上好奇地说:“姐,您说的金蝉脱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