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占有她(44)



狠狠占有她(44)

  在高振宇和施熙雯刚开始感到震撼的时候,几个武警后面又冲上来了十几个端着冲锋枪的特警,武警和警察一冲上来就控制了局面。所有的人在武警的要求下,都乖乖地趴在了地下。

  “都给我铐起来。”西装男大声地只是道。“是”一个年轻的武警大声回应道。很快的,在场的人都被相继用手铐铐起来。

  西装男从一进入大厅后,就一直在观察的,这时候他已经发现了低着头正要被一个武警铐上手铐的陈曼妮时,便马上上前对武警阻止道:“快停下快停下,这是陈市长的女儿,不能铐手铐。”阻止完了武警,西装男便看着带着红色假发,穿着性感学生装的陈曼妮道:“小曼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还有,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呢?”

  陈曼妮表情地看着西装男道:“蓝叔叔,你让他们不要拷我朋友吧,我朋友是为了我而卷进来的。”

  西装男是陈市长的秘书蓝民华,蓝秘书听完陈曼妮的要求,就接着问道:“小曼,那个是你的朋友。”

  陈曼妮指了指高振宇和施熙雯。于是施熙雯和陈曼妮就被武警放开了。

  上面的形式刚刚控制不久,已经在二楼的陈市长和周主任已经常务副市长文望明,也开始在几个武警的簇拥下,进入了三楼。要说自己的女儿被不法分子控制了,作为父亲的陈市长这会儿肯定是心急如焚的,刚刚他就想冲上楼去看看女儿到底怎么回事了?但身边的工作人员以“楼上情况不明”为理由,阻止了他和在场的领导上楼。现在楼上的情况已经被武警控制住了,所以这会儿陈市长便带领着随从冲到了三楼。当他看见了儿女的时候,甚至是想都不想,就上前抱住了女儿,道:“宝贝,你告诉爸爸,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陈曼妮见到父亲,什么也不想回答,便一下子扑到了父亲的怀里,哇了一声哭了起来。

  正在父女二人抱在一起的时候,公安局长岳宝磊也带着一群公安人员上了楼,陈市长一见到岳宝磊,便狠狠地朝岳宝磊呵斥道:“你们公安局的同志是怎么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公安局竟然比我市政府都晚出现?如果出了事情你们公安局都不能第一时间出现,那么纳税人还供奉着你们这些警察干嘛?”

  岳宝磊自知理亏,便连忙恭顺地解释道:“陈市长,我们公安局的同志的确是接到了报警的电话,但是报警人没有说清楚报警的位置,也没有说清楚报警的原因,只是在电话中喊了救命,所以接线员怀疑是一起假报警,便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报了单位,但我们单位还是在第一时间做了研究,并且派了干警过来。”

  陈市长冷冷地回质问道:“这么说你们公安局的人还是尽忠尽职了不成?既然是你们公安局接到一个报警情况没有说清楚的案件,为什么我们接到的报警电话的时候,报警人就能够把要报案的内容说的那么清楚呢?”

  岳宝磊面红耳刺地立在了一边。

  这时候,周主任也在一旁冷哼道:“这件事一定要给我好好彻查清楚,连一个堂堂市长的女儿的安全在汉江市都得不到保障,这传到别的地方去,岂不是要把人家的大牙笑掉?到时候我们应该怎么跟外界解释?是说我们的政府班子无能,还是那些不法分子太厉害了?”

  周主任的一席话刚刚说完,岳宝磊就黑着的脸对身边的王队长之职责道:“王队长吗,难道接到报警电话后你不知道第一时间赶过来看看情况吗?难道你就不知道因为你的一时疏忽,会给这个社会引起很不好的反应吗?”

  王队长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看着岳宝磊道:“岳局,您是不知道啊,我们在刚刚接到电话后,基本上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核实的,而且也通知了就近的同事进行排查,我们几乎也是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赶来的呀。”

  有了王队长的配合,岳宝磊的底气也足了一些,他看了看陈市长道:“陈市长,关于我们公安局失职的地方,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查清楚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如何把现场的工作进行下去才是,所以我想请示一些陈市长,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进行现场的工作呢?”

  “查,一定要好好查。”陈市长黑着的脸道,“不仅要查这家酒吧的老底,还要把那报警电话的资料给我找出来,我要亲自看看到底是你们公安局的人有意失职,还是受害人在报警的时候陈述不当。”

  陈市长的话说的很重,这倒是给岳宝磊一个“提醒”,他心里清楚,关于接线员接到的报警电话,必须要好好地做一下手脚才行。

  岳宝磊这么一想,便不动声色地点着头,道:“陈市长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要好好彻查,一定会给你的女儿一个交代着。”

  周主任冷着脸道:“这不是给我们的某个领导一个交代的问题,关键是应该给受害人一个交代,给我们汉江市的群众一个交代,这才是最关键的事。”

  岳宝磊连忙再次对周主任敷衍地说了一声“是”,便对手下人吩咐道:“你们都给我认真点排查,绝对不能放过一个细节,还有,把所以当事人的口供都给我做好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在酒吧里的情况已经被稳定下来之后,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可他一放松下来之后,便感觉背部一阵生疼,刚刚进入酒吧大门后被人击了一棍后,因为要打架全身的细胞都在亢奋着,所以也不觉得怎么疼,现在整个人因为都放松了下来,他便感觉受伤的地方痛得厉害痛得离谱,便咬着牙齿强忍着。

  “高老头,你没事吧?”正在这时候陈曼妮突然跑过来揉着他的肩部关切道。

  “啊……”因为陈曼妮的手搭在了高振宇受伤的那个肩膀上,所以高振宇就痛得本能地叫了起来。

  见自己弄疼了高振宇,陈曼妮马上关切地看着他,道:“高老头,你没事吧?我弄疼你了吗?”

  这时,一旁的施熙雯看了一眼陈曼妮,道:“小陈,你别碰他,他肩部明显是瘦了伤的。”

  陈曼妮一听说高振宇受了伤,泪水便哗啦啦地流下来,道:“高老头,你没事吧……疼吗……”

  高振宇摇头道:“还好!”

  正在这时候,陈市长也走到高振宇跟前,非常反感地看了一眼高振宇,道:“小曼为什么会在这里?高振宇,我想一定是和你的引导有关系吧,这件事我一定会让你的领导好好处理你今天的行为。”

  高振宇听着陈市长的话,心头不由涌出一阵悲凉,心想自己今天好歹也是就救了他的女儿,他怎么能这样呢?

  “陈市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是接到陈小姐的电话才赶过来救人了,我真没有引导陈小姐惹什么事。”高振宇耐着性子解释道。

  “是吗?这件事我看还是等相关部门确定了再说吧,是不是你引导陈曼妮来这里惹事,等下自然会有答案的。”陈市长的脸继续浮现着极不好看的神情。

  “陈市长,振宇说的是,刚刚是你女儿给他打电话求救的,他还是开着我的车子来救人的。”正在这时候文娟也突然凑上来为高振宇辩解道。

  陈市长听到文娟的辩解,这才点着头,道:“哦,原来是这样的呀,不过小文,还好你这个电话打的及时。不然拖得太久,我真不知道事态会发展的多严重啊。”

  陈曼妮见到父亲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职责高振宇,便马上不满地看着父亲道:“爸,你干嘛要这样,高振宇的行为是建议勇为,你不表扬他也就算了,你这么说他算什么嘛。”

  陈市长道:“嗯,好啦小曼,你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里交给相关部门就行了。”

  “不行,我今天涉嫌来这里,就是为了弄清楚这里存在的违法乱纪的事情的,现在这里的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况还没有弄清楚,所以我作为当事人,现在是不能离开这里。”陈曼妮抗议道。

  陈市长道:“傻丫头,现在连我这个市长都亲自出动了,难道你还担心我们的有关部门不好好处理这个案子吗?”

  陈曼妮这才撅着小嘴,道:“好吧爸,我可以先回去,但你们一定要把高振宇和施警官照顾好,他们刚刚是为我受伤的,所以你一定要让医生好好帮他们医治。”

  陈市长道:“你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就对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陈曼妮这才点着,对高振宇道:“高老头,那我先回去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高振宇点着头,道:“嗯,你放心吧陈大小姐,我会的。”

  而陈市长呢,这时候他看见女儿对高振宇竟然是一副非常关注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便瞬间变得不好看了。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隐忍下来,没有将自己的心情表露出来。

  陈曼妮一走,在陈市长和周主任在交流的时候,文娟便关切地看着高振宇,道:“高干事,你没事吧?”

  高振宇没有回答陈曼妮的话,而是充满不解地看着文娟道:“文小姐,刚刚是你打电话给陈市长的?”

  文娟道:“是呀,是我打电话的。我是先打电话报警,然后再给陈市长打电话的。”

  高振宇笑道:“谢谢你呀文小姐,要不是你极是打这个电话,我估计今天我和施警官都别想离开这里了。”

  文娟道:“我知道你刚刚很着急,所以才会忘记报警的,你刚刚要是看,能够稍微冷静下来,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想到报警。其实这种事通过报警和通知市政府,才是最有效率的,毕竟陈市长的女儿出事,对于我们整个城市来说,都不是件小事情啊。”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嗯,文小姐,除了谢谢你帮忙报警,还要谢谢你刚刚替我向陈市长解释。”

  正说着,一名穿着警服的年轻警察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对高振宇和施熙雯道:“施警官、高干事,现在我们已经进行了现场的勘测和相关的笔录,请你们也跟我们回公安局好吗?”

  高振宇因为想到有文娟和施熙雯两个人为自己辩解,高振宇现在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了,他底气十足地回应道:“好的。”

  而施熙雯这时候却明显地抵触道:“不行,我不能会公安局,现在我要求见刘书记。”

  负责传话的年轻警察道:“对不起施警官,这个我做不了住,你也是警察,按照我们公安部门的办案规定,你作为事件的当事人,现在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该跟我们回公安局做一下笔录再说。”

  施熙雯还是坚定地说:“不行,现在我要求见刘书记,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想跟刘书记说。”

  这时候不远处的王队长见到这里的对话,便冷着脸走过来道:“怎么回事?现在现场已经勘测完毕了,你怎么还不把施警官和高干事带回去?”

  年轻的警察解释道:“王队长,施警官要求见刘书记,还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刘书记报告,所以她现在不跟我们回去。”

  王队长听了年轻警察的解释,便把脸转向了施熙雯,道:“小施,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也干了一定时间的警察了吗?怎么连我们公安局的规矩都不懂呢?再说刘书记是什么人?那是你这种级别的携察说见就能见到的?”

  施熙雯道:“王队长,刘书记愿意不愿意见我,我不知道,但我现在有权利给刘书记打电话,所以希望你不要阻止我给刘书记打个电话。”

  王队长道:“我说小施同志,你有事情不能等回到公安局再说吗?就你那点小事,非得现在麻烦刘书记才成?”

  正说着,一边带领手下“取证”的岳宝磊也开始向施熙雯这边赶来,道:“怎么了?大家怎么在这里停下了?”

  王队长于是向岳宝磊说了事情的经过。

  岳宝磊在听到王队长的叙述后,便转过脸,对立于一旁的施熙雯道:“小施,你在我们单位也算是一个表现很不错的同志,现在怎么这么不懂事呢?现在这么晚了,刘书记肯定在睡觉,你这时候打电话过去合适吗?刘书记白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你这时候打扰了他,明天还有那么多的工作等着刘书记去完成呢,你说晚上要是把刘书记给打扰了,那怎么行啊?”

  岳宝磊不让施熙雯在这个时候给刘书记打电话虽然是出于一种私心,但是他却把阻止施熙雯打电话的缘由说的入情入理,让施熙雯一时间也反驳不了。

  岳宝磊把话说到这里,又刻意停了一下,道:“小施同志,你有什么事情难道不能向我们单位的领导交代的吗?为什么不先向我们单位的领导交代,再经过我们单位领导的关系向刘书记汇报呢?是不相信我们单位的领导,还是有你个人的什么原因啊?”

  这下子,施熙雯便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了,毕竟岳宝磊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其潜台词就是:“把你是想乖乖按照公安局的章法去办事,还是想和公安局的所有人员作对呢?”

  施熙雯虽然想法激进,但并不会傻到和领导对着干的地步,所以对岳宝磊的要求,除了配合她也就没有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办法了。

  施熙雯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陈曼妮第一次弄到了证据,被公安局内部人员销毁的情景,考虑到自己万一进入了公安局,手里的东西要是按照公安局的程序上交的话,很有可能会再次得到被销毁的命运。于是便向岳宝磊不亢不卑地要求道:“岳局,我可以跟大家回公安局配合大家做笔录,但我有个条件,你们不能按照对待一般的嫌疑人那样对我,等我跟大家回到公安局。您必须让大家绝对保证我的人身权力。”

  岳宝磊想了想,道:“这是必须保证的,你又不是罪犯,我们当然没有权力束缚你的人身权力。再说了,就是犯罪嫌疑人,我们也没有权力控制你的人生权力”

  于是乎,施熙雯也就不再纠结了。

  ……

  回到公安局,高振宇和施熙雯就相继被两个刑警安排在两间笔录室里,分别做起了笔录。就连为高振宇的见义勇为作证的文娟,也被安排了一个警察给她做笔录。

  对于高振宇的笔录,可谓是简单极了,负责高振宇笔录的警察客气地向他了解完事情经过后,就客气地让他先回家。

  而相对于警察出身的施熙雯,她的笔录则显得麻烦多了。负责施熙雯笔录工作的,是她的顶头上司,汉江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李芳。李芳除了是施熙雯的顶头上司的身份,她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公安局长岳宝磊的秘密情人兼死党,让李芳来负责施熙雯的笔录工作,自然

  说明了施熙雯今天要做的笔录是相当重要的了。

  最起码对岳宝磊来说,施熙雯的笔录能不能做得到位,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两人在笔录市里面见面后,经过一番简单的寒暄,李芳就一脸深沉地看着施熙雯道:“小施,请你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向我陈述一下吧。”

  施熙雯知道李芳和岳宝磊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时候若是把自己的老底全盘交代的话意味着什么,但不说是不可能的,所以施熙雯想了一会儿,才避重就轻地陈述道:“大约在九点多,我的好朋友,也就是陈市长的女儿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得到举报,大富豪酒吧里存在聚众吸毒贩毒的现象,她准备去取证,但又担心大富豪酒吧里情况太复杂,就请我一起去酒吧负责接应她,由她假装坐台女学生进入包间取证,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将会第一时间接应她,使她的个人安全不会受到侵犯。”

  李芳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下,道:“既然大富豪酒吧里存在聚众吸毒贩毒的情况,你为什么不向局里汇报?而是单独行动呢?”

  施熙雯道:“我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陈曼妮在接到举报的时候,并不能确定大富豪酒吧里存在这种违法的情况,所以也不好向组织汇报,只能决定等我们找到能够证明该酒吧存在违法行为的证据后,再向局里汇报情况。”

  李芳刚刚问那个问题,其实就是想通过施熙雯的嘴巴,更深一步地得到关于施熙雯进入大富豪酒吧的目的,以至于判断施熙雯之所以这么做,背后是不是有“高人”指点。然而,施熙雯却给了她这样的一个滴水不漏的回答,让她的计划便只好落空了。

  李芳要是继续问道:“那你们最后又是怎么发生打斗的呢?”

  施熙雯道:“陈曼妮在陪客人喝酒的时候,被客人无意中发现拍摄的录像机,她为了保护录像的内容,所以一边向我呼救,一边往包间的外面逃跑。我因为一直都在附近观察,所以陈曼妮一跑出来,我就马上上去接应。”

  李芳继续道:“这么说,你们是为了调查取证,而去的大富豪酒吧了?那么,在和对方追赶打斗的过程中,你有向局里求助吗?”

  施熙雯道:“有,我和陈曼妮都相继报了警,接线员也告诉我们会安排警力过来,但我们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我们的同志过来。”

  李芳道:“这件事我们会向当事的接线员了解事态的情况,并调查当天的报案资料。你现在应该告诉我,接待处的高振宇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出现在事故现场的?”

  施熙雯想了一会儿,道:“是陈曼妮在报警之后再打电话给高振宇告诉我们这边的情况的。所以高振宇便赶了过来。”

  李芳继续问道:“那你和陈曼妮准备去大富豪酒吧进行考察事情高振宇事先知道了吗?”

  施熙雯道:“不知道,是我们差点出事后高振宇才知道,并且赶到事发地点大富豪酒吧对我们进行救援工作的。”

  李芳“嗯”了一声,又翻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道:“你说高振宇不知道你们要去大富豪酒吧取证的事情,我觉得在7月26日当晚,高振宇和陈曼妮也卷入了大富豪酒吧寻衅闹事的纠纷中,当时陈曼妮因为和大富豪酒吧里的人发生冲突,也是叫这个高振宇去解围的,难道这次高振宇会事先不知道你们准备取证的事情?”

  见李芳说了这么多,还想把高振宇拉进了事件中,施熙雯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这件事的确和高振宇是没有关系,我们之所以没有告诉高振宇这件事,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计划后,会阻止我们,所以我们并没有告诉他。”

  李芳道:“是吗?他为什么会阻止你呢?”

  施熙雯道:“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次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自从他赔了大富豪酒吧三万块钱后,就认为大富豪酒吧里的情况不简单,所以之前好几次陈曼妮试图告诉他,想继续取证的时候,他都是着了一大堆的理由拒绝,并且劝陈曼妮不要去招惹大富豪酒吧。”

  李芳道:“既然是陈曼妮和高振宇之间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施熙雯道:“我和陈曼妮是好朋友,陈曼妮在告诉我大富豪酒吧里面情况时,告诉了我这个细节。”

  李芳继续问道:“那么,高振宇和陈曼妮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的关系很密切吗?”

  施熙雯想了想,道:“他们之间是普通朋友吧,亲密也算不上,只是偶尔会凑一起交流。”

  李芳又在本子上记录一下,道:“这么说,你对陈曼妮和高振宇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不算很密切也说不准了?”

  施熙雯从李芳的认真态度中感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这时候她又实在想不到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才合适,只好顿了顿,道:“也可与这么说说吧,因为我和他们接触的并不多。”

  李芳沉吟了一下,看着施熙雯肩上背着的摄像机,继续道:“对了,你身上背的摄像机,应该就是陈曼妮用来拍摄大富豪酒吧违法乱纪的摄像机吧?请你把摄像机中给我们相关人员鉴定一下吧。”

  施熙雯担心,一旦将摄像机交给了李芳的话,里面的内容说不定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所以她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就同意的,若是这会儿将摄像机交给李芳的话,刚刚在大富豪酒吧里向岳宝磊提出的要求,岂不是白提了?

  “是的,但我现在不准备将里面的内容公布。刚刚岳局长也向我保证了,我在距离可以对我的人身权力自由支配,现在我不想将这些东西上交,所以我有权拒绝你的要求,希望你能够理解我。”施熙雯不亢不卑地说道。

  施熙雯的耿直,在这时候显得实在不应该,坐在她面前的,可是她在工作中的顶头上司,敢这么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说话,估计在整个汉江市也是找不出几个的。

  然而,对于施熙雯的态度,李芳倒显得不气不恼的,她淡淡地笑了一下,道:“小施同志,这里是公安局,你将手中掌握的物证向我们公安人员展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你拒绝将物证展示出来又是出于什么顾虑呢?是因为对我们公安局的领导不放心?还是有什么消极的想法?”

  施熙雯毕竟太年轻了,在玩心理战这方面自然不是老谋深算的李芳的对手了,看着李芳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她这会儿干脆连怎么回应都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知道了,霎时间哑口无语在了那里。

  李芳仿佛看透了施熙雯的心理一样,顿了顿,道:“小施,既然你不不愿意将摄像机交到我们手里,那这样吧,你把你们拍摄的内容放映出来给我们看一下,我们也好确定案情,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你看怎么样?我保证看完了,再把摄像机中的内容还给你,你看怎么样啊?”

  堂堂一个公安局的领导,在向当事人兼自己的手下要一份材料,竟然还用这样的方式与之商讨,简直是一件奇事。但这时候李芳的心里也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只要施熙雯答应将手中的材料拿出来展示,她就彻底处于下风了。

  当然,她要是不愿意拿出来的话,李芳还是会有办法处理的,只是使用的方式不同而已。

  李芳毕竟是施熙雯的领导,既然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施熙雯自然是不好再继续僵持下去了,于是只好点着头,轻轻地回应了一句:“嗯。”

  李芳于是吩咐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将视屏拿到电脑上去放映。

  br/>

  施熙雯也没有见过视屏中的内容,随着工作人员将视屏播放后,她才看清楚了视频中的情景:

  事情中出现的是一个在包间里的嘲,几个老板和黑道人员气质的男人在围着包间里的茶几上吸食着装在瓶子里的、已经加工好的毒品,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忘情满足的表情,在这些男人的身边各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穿着学生制服的女生,这些女生有的陪着这些男人们喝酒,有的陪着男人吃水果,更有女孩则陪着男人吸食起了毒品。而陈曼妮化妆成的学生妹则老实地坐在一个瘦子的身边。不多时功夫,又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白衬衫男人在沙发上坐下后,便开始打电话叫来大富豪酒吧的经理(就是之前发令打高振宇和施熙雯的那个二八开中年),大富豪酒吧经理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袋白色的粉末交给白衬衫男人,白衬衫男人拿着白色粉末在嘴里试了一下,便点点头,交给了二八开中年一沓红色的人民币,一场关于贩毒的交易算是被成功拍摄下来了。

  如果情节就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倒也算是正常的,但就在交易完成之后,陈曼妮身边一个高个子男人不时地在她光洁的大腿上抚摸着。陈曼妮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忍受,但很快就收不了,开始躲避,但随着高个子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方式,陈曼妮便起身准备拿着包走人,但高个子男人却不满地站起来和她拉扯,视屏中的画面就开始混乱了起来,在场的情景便看不清楚了……

  而实际的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况则是这样的,在拉扯的过程中,陈曼妮放在包包里面的摄像机被拉得掉到了地上,正在吸食毒品和大富豪酒吧的经理就发现了摄像机的存在,于是便朝陈曼妮追了上来,陈曼妮则一边逃跑一边向藏在包间外面的施熙雯求救了,所以才会发现后来的事情了……

  视频上的惊险情景,除了施熙雯和李芳看到,正在总控制室里的岳宝磊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屏幕上的情景,他通过耳机对李芳命令道:“将摄像机还给施熙雯,不要问为什么。”

  这下子,轮到李芳郁闷了,按照他和岳宝磊的约定,如果施熙雯的手里的确掌握了大富豪酒吧的犯罪证据,就趁机将之掌握起来,现在已经确定施熙雯的手里掌握了对大富豪酒吧的不利证据,为什么不把它控制在手呢?

  可是,现在正在笔录室里,这时候也不适合在笔录室里就问岳宝磊是什么缘故,所以李芳也只能合上本子,道:“好吧,小时同志,你现在可以走了,摄像机和摄像机中的视频你也可以带走了。”

  施熙雯没想到,作为岳宝磊同党的李芳,在看到对大富豪酒吧不利的材料视频竟然没有要销毁的意思,便不解了起来:“李科长,你是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是呀,可以走了,有什么让你感到不解的吗?”

  “哦,没有。”

  于是,施熙雯带着他的不解之心,拿着摄像机就离开了笔录室。

  ……

  高振宇从公安局出来后,心里郁闷的要死,想不到自己一直对大富豪酒吧绕着走,想不到为了陈曼妮这个傻姑娘,竟然再次被卷进了这场漩涡之中。此时的他,心里是非常的郁闷的,因为他很清楚,陈曼妮和施熙雯这一次的行为,无异于虎口拔牙,岳宝磊是什么人,哪里能够这么轻易地因为一个小小的**视频就栽下去的呢?之前为了救陈曼妮惹了一身骚的情况,高振宇还历历在目,毕竟岳宝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耐他是见识过的。

  “宇,这里——”

  高振宇刚刚走出公安局门口,本想找一辆车子准备会渡贤宾馆睡上一觉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唤他。

  高振宇本能地回过头一看,发现喊他的人是和他曾经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温可妍。

  “可妍,你怎么会在这里?”高振宇一边向温可妍走去,一边向她问了起来。

  “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温可妍笑道,“宇,快上车吧,我们车上聊。”

  高振宇也想离开这倒霉的鬼地方,所以对温可妍的邀请,便想都没想,就向车子走了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去,一下子钻进了车子里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了车子后高振宇诧异地看着温可妍道。

  温可妍笑道:“我刚刚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其中就有个是公安局的警察,他无意中跟我说起了大富豪酒吧的事情,我也是无意中听说他的同时在给你做笔录,所以就开车过来接你了。本来准备晚点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解一下情况,没想到你就已经出来了。”

  高振宇毫无目的地笑了一下,道:“呵呵,想不到你的消息还满灵通的嘛。”

  温可妍道:“是吗?”

  高振宇笑了,不去回答他。

  温可妍发动了车子,陪着高振宇沉默了一会儿,道:“宇,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喝会儿酒吧,也好帮你去去身上的晦气,你看怎样?”

  高振宇道:“不了,我现在感觉好累,想回去睡一觉,哪儿都不想去。”

  温可妍继续邀请道:“宇,要不晚上去我家吧,晚上我好好陪你去去身上的晦气。”

  温可妍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明显的期待,让高振宇突然感觉有些推脱不了,他犹豫了一下,竟然鬼使神差地回答道:“好吧,晚上我去你哪儿休息一下吧。”

  温可妍笑了:“嗯,那我晚上好好地陪陪你。”

  ……

  在温可妍的别墅房间里,温可妍端着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酒递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宇,我陪你喝上一杯吧,祝你摆脱掉所有的晦气好吗?”

  高振宇接过了酒杯,很自然地将手中杯子和温可妍碰了杯,然后一脸忧愁地拿起杯子咂了口酒。

  “宇,你这次怎么又卷入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之中了?”温可妍也喝了口酒问道。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可妍,我跟你说吧,现在一说起这件事我就感到头疼,我也是稀里糊涂地被卷进来的,现在想想都头疼啊。”

  温可妍看着高振宇有意要躲避这个话题的意思,便笑了笑,道:“好吧振宇,既然现在不愿意说这个话题,那咱们就不说吧,来,我们再和一杯,忘掉烦恼吧。”

  高振宇突然感觉,自己和温可妍现在的交流,其实是最惬意的,他再次举起酒杯,和温可妍碰了一下杯子,道:“嗯,我们一醉方休吧。”

  两人不知喝了多长时间的酒,这时候温可妍突然紧紧抱住高振宇的脖子,道:“宇,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高振宇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所以这会儿对温可妍的投怀送抱不但不感到反而,反而觉得这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种享受,他看着怀里温可妍那修长苗条的身躯,洁白而细腻的皮肤,不禁喘了口气儿,道:“可妍,你想问什么问题就问吧。”

  “宇,你最近是不是和文市长的侄女在处对象?”温可妍的脸热热得透着红晕,双眼迷离,呼吸急促。

  &

  nbsp;“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宇,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爱上别的女人。”她像个小女生一样对高振宇要求着,但话说到一半就被刻意的压抑住了。

  高振宇的身子也一下子僵住了,瞬间感道脖子被他的嘴吻上,僵硬的身体一下子就像面团一样的软了下来,直往地上出溜。可能因为今天压抑了一天的缘故,高振宇对她的吻感到舒服极了。他想女人呻吟时那样,“啊”了一声,与她双双倒在了她的小床上。

  很快的,两人就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舌头缠绵在一起,用力的吸取着对方的甘甜,温可妍今晚显得非常主动,她纤细的手从很快从高振宇的衣服下面探了上去,按在那小小的**上,高振宇感觉自己的小**被温可妍轻轻揉捏着,灵魂开始飘荡了起来,**在不断的涨大变硬,有一股火在体内燃烧。他忘情地拉扯着温可妍身上的衣服,在一阵忘情的拉扯中,温可妍很快被她剥得只剩下内衣**了。

  “宇,你告诉我,你不会喜欢别的女人的。”

  此时,温可妍笔直的双腿已经紧张的绞在一起,平坦的小腹在同款式的**掩护下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双手交叉在胸前似乎要掩藏着什么,平时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紧闭着,小巧的鼻头两侧出现了细细的汗珠,双颊上的红晕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思。

  “可妍,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还有,这件事你是从哪里听到的?”高振宇斜躺在她身边,嘴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宇,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都奔溃了。”她说着,眼泪便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好像要证实她此时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一样。

  “这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和文市长的侄女在交往。”高振宇稍微放慢了攻势解释道,今晚他仿佛刻意要寻找一个发泄点一样,所以对温可妍的身体有点“来者不拒”。

  “宇,虽然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但刚刚我在公安局的门口也看见了文市长的侄女文娟,我想她刚刚应该是来公安局看你的吧?”温可妍纠结地看着高振宇道。

  高振宇觉得,此时自己若再和温可妍解释的话,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为了不破坏此时自己的欲望,便开始一手搂住她,嘴在她的脸上、额头、脸颊、下巴、脖子上到处亲吻着,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到了她的小腹上。

  “好了可妍,别说了,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高振宇的手掌逐渐从小周腹部上移,隔着文胸划着乳边的圆弧。

  一种难以形容的刺激传遍了温可妍每一寸肌肤,她的娇躯开始扭动,道:“宇,我知道你之所以选择和文市长的侄女交往,是因为你想借助文市长的关系,在官场上能够更好地攀爬上去,对吗?”

  高振宇感受着她的精致滑嫩的玉脯雪肤,手指隔着文胸向峰顶推去,他疯狂地紧拥、亲吻着她的身躯,就是不去回答温可妍的话,因为,他觉得回答这样的问题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宇,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温可妍那愚不可及的嘴巴继续装腔作势地问着。

  高振宇的双手用力地在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肤上揉搓着,嘴巴则不停地隔着温可妍的文胸吮吸着高耸饱满、触之弹手的晶莹**。

  “你快告诉我,我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解释。”高振宇漫无目的地笑了一下,接着手口并用,在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探求,所到之处,白皙细嫩的肌肤都被涂上了一层粉红色。

  “可是我想听,我想听你告诉我,你之所以离开我,是不是为了攀爬上文市长这个大靠山。”这时候温可妍似乎把她的精力都集中在让高振宇回答这个问题上了,而她刚刚主动在高振宇身上的攻势,倒是相对弱了不少。

  “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呢?”高振宇搂住她的香肩,用前胸重重挤压她文胸下丰满滑腻的**,只觉一片温柔中两颗樱桃逐渐坚硬,令人心颤。温可妍灼热的肌肤上开始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

  “可妍,你别问了好吗?”高振宇温柔的舔过她的**玉臂,手却偷偷滑入她的**,指尖轻轻划过她腿间那两片神秘蜜唇。触手已是一片温暖湿润,他只觉口干舌燥,心中不由扑扑狂跳。只要温可妍想和他进行的交流,瞬间变得和狗屎一般没意义了。

  温可妍浑身一颤娇吟一声,结实的大腿紧紧夹了起来。高振宇轻轻抬起纤腰,扶住她的玉臀褪下**。此时,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进攻,进攻……

  温可妍霞飞双靥,小小贝齿咬住鲜艳的下唇,高振宇握住她一侧大腿,轻轻分开少许,伸指沿红滟滟的花园轻轻滑动。

  温可妍哪里经得起他的折腾,很快便面红如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喉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玉臀频频上下挺动,桃源溪口却缓缓流出蜜液闪着光芒。

  “可妍,我要……”高振宇的**早已硬得难受,并且开始分泌出透明粘稠的液体。

  “宇,不管你选择文娟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想我都会理解你的,我知道你也需要我的理解。”她在他的身上温柔地说着。

  高振宇不知道温可妍跟自己说这些话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时候他觉得这些这些话很有废话的嫌疑,便直截了当地用手指从那缎子般光滑的后背上解开了文胸的搭扣,慢慢的把文胸扒了下来,温可妍的****羞涩、活泼地蹦了出来。

  “宇,我爱你……”温可妍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本能地用一双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骄傲坚挺、雪白柔美的圣洁椒乳。

  看着床上这个丽色娇羞、清纯绝色、冰清玉洁的小美人儿那洁白得令

  高振宇伸出一双手,分别拉住温可妍的雪藕玉臂,温可妍半推半就羞涩万分地一点点分开了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一双饱满柔软果实巍巍怒耸而出。

  高振宇的双掌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了这对坚实又弹性惊人的**肉,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

  “宇,我爱你。”

  “可妍,我来了。”高振宇边说边握住了温可妍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分开。两腿之间,那神秘三角洲呈现在他得眼前。

  高振宇于是不再犹豫了,他愤愤地直起身子,将本钱头对准了温可妍鲜嫩诱人的神秘园入口。本钱的顶端已经接触到玉门的边缘了,他感到了一阵的温暖和光滑,然后他毫无温柔可妍地朝那里进攻了上去。

  “啊……”温可妍脸庞上动人的绯红愈加的浓重,**的**越发的柔软炽热了。

  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高振宇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细致而敏锐的感觉,一时间把脑袋里的郁闷事情都抛掷到脑后。

  “啊……”

  高振宇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温可妍的身体,从中攫壬能多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一张湿湿的樱桃汹,把他舔吸的又酥又痒。

  &

  nbsp;“啊……啊……”温可妍无法保留地大声呻吟着,那粗壮的**令温可妍觉得快窒息,且有冲击性的**。

  “哦……啊……”温可妍两个**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被高振宇粗糙的手指粗鲁地抚弄,**就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秘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彻底湿润。温可妍的**一声高过一声……

  “振宇,不管你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都不会改变自己对你的爱。”在完事后温可妍突然温情款款地说道。

  “可妍,我现在好累,让我睡会儿好吗?”高振宇喘了口气道。刚刚在情欲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他肩上挨过棒打的部位虽然没有那么疼了,但现在一放松下来,他便再次赶到肩膀隐隐的疼了。

  温可妍苦笑了,仿佛两人之间的温情,早就成了一断久远的记忆了。

  ……

  在一辆军绿色的丰田霸道里,李芳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对坐在他身边的岳宝磊叹息道:“岳局,刚刚我们有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让我把视频销毁掉呢?”

  岳宝磊长吁了一口气,道:“唉,销毁视频有什么用呢?这件事都把陈市长和周主任给惊动了,加上又牵扯到市长的女儿,你以为就删除掉一个视频就可以搞定的吗?还有,施熙雯那个小丫头口口声声说要找刘书记,可见她这次对大富豪酒吧的行动,是很让让不得不才产生想象的啊。”

  李芳见岳宝磊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纠结要把视频还给施熙雯的话题了,她淡淡地问道:“那么岳局,我们现在是应该怎么办才好?毕竟视频在施熙雯那丫头的手里,我们不好好琢磨一下是不行的呀。”

  岳宝磊道:“现在紫云山别墅吧,我让丁强好好准备一下,这件事非同猩,必须好好安排一下才行啊。”

  李芳于是便不再多问了,认真地给岳宝磊当起了司机。

  车子行至紫金山上,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别墅前停好了车子,两人一起进入了别墅。然后在一个穿西装年轻人的迎接下,到了别墅的二楼后,岳宝磊便看到了正在大厅里等待着他到来的丁强。

  丁强一见到岳宝磊进来,便一脸焦虑地问道:“姐夫,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岳宝磊叹了口气,道:“大强,你怎么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呢?我都跟你说了,现在汉江的环境很复杂,让你把这些生意不要再拿出来,你怎么就不愿意听我的话呢?”

  丁强道:“姐夫,生意已经关了很长时间没做了,我担心要做再这么停下去的话,我们的损失……唉,再说了我在准备开张之前,就已经把酒吧里的人员全都给换成机灵的人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岳宝磊不耐烦地叹了口气,道:“既然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是你做的不到位,要是你把事情做到位的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说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吗?”

  丁强看着姐夫脸上难看的表情,也就不在多解释了,顿了好半天才开口道:“姐夫,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再动怒也没有用啊。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岳宝磊叹息了口气,道:“是呀,现在跟你纠结再多也没有用了。”

  说完,岳宝磊从口袋里摸出了软中华,抽出一根烟塞进嘴里,丁强见状向身边的一个马仔示意了一个眼神,马仔连忙会意地上前给岳宝磊见香烟点燃。岳宝磊大口地吸了口烟,道:“去你们酒啊取证的人是我单位的一个携察和陈市长的女儿,她们拍到了你酒吧经理将毒品进行交易的全过程我也看到了,所以这件事的严重性是显而易见的啊。”

  丁强不解地看着岳宝磊,道:“姐夫,既然你已经掌握了他们拍到的视频,那有什么好怕的,直接销毁了,他们的手里没有证据,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

  岳宝磊大口大口地吸了口烟,道:“我已经把他们拍的视频还给他们了。”

  听着岳宝磊的话,丁强不由得大吃一惊,道:“姐夫,既然你已经掌握了他们手里的证据,为什么不像上次一样,直接销毁呢?让他们拿回去,岂不是成了我们的致命把柄吗?”

  岳宝磊叹了口气,道:“你以为这事靠着我们销毁掉一个物证,就能够平安度过的吗?我告诉你,我现在怀疑这次的取证行动和市委书记刘维明有关系,所以我们现在每动一下,都应该小心翼翼才是啊。”

  听说这个事情和刘维明有关系,丁强和李芳嘴巴同时张了老大。丁强不解地问道:“姐夫,你是怎么确定这件事和刘维明有关系的?”

  李芳也长大了嘴巴道:“是呀岳局,您是怎么确定这件事和刘书记有关系的?难道就因为施熙雯那丫头提出要给刘书记打电话?”

  岳宝磊道:“这算是一个原因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刘书记和施家的关系也值得我们留意啊。施熙雯的哥哥就是为了调查大富豪的事情而没的,施熙雯想查出大富豪酒吧的秘密也是很自然的事,刘书记和施家是世交,如果施家为了查清楚施熙雯的哥哥的死因求助刘维明,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丁强看了看岳宝磊身边的李芳一眼,犹豫道:“不是吧姐夫,这件事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再说了那个施队长的死和我们又么有关系啊。”

  岳宝磊道:“虽然这件事和我们没有关系,但如果刘维明想利用这个事件来整我们的话,那这件事就相当难办了。”

  丁强道:“姐夫,既然这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为什么要把证据还给他们呢?这样不是把我们的小辫子给他们留着吗?这样反而让他们更容易整到我们吗?”

  岳宝磊道:“今天我把证据毁掉的话很容易,可如果这件事真和刘维明有关系的话,我担心刘维明会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地整我们一下,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更加被动了吗?要是到时候刘维明利用这件事扩大影响,要求成立一个专案组,我担心这件事就相对难办了。到时候有专案组的人来负责调查,我这个公安局长的位置可就要被悬空在那里了。要知道,现在牵扯进来的,可是堂堂的市长的女儿,”

  丁强道:“姐夫,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吧?你是我们的龙头啊,你要是没有办法的话,我们可就更没主意了。”

  岳宝磊道:“办法倒是有啊,不过这次你得要下大本钱了。”

  丁强道:“都到了这份上了,该下的本钱还是要下的,姐夫你说吧,你怎么安排,我怎么做就对了。”

  岳宝磊又一连吸了好几口烟,道:“现在唯一能替我们挡一下这一关的,就是你的酒吧经理赵贵了,你得让他消失掉,只要他消失了,这件事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丁强看了岳宝磊一眼,做了一下杀人的动作,道:“姐夫,你现在该不会让我把他这样了吧。”

  岳宝磊舒了口气,道:“胡闹,这种事做不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手上最好别沾血。我的意思是,现在风声这么紧,必须将他送出汉江才是,只要将他送出喊将,让他到别的地方躲一阵,这件事也就好办了。不然等他被刘维明控制起来的话,这件事可就麻烦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