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救命良药(45)



见到救命良药(45)

  看着岳宝磊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丁强像见到了救命良药一般,道:“姐夫,看来还是你有办法啊,只要刘维明找不到赵贵,那么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问题推到赵贵的身上,刘维明找不到赵贵,这件事也就死无对证了,他也就无法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了。”

  岳宝磊道:“现在赵贵在哪里?”

  丁强道:“就在我的一号仓库里。”

  岳宝磊道:“今晚刘维明已经对我下了命令,要我晚上一定要把相关人员控制起来,等明天市委市政府召开会议研究,所以今晚你一定要连夜将赵贵送出汉江。”

  丁强道:“嗯,好的,我马上就安排个机灵的手下负责这件事。”说完,丁强便打了个电话给一个手下,吩咐那名手下晚上将赵贵连夜送出汉江。

  岳宝磊看着丁强把电话打完后,便继续看着丁强问道:“关于这件事牵扯到的几个吸毒者的身份你清楚吗?”

  丁强道:“清楚,是几个海运公司的老板,和我们都很熟,也算是老顾客,这几个老顾客我倒不怕,他们之前也被警察控制过,但都没有将我们的秘密供述出来,也算是几个老江湖吧。”

  岳宝磊叹息了一声,道:“什么老江湖不老江湖的,调查人员要是想让他们张口,办法多的是,到了最后还不是让他们乖乖就范吗?现在你要做的事,应该是让他们知道应该如何对待这件事情,我已经让公安局的人把这些人都给控制起来了,你今晚可以派个人去和他们沟通一下,不管是用软法子还是硬法子,只要你让他们把所有的问题推道赵贵的身上就可以了,这件事就相对好办多了。”

  丁强信誓旦旦地说:“姐夫,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等下我就回你派人去和他们交涉,你放心吧,这些人知道我丁强在道上的名声,也知道我的手段,所以他们会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岳宝磊转而对身边的李芳吩咐道:“李科长,今晚你晚点休息,大强派去和那几个海运商人谈话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安排吧,记住,这件事千万要做的保密,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很被动了。”

  李芳点点头,道:“岳局,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我一定把这件事给完成好的。”

  岳宝磊道:“嗯,麻烦你了,那你现在先去安排一下吧,车子给你,等下我让大强派人送我回去就行。”

  李芳再次点了点头,然后才离开了紫荆山别墅。

  等李芳一走,丁强便一脸沉闷地看着岳宝磊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夫,我听酒吧的工作人员说,本来赵贵是可以拿到施熙雯手中的摄像机的,但后来高振宇那小子赶来了,情况才发生了变化,那小子真狠,我们酒吧的门都已经锁住了,他竟然开着车子直接就撞进来了,而且他又那么的能打,一下子把我手下人打翻了十来个,所以我感觉高振宇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姐夫,你说高振宇那小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啊?”

  岳宝磊道:“根据公安局和施熙雯以及高振宇所做的笔录上看,高振宇这个人的情况很特别。笔录上记载,高振宇一直都在避免和大富豪酒吧都是刻意保持距离的,而这次之所以和大富豪酒吧发生冲突,则是为了救陈曼妮,所以才被卷进来的。而我们从事件发生的过程上看,也的确如笔录上说的那样,高振宇确实是在收到陈曼妮的求救电话后才赶到大富豪酒吧的。”

  丁强道:“不可能呀,要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助,上次陈市长为了和我们不撕破脸,不是让高振宇背一次黑锅吗?难道高振宇这家伙真的傻到可以为人家背两次黑锅的地步?姐夫,我倒是觉得这个高振宇不简单,他很有可能和刘维民有什么关系吧。”

  岳宝磊道:“这个不是没有可能,上次云中华的孙女被海宁他们欺负的事情发生后,刘维民还送了高振宇一副字,这幅字上写的是‘天道酬勤’四个字,这四个字的意思很暧昧呀,让人不得不产生遐想呀。”

  丁强道:“是呀姐夫,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好好地试探一下他?”

  岳宝磊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可以去试探一下,但不是现在,要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

  丁强道:“姐夫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就着手试探一下他,看看能不能把他搞定。”

  岳宝磊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到时候该怎么试探,该怎么拉拢,都必须要把握好一个度才行。”

  丁强连忙说:“是的,我知道了。”

  岳宝磊最后安排道:“好了,你现在应该好好安排一下你的人,李科长现在已经在局里等着你安排的人过去了。我也该给文市长打个电话,和他商量一下明天会议的事情了。”

  ……

  岳宝磊安排完兴子工作,自己也开始打起电话给文望明。今天发生的这件事,让他有一个地方感到不解,为什么文望明的侄女文娟会在场呢?文娟在场又说明了什么?

  因为心头被问题纠结着,所以这会儿岳宝磊也顾不上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便将文望明的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话拨打出去。

  岳宝磊的电话打过来时,文望明已经在床上梦周公了,接到电话后,便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道:“宝磊同志,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什么事呀?”

  岳宝磊恭敬地对着电话道:“文市长,今天晚上在大富豪酒吧里发生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文望明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听说了,本来想等明天问问你的。对了,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岳宝磊道:“文市长,这件事中有很多地方其实存在很大误会,明天早上刘书记会召开会议,我希望到时候文市长能够配合我一起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

  文望明对着电话吐了口粗气,道:“我帮你解释?这件事牵扯到陈市长的女儿,我帮你解释不合适吧?宝磊同志,我看你是找错人啦。要想找人帮你解释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应该找陈市长才是呀,陈市长毕竟是当事人的父亲,如果陈市长能够从大局角度出发,去帮你解释的话,那在明天的会议上你的误会就相对好解释多了。”

  岳宝磊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只要把陈国杰搞定,事情就相对好办多了。但他引出文望明说出这些话,自然是有他自己的目的了。

  “文市长,现在让我去和陈市长解释的话,我觉得很不合适。”岳宝磊解释道,“陈市长的女儿是这件事情中的受害者,而牵扯到这件事情中还有我兴子丁强的大富豪酒吧,虽然我兴子丁强是个实在本分的人,但这件事毕竟是发生在他的酒吧里,他有推脱不掉的责任,所以我担心因为这个缘故,我和陈市长会解释不清楚。”

  文望明是聪明人,他知道岳宝磊的兴子是什么货色,更是知道岳宝磊现在打电话跟自己说的这些话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但咳嗽了一下,道:“宝磊同志,我知道现在陈市长那边也会因为这件事而气头上,我看这样吧,这件事我帮你向陈市长好好解释一,下,争取让陈市长理解你。好不好啊?”

  岳宝磊得到了自己的目的,便马上笑吟吟地对着电话道:“文市长,你要是肯帮我向陈市长说明一下情况,那就实在太好了,我想有你帮忙解释,陈市长一定会理解的。”

  文望明本来就和岳宝磊打得火热,所以岳宝磊的客套,他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好啦,你也不用跟我客气,以我们之间的交情,我该帮你的自然会好好帮你的。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这样吧。”

  岳宝磊道:“文市长,你先不着急着挂电话啊,我还有一件事情很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理解,所以想向你了解一下……”

  文望明沉吟了一下,道:“你还有什么问题想向我了解的?你直接问我就是了,我听着就是。”

  岳宝磊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对了,这次大富豪酒吧事件中,你的侄女文娟也参合在其中,而且他是和高振宇一起去的大富豪酒吧的,而且她还把车子借给了高振宇撞大富豪酒吧的门,从而高振宇有机会和大富豪酒吧里的人发生冲突……”大概觉得“冲突”这个词儿用的不好,于是岳宝磊又改口道:“高振宇开车撞了门进入大富豪酒吧后,才得以和酒吧人员发生打斗事件,使这件事的矛盾更深一步定激化,所以我觉得你的侄女和高振宇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很密切呢?还有,我有一种感觉,高振宇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他拉着你的侄女去大富豪酒吧,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呀?”

  文望明在床上欠了欠身体,道:“我这侄女和高振宇刚刚认识不久,算的上普通朋友,大富豪酒吧的事,我也已经向她了解过了,她跟我说了,今晚她和高振宇在逛街,是陈市长的女儿打电话给高振宇,说她遇见危险了,要高振宇去救他。因为我侄女刚好在高振宇的身边,知道了这件事后便主动要求和高振宇一起去大富豪酒吧救人。只要开车撞门的事,那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他也顾不上考虑,就直接撞门去了。所以我觉得吧,你倒也没有必要多想,高振宇这年轻人到底简单不简单,你作为一个公安局长,我想,从这个事件发生的过程判断,你的心里应该是有答案了吧?”

  岳宝磊本来就感觉到高振宇这个人不简单,现在见文望明对他的态度竟然也这么好,便本能地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个关于“文市长想招高振宇当侄女婿”的传闻,心里面对高振宇这个年轻的想法则更加感到不解了,更加觉得高振宇是个不简单的年轻人了。

  岳宝磊现在已经把自己想得到的答案得到了,所以也不再浪费文望明休息的时间了,便对着电话诚恳地说:“文市长,真对不起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您早点休息不吧。”

  文望明道:“嗯,好吧,你也早点休息吧。”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高振宇便感觉肩头痛得厉害,昨晚因为和温可妍的激情,而使得伤处因为大脑处于兴奋的状态而忘了疼,现在一觉醒来,全身都在放松,便顿时感觉伤口剧痛了起来。

  高振宇在醒来之后,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肩部,发现自己的肩部已经肿了一个大包,包上贴着一副膏药,他用手指轻轻地触及到那个受伤的大包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感觉一阵出奇的痛楚。

  “宇,你醒啦?”正在这时候高振宇突然听见温可妍那温柔的呼唤声。

  高振宇朝温可妍的声音传播处望去,发现温可妍正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站在床前,一边给自己敷着面膜,一边继续温柔地说:“宇,我已经帮你贴了膏药,现在感觉疼吗?”

  高振宇摇摇头,道:“不疼了,谢谢你啊。”说完,脑袋里又努力地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想着自己昨晚为什么又再次和温可妍发生这样的事呢?

  但是,他也是努力地去想,脑袋里的画面就越来的模糊不堪,最后干脆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要是感觉还好的话,就先起来吃饭吧,早餐我已经让餐厅给我们送来了。”温可妍温情款款地看着高振宇道,但因为她的脸上此时正涂抹着面膜,所以高振宇这会儿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高振宇简单地应了一声“嗯”,然后便起来开始穿起了衣服,在穿完衣服准备去洗漱之前,他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但却发现手机的屏幕里竟然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这二十个电话有几个是陈曼妮打来的,有几个是孔秀兰打来的,还有几个分别是施熙雯和文娟打来的。考虑到这几个电话可能是表示对自己关心的来电,高振宇也就暂时不去管它了。但是当他看见电话中竟然还有父亲和母亲的来电时,便淡定不了了,心想母亲昨晚没有接到自己的电话,心里一定很为自己担心,这会儿应该急坏了吧。高振宇一想到这里,便心里便更感到愧疚了起来。

  高振宇检查了一下手机,发现手机被人调成了静音功能,便不解地看着温可妍,道:“可妍,昨晚那么多人给我打电话,你怎么都不叫我起来接电话啊?”

  温可妍柔声解释道:“昨晚第一个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有叫你接我的电话啊,但是你喝醉了酒,又那么累,所以我怎么叫也叫不醒你,所以就帮你把手机调整静音了,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高振宇对温可妍这种擅自对自己的手机进行处理的行为感到特别的不满,本来是想发脾气的,但他很快就忍住了。因为他知道,温可妍的话说的合情合理,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跟她生气。

  高振宇对温可妍淡淡地笑了笑,道:“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说完,便起身给母亲打起了电话。

  吴华美从丈夫的嘴里知道儿子出事后,就打电话给儿子了解情况,但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却因为儿子正在公安局做笔录,手机被公安局的人收起来关机,所以怎么也打不进去。后来让丈夫特地开车去公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局看看的时候,却被告知儿子已经做完笔录离开。可是,在接着给儿子打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儿子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作为母亲,在知道儿子出事,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的情况下,吴华美心里的焦虑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现在,见儿子终于打来了电话,吴华美的心里终于放松了起来,但因为心中母性的缘故作祟,使她忍不住对着而知责骂道:“臭小子,你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道吗?昨晚我和你爸都着急成什么了?你知道吗,你爸爸不仅去了公安局找你,还去了你的单位和你朋友家里找你。找不到你我和你爸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呢。”

  高振宇听着母亲焦虑的话儿,心里更加愧疚了,对母亲小声解释道:“妈,对不起啊,昨晚睡得太沉了,加上手机又是静音,所以才没有接你的电话啊。”

  吴华美又道:“我打电话给小施了,小施说你现在肩部受了点伤,可能去医院检查了。对了,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

  高振宇听到母亲这焦急的话,又听了母亲这充满担忧的猜测,高振宇只好顺着母亲的话意,道:“妈,您别为我担心,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肩上受了点伤,去了诊所检查了一下,诊所的医生说了,没什么大碍,只是帮我贴了个膏药,就让我回家了。可能是我从诊所回来后,爸爸已经在宾馆找过我吧。”

  吴华美再次抱怨道:“你这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就不懂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吗?至少你也得让家里为你省点心啊。”

  高振宇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妈,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的事情呢,所以为了避免让你担心,我当时是没打算让进您知道这件事情的……”

  吴华美道:“臭小子,我是你妈妈,难道你的事情还能瞒得了我吗?你说你就不能让妈省点心啊?万一出了什么事的话,你让妈怎么办?”

  高振宇心里一阵触动,好半天才鼓起劲儿对着电话道:“妈,对不起啦,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我会让您省心,我不会让您为我担心了好吗?”

  &nbs

  p;吴华美道:“嗯,你知道就好。”

  高振宇看了看时间,见现在都是快要上班的时间了,便对着电话和母亲告辞道:“妈妈,现在我们先聊到这儿吧,我快要上班了,等我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好吗?你帮我跟我爸说一下我没事好吗?”

  “你小子,还知道您爸爸会担心你啊。”吴华美道,“好吧,你先安心去上班吧。”

  和母亲结束了对话之后,高振宇便去洗手间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漱一番,然后和温可妍用一起吃了早餐,才去了接待处上班了。

  ……

  昨晚在大富豪里发生的事情,早上已经在单位里传开了。高振宇刚进入接待处不久,就有几个同事向他表示了“关心”,看着同事们一个个好奇的目光,高振宇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做了轻微的解释,便不再和他们废话了。

  进入办公室,高振宇便和办公室主任白南音碰了个正面。白南音一早也听到了关于高振宇昨晚在大富豪酒吧出事的事情,于是见到高振宇之后,便对其招呼道:“振宇,你先到我办公室一趟吧。”

  高振宇在一阵迷茫的状态下,还是点着头,跟着和白南音进入了主任办公室。

  “白主任,您找我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哦,振宇啊,你先坐下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白主任,我看我还是站着吧,您有什么事直接问我就是了。”

  “好吧。”白南音想了想道,“对了振宇,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再次卷进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之中啊?”

  高振宇苦笑道:“白主任,这件事真是说来话长啊,我基本上是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卷进了这个事件之中,唉。”

  白南音顿了一下,道:“据说你是为了救陈市长的女儿才卷进去的?”

  高振宇心想,反正这件事已经闹得连陈市长和周主任都惊动了,估计个中的缘由,作为自己顶头上司的白主任也肯定会有所了解的,不然她今天又何必把自己拉到她的办公室里问这事呢?

  “我和陈市长的女儿是朋友,昨晚我也是突然接到了她的求救电话,所以就赶了过去,等我到达那边的时候,那边就已经正在打斗了,所以……所以我就被迫卷了进去……”

  白南音虽然很喜欢高振宇这样的个性,但在高振宇身上毕竟发生了三次和大富豪酒吧起冲突的事,虽然他每一次和大富豪酒吧发生摩擦都是一定的因素,但作为高振宇直属领导的白南音却不得不好好留意起这个年轻人了。因为,这个年轻人已经连续三次招惹了汉江地头蛇丁强却能号发无伤,若此人背后没有大人物的话,他哪里有这样的胆色?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白南音对待高振宇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对了振宇,你和大富豪酒吧是不是有什么过节,为什么……”

  高振宇听着白主任那带着试探性十足的语气,便马上打断了白南音的话,道:“白主任,我在您手下也干了一定的时间了,我想您一定也会理解我的个性吧,我不是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吧?这件事情真的是有太多的误会了,白主任,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可得好好在您面前解释一下啊。”

  白主任淡淡一笑,道:“呵呵,好啦好啦,我也是随便问问而已啦,对了,在你来单位上班之前,金秘书长给我打来了电话,让你下午两点半去一下市委,刘书记要就着昨晚在大富豪酒吧发生的事情,让金秘书长找你问话呢。”

  高振宇大吃了一惊,嘴巴张的老大,道:“白主任,您说刘书记让金秘书找我问话吗?”

  白主任道:“是呀,金秘书长打电话跟我说的。对了,关于这次把你去见金秘书长,我有几点要好好提醒你一下。”

  高振宇道:“白主任,你说吧,我听着呢。”

  白主任道:“刘书记让金秘书长找你说话,是因为他想要核实公安局上交的材料是不是属实,所以你在和金秘书长说话的时候,应该注意,一定要实事求是的说话,金秘书长你也接触过几次了,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有什么就说什么,只要实事求是地说话就行了。”

  高振宇点点头,道:“谢谢白主任,我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白主任道:“嗯,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提醒一下。”

  高振宇道:“白主任,您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白主任道:“小吴的弟弟过两天就要到汉江了,你这个作为姐夫的,可是要好好地表现一下啊。”

  高振宇在心中忍不住叹道,看来这个白主任应该获得中国好媒婆的称号才是,为了撮合自己和吴佳玲在一起,她可真是不遗余力费尽心思啊。

  高振宇想了想,道:“嗯,谢谢白主任。”

  白南音笑了,道:“嗯,知道就好,那就好好把握吧。”

  ……

  下午两点四十分,高振宇便打了辆车子去了市委办公室。

  在秘书长金仕洁的办公室里,高振宇见到了正在办公桌前看着报纸的金仕洁。于是便对她起了招呼:“金秘书长,您在忙着呀?”

  刚刚,金仕洁打了电话给高振宇后,就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报纸,因为看得入迷,高振宇刚刚进来的时候,她并没有怎么发觉,现在被高振宇一声招呼,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站在门口的高振宇,道:“振宇,你来啦?快进来吧。”

  高振宇走进办公室,礼貌性十足地说:“金秘书长,刘书记让您……”

  高振宇的话才说了一半,金仕洁就笑了起来,道:“振宇,你之前不是一直都喜欢管我叫师傅的吗?怎么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儿见到我,反而这么生分了?”

  高振宇感受到金秘书长对自己态度的明显转变,心里不免一阵欣喜,但一想到之前她曾经暗示过自己,不要随便和她拉关系的情景,心里又矛盾了起来:金秘书长今天对我表现这样的态度,究竟是出于何意呢?

  虽然金仕洁的态度转变的很明显,但高振宇还是识趣地看这个金秘书长,道:“呵呵,金秘书长,这里是工作场所,所以我还是管你叫金秘书长吧,等下了班,您就是我的师傅,到时候我是不会这么生分的。”

  金仕洁也不再继续与之纠结,半晌才开口道:“好吧振宇,那你先把昨晚在大富豪酒吧发生的事情跟我陈述一遍吧,等下我还得给刘书记送去呢。”

  高振宇点点头,经过了一番酝酿之后,才张开口,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一向金仕洁做了陈述。

  金仕洁在听到了高振宇的陈述后,又翻了一下桌面上的材料,然后开始沉吟了起来。

  高振宇对金仕洁把自己丢在一边,她自己去忙着工作的事感到很郁闷,陪着金秘书

  长沉默了半天后,才试探性地看着金秘书长的脸,道:“金秘书长,您在想什么啊?”

  金仕洁这才从刚刚的沉思中反应了过来,道:“没有,只是想起公安局的做派,感到有些吃惊啊。”

  高振宇道:“金秘书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金仕洁叹了口气,道:“根据你的笔录,以及早上陈曼妮和施熙雯的上看,陈曼妮和施熙雯两个人的报警时间和警察出警的时间,竟然相差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这半个小时的时间是足够让大富豪酒吧的人控制住施熙雯,从而达到抢走施熙雯手中物证的目的。”

  高振宇心想,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公安局的人迟迟不来,不就是为了给大富豪酒吧人员留下可以控制施熙雯的时间吗?上次公安局的王队长的一系列行为可是足够证明这一点啊。

  但是,在金仕洁的面前,高振宇也不敢乱说话,毕竟金仕洁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直的领导,还说不定呢,如果随便开口说话,那是很容易就会使得自己祸从口出的。

  高振宇点点头,道:“呵呵,金秘书长,您的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不是说下午刘书记要在市委的会议室里召开研究会议吗?只要公安局出警过慢的原因,我想等下就应该可以研究出来了吧?”

  金仕洁道:“是呀,现在市里的领导正在研究呢。”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金秘书长,我能不能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呢?”

  金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洁道:“说吧,还有什么问题不好问的呢?直接问我就行了呗。”

  高振宇道:“师傅,我昨晚的行为虽然是迫于无奈去做的,但我知道我这么做实在是太鲁莽了,您说我这样做会不会对我们的单位造成极不好的影响啊?”

  高振宇这一声“师傅”把自己和金仕洁之间的距离再次很好地拉近了,金仕洁忍不住笑了一下,道:“我说好徒弟,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这次你是为了救陈市长的女儿而去和大富豪酒吧的人员发生打斗的,不仅陈市长要感谢你,甚至连你们单位都要表扬你的见义勇为呢,再说了这件事连刘书记都认可你,说你和施熙雯两个人都是好样的,你害怕引起什么好的影响啊?”

  高振宇心想之前那次为了救陈曼妮还被迫赔偿了大富豪酒吧三万块的情景,不禁苦笑道:“师傅,那玩意万一这件事到了最后,变成是施熙雯和陈曼妮在酒吧里闹事……这样的话我的行为算不上寻衅啊?”

  听完高振宇的话,金仕洁不由得冷了一下,道:“振宇,你这话怎么说呢?怎么会说到是陈市长的女儿故意闹事呀?”

  高振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太快,把不该说的话都给说出去了,就马上开始想起了应该如何解释了。

  没等他想到该如何解释的时候,金仕洁却仿佛看透他的心思一样,淡淡地笑了笑,道:“振宇,我看你担心的是你第一次和陈市长的女儿在大富豪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吧?你是害怕岳宝磊颠倒黑白,再给你安个寻衅闹事的罪名吗?”

  高振宇差异地看着金仕洁,道:“师傅,想不到你还知道那件事呀?”

  金仕洁道:“刘书记让我看了你之前在大富豪酒吧‘寻衅’的案件了,我还为这件事情问了陈曼妮和施熙雯。陈曼妮也证实了公安机关那些不作为的警察颠倒黑白的事实,而且当初给你做笔录的施熙雯也承认了这一点,说你在笔录中并没有承认自己是寻衅的。”

  高振宇道:“是呀金秘书长,当初我的确没有承认自己的行为是寻衅,但到了最后公安局却告诉我,竟然说他能掌握的证据证明我的行为属寻衅,最后我也只能不得不向大富豪酒吧赔偿损失了。”

  金仕洁道:“振宇,虽然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你当初的行为是正当的,但我相信你当初的行为是正当的,因为你这次的行为我觉得做得很好。”

  金仕洁之所以会对高振宇投来看好的目光,是因为她一直都看不惯岳宝磊的行为,在几年前选长寿区副区长的时候,金仕洁就是因为岳宝磊的强烈反对,最后才落选了,以至于在市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府的秘书处滞留了两年办,这件事使她对岳宝磊可谓是痛恨到极点,现在有了高振宇这么个干跟岳宝磊对着干,她心里对岳宝磊的怨恨,也就潜移默化为对高振宇的好感了。只是,高振宇这会儿并不知道她的真实心里,对她还保留着一定的防备之心罢了。

  “师傅,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相信我。”高振宇“感激”地看着金仕洁道。

  金仕洁顿了一下,继续道:“对了振宇,现在我还得把这些资料给刘书记送去,你现在先回你的单位去吧,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给你或者你的领导打电话的。”

  高振宇于是悻悻地回应道:“嗯,好吧金秘书长,那我先告辞吧。”

  ……

  市委会议室里。

  市委书记刘书记在上午的时候,就通知办公室给公检法部门的相关领导打电话,并且把昨晚大富豪酒吧发生的案件资料通过传真的方式,将这些材料传给相应的领导,让他们做到上午一定要好好研究案子、下午开会一定要踊跃发言的准备。所以在一个早上的时间过去之后,下午两点半,相关干部们便在会议室里做好准备。

  刘维明在会议上说完了一系列对于昨晚发生的事件极度不满的话和自己做昨晚发生事件的看法,便要求大家开始踊跃发言。

  谁知,这些老油条们在面对这样的事情时,谁都不敢出头说话,于是乎刘维明也就只好让他们在会议中暂时思考十分钟,然后再进行研究。谁知道,这都十五分钟过去了,竟然都也没有一个人主动站起来讲述自己的意见的。

  刘维明对这些干部们的沉默感到极为不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没当有涉及到一些领导的利益时,这些官员们表现最多的,则是面面相觑,看起来个个心里都是有话说,可是个个却都张不开嘴巴的样子。刘维明又等了五分钟,终于等不下去了,看着眼前这群沉默的干部们,咳嗽了一下,道:“刚刚我已经让大家思考十分钟了,现在都已经快二十分钟了,怎么还没有人站起来发表自己的意见啊。”

  他手下的这些官员们继续沉默着,对于他们来说,仿佛沉默已经成了搪塞领导问题的最好答案了。刘维明见面,便冷着脸对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余江河道:“于副检察长,你作为检察院的干部,我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看法,请你将你的看法说一下吧。”

  因为作为检察院检察长的关寒梅今天身体不适,所以作为他的副手,余江河便被派来参加会议,他现在面对刘维明的问题时,马上便愣在了那里,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第一句话说出来,根本就不能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所有人感到满意,一方满意了,另一方必定会不满意,这样就容易得罪其中的一方,这样的问题他自然是不会回答了。毕竟,这是得罪同僚的事儿。

  余江河犹豫了一下,模棱两可地说:“刘书记,各位同志,昨天晚上的事件不是一般的小事情,我个人认为这件事应该慎重处理此事,而我现在实在是因为能力有限,并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意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我还是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了。”

  余江河的回答,虽然从很大程度上看,都是一个很有理由的回答,并且把他的谨慎形象也体现了出来,真是回答问题的老手啊。在场的人于是更加面面相觑了。

  但是,作为一把手的刘维明,此时对余江河的行为却一点也不买账,他觉得这是一

  种耍滑头、不负责任的作为,所以他自然要杜绝这样的风气继续形成,免得在场的干部们都有样学样,在这么重大的会议上都在玩沉默了。

  刘维明一脸不满地看着余江河,语气冰冷地质问道:“于副检察长,我在早上的时候就吩咐过今天所以参会的干部一定要把昨晚发生的事琢磨一边,一定要做到在研究会议中积极发言,踊跃说出自己的意见,从早上八点半,到现在下午快三点了,这是多长的时间?你说你现在脑袋里没有合理的意见,你总该有你个人的见解吧?可是你现在什么见解也说不出来,这说明了什么?是说明了你这个检察长的能力不行?还是领悟能力不行?要是一个连研究发言的能力都没有的人都能够坐上副检察长的位置,我看今后所有人都是可以坐上检察长的位置嘛。”

  刘维明的话说的实在有些狠,让想借机耍滑头的余江河顿时哑口无语了,面红耳赤地愣在了一边,竟然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刘维明达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便继续将脸转向了一边的市长陈国杰,道:“陈市长,昨天晚上个人安全受到威胁的人,是你的女儿,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陈国杰倒不怕得罪人,只是今天会议的主角是刘维明,所以刚刚也就都没有说什么话,这会儿见刘维明问他话了,便坐在位置上慷慨激昂地说:“刘书记,各位同志,我刚刚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一定要好好查查,坚决不能放走一个违法之徒,我个人认为,首先要查的是大富豪酒吧到底是什么背景,为什么能够在如今这样的法制社会中如此猖獗,连毒品交易这样的事情都敢干。其次我还要强调一下,根据我女儿和公安局警员施熙雯的指证,早在我和人大周主任到达大富豪酒吧的半个小时之前,陈曼妮和施熙雯就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经向公安机关报案了,为什么公安机关同志的出警效率就那么低呢?说明了什么问题?我想岳局长作为公安局局长,应该好好死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吧?”

  陈国杰的话虽然没有说透,但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是陈市长在向岳宝磊发难,于是所有人便继续面面相觑了起来。而岳宝磊则犹如哑巴吃黄连一般,脸比刚刚被刘维明训斥的余江河的脸更红了。

  刘维明见状,便将脸转向了一边的岳宝磊道:“岳局长,根据我的了解,这个大富豪酒吧是你的兴子丁强开的对吧?我想向你提一个疑问,大富豪酒吧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地发生这些影响这么大的事件呢?”

  在刘维明和陈国杰两个领导的质问下,岳宝磊心里的火苗直接就窜到脑门去了,但他毕竟也是个领导,这方面的耐力也早就练就得炉火纯青了,他忍住了快要爆发的火苗,不紧不慢地看着刘维明,道:“刘书记,你之所以会问我这个问题,我想这是因为你对我有一定的误会吧,事实上在我们汉江也是有不少人对我有这样的偏见的,因为觉得我和大富豪酒吧的老板丁强是亲戚,就怀疑我和丁强两人合起来干那些违法乱纪的勾当,但我今天想向刘书记澄清的是,其实一直以来,我和丁强都没怎么来往,丁强不过是我的亲戚之一而已,他干什么事情我哪里会知道?但是今天刘书记问了我这个问题了,我想我就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向刘书记介绍一下丁强这个人吧。丁强从1994年在香港工作到2002年之间,就已经赚到了不少钱,所以才在汉江开了一家酒吧,从他成为我兴子开始,我就没有听说过他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所以希望刘书记能够理解。”

  说到了这儿,岳宝磊又顿了顿,道:“关于昨晚在大富豪酒吧吸毒的事件,经过我们公安部门的调查,其实这件事丁强并没有参与其中,这都是他最近请的那个叫赵贵的经理干的,这件事丁强也是不知情的,这一点从几个吸毒者的口可以证明的。昨天晚上我们公安局已经锁定了赵贵的身份,但是在我们公安机关准备对赵贵进行抓捕的时候,赵贵却已经畏罪潜逃了。”

  陈国杰因为昨晚女儿差点遭了人家的毒手,所以这会儿火气也比较大,见岳宝磊已经解释完,就一脸冰冷地继续问道:“岳局长,既然你的兴子没有问题,那么关于陈曼妮和施熙雯的报警却得不到公安机关救援的问题,你又该怎么解释呢?”

  岳宝磊道:“这件事公安机关已经调查完毕了,原因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接待员在接到电话后,因为听不清报警人的报警内容,而怀疑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一起假报警行为,不过该临时也在同一时间把情况上报给领导,王队长也在进行一番研究后,派了同志去报警点勘查,如果陈市长和刘书记还有什么疑问,我们可要请当事人进行核实。”

  会议开到这里,刘维**里也很清楚了,这样的会议再开下去的话也不会有答案,于是他便征求性地看着大家,道:“各位通知,刚刚陈曼妮和施熙雯两人冒险在大富豪酒吧里**的录像内容你们也都看完了,毒品交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必须狠打狠抓,不可放过一个这样的不法之徒。对方敢在汉江贩毒,又敢这么有肆无恐地对一个人民警察和一个堂堂市长的女儿进行暴力威胁,可见对方的气焰已经猖狂到了什么地步,如果我们不能给予严厉的打击,待他们形成气候、造成大的影响,老百姓们会怎么看我们?我想大家应该都不希望老百姓骂我们无能吧?”

  刘维明的话刚刚说完,常务副市长文望明也开始发言道:“刘书记,从今天早上到下午两点半的时间让大家去思考一个案件,我觉得时间虽然够了,但也有些倡促,我建议倒是可以给同志们多一个晚上的时间去思考,明天早上在进行一场会议,我想到时候大家应该会有更加充分的建议和想法吧。”

  刘维明看了看在场的干部们,从在场的干部们的表情中已经知道他们支持文望明的看法。于是他也看着陈国杰,道:“陈市长,你怎么看?”

  陈国杰看了看刘维明,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文望明,才对在场的干部道:“那各位同志对这件事怎么看?是不是和文市长的想法是一样的?”

  陈国杰的话一说完,便有几个干部站起来表示对文望明提出的条件的支持。

  于是乎,这场刚刚还很激烈进行的会议,便接近了尾声了。

  ……

  知道高振宇昨晚在大富豪酒吧又惹了麻烦,孔秀兰不禁为这个让她又爱又不敢靠的太近的小男人担忧。于是在傍晚七点多的时候,便给高振宇打电话,说自己现在想见他看了,约他晚上到她位于华夏庄园的小公馆里见面。

  因为今天在单位里不禁无事可做,而且还迷茫的要死,所以接到了兰姐的电话之后,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便马上打了辆车子去了兰姐位于华夏庄园的小公馆里。

  “振宇,昨晚你怎么又卷进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中呢?”在进入大富豪酒吧后,高振宇便听见兰姐问了个和白主任今早一样的问题。

  “姐,昨晚的事情,我想单位的同事都传的差不多了,我想你也一定了解过吧?”高振宇看着兰姐精致的面容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是,我现在就想听你跟我说,昨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话的样子显得可爱极了,像个跟男友撒娇的小女人。

  高振宇看着她的樱唇,忍不住吻下去,她嘤咛一声,全身瘫在他怀,良久才舒了一口气,推开他走向沙发,道:“臭小子,我在问你问题呢,你认真一点好不好啊。”

  高振宇跟了上去,道:“姐,其实早上白主任就已经问了我关于昨晚的事情,我和她一交流,发现她在单位里听到的内容,其实和我昨晚经历的是一样的。”

  孔秀兰拍了一下高振宇的肩膀,说:“振宇,你老实回答我,你和陈市长的女儿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她一出事,你总会第一时间去救她呢?”

  高振宇没想到孔秀兰会问这个问题,便本能地楞了一下,道:“姐,这我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那丫头一出事就打电话给我,她老子是陈市长啊,我敢不去吗我?”

  “你骗我吧,臭小子,你一定是吸魂上了那个小丫了。”她开玩笑地说道,脸上是一种暧昧的表情。

  &n

  bsp;“姐,你是不是吃醋啦?”

  高振宇诡笑地搂着她,低头轻吻着她的香唇,孔秀兰双唇微张,他把舌头伸进去,在她的嘴搅动。他挑弄着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他嘴,轻柔的**着。

  每当高振宇不想回答孔秀兰的问题时,总会将她的情欲点燃,这样就可以达到不用回答她这些问题的目的了。

  高振宇的手搂着她的腰,渐渐的往上游移,顺着她的曲线抚摩到她的胸部,隔着衣服接触,仍然能感受到她的弹性和坚挺。

  “我可没有吃醋,我是为你担心,你知道的事情非同猩,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得罪岳宝磊了,难道你就不怕人家整你?”

  因为心中早就已经将岳宝磊会不会整自己的问题已经看的很淡了,所以听了兰姐的话后,他反而感到很轻松,而感受到兰姐对自己的关心,他则兴奋极了,轻轻的在她耳边问:“姐,现在咱们不说这个话题好吗?我现在心情很烦,只想抱着你,你今晚好好陪我好吗?。”

  孔秀兰嗔道:“臭小子,你现在难道不怕岳宝磊对你对付你吗?”

  “姐,我现在就怕见不到你。”高振宇轻咬着她的耳朵,孔秀兰格格的笑了起来。

  “姐,你放心吧,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一定会更加小心。”高振宇抚摩她乳房的力量渐渐加强,另外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摩着她的大腿内侧。

  在高振宇的**下,孔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兰暂时忘记了和高振宇纠结之前那个话题的心情,她忘情地闭上眼睛,依靠在高振宇的怀里,大腿微张,高振宇抚摩到她的腿间,她穿着一件棉质的小**,裤裆部份已经有一虚湿了。

  “姐,晚上,我就好好陪陪你,自从被调到了办公室,我想见你可真不容易呀。”高振宇扶起孔秀兰,撩起她紧窄的短裙,脱下她的丝袜和**。

  这一切的动作一气呵成,孔秀兰在思潮中荡漾了一阵儿便被高振宇剥去了丝袜和**,她本能地抬起右脚,跨在沙发上。仿佛要招呼高振宇快点进攻。

  高振宇的手很快滑到孔秀兰的腿间,在那里忘情地捣鼓了起来。

  “啊……啊……”孔秀兰颤抖着,两手扶着高振宇的头。

  随着高振宇灵巧的手在一下下动着,孔秀兰不停的扭动腰肢,身体像支撑不住的弯下来,她紧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将他推向她的两个果实之间。

  “我要……我要……快……啊……”

  高振宇听着兰姐的召唤,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他浑然不顾手臂上的痛楚,便脱去身上的衣服,八年早已硬挺。

  高振宇开始帮她把洋装脱下来,孔秀兰脱去胸罩,露出起那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高振宇坐在沙发上,让孔秀兰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道:“姐,抱着你,我感觉真舒服啊。”

  “振宇,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一下岳宝磊,他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你三番两次和他作对,我担心他会想出很多办法整你。”

  “姐,你放心吧,我知道岳宝磊很厉害,我也知道今天刘书记召开的那场会议对他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所以我已经想好了今后应该如何躲着他了。”高振宇托起她的莲房,轻轻的咬着孔秀兰的小樱桃。

  “臭小子,你还不傻,我还以为你会认为掌握了岳宝磊的把柄后,岳宝磊就会倒下呢。”孔秀兰抱着高振宇,腰肢扭动,将小花园对准他的小兄弟,慢慢的坐进去,高振宇的小兄弟撑开她紧窄的**,滑向她身体的最深处。她忍不住从嘴里喘出一声“啊”。

  由于兰姐体内充份润滑,高振宇的本钱毫无阻碍的深入她的体内。

  “啊……振宇,你好棒……”孔秀兰紧紧的搂住高振宇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着。

  孔秀兰一面磨转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亲爱的……你舒适吗……啊……啊……”

  高振宇双手扶着她的腰肢,帮助她转动,渐渐加快速度,孔秀兰改转为挺,屁股一前一后的挺动,在她的体内一进一出,这种感觉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么是太美好了,在好几次因为冲刺而使得他的手臂阵痛起来的时候,他却很快就忘记受伤处的疼痛感。因为,体内**的燃烧,使他的大脑皮层早已麻木了来,疼痛,不过是增加他到达极乐的一个催化剂罢了。

  孔秀兰这会儿只记得舒服,也就顾不上继续对高振宇表示关心了,此时的她全身都浪起来,她紧抓着高振宇的肩膀,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莲房上下跳动……

  顶了一会儿,孔秀兰大概是觉得不耐烦了,她用右手撑持着沙发扶手,左手从跨下伸过来,握着高振宇的本钱,将高振宇导引到她的体内。高振宇顺势向前一顶,全根没入,再次进入到孔秀兰暖和滑腻的体内。孔秀兰哼了一声,主动的前后挺动,让高振宇的**在她的穴内抽动。

  “振宇,既然你知道见到岳宝磊就躲开,我就放心了,还有一件事我要交代你。”她喘息着说。

  “什么事情?”高振宇非但没有吧减速,反而更加迅速地加快了速度。

  “振宇,以后你还是和陈曼妮那丫头走的太近了吧,这样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知道吗?”

  “姐,我知道,我都听你的。”高振宇快速的挺动,仿佛不希望孔秀兰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你知道就好,啊……”孔秀兰失神的喘着……

  高振宇实在太爽了,爽的他都忘记了肩膀上的疼痛,忘记了所以烦恼的事情,他就像是一名出色的赛车手,开着世界上最顶级配置的赛车,向远处看不到方向的目的冲刺而去……|||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