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妮的第一次(46.2)



陈曼妮的第一次(462)

  按道理讲,公检法三个部门虽然是紧密在一起的,公安局一向是这三个部门的老大,现在关寒梅在提出成立调查组的时候,却绕开了公安局,直接要求从法院和检察院之间找人领导,这不正是意味着关寒梅这是要和公安局对着干吗?

  岳宝磊当然知道关寒梅的矛头是对准自己的,他作为公安局局长,自然是不会吃这个亏,所以在关寒梅的话音刚落,他就马上高亢地抗议道:“关检察长,你这么说话不妥吧?我明确表示,我要反对你的建议!”

  刘维民见状,便对岳宝磊问道:“岳局长,那就请你说说你的意见吧。”

  岳宝磊道:“寒梅同志的意见是有针对性的,既然公检法三个部门都参与大富豪酒吧事件的调查,为什么在选调查组组长的时候,却只能从检察院和法院选而不能从公安局里选呢?这是在质疑我们公安机关的办案能力?还是寒梅同志对我们公安局的某些领导有什么看法呢?”

  关寒梅道:“我的建议并不是针对某个干部,但我个人认为,大富豪酒吧的负责人既然是岳局长的兴子,那么岳局长若是再负责这个案件的话,恐怕会让大家会产生什么想法吧?”

  岳宝磊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呵,公安局业务,一向都是负责各种案件调查,如果寒梅同志认为因为大富豪酒吧的负责人与我岳宝磊有关系,从而将公安局参与这次考察任务的资格推翻,那我想问一下寒梅同志,你认为在公检法部门中,哪个干部负责这次调查组的工作为好呢?”

  关寒梅不以为然地回应道:“在公检法部门中选择哪个领导当调查组领导,我关寒梅说了不做数,这得看大家的意见,只有大家经过**的方式来推选更适合负责这个案件的人,我觉得才能做到让人信服。”

  关寒梅的话一说完,刘维民便感觉到个中的气氛被岳关二人说的实在紧张,就开口道:“寒梅同志说的对,我个人也认为公检法部门应该联合组成一个考察组,组长的人选是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说完这些话,法院的一个科长便想起来道:“刘书记,我也认为关检察长说的很对,我个人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这个案件涉及到我们的一些干部,我觉得该让一些干部避嫌,就还得让一些干部避嫌。”

  那个科长的一说出来,岳宝磊的脸上便露出了极大不满的表情,他把脸转向了文望明,希望文望明在这件事上能为他说上几句。

  作为岳宝磊的“死党”,文望明算是非常给力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很快就理会到岳宝磊的心思,便马上站了呢起来,看着刘维明,道:“刘书记,刚刚寒梅同志的意见,我觉得其中是有一些地方是可取的,但我个人认为,如果因为岳局和大富豪酒吧的关系而使公安局的领导没资格成为调查组组长,这不仅是对岳局的不公平,甚至可以说是对整个公安局的同志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公安局在诸多案件上,都是冲在第一阵线上的,再说了,公安机关的同志若不能作为调查组的组长,这也是会引起外界的胡乱猜疑,一直以来所以的重大案件都是由公安局牵头,这次如果不能让公安局的同志负责如果现在我们真的只从法院和检察院的领导中选择一个组长人选,势必会伤了我们很多公安机关同志的心啊。”

  刘维明虽然来汉江不久,但在几次开会的工程中,早就摸清了市政府几个领导的心思,所以当文望明的话一说出来,他就就明白文望明的心思,便不动声色地说道:“望明同志的意见也是可取的,我看这样吧,公安局的龚庆文副局长在汉江这些日子来,侦破了不少的案子,我个人认为,倒是可以给龚副局长这样的重任,相信龚副局长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个案子。再说了,这样一来文市长刚刚提出了的顾虑,我想也就很好的消除了。”

  刘维明把龚庆文推出来,是因为早在渊州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龚庆文的能耐和办案个性,知道龚庆文相对而言还是一个很负责人的警察,并且他为人清正廉洁,处世果断勇敢,在打黑除恶的方面是个能手,只可惜这个龚庆文的性格一直都太倔强了,对手下人的要求一向很不高,在批评手下人的时候脾气方面总是把握好一个度,该骂人的时候从不含糊。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不合群的人,一直都在副职的职位上拼搏着,也没一个升迁的机会。

  但是,尽管他是一个不合群的人,但他的务实精神、为百姓做事的决心却是让刘维明欣赏的,所以这次之所以让龚庆文负责这个案件,除了是因为龚庆文和岳宝磊没有同流合污,还有一点原因就是因为刘维明想接着这个机会好好培养一下龚庆文,让龚庆文这样实干的干部有一个冒尖的机会。

  之前,在公安局的一系列案件的研究会议中,龚庆文都对岳宝磊的一些意见,都是敢直接了当地去否决的,所以说岳宝磊和龚庆文是死对头,刘维明让龚庆文负责大富豪酒吧的案件,自然会让岳宝磊感到不安了。他把自己求助的眼睛望向了常务副市长文望明那边,希望文望明能够帮自己说出一些能够起到决定性作品的话。但是,提出龚庆文来负责调查组工作的是市委书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刘维明,文望明当然是不敢直接站出来反驳刘维明的意见了,所以他也只能都岳宝磊的求助假装看不见了。

  刘维明看了看面面相觑的众生们一眼,道:“关于我刚刚所提出的意见,大家还有什么看法吗?”

  关寒梅道:“刘书记说的对,我赞成刘书记的意思,庆文同志这些几年在我们汉江的确是办过不少案件,而且每个案件都办的漂漂亮亮的,所以我支持庆文同志负责这个案件。”

  既然连反对公安局的干部都支持刘维民的想法,其他的干部于是对刘维民提出的想法便都不好反驳了。毕竟,谁出了这个头,就是和一把手作对,这还能有好果子吃?

  刘维民看着手下的干部门,见他们一副面面相觑的样子,便继续开口问道:“各位同志,关于我的这个想法,大家有没有睡有反对的意见?”

  这些干部都是聪明的角色,哪里敢向刘维民提出什么“反对意见,自然都屁颠颠地表示支持刘书记的想法。

  刘维民这时也不和这些手下们废话了,他顿了一下便开口对端坐在自己斜对面的龚庆文道:“庆文同志,对于安排你当大富豪酒吧的调查组组长一事,你有没有什么反对意见?”

  龚庆文在单位一直岳宝磊牵制,现在刘书记竟然给他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错过了。于是他从位置上站起来,道:“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磨练的机会,也请在座同志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地打赢这场战斗。希望大家多多配合我。”

  刘维民道:“好的,你有这样的决心来维护法律的尊严,我也祝你棋开得胜。”

  说完,刘维民又把脸转向了其他干部,道:“这一次,我希望大家能够好好配合庆文同志工作,争取把这个案子早日结束。”

  于是乎,关于为大富豪酒吧案件成立调查组的决定,总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

  会议结束,等所有的人都散去,龚庆文便拉着关寒梅的手,道:“寒梅同志,今天中午我们两个一起找个地方坐坐行吗?”

  自从刚刚刘维明把调查的工作交给龚庆文的时候,关寒梅的心里也口放心了不少,现在龚庆文这么热情地要求自己一起找个地方坐一下,他自然也就欣然答应了:“嗯,好吧庆文同志,那咱们中午就找个地方坐坐吧。”

  打定了主题之后,两人便一起去找了一家名叫“老地方”的饭店,点了几样简单的酒菜,便一起一边吃着一边交流了起来。

  龚庆文道:“寒梅同志,我是真没有想到,刘书记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呀

  ,所以这次的案件调查,我希望你一定要好好配合我。”

  关寒梅道:“你不说啊,我也会主动配合你的,关于这次的案件调查,我是有几样我个人的想法想跟你说一下,可是又担心因此破坏了你们公安局班子内部的团结……”

  看着关寒梅一脸为难的样子,龚庆文道:“寒梅同志,你我曾经也是合作办理过不少的案子,你的性格我都知道,所以我想,我的个性你也一定会知道的,所以你要是真有什么想法的话,你不妨跟我直说一下嘛,该主意的地方我就好好注意一下。”

  关寒梅想了想,道:“庆文同志,我想你对前两次发生在大富豪里的事件也应该有所了解吧,那你知道前两件事情为什么难道最后会息事宁人不了了之的吗?”

  龚庆文作为公安局的副局长,对之前两次的案件自然是有所了解,他甚至对公安局最后给相关人员制定的法律责任都感觉不满过,可是之前在大富豪酒吧里发生的那两件事,和前天晚上的事情,在性质上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第一次,因为市长陈国杰不愿意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所以最后让高振宇这个小蚂蚁做了替罪羊,所以龚庆文在案件宣布结束后,也不好再发表什么意见;第二次,因为牵扯到了老首长的孙女,案件经过岳宝磊的暗中操作,最后成了另一个副局长,岳宝磊的亲信去处理了,因为岳宝磊在省里的关系,加上市里的领导们又强烈要求大局为重稳定第一,家伙那个案件中他又没有什么权利,所以这件事最后也就按照岳宝磊的方式办了。

  虽然,在两件事情之中龚庆文都没有起到大的决策作用,但他却把两个案件看的透彻,知道公安局内部存在的黑暗性一面。因为对这方面有所感悟,所以对于关寒梅这次的提醒,他基本是第一次就明白了过来,道:“寒梅同志,你是不是想提醒我,之前的案件,最后之所以机会以不了了之的方式结案,是和我们公安局内部有关系吗?”

  关寒梅反问道:“庆文同志,那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你觉得这件事和公安局内部有关系吗?”

  龚庆文道:“关系肯定啊有的,如果大富豪酒吧在我们公安局内部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他们真有什么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从事那么长时间的毒品买卖也不被外人知晓吧?”

  关寒梅道:“既然你也知道公安局内部存在的一定的问题,那你是准从哪里开始着手这个案件呢?”

  龚庆文道:“我准备从公安局内部里找几个党性强、意志坚定的年轻警察跟我负责这个案件,至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们检察院和法院的参与人员,就只能由你们法院和检察院的干部们自己安排了。”

  关寒梅继续问道:“下午刘书记估计会通过市委办公室,给你下达让你做调查组组长的安排吧,到时候你就有时间去考虑一下,自己接下去应该怎么做了。”

  龚庆文道:“其实我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等市委办公室对我的任务一旦下达,我就把高振宇叫来问些话,我想从他的嘴里一定会有不少对我们有利的信息。”

  关寒梅道:“你说的对,高振宇的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很多对我们这个案件有帮助的信息,之前我就找他谈过话,发现他是一个极其机灵的年轻人。”

  龚庆文点点头,道:“嗯,到时候找他问问,就知道了。”

  于是乎,两个正直的同志便相视笑了一下。

  ……

  在市里进行着关于大富豪酒吧事件的研究会议时,高振宇则在单位里胡思乱想了起来,他想到东西和杂,一会儿是大富豪酒吧发生的事件,一会儿是自己和温可妍之间那层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到了最后,他则想到早上陈曼妮强吻他,想起那个吻让他的心里喷喷乱跳的情景,这会儿,他竟然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对陈曼妮竟然有了那么点感觉了……

  晚上九点多,就在高振宇还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内心对陈曼妮洋溢起的那种感觉时,陈曼妮这丫头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进来,让他那狂乱的心开始更加的狂乱起来。

  高振宇想都没想,就将电话接了起来,道:“陈大小姐,你这会儿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高老头,我现在失恋了,我需要你来陪我。”电话里,陈曼妮的声音醉醺醺的,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高振宇这才摆正了态度,对着电话关切地问道:“你失恋了,什么时候失恋了呀?”

  陈曼妮道:“从你拒绝我求爱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宣布自己失恋了。所以,你是害得我失恋的罪魁祸首,今晚你可得到我的住处陪我。”

  高振宇苦笑道:“不行,这大晚上的,你让我一个身体功能健全的男人和你这小美女共处一室,要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难该怎么办?”

  陈曼妮道:“少来,我现在就把话潦这儿了,你到底来不来陪我,你要是不来陪我,我就要打电话找别的男生了。”

  高振宇道:“这……”

  陈曼妮道:“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我看这样吧,我等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我要是见不到你,我就找别的男生啊。”

  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道:“这……”

  “嘟——”电话被陈曼妮一下子挂掉了。

  高振宇于是也就没法子了,只好对着电话哭笑了起来,不过经过半晌的思考,他最终还上是去了陈曼妮的住处。

  “陈大小姐,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呀。”在陈曼妮家门口见到她醉醺醺的样子时,高振宇又关切地问开了。

  “高老头,你陪我坐会儿行吗?我现在真想找个人好好地呆一下。”陈曼妮在向他说这话的时候,高振宇的心是那样的柔软,人是那样的无助。

  “小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呵呵,我的心事里还不知道吗?高老头,你这是装无辜啊。”陈曼妮道,“你进来陪我喝会儿酒吧。”

  高振宇想都没想,就能回答道:“嗯。”

  进了房里,陈曼妮给他倒了一杯酒,说:“高老头,我觉得你肯定爱上我了,不然你这么晚怎么会来我家?你是不是担心我真找别的男孩子来陪我?”

  高振宇将手中的酒喝下,打了个酒嗝说:“陈大小姐,说真的,你可真逗,为什么你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呢。”

  陈曼妮看着高振宇再次跟自己装傻,忍不住骂道:“高振宇,你个混蛋,不装傻会死啊你?哼,我懒得跟你说这些废话了,喝酒。”|||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