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诱惑力(52)



原始的诱惑力(52)

  “张哥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我的小老弟,之前帮了我不少的忙啊,所以我和他的关系就像姐弟一样,你要是有机会,可得多多指点一下他,我这弟弟可是一个很懂事的年轻人啊。”张部长刚刚坐下来,尤佳就将高振宇介绍给了张部长,让高振宇有点意外,但心里更多的则是欣喜,毕竟,要是能够攀上张部长这颗大树,今后在汉江市发达的机会可是大大的有啊。

  要知道,组织部长的位置,可是兰姐的爱人郑秘书做梦都想当上的职位啊。

  “振宇,过来给你介绍一下张部长,这位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组织部张部长,平时对姐很关心的。”

  张悦明笑吟吟地看着高振宇道:“哦,小尤啊,这位就是你跟你弟弟吧?看起来你的确很机灵啊。”

  “张部长,你好,尤局长经常跟我提到您,说您这人很好,让我以后多多跟您学习。今天真的很幸运,能够认识你,我真是无比荣幸啊。”

  张部长对高振宇的一番话很满意,点了点头,对尤佳说:“小尤啊,你这弟弟能说会道,懂得官场上的一些道理。稍加磨练,会有一番作为。”

  “张哥,今后还望你多多的提携一下他。振宇他很聪明,在人际交往的方面一点就通,缺少的就是一个在前面给他引路的人,你经验丰富、阅历又比他多,所以我这弟弟就交给你有机会照顾一下啦。”

  在大家一起吃饭的过程中,三人在一起交流了许多话题,可谓是把天文地理时事之类的话题统统都聊了个遍,饭局中的气氛好不爽朗。

  张悦明和高振宇尤佳两个人吃了午饭后,便起身说有事要离开了。在他离开后,还一连夸了高振宇好几次机灵,搞的高振宇的内心也不由得飘飘然了起来。

  在张悦明走后,尤佳便满脸笑意地看着高振宇,道:“振宇,想不到张部长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啊。”

  高振宇道:“姐,这都是您的功劳啊,要不是您给我的支持,别说是让张部长对我的印象不错了,就是连见到张部长的机会都没有啊。”

  尤佳道:“瞧你这话说的,我现在介绍了张部长给你认识,以后是事情就得看你自己啦,你在官场上要是能够好好表现,以后他才能关照的了你,要是你表现不好的话,就算让你认识了省里的大领导,又能怎么样啊?”

  高振宇连忙说:“是是是,姐,您的话说的太对了,我会好还努力的。”

  尤佳道:“嗯,你知道努力就好,知道努力的通同志才是好同志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顿了一会儿,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便看着尤佳道:“姐,你和张部长的事儿……你们什么结婚啊……”

  尤佳道:“傻小子,你怎么突然关心这事呢?”

  高振宇不好意思地点着头,道:“姐,就像您把我当成亲弟弟一样,我也是把你当成我的亲姐姐一样,所以您……您要结婚我当然要表示关心一下啊。”

  尤佳道:“老张最近的工作刚刚交接过来,要忙的地方很多,所以我们是打算等老张把工作的事搞定了再说结婚的事。”

  高振宇不禁黯然神伤道:“姐,真想不到啊,您这么快就结婚了,说真的我真舍不得你啊。”

  尤佳的心里也舍不得高振宇这个可爱的小男人,但她总得去面对用她自己的美好未来吧?所以固然心里很难受,但她还是一脸笑意地看着高振宇,道:“傻小子,我知道舍不得姐,但姐总是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吧?姐知道你张哥会给姐幸福的,所以姐希望你能真心地祝福我们。”

  虽然高振宇对尤佳的感情未必是发自内心的,但当他意意识到自己最后和尤佳将成为过去式的时候,他的心里却非常的怅然若失。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姐,我会一直祝福你的,我会永远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姐的,不管以后你开心不开心,我希望你第一个想起的人,都永远是我,好吗。”

  尤佳认真地注视着他,道:“好弟弟,我会的,谢谢你。”

  ……

  岳美娟的省里活动终于有了效果,省里的一些领导经过她的一番游说以及糖衣炮弹的狂轰乱炸,终于使省里的那些领导们下定了决心,给汉江的当局施了压力,让汉江当局对丁强做了保释。

  丁强被保释出来,这对岳宝磊来说,则是猛虎有了爪牙,他新的动作和计划又可以施展开来了。所以将丁强保释出来之后,岳宝磊便马上让丁强上自己的家里,和自己交流起情况来。

  两人在丁强位于紫金山的别墅里见面后,岳宝磊便迫不及待地向丁强问道:“大强子,你在里面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啊?”

  丁强从茶几上端起一杯酒,道:“别提了,姐夫你知道吗?负责给我做笔录的是检察院的关寒梅,那个老东西,基本上每天都要找我交代事情,没有准时八点谈到十一点半,我真不知道那个老东西哪里来的精神劲儿,好像不把我整死,这老东西就誓不罢休似的。”

  岳宝磊喘了口气,道:“大强啊,还好你熬得过他,要是你熬不过把该说的说了的话,我看你现在可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喝酒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丁强道:“是呀姐夫,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把我龙出来的,所以在里面只要关寒梅找我谈话,我都跟他谈废话,他好几次都被我谈的甩袖而走呢,不过姐夫,说真的,你可真有办法啊,我不佩服你都不行了,要是没有姐夫您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出来。”

  岳宝磊道:“这些天都是美娟在省里四处走动的,我作为公安局长,身份根本不允许我为你跑动,所以你要谢还是谢谢美娟吧。”

  丁强顿了半晌后,突然想起了他被调查组控制起来时的一个想法,便喝了口酒,道:“对了姐夫,我说关寒梅这个老东西咱们是不是应该想个办法搞他一下呢?我觉得他在调查组里可算是最活跃的一个,不给他上点手段,我怕我那些兄弟们迟早栽在他的手上。”

  岳宝磊不以为然地反问道:“上什么手段?”

  丁强道:“姐夫,我和关寒梅也算是接触了不少的时间啊,我觉得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太迂腐,这样迂腐的人,如果我们要对付的话,简直是太容易了,办法我们有的事,就是看如何去实施,找谁去实施了。”

  岳宝磊暂时撇开兴子说的这个话题了,他顿了一下,道:“你在被控制起来的时候,龚庆文找你谈过几次话?”

  丁强道:“姐夫,你说你那位副局长啊?他倒是找我谈过两次话,但我都没有和他说什么,只是简单陪他才扯了一会儿,他就走了。他比关寒梅识趣,在我这里没问出名堂来,就没有再来烦我了。不像关寒梅,都知道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还老是问个没完没了。”

  岳宝磊长吁了口气,道:“大强子啊,我告诉你吧,我这位副局长可不是善类啊,关寒梅虽然有着一股锲而不舍的精神。但他毕竟有弱点,你想要整关寒梅办法多的是,但你要是想整我那位副局长,那可就得下一番大功夫啦。”

  丁强道:“姐夫,我也察觉出来了,你这位副局长不简单啊。更可怕的是,市委还让他当这个调查组组长,分明有取代你的迹象。

  ”

  岳宝磊沉吟道:“是呀,市委这次让我这位副局长接手调查组的工作,并且给了他工作情况自由支配,只向刘维明报告工作的权力。这足以说明他们是想利用这件事搞我,他们把我的权力架空起来,让龚庆文去处理这个案件,这不得不让我警惕啊。”

  丁强道:“姐夫,这件事还用我们花心思去想吗?这都是明摆着的嘛,市委就是想利用这个案子,达到让你下马的目的,我说之前那个龚庆文为什么在我们的面前都是一副处女般纯洁的姿态,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们怎么拉拢他,他就是不肯和我们站成一队呢,原来这个人是有自己的目的啊,原来他是一直都想着要取代姐夫您的呀,唉。”

  岳宝磊不由得吐了口气,道:“所以呀,我们现在更应该小心地合计合计才是,不然今后不禁在汉江这个地盘我们是混不下了,我们的脑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被人摘了。

  丁强于是继续建议道:“姐夫,龚庆文这个人不简单啊,那个关寒梅又是他的左右手,如果我们把关寒梅搞掉的话,说不定龚庆文也就蹦q不了多久,就算他很行,没有关寒梅这耐磨的家伙,我看他也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岳宝磊叹息了口气,道:“大强啊,看来你不懂的地方可真多啊,官场上的事情很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说关寒梅是龚庆文的爪牙,我们现在去动了关寒梅,就等于是虎口拔牙了,你在户口要拔牙,能有好果子吃吗?我看是不能吧?”

  丁强气馁地说:“姐夫,那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要知道龚庆文和关寒梅一联手,对我们来说,那可是相对被动的一件事啊。如果不陈早采取行动,我们进后哪里还有好日子里过啊?”

  岳宝磊道:“采取行动是必须的,但我们最先动的并不是关寒梅,而是看起来没有缺点的龚庆文,关寒梅有缺点,所以不可怕,龚庆文是个没有缺点的人,那样的人是魔鬼啊,稍微不留意的话,他可是会把我们都拽到地狱去的。”

  丁强道:“姐夫,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直接去对龚庆文上手段?”

  岳宝磊叹息了一口气,道:“呵,给龚庆文上手段?你觉得有那么容易吗?你觉得那样的人能让我们轻易上手段吗?”

  丁强这将手中端了半天的酒一饮而尽,道:“是呀姐夫,这件事我们应该想想办法才是。”

  岳宝磊看了兴子一眼,道:“对了,说说你之前的那个经理赵贵的事情吧,现在他可能已经被调查组的人发现踪影了,我们得想想善后的办法了。”

  丁强信誓旦旦地说:“这个赵贵倒是一点也不用担心,他犯得那是死罪,不管交代不交代都是死罪。再说现在他的老婆孩子都在我的手上,他不敢反我,因为他知道反我的后果是什么。如果他被调查组控制的话,他一定会选择顽抗到底,把所有的罪名都背负下来。”

  岳宝磊道:“这倒不一定,现在是非常时机,对待所有事情都应该小心才是啊。现在应该想个法子,让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才是,只有死人才能让我们真正放心。”

  丁强道:“姐夫,您这话我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要反对一下了,死人并不是什么用都没有啊,有时候一个将死之人对我们的用处可是比活很久的人有帮助的多。”

  看着兴子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岳宝磊仿佛发现了什么重要细节一样,道:“大强,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丁强想利用赵贵完成的计划,其实在调查组的看压点的时候,就已经想出来了,当时他是想利用这个计划来对付关寒梅的,现在跟姐夫一交流,他便有了要将矛盾对准龚庆文的想法了。于是乎,他凑到了岳宝磊的耳朵前,将他的计划小声地转说给了自己的姐夫听。

  在听完兴子的话后,岳宝磊不禁感到一阵豁然,道:“大强啊,还是你的的办法好,既然现在这个赵贵是保不住了,就让他按你的想法那样,去发挥他的作用吧。”

  丁强见自己的计划得到了姐夫的赞同,便连连点头,道:“嗯,好的姐夫,我这就去好好安排一下,这一次我一定要保证不出差池。”

  岳宝磊回味了一会儿刚刚丁强向他说的计划,觉得这是一个好计划,便顿了顿,道:“好吧大强子,现在你安排些人去渊州,先保证赵贵回到汉江再说吧。对了,事不宜迟,你马上安排人手去接他吧。”

  丁强信誓旦旦地说:“嗯,我会的,姐夫你放心吧,这个计划是我们能不能扳回一局的资本,一点差池也不能出来。”

  于是乎,一场新的阴谋迅速展开了。

  ……

  原武警大队大院内。调查组驻地。306房间。

  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却什么结果也没有的情况下,关寒梅和龚庆文两人在306的房间里开始交谈了起来。

  “龚局啊,真没想到这个丁强的能力不小啊,我们想着诸多办法要将他控制起来,可是搞到最后,他竟然却还能利用省里的关系,把自己从调查组的手里弄出来,看来我们真是低估了他啊。”办公桌前,关寒梅皱着眉头道。

  龚庆文道:“是呀,能够调动省里的力量将他保出去,可见丁强背后的靠山不是一般人那么简单啊。我之前还以为丁强在汉江能够如此为所欲为,是因为他的好姐夫是公安局长岳宝磊,从现在的情况上看,他背后的保护缮不简单啊。”

  关寒梅道:“龚局啊,这意味着我们将会有一场很艰巨的战斗要大哦,我们可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和这些不法分子对抗到底的呀。这些人竟然都能够通过省里的领导,给刘书记施加压力,足以证明他们的顽抗之心是强烈的,是明显的,以后我们将会遇到更大的麻烦,将会在这场战斗中面临更大的压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于关寒梅未雨绸缪的顾虑,龚庆文的心里也早就有这样的顾虑,他淡淡一笑,道:“是呀老伙计,现在省里给刘书记施加压力,以后在办案的过程中,我们在更多的地方应该做好不去麻烦刘书记才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就是顶着压力也不能让刘书记为难啊。”

  两个有着共同想法的同志谈及未来的严峻形势,便相视一笑了起来。

  相继沉默了一通之后,关寒梅便充满期待地向龚庆文问道:“对了龚局,你这两天渊州方面的同志有跟你说关于大富豪酒吧原经理赵贵的情况吗?”

  龚庆文道:“我这两天是一直都在盯着这件事呢,情况倒是有了,渊州方面说赵贵的身份已经被锁定了,并且随时可也对其进行抓捕。”

  关寒梅道:“是吗,那什么时候可以将此人抓捕归案?”

  龚庆文道:“最近渊州方面有消息说嫌疑人赵贵的身边这两天多了好几个马仔,有潜回汉江找什么人的可能,所以渊州方面也征求了我的意见,问我是等他回汉江后再抓捕,还是直接在渊州就对其进行抓捕。”

  关寒梅道:“当然是等他回到汉江再进行抓捕,我们要看看他回到汉江后想见什么人,见了什么人,这样我们才能更大力度地将这些不法分子一网打尽。”

  龚庆文道:“老哥哥啊,我们这次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已经让渊州的同志不要打草惊蛇,并且暗中盯着他回汉江,争取做到在他回到汉江的过程中万无一失。”

  关寒梅道:“嗯,这次赵贵回汉

  江,第一个要找的人肯定是大富豪酒吧的老板丁强,只要他们一见上面,我们就将赵贵和丁强控制,上一次丁强嘴巴硬,是因为赵贵没有被我控制,加上有省里一些领导在给我们施加压力,所以才搞的最后我们控制不了他,这一次他要是再被我们控制了,我们可就不能再让他跑了。”

  说到这里,龚庆文便笑了起来,道:“是呀,不过上次丁强能够让省里的领导帮他保释出去,这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只要我们能在他和赵贵碰面的过程中将他控制,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他逃不出我们的控制,而我们只要能够控制住他,就不怕不能把他攻下来。”

  关寒梅吁了口气,道:“嗯,你说的对,这次丁强要是让我们抓到的话,也只能算他自己作茧自缚,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呵呵。”

  在调查组的两个负责人为赵贵回汉江的事件仔细交流的时候,一场正义与罪恶之间的战斗正慢慢展开……

  ……

  周末回家,高振宇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被母亲拉到了大厅的沙发上唠嗑。

  “振宇,最近这段时间在单位干的怎么样啊?”母子两在沙发坐定后,吴华美便一脸认真地看着儿子道。

  高振宇道:“老妈,您什么时候也知道关心你儿子的工作啦?我可是第一次听到你问我工作上的事情啊。”

  吴华美道:“臭小子,你就跟我瞎说,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你的工作了呢?老实告诉老妈,最近是不是因为大富豪酒吧的时候,在单位工作的不如意啊?”

  高振宇苦笑道:“呵呵,老妈啊,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出现了这件事,我在工作的时候,领导给我安排的事情明显的比以前少了很多,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吴华美道:“这事儿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得罪了汉江的土霸王,你的领导关照你,自然是得罪了岳宝磊,你们单位领导就是想关照你,也没这个胆啊。”

  高振宇诧异地看着母亲,感到母亲既然跟自己说这个话题自然是有什么原因,便特别不解地看着母亲问道:“对了妈,我不明白的是,你怎么会突然这么有兴趣地跟我说这些事呢?还有啊,你怎么会想到我们单位的领导关照我也没有这个胆子呢?”

  看着儿子一脸诧异的样子,吴华美顿了一下,道:“傻小子,前两天熙文来我们家做客了,我跟她说起你,说你最近在和我通话的时候,你老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还告诉熙文,我对你的一些担心。熙文就把你得罪岳宝磊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跟我讲解了一下,我才没有那么费解了。”

  高振宇看着母亲道:“老妈,原来是这样啊。”

  吴华美这时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道:“对了振宇,你不是为了救陈市长的女儿而卷进这件事情中的吗?既然是为了救陈市长的女儿,我们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去陈市长的家转转,让他帮你……”

  一听母亲说起向陈市长帮忙的事情,高振宇马上联想到陈市长之前向自己说的那些警告的话,马上制止住母亲道:“我说老妈啊。您想的也太简单了吧,陈市长是什么人啊,他那么大的领导怎么可能照顾我这样的小干事员啊,他能照顾到我什么?”

  吴华美叹了口气,道:“傻小子,聪明的人都善于拿着鸡毛当令箭,可是你呢?手上有这么个令箭,你却把它当成鸡毛丢掉。你想想看,你救了陈市长的宝贝女儿,这是多大的功劳啊,你不好好利用一下,让陈市长给你一点照顾,将来人家陈家忘了你的功劳,你再想求人家帮你可就不容易了。”

  高振宇觉得,自己现在和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亲再继续交流是不是请陈市长帮自己的忙并没大的意义,于是便苦笑了一下,道:“好啦老妈,我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找陈市长帮忙的事情我也想过,你放心吧,我会自己去和陈市长说的。您别管这档子事情了好吗?”

  见儿子已经“开窍”了,吴华美于是不再纠结这个事了,她满意地笑了笑,道:“臭小子,不原来不傻啊,不傻就好不傻就好。”

  高振宇无奈地点着头,道:“妈,我本来就不傻嘛。”

  话刚刚说完,他妈吴华美就突然“直奔主题”地向他问道:“对了振宇,你最近是不是跟熙文的接触很少呢?我上次问了熙文你的一些情况,她全都不知道呢,所以我就知道你们之间走动的很少……”

  高振宇忍不住打断了母亲的话,道:“妈,您就别再给我乱点鸳鸯谱了,我和施熙雯的关系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您可别跟我再乱点鸳鸯谱啦。”

  “臭小子,你也别蒙我,我相信我的感觉。”

  高振宇站起来,道:“好啦老妈,我就不跟您老人家多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呢,我得回房间看书了。”

  “回房间看书可以,但你必须保证明天给我把大闸蟹送到施佬的家里。这是你爸吩咐的事情。”吴华美在儿子身后叫道。

  高振宇回应道:“没问题。”

  吴华美道:“对了,明天熙文那丫头在家里呢,你们可得把我机会好好交流哦。”

  高振宇苦笑了起来,心想老妈真有趣,闹了半天竟然是打着这样的算盘,不过一想到自己还想问问施熙雯大富豪酒吧按键的进展,便故作轻松地说:“好吧老妈,我遵命就是。”

  “臭小子,知道就好。”背后传来母亲的笑声。

  ……

  第二天下午,高振宇就“谨尊母命”,带着母亲买好的大闸蟹,去了施家拜访。和他意料中的一样,一进去施家,他第一个遇见的就是施熙雯,说明来意、进入施家、和施老爷子打了照顾,完成这些细节后,高振宇便和施熙雯按照“惯例”出去走走了。

  “对了施大警官……”

  “对了高干事……”

  没想到,两人刚刚一开口,要说的话竟然就碰到了一块去了。施熙雯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高振宇于是停了下来,道:“施警官,你有事要跟我说?”

  施熙雯道:“是呀,我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说的,你刚刚也是有话想跟我说吗?”

  高振宇道:“是呀,我是有点事想问你的,关于大富豪酒吧那件事的,既然你也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话要跟我说的,那就请你先说吧,女士优先。”

  施熙雯道:“我想跟你说的是私事儿,既然你有正事想跟我说,就先说正事吧,说一下你对大富豪酒吧事件有什么个人看法。”

  高振宇见施熙雯既然都已经让自己先开口了,也就当仁不让地回应道:“好吧,那我先说吧。”

  说到这里,高振宇便接着问道:“最近你们公安局在大富豪酒吧的案件调查进展的怎么样了?”

  施熙雯道:“呵呵,高干事,我想你一定没听说过吧,市里已经对大富豪酒吧事件成立了调查组,我有幸成为调查组一员,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现在大富豪酒吧事件所以的调查情况只能向刘书记报告,其他人是不能透露的

  。”

  高振宇道:“成立的调查组?好吧好吧,我不问就是了,可是施警官,这件事……这件事……”

  见高振宇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施熙雯便会意地笑了笑,道:“呵呵,我知道你卷进了大富豪酒吧后,心里一定不好受,你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所以你也担心因为这件事会和大富豪酒吧的老板丁强、以及我们汉江市公安局局长结仇,你怕这件事对你很不利。”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施警官,我看您就别捧我了,我只不过是胆小怕事而已,哪里算得上小心谨慎啊,得罪了岳宝磊那么大的角色,我可是坐立不安啊。”

  施熙雯道:“你可不胆小,你胆子大的很,你要是胆小的人,当初我们出事时给你打电话你就不会来救我们了。”

  高振宇心想,既然人家是调查组成员,为了保密她肯定是什么话都不会说的,所以想了一会儿,他便摊了摊手,道:“好吧施警官,我为自己能够在你心目中有这么光辉的形象而感到骄傲。”

  施熙雯凑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我说高老头,你对我们调查组的办案能力太不信任了吧?现在是我们龚副局长督战,还有公检法几个重要的领导配合,这场正义和邪恶之战难道还怕打不赢吗?要是打不赢,那还有什么天理。”

  高振宇苦笑道:“好吧好吧,施警官,您说的对,您说的对极了,我对您有信心,我对组织有信息。那我就等着你们调查组把真不这些个不法分子绳之以法吧。”

  施熙雯也没有去管高振宇的消极语气说出来的话了,她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道:“好啦高振宇同志,你要问我的公事,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现在我来跟你谈谈我想要跟你说的私事儿吧。”

  高振宇吐了口气,然后用沉默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诉施熙雯,自己正打算听她说话。

  施熙雯dun了一下,于是继续道:“对了,你上次不是跟我说过了你和陈曼妮这个小丫头正在交往吗?怎么我最近听小陈那傻丫头说,你在一个劲儿的躲避她呢?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你最近想把这傻丫头给……给甩了吗?”

  高振宇苦笑道:“我说施警官,你一个管刑事案件的警察,怎么也管起了我的私人情感的是事情呢?”

  施熙雯道:“可是我今天偏偏想听你回答这个问题。”

  高振宇道:“施警官,请问我可以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施熙雯道:“不行,因为陈曼妮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允许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伤害。”

  高振宇道:“施警官,我很佩服你这种对朋友关心到底的精神,但我还是刚刚那种想法,我和陈曼妮的事情我不一样和别人交流。所以你还是别问了吧。”

  施熙雯看着高振宇态度坚决的样子,便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高振宇,你先别这么快就拒绝我的要求嘛,你先听我说个事情好吗?”

  高振宇再度沉默。

  施熙雯继续道:“昨晚陈曼妮这倒霉的丫头打电话给我了,说你突然不愿意搭理她,并且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最后却都不肯接她的电话,弄得她现在心里难受极了。昨晚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听见她在电话里哭得很伤心,为什么?因为她刚刚觉得她和你之间还有可能了,可是你在她刚刚离开汉江的时候,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而且变化的这么明确。她的心这次被你伤的很重。”

  高振宇此时也感觉到难受极了,作为一个男人,他也知道自己那么对待陈曼妮,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情。可是不那么对待她,自己与她之间的关系又该何去何从呢?

  “高振宇同志,还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当我问她是不是你这王八糕子在外面是不是有新欢的时候,她竟然坚定地反驳了我的想法,还明确地告诉我,你不是那样的男人,还说她相信你不是那样的男人。”

  高振宇感到自己的心猛的一阵疼痛,他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地让自己那不安的心情得到平复,然后才开口道:“施警官,我之所以会那样对她,是因为我希望她过的幸福快乐,我希望她能够过上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干事员,她应该过的幸福生活我根本给不起。”

  施熙雯道:“高振宇,你这么说话就太不男人啦,哪有男人像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你要甩掉一个小女生,你总得告诉人家你为什么甩掉她吧?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你无缘无故地把人家甩掉,你说你这样做就不怕让陈曼妮伤心吗?”

  高振宇道:“我知道我这么做会让她感到伤心,但我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做?”

  施熙雯道:“怎么?听你这么说,难道你还有难言之隐?”

  高振宇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太快,让施熙雯发现了问题,便马上解释道:“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只是觉得我和陈曼妮之间不合适,所以我打算分手,打算不要让彼此间再产生不必要的纠集。”

  施熙雯道:“高振宇,我知道你肯定是有难言之隐,告诉我,到底是什么难言之隐?我听陈曼妮说,你好像和文市长的侄女之间还有一些暧昧因素存在,你告诉我,你之所以不和陈曼妮在一起,和文市长的侄女有什么关系吗?”

  高振宇道:“对不起,你不要乱猜了好吗?这件事和文市长的侄女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一点关系也没有。”

  “高振宇,那你敢让我和她当面谈谈你们之间的事情吗?”施熙雯目光坚定地看着高振宇道。

  高振宇道:“你觉得这样做有必要吗?”

  “有必要,我觉得很有必要,陈曼妮是和好姑娘,你就是不要人家了,你也不能这么糟践人家,你这样一个理由都不给,对她一点也不负责,还有,我一直都把她当成我的好妹妹,所以我也不允许你这么对她。”

  “施警官,跟你说这些真没有意思,总之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陈曼妮保持距离,我不会和她再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如果你真相为她好的话,我希望你帮我做做她的工作,让她对我趁早死了心。”

  高振宇说好,便转身和施熙雯道别了。

  “高振宇,你他妈真是个混蛋,不是东西……”

  背后传来了施熙雯的骂声。

  ……

  伤害一个女生的心是很不好受的,而被迫让自己去伤害一个女生的心,这种心情则是难受到了极点。高振宇不想伤害陈曼妮,甚至在成为陈曼妮第一个男人之后,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从此以后要好好地对待陈曼妮,让她好好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可是,要想真正让一个女生幸福,又谈何容易呢?陈曼妮有一个当市长的爹,而她这个当市长的爹又有着强烈的棒打鸳鸯的决心。高振宇知道,自己若是强烈的要给陈市长当女婿的话,指不定哪一天就得让这位厚黑学钻研到家的“老丈人”整的体无完肤。而且他的心里也更加清楚,陈市长就一个女儿,要选女婿他肯定得选门当户对的男生,自己不过是市委大院一个司机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儿子,要啥没啥,陈市长就是眼睛瞎了也未必看得上自己的。要是陈市长一旦因为瞧不上自己而向自己开战,到时候不仅自己也无法和陈曼妮保持交往,甚至还能搞的陈曼

  妮更加伤心,所以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他还是懂的投降的必要性的。

  从下午四点多到晚上八点多,高振宇就像一只游魂似的,在市区的几条街道上游荡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觉得在游荡中能够让自己那压抑着的,可怜的心情得到一点点缓解。

  接着又在马路上瞎逛了半小时,高振宇终于逛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于是他决定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将自己此时的心情环节缓解。

  高振宇检查了一下手机上的联系人,很快就看到一个他此时最想联系的人。那个人就是最近和他有过不少交集的曾珊珊。

  打定了主席,高振宇便给曾珊珊打了电话过去,等电话一接听,他就对着电话问道:“老同学,你在哪儿呢?方便陪我么?”

  电话里很快传来了曾珊珊那温柔的声音:“呵呵,老同学,你是不是想我啦?”

  “是想你了,现在方便让我想吗?”

  “方便方便,如果你愿意过来陪我,我当然方便。”

  “可是我现在已经快要饿死了,如果你现在愿意为我准备一桌饭菜,我可以马上杀将过去。”

  “呵呵,我说老同学,你怎么还没有吃饭呢?都几点了呀?”曾珊珊对着电话关切地问道。

  高振宇苦笑道:“唉,你别提了,我现在狼狈极了,都饿的我不成样子了。”

  “好吧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想吃什么晚餐?我给你准备一下吧。”

  “我随便吃什么都行,最好是米饭,我感觉我现在都能吃下十大碗米饭了。”

  “好吧,那我就给你准备一下中餐。”曾珊珊对着电话笑道:“对了,我还差点忘了告诉你,现在我就在丽都酒店508房间呢,你过来吧,我让服务员给你准备一下晚餐。”

  ……

  不到半小时,高振宇终于来到丽都酒店,并且到了曾珊珊入住的房间门口。敲响了房间的门,不一会儿的功夫,曾珊珊便出现在了门口。

  曾珊珊今天穿着一件白色丝质连衣裙,很好地勾勒出她丰满地胸型,下身短裙的设计更为诱惑,很好地包裹起她圆润的臀瓣,衬托出她修长结实的双腿。这样紧裹的裙摆上便看不出一丝**的痕迹,而那细小的绳带勒紧臀沟中的感觉更是让她有种窃窃的暴露感。

  看的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今天早上她的有什么应酬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脚下是金色缠足款式的高跟鞋。

  “进来吧一鸣。”曾珊珊目光扫过他被肌肉顶起的衣服,她的呼吸甚至开始有些急促了。

  “嗯,没让你久等吧老同学。”

  曾珊珊道:“快进来再说吧,我都已经让服务员把饭菜送上来了,进来趁热吃吧。”

  “嗯。”

  高振宇进入房间,发现曾珊珊今天开的房间还是一间套房,在套房外面的餐厅里,已经摆着六菜一汤和一盆冒着热气的米饭。

  “振宇啊,酒店服务员说他们这里只有这些东西算拿手的,你将就一下吧。”

  高振宇连看菜肴是什么都不看一下,就往餐桌那边走去,道:“呵呵,我又不是富家大少爷,你点这么多的菜肴干嘛。”

  曾珊珊道:“既然你对这些菜感到满意,那你就多吃点吧。我先去洗一下澡了。”

  说完,曾珊珊便迈开了步子向房间里走去。

  看着曾珊珊那风姿卓绰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高振宇笑了笑,便转头开始吃起了桌面上的食物。

  桌面上的食物味道不错,看得出酒店里的厨师是很有手艺的,但高振宇现在可没有心思慢慢享受,他吃的很快,肚子饿的感觉真不好受,他只有用狼咽虎吞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空虚的胃,才能让自己的胃好受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曾珊珊终于从浴室里出来:“振宇,你吃完了吗?这些菜怎么样?”

  高振宇刚刚吃了半碗饭,所以在面对曾珊珊的问题时,便回应道:“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今天跟一个客户去我们公司看鱼子酱的养殖基地,都累的我全身散架了,振宇你帮我好好地**一下,我感觉全身的肌肉难受的要死。”

  “好啊,反正我现在已经吃饱了,帮你**一下也算是运动运动吧。”

  高振宇看着曾珊珊优雅的气质,慵懒的声音,媚态十足的脸蛋儿,不禁呆了一下,随即点头来到她的身边,但却没有坐下,而是站到了曾珊珊的身后,手法轻柔地将她的秀发盘在脑后,用发带包好,然后微微有些粗糙的大手轻轻地将她肩上的浴袍退到手臂上,裸露出颀长白皙的脖颈和大片胸前的嫩肉来。

  “珊珊,那我开始啦。”高振宇道。

  “嗯。”她听话地转过身去。

  说完,高振宇的手开始在曾珊珊的肩颈上轻柔地揉捏着,眼睛却忍不住盯在她胸前裸露出来的乳肉上,那白嫩的果实此刻大部分都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现在高振宇的眼前,虽然又不是第一次见过这女人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感叹这个女人身体的美妙,肌肤的滑嫩就不说饿,单是着对果实就另他流连忘返,她的果实长得位置很正,并不外扩,标准dcup的90度挺立,摸上去柔软又很有弹性,有钱的女人,对于自身的保养从来都是很看重的,曾珊珊也不例外并且天生了一副好身体。

  此时的高振宇居高临下甚至可以看见曾珊珊因为兴奋而微微**的**在浴巾上顶出好看饿突起,他的手也逐渐下滑,从锁骨到腋下,再到胸口,最后包裹住了整个果实的顶端,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那顶在手心上的**的坚硬。

  “啊”当高振宇的手指在她的乳晕上轻柔滑动的时候,曾珊珊忍不住轻轻地呻吟起来,她的身体真的是很敏感,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刺激,就已经让她开始兴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果实微微的发涨,一股股微弱的电流仿似在她的小腹和臀瓣间流动,刺激着她的小山丘。

  “你翻过身去吧,我从你的背后帮你开始**。”

  “嗯。”她应了一声便转过身照办了。

  随着她转过身子去,她那透着白光的后背,便很快在高振宇的视线中展露了出来。然而,让高振宇感到实在意外的是,曾珊珊那光洁的背后,竟然有着几个明显的红点,从这些红点的面积和分布上看,就知道她背后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烫过。随着高振宇的手指轻轻地触及到这些红点的时候,她的身体不禁颤动了一下。

  “珊珊,这些烫伤的红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高振宇忍不状着曾珊珊问道。

  曾珊珊的背部有颤抖了几下,道:“没事的,只是一点小小的烫伤而已,你要不

  要帮我**啊?”

  高振宇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帮她**了,这些烫伤的伤势虽然并不严重,但也算的上触目惊心了,高振宇忍不住继续问道:“珊珊,这是谁烫的,用什么东西烫的,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在高振宇一连丢来好几个问号时,曾珊珊便开始转过身来,一脸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振宇,你别问了好吗?”

  高振宇刚刚还想着问她是不是真像孔秀兰说的那样,暗地里去整人家鱼子酱老板,但这会儿他的心思全在曾珊珊身上的这些伤疤上。所以嘴巴便控制不住地问道:“珊珊,我是你的朋友……呜……”

  曾珊珊在高振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抬起头钩子了高振宇的脖子上轻轻的亲吻,然后含住他的耳垂,用鼻子轻轻地向他的耳朵里呼气:“振宇,别问这些问题了好吗?今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好好地陪着我,好好让我做一回你的女人吧。”

  高振宇感觉她的这些话就像是一剂**,毫无悬念地唤醒了他内心的热望:“珊珊,你太美了,你的身体真的是太美妙了,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

  曾珊珊媚笑一声,道:“那你晚上就好好表现,不要问这些让我心烦的问题好吗?好好疼我。”

  高振宇轻轻将曾珊珊的浴巾整个扯了下来,丢到沙发一角,惹得她一阵娇笑。

  “珊珊,你是个多好的女人啊,你应该被人用心呵护才是。”高振宇凑到她的耳边道。

  “振宇,先把我抱到床上再说,我只需要你的呵护就够了。”

  高振宇很温柔地抱起曾珊珊,来到房间的里面,将她轻柔地放在宽敞柔软的床上。曾珊珊**裸地躺在床上,眼中媚意横陈,很是妩媚地看着高振宇精壮的身体,欲望呼之欲出。

  高振宇不得不避开曾珊珊火热的眼神,便开始了他的工作。

  “对了振宇,我上次让你跟你们孔经理说的事,你都已经说好了?”曾珊珊媚态十足地撑起上半身,胸前两团丰满的乳肉一阵颤抖。

  高振宇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一边的大白兔轻轻地在手中掂了掂,道:“嗯,我跟孔经理讲好了。”

  高振宇笑了笑,大大地分开了曾珊珊的双腿,开始用手在她的大腿内侧轻拂,轻轻地刮弄起来。

  “是吗……她答应了没有……她怎么说的……”曾珊珊逐渐从强烈的**顶峰回落,呼吸也平稳了许多,她轻轻地扣住高振宇按在她小腹的手,脸上满是娇媚地道。”

  高振宇一把扯开了身上的所以衣物,露出里面黝黑壮硕的肌肉,他的下身没有任何遮掩,呈现在曾珊珊的眼前,虽然还在软软的状态,但那尺寸和形状已经勾起了曾珊珊最原始的欲望。

  “孔经理说让她好好考虑一下,看看渡贤宾馆和其他一些单位是不是能够消费的下这批大龙虾,然后再给你答复。”

  曾珊珊无意识地在高振宇的身上抚摸,划过她的小腹,然后抓住了高振宇的**,感受着它的逐渐强壮起来,那血管的搏动让她的情欲再次升温。她抬起头看着高振宇,带着些生动的眼神说道:“这个事情,麻烦你了,振宇,既然孔经理希望给她时间想想,就让她好好想想吧,她是个谨慎的人,所以做事情自然也就小心翼翼了!”

  高振宇点着头,道:“嗯,那就让她考虑一下吧。”

  “振宇,你怎么停下来呢?不敢继续了?”

  “谁说我不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你敢一下试试?”

  看着曾珊珊充满了挑衅的眼神,高振宇一把扣住了曾珊珊的后脖颈,稍微用力就将她的脑袋按在了床上,然后粗暴地摆弄着她的身体背转过来跪在床上,使她丰满的大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完全地将曾珊珊的后门和花园暴露出来。

  曾珊珊的臀部很是丰满,整个臀部虽然向后翘起,却依然浑圆饱满,高振宇忍不住伸手在上面重重一拍道:“珊珊,那我要试试啦。”

  曾珊珊此时已经完全被情欲填满了思想,她的脸埋在柔软的床垫里,却依然兴奋地叫道:“试试就试试,不成啊!”

  “老同学,那我来啦。”说罢话,高振宇毫无预兆和怜惜,将本强对准了曾珊珊的花园口,在她叫出“啊”的同时立刻狠狠地插了进去。

  本钱依然快速地在她的下身进出着,肉体拍打中夹杂着液体飞溅的水声,女人的呻吟中传来男人的喘息,一切的动静都是那样的淫靡而具有原始的诱惑力。

  高振宇的体力十分的充足,高速抽动着下身,一直保持着这个速度给曾珊珊如潮的**,甚至由于他的每次撞击的力度太大,强烈的**已经使得曾珊珊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终于在一次大力的冲击之下双腿一松完全趴在了床上……

  高振宇在曾珊珊的身上爆发了之后,便犹如被人抽去了线的木偶一样,有气无力地压在了曾珊珊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儿来。

  “对了珊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高振宇喘息了一下道出了他一直关心的问题,“你背上的那些伤痕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你身上造成这些伤痕的?”|||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