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成功人士(67)



两个成功人士(67)

  第二天是周末,高振宇本想是想好好地在曾珊珊的家里睡到中午的,但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曾珊珊就已经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并对他柔声道:“振宇,早上我想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转转。”

  高振宇郁闷地挣开了眼睛,发现曾珊珊这会儿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吐了口气,道:“珊珊,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曾珊珊身上穿着一身丝绸睡衣,她见高振宇已经起来,便向高振宇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下,道:“振宇,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你没有睡好啊?”

  高振宇挣扎地从床上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道:“我还好吧。”说完,又轻轻地揉着曾珊珊那柔软的腰肢,道:“珊珊,现在你的心情好点了没有啊?”

  曾珊珊点点头,将头往他的怀里紧了紧,道:“我还好吧,有你愿意陪在我的身边,我的心情当然好了。”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你心情好我就放心了,呵呵。”

  “振宇,起来吧,洗漱一下,穿好衣服,我带你去看一个好地方。”

  “是吗?你要带我去哪里?”

  “先别问,你跟我去了再说吧,现在跟你说了那地方,岂不是一点惊喜也没有?”

  高振宇搞不懂曾珊珊要给自己的惊喜到底是什么,所以只好在一片迷茫的状态下点点头,道:“好吧,我马上起来,老同学,不过得麻烦你等一下了。”

  “呵呵,我刚好也要换一身衣服呢。”

  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洗漱完毕了,然后一起去了一家早餐厅吃了早餐。等吃完了早餐后,时间就又过了半小时了,上午十点二十分,曾珊珊才开着车子,将高振宇带到了一处豪华的办公楼前。在办公楼前将车子挺好之后,曾珊珊才指着这栋高端大气的办公楼道:“振宇,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把你带到这里来吗?”

  高振宇摇摇头,道:“珊珊,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善于猜测的人,所以你现在让我回答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呢?”

  曾珊珊于是也就不再坚持了,顿了一下便开口道:“振宇,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我要在汉江搞一家建筑公司吗?”

  高振宇点点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还说你现在正在和温可妍在合作,难道你的公司就设在这里吗?”

  曾珊珊道:“嗯,我和温可妍的公司就在这上面,第十八层,振宇我跟你说,我将要在这里,将要在汉江市,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你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和我一起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造光辉吗?”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心想之前曾珊珊约自己和她一起干的时候自己都没有答应,现在中间加进来了一个温可妍,自己加入曾珊珊的队伍就更加不可能了。

  “呵呵,珊珊,你是知道我的想法的,我只适合在机关单位干那些屡屡无为的工作,如果让我去做所谓生意场上的事情,我肯定是干不好的。”高振宇淡淡一笑解释道。

  曾珊珊道:“好吧,人各有志,我知道你的志向在官场,所以我不勉强你了行吗?”

  高振宇本来是想问问曾珊珊,她在外面搞这些生意,她的未来公公毕省长难道就不管不问吗?为什么还会允许她这么干呢?但是话一到嘴边他便忍住了,换了个语气,道:“嗯,老同学,谢谢你的理解。”

  曾珊珊也就不再继续与之纠结了,顿了顿便开口道:“好啦振宇,我带你到我们公司内部参观参观吧,没准你还会喜欢我们公司的工作环境呢。”

  高振宇点点头,跟着曾珊珊进入了办公楼,一起向电梯那边走去。

  上了楼,曾珊珊本来是想引着高振宇进入她的公司,刚刚出了电梯,她就发现自己公司的大门是开着的。

  “呵呵,想不到还有人在里面,你猜,是不是可妍现在也在里面呢?”看着洞开的大门,曾珊珊笑了笑道。

  曾珊珊和温可妍是合伙人的关系,能够进入公司的除了曾珊珊本人,当然还有温可妍这个合伙人了。高振宇无奈地笑了笑,道:“老同学,既然是温可妍也在里面,我看我再进去就不方便了吧。”

  曾珊珊可不这么认为,她淡淡一笑,道:“既然来都来了,你还顾虑这么多干嘛呢?反正大家都是老同学嘛,见上一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走吧振宇。”

  高振宇只好应声道:“嗯,那我们走吧。”

  进入曾珊珊和温可妍合开的酒吧,高振宇还还没有看见办公室内富丽堂皇的装修,就先看见了温可妍正带着几个穿着女士西装的年轻女人们在办公室里指点江山。见到曾珊珊带着高振宇进来,他现在意外地怔了一下,然后才缓过了劲来,道:“振宇,珊珊,你们怎么会一起来这里的?”

  高振宇以微笑结束了自己的沉默,道:“我刚刚在吃早餐的时候在餐厅遇见了珊珊,刚好听珊珊说,你们的公司现在已经装修差不多了,请我来参观参观。”

  曾珊珊笑道:“是呀,振宇是我在回到汉江后,难得见到的一个老同学啊,所以就把他请来参观一下,看看我们的公司装修的怎么样,说不定他还能给我们一些建议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下示意的看了温可妍一眼,发现温可妍也在用那种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便继续道:“呵呵,可妍,你可别听珊珊乱说,我又不是学装潢的,哪里知道装修方面的知识啊,我只是对你们两个成功人士的公司感到好奇,所以才跟着珊珊来看看的。”

  温可妍道:“嗯,那好吧振宇,我现在就和珊珊呆着你在我们公司转转吧。”

  参观完曾珊珊的公司,感受了一番曾珊珊公司的富丽堂皇,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温可妍便建议三个人一起去吃个午餐。但这时候曾珊珊却因为接到了一个电话,所以只好对温可妍的邀请进行了婉拒。

  “可妍,我看吃饭的事就不必看了吧,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呢。”曾珊珊抱歉地看着温可妍道。

  温可妍道:“没事,既然你现在有事情,你应该好好把你手头的事情给完成了才是嘛。”

  曾珊珊道:“嗯,行,要不你和振宇一起出去找个地方聚聚吧,毕竟你们也好长时间没有一起聚聚了。”

  高振宇本想找借口和曾珊珊一起离开的,但借口没有想出来,就被温可妍主动向他邀请道:“振宇,既然珊珊没有时间,那中午我们一块儿吃个午饭吧。”

  高振宇道:“这……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呢……”

  温可妍道:“高振宇同学,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可就没意思啦,在珊珊的面前拒绝我的邀请,这可是一点也不给我这老同学的面子啊,你太不地道了吧。”

  曾珊珊见两人正在推搡,便拿起包包,笑吟吟地说:“好啦,两位老同学,我得先走啦,关于你们两个要不要一起吃饭的事情,你们就一起慢慢探讨吧。”

  说完,曾珊珊便向大门方向走去。

  等曾珊珊一走,温可妍便朝高振宇笑了笑,道:“振宇,我看你现在就别跟我纠结了,咱们一起找个地方吃个便饭吧,我刚好有件事情想跟你聊聊呢。”

  高振宇条件反射地问道:“什么事情?”

  温可妍像抓住了他的把柄一样,道:“你瞧,我要跟你叙叙旧,你是一点时间也抽不出来,可是我要说有事情想跟你交流,你看你的精神劲儿,别提多足了,真是伤我这老朋友的心啊。”

  高振宇黯然地笑了笑,觉得和温可妍此时将要进行的话题真如扯淡一般无聊。

  “好吧,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个饭吧,我请客。”

  温可妍这才满意地点着头道:“嗯,这还差不多嘛,振宇,走吧,我们走吧。”

  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点点头。

  温可妍于是对手下的女孩们做了安排,便拿起自己的手包,和高振宇一前一后地离开公司。

  两人就在温可妍公司楼下找了一家西餐厅,在餐厅里边吃边聊了起来。经过了一番简单的寒暄之后,温可妍便将她今天找高振宇要说的主题提了出来:“振宇,我想问你件事情,最近调查组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吗?”

  高振宇喝了口咖啡道:“可妍,你什么时候对调查组办案的事情这么敢兴趣的呀?”

  其实,当知道调查组要进行的工作是正对岳宝磊的时候,她就对这个案子充满了兴趣了,因为看着岳宝磊陷入了困局,想着岳家将要覆灭的情景,温可妍的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激动。

  但是,这会儿她在高振宇的面前并没有把她的心思表露出来,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振宇,我对这件事感到好奇,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岳海宁把我害的那么惨,我当然希望岳家人越早完蛋越好,只要丁强被调查组找出问题,岳家人距离全军覆没就容易多了。”

  看着温可妍脸上快要变形的样子,高振宇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可妍,我又不是调查组的人,我哪里知道调查组最近有什么动态啊?你问我这些问题,可真是问错人了。”

  温可妍道:“振宇,我最近得到了一个信息,关于大富豪酒吧事件重要嫌疑人的信息,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兴趣听我把这个信息跟你说一下呢?”

  高振宇道:“你怎么会有大富豪酒吧事件嫌疑人的信息?可妍,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你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温可妍道:“振宇,我希望你别问我这个问题了好吗?我既然想知道大富豪酒吧事件嫌疑人的下落,自然是有我自己的方式,我现在只想问问你,你想不想知道这个消息?”

  刚才,当温可妍向高振宇说出要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高振宇就在心里留了个底,知道温可妍指出这些话题的时候,很有可能是想试探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对这件事表现出很浓厚的兴趣的话,她便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调查组成员了——毕竟她之前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试探过自己了。

  高振宇现在更关心的是,温可妍问什么会知道赵贵的信息呢?她的信息源在哪里?并且,高振宇还明显地感觉到,温可妍之所以会得到这些消息,肯定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得到的。这可他目前最为她担心的的地方了。

  想到这一点,高振宇就关切地看着温可妍,道:“可妍,现在重要的并不是我想不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知道这个信息,重要的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你知道吗?你现在正在干的这个事情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大富豪酒吧事件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在去弄这些消息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其中的危险性吗?丁强是什么人?岳宝磊是什么人?岂是你能够虎口拔牙的?”

  看着高振宇表现出一副关切的样子,温可妍不禁苦笑了一下,道:“振宇,想不到你还关心我。”

  高振宇也苦笑了一下,道:“可妍,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朋友。你的事情我当然会关心,因为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情,也不希望你去冒这个险啊。”

  温可妍深深地呼了口气气,都:“好了振宇,咱不说危险不危险的事情了,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我在干什么事情我自己也很清楚。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则是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我现在掌握的这个信息?”

  高振宇没有说话。但温可妍却已经从他的表现中知道了他的意思了,便开口i道:“振宇,我知道,您一定也想知道这个信息吧,其实我已经了解到了大富豪酒吧事件嫌疑人的重要消息,我知道他现在就藏身在紫金山的一处别墅的地下室里。”

  听到这个消息,高振宇不禁怔了一下,道:“你是说那个嫌疑人就在紫金山的一处别墅里面?”

  温可妍点着头,道:“嗯,就在那里,紫金山别墅有三座,赵贵等人就在临近东园村的山脚下那座别墅里。”

  高振宇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温可妍道:“负责看守赵贵的人都是丁强的手下,他们之中有一个小弟是负责给看守赵贵的人送饭的,他无意中知道了这个信息,所以被我了解道。”

  其实,高振宇现在还想知道,温可妍到底是怎么和负责个赵贵一行人送饭的马仔联系上的,但他知道自己若问出这个问题,温可妍也一定会找借口搪塞自己。

  “好吧,我会帮你把这个消息转告给龚副局长的,他一直都在负责这件事事情。”高振宇想了一下道。

  温可妍点点头,道:“还是老规矩吧,我帮你提供的这个消息,我希望你替我保密,不让别人知道是我的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高振宇道:“嗯,我知道,为了你的安全,我也不会告诉别人这个消息是你这里了解的。”

  温可妍道:“嗯,振宇,谢谢你。”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保持着笑而不语的姿态,在一边慢悠悠地喝起了咖啡来。

  两人相继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温可妍突然开口要求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宇,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聚聚了,中午反正你又不用上班,要不到我家去,陪我喝个下午茶吧。”

  高振宇一方面不希望和温可妍有太多的交集,另一方面又因为从温可妍嘴里得到这个有用消息,最好是第一时间告诉龚庆文才是,所以高振宇就有了要与之马上分别的想法了。

  “可妍,我现在要回家一下,至于跟你一起喝下午茶的事情,我想我们还是下次再说吧。”高振宇皱了下没有,不还意思地拒绝了她。

  温可妍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一样,道:“好吧,既然你现在有事情,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下次再一起找个时间好好交流交流吧。”

  高振宇点着头,道:“嗯。”

  ……

  高振宇在和温可妍分别后,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就着上次龚庆文给的

  号码,给龚庆文打了个电话,准备将自己从温可妍那儿得到信息告诉龚庆文。

  当他在电话中将自己从温可妍那儿得到的消息告诉龚庆文之后,龚庆文则意味深长地对他感慨道:“高振宇同志,想不到你的消息来的这么灵通啊,这可是我们调查组做梦都想得到的消息啊。看来施熙雯那丫头对你的评价一点也不夸张嘛。”

  高振宇对着电话淡淡一笑,道:“龚副局长,您这是过奖了,施熙雯才是好同志啊,如果你们公安人员都有施熙雯那样为百姓做事的热血,我想这个世界可就太平了。”

  龚庆文顿了一下,道:“呵呵,小施这小同志真的是很有热情的一个同志啊,可惜这位同志的想法实在是太激进了,因为太激进,所以显得不切实际。”

  高振宇觉得,目前和龚庆文继续这样的话题,倒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于是便换了个话题,道:“龚局长,我现在为你提供的这个信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我只能说希望这个信息对你有用吧。”

  龚庆文道:“你提供的这个消息,很大的可能是真的,我之前也在那一带做过侦查,发现那里是丁强违规建筑的一幢别墅。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赵贵藏身其中的可能很大。”

  高振宇道:“但愿这个消息对你们调查组的案情调查有帮助吧。”

  龚庆文道:“小高同志,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调查组的工作我会认真安排的,但是我现在有个小小的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回答我。”

  高振宇道:“龚局长,您问吧,只要不违反我的原则,我都会在第一时间回答你任何问题。”

  龚庆文道:“谢谢你的爽快,我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想问你的事情其实我之前也向米了解过了,就是我很想知道,你的这些消息是怎么得到的。”

  高振宇缓了口气,道:“龚局长,说实话,这个问题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我现在只能告诉你,这个消息是一个很重视案情发展的人为我提供的。其余的问题,我想我没法解释。”

  龚庆文顿了一下,道:“那么,给你提供这个消息的人,他关注案情发展的动机是什么?”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把这个信息告诉我的那个人,他的动机是什么。因为这个人和公安局长岳宝磊有矛盾,所以他期望岳宝磊倒下。而他之所以告诉我这个消息,是因为他怀疑我是调查组的成员。”

  龚庆文笑了笑,道:“嘿,真是有意思啊,这位将这个消息告诉你的人,可真是找对人了嘛。”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我倒是认为他找错人了,其实他找你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找我呢,我还要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你,这不是脱裤子放屁的行为吗?”

  龚庆文道:“这个能够找上你,将信息告诉你的人,一定是和不简单的人,至于他为什么不主动找上我,我想这当中的原因是在太多了,也许人家不希望和我接触上了呢?有或许他将这个信息告诉我们,是有着某种不好说出来的目的。至于找上你,我看八成是和你三番两次卷进大富豪酒吧事件,最后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所以他才会把你当成是我的人吧。”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是呀,龚局长,您说的很对,对方的确是把我当成了你们调查组的人了,所以我是不得不给他和你之间当传讯兵啊。”

  话题已经进行到了这里,龚庆文也就不再废话了,他对着电话顿了一下,道:“好啦小高同志,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到底是谁告诉你这个信息,我也不勉强你。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之间的交流就先到此为止吧,我现在还有安排一下调查组的行动,我再次对你给我提供这个信息表示感谢吧。”

  ……

  挂掉电话,高振宇心里终于舒了口气,然后打了一辆车子,向家里的方向奔驰而去。

  回到家里,母亲吴华美并不在家里,于是高振宇便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睡了一觉,只到傍晚六点多,他才被郑培源的一通电话从床上拉了起来。

  高振宇将电话接了起来,还没有等他开口,就听见电话那头的郑培源就对他发起了邀请,让他晚上出来找个地方聊聊。因为自己和郑培源都已经相约好长一段时间了,所以在接到郑培源的电话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郑培源好茶,所以两人的约会场所就选择了市区的一家茶馆。在茶馆里见了面后,高振宇便礼貌地看着郑培源,道:“郑秘书,你今天约我来有什么要吩咐吗?”

  郑培源道:“振宇呀,你先坐下来吧,我们边喝茶边慢慢聊吧,坐吧!”

  听着郑培源对自己亲热的称呼,高振宇感到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暧昧了起来,闻着淡淡的茶香,道:“嗯,好吧,郑秘书,我听你的。”

  在茶室里坐下来后,两人进行了简单的寒暄,等寒暄结束后,郑培源便将他的主题说了出来:“振宇,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情想问问你,就是关于大富豪酒吧事件的事情。”

  高振宇条件反射地怔了一下,道:“郑秘书,您怎么突然间跟我说起这个事情了呢?”

  郑培源道:“是这样的,大富豪酒吧的丁总之前找过我,跟我谈及了你和他们酒吧之间的事情,我和他一直认为你和大富豪酒吧之间之所以会三番两次地发生纠缠,肯定是存在着某些误会吧,所以丁总的意思是,希望和你之间能够化解误会。”

  听完了郑培源的话,高振宇忍不住揣测了起来,丁强作为汉江市小小名气的商人,又是岳宝磊的兴子,即使是因为大富豪酒吧时间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他也没有必要向自己这么个小角色消除什么误会啊?还通过郑培源的关系和自己进行消除误会,有这个必要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压根没必要这么做。所以郑培源现在跟自己说的这些话,肯定是深藏着某种见不得人的目的。

  高振宇揣摩了一番后,便不解地回应道:“是呀郑秘书,我想我和大富豪酒吧之间的确是存在着某些误会吧,并且这些误会还不浅呢。”

  郑培源点点头,道:“振宇,那你觉得你和大富豪酒吧之间的误会很大的可能是出在哪里呢?”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我想我和大富豪酒吧之所以会产生这些误会,很有可能是在大富豪酒吧三次发生了影响很大的事件都有我的身影的缘故吧。但这三次事件之所以有我的身影,我想我只能解释为这是一次次的巧合吧。”

  郑培源的眼睛眨了一下,道:“嗯,那件事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除了中间一次因为你是老首长孙女的保镖,而且也是岳局长的儿子先冒犯了云小姐而发生的,其中两次都是为了救援陈市长的女儿而掺和进去的,所以我想想你了解的是,陈市长的女儿在大富豪酒吧事件中,是不是占据着很大的作用呢?”

  高振宇吐了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气,道:“郑秘书,我知道出了这些事情,很多人都在猜测陈市长的女儿之所以会三番两次出现在大富豪酒吧事件中,其背后一定是存在这某个运筹帷幄的操纵者,但作为陈曼妮的朋友,我倒是可以为她说句公道话,陈市长的女儿当初不过是因为得到大富豪酒吧里面有违法事件的存在,所以才会冒险进去取证,为他们的报社找到有意义的新闻材料。至于说她的背后有人在操纵,我想这都是无稽之谈嘛,在第一次发生大富豪酒吧的影响事件后,如果她的背后是有操纵者的话,她的操纵者早

  就利用此事大作文章了。”

  听了高振宇的话,郑培源便皱了皱眉头,道:“是呀,你说的也对。但是最后一次发生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之后,不是还有一个叫施熙雯的女警察的身影吗?这个施熙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她的身后会不会有人在操纵着呢?”

  高振宇回味了一番郑培源的话,明显地感受到郑培源现在是在试探着自己,便淡淡一笑,道:“郑秘书,您问我这些话题,我可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毕竟这个施熙雯我都没怎么接触,所以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动机,您问我,可真是问错人啦。”

  郑培源道:“我听说这个施熙雯现在都已经当上了调查组的成员了,现在也在配合龚副局长负责大富豪酒吧案件的调查。”

  高振宇心想,郑培源试探自己的目的性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便顿了一下,道:“是呀,郑秘书,不满你说,我也听说了类似的消息,说是这个施熙雯自从大富豪酒吧事件发生之后,市委要求成立调查组的时候,她就已经被龚庆文副局长点兵点将了,这个消息还是我一个朋友说给我听的,据说在公安局里面还传的很传神呢。”

  郑培源听完了高振宇的解释,心里便陷入了一种误区之中,高振宇既没有否认施熙雯是调查组成员的事实,但却抛出了道听途说的答案,让郑培源的试探工作陷入了矛盾。

  “呵呵,你说的也对,现在的人啊,稍微有点什么风声,不传个满城风雨反而显得不正常了。”郑培源尴尬地笑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郑培源因为也知道从高振宇的嘴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于是便与之结束了对话。

  “对了振宇,你今晚有回渡贤宾馆吗?”正在郑培源准备和高振宇告辞的时候,他突然向高振宇问出了这个问题。

  高振宇顿了一下,道:“郑秘书,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郑培源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道:“对了,你们孔经理最近都在单位住着,我也经常在市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所以我们见面的时间很少,你要是方便的话,就麻烦你帮我将这份材料转交给她吧,这是之前她让我弄到市政府,要求鲁市长审批的一份文件。”

  高振宇心想自己都已经好久没有和兰姐在一起了,郑培源这么一提及兰姐,他倒是有些想兰姐了,于是半年将文件收下了,道:“郑秘书,我晚上刚好要回接待处,所以这个文件你就交给我吧。”

  郑培源点点头,道:“嗯,那麻烦你了。”

  ……

  高振宇在和郑培源分手后,便打电话给了孔秀兰,在电话中向孔秀兰说了郑培源让自己帮忙将文件转交给她的事情。

  当孔秀兰在电话中听到高振宇的目的时,便笑吟吟地说:“傻小子,你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就到姐这儿来,咱们最近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在一起了。”

  高振宇听到孔秀兰的话后,内心的火苗也迅速的窜上了脑门,道:“姐,说真的,我也想你了,而且想的好紧。”

  “臭小子,那你现在就过来找我吧,我在华夏庄园这边等你。”孔秀兰对着电话瓮声瓮气道,“你现在来吧,姐今晚有一个惊喜想告诉你哦。”

  高振宇没想,就回答道:“好吧姐,我这就过去吧。”

  虽然,孔秀兰在电话中告诉高振宇她给他准备了惊喜,但高振宇在去兰姐家路上的时候,心里面想的最多的,则是向兰姐了解一下,郑培源今天试探自己的目的了。毕竟,他一想起郑培源那神秘兮兮的眼神,心里就特别的没底。

  到了孔秀兰的家里,站在孔秀兰家的门口,高振宇按响了门铃。随着一阵很有节奏感的门铃声,孔秀兰激动地离开了卧室,向大门而去。

  将门打开后,孔秀兰就柔声地看着高振宇说:“振宇,你来啦。”

  孔秀兰穿着一条白色很薄的半透明超短窄裙,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果实高耸着,在白色的薄纱衣的掩盖下,朦胧的看到两块粉红色的丝质蕾丝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果实,乳晕在衣上顶出两小个点。粉色半罩式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淡红色的乳晕从蕾丝刺绣的高级乳罩杯边缘微露,露出一条很深的**。高振宇感到脑袋一片混乱,刚刚在路上还想着要向兰姐了解郑培源动态的想法,这会儿便模糊了起来。

  这时孔秀兰好像有意地掀起超短裙裙摆,露出了她的大腿根部,大腿根部未见长筒丝袜的分界线,原来她穿的是水晶透明肉色连裤丝袜,他见到了裤袜里紧贴在大腿根的粉红透明丝质亵裤,****无限好啊!

  高振宇被眼前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的装扮搞的晕乎乎了起来,恨不得一下子将兰姐推到,将该干的事情干了再说,但他很快缓过了神来,道:“姐,我来了。”

  孔秀兰这时也发现了高振宇正在看她,便放下了裙摆,道:“进来吧。”

  高振宇应声进入了孔秀兰的家里,便迫不及待地将孔秀兰那柔软的腰抱紧了,用他那早就已经亢奋不行的本钱顶住了孔秀兰那富有弹性的小屁屁,说:“姐,我今天来找你,可是郑秘书的吩咐哦”

  孔秀兰道:“对了,今天你和老郑交流的怎么样了?”

  高振宇搂紧了她的腰身说:“姐,聊了一两个小时吧,都是关于大富豪酒吧的事情。”

  “臭小子,先别说这个了,现在你先好好地陪陪姐吧,这些日子我都累坏了。”

  孔秀兰其实心里对这种事情也是充满期待的,所以在高振宇还没有来之前她便特意地打扮了一下,好让高振宇因为她的魅力而更加卖力定表现自己。

  高振宇感受到孔秀兰释放出来的欲望,他等孔秀兰沉默的时候,开始趁其不备地稳住了她的小嘴,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寻找着她的香舌。

  吻了一会儿,孔秀兰突然感到有些不自然,便娇嗔着说:“小男人,小坏蛋,到姐的卧室一下,姐今天特地给你准备了惊喜哦。”

  高振宇放开了她的身子,笑道:“姐,真的吗?”

  谁知道手刚刚放开,孔秀兰便往自己的卧室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像一个小姑娘一样笑了起来:“呵呵,不信你进来呀,进来就知道了。”

  高振宇并不猴急,而是先把自己的外套小心地脱掉,然后才缓缓地像孔秀兰的房间里走去。

  进入孔秀兰的卧室,借着昏暗的灯光,高振宇突然看见孔秀兰风情万种地横卧在床上,一具迷人的**便展现在他的眼前。那些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如雪,滑如脂;躲在性感睡衣里的那一对椒乳丰满挺拔,大小恰如其分,诱人之至,小腹处平坦而美;两腿微张。

  见到眼前这么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高振宇哪里还有刚刚那名淡定,于是他扑上去吻着孔秀兰,孔秀兰马上动起情来,两条玉腿环扣在他腿上,**紧紧夹住他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

  孔秀兰太迷人了,一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充满了肌肉的美感,非常的匀致。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水晶

  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称,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

  高振宇不禁跪下捧着孔秀兰的玉脚把玩着,玩着孔秀兰那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下的小脚,把玩了一会儿,他翻起孔秀兰的下身,露出她诱人的**,抬头看她的胯间。

  孔秀兰颤动了一下,粉红半透明蕾丝丁字裤透明得不像话的薄,隐隐淡出黑森林的原形,若隐若现的小花园在眼前。高振宇忍不遵也似地拼命以手指探索,隔着那薄薄的一丝布,直接向孔秀兰肥美的门户前进,在入口处有一股淡淡的香其刺激他的味觉与嗅觉,更使他异常兴奋。他用手指操着孔秀兰的那里,此时孔秀兰的嘴中发出了呻吟声“不要,不要”。

  高振宇双手握紧她孔秀兰**的根部,轻轻地把玩着着她柔美的花园,此时孔秀兰口中发出令人**的呻吟声。

  高振宇不理会她,开始伸手解开她的上衣,露出她似雪的肌肤、玲珑的曲线、纤细的柳腰。反手挑开她背后的胸罩扣,那粉红色的丝质蕾丝胸罩已然滑落于她脚下,那丰盈的**露出。他不停地吻着她的**,刺激得孔秀兰不停地呻吟。

  经过一阵折腾,高振宇终于褪下她那最后的一丝防线,粉红透明丝质性感亵裤,只见她浑身晶莹如玉,雪肤滑嫩,柔若无骨。

  “姐,你太美了。”高振宇忍不住喘息了起来,刚刚还想问问兰姐,今天郑培源跟自己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会儿他想向兰姐交流此时的想法,就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了。

  高振宇双手贪婪地在她光泽白嫩,凹凸有至的**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挲着。

  就能这么捣鼓了一会儿,高振宇将她平放玉床上,然后用嘴唇亲吻她丰润的大腿,每一阵的轻触,都使孔秀兰的身子略微颤抖着,伸出手指滑进她奇妙的三角地带,慢慢地轻进攻她的花瓣。

  高振宇一面捏住把玩她的小果核,迅速地摩娑她的那里,突然之间,他感到她开始剧烈地抽动,似乎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魔力,将他的手指吸进她深遂的身体中。

  “啊……你这坏蛋……”

  孔秀兰不停地战栗着,不知不觉中,被他诱发**的她开始疯狂,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亲密,动作也逐渐**。她的手抱住他的头,使劲地压着,微微张开口,贪婪地享受着他带给她的**:“别停……别停……别停啊……”

  高振宇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开始把她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汹,好美、好**。他转过头去和她接吻,顺着势子躺了下去,他双手伸入她双腿间,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于其中,随着角度变大,他甚至看见她的哪里泛潮的蠕动。

  “你坏死了!”再看她那张宜娇宜嗔的脸庞,更令人心猿意马,他再也顾不得,遂提枪上马。

  她颤抖地说:“轻一点……”

  高振宇带着笑意将宝贝在她**徘徊游走,时而磨搓小果核、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如口。她被他**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难耐的模样。

  他被她这种娇羞意态,逗得心痒痒的,不自主地胯下一沉,埋入花园内……|||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