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化装舞会(4)



一场化装舞会(4)

  高振宇和陈曼妮都不会想到,他们久别后第一次见面,竟是以这样的方式来释放对彼此间的思念。而这样猛烈地在彼此身体上折腾,则是出于他们内心中的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愫在刺激着。

  等他们在彼此身上得到了满足以后,那种在难以言语的感觉才稍微得到一点缓解。

  “高老头,快起来吧,我们还要去参加化妆舞会呢。”高振宇刚刚喘息了两下,陈曼妮就摇晃着他的身子道。

  高振宇毕竟是刚刚支出了那么多的体力,现在他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就开口道:“妮儿,我看咱们还是别去参加什么化妆舞会吧,我都快累死了。”

  “妮儿,你叫我妮儿,呵呵呵呵,高老头你可真逗,你叫我高老头……”

  高振宇不知道陈曼妮这丫头为啥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自己只是叫了她一声妮儿而已,她怎么就表现的这么开心呢?

  高振宇于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小陈,你怎么了?你怎么突然笑的开心?”

  “哎呀,高老头,你不要再叫我小陈啦,你叫我妮儿吧,我就要你管我叫妮儿,我喜欢你这样叫我。这样听着亲切。”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傻瓜,那我就管你叫妮儿得了。”

  陈曼妮和高振宇纠结完了之后,就又揉着高振宇的手臂,道:“嗯,高老头,我们走吧,快起来把衣服穿好,舞会再过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要是迟到的话,那该多扫兴啊。”

  高振宇大口地喘了口气,道:“妮儿,要不咱们现在就别去参加什么舞会了吧,我现在就想好好地抱着你休息一会儿,其他的事情我可就一点也不愿意想了。”

  “不行,高老头,一年就一次万圣节嘛,再说了,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再说不去的话,我的性质可就被你彻底给灭啦。”

  看着陈曼妮一副特别想去凑热闹的样子,高振宇只好点着头,道:“嗯,好吧。”

  陈曼妮似乎之前就已经看到了高振宇的担忧一样,轻轻拍了拍高振宇的肩头,道:“好啦高老头,你别担心,我知道你的顾虑是什么,你担心的是和我在一起的情景被我爸的同事看见,怕万一传到了我爸爸的耳朵里会对你不利,但是你放心吧高老头,这次的万圣节舞会是我的一个同学组织的,参加的都是我们那一届的同学和他们的伴侣,不会有外人参与的。再说我爸的同事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了,哪里有那心思参加我们的聚会啊。”

  高振宇听着陈曼妮一系列为自己着想的话,心头的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动可真是一阵又一阵地爆发了起来,他再次紧紧地抱住了陈曼妮的小蛮腰,道:“傻瓜,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也不要这么想。”

  “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陈曼妮温暖地朝他笑了笑,“对了振宇,我爸最近可没少找你麻烦的吧?”

  高振宇笑道:“呵呵,瞧你这话说的,你爸爸是堂堂的一个市长,跟我这小小的干事员还能找什么麻烦啊。”

  陈曼妮道:“可是我听说我爸都找你谈过几次话了,并且你还都回答的很到位,看样子你是把我爸爸哄得有一套啊。”

  高振宇道:“这事儿你都还能听说的到?妮儿,你的神通还真是广大的很啊。”

  陈曼妮道:“你不要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了,我哪有什么神通啊,我至少在跟我妈妈聊天的时候,想办法从我妈妈嘴里套出一些我爸最近的动向的,要知道我妈妈可是我安装在我爸爸身边的间谍哦。”

  “呵呵。”

  于是乎,两人相继笑了一下。

  “好了高老头,现在你也别跟我纠结这么多了,穿好衣服,我们先去吃个晚餐,然后你陪我去参加舞会吧。”

  “嗯。”

  ……

  化妆舞会的地点设置在万宝家园的一座大别墅的二楼,这是陈曼妮的一个老同学的住处,两人在到达这座别墅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高振宇在陈曼妮的带领下向别墅走去,并且来到别墅的门口了。

  “先生您好,请您出示一下你们的邀请眷好吗?”刚到门口,门卫边礼貌地向两人人所要邀请眷了。

  陈曼妮“嗯”地应了一声,然后把口袋里的邀请眷交给了门卫,便带着高振宇武扬威地向里面走去。

  别墅围墙里灯光大概是经过了专人的设置,被搞得相当阴森恐怖颇有万圣节的味道,别墅里摆满不少用来装饰的恐怖南瓜,以及各种妖魔鬼怪的造型,将节日的气氛晕染的淋淋尽致。

  二楼的大厅却又是另外的一番天地了。只见宽敞的大厅上早就已经铺满了白色的椅子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美酒。两人刚在椅子上坐定,就有侍者端着盘子来到三人面前:“先生小姐,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正在这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物在众人的簇拥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这个人就是今晚派对的主人曹伟。曹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致辞,参会的人们便热烈地沸腾起来。派对便正式开始了。

  在派对开始后的十来分钟后,参加派对中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们也已经开始在妩媚的灯光下开始搭讪和调情。随着气氛的渐渐高潮,高振宇在陈曼妮的带动下,也着实地喝了不少酒。

  化妆舞会刚刚开始,高振宇在陈曼妮的强烈要求下,陪着陈曼妮跳了一曲别墅的舞曲。跳到一半,高振宇便打算去洗手间一趟。因此和陈曼妮说明了情况,就独自向洗手间奔去了。解决完自身的问题,高振宇迈着步子准备往回走。

  “高哥,真想不到呀,想不到你也在这儿。”在高振宇陷入一阵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招呼之声。

  高振宇下示意地把脸转向了朝自己打招呼的人那边,等一把脸转过去的时候,才意外的发现,原来和自己打招呼的人竟然是他的新同事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今天穿的衣服很平常,只是一件普通的粉红色晚礼服,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毛衣小外套,而杨光穿衣服也是普通的黑色燕尾服,看样子两人今天的装扮也只是某个肥皂剧中的角色服装吧。

  欧阳,你怎么也在这里?”高振宇用几近诧异的声音看着欧阳道。

  “今天是我男朋友组织的舞会,我当然要来参加啦,对了高哥,你是陪着你女朋友来的吧?”欧阳菲菲笑容可掬地朝着他打起了招呼。

  “嗯,哦,不是,不是……呵呵……欧阳,你别误会……”

  欧阳菲菲很阳光地笑了一下,说:“呵呵,这次舞会的规定是只有情侣参加的哦,要知道不是情侣根本进不来的,所以高哥,我说你是陪着女友来的,这可是**不离十的事儿哦。”

  高振宇不好把自己

  是和陈曼妮一起来的事情说出口,只是淡淡地回应道:“嗯。”

  欧阳菲菲又突然说:“呵呵,对了高哥,既然我们都在这里碰上了,那你就告诉我,你的女朋友的是和老曹的哪个老同学吧。”

  “呵呵,这个……这个呀……我看还是等下舞会结束再说吧。”

  欧阳菲菲看了看高振宇身上的复古西装,说:“我看你这身装扮的行头不就知道了吗?这身是《**》里面易先生的装扮,刚刚我在现场也碰见了陈曼妮那丫头了,看见她穿着王佳芝的那件墨绿色旗袍。我说高哥,你……你该不会……”

  “呵呵,想不到你对这部电影也这么了解。”高振宇连忙将话题转移开来,“我今天其实只是随便穿穿的。”

  “老高,你过来一下。”在高振宇心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不远处的陈曼妮便朝着他打起了招呼。

  高振宇本想示意陈曼妮别过来,但陈曼妮没等他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话说出来,就已经走到他面前了。

  “曼妮,你和高哥,你们……哈哈,你今晚真的和高哥是一对儿的呀?”

  高振宇这时候很想向欧阳菲菲解释他和陈曼妮之间的关系,但没等他开口,陈曼妮就抢先一步,说:“他是我临时抓来充数的,你家老曹不是说了这次的聚会必须带另一半吗?我没有另一半,所以只好借一个男的来了,你不会有意见吧?”

  “是呀?曼妮,你可别骗我我啊。我们可是好姐妹啊,你要是真的很高哥成了一对,可不准瞒着我啊。”欧阳菲菲不相信地看着陈曼妮道。

  高振宇刚刚脸头皮都紧张地抖动了,生怕陈曼妮一个没把握住让欧阳菲菲看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高振宇很快的就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只见这时候陈曼妮竟然做出一副恍然若失的样子,回应道:“别提了,我这几天刚刚宣布失恋了,所以你说你我哪里来的男朋友呀?要是有男友的话,我可不愿意让高振宇来陪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害我舞都没有跳一曲,就跑到角落玩手机去了。”

  欧阳菲菲这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于是她便马上将电话接了起来,对着电话说了一通话之后,便对高振宇和陈曼妮道:“高哥,老同学,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忙一下,你们晚上要好好玩,玩的开心点啊。”

  高振宇和陈曼妮相继和她道了别,然后才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没想到陈曼妮一会到汉江,自己刚刚陪她参加了舞会,就和熟人碰了个正着,这让高振宇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不过,既然是陪着陈曼妮出来玩儿,高振宇的心里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再表现的小心翼翼,就实在大煞风景了。因此,他也就没有把自己的担忧表露出来了。

  “高老头,今天玩得真开心,呵呵,我还不知道欧阳是你的新同事。”

  看着陈曼妮对遇见欧阳菲菲而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高振宇突然想起了之前看到欧阳菲菲和周兰在背后交流,以及欧阳菲菲把她和周兰之间的对话告诉自己的事情,觉得陈曼妮能和欧阳菲菲这样的人品的女人走的这么久真是件让人担心的事情。

  “妮儿,你和这个欧阳菲菲很熟悉吗?”高振宇顿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道。

  陈曼妮道:“她是我的同学,大学时还是同寝室的闺蜜呢,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

  高振宇道:“只是突然听说你和欧阳还是同学,所以感到有些意外。”高振宇把话说到这里,又刻意顿了一下,道:“对了妮儿,你感觉你的这个老同学是一个怎样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是个好女生吗?”

  陈曼妮道:“既然是我的朋友,并且我们之前还玩的这么好,那她当然是个好女生啦。对了高老头,你今天好奇怪,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高振宇想了想,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欧阳菲菲不简单,所以……所以……”

  看着高振宇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陈曼妮不以为然地回应道:“不是吧高老头,你不会是对欧阳有什么误会吧?怎么今天你说的这些话神神叨叨的?”

  高振宇心想,也许现在把自己对欧阳菲菲的看法告诉陈曼妮,反而是一个不好的时机,于是他便换了个想法说:“好了陈大小姐,我可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神神叨叨吧,我现在正常的很。”

  “是,你很正常,走吧,陪我好好喝杯酒吧。”陈曼妮拉着高振宇的手道,很自然地把两人都不想再继续交流的话题转移掉了。

  “嗯。”高振宇点点头笑了。

  ……

  在万圣节到来的这天晚上,吴佳玲的门外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门铃声。于是她开始向门的方向走去,然后透过猫眼去看看来者是什么人。

  站在门口的人就是,那张脸吴佳玲实在是太熟悉了。她缓缓地将门打开,何大民因此便从门外进来。

  何大民自从吴佳玲调到市委之后,就更少来到吴佳玲的家里了,所以对于何大民的到来,吴佳玲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条件反射般地问:“晚上没有陪你老婆,怎么反而跑到我这里来了?”

  何大民像进入自己的家里一样,将自己的外套脱掉,顺手递给吴佳玲,说:“这几天我心情乱的很,你给我倒点酒来喝吧。”

  “酒桌上就有,杯子桌上也有。”

  “嗯。”何大民自顾自地向沙发上走去。

  吴佳玲把何大民的衣服挂到沙发旁的衣架上,才在何大民的身边坐下来,道:“你今天来我家里,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吧?”

  何大民端起刚刚吴佳玲喝了一半的红酒,一口气灌了下去,说:“对了小吴,最近这段时间里,你在市委办公室有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吴佳玲诧异地看了何大民一眼,说:“刚何处长,你这问题问的我感觉很笼统,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你认为我在市委应该听到的信息是什么信息?”

  何大民想了想,觉得自己刚刚说话的时候,不管是语气和说话的内容都显得太笼统了,于是便顿了顿,道:“我最近听市政府的几个朋友说,最近市政府的几个领导受到了几封举报龚庆文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信件,说是龚庆文才是大富豪酒吧事件的幕后主使者,还说是龚庆文指使那个贩毒的赵贵从事毒品交易活动,最后在事发之时又杀了赵贵灭口……”

  这样的信息,对大部分的汉江领导们来说,都足以称得上一件大事了,但对于吴佳玲来说,这样的大事和她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

  “何处长,这事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既然有人把这事儿搞到市政府去了,我想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自然是会有办法解决了。”

  “这事我没这么简单,我看这次这些人竟然敢把矛头指向了堂堂的调查组组长,搞不好这中间将会有一场恶战啊。”

  吴佳玲说:“何处长,我实在不明白,这些人和龚庆文之间的明争暗斗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参合着有什么劲儿?”

  &nbs

  p;何大民喝完一口红酒,倒吸了口气,说:“小吴啊,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这些在领导手下工作的小角色要想在官场上吃得开,就必须要看准时机,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个信息中所隐藏的秘密?”

  吴佳玲道:“我没有看出来,所以希望你何处长明说吧。”

  何大民道:“龚庆文是谁的人?他是刘书记的人,是刘书记的手脚。那些人竟然敢直接攻击龚庆文,这足以说明这些人对刘书记也已经有了行动,他们竟然敢动刘书记的手脚,你觉得刘书记会任由着这些人胡来吗?如果不会的话,我看这中间肯定是少不了一场恶战的,而我作为小角色,在领导们的斗争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看清形势,站对队伍,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吴佳玲知道何大民担忧的是什么,于是便顿了一下道:“何处长,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何大民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时刻留意市委和市政府两边领导的心理啊,只有把两边领导心理抓住了,我们还担心以后在汉江没机会继续发展吗?”

  吴佳玲心理很清楚,像何大民这样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一旦和自己交流出什么问题,肯定是需要利用自己去达成他的什么目的的,所以这时候她也不敢随便答应,而是留了个心眼,道:“嗯。”

  何大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最近这段时间,你要好好和秦远方多多接触啊,秦远方可是刘书记最接近的人,所以你接近了秦远方,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到刘书记的动态啊。”

  吴佳玲听明白何大民话中的深意,但明白了他的深意后却不能抗议的感觉是很难受的,因此她自嘲地笑了笑道:“好吧,既然是你的要求,我还能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什么呢?”

  何大民见吴佳玲说出这样的话,便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要主动去和秦远方多交流多接触,你要让秦远方对你满意,我们才能从他身上得到对我们有用的信息。最近这些日子里吴吉章又不老实了,所以我们应该更加团结才是。”

  吴佳玲再次自嘲地笑了一下,道:“我听你的就是了。”

  何大民听得出来,他和吴佳玲之间的关系已经渐行渐远了,他沉吟了一会儿,道:“好吧小吴,既然你知道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才好,那你就好好努力吧。”

  “嗯。”吴佳玲只是简单地回应了他一句,依旧是不愿意在他的面前多说一个字。

  何大民这时候又有新的话题要和吴佳玲谈,于是便突然凑到吴佳玲的面前,在她的耳边耳语道:“高振宇这小子最近越来越不简单了,我听说他一到市政府的督查处,就开始长袖善舞地折腾了。”

  何大民的耳语却让吴佳玲感到很不自然:“高振宇不是你引进市政府的吗?他简不简单你还不知道?”

  何大民喝了口酒,说:“是呀,是我引进的,可是我现在却明显地发现,这个年轻人比我想象中的要狡猾很多?”

  吴佳玲说:那你想对他怎么样?”

  何大民沉吟了一下,说:“我对他还能怎么样?最近又出了这么个事情,高振宇这小子的身份又是让人云里雾里的,还能对他怎么样?”

  吴佳玲没有回答何大民的话,因为见到何大民没法子却主动提出此时,她感到他特别的可笑。

  何大民在一连喝了两口酒后,又继续开口说:“高振宇这小子既然不简单,我们既然搞不懂他的这是身份,那我们就先对他敬而远之吧,别去招惹他了。”

  吴佳玲冷冷地笑着说:“你之前不是要我好好去了解他的真实身份吗?这会儿怎么又让我对他敬而远之了?”

  何大民说:“现在和以前的情况不同,高振宇现在代表的是刘书记的人,现在市里又有这么场正要展开的暗战,我们还是别管这个高振宇才是!”

  何大民说完,又心满意足地开始喝起了酒来。喝完酒,心里顿时涌出来一股浓浓的欲念来,他忍不住一把将吴佳玲抱了起来,一气儿地向卧室里走去。

  “何处长,你快放下我,你要干嘛……”

  “你说我要干嘛呢?”何大民嘿嘿地笑了起来,“小东西,现在何哥的心有郁闷的要死,晚上你可得好好陪着你何哥啊。”

  吴佳玲烧红脸蛋依埋在何大民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何处长,你不要这么不正经的好不好,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能干这事。”

  何大民迅速地压了上去,手脚并用地在她身上捣鼓了起来:“现在这个时间刚刚好是干这样事情的时候,呵呵,小吴,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在这方面和没有激情,到底是对我已经厌烦了,还是你已经不需要这个了呢?”说着,何大民的手便伸入了吴佳玲的裙底,透过她的小**,直接在她的**里捣鼓里面起来。

  吴佳玲马上赶到**阵阵颤抖,穴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弄得全身娇软无力。吴佳玲肌肤滑腻柔嫩,而神秘**一被何大民侵袭,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难耐,娇躯此刻在自己双手亵玩**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何大民俯下头,找起她的嫩滑香舌,美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滚烫的脸伸出舌尖往上迎接。两人的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数下,她主动将香舌绕着何大民的舌尖抚舔一阵,然后 再将何大民的舌头吞进小嘴,又吮又咂起何大民的舌尖,间或轻咬戏啮何大民的下唇。

  何大民就将唇舌留给吴佳玲,自己专心双手在吴佳玲湿泞至极的**及臀沟处肆虐享受,而 她**也被撑褪到臀部下缘。何大民们默契十足,一个管上,一个顾下,一直到她喘不过气时才松放开来。何大民捣鼓了一阵,便迅速地解开了吴佳玲上衣的扣子,很快便把她的上衣除掉。何大民满足地看着嫩白的丰胸喘息起伏,诱人胸罩里的果实,那可是规划局许多男同胞觊觎幻想已久,现却傲然挺立在前,即将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揉捏。

  何大民硬挺的本钱更加一阵肉紧。左手伸进她薄纱衬衫背后,想解开蕾丝胸罩,何大民右手抽出往上,解开她衬衫扣子,解开蕾丝胸罩,蹦弹出一对颤巍巍白**球。好迷人的一对大**,顿时浮现在何大民的眼前。

  何大民的两手各握住她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软中带轫。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开始细细地把玩了起来。

  吴佳玲感到身体像被万千只蚂蚁狠狠地撕咬住了一样,心痒难耐,突然抱住了何大民的脖子,说了一声:“吻我。”

  何大民吻了下去,吴佳玲再次将**的身体,拼命地向他身上靠,在一阵相互的摩挲中,何大民的下身只穿着一条**,立刻产生了变化,她的小腹摩擦着他的**,更激起了他狂涛般的**。

  何大民的吻很猛烈,舌头像搅拌机一样地在吴佳玲嘴里翻搅,吴佳玲也两手伸进了他的背心,不停地抚摸着他的背。

  很快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功夫,何大民的的本钱就和吴佳玲的门户短兵相接了。何大民抚摸着吴佳玲光滑而雪白的屁股。把本钱对这吴佳玲的**一下一下的顶着。

  吴佳玲很快就被搞得兴奋起来,她紧紧抱着何大民,花园里面的蜜水流了出来。两人渐渐身子变得越来越热,何大民的本钱已经粘满了吴佳玲的阴水,变得很湿,而且已经滑进了吴佳玲的大**里面,紧紧的顶着她的花园口。何大民抱起她,自己站着双手用力握着她的果实,像两座玉山

  一样耸立着,**尖尖的翘起,还有点硬。

  吴佳玲那对结实而富有弹性的果实被何大民恣意?弄着,她感到有点痛,不过这是候她只有忍着了。何大民把吴佳玲双腿分开,吴佳玲那完美的**露了出来,她的黑森林并不多但都是那么美,一根根柔顺的往下长,稍微的把吴佳玲的**遮住了,那两片**的**紧密的接合在一起,不露一丝缝细,宛如像人预示那是还没有人开发过的地带。

  何大民被此情此刻迷住了,那里就像一位羞羞的美女不愿露脸一样,情不自禁的咽了把口水。他用双手把两片**掰开,顿时如江河溃堤,那鲜红的,嫩嫩的小东西里涌出了无数的潮水,把何大民看得**难耐,双手撑起吴佳玲的双腿,令她完美的**暴露无遗,然后左手用两指掰开了门户,右手握着硕大的老二先在吴佳玲的**上来回磨擦。

  “嗯……嗯……,“快……点……进……”

  何大民听吴佳玲这样喊,心里面也难耐,扶起自己的本钱,把本钱对准吴佳玲的花园,狠狠的插了进去,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他用力插入的时候,一定可以一杆到底的,但只插进了一半,他只好又狠狠的捅了一下,“滋”的一声把硕大的老二捅进了吴佳玲的花园里,这次才整根插了进去,“嗯……嗯……”他只是觉得吴佳玲的花园很紧,本钱被夹得很舒服,满是肉肉的感觉。

  本钱在里面受到包裹,热热的,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慢慢的,浅浅的**起来,他很满意的对吴佳玲说:“你很少搞,这么紧,我来替你弄大她”。

  说完,何大民就把本钱用力的**起来,粗大的本钱不停的摩擦着吴佳玲入口,硕大的本钱在她花园深处又磨得她非常舒服。

  何大民已经**的很快了。他一边狠命的捅着吴佳玲的花园,一边用力捻着她的**,吴佳玲已经感觉出快活了。**开始变得很大了。从**中伸出来,碰到了何大民本钱,随着他的抽动,而被不停地摩擦着,这种**是强烈的。

  吴佳玲感到浑身发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身上的汗不停的流淌下来,从花园深处传来阵阵的**,让她不能自己,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哦、哦、哦”的呻吟声。何大民的本钱在紧紧的花园内摩擦着,这种感觉是很强烈的。

  何大民觉得自己今晚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身子一点也不觉得累,只是浑身直冒汗,本钱的感觉好象挺迟钝的,**并不强烈,不过就是喜欢那种越插越麻的感觉,这样干了半个多小时,本钱还是没有平时要射的感觉。

  他身下的吴佳玲就不一样可,被何大民插的浪水直流,口中不停的**着,身子紧紧抱着何大民,下身直往上抛,**凸起,很快就被干到了高潮,可是何大民还没停下,他还是快速的插着吴佳玲,而且插的更用力。

  何大民还在不停的插着吴佳玲的花园,本钱一下下的捅进了吴佳玲的子宫里面,而吴佳玲却没法阻止他了,躺在哪里忍受着一波波的高潮的袭来,花园在本钱的摩擦下越来越烫了,吴佳玲想用力的推他,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在口中不挺的求饶了。

  何大民拼命忍耐**夹紧的美感,吴佳玲忍不住扭动屁股,似乎要摆脱坚硬的本钱。这样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

  ……

  万圣节来得很快,去的也很快,对高振宇来说,洋鬼子的节日一点留念的意义也没有。可是,在第二天早上遇上欧阳菲菲的时候,他心里却不禁不淡定了起来。心里忍不住恨恨地想到,欧阳菲菲会不会把昨晚的事情在市政府船舶啊?要知道她可是一个嘴上没门的女生啊。连她和女人之间交流内容都敢跟自己说,难道自然昨晚和陈曼妮一起去参见化妆舞会的事情,她不会传出去吗?

  “高哥,你在干嘛呢?怎么看见我也不问候一下?”

  在高振宇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心里充满疑虑的时候,欧阳菲菲却主动叫住了他。高振宇琢磨着她此时话中的语气,内心一怔,道:“呵呵,我刚刚突然想了一件事情,所以并没有留意到你就坐在那里,欧阳,真对不起啊。”

  “高哥,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不懂得理解别人的女孩子吗?我看你真是误会我啦。”

  高振宇突兀地笑了笑,然后便把自己心里想说而说不出来的话藏在肚子里。

  “呵呵,高哥,你现在该不会在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啥……”高振宇干脆便被她的这番话说的无语了,甚至连解释的语言也组织不出来。

  “高哥,呵呵,我知道昨晚的事情不是陈曼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解释的那么简单。”她笑呵呵地说开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和小陈应该是情侣关系,而且还是小陈追的你吧……”|||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