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上门的女市长(5)



送上门的女市长(5)

  欧阳菲菲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高振宇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他怕欧阳菲菲这么说下去,自己和陈曼妮之间的事情,万一被越描越黑,那可就麻烦大了。

  要知道,这些事万一传到陈市长的耳朵,那可是要出问题的。

  “欧阳——”高振宇马上叫住了她,“昨晚的事情,我想小陈也已经在你的面前解释过了吧,你怎么还这么说呢?这是无中生有的事儿,万一传到陈市长或者陈小姐的耳朵里,那可不好啊。”

  欧阳菲菲好像看透了高振宇的心思一样,道:“高哥,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你和小陈的事儿……你们……呵呵,好啦好啦,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关心啦,就算我乱说的行吗?你别担心!”

  高振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在他心里,对于欧阳菲菲嘴巴不好把关的女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和欧阳菲菲刚刚结束交流,办公室主任游大云便也进入了办公室里面。游大云一进来,就已经发现了两人的交流,便笑着和两人打起了招呼:“小高,欧阳,你们来的都挺早的啊,在聊些什么呢?”

  欧阳菲菲见状,便马上朝游大云打起了招呼,高振宇见状也同样打起招呼来。

  游大云在两名手下同时向自己打完招呼后,便笑吟吟地看着高振宇道:“小高呀,你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等下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到外面办点事情吧。”

  一般情况下,当领导指定要某人跟着去外头办事,就说明领导是打算对这个人进行一番培养的前兆,不然是不会给这样的机会的。高振宇对尤主任给自己这样的机会虽然感到奇怪,但却始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回应道:“嗯。”

  游大云拍拍高振宇的肩头,道:“嗯,那你就好好收拾一下吧。”

  在游大云走后,高振宇发现欧阳菲菲正在偷偷地盯着自己看,那眼神仿佛再说:“高哥,你不是说你没有不简单的地方吗?可你到我们督察处没多长的时间,游主任怎么就关注起你来了吗?”

  高振宇头也不回地收拾着手头的工作,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该忙的事情忙好了。

  上午九点半,高振宇便跟着游主任上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因为游大云知道高振宇有会开车,所以就让高振宇负责司机的工作。

  车子开出了市政府,高振宇才想起来向游主任问道:“游主任,早上我们应该去哪里啊?”

  游主任现在要去处理的事情,是一件关于在宁南镇发生的拆迁械斗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件,因为刚刚是在办公室里面的,所以他并没有向高振宇说清楚,现在见高振宇在问自己该去哪里,才猛地反应过来,道:“小高,你把车子往宁南镇方向开就是了,宁海震那边出了点事情,他们的镇南村因为和一家商贸大厦的开发商发生了拆迁上的纠纷,现在都已经发生械斗了,所以鲁市长打电话给我,让我代表市政府过去处理一下。”

  在天朝,只要是有点经济水准的城市,就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拆迁事件发生。拆迁每天都在天朝的一些角落中轮番上演着,高振宇于是也就不再多问了,既然是主任让自己跟着去处理此事,自己跟在主任的身边就是了,不该问的事情还是不问为好。

  宁南镇局里市里有一定的路途,等两人到了宁南镇的镇南村,两人便看到特别壮观的一幕了。镇南村因为之前有房子被人强行拆迁的缘故,村民们的怒火已经被极大的点燃了起来。这些村民们在一个大学生的组织下,连夜造起了几座简易的炮楼,并且在跑楼上安装了他们自制的土炮,已经向开发商在村大队设置的指挥部发了好几发怕“炮弹”了,现在很多媒体单位和相关部门的人员都已经到了城西村,观望着失态的发展。潘晓玉刚刚接到的电话,就是让她过去看看这场关于村民们自发组织的“保卫家园”的事件,和她一同接到这个电话的,还有几个城建部门的干部。

  高振宇在车上看了一会儿,马上就被城西村村民们组织的这彻拆迁的场面震慑住了。之间几架用木头和帆布搭建而成的“炮楼”上各坐着两个中年或者老年的男子,在“炮楼”下,很多住户的楼顶上都竖着巨大的横幅。诸如“保卫家园”、“为了自己的生存地抗争到底”、“将不法建筑商人干出我们的家园”。在炮台前的一段空地上还有许多村民自发组织的“民兵团”,他们各自拿着锄头扫把等武器,在做着示威的工作。

  看着眼前的画面,高振宇不禁在心里叹息:“看来这帮人是要把我们的老百姓逼上梁山啊。”

  再往前两百米处的村大队部前,情景就更加惊心动魄了,在小小的村大队楼前,一大群拿着扁担和锄头等农用工具的村民,将二十来号穿着迷彩服的拆迁队员们结结实实地围在的村大队的楼房上。那些站在村大队二楼阳台前的超前队员们还有几个正在挂着彩呢。这小小的村大队楼前上演的这一幕,倒真像古代那些农民起义时的攻城场面,真是有趣啊。

  高振宇在村老人会附近找了个可以停车的地方将车子停好,然后征求性地看着游主任,道:“游主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主任沉吟了一下,道:“市里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我当然得把这事处理好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游主任的话说到这里,又刻意地看了情绪激昂的村民们一眼,道:“小高,你发现没有,这里的村民情绪都已经很激昂了,搞不好的话肯定是要出乱子的,所以等下你跟我过去的时候,你自己应该小心一点,万一没谈好,那可是要出事的。”

  游主任的话倒是提醒了高振宇,让高振宇知道,自己等下应该随时做好保护游主任的准备。

  然而,几分钟之后,高振宇便立刻发现了一点,自己的担忧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就在不远处,几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就已经在哪儿等着,这些人西装革履,手里抱着公文包,一看就知道是公务员之类的人物了。而等高振宇靠近了这些人之后,才发现这些人原来就是督查处的人。

  在和督查处的干部的交流中,高振宇和游大云这才知道,原来昨天的暴力拆迁时间引起了村民们的强烈抗议,他们在村里几个比较有胆量村民的带领下,组织了抗拆迁的队伍,并且还吸收不少的已经拆迁出去的村民回来,他们在一夜之间搭起了小炮楼,并且还在清早的时候向渊州沧海集团设在城西村的总部发起攻击。

  “你看看,就是那三个小炮楼,上面有当地村民造的土炮,他们利用烟花和炮仗等东西制作了炮弹,今天早上就是他们中的第一座炮台向沧海公司的驻地发了两个炮仗呢,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是巨大的声音把负责这里建设的工人吓的都躲在了床底。”这时候一个胖胖的女干部向潘晓玉说起了事情的缘由。

  高振宇看了看炮台上的炮口,发现其实就是一个比较粗的铁管做成的炮身,相当简单的玩意儿,于是便想的女干部发出了质疑:“我说姐,就是这玩意儿还能吓到人吗?”

  女干部说:“你还别小瞧了这么个小玩意,刚刚民警还打算去把人劝下炮台,但是前面的那群村名就把民警个围住了,跑楼上的人瞧准机会又对警车前发了几发炮仗示威,所以现在局面才僵持住了。”

  游大云继续问道:“你们刚刚来的时候没有规劝他们吗?现在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在那里僵持着呢?警察怎么也不动了?”

  女干部说:“我也是刚刚听说了,这些钉子户的代表人说要和我们的市长直接谈话。公安局的王队长已经打电话回他们公安局了,说是要问问他们的岳局长,是不是可以把群众的意愿转达给陈市长。”

  &

  nbsp;了解完了情况,只见游主任熟练走到了正在围攻拆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队员的村民们跟前,大声地喊道:“同志们,同志们,请大家安静一下,请大家安静一下……”

  高振宇见到游主任扯嗓门喊话了,便马上大声朝在场的村民们大声喊到:“同志们,请安静一下,这位是我们市政府的督查处的游主任,这次来就是要给大家解决问题的。”

  高振宇声如洪钟,说话的声音刚刚爆发出来,村民们便被他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好啊,市政府来人了,那我们大家就找市政府理论理论。”

  正在这时候,村民中也突然爆发出这么个声音,于是村民们的情绪也被这位说出第一句话的村民带动了。

  “好啦,既然是市政府派来的人,那么我们大伙就问问市政府的领导,他们是不是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了。”

  “对,当官的既然来了,那我们这些老少爷们是不是应该向政府讨个说法?”

  “就是,政府是不是打算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开发商破坏我们的家园?”

  “对,既然市政府派人来了,那我们就好好地质问一下他们,究竟是这些开发商的钱袋子重要,还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的生计生计重要。”

  在众人的一番喧嚣中,高振宇感到脑袋更加闷了,心想之前都是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拆迁的报道,想不到亲自在抗拆迁的现场上来,这种感觉可真是比自己想象中要震撼的多啊。

  游大云听完手下干部的话,便开始让手下的那名女干部对在场的村民喊话,那名女干部以一种极其自信的姿态站在了大家的面前,然后对村民们发表了讲话。讲话的内容大致是城西城中村项目是一个利国利民的项目,是一个功在当代立在千秋的事业,希望村民们能够理解并且支持。

  然而,这名女干部的话一说出来,在场的群众就更加不买账了。很快就有人站出来,道:“这位女同志,你们说的倒是轻巧啊,你们不知道这些拆迁队的怎么欺负我,要是你让这些狗日的拆迁队欺负一下的话,我看你就不会把话说的这么轻巧了。”

  “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说的话从来对是屁股决定脑袋的话,这些拆迁队的一直把我们的日子搞的乌烟瘴气的,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从来都是想找个地方说理也没有,这凭什么啊。”

  “大家不要听这个女人的,这个女人根本代表不了市政府,这个女人说的话也不能作数,我们不能听她的,我要见陈市长,我们要当面将我们的委屈告诉陈市长。”

  “开发商太欺负人了,简直是在吸食我们的血液,我们要见陈市长。”

  “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们要见陈市长,我要爸爸我们的委屈当面告诉陈市长。”

  “我们要见陈市长,我们要陈市长给我们做主。”

  “保卫家园,保卫家园。”

  很快的,在场的情况就立马脑作了一团,那名刚刚被游大云派出来和大伙儿打交道的女干部,这会儿干脆就哑口无语了。经过刚刚这些村民们一闹腾,督查处的人在现场的身份就显得尴尬极了。

  然后,而这时候带着几十个警察的王队长,也忙着打电话给局里,要求增援警力。

  经过村名这么一闹腾,游大云群显得很淡定,他沉稳地看着高振宇,道:“小高,我一直听说你是一个很有能耐的年轻人,要不你来试试看,看看能不能把场面给稳住呢?”

  高振宇对于处理此事情,毕竟一点儿经验也没有,不过听着游大云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这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心想这事儿要是干好的话,今后尤主任对自己也就刮目相看了。这么一想,他也就有了跃跃欲试的心里了。

  “游主任,您说我能行吗?万一我处理不好这事儿的话,我看……”

  游大云没等高振宇把话说完,就一气儿打断了他的话,道:“小高,你试试吧,要是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呢?”

  高振宇只好点了点头,道:“嗯,我试试。”

  高振宇打定了主意,于是鼓起了勇气对在场的村民喊道:“乡亲们啊,你们不要激动,你们不要激动啊,鲁市长今天既然派我来到这里和大家交涉,肯定是要让我好好处理这个事情,并且一定要做到保证大家的利益不受伤害。”

  然而,他的话刚刚说出来,他便听到了一个明显的抗议的声音:“这位年轻人,看你根本不是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吧?既然你说的话不算,那我们为什么要听你在我们的面前说东说西呢?”

  说这番质疑的话的人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的话一说出来,在场便引来了一阵笑声。紧接着质疑之声便随之而来。

  刚刚开腔,就受了这么大的阻力,高振宇的心里不禁打起鼓来,不过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准备死撑到底了。

  “我当然是可以说话算话的人,既然鲁市长让我跟领导来这里负责协调大家的事情,这里的情况我当然是可以说得上一定的话的。”高振宇面色红润声音洪亮地将这些话说完,“所以,乡亲们,你们一定要给我说话的机会,你们一定要好好地听我把话说完。”

  看来,人说话的时候声音洪亮还是有一定的好处的,等高振宇的话一说完之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些村民们便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一个个终于安静了下来。

  高振宇见状,于是便继续大声地对乡亲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道:“乡亲们,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也很懂得你们此时此刻对你们住了许久的家园的感情,我也知道开发商和拆迁队在执行工作的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的疏忽,所以才会造成大家今天这样的局面。但是,我希望你们应该理智地面对事情,应该理智地坐到尊重法律尊重政府……”

  村民们毕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庄稼人,在陈市长那慷慨激昂的讲话中,情绪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知道自己说的话已经有一定效果了,高振宇于是便继续大声道:“乡亲们,现在全国发生关于拆迁的事例,除了我们汉江市,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如果我们大家都摆出一副一定要闹出大动静的话,那得出多大乱子?”

  “对,现在全国上下关于拆迁的情况是很多,就是因为你们政府部门不愿意去管,所以这些开发商才会毫无顾及地侵占我们农民的利益,所以我们农民兄弟才会收到这么大的冤屈。”村民中又出了一个声音。

  高振宇道:“这位同志,你说的这些话,在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在我们东南省,此类事件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说完,高振宇继续讲述道:“前两年,我们东南省的渊州市也发生过关于拆迁引发的事件,当时渊州政府的领导们对这些严重伤害人民群众利益的人,一贯采取了了严肃处理的态度。这一点,我想你们当中但凡有人喜欢看新闻的人,一定知道这个信息吧。”

  高振宇所说的这件事,是他之前了解刘书记的事件时,知道的,所以这番话倒没有夸大的成分。

  话刚刚说完,高振宇便继续趁着在场村民表现出一

  副吃惊表情时,继续开口道:“我今天很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们汉江的领导也是一个时刻为百姓生记着想的领导。我们出来的时候,领导就吩咐过,一定不会让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人逍遥法外。但百姓中若是有人煽动乡亲们,做那些违反法律的事情,我们有关部门也一定会对其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高振宇的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村民终于老实多了。

  经过高振宇一番软磨硬泡,这些村民便很快老实了下来。这时候正在一便观察着的游大云,也满意地看着高振宇一眼,接着让手下的其他人乘着这个机会,去安抚乡亲们,眷把事态稳定下来。、

  接着,督察处的干部们又在大家的面前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让自发组织的村民们回到自己原来的住处去。第二,拆除那些各个房子上的标语。第三就是让村民们把自发建造的“小炮楼”拆掉。

  公安局的警察和拆迁队们在处理重大的事故兴许还有一些找不到头绪,但是村民们同意把该处理的事态处理完成后,对他们发布了拆掉“小炮楼”的命令时,他们的动作速度却并不输给拆迁队那些人,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把三座“小炮楼”给拆了个干净。

  局面很快的得到了控制,这场小骚动很快的平息了下来,接下来尤主任便让刚刚那名女干部安排好人手,去和这些村民们好好交涉,除了把今天这彻拆事件缘由弄出来,还要安抚好群众的情绪。

  这些事情自然是轮不到高振宇去做了,在局面控制下来之后,高振宇便在游大云的吩咐下,负责载着游大云回去了。

  ……

  随着车子在马路上稳稳当当地行驶着,高振宇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市区。

  “小高,想不到你对刘书记的事情还了解的这么清楚。”在车子经过明辉路的时候,游大云突然和高振宇交流了这个话题。

  “呵呵,尤主任,您也知道刘书记当初渊州的事迹?”因为自己刚刚在和群众交流的时候并没有说明在渊州处理违法拆迁事件的人是刘书记,而尤主任竟然能够知道,这让高振宇不由得吃惊起来。

  “我之前也在渊州工作过,所以我知道这件事不奇怪,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才奇怪啊。”

  高振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呵呵,当初在接待处的时候,见得人比较对,当时刘书记刚刚来我们汉江市上任,所以在这方面的信息我也听到了一些。”

  “所以我说你这个小同志不简单啊。”游大云刻意地笑了一下道,“想不到你今天竟然能够利用刘书记的这些事迹对群众们进行规劝,这足以说明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啊。”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游主任,您要这么说的话,我可就真不好意思了,要不是您给我这样的机会,我连和群众们接触的机会,都没有呢。”

  游大云知道这是高振宇对自己的恭维,但这话听得舒服,所以也就不去计较高振宇这番话中的水分,欣然笑道:“是呀,你以一能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能力,这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你刚刚的那种表现,跟诸葛亮的舌战群儒都有的一拼。所以啊,你今后可要好好努力了。”

  高振宇当然知道自己跟诸葛亮的舌战群儒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了,所以当游大云下这么大狠手猛夸自己的时候,他则很郁闷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笑了笑,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车子很快开到了市政府渡贤宾馆门口,正在这时候游大云突然向高振宇提出了一个要求,道:“小高,反正现在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要不咱们到渡贤宾馆随便点些东西将就吃一顿午饭吧?”

  高振宇心想,能够和领导一起吃饭,这也是一个培养上下级之间关系的机会,于是便欣然答应道:“好呀游主任,渡贤宾馆里的菜肴比外面的都好,而且还干净卫生,我们现在就进去找个包间吧。”

  游大云欣然说好。

  到了渡贤宾馆的餐厅部,两人选了一个小小的包间,便在包间里边吃边聊了起来。聊得话题很杂,有关于彼此间对汉江这些领导们看法的,有关于今天这次抗拆迁事件的话题,甚至连彼此间的毕业院校,所学专业的话题,两人都有交流到了。

  当这些话题都交流的差不多的时候,游主任突然充满兴致地看着高振宇,道:“对了小高,我听说在大富豪酒吧事件这事上,好像好几次都有你的身影,请问……”

  自从因为招惹到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之后,每当被人问及自己是不是和大富豪酒吧事件有关系的时候,高振宇的神经总是会本能地被牵动了起来。所以这一次当尤主任的话才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高振宇便忍不住将他的话打断道:“游主任,怎么您也问起这个事情了呢?”

  游大云是个聪明人,一听到了高振宇的话中带着一个“也”字,他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淡淡地笑了笑,道:“小高,难道除了我,还有很多人问你这样的问题吗?”

  高振宇没想到在接待处的时候那么多人觉得自己身份不简单,而到了市政府,竟然还是有人会觉得自己身份不简单,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唉,游主任,您是不知道是,关于大富豪酒吧事件,我的确是参与了三次,而且每次都是那么的巧合,所以大家才会觉得我和和大富豪酒吧发生的这些事情有关系。之前也有几个领导问我类似的问题,可我解释了老半天后,领导们却一点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话,所以进他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也是同样的不知道如何作答啊。”

  这时候,游大云的聪明之处便体现在了这里——他知道高振宇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之所以觉得高振宇这个人不简单,则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刚刚在处理抗拆迁事件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刚毅的、果断的气质让他感到震撼。既然高振宇已经明确地表明他曾经向其他领导解释过他和大富豪酒吧没有关系,那么自己现在问他,他显然是不会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哦,是这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啊,其实这也不能怪那些领导,换了我,我也不相信你是一个简单的人。”游大云笑了笑又将话头一转道,“不过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已经相信了。”

  高振宇虽然也不确定游大云这番话是不是真实的,但他还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是呀,游主任,看来相信我的人也只有你了。”

  很快的,刚刚那种郁闷的要死的气氛就稍纵即逝了,正当两人的话题刚刚结束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高振宇于是主动地站了起来,去包间门口将门打开。

  等门一打开的时候,他便看见了孔秀兰那婀娜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令他感到非常的意外。

  “孔经理,您怎么来了?”高振宇带着一点小小的兴奋道。

  孔秀兰刚刚要回答高振宇的时候,正在喝着酒的游大云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道:“孔经理,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快进来吧,咱们可是好久都没有碰上一杯了。”

  孔秀兰道:“我现在就在隔壁,冯市长几个领导在吃饭呢,刚刚见到你游大主任在这里吃饭,所以便进来看看,没想到你和振宇都在。”

  游大云道:“是呀,既然这么巧,孔经理你就进来陪着我们一起吃饭吧。”

  而高振宇这时候正在想着冯溪语已经已经来到汉江的事情了,说起来他还真有点想冯市长了,毕竟自己和冯市长都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nbs

  p;然而,现在为了应付孔秀兰的到来,高振宇也只好暂时不去想冯市长的事情了,而是把心思转移到了孔经理的身上,道:“孔经理,您快进来坐会儿吧,我们游主任一直刚刚还在说是不是有机会让你出来一起吃顿饭呢,现在这么巧……”

  游大云抢过了高振宇的话,道:“快坐下来,我们好好喝几杯吧孔经理。”

  孔秀兰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嗯好吧,那我就陪着游大主任喝上几杯吧,不过等下冯市长那边需要我照应的话,我可就得过去了,今天我是答应过冯市长他们,中无要好好跟他们喝酒的,所以呀,游大主任你一定要理解我。”

  喝酒刚刚开始,尤主任便开口向孔秀兰赞扬起了高振宇来:“孔经理,我说你们接待处可是为我们督察处培养了振宇这么个好同志啊,你知道吗?今天振宇可是干了一件很漂亮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你可得好好喝上一杯啊。”

  孔秀兰笑道:“是吗游大主任,小高今天干的是什么漂亮事儿呀?”

  游大云神秘地笑了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件事,你还是问你的老部下吧,让你的老部下告诉你,这才有意思哩。”

  孔秀兰于是将眼睛转向了高振宇,高振宇没等她说出话来,便笑着解释道:“孔经理,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啦,就是今天早上宁南镇的镇南村发生了一彻拆迁械斗的事情,游主任带着我去协调,我在游主任的领导下,成功平息了这个事情。”

  被人戴高帽子的感觉真是舒服,游大云又笑了笑,道:“现场协调这件事情,当然没有多大难度,但是小高第一次接触,就干的这么上手,真是实在让我感到郁闷啊。”

  高振宇被游大云一顿夸,便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他偷偷的盯着孔经理看了起来。当然让他感到郁闷的是,此时的孔秀兰,脸上却是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这种神情让他感到郁闷。

  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之间的交流便随之结束掉了,这让高振宇悬着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一点。并且随即也不再对孔秀兰脸上的表情纠结什么了。

  ……

  下午上班,高振宇就一直闲着,因为没有事情可以干,所以他的脑袋里便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高振宇的脑袋这时候想的最多的,则是冯溪语的样子了,并且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对冯溪语的想念是这么的强烈。

  高振宇这时候心想,既然冯溪语都来到汉江了,说起来也是自动送上们来的,自己晚上倒完全可以把她约出来,相互接触一下,其实也不是件难事嘛。

  高振宇有了这么个打算,也就不再多想了,于是便等待着下班的时间。

  下班后,高振宇便终于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准备给冯溪语打一个电话。虽然他心里也有一个顾虑,担心冯市长这会儿会有饭局,不方便和自己通话,但他还是打定了主意,讲电话打了过去。

  “喂,是哪位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电话一接通,高振宇便听到了冯溪语那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

  听到冯溪语这冰冷的声音,高振宇心想她可能是不方便接自己的电话吧,想想便有些尴尬了起来:“冯市长,我是高振宇呀……”

  “嗯,我知道你是小高,你说吧,现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啊?”冯溪语沉吟了一下道。

  高振宇一连两次听到冯溪语这冰冷的语气,感觉郁闷不已,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道:“冯市长,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要是方便的话,晚上我请你吃晚餐吧。”|||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