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练人的地方(9)



磨练人的地方(9)

  冯溪语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连衣裙大概是棉质的,看上去很薄、很柔软,裹在她丰满的身上,曲线玲珑,有高耸,有谷低,煞是诱人。裙摆下,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外,没穿丝袜,更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白皙与柔嫩,让让人真想咬上一口,高振宇暗地心动。如此一个成熟、性感的美女,对于他这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来说,其诱惑力是显而易见的。

  高振宇这时候内心里突然涌出了一个强烈的欲念,恨不得把眼前的冯溪语放倒在宾馆的房间里,但没等他的脑袋腾出一点空间,准备将冯溪语好好地法办一下,冯溪语就开口朝问道:“小高,你吃饭了没有?”

  “啥?”因为脑袋里正在想着如何将冯溪语再次征服下来,所以这时候高振宇的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连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都显得突兀起来。

  “你午饭吃了没有?”冯溪语重复了一遍。

  高振宇在才彻底地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动人的冯溪语,道:“姐,我还好啦,你吃饭了没有?”

  冯溪语道:“什么还好不好的?吃了就是吃了,没吃就是没吃,我现在要求吃午饭,你要是没吃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吃吧,要是你吃了午饭,我就让人送一份餐点上来就来了。”

  高振宇不还意思地笑了笑,道:“呵呵,姐,我还没有吃饭呢,要不咱们到外面找个饭店吃饭?”

  冯溪语点点头,道:“嗯,走吧。”

  两人就在宾馆的楼下随便找了一家面馆,然后便在面馆里点了两份炸酱面,开始边吃便聊了起来。

  “小高,其实我今天中午约你出来是,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说的。”两碗炸酱面端到了彼此面前后,冯溪语便面带微笑地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高振宇闻着面条飘出来的香气,道:“姐,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说真的,你有事情愿意跟我商量,我的心里就很满足了。”

  冯溪语拨动着碗中的苗条,并没有说什么话,而是顿了顿,道:“振宇,昨晚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记得吧?”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姐,什么事情啊?昨晚我只记得和你……”

  冯溪语看着高振宇脸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地吐了口气道:“振宇,你不要这样行吗?我现在要跟你说的是正事。”

  反而冯溪语是刚刚对和自己把关系缓和下来的,所以高振宇也不敢对冯溪语继续表现出玩世不恭的样子,而是吸了口气,道:“好吧姐,您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话直接跟我说吧,我听着你说就是了。”

  冯溪语道:“我今天早上和小沈了解过了,我也知道你和小沈之间的事情了,所以……”

  冯溪语的话说到了一半却停了下来,所以高振宇也只好苦笑着回应道:“姐,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和小沈之间真没有是什么。”

  看着高振宇一副认真的样子,冯溪语于是笑道:“嗯,我知道你和小沈之间没有什么,今天小沈都已经跟我说好了。”

  高振宇道:“是吗?难小沈都跟你说了什么?”

  冯溪语这次之所以会和高振宇交流是很瑶瑶和文沛泽的事情,其实是有原因的,文沛泽和沈瑶瑶之间的认识,是冯溪语吧牵的线,刚开始的时候,文沛泽和射你愿意之间交往的很好,而且文沛泽对沈瑶瑶还不错,可是后来的时间里,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他们两人就一直在闹矛盾。冯溪语之前是以为他们之间的事情毕竟属于年轻人的事情,也就没有瞎掺和。因为最近见文沛泽和沈瑶瑶两人之间的矛盾太大了,所以前两天便找机会问了文沛泽,可是文沛泽却说他看见高振宇和沈瑶瑶的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才不愿意和沈瑶瑶继续交往。

  得到了这样让人意外的答案,冯溪语因此才在昨天晚上向高振宇问出了那个问题。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高振宇的回答与文沛泽告诉他的缘由,竟然是背道而驰的,因此她又去向沈瑶瑶做了了解,才知道了事情的大致脉络。

  高振宇对冯溪语今天约自己出来的目的可谓是大为不解的,他不明白冯溪语今天把自己约出来,为什么只谈了沈瑶瑶的事情。他犹豫了半晌后,才将自己的不解表达了出来:“姐,您今天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和我谈这个事情?”

  冯溪语道:“嗯,差不多是想跟你谈这个事情吧。”

  高振宇不解道:“姐,那现在我已经回答了你想知道的问题,小沈也已经把她想说的跟你说了,我想这事儿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吧?”

  冯溪语道:“我听小沈说过,沛泽为了甩掉她,竟然让你去追求小沈,以达到他甩掉小沈的目的……”

  “姐,这件事你也知道?可是我没有答应我文沛泽的要求啊。”高振宇郁闷地看着冯溪语的。

  “我知道你没有答应文沛泽的要求,你甚至还把文沛泽的计划告诉小沈。”冯溪语道,“我也知道你一直把小沈当成你的好朋友,我也知道你不愿意看着小沈受到伤害。”

  “嗯。”

  话说到这里,冯溪语用一种很突然的语气对高振宇道:“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小高,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你可以帮小沈一个忙。”

  高振宇本来正在吃着杂酱面,被冯溪语这突如其来的话一冒出来,便马上停止了吃饭的动作,道:“姐,这件事我能帮什么忙啊?”

  冯溪语道:“我要你帮小沈重新把沛泽的心征服回来。”

  高振宇嘴巴张了老大:“姐,你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呢……”

  冯溪语看着高振宇脸上那种不解的表情,便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帮帮小沈,帮她重新把沛泽的心思把握住。”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姐,你觉得小沈就算最后和文沛泽在一起了,你觉得小沈她会幸福吗?”

  冯溪语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这些宏观的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愿意不愿意帮小沈走过这个难关?”

  高振宇这时候突然间想起了之前沈瑶瑶及时在被文沛泽那样伤害的情况下,却还死心塌地地要和文沛泽在一起的情景,脑袋里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姐,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帮她?”

  “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小沈应该会有办法的吧?”

  “姐,难道是小沈告诉你她需要我帮她?”高振宇似乎明白了什么。

  “嗯,是的,你很聪明,我想她之前也希望你帮过她的吧?”

  高振宇点点头,道:“嗯,好吧姐,这件事我会去找小沈说一下的,看看小沈是有什么办法吧。”

  反而冯溪语这才满意地看着高振宇道:“嗯,你愿意帮

  小沈一下就好了。”

  高振宇看着冯溪语脸上那种带着期待性的样子,对她为什么明明知道沈瑶瑶和文沛泽在一起不一定有幸福,却一个劲儿地希望两人在一起的做法,似乎明白了什么。

  ……

  高振宇在和冯溪语交流一交流完,当天晚上就给沈瑶瑶打了电话,说明了缘由后,便约沈瑶瑶见面了。而沈瑶瑶似乎早就已经等着要和高振宇见面似的,一接到了高振宇的电话,既然就答应了高振宇的要求,并问高振宇晚上在哪里见面。

  “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要不九点半之后,我再到你家一趟吧。”高振宇对着电话道。

  “你到我家?”沈瑶瑶对着电话大为不解地问道,“可是心中方便吗?”

  高振宇之所以会把见面的时间约在沈瑶瑶的家里,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要把沈瑶瑶给办了。沈瑶瑶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以女神的形象存在着,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凡男人对女神的身体总是会产生无限的向往,所以这会儿他才想起要把见面的时间约在沈瑶瑶的家里。这样对他实施计划更方便一些。

  “呵呵,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所以只能九点半或者九点半或九点半之后我们再约见面的地方吧。”高振宇对着电话笑了笑。

  沈瑶瑶这时候大概也是希望和高振宇好好地谈点什么事情,所以这会儿竟然也没有往坏处想,直接就答应了高振宇的要求:“嗯,好吧,你到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吧。”

  高振宇得到了沈瑶瑶的答应,便欣然点着头,道:“好吧,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的心情一片大好,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应该好好找个地方休闲一下吧,等玩好了再去沈瑶瑶的家中,再和沈瑶瑶细水长流,这才是王道。

  高振宇打定了主意,便打了一辆的士,直接去了市区那家清静酒吧。高振宇早这家酒吧里经常遇见文沛泽和他的新女友,这一刻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有着这么一股强烈的欲念,希望在清静酒吧遇见那个让他现在充满好奇的文沛泽。他甚至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文沛泽这货这次要是再和我碰上了,他那自以为是的嘴巴里还会吐出怎样的话呢?

  车子到了清静酒吧,高振宇在酒吧里喝了一个半小时的酒,也没有家见到那个让他感到好脾气的文沛泽。

  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挺有情调的,但喝酒的时间久了,便会感到也别的无聊了,高振宇现在就是感觉特别的无聊,并且都无聊透了。于是高振宇便打算再坐一会儿,就去沈瑶瑶的家里和她“谈谈”。

  然而,就在高振宇准备喝会儿酒就回去的当儿,侯大彪却打了一个电话进来,侯大彪在电话里说现在他一个人闲的蛋疼,问高振宇现在愿意不愿意陪他喝酒。

  高振宇和侯大彪毕竟是有过不少接触的,知道侯大彪这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他既然想到要跟自己喝酒,自然是有什么事情想跟自己商量了。高振宇心想,侯大彪这人的黏人功夫也蛮厉害的,今天他找不到自己,说不定改天他就又会想着和自己见面,这样一来自己下次岂不是还得跟他周旋。想到晚见不如早见的道理,高振宇也就不再多想了,直接就答应了侯大彪的见面邀请。

  “呵呵,侯哥,我现在就在我们上次见面的那家酒吧喝酒呢,你要是方便的话,就过来吧,咱们兄弟好好喝顿酒吧。”

  侯大彪听见高振宇的邀请,一点也不客气,就屁颠颠地对着电话,道:“好呀高老弟,咱们兄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之间可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喝顿酒了,你等着,我这就来。”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一气儿干掉了被子里的酒,开始等待着侯大彪的到来。

  因为侯大彪就在市里,所以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到了酒吧,就已经和高振宇见上面了。

  一见面,高振宇便侯大彪便陪着笑脸道:“高老弟,不好意思啊,没让你久等吧?”

  高振宇听见侯大彪这客套的声音,便淡淡一笑,道:“呵呵,侯哥,瞧你这话说的,你才半晌的功夫就过来了,这还能算让我久等啊。”

  侯大彪于是也就不再客套了,淡淡地笑了笑,道:“对了高老弟,怎么和破啊?你等一下,我叫两瓶洋酒来,咱们兄弟好不容易凑到一块了,不好好喝顿酒,我可不答应,哈哈哈,小妹,来两瓶洋酒。”

  酒一上来了,侯大彪和高振宇便开始又说有笑了起来。

  “高老弟,你最近在市政府工作的怎么样?”

  “呵呵,谢谢侯哥的关心,我最近在市政府工作的还算顺心吧,单位的同事和领导都很照顾我,所以我觉得工作的还算挺充实的。”

  “充实就好,充实就好啊,市政府的每一个部门都是磨练人的地方,所以你可要好好学习啊。”

  “嗯,是呀,是该多学习。”高振宇陪着侯大彪寒暄了起来,“对了侯哥,你最近在渡贤宾馆工作的怎么样啊?”

  “我呀,我的工作性质就那样子。”

  “呵呵。”

  开始的时候,两人聊得倒是一些简单的话题,但是随着话题渐渐深深入,侯大彪的目的性也渐渐地显露了出来。

  “对了高老弟,你最近和郑秘书接触的多吗?”话题到了这里,侯大彪便将他约高振宇的主题搬了出来。

  高振宇也愿意多想,顿了一会儿道:“呵呵,侯哥,你最近和郑秘书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完全打好吗?”

  “郑秘书的关系有那么好打就好了。”侯大彪叹了口气道,“对了振宇老弟,你最近在市政府里工作,我想你和郑秘书之间的接触也一定不少吧?”

  高振宇自从进入市政府之后,和郑培源之间基本上是没有交集的,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要是跟侯大彪说自己和郑秘书根本没有来往的话,侯大彪不仅会觉得自己在说谎,甚至还会觉得自己为人不真诚。

  高振宇道:“侯哥,是有交流过几次。对了侯哥,你问这个问题干嘛呢?难道你之前的事情还没有处理掉吗?”

  侯大彪叹了口气,道:“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我当然已经处理好了,但我是花了大价钱出来处理的。所以我现在是想,应该怎么找个机会,和郑秘书接触一下,我现在是真的很需要他能够给我一个在他的面前表现的机会。”

  高振宇怔了一下,心想侯大彪接下来肯定是会再求自己帮忙约郑培源出来见面,与其自己等侯大彪把他的目的说出来,倒不如自己提他开口,这样还可以赚到人家的一个人情呢。这么一想,他的心里也豁然了起来。

  “侯哥,说实话吧,你的事情呢,我也向郑秘书提过几次,但是之前郑秘书的确是有他个人的事情要处理。我看这样吧侯哥,现在你手里的事情既然都已经处好了,我相信再以普通朋友关系请郑秘书出来不谈工作地喝个酒,我想郑秘书也一定不会决绝的。再说了,如果你是真的想找郑秘书谈点什么事情的话,也可以等以后真正和郑秘书把关系搞好了再谈嘛。”

  高振宇的想法其实是非常符合侯大彪此时的想法,他心满意足地拉着高振宇的手,道:“高老弟,你说的是,你说的是啊,我之前就是这样的想法,既然如此,我这事儿就麻烦你高老弟啦。”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嗯,侯哥你跟我也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是兄弟,你的事情我能够帮你的,我一定会尽量去帮你的。”

  侯大彪满意地点点头,道:“嗯,高老弟,那兄弟我的这点事情,就全靠你给力啦。”

  高振宇和侯大彪之间的交流,由高振宇主动答应了侯大彪的要求,终于结束了。

  离开酒吧之后,高振宇让侯大彪开车将自己送到了市政府附近,然后再自己打车去了沈瑶瑶的家里。

  ……

  车子到了沈瑶瑶家楼下了,上了楼,高振宇在沈瑶瑶住处的门口敲起了门来。听见高振宇的敲门声,沈瑶瑶从猫眼里确定了一下他才将门打开。

  “进来吧。”她说完,就自顾自地向大厅走。

  就在沈瑶瑶刚要走到沙发的时候,高振宇突然感觉欲望很强烈的来临了,他猛地追了上来,从后面一把紧紧抱住沈瑶瑶,由于惯性太大,沈瑶瑶一下子被高振宇紧紧挤到墙上,高振宇在后面紧贴住她,使她动弹不得。

  沈瑶瑶发出“嘤!”的一声娇啼,声音颤颤地说:“高振宇,你……你想干什么。”

  高振宇在来沈瑶瑶家的路上,就已经控制不住定要办了沈瑶瑶,现在这种欲望来的非常的迅猛,瞬间就把他的思想给狠狠地占据住了,让他的脑袋里根本就装不下别的东西。

  “瑶瑶,我想你了,我喜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高振宇突然间变得柔情了起来,像一个刚刚接触爱情的小孩。

  “不要再说了,我们之间根本……这些事情我们根本……我们不该发生……”沈瑶瑶语无伦次地说着,并且开始用力地挣扎着,试图挣开高振宇的拥抱。

  高振宇的左手迅速地环抱住沈瑶瑶的小纤腰防止她挣脱,另一只手则抚摸上她柔软丰满很有弹性的臀峰。这并不是为了满足他心中的**,而是,他心中的那股爱意需要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而已。

  “瑶瑶,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的,但我不会勉强你的。”高振宇的话虽然说得光面堂皇的,但心里却想着越快把沈瑶瑶给办了越好。

  “啊……我听我表姐说,你会答应帮我的忙,帮我做事情的……”沈瑶瑶的娇呼声还没叫出口就压制了回去,她的心其实是非常的乱的。

  “瑶瑶,我好想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沈瑶瑶只好把声音压到最低说:“我们……我们现在不能在这样……你放开我啊……”

  可是着句话对于高振宇来说简直相当于一针催情剂,那种无奈、娇媚、有气无力的声音让他想做的事情根本就不能自己。他更用力的向她娇躯压过去。沈瑶瑶被挤压在楼梯的拐角处,面前和两侧都是墙壁。

  背后的高振宇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她那曲线优美的背臀,沈瑶瑶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她今天下身穿的是一条淡黄色的超短裙,紧紧包裹着优美动人的玉臀和玉腿。高振宇很快就不满足在外面活动,手放肆的探进超短裙。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的线条,沈瑶瑶一向习惯在裙下穿t字**,也不著丝袜。

  一时间,沈瑶瑶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著自己**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高振宇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潜意识已经不再归他来管,这时候他的心已经被一种类似于情欲和爱意支配着,使他的一切动作无法用理智操作。他觉得,此时只要把沈瑶瑶给马上法办了,才是王道之举。

  沈瑶瑶这时候这个人也是像是思想被人捆绑住了一样,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高振宇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一下来回地揉搓,沈瑶瑶的背脊产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时候占据著美臀的灼热五指,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著迷你t字**抚弄,更似要探求沈瑶瑶更深更柔软的底部,她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够,够了……停手啊……”她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高振宇怎么能罢休呢。他的身体再次从背后贴压住沈瑶瑶的背臀,她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原来高振宇一直还没提上裤子!

  “瑶瑶,你别傻了,文沛泽根本不爱你,你何必要为了他守身如玉呢?”

  “停下,停下……”沈瑶瑶几乎要叫出来,可是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沈瑶瑶柔软的臀沟。高振宇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沈瑶瑶丰盈肉感的双臀上。

  可是高振宇地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已将沈瑶瑶的**变成了真正的t字形,**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他在用她丰盈的臀部肉感,增加宝贝的**。当然,这时候他的心中还有着一种让他很不解的东西存在,让他也搞不懂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释放自己的爱意,还是**裸地释放自己的欲望。

  在高振宇的一阵捣鼓中,沈瑶瑶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他的淫邪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宝贝无耻地一寸寸挤入沈瑶瑶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高振宇的**向上翘起成令沈瑶瑶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她臀沟底耻骨间的紧窄之处。高振宇的宝贝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耻骨狭间。隔著薄薄的t字白色透明**,他那火热坚硬的宝贝在沈瑶瑶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著。一层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她感觉着高振宇那粗大的本钱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

  沈瑶瑶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粗大的本钱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沈瑶瑶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你说过你不会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你还不快停下?”

  高振宇现在已经被他心里的那股子狂热的感觉冲击得早就不能自已了。

  “瑶瑶,我爱你,我爱你,我停不下来,我要你。”

  这时高振宇把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沈瑶瑶的双腿间。他也发现了沈瑶瑶的腰部较高,他想把美丽的沈瑶瑶姐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宝贝直接**她的蜜唇。高振宇忘情地把沈瑶瑶紧紧地压在墙壁上,一边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身体摩擦著沈瑶瑶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固定住她的丰臀。高振宇微微前后扭腰,在沈瑶瑶姐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着宝贝,品味着她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宝贝的**。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他提供臀交,沈瑶瑶慌乱地松开了双腿。可是高振宇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沈瑶瑶松开的双腿间。

  “呀……”他的左腿插入中间,沈瑶瑶双腿再也无法

  夹紧。

  高振宇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沈瑶瑶的腰前紧搂住她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沈瑶瑶双腿之间,两膝用力,沈瑶瑶“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她已经被压制成彷佛正被他从背后插入**的姿势。高振宇的宝贝直接顶压在沈瑶瑶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隔著**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本钱无耻地撩拨著沈瑶瑶纯洁的蜜唇。这时候,她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虽然这种疼痛感和上次相比有所减少,但是,却依旧没有那种传说中**的感觉。

  “不要啊……”沈瑶瑶呼吸粗重,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疼和痒并存的那种感觉,真是说不清楚啊。

  “不要这样,瑶瑶,我们之前不是也做过吗?就一次……就一次好吗……”他宝贝不知满足地享用著沈瑶瑶羞耻的秘处。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要压榨出沈瑶瑶酥酥麻麻的触感,粗大的本钱用力挤压。

  “啊……”沈瑶瑶的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声,身子轻微地扭动,彷佛要闪避对重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地扭动臀部,然而粗大的本钱紧紧压住不放。

  “那里……不行啊……”沈瑶瑶拼命地压抑几乎要冲出口的喊叫声。

  高振宇那忘情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紧箍住纤细腰肢的左手继续进袭,从她背后绕过腋下的左手,缓缓地往上推起沈瑶瑶的丝质胸罩。

  “啊……”沈瑶瑶低声惊呼。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他已经将她的丝质胸罩向上推起,胸峰裸露出来,立刻被魔手占据。柔嫩圆润的娇嫩果实马上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尖。

  “呀……”她急忙抓住胸前的魔手,可是隔著外衣,已经无济于事。

  他彷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贪婪地亵玩沈瑶瑶的乳峰,娇挺的果实丝毫不知主人面临的危机,无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著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轻抚转动,她能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突然抱住沈瑶瑶的腰,一用力,她的苗条身体就被向上抬起,留下的空隙立刻被他向前挤占。两支膝盖已经穿过沈瑶瑶打开的双腿顶住前面的墙壁,沈瑶瑶只有两支脚尖还留在地面上,全身的重量都维系在两支脚尖上。形成沈瑶瑶身体被抬起来,双腿分开几乎倚坐在高振宇大腿上的姿态。

  “啊……”沈瑶瑶低声惊呼。高振宇双腿用力,她苗条的身体一下子被顶起来,只有脚尖的五趾还勉强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沈瑶瑶紧窄的**立刻感觉到粗小兄弟地进迫,火热的小弟弟开始挤入**。

  终于沈瑶瑶纤巧的脚趾再也无力支持全身的重量,苗条的身体终于落下。高振宇的粗小兄弟立刻迎上,深深插入沈瑶瑶贞洁的**。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沈瑶瑶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满满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

  沈瑶瑶忽然感到眩晕,整个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深深插在自己肉体里撞击着自己甜蜜子宫的宝贝还在猛烈地撞击自己敏感的神经。高潮来临了,沈瑶瑶发出忘情的呼喊……

  等一切的风雨都停止了下来以后,高振宇把她抱到了床上,忍不住搂着沈瑶瑶的身子,亲了她一下,无限温情地说:“怎么了?你现在还好吗?”

  沈瑶瑶抖动了一下身子,说:“你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高振宇搂紧了她那软软的身子,无限柔情地说:“你想问我什么问题,我都回答你。”

  “你是怎么想到要答应帮我重新得回文沛泽身边的?”

  听到沈瑶瑶的这个问题,高振宇感觉自己现在真的是很无奈,无奈地让他感觉特别无力,毕竟,在他的心里很清楚他和沈瑶瑶根本没未来。高振宇温情地拿起沈瑶瑶那漂亮光洁的小手,亲亲地吻了一下,说:“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因为答应了你冯市长的要求,所以才帮你。”

  “嗯,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冯市长?”沈瑶瑶眼睛专注地看着他。

  高振宇说:“这是一个互相帮助的时代,我相信我帮了你的忙,今后我有求于冯市长的时候,我相信冯市长也会帮我的。我现在只是在做一场投资而已。”

  回答完沈瑶瑶的这个问题后,高振宇又开始问道:“你说要我帮你争取回文沛泽,那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帮到你这个忙的?”

  “现在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到办法。”沈瑶瑶道,“等我想到办法了,我会让你帮我的。”

  高振宇道:“嗯,好吧。”

  于是两人开始了短暂的沉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沉默过后,沈瑶瑶又突然向高振宇问道:“那你现在不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愚蠢了吗?”

  高振宇沉吟了一小会儿,道:“不,我现在依旧觉得你这么做很愚蠢,但是这毕竟是你坚持要做的事情,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所以尊重你的想法。”

  沈瑶瑶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整个人像顿时轻松了一样,说:“但愿你能够说到做到,还有,我希望我们今后你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

  高振宇主动翻了翻身体,从后面将她紧紧抱住,说:“我会摆正自己的位置,我觉得我们之间保持这样的关系,其实也挺好的。”

  沈瑶瑶别过连,任由着高振宇的拥抱,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

  因为答应了侯大彪的要求,高振宇知道自己若是不能帮侯大彪约一次郑培源,估计今后这个侯大彪是还会再烦自己一次的,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这一次高振宇决定主动去找郑培源,打算先把侯大彪的事情给处理一下。当然,他是不会只是因为侯大彪的事情来找郑培源的,要是紧紧因为这个事情,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幼稚?高振宇这次找郑培源说事,其所利用的契机则是打算以镇南村抗拆迁事件为由头进行的。

  高振宇在第二天早上就去了秘书处,直接找郑培源去了。

  到了郑培源的办公室门口,高振宇发现郑培源的办公室大门并没有关。当他在办公室的大门口敲响了门后,郑培源一声“进来”才刚刚喊出喉咙,便在不经意的抬头间发现站在门口等待着的竟然是高振宇,便诧异地看了高振宇一眼,道:“小高,你怎么来了?”

  高振宇听见郑培源问自己来找他干什么,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呢。怔了老半天后,才硬着头皮,道:“郑秘书,我是看早上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想过来拜访您一下,怎么啦?你现在不方便吗?要是您现在不方便的话,我改天再来吧。”

  今天早上,因为鲁市长要跟着陈市长去省城谈项目,所以带的是陈市长的秘书,郑培源这会儿也没了服务对象,自然就成了闲的蛋疼的主儿。他喝了桌面上的茶水,道:“呵呵,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你有什么事情,就坐下来我们聊聊吧。”

  高振宇对郑培源也算是有所有了解,所以在郑培源的面前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便在郑培源的面前坐了下来,然后不亢不卑地等待着和郑培源进行交流。

  郑培源倒也干脆,在高振宇刚刚坐下来之后,就把话题打开了

  ,道:“小高,你来找我,应该是有是什么事情吧?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然来了,你就直接开口跟我说就是了。”

  高振宇道:“是呀,我听说郑秘书您的报告写的很受鲁市长的赏识,去刚好我们游主任最近也让我写一份报告,所以我今天是特地来向郑秘书您取拳的。”

  郑培源的确是靠文字功夫在秘书处站的住脚的秘书,写文章是他的本事,写报告更是他的擅长了,所以等高振宇的话一说完,他马上来了兴致:“是吗?你们游主任想让你写哪方面的报道啊?”

  高振宇说是请教郑秘书写报到的方式,其实是他抛砖引玉的一个手段而已,为的就是让给郑培源放点烟雾弹,达到他帮助侯大彪约定郑秘书的目的。

  “是最近镇南村发生的那彻拆迁事件,游主任给了我这么个机会,让我把报告写好。”

  郑培源道:“哦,是这样啊,镇南村村民抗拆迁事件你处理的不错,我想你第一次接触那样的事情,既然都能够处理的那么到位,写一篇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你之前写的那些文章我也看过了,写的不错,该写的很到位的地方,你都写的挺到位的。”

  高振宇点点头,道:“是呀,郑秘书你说的是,如果说是写一篇简单的报告,我想对我来说也不会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可是要想将这个报道写的合理一些,写的完美一些,我想最好还是请教一下您郑大秘书才行啊。”

  被高振宇突然间盖上了这么大的一个帽子,郑培源显然很受用,心满意足地出了口气,道:“小高啊,按道理说,这篇报道你如实写就是了。”

  高振宇于是也就不再纠结,道:“郑大秘书,那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写呢?我是一时间找不到感觉,下不了笔啊。”

  郑培源眼珠子一转,道:“呵呵,好吧小高,既然你已经找到了我,我不教你一些写作的办法,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这样吧,我给你几份我之前写的报告资料吧,你这么聪明,我想你只要看两遍,应该是可以找到感觉的,要是你倒是真的一点感觉也找不到的话,你再来找我吧。”

  说完,郑培源便伸手从资料架上翻了翻,从资料架里拿出一份文件夹,将之递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这个你拿回去看看吧,不过你看了之后还是没有感觉的,我估计你就算找上我了,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的。”

  高振宇见郑秘书已经把话说到了这里,于是也就不再废话了,这时候他甚至觉得连向郑秘书暗示侯大彪约他的事情,都没有必要说,就淡淡地道了谢:“嗯,好吧,那我就先郑秘书啦,这资料我现在先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顺便沾一点郑秘书您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灵气,呵呵。”

  郑培源道:“有没有灵气我不敢说,你拿回去好好看一下吧,希望对你能够有点帮助。”

  高振宇点点头,这时候脑袋里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道:“郑秘书,对了,我改天能不能请你一起吃顿饭呢?”

  郑培源不解地看着高振宇,道:“你请我吃饭?”

  高振宇陪着笑,道:“呵呵,郑秘书,我一直都想请您吃顿饭来着,就是不知道您愿意不愿意给个机会呢。”

  郑培源道:“呵呵,好吧,到时候时间的话,你一请我,我准给你这个机会。呵呵。”

  高振宇这才满意告辞道:“嗯,好吧郑秘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会单位去了。”

  郑培源摆摆手,道:“嗯,那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

  ……

  高振宇带着从郑培源那儿得到的材料回到了督察处办公室,一回到办公桌前,高振宇便对着从郑培源那里得到的文件,开始研究了起来。

  谁知道,当他刚刚开始翻了两页资料的时候,一直以来让他感到头疼的欧阳菲菲去却突然跑过来,对他热情地打着招呼道:“高哥,早上你去哪里了啊?怎么这会儿才回到办公室呢?”

  欧阳菲菲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可爱而又娇柔,但她此时不明白的是,她的娇柔在高振宇的眼里,却一点不讨好,因为高振宇早在之前,就已经对她的讨好很反感了,所以这一次他已经是以不咸不淡地语气,对欧阳菲菲道:“我刚刚去秘书处见了郑秘书了。”

  “你去见郑秘书干嘛?”欧阳菲菲依旧不识趣地笑问道。

  “向他请教几个问题。”高振宇说完,便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郑培源给他的那一份文件,他也就不再着急着看了。

  “呵呵,高哥,这是什么材料啊?”这时候欧阳菲菲又充满热情地朝他问道。

  高振宇道:“最近游主任让我写一份关于镇南村抗拆迁的报告,我为了把报告写好,所以就去了秘书处借了几份他们之前写的普通报告,准备研究研究呢。”

  “高哥你真努力啊。”欧阳菲菲又套着近乎道。

  高振宇不知道欧阳菲菲怎么会这么热衷向自己套近乎,因为他对她的动机感到特别的不解。

  “好了欧阳,你也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得把周姐给我的报道再好好研究一遍吧。”见自己刚刚暗示的逐客令没有任何意义,高振宇干脆向欧阳菲菲使起了金蝉脱壳。

  见高振宇打算离开了,欧阳菲菲于是也就不再废话,便笑道:“嗯,好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哥,那你去忙你的事情,我也去忙我的工作了。”

  周兰写的报告,高振宇之前看过一次,加上现在又看了一次,他大致上也已经知道这份报告想要表达的意思了,这篇报告文笔上和技巧上还算不错的,但从大局上说,她所写的这些问题,还是存在着一定的瑕疵,比如她在写报到的时候,只是根据督查处几个同志调查而得的材料进行编排,只是一味地写到镇南村抗拆迁事件的缘由是因为村民们在几家钉子户的怂恿下引发的,却不写开发商在这个事件中所起到的因素。周兰之所以要这么写,其实原因也是很简单的,因为她很清楚镇南村项目是陈市长亲自拟定的,村民们的抗拆迁行为如果设定成是正确的原因,那自然是对是领导行为的质疑,这是她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万万不敢写的。|||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