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参与督查工作(11)



初次参与督查工作(11)

  高振宇的话刚刚说完,欧阳菲菲便忍不住笑道:“高哥,我看你是真的不了解我们的人民群众啦,我跟你说吧,现在我们的人民群众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了,哪里会那么轻易地相信哪个政府人员的话呢?要知道镇南村抗拆迁事件可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就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市政府也已经派了几个部门过去了解情况,可是我们的很多政府部门充其量也只是过去走走场子而已,基本上去的时候都是对老百姓一个劲儿的说好说什么政府很重视啊,可是等他们回到自己的单位,便不再管老百姓的死活了,所以现在我们这些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在这些吧老百姓的眼里,基本上都是不可信的。”

  听了欧阳菲菲的话,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可是领导让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向群众了解情况,了解最真实的情况,所以这些群众再怎么不信任我们,我们也要把工作进行下去啊。”

  “是要把我们的工作进行下去,但我们得注意方式,不然我们就算和这些村民们交流上了,他们也不会把最真实的想法告诉我们的。”欧阳菲菲道。

  高振宇觉得欧阳菲菲的这些话说的也很有道理,他现在也别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顺利完成,所以面对欧阳菲菲提出的建议,倒也非常的重视,顿了半天才开口道:“欧阳,你看起来都已经有办法了,呵呵,你说说看吧,我们等下怎么做更合适?”

  欧阳菲菲想了想,道:“高哥,我看这样吧,等下我们还是装省报的记者吧,我们假装省报的记者,对当地百姓进行了解,我相信到时候群众们一定会踊跃地向我们反应情况的。”

  高振宇看了看欧阳菲菲一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便不由得质疑道:“欧阳,你说我们这么干,行吗?”

  欧阳菲菲道:“当然行了,我刚刚进入督查处的时候,也跟着领导去一个小镇向当地局里了解镇上植树造林情况的,但是当地人听说我们是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就没有人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了,对我们的一些问题,要么就顾左右而言他,要么就是干脆不理我们。当时我们的工作情况根本进展不下去。”

  高振宇还是刚刚那一副质疑的样子,道:“可是你说万一这事儿在这些村民们的面前行不通的话,那我们的情况就将会跟糟糕了。到时候群众会说我们政府工作人员太虚伪,连问点问题都要装神弄鬼的。”

  这件事毕竟也不是什么小事情,所以当欧阳菲菲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出一副质疑的样子,也就不敢把他的想法表现的很彻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转而很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高哥,要么这样吧,我们先找一家去群众家里看看,如果我们在第一家遇见不配合的情况,我们再装记者好吗?”

  高振宇见状,于是也就不再纠结了,淡淡地笑了笑,便点头,道:“嗯,好吧,那我们就这么办吧。”

  可是,他们在进入第一家民房后,当他们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是市政府的人员后,第一家村民家的主人就一个劲儿地向高振宇欧阳菲菲诉苦,说开发商在这件事中如何如何的坏,如何如何地欺负当地人。只要问及到底是谁唆使他们围攻拆迁队,甚至和负责治安的武警官兵对着干的时候,这家人则是一问三不知了,甚至连屁都不肯回答一个。还直截了当地告诉高振宇,你要是真能够为为民做主,你就实实在在地办出点实事来,要是你什么都办不了,那就请你不要浪费口舌了。

  从第一家出来,欧阳菲菲则一脸笑意看着高振宇道:“高哥,我说吧,你刚刚的想法是不行的,要么我们现在尝试一下新的办法?”

  高振宇无奈地苦笑了一下,道:“行,那就按照你的办法办吧。”

  接下来,两人轻轻地敲又一家人的大门,不多久的功夫这家人把门开了一个小小的门缝,探出了一个黝黑的男人的头,把高振宇和欧阳菲菲着实地吓了一跳。

  “请问你们是?”看门的人声音沧桑地问道。

  两人这才看清了开门的人是一个大约五十上下的老人,高振宇马上礼貌性地打起了招呼道:“老人家您好,请问您是这家房屋的主人吗?”老人依旧没有把门打开,而是继续警惕地问道:“你们是谁?来我这里做什么的?”

  高振宇刚想说话,但是欧阳菲菲却抢先一步道:“大爷您好,我们是省报的记者,我们来这里是想向当地的居民了解这里的拆迁情况,请问我们能够进去向您了解了解情况吗?”

  老人并没有马上相信两人的身份,而是继续发出了他的质疑:“你们是记者?你们真的是记者吗?我怎么觉得你们不像啊?”高振宇平易近人地笑了笑,说:“呵呵,老大爷,你说我们哪里不像记者呢?”

  老人揉了揉眼睛,说:“我看着不像,我看你这样做像公务员,报社的记者才没有你这样油头粉面的,报社的小记者我见过,都是朴实的小伙子呢。”听着老人对高振宇的评价欧阳菲菲差点没有笑出来,她充满期待地等着,看看高振宇是怎么为自己的谎言圆谎的。

  只见高振宇又平易近人地笑了笑,说:“大爷,您听我说,我们是省报的记者,我们是有编制的记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所以我们也算是半个公务员,因为我们不用出来到处跑新闻,所以我们才会长成您嘴里所说的油头粉面的样子。”大爷又问:“既然你说你是报社的记者,那你怎么没有带摄像机呢?”

  高振宇心想这大爷可真是够厉害的,警惕性十足的强,马上笑眯眯地回答道:“大爷,您听我说,我们是省报的记者,我们单位听说我们渊州城西这边在发展,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对当地的民生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让我们两人来这里向你们了解这里的情况,大爷,我们是暗访的记者,所以我们不能带摄像机,那样太招摇了,而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连工作证都不能带,您明白我们的性质了吗?”

  大爷笑了笑说:“我知道了,那些背着摄像机啥的记者是明面是上记者,你是暗地里的记者,你们就跟警察查案一样地向我们了解情况,对吗?”

  大爷的回应听着有些绕,高振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听清楚人家的意思了,就在那边屁颠颠地回答道:“对对对,大爷,您说对了一点,不过我们的确是想来向你们了解这里开发商和你们之间的情况的,请问您能方便接受我们向您了解情况的吗?”听着高振宇的这一番解释,大爷终于笑了笑,说:“欢迎欢迎啊,记者同志,我这就给您开门,我这就配合你们的采访。”

  说着,老人便开始颤抖地将门打开。在老人开门的过程中,高振宇发现原来在两扇门之间还设置着一条铁链,这条铁链设计的很巧妙,因为这条铁链的存在,使门在打开的时候,两扇门之间只能开出只露出一个脑袋的缝儿,让里面的人清楚地了解外面的情况,却不用把整个门完全打开。高振宇看着这条铁链不解地问道:“老人家,请问您家的大门为什么都设置这铁链呢?”

  “记者同志,你们是不知道,我要是不设置这条铁链的话,拆迁队班群小子来我这里可就要硬闯进来哦。他们闯进来的话可就会动手打人的。”老人一边小声地说一边把门重新锁好。

  随着门被老人关上,房间里马上就黑洞洞了起来。这时候老人又点起了一根蜡烛,才把房间里照的亮堂起来。两人这才发现,房间里的物什实在是单调极了,房里除了两张床,和一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家具,便看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了。墙壁是黑漆漆的,灶台也是黑漆漆的,整个一副家徒四壁的萧条样儿。

  “老人家,你刚刚跟我们说的他们是谁?”进入家门后高振宇便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

  老人说:“他们就是庆阳公司手下的拆迁队啊,他们可凶了,而且我我们是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实人家,哪里对付的了他们这些有手段的主儿。”

  高振宇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充满了

  阴郁的表情。这时候老人又搬来两条椅子,对两人招呼道:“记者同志,我这地方比较寒酸,所以请你们将就坐坐吧。”

  椅子上还沾着厚厚的灰尘,老人马上热情地用手擦掉了灰尘,又对两人道:“记者同志,你们快请坐吧。”

  高振宇感动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道:“老人家,这些庆阳公司的拆迁队,对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呢?”

  老人道:“他们对付我们的手段可多了,像我们村里人养的狗呀鸡的,据说都被他们给下药药死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吓我们村里的这些村民的。除了药死我们的家禽,这些人还给我们有些村民的家门泼红油漆,还有一次给我们村杨老汉家的井里下了好多毒药,据说杨家人拿着鲜活的鱼儿放在水里做实验,没一会儿鱼就已经死了,可见下毒的人心是多么的硬啊。”

  “老人家,那警察们都没有出面的吗?出了这样的事情,应该要立案侦查的才是啊?”欧阳菲菲关切地问。

  老人说:“记者同志,我知道您是省里派下来的记者,所以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向媒体方面反映反映啊,我跟你说吧,其实公安局的都有他们的人,要是公安局里面没有他们的天线,他们哪里敢明目张胆地在我们村里干这样害死人的事情啊。”

  高振宇顿时感到一阵愤怒,本以为自己是混蛋,没想到这些拆迁队的,竟然比自己还混蛋。

  欧阳菲菲接着问道:“老人家,对了,上次你们不是组织了抗拆迁的行动吗?这说明你们在这件事上也是很有想法的嘛,上次那件事是你们自发组织的吗?”

  老人说:“当然不是,我们本村人都已经见识过了这些人的厉害,当然没有人冒头举大旗了,这次带着我们很这些拆迁队的对着干的是几个外地的壮汉,他们好像是在哪个公司上班的,在我们这边买了房子准备度假用的……有几个呢,是他们组织我们反抗的,而且他们也很壮实,有几次拆迁队的欺负村里人,都是被他们打跑的,所以他们一组织我们反抗,我们当然愿意跟着他们反抗了。”

  欧阳菲菲继续问道:“老人家,那这几个壮汉现在在哪里呢?”

  老人说:“不知道,自从发生了抗拆迁事件后,就没有再见到他们了。”

  而高振宇这时候心里也似乎明白了:这些身份可疑的壮汉,可能是某人刻意组织起来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去让村民们跟随自己,以达到和庆阳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分庭抗礼的目的。

  高振宇这时候犹豫了一下,说:“老人家,那你们这个家庭为什么要这么反对拆迁呢?”

  老人说:“听说城北那边在两年前拆迁的时候,我一个亲戚坚持到了最后,别人才赔了二十万,但是他却赔了一百万多万。……”

  高振宇不解地打断了老人家的话:“老人家,你的意思是说,你们这么抵制拆迁,就是为了在赔偿上多得到一些钱吗?”

  老人倒吸了一口气,面露沧桑地说:“记者同志,你是不是知道啊,按照这次的赔偿,我亲戚跟我们估算了,我这房子的面积至少得赔偿我们一百二十多万,但是开发商却只给了我们三十万,你说着其中的九十万跑到哪里去了?没有拿他们这三十万,我们一家三口还有个栖身的地方,可是拿了这三十万我们家能顶多久呢?我们的孩子将来还要读大学,城里的放假又贵的不是我们敢想的,就是租房子我们也撑不了多长时间啊……”

  其实关于拆迁的话题,高振宇对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已经麻木不仁了,他觉得不管开发商也好,老百姓也好,都是为了自己的那点利益在斗争着,至于他们之间的谁输谁赢,高振宇在以前也从来不会关心,但是在这家人家中坐了一小会儿,他的心却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离开这家人家中后,两人又以同样的方式分别去了几家农民的家里,但是谈及对于开发商和拆迁队,这些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吗仿佛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高振宇实在想不到,在群众中得到的情况竟然是这样的,抗拆迁事件中除了牵扯到丁强等人的暗中操作,果然也存在着拆迁款的问题,看来镇南村的水也不浅啊。不过既然已经得到了这样的情况,高振宇索性也就不再纠结了,他顿了顿,马上便想到了应对之策——反正这件事是由游主任安排自己来调查的,自己现在又拉上了欧阳菲菲一起来调查,情况也已经调查的很明了,若是从事实的角度出发,势必会得到某些领导的,会侵犯到一些人的利益。如果以自己的名义去处理的话,自己有九条命也是不够死的。但这件事既然是由游大云安排自己去处理的,自己现在也只有等回单位后拉着沈瑶瑶一起去游大云的办公室,将一切告诉游大云,那么剩下的这些问题,自己也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了。交给游大云便是了。高振宇这么想,心里也就坦然了一些。

  在回去的路上,欧阳菲菲得意地看着高振宇道:“高哥,还是我的计划好使吧?”

  高振宇一边开着车子,一边笑吟吟地说:“好使,你的这个计划很好使,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先得到的答案,不是很有用吗?”

  欧阳菲菲说:“那是当然,你知道吗?那些老百姓根本不相信本地的政府部门,他们会认为本地的政府部门存在官官相护和官商勾结的勾当,所以怕跟我们说了真话后反而会对他们不利,可是我们充省报记者就不同啦,他们很可能会联想到是省领导对他们镇南村的关系,会认为省领导也在对汉江的领导班子不放心,所以他们自然是愿意相信我们的话了,自然就愿意配合我们了。”

  高振宇听着欧阳菲菲这充满哲理性的解释,也忍不住笑道:“是呀,看来我们这些群众们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嘛。”

  “不过高哥,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对这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高振看着欧阳菲菲,道:“呵呵,我对这个事情没有什么看法,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所以我们应该把情况告诉游主任,让游主任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办才是。”

  欧阳菲菲看了看高振宇,又道:“高哥,我发现了你身上有一点很不好的地方,你想知道你身上这种不好的地方在哪里吗?”

  “呵,我可要说我不想知道我身上不好的地方在哪里吗?”高振宇知道欧阳菲菲接下来可能跟自己继续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所以干脆事先就绝了她的念头。

  但没想到欧阳菲菲却不依不饶地继续道:“虽然你不同意我说下去,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下去。”

  高振宇没有从正面去回答欧阳菲菲的话,而是给了她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那表情放佛是在告诉欧阳菲菲,你要是说是你的事情,我爱不爱听则是我们的事情了。

  “对了高哥,你的防备心怎么这么强呢?”欧阳菲菲在高振宇沉默中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

  高振宇刚刚虽然已经很明显地向欧阳菲菲说明,自己不爱搭理她但听了欧阳菲菲的话后,却不禁回应道:“是吗?这话怎么说?我怎么都没有感到我自己有什么防备心呢?”

  “呵呵,高哥,你可真逗,你要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问题,那你肯定不会表现出来了,至少你还会将自己的这种性格隐藏起来的嘛。”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既然你觉得我是一个有着这种让人讨厌个性的人,你为什么还会对我这么热情呢?”

  “我人好呗,我天生就是一副对人热情的性格,你让我对人冷淡,我反而会觉得很痛苦,呵呵。”

  高振宇道:“是呀,我也觉得你是这样的个性,不过我觉得你这样的个性挺好的。”

  欧阳菲菲本以为自己刚刚那一番玩笑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引起高振宇的聊天兴趣,谁知道等他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之后,高振宇却表现出这么一副了冷淡的态度,倒真是让他感到咋舌的。本来她以为两人会有产生交集的想法,这会儿竟然也就没什么可纠集的了。

  于是乎,两人之间便相继沉默了下来。

  ……

  回到了单位,高振宇便拉着欧阳菲菲一起去了游大云的办公室,然后将今天和欧阳菲菲一起去镇南村向村民了解的那些情况向游大云说了一遍,然后便开始认真地观察着游大云脸上的表情。看着游大云对自己和欧阳菲菲汇报的内容有什么看法。

  游大云在听了两个手下的叙述后,便经过了一顿沉思,等他沉思完了之后,则很突然地说道:“小高啊,你先留下吧。欧阳,你先去忙你的工作吧,我和小高谈点事情。”

  欧阳菲菲点点头,然后便屁颠颠里离开了办公室。等欧阳菲菲一走,游大云便一脸认真地看这个高振宇道:“这就是你今天得到的真实信息?”

  高振宇实话实说道:“嗯,这些就是我和欧阳一起在镇南村得到的信息,就全在这里了。”

  游大云点点头,接着又沉吟了一下,道:“那你已经想到应该怎么写这份报道了没有?”

  高振宇迷茫地看着游大云,道:“游主任,我刚好也想向你请教这个问题呢,因为我们现在得到的这些情况,背后……”

  “背后什么?”游大云一下子打断了高振宇的话都,“你别管这个事件背后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作为督查处的工作人员,在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实事求是,不管你的到是什么情况,我们就要写什么情况,你要是老是这么瞻前顾后,我看你这个督查员再干下去也没有意义,要是一个督查员连说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那他就实在太失败了。”

  高振宇看着游主任脸上那种严峻而又认真的表情,心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撞击了一下似的,猛地反应了过来,道:“游主任,您说的很有到底,作为一个督查员……我……我一定认真把本职工作做好,还有,现在我也已经很明白了,我马上跟周兰把这份报告重新整理一下。”

  高振宇虽然是满口答应了游主任的话,但他使用的是以退为进的招式,把周兰给推了出来,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倒是可以让周兰这个高傲的女人担着。当然,周兰要是觉得这报告中存在什么问题的话,也可以让周兰自己向游主任抗议的嘛。

  谁知道,正当高振宇心里面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游主任却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一脸深意地说:“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件事你一定和周兰给我处理好,还有,如果周兰不愿意配合你,那你就找欧阳跟你一起把这个报告给我完成好。你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这个报告是我让你写的,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保证给你担着。”

  既然游主任都这么说了,高振宇也就不再纠结了:“嗯,好吧游主任,谢谢您的信任,我会把把这个工作做好的。”

  “嗯,好吧,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我就放心了,你好好努力吧,要是还有什么问题,你就过来问我吧。”游大云道,“现在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的话,你就先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高振宇道:“嗯,游主任,那我先出去了。”

  高振宇得到了游主任的示意,便开始和周兰交流了意见,而周兰在知道这是游主任要求按实事求是的方式写时,也就没有什么异议,就答应了接下来会配合着高振宇将文章写完,因此周兰的态度让高振宇感到特别意外。有了周兰答应配合,高振宇的心里也就笃定了不少。

  为了在写报告的时候,也能够合理地体现出自己的想法,高振宇于是将之前周兰给他的报告展了修改,周兰凶恶的那些报告中的部分内容,高振宇还是都给他留着,只是在一些重要的数据,以及拆迁人员的镇南村抗拆迁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却很清楚地把问题写出来。做完了这一切的工作,时间都已经是快下班的点了。

  ……

  随着在市委工作的渐渐了解,吴佳玲对秦远方这个人的了解也渐渐多了,她知道秦远方不过是一个擅长吹牛和装大的人。并且她也渐渐听到一些关于刘书记的为人和性格的传闻,知道秦远方那样的人在刘书记的身边除了作为一个服务对象,并没有多大权力的事实后,她对秦远方便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甚至,她在面对秦远方的时候,总是会免不了有那么强烈的厌恶之心。

  可是,吴佳玲对秦远方这个人表现的特别没有兴趣,但秦远方对吴佳玲的兴趣却怎么也减不掉,在吴佳玲进入市委后,秦远方总会很难避免地与之见面。所以每当见到吴佳玲风姿卓绰地从他眼前走过的时候,他都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将吴佳玲给办。可惜现在并不是原始社会,他想这么干也干不了。

  “喂,小吴,晚上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在一次和吴佳玲无意中见面后,秦远方按捺着内心的激动向吴佳玲提出了邀请。

  吴佳玲对秦远方话中的“聊聊”是什么意思还是很了解的,所以当秦远方向她提出了这个要求的时候,她则毫不犹豫地回应说:“秦秘书长,我晚上……我晚上还有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情要处理一下,所以晚上没有时间。”

  “我最近约了你好几次,你都在跟我说你没有时间,所以我很怀疑你到底是真没时间还是假的没时间?”秦远方此时的心里虽然表现的很不满,但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极其自然的神情。

  “秦秘书……我……我……”

  秦远方仿佛看透了吴佳玲的心思一样,道:“小吴,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但我现在找你是真的有点事情要谈,所以你就不要再找这些接口了,听我的话好吗?你放心吧,以后要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我也不会主动约你的。”

  秦远方的这些话说的很有水准,让吴佳玲一下子就找不到拒绝的由头了,她只好沉吟着说:“嗯,好吧秦秘书,我……晚上我看看吧。”

  秦远方的脸上于是显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笑意。

  晚上,秦远方开着车子,将吴佳玲载着向自己的家里奔驰而去。今晚他老婆不在家,所以对他来说今晚可是一个值得狂欢的角色。

  车窗外面的风,一阵又一阵地往车窗里刮了进来,狠狠地打在了秦远方得意脸上,但他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潜藏在心底的欲望折腾的都快爆炸了。

  到了住处,秦远方火烧火燎地将吴佳玲带到卧室里。而这时候吴佳玲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脸茫然地看着秦远方。

  “秦秘书……秦秘书,你把我带到你家里来干嘛。”

  秦远方看着吴佳玲那漂亮小脸红扑扑的,正眼神迷离的看着他,漂亮微微上扬的嘴唇还轻轻地喘着气。让他的心里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秦秘书,你能告诉我,你刚刚在单位里说的有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秦远方在冷笑着,并将自己那邪气的眼睛盯着她看着,他心想我要是不跟你说有事情,你会跟我来这儿见面吗?。

  “哦,我是觉得我们之间都好长时

  间没有见面了,所以我突然觉得怪想你的,就……就把你约来见面了。”

  “秦秘书,这么说您今天找我来,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了。”吴佳玲犹如醍醐灌顶,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秦远方道:“小吴,我找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实在是太想你了。”

  秦远方说完,在内心欲望驱使下本能地靠了上去,道:“小吴,你说现在还有什么比我想你跟重要呢。”

  “秦秘书,你比别这样,你不要这样,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忙我的事情了。”吴佳玲虽然从心里感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恶心,但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很有礼貌的。

  秦远方心平气和地和她好好享受一番**的真谛,但吴佳玲的反应却让他感觉特别的反感,他知道她之前的投怀送抱其实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现在她的目的达到了,成功地进入了市政府,而在市政府里他其实没有多大的权力,所以他感到她对他已经表现出一副不屑的姿态来了。而有了这样的心理,他则特别不是滋味了。

  秦远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有些心痛地冲她问道:“我现在也把话说明了吧,你现在是不是以为自己已经进了市政府,所以你就认为在市政府里再也不需要我了吗?”

  “秦秘书,我没有这个意思,真的,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要是你这里没有事情的话,我真的走了。”

  “小吴,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分了吗?你是不是以为我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秦远方的声音非常的无力。

  “秦秘书,我跟你说,我现在真的是有事情。”

  “你现在不能走,既然来了,你这么着急着走干嘛?”

  “秦秘书,我感觉你的情绪有些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要再几次交集了。”吴佳玲站起了身来,“我担心再聊下去会影响你的心情。”

  吴佳玲说话的样子冰冷而又沉稳,她的这种表现,却深深地激发了秦远方身上的那股子疯性,使他变得暴躁,情绪不受自己的潜意识控制了。秦远方狠狠地贴着吴佳玲坐下,用力搂住了吴佳玲,索性就这么给她吻了下去,狠狠地在占领了她的嘴唇,仿佛现在他身上的这种疯狂的状态只有通过这样的发泄才能减轻似的。

  “秦秘书,你干嘛,你放开我。”

  “小吴,你是我的,你别以为你现在利用完了我,你就可以不需要要我,我告诉你,在市政府里面你还需要我的,我告诉你,你是逃不出的手掌心的。”

  “放手,放手啊。”

  在秦远方的这种几近疯狂的攻势下,吴佳玲已经渐渐的意识朦胧了,她想反抗,并且内心里那种反抗的意识也已经非常的强烈了。

  秦远方一边跟吴佳玲热吻着,手也一边帮吴佳玲扒着黄色连衣短裙,这时吴佳玲的上身只剩下白色的胸罩,下身的热裤也已经被他褪到了膝盖上,露出一件小小的薄纱三角裤。秦远方的手抚着吴佳玲柔滑的****,探入她胯间的幽谷,隔着透明的薄纱三角裤,那里的热浪已经渗透了出来,触手一片湿润。

  “不要,放手啊,不要,助手啊。”

  秦远方的中指由裤缝间刺入她柔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湿滑的花瓣,她的花瓣已经张了开来。秦远方的嘴也放弃了吴佳玲柔软的小舌头,而转向吴佳玲高耸的**,隔着胸罩轻轻吸咬她的奶,而双手也不断爱抚着吴佳玲美丽的身体,吴佳玲发出微微的呻吟,摇晃又软趴趴的摊在秦远方怀里,任凭他为所欲为。

  吴佳玲作为一个女孩子,在这方面的反抗力度当然赶不上秦远方了,在秦远方的一方捣鼓下,她很快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远方把吴佳玲安置在沙发上,玩能这她的每一寸肉体,她禁不住他的这里吸那里舔的,皱着眉,扭动着身躯和四肢,嘴里也不断地说着:“秦秘书,你别这样啊。”此时秦远方已经把他的衣服扒光了,只剩下黑色的丝袜,看着平时安静端庄的吴佳玲不断地发出**,他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欲望,发快的脱下了浑身的衣服,强忍了一晚上的本钱由**中弹跳出来。

  秦远方翻身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本钱压在吴佳玲完全**,**雪白的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秘密地方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

  可能肉与肉慰贴的**,使得学更加大声吴佳玲呻吟,两手大力的抱紧了秦远方的腰部,将两人**的**紧贴,挺动着下身与秦远方硬挺的大本钱用力的磨擦着,彼此的森林在厮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秦远方的本钱被吴佳玲柔滑的湿腻的下身磨动亲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于是将她的**的大腿分开,用手扶着沾满吴佳玲湿滑热浪的本钱,顶开她柔软的花瓣。

  随着下身用力一挺,只听到“扑滋!”的一声,秦远方整根粗壮的本钱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吴佳玲湿滑的花园中,她虽然已经不是处女,可是她这时却大叫一声。

  看着吴佳玲迷人的鹅蛋脸,冷艳媚人的眼神透着情欲的魔光,嫩红的脸颊,呻吟微开的诱人柔唇,吐气如兰,丝丝口香喷口中,秦远方心中的那股疯狂。

  秦远方开始挺动**,藉性器官的厮磨,使肉体的结合更加的真切,也许只有这样的疯狂,才能让他心中的那种压抑得到合理的发泄吧。

  在秦远方身下被秦远方**得摇着头呻吟,一头秀发四处披散。

  “啊……”

  正在秦远方忘情地在身下美人的身上征服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然后他就惨叫了起来。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流了不少血。而这“流血事件”的制造者手里却拿着一个半个酒瓶子在他面色严峻地颤抖着。

  原来,刚刚在秦远方忘情地在吴佳玲身上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腾的时候,吴佳玲的心情却被一股强烈的屈辱心占据着。屈辱心促使着她本能的反抗,而出于本能,当她随手抓到一个酒瓶子的时候,她则毫无顾虑地朝秦远方脑袋砸了下去。

  “小吴,你在干什么……”反应过来的秦远方大声地吼了起来。心底的强烈**也幻边成怒火。

  “我……我不想这样的……”吴佳玲面色迷茫,向灵魂被人抽掉了一样,她拿着碎酒瓶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好像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朝秦远方的身体扎去似的。

  秦远方这时候不仅是欲望彻底没有了,连刚刚还占据在心里的怒火也很快被心底的恐惧代替了,好像只要自己一激怒了吴佳玲,吴佳玲手中的酒瓶子就会让他小命休矣似的。

  “小吴,你别这样……你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再说,你先把酒瓶子放下再说……”

  “别碰我……别碰我……”

  “好,好好……你别这样,我不碰你,我不碰你。”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好,我走,我走,小吴你先冷静一下吧。”

  &n

  bsp;秦远方说完,便从吴佳玲身上起来,然后摸着流血的脑袋,跑到浴室清理伤口去了。等秦远方一走,吴佳玲心里也开始放松了一点,没有刚刚那么紧绷着了,她马上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如同逃命一样地离开了秦家……

  ……

  那天晚上,吴佳玲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面一阵迷糊,她的脑袋里想的最多的,并不是得罪了秦远方之后自己的前程应该怎么办,也不是今后应该如何在市政府干下去。她的脑袋里想的最多的,则是希望找一个人来作为自己的精神依靠,让自己此时这颗不安宁的心稍微得到一些安宁。

  不知不觉中,吴佳玲却突然控制不住地给高振宇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打的很突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

  “喂,吴科长,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接起电话高振宇便本能地开起了玩笑。

  “我没事,我只是……”

  “只是什么啊?吴科长,你现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是心情不好需要我……”

  “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按错了电话。”

  “什么嘛,你要是有事就直接跟我说呗。”

  “我都说了没事,先这样吧。有时候我再打给你。”

  “我……”

  “嘟——”|||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