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庆文的危机(12)



龚庆文的危机(12)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不禁寻思了起来,心想吴佳玲这次打电话过来,她的声音怎么是怪怪的呢?要是真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她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啊。高振宇想不明白,但又不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了解情况,所以只好暂时作罢,准备等明天再给吴佳玲打个电话再说吧。

  这么一想高振宇也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中午,高振宇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便去了食堂,准备将午饭解决掉再和吴佳玲打个电话,约她出来见个面,顺便关心下昨晚她为什么心情不好的事情。但是刚刚向去食堂的路上走的时候,却碰上了一个沈瑶瑶。高振宇这才能想起了昨天在电脑上,沈瑶瑶还告诉自己,有话题想和自己交流的事情。高振宇本想向沈瑶瑶打招呼,可是沈瑶瑶却先他一步地向他打着招呼道:“高振宇,高振宇……”

  高振宇向沈瑶瑶走了过去,对她淡淡地笑了笑,道:“小沈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沈瑶瑶今天找高振宇,当然是想和他交流之前在网上她要求他出面帮忙的时候,但这会儿她却没有马上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他,而是很平淡地对他说道:“我们先去食堂一起吃个午饭吧。”

  高振宇看了看她那写满了不自然的脸,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种欲望,竟然笑容可掬地对她说道:“顺便聊点事情?”

  沈瑶瑶没有与之说话,而是低着头,自顾自地向食堂走去,于是乎高振宇也不好再纠结什么了,他也很快跟了上去。

  两人在食堂里选了个位置,便点起了简单的饭菜。市政府食堂的饭菜远不如渡贤宾馆食堂的饭菜,在点完饭菜开始用餐的时候,高振宇发现沈瑶瑶的脸上始终都是阴郁着的,而且吃饭的时候也只是简单地夹了一口子菜,便没有怎么吃。

  “怎么了小沈?这里的饭菜不合你的口味吗?我看你吃的好纠结。”高振宇陪她淡淡地笑了笑,好借此和她把话题打开。

  “嗯,我很少在这里吃饭,这里的饭菜我是有些吃不惯。”

  “呵呵,是吗。”高振宇很随意地回应到,然后便在心里琢磨开了:我这是在抛钻引玉地想让你跟我说正事,你怎么还玩着沉默呢?

  不过沈瑶瑶既然是不准备开口了,高振宇于是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想想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懒得跟你说东说西,我吃饭还不行吗?想到这儿,高振宇便开始吃起了饭菜来。

  让高振宇感到郁闷的是,直到他把饭吃完了之后,沈瑶瑶也没主动开口和他把主题说出来。这会儿,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更加郁闷了。

  “好啦,我吃饱了,你呢。”高振宇顿了一下说。

  “哦,你吃饱啦?那我跟你说点事情吧。”

  高振宇郁闷地看着沈瑶瑶道:“刚刚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呢?”

  “我怕打扰你吃饭的雅兴。”

  高振宇于是更加郁闷了:“好吧,那你说吧,你打算让我怎么帮到你的忙呢?”

  沈瑶瑶犹豫了一下,道:“我最近了解到文沛泽和他新女友的一些情况,我知道他很他的新女友最近出了一些小小的状况,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帮我利用这个机会重新得到文沛泽。”

  高振宇犹如刚刚听完了天荒夜谈一样,不由得笑道:“我是小施同志们,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文沛泽很他新女友闹矛盾和你重新回到文沛泽身边有什么关系?还有,我在中间还能够帮的上什么忙呢?”

  沈瑶瑶道:“你帮的上我这个忙的,只要你愿意帮我这个忙,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帮得上这个忙的。”

  高振宇看着沈瑶瑶说得头头是道,好像此时已经胸中自有百万兵的样子,便摊摊手无奈地笑了笑,道:“小沈同志,既然你现在表现的这么有自信,那我就耐心地听你把话说完吧。”

  沈瑶瑶点点头,于是便开口继续道:“我现在已经了解到,文沛泽的新女友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最近她又和一个小男生走的很近,因为这个问题,她和文沛泽之间现在正闹着矛盾,我想从中做个安排,让你去取代那个小男生的位置,只要你能够帮我把文沛泽的新女友拿下,我相信文沛泽会回到我的身边。”

  听了沈瑶瑶的讲述,高振宇不由得叹息道:“我说沈大小姐,我看你也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姑娘,你说你费这样的心思干嘛呢?你这完全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沈瑶瑶听了高振宇的话后,知道高振宇现在是不愿意帮自己这个忙,为了不被高振宇把话题绕开了她干脆很认真地盯着高振宇道:“高振宇,你直说吧,你愿意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如果你愿意帮我,那我很感激你,如果你不愿意帮我,那我希望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好吗?”

  高振宇几乎是用一种接近惨笑的语气,对她道:“这个忙我不能帮你,我也帮不了你,先不说我应该如何帮助你吧。就算我有能力帮你,我也会因此得罪文沛泽,文家在汉江是什么势力我心里很清楚,所以这件事我根本惹不起。”

  “高振宇,你不是个男人。”沈瑶瑶显然对高振宇的拒绝感到很不满。

  “现在论证我是不是个男人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任何意义,不过我倒要告诉你,如果你能够想明白的话,我希望就你还是忘了这个想法吧,这个想法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高振宇理直气壮地看这个沈瑶瑶道。

  沈瑶瑶道:“高振宇,不不想帮我这个忙就直接告诉我你不想帮我,何必在我的面前说这些光面堂皇的话呢?你这样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高振宇心里可管不了自己这样的行为算不算恶心,现在他只想快点和沈瑶瑶结束这个对话。毕竟,这里的环境可真他妈的是复杂啊。

  “高振宇——”

  高振宇本来正在沉默着,琢磨着和沈瑶瑶把话题结束掉,但谁知道这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叫唤自己你的声音。高振宇于是转过身去,发现叫唤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好久不见的施熙雯。

  “呵呵,施警官,你怎么在这里啊?”高振宇突兀地看着施熙雯道。

  “我来这儿相亲呢,怎么,你对本小姐的个人大事怎么样也有兴趣啦?”施熙雯大方地开着玩笑道。

  “你也够奇葩的,相亲都跑到我们市政府的食堂来啦,外面的咖啡厅那么多,你就没想过带着你的小晴朗去咖啡厅坐坐?”

  “来你们市政府食堂这边见面呢,是你们市政府的一个奇葩向我提出要求的,怎么了?你有意见啊。”

  “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啊我。”高振宇刻意地笑了笑道,“啥时候把你的新男友约出来聚聚,也好让我认识认识啊?”

  施熙雯萘葑彀停道:“我今天和他见过了一面,本人本人觉得他实在太奇葩了,所以不打算和他第二次见面吧了,”

  沈瑶瑶和施熙雯之前也见识过几次,当初她喝醉的时候,还是高振宇和施熙雯将她送回去的,当时施熙雯还陪着她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所以她这时候对施熙雯还是有点印象的。

  看见施熙雯说话大大咧咧的样子,加上施熙雯说的这些话的内容又确实是很好笑的,所以在这个事情,她便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施熙雯看见沈瑶瑶笑自己的言语,便马上反应了过来,将脸转向了沈瑶瑶道:“小沈,你还记得我吗?上次你喝醉了,我还陪着在你家里睡了一个晚上啊。”

  沈瑶瑶道:“记得,上次我因为刚刚醒了,所以脑袋没有转过弯来,当时还忘了跟你道谢呢。”

  施熙雯不好意思地笑道:“呵呵,我们都是年轻人,说谢谢有什么意义呢?对了,我还没问你一个问题呢,你和高振宇是好朋友?”

  沈瑶瑶道:“呵呵,算是朋友吧,毕竟大家都在市政府里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作,说起来也算半个同事。”

  高振宇见沈瑶瑶的回答倒也没什么问题,因此心中也挺坦荡的,他看了沈瑶瑶和施熙雯一眼,道:“是呀,我们也算是半个同事吧,哦,对了施警官,要不要点些饭菜吃?”

  施熙雯也不管沈瑶瑶是不是就在自己的身边,就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唉,好啦高干事,你是不是实在找不到话题跟我交流的呀?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我陪着那个奇葩吃过午餐了吗?我可不会回答你第二次的,哼。”

  沈瑶瑶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喜欢和人家交流的人,在陪着高振宇和施熙雯做了一番没有意思的交流之后,他便起身告辞道:“不好意思啊两位,我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一下呢,你们聊吧,我看我还是先走了。”

  施熙雯道:“呵呵,小沈啊,是不是我们一直在交流没有顾忌你的感受,所以你觉得坐不住要走呀?”

  沈瑶瑶又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是真的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这样吧,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好好交流交流。”

  施熙雯道:“好吧,那你慢走,有机会常联系。”

  等沈瑶瑶一走,高振宇和施熙雯这才找到了一个可以好好交流的机会。不过这时候高振宇脑袋里却想着沈瑶瑶请他帮忙的事情,想起沈瑶瑶的要求,他不禁在心里嘀咕道:“这个沈瑶瑶,真是疯了,为了一个男人,估计真是把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都看透了吧。还要施熙雯主动这时候跳出来,不然自己和就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再跟她呆着了。”

  “你在想什么呢?”正在高振宇还傻乎乎地沉思的时候,施熙雯好像发现了什么,“你有心事吗?”

  高振宇这才从刚刚那种心事重重的状态中缓过了神来,道:“我没事,我还能有什么心事。”

  施熙雯道:“你没事就好,不过的现在有点事想和你交流一下,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高振宇看了看只剩下他和施熙雯的桌子,道:“现在这里也就我们两个,在这里聊不行吗?”

  施熙雯道:“这里毕竟还有人嘛,你说你怎么这么懒呢,摞个位置难道就这么痛苦啊?”

  高振宇心想,施熙雯这会儿要跟自己谈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和大富豪酒吧有关的话题,所以这会儿他也不纠结,便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到外面找个地方坐坐吧。”

  ……

  市政府大院里的凉亭很多,两人在一幢宿舍楼的前的凉亭上找了个位置一坐下来,便开始交流了起来。

  施熙雯道:“高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宇,你最近在市政府上班,我相信你能够知道的信息应该更多了吧?最近有没有得到一些关于大富豪酒吧事件的信息呢?”

  高振宇面带迳地看着施熙雯道:“嘿嘿,施警官,我最近都被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搞定晕头转向,你让我去哪里了解哪些信息啊?我都自顾不暇咯。”

  “那你说说,你最近都在忙着那些事情啊?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晕头转向的?”

  “工作上的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清楚。”

  施熙雯也不再和高振宇交集这个话题,而是转而认真地说道:“对了,你最近在督查处工作,和你们领导处的怎样啊?”

  高振宇道:“就那样啊,我在接待处和人家是怎么处的,在市政府当然也是怎么处的了,难道还有什么另辟蹊径的法子吗?”

  施熙雯道:“没有,你没有听到这些信息,但是我倒是听到了一些,我听说现在网上已经流传着许多关于龚副局长指使赵贵贩毒,并且在事情暴露后杀了赵贵灭口的帖子,这些帖子最近传的很火……难道这个信息你一点都没有得到?”

  高振宇自言自语地沉吟道:“不是吧,我最近也一直都在上网啊,也在留意一些信息,可是我都没有看到这些信息,你怎么……”

  施熙雯道:“这些帖子是昨晚开始流出去的,并且帖子一流出去去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网站的流量都因为这些帖子而流量大大增加和很多。”

  高振宇心想,出了这么个事情,调查组方面一定会闹的天翻地覆,但是调查组里面成员毕竟都不是一般人,想必他们可定会有善后之举,所以也就没怎么关心此事了。

  “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刘书记和市里的那些相关领导应该有防止事态扩散的办法吧,总不能任由着这些不法人员为所欲为,随意制造事端,对我们的领导干部随意抹黑吧?”

  “我听说市里的领导已经明确地向一些网站的社区和论堂进行干涉,但是网络上的事情并不是领导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是呀,看来这件事肯定得让龚副局长晕头转向一阵了。”高振宇自言自语地说,“不过龚副局长是一个很正直的干部,我相信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应该很快就过去的。”

  施熙雯道:“对了,你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的呢?”

  “这还用说吗?这都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事嘛。”

  “那你觉得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呢?要知道散布这些谣言可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

  高振宇陷入了一很漫长的沉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很显然,龚庆文的对手一定是一个道行很深的人物,若不是一个道行深的人物,又怎么能够在利用舆论来对龚庆文进行施压呢?既然龚庆文的这个对手是个高手,那么他在使出这个手段后,肯定还会有新的阴谋产生,可是这个阴谋又会是什么呢?

  “高振宇,你怎么了?我在跟你交流呢,你怎么不和我说话了?”

  高振宇这才从刚刚的沉思中反应了过来,道:“哦,是呀,我们刚刚在说话呢。呵呵,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

  看着高振宇一副刚刚缓过神的样子,施熙雯感到非常的奇怪,愣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你觉得对方为什么会干这些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事情?”

  高振宇看着施熙雯一副期待的样子,便顿了顿,道:“谁说他们的这个动作没有意义?你以为只要龚副局长足够正直,这些人就拿龚副局长没有办法吗?我看事情

  不会这么简单的。”

  施熙雯看着高振宇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也不由得被他提起了好奇心:“那你觉得这件事到底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

  高振宇吐了口气,脑袋里突然想到之前温可妍约自己出去见面的时候,告诉自己赵贵的妻子手里有龚庆文犯罪的证据,他们准备利用这个证据对龚庆文发难的信息,便不由得沉吟道:“对方能够想通过舆论对龚副局长犯难,足以证明对方是个玩阴谋的高手,不过我倒觉得有一种可能,也许对方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啊。”

  施熙雯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那你觉得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高振宇道:“如果我猜的每次的话,他们接下来还会有新的的动作来针对龚副局长的。”

  高振宇这时候也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是一阵迷茫,他想了老半天,才沉吟道:“我也不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只能等着看接下来的动向了,看看这些人还会再整出什么事儿来。”

  施熙雯听了高振宇这么说,也就不好再继续废话了,顿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是呀,你也不是神,要说什么事情都能从你这儿得到答案,那也真是太不真实了。”

  “嗯,你知道就好。”高振宇想了想道,“对了,你不是说最近这段时间里你一直都在暗中观察赵贵的妻子吗?怎样,你观察到什么动静没有?”

  施熙雯想了想,道:“最近这段时间赵贵的妻子都不在汉江活动,我也请示了龚副局长,龚副局长说她是有专人跟踪,不需要我再费什么心思,所以我也就没再去跟踪她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完施熙雯的话,高振宇不禁怔了一下,道:“你是说,赵贵的妻子都不在汉江活动?”

  “是的,前几天就已经离开了汉江了。”

  “那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不过她把她的儿子赵光辉交给她的亲戚。”施熙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道,“现在能够知道她的踪迹的,应该也只有龚副局长吧。”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里,高振宇也就不再纠结了,道:“既然龚副局长已经知道了赵贵妻子的下落,我想我们再去琢磨这些事情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施熙雯点点头,然后两人一起陷入了沉思。

  两人又在原地有一句每一句地交流了一番,便分手了。分手后施熙雯还不忘提醒高振宇,晚上回家好好逛逛各大论堂,看看论坛上写的那些关系龚庆文“犯法”的帖子。

  ……

  晚上八点多,高振宇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吴佳玲打来的,吴佳玲在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到她家陪她。

  高振宇对吴佳玲的邀请,感到特别的有意思,便对着电话了解道:“佳玲,你晚上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呢?”

  电话里很传来了吴佳玲那黯然的声音:“没什么,只是突然间……就是想见你而已。”

  高振宇听着电话里传来的这一声暧昧而又黯淡的声音,心像被什么给刺痛了一样,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振宇,你怎么了?现在不方便跟我见面吗?”

  高振宇猛地反应了过来,对着电话道:“不是的,不是,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我马上过去,你在家里等我好吗?”

  吴佳玲这才对着电话道:“嗯,那好吧,我在家里等你……”

  在去吴佳玲家的路上,高振宇的心头一直被那种说不上来的情感困扰的,一直让他的心感觉麻麻的,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却有不知道堵住在心头的东西是什么。

  在高振宇的一阵胡思乱想中,吴佳玲的家到了。

  见到吴佳玲的时候,高振宇看见她穿了一身蓝色的长裙,模样标志极了,头发也梳理的漂亮极了。“吴科长,我没有让你久等吧?”吴佳玲应了一声:“嗯,还好吧,我其实也没有等多久。”高振宇笑着说:“对了,今天让我来找你,有什么事呢?”吴佳玲说:“你先进来吧!”进入吴佳玲的家里,高振宇就微微笑着看着吴佳玲,说:“佳玲,我觉得你今天很奇怪,怎么突然让我来找你呢?我记得最近这段时间里,你经常跟我说很忙的。”吴佳玲没有回答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的这个问题,而是笑了笑反问道:“我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不觉得你自己更奇怪吗?”高振宇不解地问道:“我哪儿怪了?”

  正在这时候吴佳玲已经从衣柜的一个柜子大厅的酒柜里把一盒子酒拿了出来,向高振宇走来,温柔地问道:“振宇,你先别问我这么多,你先陪我喝点酒吧。”

  高振宇暂时地收拾起自己的思绪,刻意笑笑说:“好吧,我陪你喝会儿,咱们边喝边聊。”

  两人开始在沉闷中喝起酒,喝完酒后吴佳玲发现自己对高振宇竟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感,她又开始嗅到了那种久违了的味道,那种让她鼻子发酸的味道。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好受点,她一连给自己灌下了几杯酒。

  “小吴,你今天约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喝酒?”见吴佳玲把酒喝的这么猛,高振宇关切地拉住了她,“说好了要我陪你喝酒的,怎么你自己顾着灌酒呀。”

  吴佳玲现在发现自己连搭理高振宇的心情都没有,刚刚一脸喝下的三杯酒,除了让她的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并没有让她的心好受一点,相反,喝了这么多的酒后,她心里的那股子忧愁却更加地浓烈了起来。于是乎,她又给自己狠狠地灌了一杯酒。

  “小吴,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呀。”高振宇又关切地问开了。

  “振宇,你陪我坐会儿行吗?我现在真想找个人好好地呆一下。”说这话的时候,高振宇的心是那样的柔软,人是那样的无助。

  “小吴,我的吴科长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高振宇关切地看着吴佳玲道,“你要是不告诉我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可真为担心啊。”

  “呵,我还能有什么心事,只是突然间想喝会儿。”吴佳玲又倒了一杯酒喝下,“所以你还是不要管这么多了。”

  一杯酒灌到了肚子里,吴佳玲再去倒酒的时候发现瓶子里的酒已经喝得精光了,于是她又抓起了一瓶酒开始启开瓶盖,但由于人已经微醉了,所以一时间根本无法打开瓶盖。

  高振宇见状,于是主动将酒打开,给她倒了一杯酒,说:“小吴,难道你有什么心事,不敢跟我说吗?”

  吴佳玲将手中的酒喝下,打了个酒嗝说:“振宇,一直都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我一直都在琢磨着它,可是我一直都无法把它琢磨开。”

  高振宇看了看吴佳玲的酒瓶子,知道他已经喝了不少酒了,所以很小心给只给她倒了小半杯的酒,小心翼翼地问:“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困恼着你,我们是好朋友,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对我敞开心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吴佳玲现在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心门也被酒气给冲的洞开了,所以话就特别多,她打了酒嗝说:

  “我曾经有个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强大大的人,所以在寻梦的路上我常常不一切,甚至不折手段,可是我发现我错了……”

  吴佳玲说的话并不连贯,但话中所影藏的某个久远的故事,高振宇却是能够明显地察觉到的,她看了高振宇一眼,发现在他的那张娇滴滴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两串晶莹透亮的泪珠,她轻轻地拍着吴佳玲的手臂,柔声关切道:“傻丫头,我知道你最近干的,如果你干的不开心……”

  吴佳玲暂时地停住了自己倒酒的手,开始顺着那股熟悉的味道开始盯着高振宇的脸看。

  高振宇看着吴佳玲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吴佳玲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大美人儿。

  吴佳玲用力地呼吸了一下,嗅到那股久远的味道,的脑袋里突然存在着一种怪像,感觉眼前的高振宇竟然成了心里可以依靠的神祗,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纯真,是那么的圣洁。这一刻她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欲望,猛地扑到了高振宇的怀里。

  “振宇,抱紧我,抱紧我好吗?”

  高振宇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搂住秀丽清纯的少女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清纯可人的吴佳玲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上抚摸了。

  吴佳玲这会儿已经醉的差不多了,她将头仅仅地扎在了高振宇怀里,道:“振宇,我真希望你就这样抱着我,一直就在你的怀里。”这时候吴佳玲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纤美柔软的**在高振宇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高振宇已经被吴佳玲心里的那股柔情给深深地打动了,仿佛有一种声音地暗示着他,让他的心里充满柔情。

  “抱着我,就这样抱着我。”高振宇脑海“轰”的一下一片空白,此时的吴佳玲芳心深处隐隐明白自己掉进了一个甜蜜而又矛盾的漩涡中,柔软玉臂不由得渐渐软了下来,美眸含羞紧合。

  就在吴佳玲开始感到意乱情迷时,高振宇的一双手已隔着一层雪纺布料,紧紧握住她那一双柔软翘耸的果实。

  吴佳玲芳心一紧,想挣扎但高振宇已开始抚摸了起来。高振宇现在潜意识已经被那股子久远的味道牵引着,开始松开了吴佳玲的手,她不仅没有再叫喊,反而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让那一声迷乱的轻哼冲口而出。“不要离开我。”吴佳玲抚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着高振宇的胸膛不一会儿,一只冰凉的大手已插进了她的裙下,火热地按在了她柔软玉滑的雪肌玉肤上,并紧贴秀美清纯的少女那光滑柔嫩的雪肤游动着、抚摸着。

  高振宇的手贴着吴佳玲柔滑玉嫩的雪肌玉肤轻柔地抚摸着、撩拨着,渐渐滑向吴佳玲那圣洁饱满的“**峰”。很快,他已握住了吴佳玲一双柔软的**…迷惘中的吴佳玲只感到他一双手好象带着一丝电流在她柔滑的雪肤、娇嫩的**上抚摸着,直把少女抚弄得浑身绷紧,芳心如遭电击般直打颤。

  “抱紧我,你就这样抱紧我好吗。”吴佳玲又羞又怕地尖叫了起来,仿佛脑袋这时候开始清醒过来一样。高振宇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蓦地,美丽清纯的吴佳玲感到一只大手已插进她的裙子里,她羞涩万般,脑袋一阵空白。

  一只手在吴佳玲的衬衫里握着少女的**抚揉,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沿着美貌诱人的她光滑玉嫩的修长**,向上摸索着她的裙子下只穿了一条又薄又小的**,按在了柔软温热的小腹上抚摸起来。

  由于紧张和异样的刺激,吴佳玲那修长光滑的小腿绷得笔直,差点忍不淄要娇喘出声。虽然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高振宇暂时不知道身下的人就是吴佳玲,但却越来越兴奋,竟又用手指撩开她的三角裤边缘,把手贴着她柔嫩娇滑的肌肤伸进她的**中抚摸起来。

  吴佳玲的小蛮腰猛的一挺,修长玉滑的粉腿猛地一夹,把裙子中游动的手紧紧地夹在了下身中,也许是由于害怕、羞涩,也许是由于紧张、刺激他的手就这样在她幽暗的裙子内,撩逗着秀丽娇羞的她那光溜的下身。由于早已被压得酸软无力,吴佳玲终于绝望了,不得不屈服,当他试图解开吴佳玲的裙带时,吴佳玲娇羞无奈地低声道:“不要,不要啊……”高振宇在那种味道的引领下,激动地向吴佳玲柔软的**压下去,紧紧地抱住那柔软的纤腰。吴佳玲婉如一只温柔的小白兔一样被他拥在怀里,紧紧地咬住了自己那漂亮的小嘴唇。因为,她现在的脑袋也是很乱的。

  吴佳玲只感觉自己被他火热有力的搂抱弄得娇躯酸软、芳心如醉,一阵火热**的拥抱挤压之后,他就开始为身下这千柔百顺的美女佳人宽衣解带。恍恍惚惚中,吴佳玲感到胸口一凉,他已解开上衫,一双玉美嫩滑、坚挺娇羞的雪乳怒耸而出。吴佳玲羞不可抑,芳心娇羞无限、花靥晕红吴佳玲羞涩地抬起雪藕般的玉臂,接着,他又解开吴佳玲的衣带,把她的裙子从她光滑玉美、修长雪白的粉腿上脱了下来。

  除了一条又小又透明的**外,吴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玲的**已经****了,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吴佳玲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

  高振宇**万丈地低下头,紧紧地含住了吴佳玲的一只娇嫩柔软的**吮吸起来,但是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哎…”吴佳玲一声情不自禁的娇喘,“…怎…怎么会…这样。”

  “佳玲,你真美。

  “振宇,你慢点……”

  仿佛一记闷雷击在吴佳玲的芳心,几乎****的**仿佛置身在万丈风浪之中一阵紧张、酥麻似的痉挛轻颤。吴佳玲顿时脑海一片空白,芳心楚楚含羞,花靥涨得通红,玉颊娇晕无限他伸出舌头在吴佳玲的柔软**上轻舔着那娇羞的乳蒂。 “嗯”一声迷乱而模糊的低喘,吴佳玲终于忍不住娇喘叹息。吴佳玲开始娇羞万分,如痴如醉,那在她玉嫩娇羞的乳蒂上吮吸轻舔的舌头更是令她那紧绷的娇躯一分、一分地酥软下来。

  “啊——”吴佳玲暗暗的一声惊呼,只觉一个火热的男性身体已压在了自己已变得同样火热的****的**上,紧紧地贴着了自己雪白娇嫩的肌肤。一根又粗又长、硬梆梆象根“铁棍”的东西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令她心惊肉跳,吴佳玲芳心楚楚含羞。吴佳玲含羞不禁,这时他的一只手撩起吴佳玲的**伸进去,直接插进火热幽暗的下身,吴佳玲秀气的粉脸羞得更红了,更令她娇羞万般的是随着他在她下身中的抚摸,她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湿润濡滑。

  迷茫中的吴佳玲自从觉得一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弹顶着伸进自己的下身,“游”进她的“花沟玉溪”,就如痴如醉了……就好象恍然醒悟般,她知道这根又粗又长的“宠然大物”正好可以“填满”她那空虚万分的幽深“花径”,可以一解心头那如火如荼的**淫火之渴随着那条“庞然大物”在她下身中的游动、深入。吴佳玲感觉自己脑袋瞬间地清醒了过来,可是脑袋清醒后却感觉到一阵钻性的刺痛感,那种刺痛的感觉使她忍不住流下了晶莹的泪花……这天晚上,两人都在彼此间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但是在彼此身上得到满足之后,两人却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闷。

  因此,此时的他们内心里都很明白,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交集,只需紧紧地抱住对方的身子,这便是很好的事情了……

  ……

  在这天晚上,市委书记刘维明也为了今天出现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怪事——网上流传着关于龚庆文将赵贵杀人灭口的事件。这件事他想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才决定给他的副手,政法委书记姚志东打电话,准备向姚志东交流一下这件事的控制办法。因为刘维明的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不好好处理的话,是很容易要闹出大问题的。电话打通了之后,刘维明开门见上地向政法委书记姚志东说了自己现在要马上见到他的打算。

  br/>

  姚志东虽然因为这么晚了还要再接到刘书记的电话而感到郁闷,但还是客客气气地对着电话道:“刘书记,您现在在哪里呢?我现在过去找你吧。”

  姚志东的话刚刚说完,刘维明就对着电话道:“嗯,我现在正在我的家里,你过来一趟吧。”

  姚志东对着电话道:“嗯,好的,我现在马上就过去找您,刘书记,请您稍等啊。”

  半个小时后,姚志东终于风尘仆仆地到了刘维明的家里,等保姆一把门打开,就看见刘维明正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到来,大概是为了消磨等人的时间,刘书记这会儿还在沙发上烧起了水里,准备泡茶。

  刘维明一见姚志东到来,便充满热情地朝姚志东打招呼道:“志东同志,你来的可这真快,我刚刚打算一块儿喝会儿茶水,然后再等你的到来,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啦。”

  姚志东很谦虚地看着刘维明道:“刘书记,我刚刚在路上的时候,其实也不算早,我晚上开车比较慢,所以耽搁了点时间,要是白天的话,兴许我就更早到你的家里了。”

  宾主两人寒暄完毕,水壶里的开水也已经开始反而沸腾了起来,刘维明一边捣鼓着手中的茶具,一边沉吟着说:“志东啊,这水刚刚烧好,咱们就一边喝茶一边聊聊庆文同志的事情啦。”

  姚志东连连点头,道:“好吧刘书记,让我来,让我来。”说完他便接过了刘维明手中的泡茶工作了。

  “庆文同志最近遇见的那个麻烦事,我想你也应该听说了吧,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姚志东暂时停止了泡茶的动作,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刘书记,网上关于庆文同志的事情我也仔研究了一番,但是我发现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欲盖弥彰之作,里面的一系列的写法,还是含沙射影的手法进行叙述,根本不足为信……”

  刘维明忍不住沉吟了一下,道:“我当然知道这是那些人想给去庆文同志抹黑,向以这样的方式造成巨大的舆论,然后给庆文同志施加压力,想逼着庆文同志继续将大富豪酒吧的事情查下去,这帮人的阴谋诡计是显而易见的,这样的整人手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是太卑劣了。”

  刘维明只顾着吐槽,所以当吐槽的工作进行了一半之后,他才想起了还有重要的问题要问姚志东,于是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姚志东的身上了。

  “对了,你有没有让人去查这些帖子的来源?”刘维明顿了一会儿,便认真地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