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的隐私(14)



女市长的隐私(14)

  正在高振宇琢磨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陈曼妮便很突然地推了推高振宇的身体,道:“高老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呢?”

  高振宇连忙说:“我在听你说话呀,我一直在听你告诉我你有你什么事情想告诉我呢,现在我在听,你怎么不说呢?”

  陈曼妮道:“唉,我想跟你说的这个事情呢……是这样的,我爸妈最近老是动员我去相亲……”

  高振宇怔了一下,道:“相亲?”

  陈曼妮道:“是呀,我爸妈让我去相亲,说是要我趁着年轻,应该多去和那些年轻的帅哥们好好接触接触。高老头,如果我真去跟别的男生相亲的话,你会怎么想啊?”

  高振宇本能地怔了一下,心想如果陈曼妮真的跟某个男孩子去相亲的话,自己其实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也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呵呵,你要是真去相亲的话,我想想,我觉得我应该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嘛,你说是吗?你说我还能做什么呢?”

  陈曼妮看着高振宇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以为高振宇听了自己的话后不高兴了,吃醋了,所以他反而显得很开心,笑嘻嘻地说:“好啦高老头,你放心吧,虽然我爸**得紧,但我对你肯定会做到守身如玉的,就算我答应了爸妈去相亲了,我也不过是哄哄我爸妈,走走过场罢了,你放心吧,我可舍不得离开你。”

  高振宇觉得,自己此时若是不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也实在是太大煞风景了,于是便紧紧地揉住了陈曼妮的身子道:“小丫头,你要是干离开我,我可饶不了你。”

  “高老头,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魅力了。”陈曼妮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道:“要是你的魅力不够的话,那我可就要跟别人走啦。”

  高振宇揉住了她的身子,道:“傻瓜。”

  两人在床上安静地抱了一会儿功夫,这时候陈曼妮却像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似的,拉住了高振宇摇了摇高振宇的身子,道:“对了高老头,我现在还想起了一见事情。”

  高振宇不禁吐了口气,道:“说吧小丫头,你还有什么事情啊?”

  陈曼妮道:“我的老同学,上次我们一起去参加万圣节的那个欧阳菲菲你记得吗?她的男友曹用这次要组织大家去爬山,这个欧阳竟然还托我来约你呢。”

  高振宇道:“欧阳通过你来约我见面?”

  陈曼妮道:“是呀,她是经过电话约的我的,所以我感到特别郁闷。”

  高振宇道:“欧阳这个人,我一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觉得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陈曼妮不以为然地说:“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这家伙看见任何一个美女,都是会说她和别人不一样,你这家伙我是见识过了,唉。”

  高振宇感觉陈曼妮的话让他郁闷,于是便吐了口气,道:“陈大小姐,你可真是够让人郁闷的,我只不过是感觉这个欧阳的做事行为实在太让人捉摸不透,所以才觉得她不一般。”

  陈曼妮见高振宇这么努力地向自己解释,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好啦好啦,高老头,我刚刚那是逗你玩儿的,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我也感觉我的这个老同学的作为有些匪夷所思,你说他该不会是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吧?”

  高振宇的心中也正有此种想法,所以当陈曼妮说出她的想法时也认不出掺和进去,道:“是呀,我现在就是怀疑这个欧阳菲菲有这样的想法,觉得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

  陈曼妮道:“所以你认为我们都不去参加他们所谓的爬山活动?”

  高振宇心想我本来就不想去参加什么爬山活动的,但嘴里却这样说道:“我当然不能去了,要是我们一起去的话,欧阳菲菲肯定就更加坚信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让欧阳菲菲不要认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啊,不然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陈曼妮看着高振宇一副担心的样子,却不以为然地说:“我说高老头啊,我听你跟我交流了这么多,就明显的感受到一种信息,好像这个欧阳并不是受你待见似的。”

  高振宇道:“不是,我只是见识了她那张喜欢张扬事情的嘴巴,所以心里有些疙瘩,欧阳其他的地方还是不错的,比如之前我们还配合去镇南村了解了抗拆迁事件的了解,总体来说,这个欧阳菲菲的个性还是蛮不错的。”

  陈曼妮道:“看来你担心的她那张嘴巴啊,担心她会把我们之间的关系肆意地宣扬吧。”

  高振宇无奈地叹了一声,道:“是呀,如果不是这个因素,我对他倒也没有别的看法了。”

  谁知,当高振宇表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时,陈曼妮却很自然很轻松地看着他,道:“高老头,我说要想让欧阳打消对我们之间关系的猜想,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发。”

  这话听得高振宇不由得来了精神:“有办法?是吗?那你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

  陈曼妮现实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又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高老头,这事儿好办多啦,欧阳菲菲的男朋友不是要组织爬山活动吗,既然你不去参加,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就拉个男同事一起参加爬山活动,那不就得了,要是欧阳菲菲真是一个喜欢猜想的人的话,我想她也一定会认为我和我同事之间有什么关系,你说这么一来,岂不是更好?”

  高振宇笑了笑,觉得陈曼妮的这办法可行,若是真让欧阳菲菲觉得陈曼妮和她的同事是男女朋友关系,其实也好,如此一来自己也顺利洗脱了嫌疑,不用担心欧阳菲菲把自己的和陈曼妮之间的事情在单位瞎传,免得这事儿传到了陈市长的耳朵里,自己可就真正的玩完了。

  “怎样啊高老头,我这计划还行不?”陈曼妮揉着他的脖子用开玩笑的语气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陈曼妮同志,你可不要假戏真做啊。”高振宇朝她开了玩笑,虽然是以吃醋的形式进行的,但却也曲线表明了自己对陈曼妮的关切。

  “好啦好啦,我绝对不会,行了吧,你这小气鬼。”

  陈曼妮将头扎进了她的胸膛,享受着目前只属于他们彼此间的幸福时光。

  ……

  周末回家了,在家里平静地吃了两顿饭,高振宇却因为接了一通电话,而让他的心开始变得不平静了。因为打电话给他的人,是一个让他实在意向不到的人。

  “高督查员,早上好啊。”在电话里高振宇先是听到了一声客套的问候。高振宇开始还以为只是普通的群众电话,也没有什么好疑虑的,直接了地便对着电话道:“你好,我是督察处办公室小高,请问你是哪位?”

  “哦,我是丁强,大富豪酒吧的负责人,请问高督查员周末有时间吗?”

  丁强?他找我干什么?他是不是想对我耍什么手段了?这可是我一直都在担忧的事情啊,难道它真的要发生了?难道丁强真的要出手了?高振宇的脑袋里这时候不不禁冒出了这么多的问题来。

  >

  “丁老板,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高振宇强壮着镇定,对着电话道。

  “哦,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约你出来喝杯咖啡,就是不知道你高督查员给不给这个机会,跟我一起出来聚聚呢?”

  高振宇心想我跟你素无交往,你请我出来聚聚,这聚的又是什么个意思呢?但他却又不得不琢磨起丁强刚刚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了,刚刚丁强的话中虽然很平静地说出来,但高振宇也感受到他话中潜藏着的某种深意,某种让他不寒而栗的深意。

  高振宇对着电话沉吟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还是要会会这个丁强才是,毕竟他都已经摆出了要和自己过招的意思了,自己若是不和他切磋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禁显得自己太软弱了,还容易让人因为自己的软弱,突生出要整治自己一番的打算,那就实在太糟糕了。高振宇这么一想,心里也就更加坚定了要和丁强见面的打算了。

  “呵呵呵,丁总既然这么有心意打我电话约我,我当然愿意和丁总好好交流交流了。”高振宇心满意足地对着电话道。

  高振宇的话刚刚说完,丁强便满意地对着电话一连点头道:“好好好,高老弟,那我们在金龙山庄开好房间等你吧,至于中午吃什么饭菜,等你到了再点吧。”

  高振宇的内心猛地一惊,不禁在心头暗自打鼓,心想饭可不是能够随便乱吃的,要知道一般情况下没有好点的较强,人们都是不喜欢随随便便和别人吃饭的,更何况是在金龙山庄那么好的地方吃饭,高振宇对着电话好半天才缓过了神来,道:“呵呵,丁总,刚刚我们不说好了找个地方喝咖啡的吗?怎么就又改成吃饭了呢?我看吃饭就不必了,咱们还是找个咖啡馆坐坐把。”

  丁强没想到高振宇会拒绝自己邀请他吃饭,便本能地对着电话愣了一下,道:“呵呵,高老弟怎么这么客气啊,难道我丁某人请你的饭菜不好吃吗?还是你吃不惯我的饭菜呢?”

  高振宇从丁强的这番话中仿佛嗅到了一股子味道,这句话的意思好像在质问高振宇,你是不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高振宇对着电话陪着笑,道:“丁总你是误会我的意思啊,你的饭怎么会不好吃呢?只是我现在还有一顿更好吃的饭菜要吃,我答应了我的女朋友,说好了今天要上她家吃饭的,所以我现在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嘛,喝杯咖啡花不了多少时间,所以丁总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吧。”

  丁强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意,道:“嗯,好吧高老弟,既然这样,那等下我们就咖啡馆见吧。”

  高振宇对着电话淡淡一笑,道:“呵呵,丁总,我对喝咖啡的地方那是一窍不通,所以还是请你给我说个吃饭的地方吧,到时候我直接去吃饭的地方找你就行了。”

  丁强道:“埃克里斯顿咖啡馆吧,就在市区,很好找的。”

  半个小时后,高振宇在埃克里斯顿咖啡馆里见到了丁强,这是高振宇第二次见到丁强,丁强高高瘦瘦的,给他一种很精炼的感觉。这个人虽然穿着休闲,但高瘦的身体却仿佛要迸射出一股让人时刻提防的气势,高振宇本能地和他面对面坐好。

  “高老弟,想不到我们交流了这么交集了这么多次,第一次见面还是在这样的场所,在这样的地方啊。”刚刚碰上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面,丁强就跟高振宇来了个自来熟。

  刚刚在电话中和丁强相互熟识,对高振宇来说倒也自然名单现在和丁强这么面对面的一碰头,在听丁强和自己表现的这么熟悉的样子,高振宇也就不自然了,但他反应还算是比较快的,见丁强跟自己套近乎,就马上反应了过来,陪着笑脸,道:“呵呵,是呀丁总,想不到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这个地方。”

  说完,高振宇又摆出了一副很自然的样子,道:“对了丁总,今天你约我来,我想你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吧?”

  丁强道:“呵呵,高老弟,其实我今天找你,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说的,说白了就是想跟你好好坐会儿,我看现在先不谈我们要聊什么吧,先叫咖啡吧,咱们等下边喝边聊吧。”

  既然丁强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高振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嗯,好吧丁总,我们边喝边聊吧。”

  虽然,在喝咖啡的过程中两人的确是多了一些交流的,但高振宇却明显地发现,自己和丁强之间交流的,其实都是些毫无意义的话题,这些话题听起来似乎都是无关紧要的。

  比如,丁强会面带笑意地看着高振宇道:“高老弟啊,我今天约你出来呢就是想告诉你,之前我们之间闹了那么多的误会,我想我们今天在这里应该借着这个机会把误会给好好了结一下,你说是不是呢?”

  对于丁强表现出来的如此态度,高振宇心里却不禁困惑了起来,自己一直忌惮于丁强的强势,担心丁强会仗着他的势力,暗中对自己使什么手段,没想到丁强这次却摆出了一副笑容可掬的姿态,来跟自己拉交情,这可真是让高振宇心头发慌的很啊。

  丁强这是在干什么呢?

  高振宇越想,心里越感到郁闷,所以在面对丁强的姿态时,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丁总啊,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之间的那点事情……其实,其实早就已经了结了,其实我们今天能够坐在这里,就足以说明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存在什么误会了嘛。”

  高振宇的这番话说的的确是挺有水平的,他让丁强顿时间就感到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极力琢磨着高振宇此时到底是在打着什么算盘,为什么之前和自己一直作对,今天却表现出一副如此恭顺的姿态呢?真是让人费解啊。

  “高老弟,有你这番话,我看我也就放心了,既然我们之间没有误会了,今后我们就应该是好朋友才是嘛。”丁强和颜悦色地拍着高振宇的肩头道。

  高振宇顿时感觉全身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紧,明显地感到丁强这些话中还带着某种深意,但这种深意具体是什么,他发现自己却一时间说不出来。

  “呵呵,是呀,既然丁总你看得起……”

  “嘿,我说高老弟啊,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是朋友是兄弟,那你还跟我说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我对兄弟讲的只有义气两个字,对兄弟还谈什么看得起看不起啊?”丁强再次轻轻地拍了拍高振宇的肩头道,“这样吧,你说个时间,啥时候有空,等你有空了,咱们兄弟好好聚一下,一起好好喝喝酒聊聊天,你看怎么样?”

  高振宇心想,丁强才和自己刚刚产生交集,就犹如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这让高振宇的心里不禁产生了巨大的压力,他当然不愿意和丁强之间有太多的纠集,毕竟丁强这个人不简单,万一和他之间的交集太多,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那就得不偿失了。

  “怎么了高老弟,对我的邀请不感兴趣呢?还是不愿意和我交往呢?”在高振宇正沉默着的时候,丁强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种说不上来的神情。

  高振宇马上反应了过来,解释道:“呵呵,丁总,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刚刚只是在想现在几点了。”

  丁强顿了一下,便随之笑道:“呵呵,你是在想着去你女友家的约会吧?”

  高振宇不过是随口扯淡出来的由头,但听在丁强的耳朵里却得到这样的效果,见这是个可以和丁强结束对话的机会,便欣然笑道:“呵呵,丁总,这不还意思啊,让你笑话了,我的确就这点出息,呵呵,所以现在是在想着

  去女朋友的家里吃饭呢。”

  丁强大概也觉得自己和高振宇之间并没有什么好交集的,所以在高振宇表明了自己不便继续陪着她扯淡之后,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嗯,好吧高老弟,既然你有事情要处理,那你就去处理一下吧,祝你等下能够交到好运,呵呵呵。”

  有了丁强这么“善解人意”的说法,高振宇也就欣然受之了,顿了顿便开口道:“嗯,那我就谢谢丁总的理解。”

  高振宇在和丁强结束交流之后,便离开了咖啡厅。在离开咖啡厅的那一刻,高振宇突然感到自己轻松了不少。看来和人交流,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但是,高振宇不会想到的是,在他离开咖啡听的那一刻,却有着一双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他看着,察觉着他的一举一动。

  ……

  接下来的时间里,高振宇回答了家里,在家里陪着父母吃了午餐,又在沙发上陪着母亲交流了一番,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胡思乱想去了。高振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胡思乱想的内容和之前一样杂乱,一会儿想到让他深感郁闷的办公室主任游大云,一会儿想到镇南村抗拆迁事件的结局,一会儿又想到了吴佳玲跟他说的那些话。这会儿他的脑袋里又多了一些可以想的事情,那就是刚刚丁强约他的事情了。

  大约晚上酒店多,高振宇很突然地接到了施熙雯的电话,施熙雯在电话中对高振宇道:“高振宇,您现在在哪里,现在你有没有时间跟我见个面……”

  关于施熙雯邀请自己见面的要求,高振宇才听她说了一半,便将她的话给打断了:“施警官,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以前,每当施熙雯和高振宇打电话的时候,高振宇总会习惯性地打断她的话,但每次被高振宇打断了讲话后,施熙雯却一点也不恼的样子,反而会觉得这是两人之间关系好的一种表现。但现在施熙雯对高振宇这样打断自己话的行为,却只是很严肃地回应道:“我现在有事情要找你。”

  高振宇也没有听到施熙雯这番话中的具体意思,所以面对施熙雯的话时,他则继续用开玩笑的语气道:“是吗?施警官你找我有什么是呢?是不是想我了?”

  “高振宇,你现在能不能不要这么不正经,我现在要和你见面,我事情要问你。”

  “到底是什么事情,我说施警官,你该不会是又发现了什么新的案情吧?”

  “什么新案情旧案情的,我说你别这么不正经好吗?我现在有事情要问你。”

  高振宇不由得郁闷了起来,心想施熙雯这丫头到底在唱哪一出呢?怎么突然间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呢?真是不习惯。但想到施熙雯可能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问自己,于是只好也认真了起来,对着电话道:“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呢?在电话里不能说吗?”

  “不行,电话里说不方便,这件事只有面对面才方便问。”

  这会儿高振宇不由得郁闷了起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非要在电话里跟我说呢?”

  电话里传来施熙雯刚刚那种严肃,道:“我都说了我想说的事情在电话中讲不清楚,我们还是见面后再说吧,我现在已经在时代广场这边了,你是要过来找我,还是打算跟我重新约个见面的地方呢?。”

  高振宇心想施熙雯都已经不给自己说太多话的打算了,所以等施熙雯在电话中将这些话说完的时候,高振宇便不再和她说别的了,很干脆地对着电话道:“嗯,好吧,你先在时代广场那边等我,我很快就过找你吧。”

  挂掉了电话之后,高振宇便开始在电话里寻思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起来,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施熙雯这次打电话找自己,到底是想跟自己聊什么呢?

  在房间里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之后,高振宇在自家楼下刚刚打了辆车子,没等司机问自己去哪里,口袋里的手机便铃声大作了起来。高振宇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发现电话竟然是冯溪语打来的。于是便一直不住地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姐,你现在打电话来有事情吗?”高振宇按捺内心的激动对着电话道。

  但是电话里却传来了冯溪语那熟悉却又带着威严的声音在对他道:“小高,你现在有在哪里,有时间吗?”

  冯溪语在电话里的声音和施熙雯说话时是一个姿态,让高振宇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今天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吃错药了呢?怎么都爱上和自己以这种严肃的语气说话呢?但想归想,嘴巴里还是很客气地说道:“姐,你找我有事情吗?我现在有空啊。”

  “既然你现在有时间,那你就到汉江山水酒店508房间找我吧,我在房间里等你。”

  冯溪语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显得温柔多了,让高振宇不禁在心里不由得猜想了起来,冯溪语是不是经过自己之前几次的征服,所以对自己产生了眷念呢?现在开好房间等着自己,难道……

  高振宇越想越激动,为了不再冯溪语的面前显得实在太激动了,他便按捺这心情,对着电话道:“姐,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说完,高振宇想都没想,就直接对司机吩咐道:“师傅,我要去汉江山水酒店。”

  因为刚刚实在太激动了,以至于到了冯溪语的房间后,高振宇才想起自己和施熙雯还有个约会,本想打个电话给施熙雯,后悔已晚了,毕竟自己不能在冯溪语的面前就这么跟施熙雯打电话吧。

  见到冯溪语的时候,高振宇发现在她穿着一袭连身丝质半透明睡袍。一直以来冯溪语对高振宇来说,都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所以当看见冯溪语如此**的出现在高振宇的面前,高振宇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幻灭了。

  “姐。”

  “嗯?”她伸了懒腰,露出了她的大半乳房。

  “姐,你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

  “嗯,我这几天真是酸死了。”她指着她的腰肢,展示出了美妙的身材。

  “姐,我帮你揉揉吧。”高振宇偷偷咽了口口水道,事实上他之前也帮着孔秀兰揉过,并且他也很清楚,自己帮女人揉完身子后,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将会是什么。

  “好吧,让你试试吧。”冯溪语慢慢撩起长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露出诱人的**,一直掀到大腿根部,原来冯溪语下身已经换了一条雕空型的透明肉色丝袜和粉红色的绒毛**,高振宇感到一种莫名非常的**。这也给了高振宇一种信息,冯溪语现在对自己已经没有那么防备了,虽然她对自己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但她已经在心里接纳自己了。

  高振宇手抖动着慢慢将冯溪语的长裙撩起直到腰际,然后将它从冯溪语身上脱去。冯溪语的**穿上雕空型透明肉色丝袜令高振宇兴奋不止,她又特意勾引般将润湿的小**与美丽的大腿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他揉着她的腰,忍不住说:“姐,你真美。”

  “对了,我有你件事情想问你。”一边享受着高振宇的**一边公事公办地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对高振宇的赞美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

  “姐您说的是什么事情呢?”高振宇讨好地问。

  “啊……”冯溪语被高振宇**住腿部,忍不住叫了一声。

  “姐,你感觉怎么样?”

  “你轻点。”

  “好的。”

  高振宇继续**她的腰,后来的一小段时间整个房间都没半点声息,冯溪语是先享受这触感,高振宇很快就**的小兄弟使他有些心猿意马,最后冯溪语打破沉默。

  “你还记得答应过我帮小沈的事情吧?”

  “什么?小沈的事情啊?”高振宇顿了一下,便很快地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说的是什么了。

  “是啊,你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怎么又临时变卦了呢?”

  高振宇实在意想不到冯溪语竟然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情,跟自己把谈话的姿态搞的这么认真,所以他自己也不由得郁闷了起来:“姐,我真不明白,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情,你怎么会这么上心呢。”

  “我知道这是一件小事情,可是你为什么不肯配合小沈呢。”

  高振宇说:“姐,不是我不想配合小沈,关键是小沈要我帮忙的事情实在太离谱了。”

  说完,高振宇又轻轻地爱抚着冯溪语的腰肢,道:“姐,你放心吧,只要小沈要我帮忙的事情是可行的,我一定会好好地帮她的。毕竟我已经答应过你了,再难我也是会努力帮的嘛。”

  听了高振宇的话后,冯溪语心里感觉一阵感动,高振宇的话虽然很假,但是在此时的冯溪语的耳朵里却分外的温暖和暧昧,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产生吃醋的情绪,这不仅意味着这个女人有魅力,而且还说明这个女人在这个男人的心里是很有重量的。

  “其实小沈跟你说的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划也听说过了,我觉得可行,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帮忙呢?”冯溪语继续提及刚刚的问题。

  “姐,您说她的计划没有问题?”

  “是啊,擒贼先擒王嘛,文沛泽的新女友是关键人物,我们只要从她的新女友身上入手,问题就不大嘛?”

  “啊?”高振宇不由得愣住,“姐,可我怎么总觉得这事很不好办呢?”

  “你应该好好地想想,也许你能够帮助到小沈的,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见高振宇在发的冯溪语倒是很坚定地说道。

  高振宇觉得眼前的冯溪语就**横陈在床上,自己不好好征服一番,岂是大丈夫所为?要是把时间浪费在这个话题上,自己岂不是蠢人一个,想到这他淡淡地应声道:“嗯。”然后一边**着一边等着看冯溪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在高振宇的一通**下,冯溪语嘤的一声,说:“那你愿意帮小沈这个忙吗?”

  高振宇说:“嗯,姐只要是你说的,我当然愿意答应了。”

  “好吧,既然你答应了,那就找个时间和小沈好好交流交流把。”冯溪语说完就主动翻过身来。

  高振宇见是这是个机会,便主动解开了睡衣前排的扣子,使正面裸裎的面对着他,眼睛动也不动看着她的**,魂不守舍极了。

  “你干嘛?”冯溪语不由得舒了口气,事实上对接下来该发生什么事情已经早有预感了。

  “姐,我想帮您深入**一下嘛。”

  “来,帮我把小**脱掉。”她温柔地说,声音动听的像唱歌一样。

  “哦。”高振宇心里一惊,她竟然都这么主动了,便怀着期待的心情照她说的办了。

  随着小**被脱掉了,冯溪语的正面身体特别是下腹部的那一大撮**,随着她的呼吸上下移动着。诱人犯罪,三十几岁的体形对她来说,是有点稍微走样,但她的身材决不输于少女的苗条,她的**来面对他有无穷的引力,他对她是无从挑剔的,看着看着高振宇的小兄弟已是更加的隆起发胀。

  高振宇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有时也捏几下。

  “啊……”

  “感觉怎么样?”他问。

  她没有说话,但脸上却写满了享受的表情。

  “嗯……嗯…”冯溪语的话已带有呻吟的声音了,他坐到她的大腿边,他一直盯着那浓浓黑黑的**,当他一摸冯溪语的大腿,就发现大腿上湿湿的了。为了能方便出力,他干脆爬骑在她的小肚子上,此时的冯溪语慢慢张开大腿,他禀气凝神的看着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慢呈现在他眼前的小山丘,冯溪语现在**中间裂开了一条缝,然后他看见茂盛的黑黑的**之中,露出两片肉,略带暗红色的大**边缘到了中间已是鲜红色的,藉着反光,可以看出整个里面是湿答答的,正当他准备伸手去摸时,冯溪语起身了,他不得不转过身子坐到冯溪语的下**,而她的手往他的胯下摸过去。

  “姐……”他轻声叫着她。

  冯溪语一直对他的生理反应,极力用她的言语**及动作的刺激着他,他反得显得不好意思,脸红红的。

  “姐,以前都是我在主动,这次你能把主动一会儿吗?”高振宇突然产生了这么个欲念,于是便向她要求了起来。

  “嗯。”奇怪的是,这会儿冯溪语竟然答应了下来,并且主动极了。

  只见冯溪语双脚缓缓撑开,如狗爬船跪在床上,极力地翘起她的大屁股,而**在前方一荡荡地晃动着。高振宇的双手顺着冯溪语的**由她小巧的脚踝一路摸向了花园的入口,在那里把玩了起来。

  冯溪语的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一下,似乎此地是她尚未发觉的性感带。他将手指一寸寸地挤入冯溪语**花的同时,冯溪语不由自主地蠕动她的丰臀迎合他的手指,高振宇便抓着冯溪语的美臀随着她的蠕动以手指兴奋地着冯溪语美妙的后穴把玩难以言喻的滋味。

  冯溪语似乎愈来愈兴奋,原本遮掩花园的手现在则当成**的器具揉搓着自己的**。高振宇捣鼓了一会儿便开始双手则是顺着冯溪语美丽的胸形感动的揉捏着**的**。

  高振宇很快地就调转了枪口开始向冯溪语的后花园进攻了,他发现冯溪语的**花太干了,他捅了几下小兄弟也进不去,冯溪语叫他吐些口水,于是吐了口水在她**花里,用手指涂匀。现在润滑多了,但还是不行,**进去一点就再也不能深入,冯溪语却痛得杀猪般叫着,他只好拔出用小兄弟轻轻地拍打冯溪语的大屁股。

  冯溪语也是第一次玩后面,她很舒服地**着痛得喔喔不停。

  不管冯溪语惨痛的叫声,他奋力刺向冯溪语的**花,**着小兄弟到着有令他兴奋莫名的雕空型透明肉色丝袜冯溪语的肉体深处,狠狠地将冯溪语的**花无完肤地戳穿再戳穿,那小巧可爱的**花肌肉紧紧地含住他粗壮的小兄弟,贪婪地将他吸入冯溪语肉体的更深处。

  &

  nbsp;只听得冯溪语由惨痛的杀猪般叫声一转而为**的呻吟声,彷佛她的肉体淫浸在最**的**世界中。冯溪语果然是绝妙的可人,同时他也找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难得的**方式。随着不停地捣弄冯溪语的后穴,由呻吟声判断冯溪语大概已丢了二次。高振宇的手也没有停止动作,和快的就将手指送入冯溪语的**与小嘴中,将冯溪语不停流出的**与唾液涂满她的全身,甚至将雕空型透明肉色丝袜与床单给完全地溽湿。

  高振宇持续着她的插她的**花十分钟之久,在最后的最高潮,将小兄弟连根完全地插死冯溪语的小**花里,用力一挺,将所有的精水尽数射出糊散在冯溪语**花的深处;爽到极点的他全身搓动,也不打算将小兄弟抽出,而是让冯溪语的**花吸着,紧紧抱着冯溪语的身体双双倒在床上……|||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