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书记出手(17)



政法委书记出手(17)

  离开了主任办公室,高振宇的心里便琢磨开了,去东南技术学院调查工作,一个人自然是不行的,得找个搭档配合着才行,这样在学校的那些管理者的眼里,自己才会有一定的立足之地。要是就自己一个人单刀赴会的话,那些校内管理者肯定是不会搭理自己的。有了这么个打算,高振宇便开始物色起搭档的人选来。

  到了办公室里,高振宇心里这样的顾虑就更多了,他本想找周兰一起去东南技术学院进行调查工作的,但是一想起周兰平日里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一副不咸不淡的态度,他心里就感到没底,要是人家不肯跟自己搭档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很丢脸吗?可是找谁更合适呢?要知道办公室里能够和自己产生的了交集的人可不多啊,不找周兰,似乎找谁都是没谱的嘛。

  “高哥,你在想什么啊?”正在高振宇一脸郁闷地想着自己应该找谁当搭档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欧阳菲菲那熟悉的声音。

  “哦,我没有想什么啊,呵呵……”

  “我看你走神走了那么长时间,你还说你没想什么啊?”

  高振宇于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嗯。”

  “你嗯什么嗯啊高哥,你看看你,都答非所问了,你还嗯嗯嗯。”欧阳菲菲撅着漂亮小嘴看着高振宇道,“对了,刚刚主任找你,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好消息啊?快说出来让我分享一下吧。”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呵呵,哪有什么好消息坏消息的,只是刚刚游主任给我安排了一个小任务而已。”

  “是什么任务啊?”

  “汉江东南科技大学发生了学生打砸学校食堂的事件,据说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游主任让我负责这件事的调查工作。”

  “呵呵,高哥,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刚刚应该在想找谁给你当搭档吧?”

  “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

  “这有什么难的,每次游主任给大家安排工作的时候,都是让大家自己选搭档的,按照游主任的话说,只要选中了队友,工作才能事半功倍。”欧阳菲菲笑脸如花地说,“我猜游主任心里一定是这样认为,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吧。”

  高振宇无奈地笑了笑,道:“是也,游主任的这种想法,可真是有意思啊。”

  欧阳菲菲却绕开了高振宇的这句话,而是毛遂自荐地说:“高哥,反正你现在也正在纠结着是应该找个怎样的队友,我看你干脆找我好了,反正我们也已经配合过了,我是什么样的队友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想你也应该知道的嘛。”

  欧阳菲菲的要求一说出来,便让高振宇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这毕竟是欧阳菲菲主动提出来的要求,要是自己拒绝她的话,不禁会让欧阳菲菲下不了台,要是下次再想找搭档的话,估计难度就大的多了。

  “怎么样啊高哥,你到底瞧得上还是瞧不上我这个队友啊?要是把你瞧不上我这个队友,你直接跟我说出来嘛。”见高振宇有沉思去了,欧阳菲菲便再次向他发出了质问。

  高振宇马上反应了过来,道:“呵呵,我正愁着不好找搭档呢,既然你这么给力,不怕辛苦,我当然乐意跟你配合哦,哪里还会有什么不愿意啊。”

  欧阳菲菲道:“嗯,高哥,这就对了嘛,我可是实打实的完美搭档,你找上我了,那就实在是找对人了,呵呵。”

  高振宇郁闷的点点头,道:“嗯,那我们就一起加油吧。”

  “加油加油加油。”欧阳菲菲调皮地笑了起来。

  搭档是已经找到了,对于高振宇来说,接下来的工作也就相对容易多了,等过两天再叫上欧阳菲菲一起去汉江东南技术学院找他们学校的负责人谈谈,再写上一篇中肯定报告,估计游主任交代的工作也就完成了。带着这种轻松的心情,高振宇便在办公室前,开始了两天后的工作计划的酝酿。

  ……

  中午,高振宇意外地接到了许久没有联系的,郑培源的电话了。郑培源在电话中问高振宇中午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就一起吃个午饭。

  郑培源邀请自己一起吃午饭,肯定是有一定是事情的,因为郑培源就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所以高振宇在电话中很大方地答应了郑培源的邀请。并且和郑培源把见面的地点约到了龙湖饭店。

  在和郑培源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高振宇便给侯大彪打了个电话,向侯大彪说了自己和郑培源将要去龙湖饭店吃饭,让他做好准备,自己只要有机会的话,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在适当的时间出现,让他和郑培源有个正面接触的机会。侯大彪在电话中屁颠颠地就应了下来,同时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收拾完工作上的事情,高振宇便打了一辆车子,去了市政府附近的龙湖饭店。他在饭店门口就看见了郑培源西装革履地从越野车下来,他马上应了上去,道:“郑秘书,中午好啊。”

  郑培源将车门关上,笑吟吟地说:“小高,我在路上堵了一会儿的车子,所以快晚了点,没有让你久等吧?”

  高振宇连忙解释道:“呵呵,郑秘书,我也是刚来不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吗,所以也没等,呵呵,我们也是刚好碰面的。”

  郑培育笑道:“嗯,没让你久等就好,走吧小高,咱们先进去找个位置坐吧,随便找个位置先把午餐吃了再说吧。”

  高振宇点点头说好。进入龙湖饭店后,高振宇才知道郑培源刚刚说“找个位置坐”而不说找个包间坐,是有一定原因的——因为这家餐厅根本就不设包间的,只是每个就餐的区域是用雕花的屏风隔开罢了。两人在饭店里随便找了个位置,便开始寒暄了起来。

  “这里卖的都是经典的湖北菜肴,小高啊,你就看看看点几样菜吧。”坐下来不久郑培源便桌上的一份菜单推到了高振宇的面前。

  高振宇看都不看菜单一眼,就又把菜单推到了郑培源的面前,道:“郑秘书,我湖北菜说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啊,既然你认为合理菜肴不错,要不就你来电吧。”

  郑培源看了看高振宇一眼,道:“小高啊,你别客气,你在渡贤宾馆呆了那么长时间,而渡贤宾馆又是制造美味佳肴的地方,应该吃什么菜,我相信你也应该很清楚才是啊。”

  高振宇道:“呵呵,既然郑秘书这么相信我,那我们就一人点几样菜吧,郑秘书,您先清吧。”

  在郑培源和高振宇相继点了两样菜肴之后,两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然后又吃了一会儿东西。

  “高老弟啊,上次我给你看的那几份你看了没有啊?”饭吃了一半之后,高振宇突然听见郑培源向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吃饭吃的好好的,郑秘书问这个问题干嘛呢?难道郑秘书会好心留意自己的学习情况?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高振宇想不明白郑秘书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不愿意把时间都花在想事情上,所以在这个事情高振宇便只好先回答郑培源的问题了

  :“呵呵,郑秘书啊,你给我的那些资料,我可都是认认真真地看了几遍啊,说真的,郑秘书啊,我在你给我的那些资料中学到的东西还真不少啊。”

  郑培源吃了口猪肚鸡汤里的猪肚,道:“小高啊,你写的那份报告了,在转交给鲁市长的时候,我也看了一遍,所以我就感觉忙你也是照着我给你的那几份资料上的续写方式进行的。”

  听了郑培源的话,高振宇甚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郑培源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些话只说了一半呢?高振宇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郑秘书说的是啊,其实我也只是照着你给我的那个材料依葫芦画瓢写的,当时交个了我们领导看了,听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领导说有问题我才感到侥幸啊,唉,毕竟是第一次写报告啊。”

  郑培源道:“小高啊,说真的,你写的这些报告呢……还是应该在一些地方下点功夫才是啊,只要你学会在一些地方下一些功夫,你才能旧能地把工作做完整。你要知道啊,有时候一份报告要想让领导满意,除了要实事求是,中间所需注意的地方可是很多的呀。”

  郑培源的话刚刚说完,高振宇就感觉这些话中一定是存在着某种深意,郑培源竟然能够说出这样充满暗示性的话,足以说明自己的报告中一定写了某些让领导不满意的地相。高振宇努力想了想,还真是让他想到之间冯溪语跟他说的那些暗示性的话,便强烈地感觉到中间一定是存在着什么问题了。

  高振宇犹豫了一番,道:“郑秘书,您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说我的报告有什么问题呢?”

  高振宇的话刚刚说完,郑培源就马上将话锋一转,道:“呵呵,你的报告呢,写的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啊,既然你的领导都说你的报告写的没有问题,那还能有什么问题呢?”

  高振宇见郑培源正在极力地回避自己的问题,也就不再不识趣地过问了,苦笑了一下,道:“郑秘书,我知道的写的这报告中是存在这一些问题,可是镇南村抗拆迁事件中存在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我们领导是压迫我抱着认真的态度进行报告的,所以我也是没办法啊。”

  郑培源不由得皱了下眉头,道:“是呀,我记得你们的直属领导游大云可是一个认真的人啊。”

  高振宇本来还期待着郑培源接下来还会跟自己说点对自己有用的话,甚至是有用的建议,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郑培源却没有说什么了。只是含糊其辞地告诉他,镇南村抗拆迁事件中存在着诸多的问题,也关系到不少领导的利益,一定要是妥善处理。只要如何处理此事才算妥善,就不得而知让人想象了。

  就在两人的饭局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高振宇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了起来。高振宇将电话拿起来一看,发现电话是侯大彪打来的,想到侯大彪这会儿正在等着和郑培源接触,而自己还没有从郑培源的嘴里挖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所以本来想将电话挂掉。可是刚刚做好挂断电话准备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侯大彪就正在不远处朝他招手。于是便不好挂人家的电话了。

  高振宇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对着电话道:“喂,侯科长,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侯大彪自从高振宇给他打电话说了今天贴近郑培源的信息后,就事先在龙湖饭店里等待好了,可是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见高振宇和郑培源交流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要召见自己的意思,所以就干脆就擅作主张地给高振宇打了这个电话,现在听到了高振宇的声音,便兴奋地对着电话道:“高老弟,怎么样啊,我现在方便上去吗?我看你们也交流了这么长时间,怕你们再交流一会儿就走了吧?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你提醒一下。”

  高振宇对着电话道:“我也不知道现在你方便不方便过来,现在郑秘书正在跟我一起吃饭,要不我帮你问问郑秘书吧。”

  侯大彪激动地说:“嗯,高老弟,那就那麻烦你啦。”

  高振宇道:“现在我们先这样吧,等我问了再说吧。”

  侯大彪点点头道:“嗯,那我先挂啦高老弟。”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便看见郑培源正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问:“刚刚是谁打电话给你的?我记得你好像还在讲话的过程中提起我啊?”

  高振宇这才猛地想起,刚刚虽然自己临时不愿意让侯大彪过来,但在和侯大彪说话的时候,有些地方却没有注意,所以才让郑秘书发现了什么,所以他不免有些郁闷。

  高振宇看了郑培源一眼,道:“刚刚是渡贤宾馆的保安科侯科长给我打电话的,他刚刚在电话中说他就在隔壁,看见我们在这里吃饭,所以想上来凑个热闹,想问问这会儿他方便不方便凑上来。”

  高振宇本以为郑培源会毫无悬念地跟自己说,可以让侯大彪上来,毕竟两人之间交流也都快要接近尾声了嘛,让侯大彪上来和自己一起交流,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但让高振宇想不到的是,这会儿郑培源竟淡淡一笑,道:“这个侯大彪,兄弟两人连公司都开起来了,竟然不好好地忙着公司里的工作,整天还跑到我这里整这些歪门邪道来。”

  高振宇不明白郑培源为什么会对侯大彪兄弟俩这么不感冒,于是便拿话继续泡着郑培源道:“呵呵,看样子这个侯科长找你还找的这么勤快的嘛。”

  郑培源道:“是呀,要说攀关系钻空子,这候氏兄弟还真是一等一的好手啊,可是要说真正地拿出点本事干实事,他们兄弟两人可就一窍不通了,两兄弟都是一点能耐没有的主儿,最近他找我,为了还是鲁市长拿到负责的一个项目,你说我都已经严肃地告诉他不要找我了,这会儿他倒好,竟然在这里堵我来了,呵呵。”

  听完了郑培源的话,高振宇虽然对侯大彪这种钻空子拿项目的行为感到厌恶,但对他这种锲而不舍想要贴近郑培源的精神,倒是感到听钦佩的,他看了郑培源一眼,不禁道:“呵,郑秘书啊,这个侯科长对你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这么大的耐性,我倒觉得他是个人才嘛。”

  郑培源有些郁闷地说:“是个人才啊,只是这兄弟两人把心思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高老弟,你说他们兄弟两是不是太不让人放心了?一点小事情都干不好,你说他们怎么就有胆量到处揽活儿呢?你说他们就不怕弄出什么大问题?到时候要是真闹出什么问题的话,我看他们两人是哭都来不及了。”

  高振宇道:“呵呵,我本来还答应了这个侯大彪,打算帮他问问你,到底给不给他这个机会见面,现在想想,我看真的是没必要再费时间了,郑秘书,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侯大彪打个电话,电话让他不要过来了,说你不方便吧。”

  高振宇正要拿起手机拨打号码,但这时候侯大彪却很突然地他说到:“这样吧小高,你打电话告诉他,让他过来坐会儿吧。”

  高振宇无比郁闷地看着郑培源,道:“郑秘书,你不是对侯大彪兄弟没好印象的吗?”

  郑培源道:“没好印象归没有好印象,关键是现在我得卖你小高一个面子嘛,要是让你就这么告诉侯大彪我不肯见他,那你岂不是很没面子吗?”

  高振宇道:“呵呵,郑秘书,我看这样不好吧?”

  郑培源道:“小高,你就听我的吧,让他过来坐会儿,只要我们随便交流交流,不谈公事,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吗?”

  高振宇想了想,道:“嗯,那好吧,我现在打电话看看吧。”

  打完电话,侯大彪就屁颠颠地赶了过来。经过一番寒暄和拉关系之后,接下来的时间里,高振宇便看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每当侯大彪试图要和郑培源套近乎说要找个时间请他好好叙叙旧,或者侯大彪试图问郑培源

  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信息时,郑培源要么就顾左右而言他,要么就直接将话题转移到别处去了,让侯大彪根本无法和他真正地进入交流的状态,只把侯大彪着急的快要崩溃,但最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三个人在原地有一句没一句地交流了一番之后,这场短暂的三人聚会终于接近了尾声。在郑培源对高振宇吩咐了一下“小高,你下午也得回办公室上班,我看这样吧,你坐我的车子回去吧”,然后短暂的聚会终于结束掉了。

  ……

  因为汉江东南科技学院学生打砸学校食堂事件高振宇并没有什么了解,所以他决定好好了解一番事情的大致缘由,最后再想办法将报告好好完成。既然要了解事情发生的缘由,那么最好的途径就应该从媒体入手了。要说媒体方面的人手,高振宇倒是想到了一个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这个人则是他一直以来都无法与之投入情感状态的陈曼妮。

  陈曼妮是个记者,所以在媒体圈子里一定有他认识的某些朋友,如果让陈曼妮帮着了解事情的真想,所有的事情就相对好办多了。

  有了这个想法,高振宇下午下班后,就给陈曼妮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对陈曼妮说自己现在想约她出来。陈曼妮听到了高振宇要约她的信息之后,马上就笑嘻嘻地高振宇道:“高老头,你怎么想起了要约我了啊?”

  高振宇本来想告诉陈曼妮,自己找她是有事情想问问她的,但听到陈曼妮在电话中语气小鸟依人的样子,便不忍打破了如此甜蜜的气氛,转而笑吟吟地对着电话道:“我……我想你了……”

  陈曼妮听了高振宇的话后,果然表现的相当开心,她对着电话笑吟吟地说:“高老头,看在你这么想我的份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我准备让你晚上请我吃饭,你看怎么样?”

  高振宇道:“呵呵,是吗?那你告诉我,你晚上想去哪里吃饭啊?”

  陈曼妮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好,要不这样吧,咱们还是现在市区见个面再说吧,等见了面我们在考虑去哪里吃饭吧。”

  高振宇对和陈曼妮去哪里吃饭,并没有太大的意见,所以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陈曼妮的要求,对着电话道:“好吧妮儿,那我们见面后再商量去哪里吃饭吧。”

  高振宇本想见到陈曼妮之后和她找一家浪漫的西餐厅,然后再跟她好好地用个餐,但陈曼妮却因为不愿意让高振宇破费,便要求高振宇带她去吃杂酱面,并且不管高振宇怎么强烈要求,她还是始终坚持自己的打算,坚决地要随便找家杂酱面馆,和高振宇吃一份杂酱面就行了。高振宇最后实在坚持不过她,也就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带着她随便找了一家杂酱面馆吃饭。

  “高老头,你说你找我这样的女朋友还不错吧,经济又实惠呢,不仅能跟你不时地要个浪漫,而且还容易满足,跟着你,我可是什么都不求的。”当两根热腾腾的的杂酱面端到两人面前的时候,陈曼妮便喜滋滋地看着高振宇道。

  说实话,和陈曼妮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陈曼妮是一个怎样的女生,高振宇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管他如何经过努力,他却怎么也无法投入和陈曼妮的这场情感中。为此每当面对陈曼妮的时候,高振宇的心中总是免不了要自责。

  “是呀,有你这样的女朋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你瞧你,说我好,你好像还没一副大不情愿的样子,真是的,难道我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么不招你待见啊?”

  高振宇看着陈曼妮撅着小嘴的样子,便刻意笑了笑,道:“好啦好啦,妮儿,你别生气了行吗?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把我内心中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而已。”

  “嗯,知道我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生就好。”陈曼妮甜蜜地看着高振宇道,“你要是不懂得珍惜我,看我不跟你没完。”

  两人产生了一会儿的交集,陈曼妮便接着将她听到的一个重要的信息向高振宇问了出来:“高老头,对了,现在媒体上传言的,关于龚庆文副局长杀人事件,你是怎么看的?”

  高振宇道:“最近这件事传的很玄,但我相信龚副局长一定是被这些人诬陷的,我相信到时候相关部门一定会给龚副局长一个交代的,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高振宇说这番话,其实还有一个潜台词,就是告诉陈曼妮,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到时候自然是有人会关注此事的。但是陈曼妮却没有像高振宇想的那样,听他说几句话就打消了好奇心,她继续充满兴致地问道:“高老头,那你觉得赵贵的老婆刘美丽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去诬告龚庆文副局长呢?”

  高振宇道:“妮儿,你应该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哪里知道刘美丽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心啊?”

  陈曼妮道:“高老头,我觉得这件事玄就玄在幕后操控这个事件的人身上,这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的让人害怕啊,你想想看,能够将刘美丽送到省里折腾,又能够控制媒体舆论,这样的人得是有怎样的级别,才能办得起这样的事情呢?”

  高振宇沉吟了一下,道:“妮儿,这件事自然有汉江市的领导们去忧心,我希望你不要卷进这个事件中行吗?”

  陈曼妮看着高振宇一副为自己担忧的样子,便不由得顿了一下,道:“好啦高老头,我知道你是不希望我卷入这些斗争中,我也知道你希望我远离这些斗争,你放心吧,现在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和这些事情保持一定的距离。”

  高振宇看着陈曼妮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妮儿,我突然感到很不明白,你之前好像对这个事情是非常上心的,这会儿怎么能这么痛快地答应我的要求啊?”

  陈曼妮笑容可掬地说:“因为有你啊,高老头,我都已经听说了,其实你最近也在为调查组的工作暗中出力。熙文姐都已经把你向他们调查组提供了那么多有信息的事情,都应告诉我了,所以我知道有你出马,我无需在中间瞎操心,我相信你会帮着调查组让那些不法分子受到应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惩罚的。”

  高振宇听了陈曼妮的话,却突然感到一阵意外,但他有随之感到庆幸,顿了顿便欣然笑道:“嗯,傻丫头,你知道就好,你能够这么想的话,我也就不放心了,说真的,我可真不希望你去涉及那样的危险呢,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陈曼妮淘气地用她那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高振宇高挺的鼻尖,道:“嗯,我知道啦,为了不让你为我担心,保证不会再去掺和这件事行了吧。”

  高振宇充满爱意地拉着她的小手,道:“你知道就好,傻丫头。”

  “好啦高老头,既然我今天的表现这么好,那你今晚一整个晚上都要好好陪着我行吗?”

  高振宇心里一激动,也就随口应道:“嗯,好吧。”

  ……

  接下来的时间里,高振宇陪着陈曼妮在市区逛了大半个晚上,几乎是陈曼妮想去的地方,高振宇都很好地满足了她。到了晚上,陈曼妮又拉着高振宇的手道:“高老头,不管怎么样,晚上你都必须要陪我,晚上我要你陪着我。”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道:“傻丫头,这么晚了,我陪着你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人家都是你的人了。”陈曼妮抱着高振宇的手臂笑吟吟地说道,“所以晚上你必须要陪着我。”

  >

  高振宇又想了一会儿,想到自己还有汉江东南科技学院事件想向陈曼妮了解一些,所以他也就顺势点点头,道:“高老头,这还差不多嘛。”

  正说着,陈曼妮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了起来。

  陈曼妮将手机接了起来,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通话之后,便将手机放了下来,又对高振宇说:“高老头,我们走吧,现在就送我回家吧。”

  刚刚在陈曼妮讲电话的时候,高振宇也是听到了一点她将电话的内容,便马上留了个心眼,问道:“怎么啦妮儿,你今晚有约会?”

  陈曼妮道:“是呀,一场相亲的约会。”

  “相亲的约会?”

  “今天我妈妈托家里的亲戚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说好是晚上出来见个面的。”

  “哦,那你怎么不去啊。”高振宇想都没想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了。

  “笨啊你,我现在不是陪着你了吗?我哪有时间去约会啊。”

  “呵呵,傻瓜。”

  “你才是傻瓜呢,难道你希望我跟别人相亲啊。”

  “那倒不是,呵呵。”

  “不过我妈说了,那个跟我相亲的家伙在餐厅里都等了我一个多小时了,最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见到我人,就走了。估计他是恨死我了。”

  “呵呵,是呀,换了我,我也恨死你了。”

  “好啦好啦,高老头,我看我们还是回我家去吧。”

  高振宇点头道:“嗯,好吧。”

  回到陈曼妮的住处,两人一起泡了个玫瑰花澡。

  也许是泡了个玫瑰花汤的缘故,高振宇感觉从未有过的惬意感。脑袋里也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之前所纠结的那些事情都一一地化为乌云乘风而去了。

  “高老头,来,你帮我擦擦身子吧。”

  高振宇现在心情不错,面对陈曼妮的要求便欣然应承道:“好嘞。”

  陈曼妮的身材属于娇小型的,在高振宇的一通翻来覆去之下,便被擦的嗷嗷大叫了。“哎呀,哎呀高老头你这是帮人家擦身子吗?”陈曼妮不满地抗议道,“你这是帮我擦身子吗?你这是擦玻璃啊你。”

  “呵呵,我这是第一次给人擦身子,所以把握不好力气的嘛。”

  陈曼妮努努小嘴巴,说:“好啦高老头,我也不想和你贫嘴了,我看还是这样吧。你快点把身上擦干,然后出来把衣服换上,我还想看看你合不合身呢。”

  高振宇应道“嗯”,便随即开始把身上的水珠子擦掉。陈曼妮先行离开浴室,自己先去了卧室去了,高振宇不知道她是不是出去换衣服,但等他吧身上的水珠子擦干了之后,才发现陈曼妮现在正在试穿着一件刚刚买的性感小睡裙。

  “高老头,快,快点帮我看看我刚买的睡裙怎么样。”捣鼓半天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在衣服上拿定主意的时候陈曼妮只好把自己的眼睛转向了高振宇。

  “嗯。”高振宇应声道,便裹好浴巾向陈曼妮走了上去。

  闻着陈曼妮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香气,看着陈曼妮那光洁的臂膀,嫩的可以出水的肌肤,高振宇心里感觉舒畅极了,没几下的功夫就已经把扣子扣了上去。

  “高老头,你说我穿这身睡裙漂亮吗?”

  “啊,漂亮。”

  高振宇看了看眼前的陈曼妮,这个个性上是一个又野又辣的女孩,却长了一张温婉动人的鹅蛋脸,一双水灵的大眼,微翘的鼻子,厚薄适中**的唇,笑起来很甜,凶起来可以把男人的胆子都吓破。看着她穿了一半的淡紫色的旗袍式样的小睡裙,心里舒坦极了。因为要试的是睡裙,所以里面不需要再穿什么衣服,上身只剩细带的淡紫色的薄纱胸罩,将雪白的乳房称得更加柔嫩,无一丝赘肉的纤腰,看得高振宇血脉贲张,胯下的小兄弟又一次已经蠢蠢欲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

  看着陈曼妮露出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如一根细绳吊着的窄小丁字裤只能遮挡住微凸起的小山丘,浓密黝黑的黑森林由裤缝中露出了一小撮,诱得高振宇蠢动的大**立即一柱擎天了。陈曼妮发现了高振宇生理上的变化,用力拍一下高振宇已经快撑破裤裆的坚挺本钱:“高老头,你是不是也想要我了,我跟你说哦,我现在也想要你了……”

  “妮儿,现在,现在也不方便啊,现在不要了行吗?”高振宇极力忍住,对于眼前的陈曼妮,他发现她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高老头,你这是在装什么圣人啊,我刚刚末了你的小兄弟哦,你的小兄弟告诉我它好像要了哦。

  正说着,陈曼妮竟然很突然地靠到了高振宇的面前,一把揉住了高振宇的脖子,然后抱着他的脖子向后转。

  高振宇顺势把她推到墙边压住她柔软的身躯,用嘴堵住了她诱人的红唇:“妮儿,你真美。”

  “唔唔唔…那就好好疼我吧……”陈曼妮笑嘻嘻地说着,对高振宇来说,她的声音也向是一种**。

  “妮儿,我爱你。”高振宇舌头已经伸入她口中,绞动着她的柔舌。一只手已经拨开了胸罩,握住了她小巧玲珑的乳房,指尖捏着她的**轻轻柔动着。

  陈曼妮那敏感的**被高振宇玩弄着,乳珠立时变硬了。与高振宇深吻的陈曼妮喘气开始粗重,开始反手抱住高振宇,柔滑的舌头伸入他的口中不停的翻腾,高振宇啜饮着她口中的蜜冲,另一手悄悄的扯掉了自己的浴巾,将挺立炽热的小兄弟掏出来,扶着坚硬的小兄弟顶在陈曼妮丁字裤贲起的小山丘上。

  “高老头,我也爱你。”

  两人很快就忘情了,在陈曼妮那火一般的**中,高振宇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晕眩的感觉,并且他身上也很自然地****了。

  陈曼妮这时全身发烫,双手抱住高振宇的头,贪婪的张口将他的舌头吞入她温热的口中吸食着。下面高振宇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窄小的丁字裤内,手指触摸到一团热呼呼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热烫的浓浆,高振宇立即将小兄弟引导到火山口已经热烫湿滑无的花瓣,柔嫩的花瓣在小兄弟推进中,已经像张开的小嘴。

  “唔…啊!”陈曼妮挣脱紧吸在一起的柔唇喘着气说。话没说完,高振宇粗大的本钱已经插入了她浓浆四溢的火山口,粗长的小兄弟立时感觉到被一圈温热的嫩肉包夹着,而小兄弟已经直接进入了子宫腔深处,**顶在已经硬如小肉珠的花心上。“现在不行啦…呃啊…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点……呃…”本来想推开高振宇的陈曼妮,受不了花蕊被高振宇小兄弟厮磨的快美,子宫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肉用力的箍住了高振宇小兄弟的肉冠,高振宇的小兄弟好似与她的子宫腔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浓浆由她的蕊心喷到他的小兄弟上,高潮来得好快。

  &

  nbsp;“呃,用力……我要来了…用力戳……快点……呃……”陈曼妮这时抬起左腿搭上高振宇腰部紧缠着,两手抱紧了他的臀部,上面的嘴紧蜜的接吻**,高振宇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的n臀,挺动**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小山丘,粗壮的小兄弟在陈曼妮的**中快速的进出,小兄弟肉冠刮着她的**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中涌出的**抽了出来,亮晶晶的**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

  强烈的刺激使得陈曼妮形同疯狂,紧抱着高振宇的臀部,**的挺动**迎合着他的**,忍不住大力的呻吟。 “嗯哼~***…快点…用力…用力…快点,又来了……啊呃……”陈曼妮眼中泛着泪光,是一波波持续高潮的激动,两条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高振宇的颈部,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他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般的纠缠。

  高振宇两手紧抱着陈曼妮的臀部,将她贲起的小山丘与高振宇的耻骨顶得紧紧的,高振宇感觉到她的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粗壮本钱的根部,这时高振宇的**感受到被一圈火热的嫩肉紧实的箍住,像一张嘴似的蠕动收缩**着小兄弟,蕊心喷射出一波波热烫的**浇在小兄弟上,小兄弟在酥软中感到一阵麻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

  高振宇在陈曼妮的身上爆发完毕之后,便才舒展了口气,就想起自己找陈曼妮的目的,他紧紧地揉着陈曼妮的身子,道:“妮儿,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陈曼妮在高振宇的身上尝到了甜头,她气若游丝地吐了口气,道:“高老头,你想要问我什么问题呢?”

  高振宇道:“前不久我们汉江东南科技学院发生了一起学生打砸食堂的事件,我们单位现在安排我去那边负责督查工作,然后向单位交一份报告,可是这件事都发生了两天了,我对事情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想问问你,对这个情况了解不了解?”

  “呵呵,高老头,这件事你找我,那可真是找对人啦。”陈曼妮听到高振宇问自己这个问题,也就马上来了精神,刚刚还气喘吁吁的样儿,这会人说竟然一点儿也不喘了。

  “是吗?你们报社当时也对这件事进行取证报道吗?”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听了陈曼妮的话后,也表现的很激动。

  陈曼妮得意地说:“呵呵,我们报社是有参与这个事件的报道,而且负责这个事件报道的还是我的同事,你要是想知道,我明天可以向我同事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嘛。”

  高振宇揉着陈曼妮的脖子,忍不住在她的脸上啃了一口,道:“傻丫头,有你真好,有在我的身边我发现有什么事情,相对而言都好解决多了。”

  陈曼妮也在高振宇的脖子上狠狠地啃了一口,道:“高老头,你知道我的好就行,你要是不知道我的好啊,我可要剁了你。”

  “好好好,你对我好的很,我也知道你是对我好的。”

  “呵呵,你知道就好。”

  于是乎,两人热乎乎的身子更紧地凑在了一起。

  ……

  姚志东本来就想对刘美丽进行问话,现在有了刘书记的亲自指示,他便马上给手下人下了命令,传刘美丽到政法委的办公室,准备对刘美丽进行一番谈话了。

  刘美丽很快被叫到了政法委书记的办公室,见到了政法委书记姚志东。她一见到了政法委书记姚志东,却反而表现出一副很淡定的姿态,语气不亢不卑地对姚志东道:“你就是姚书记?请问你今天又找我来,是为了帮我丈夫主持公道的吗?”

  刘美丽的话一说出来,姚志东便深深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简单,他深吸了口气,便示意身边的干事员给刘美丽倒了一杯茶,道:“刘女士,对你这些天在省里活动的事情,我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表示非常关心,对你所提供的关于我干部的一些行为事情,感到非常的关心。”

  刘美丽道:“姚书记,既然领导们对我丈夫的事情这么关心,我倒是想问问姚书记,你们是打算如何处理我丈夫的事情呢?”

  姚志东又深深地吸了口气,感到和眼前这个女人过招是一个挺不容易的事情,他本来是想用公事公办的样子,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见眼前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气势,倒真有那么一股气势,便改口反问道:“刘女士,那以你的意见来说,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这个事件呢?”

  姚志东的话刚刚说完,刘美丽便不客气地回应道:“要是你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真的愿意重视我丈夫的事情,我看你们应该早就对我提供的问题做出调查,最起码你们应该对龚庆文进行相关的调查和控制吧?可见你们对我提供的情况,根本就不重视。”

  这个女人的脾气倒是蛮大的,让姚志东对她的第一印象又有了一定的改变。刚刚,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女人说的那些话还充斥着一种深意,但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却完全是一副气势汹汹的姿态,那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姚志东感到一阵迷茫。

  姚志东顿了一会儿,才回应道:“就你所提供的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一定,所以根据我们国家的法律我们不能对龚庆文副局长进行相关的控制和调查。还有,如果政府机构随便因为一个人的举报,就对一个政府部门的干部进行调查和控制,那是会造成社会不安。”

  “你们还要什么证据呢?我丈夫临死之前的录像讲话难道还会是假的吗?难道我丈夫死在龚庆文手下的事情也是假的吗?”刘美丽是个女人,她再坚强也是客服不了女人的个性。在她的话一说完之后,刘美丽的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