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已接近颠峰了



都已接近颠峰了

  张忠民听完了刘维明的话,便继续道:“维明同志啊,你听我说,这件事情呢,已经给你们汉江的班子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所以今天我们省里的这些同志们呢,在会议室里开了个任务,我们认为现在已经是非常时刻了,所以我们不能让这样的留言继续下去,所以我们省里的这些干部经过开会,准备一致决定——”

  话说到了这里,张忠民刻意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将他想要说的话说下去,道:“所以我们单位的领导一致决定,现在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的舆论问题,之所以会滋生出这些争议性的问题,其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你们汉江当局在大富豪酒吧时间的问题上,处理的时间拖得太久了,所以才会给别人这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所以我和省里的这些同志们在会议中决定,一定要眷处理好汉江大富豪酒吧事件,只有将这个事件处理好,所以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刘维明被张忠民带着绕了半天的圈子,也不知道张省长到底是想跟自己下达什么指示,只好对着电话点头哈腰地说道:“张省长你说的很对,这件事我一直都在督促好下边的相关部门,让同志们把工作好好的加速进行……”

  张忠民似乎对刘维明说的这些话,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样,几乎是没有听刘维明在电话中怎么说,就毫不犹豫地打点了刘维明的话,道:“维明同志啊,其实我打电话给你呢,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经过我们省委省政府的同志们研究决定,大家都认为你手下的那个龚庆文副局长啊,他应该暂时从调查组组长的位置上换下来了,换上新的组长,说不定换个人换种方式,这个案件也能够更快的得以解决的嘛,你说是不是啊?”

  龚庆文可是调查组的主心骨,是刘维明经过多次考察,好不容易选出来的好干部,这样的好干部,怎么能够因为一个小小的舆论事件,就能够将他换下来呢?而且刘维明还考虑到了一点,那就是万一把龚庆文换下来,再从其他部门选一个负责案件调查的人,这中间的问题可就大了。万一再换一个有资历的人进行调查工作,

  刘维明想了一会儿,道:“刘省长,我觉得你这个提议呀,我个人是有保留意见。龚副局长一直都在负责汉江大富豪酒吧事件的调查工作,并且大富豪酒吧事件的工作目前也有了不少进展,这个时候要是把龚副局长换掉的话,我看对整个案件的调查会受到很大影响。”

  张忠民既然都已经给刘维明打电话说了缘由,并且他说的话也是省里经过研究决定的,故而就不再多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他对着电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维明同志呀,这件事是省里开会决定的,你还是执行吧,龚副局长呢,省里也做了安排,最近这段时间里,因为关于龚副局长的流言太多,再让他处理汉江大富豪酒吧事件,只会让给别人太多的想象空间。所以呀,组织现在决定,先让你们龚副局长去党校学习,到时候给他提一下吧,这个龚副局长呀,据说再你们汉江干得还不错。”

  刘维明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定是汉江当局中有人不希望大富豪酒吧事件继续查下去,所以便利用了省里的压力,对汉江当局进行施压。而把龚庆文从调查组中抽掉,这就等于给自己一个釜底抽薪之计,让自己的工作没法进行下去。

  刘维明本来想再次说服张忠民不要把龚庆文撤走,但既然张忠民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了,都说了这是省里开会的结果,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嗯。”刘维明沉吟着回应了一句,其他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维明同志,这件事什么时候来个会定一下吧,汉江大富豪酒吧事件对你们班子的成员影响太大了,一定要加快速度调查才是呀。”

  “嗯,张省长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张忠民也不和刘维明废话,直截了当地就对着电话道:“维明同志,我相信你会错处理好这个事情的,我对你的工作态度深信不疑啊,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我们今天先聊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情你再给我打电话吧。”

  挂掉了电话之后,刘维明便深深地感受到,今天的这个事儿来的实在太突然了,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做好应对的方法才行,不然等会议召开后,自己连找一个能够接替龚庆文位置的人都找不到。刘维明一想到这里,就马上拨打了政法委书记姚志东的电话号码,直接把姚志东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刘书记,您这次叫我来,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指示啊?”姚志东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刘维明的办公室,在刘书记面前的椅子上刚刚坐定,他的问题就随之问了出来。

  刘维明叹息了口气,然后喝了口桌面上杯子里的茶水,道:“最近你对刘美丽的观察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其实刘维明何尝不知道姚志东要是真从刘美丽那边找到什么问题,肯定是早就向自己报道来了,哪里还会等这么长时间不向自己报告的呢?只是他被张忠民打来的这个电话搞的实在有些乱神,所以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姚志东道:“刘书记,根据我们的观察……唉,刘美丽可能是已经抓住了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心里,加上我们是刚刚和她接触,所以她对我们的态度一直都是很顽固,并不是很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维明道:“唉,算了,不说刘美丽的事情了,既然短时间不能让她开口,我们就把她的事情暂时丢一边吧,现在我们谈谈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姚志东不解地看着刘维明道:“刘书记,到底是怎么啦?您怎么……”

  刘维明不禁叹息了口气,道:“是这样的,刚刚省政府的张省长给我打了电话,说是省政府的这些领导们在会议中决定,要我把庆文同志换掉,所以我才打电话叫你过来,希望和你好好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姚志东听完了刘维明的这个消息,马上皱着眉头,道:“刘书记,现在庆文同志不是干的好好的吗,怎么能够说换就换掉的?再说了,这战斗都打响了,哪里有临阵换将军的道理啊?”

  刘维明道:“道理是这么说的,我也是不希望把庆文同志换掉,毕竟换掉庆文同志之后,可就很难再找到一个能担任这个任务的人了。可是这是省里领导开会商量过的结果,我们只能执行这个结果。”

  姚志东道:“刘书记,我的意思是龚副局长这个调查组组长是不能换掉的,要是把他换掉了,那么外界的那些流言岂不是会愈演愈烈?我现在还有一种担心,就是一旦庆文同志被调走,那些怀着不良心思的人,将会借此大作文章的。”

  刘维明道:“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庆文同志一旦撤掉的话,我担心调查组组长的位置落入别人的手上,将会给我们汉江的这些投机分子一个可趁之机啊。”

  姚志东猜想,既然换掉龚庆文这个调查组组长是省领导一致决定的,这个决定自然就是铁棒定钉的事情了。刘书记要想让汉江大富豪酒吧的案件继续追查下去,就只能从调查组组长的位置上进行协调,只有调查组组长的人选选好,才能不给那些不良居心的人有可乘之机。所以姚志东也就确定了此时的刘书记,其实最关切的问题,还是调查组组长的人选问题了。

  “刘书记,既然换掉庆文同志是省里领导的意思,那我们还是想想新的调查组组长的人选吧。”姚志东凑到了刘维明的面前建议道。

  刘维明道:“是呀,你给我建议建议,在我们的公检法部门中,有没有哪个同志比较适合调查组组长的任务呢?”

  姚志东想了,道:“刘书记,且寒梅同志对工作的认真的态度是我们这些干部中有目共睹的,之前也负责处理过几样重要的案件,而且寒梅同志和庆文同志配合了也有不少时间,对案情的脉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是了解的很清楚,所以我希望刘书记你能够考虑一下寒梅同志。”

  &

  nbsp;刘维明在心里酝酿了一番,说:“寒梅同志的性格太直率,是个将才,但不是帅才啊,这个大富豪酒吧事件的案件,是个特殊的案件,处理这样的案件必须用绝对的帅才,才能保证打赢这场战斗啊。”

  姚志东的脑袋赚了好几圈,也想不到哪里能够找的到一个负责这个案件的帅才来,但看着刘书记脸上那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他就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刘书记,您说的所谓帅才,在我映像中,可是真找不出来一个的呀,不过我看刘书记您……我看您的心里一定也已经有了一个帅才的人人选吧。”姚志东在表明自己的态度时,又把问题丢给了刘维明。

  刘维明又喝了一口茶,突然语气神秘地说道:“是呀,寒梅同志啊,你听我说,我现在要告诉你的这个帅才呀,他可就是在我的眼前。”

  姚志东道:“呵呵,刘书记,您的办公室里面也只有我和您,你说的这个帅才该不是我吧?”

  刘维明又笑了一下,道:“是啊志东,我说的这个帅才就是你,这件事也能只有你能够掌握的了大局。”

  “可是……可是这个案子虽然特殊,但让我来负责这个案子,毕竟不合适吧……”

  姚志东之所以说让他处理这个案子不合适,是因为汉江大富豪酒吧的案件只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之前刘维明虽然强烈重视这个案件,并且要求成立一个调查组,但调查组也只能由公安局的龚庆文来领导,现在不在公安局里找个人选,找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显然是不合适,这样一来倒显得市委方面什么都要管的意思。

  刘维明却仿佛看明白了姚志东的顾虑一样,道:“志东啊,这件事你就放心好了,我既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去做,自然是会让你在调查组组长的位置上合理地工作着的,这一点你千万不要有什么顾虑啊。”

  姚志东道:“刘书记,既然您说我可要胜任这个工作,那我也就不给自己任何心里压力了,你说说看,我现在应该如何进行工作?”

  刘维明道:“那些不良心思的人既然能够策动省里的领导从而达到让我换掉庆文同志的目的,则足以说明他们的目的性是相当强的,如果这一次调查组的工作不能由公安局的人来负责,他们一定会有办法再进行一次新的手段。所以我打算让公安局的人负责调查大富豪酒吧的案件。”

  刘维明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便停了下来,姚志东本来还想听刘维明继续把话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下去,但是刘维明却不紧不慢地喝起了茶水来,让姚志东不由得感到郁闷了起来,他不解地看着刘维明道:“刘书记,你刚刚不是说过了,这个案件由我来负责的吗?怎么这会儿您又说让公安局内部的干部负责?您这两次说的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呢?”

  姚志东猜的不错,刘维明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的确是因为他的这些话有一定的深意的,

  刘维明这时候把杯子里的茶水也喝完了,他随手把空杯子往桌角上一放,道:“我是准备从岳宝磊手下选择一个副局长来负责此事,但是公安局的人在调查的过程中,任何细节和案件的审核,都必须经过你的审阅才能通过。你不必参与这次的调查组的调查工作。”

  姚志东道:“要是让公安局的人来负责这个案子,我怕到时候反而会让这个案子拖得更久……”

  刘维明道:“就是要让这个案子拖下去,让调查组的工作不用有太大的进展。让公安局的人负责调查组,所调查的结果一定会和寒梅同志这些人产生很大的分歧,一旦分歧产生,就容易陷入僵局。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了。不过我刚刚说了让你负责,其实就是要让你重新组织一个秘密的调查组,暗中进行大富豪酒吧案件的调查。”

  姚志东现在算是明白了刘维明的意思了:“刘书记,您的意思是打算让公安局的人负责案件的调查,从而达到麻痹你那些有心思的人的目的?而您让我负责这个案件,其实就是想在关键的时刻给他们来一个突然袭击?”

  刘维明道:“是的,这就是我的真实意图,志东同志啊,你觉得我的这个想法怎么样啊?”

  姚志东佩服地看这个刘维明道:“刘书记,您的这个安排可真是高明啊。”

  刘维明道:“那你认为我让你做这个帅才的工作,合适吗?”

  姚志东皱了下眉头,道:“刘书记,你说让我负责这个工作呢,合适倒是挺合适的,但是我担心实行起来可不容易啊,从汉江的这些人中选择秘密调查组的成员,我看不容易吧?我觉得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建议您从省里调一些真正有党性有组织纪律的同志来参与我们的案件审查,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这个秘密调查组的纯洁性啊。”

  刘维明叹息了一口气,道:“我之所以说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秘密调查组,就应该保证它的保密性。大富豪酒吧事件之中隐藏的问题太多了,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违法乱纪行为在我们汉江市存在?为什么这些不法分子会在汉江市这么猖獗呢?那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是有权力在庇佑着他们。我们现在不禁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拔掉这些不法分子,还要将这些不法分子身后的保护伞一并儿拔掉。所以啊,如果这时候我们从省里再调来一向相应的同志,岂不是会引起这些不良居心着的警惕?这对我们的案件进行没有任何意义的。我看秘密调查组的成员,应该从我们汉江的相关机关中进行赛选。而且我们的秘密调查组还要做三点,于是人数不宜太多,二是绝对保证保密,三是秘密调查组直接向你跟我负责。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权利。”

  姚志东点点头,道:“刘书记,那好吧,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力气,完成这个任务,请组织放心,不管这个任务再坚决,我也坚决把这些不法分子和他们背后的**分子受到应有的惩罚。”

  刘维明满意地点点头,道:“好,志东啊,那这件事,我就放手让你好好地处理吧。不过我有个特别的提醒要跟你说一下,市政府督查处的办公室主任游大云,是个非常有党性的同志,你在成立一个秘密调查组的时候,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该同志啊。”

  “游大云?他不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吗?让他来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怕是……”

  刘维明道:“志东啊,我们这次要组成的是秘密调查组,里面的成员只讲党性和对组织负责,所以这些级别上的事,咱们姑且就不谈了吧。”

  姚志东恍然大悟地说:“刘书记,那好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刘维明淡淡一笑,道:“你知道就好。”

  ……

  高振宇是怎么也想不到,正是因为市委书记刘维明将要弄一个秘密调查组的准备,他很快将会得到了另一个新的的机会。但是现在他自然是还不知道自己将会得到这样空前的新机会。

  但是,在机会还没真正地来临之前,高振宇却要被一场儿女情长的事情困扰着。

  周二晚上,高振宇接到了沈瑶瑶的电话,沈瑶瑶在电话中告诉高振宇,晚上自己想要见他,还说自己晚上有事情想要和他聊聊。高振宇对美女的邀请,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所以他在电话中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等下我们上星巴克坐见面吧,我现在就去那里等你。”电话里沈瑶瑶向他说明了见面的地点。

  高振宇对待沈瑶瑶的态度,当然是希望长驱直入更为自在,毕竟自己帮了她那么个恶心的忙,不好好在她的身上找一些精神补偿,那可是一点也对不起自己啊。高振宇这么一想,就毫不客气地

  说:“不用啦小沈同志,我现在还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一下,估计我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会有空的,要不你等我有时间的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候,直接去你家找你吧,到时候我们有什么问题,再见面谈吧。”

  沈瑶瑶先是在电话那头怔了一下,然后才像极不情愿的样子,道:“嗯,那好吧,那我在家里等你。”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心满意足地给在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在床前吸起了烟来。窗户上的玻璃是反光的,外面的人不见里面的景致,所以高振宇也就没什么顾虑,也不用担心会被住在窗户对面的欧阳菲菲看见自己就住在她的对面。这会儿,高振宇倒是希望能够看见欧阳菲菲这奇怪的丫头,看看她这会儿正在干什么,是在见什么人呢?可是当他放眼望去的时候,却明显地发现对面的窗户却是关着的。这高振宇不禁感到郁闷。心想自己怎么会这么无聊,看欧阳菲菲在对面干嘛有什么意义呢?

  脑袋里正想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高振宇听到手机的铃声突然响彻了起来,高振宇起先还能以为是沈瑶瑶打来的电话,但是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之后,他才发现电话根本不是沈瑶瑶打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高振宇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礼貌性地对着电话道:“喂,你好,请问你的哪位?”

  “大叔,你不记得我了吗?”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女孩的声音,但是高振宇还是想不出来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

  “喂,请问你是哪位?”高振宇还是礼貌地对着电话问道。

  “大叔,喂,大叔,你他妈睡了人家后就把人家忘记了吗?”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我他妈是王飞儿。”

  高振宇听了王飞儿的声音,不禁感到郁闷极了:“我说王飞儿,你别疯了行不行?我什么时候睡过你啊?你不要损害我名声好不好?”

  “我说大叔啊,你得了吧你,你有没有睡过我,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难道你连这样杀千刀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你还不敢承认吗?”电话里王飞儿的声音依旧是骂骂咧咧的。

  高振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王飞儿到底想干嘛啊?自己上次不是已经让她去厕所里好好都检查一下吗?为什么这会儿她还要打电话来呢?高振宇想了一会儿,才对着电话道:“好了好了,我现在没有时间,我不跟你浪费时间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你要是说不出来的话,我就挂电话了啊。”

  谁知道,当高振宇将电话挂掉了之后,王飞儿却不满地对着电话叫骂道:“大叔,你难道真想赖账啊,你给我听着,你要敢不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到底的话,你别怪我饶不了你。”

  高振宇听了这话,不由得对着电话冷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随便你吧,我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你冤枉我也是没用的,再说了我也不是有钱人,你就是想坑我的话,我也拿不出钱给你坑啊。”

  说完高振宇便毫不客气地将电话挂掉了,但是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刻,高振宇的心里却突然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但好在这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里很快就消失掉了。

  挂掉了电话之后,高振宇也没有心思抽烟,直接便打了俩车子去了沈瑶瑶的住处。但是在去沈瑶瑶家的路上,王飞儿竟然给高振宇打了好几个电话,让高振宇感到好不郁闷,最后他干脆把王飞儿的手机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世界才瞬间变得安静多了。

  到了沈瑶瑶的住处,高振宇轻轻地敲响了沈瑶瑶家的门,不多时的功夫,沈瑶瑶便将门打开了。

  “你来了?”看见高振宇的时候,沈瑶瑶面无表情地问道。

  沈瑶瑶今晚略施粉黛,穿着一套白色的纱质套裙,披肩的长发,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风情荡漾。丰挺的果实将胸前的衣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两个圆尖的肉包随着高跟鞋的韵律上下抖动。透明的肉色丝袜裹着修长的双腿,行动时修长白嫩的大腿时隐时现,踏着白色的拌带高跟凉鞋,扭动着丰满的屁股站在高振宇的面前。高振宇心里顿时热起来,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会有这种血液燃烧的感觉。

  “嗯。”高振宇应了一声,便开始进入沈瑶瑶家里。

  在沈瑶瑶家的沙发上一坐定,高振宇便轻轻地笑了笑,道:“小沈同志,晚上请我来,是有什么对我说啊?”

  沈瑶瑶也在高振宇沙发旁的座位上坐好,轻声说:“前两天晚上,你和文沛泽的那个小妖精处的怎样?”

  沈瑶瑶能够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的这么透彻,这可真让高振宇感到郁闷,同时又有一点的愤怒,心想这个沈瑶瑶还真是的,竟然对自己的情况暗中关注,可真是过分的很啊。

  高振宇强忍着内心的愤怒之情,戏谑行地一把揽住她的小腰,道:“小沈同志,看来你对我的情况那是很了解的呀。”

  “那是当然,我们既然是合作人,我当然要对你的情况进行了解,这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吧。”沈瑶瑶笑咪咪的对高振宇说,好像对高振宇此时的心情,一点也不在意似的。

  高振宇强忍着自己内心的不爽,道:“呵呵,是啊,你说的就很有道理,我们是合伙人,所以你认为你对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正确的,我也不反驳了。”

  沈瑶瑶看着高振宇脸上那不好看的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情,便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对我掌握你的行踪很生气,其实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在掌握文沛泽的那个小妖精的情况而知道你们在一起碰头的情景。”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呵呵,说真的,我对你是怎么了解我和王飞儿在一起的情况不感兴趣,我现在感兴趣的是你现在把我请到你这儿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跟你我说的?”

  沈瑶瑶却并不着急着回答着高振宇的话,而是优雅地从茶几后面的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然后又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红酒递到了高振宇的面前,道:“我们边和边聊吧。”

  高振宇将酒杯贴到了嘴唇,轻轻地喝了一汹酒,道:“想呀,那我们一边喝一边聊吧。”

  沈瑶瑶刚刚见到高振宇脸上既不好看的表情,所以心里也没有底,再加上他等下还有事情想让高振宇答应,所以她打算先和高振宇喝杯酒,缓和一下气氛再说。

  随着酒渐渐的喝多了,沈瑶瑶终于在微醉的状态下,向高振宇说出了她的目的:“高振宇,其实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得到了文沛泽的那个小妖精的致命证据了,我准备利用这个致命证据,让文沛泽厌恶她。但是在我使用这个证据之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高振宇对沈瑶瑶说的话颇感意外,他顿了一下,便开口笑道:“是?那你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的呢?”

  沈瑶瑶道:“我现在手里有你和那个小妖精开房间的照片,你说我把这些照片给文沛泽的话,文沛泽是不是会为此厌恶那个小妖精呢?”

  高振宇听完了沈瑶瑶的这些话后,不由得愣了起来,心想要是沈瑶瑶真的利用自己和王飞儿酒店开房的照片达到她的目的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被她坑进去吗?想到这里高振宇马上紧张了起来,道:“不行,沈瑶瑶,我不同意你的这种做法,你这样做会害死我的。”

  沈瑶瑶吐了口酒气,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了,不管怎样你都会帮助我的吗?”

  高振宇道:“我答应过帮你,但是我是有前提的,我是答应在不伤害我个人利益的情况下帮你的,你要是把你拍到的照片交给文沛泽的话,那肯定是要伤害到我的利益的,我当然不能答应。”

  “可是你现在不答应我的要求,也没有办法,我手上可是有你和那个小妖精在一起的照片的。”沈瑶瑶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神情。

  “可是那一晚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做。”高振宇解释道,“我只是担心她一个小女生不安全,所以才会帮她找了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房间。”

  “你知道吗,有时候一个事件的答案是不是真实的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掌握了一个可以让人相信的证据。这就足够,所以不管你答不答应我把照片给文沛泽,都没有意义,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我。”

  “我不能理解你,我对所以伤害我利益的人,我都会选择不理解。”

  “你还是理解我吧,这件事我一定要做。”

  高振宇想了想,脑袋里却顿时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沈瑶瑶拿自己没有办法的办法,并且他准备就着此事好好地整一整沈瑶瑶,便邪恶地笑道:“只要你晚上好好地陪我,我可以答应考虑一下。”

  “只要你能够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沈瑶瑶的话一说完,竟然主动地抱紧了高振宇,在他的身上摸索了起来,隔着衬衫一寸又一寸地抚摸着,动作疯狂有力,像是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高振宇感到沈瑶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这么卖力的行为真是让人害怕,不过他也顾不上害怕,脑袋里便被一阵强烈的欲念占据住了,便边想着边隔着衣裳轻抚起她的果实,入手处柔软饱满之极。

  两人很自然地吻到了一起,高振宇一边亲吻着她,心里依旧在想着自己的问题。许久,她的**有些发涨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喘。

  高振宇在她的耳际吹着热气,放开了她的**,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圆翘的臀部,她的圆臀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

  沈瑶瑶的嘴巴里喘息着淡淡的酒气,软绵绵地在高振宇怀中,任高振宇轻抚。高振宇顺势开始脱下她的衣裳。一解开衬衫的纽扣,傲人的大胸脯上,穿戴着白色且上半层为半透明、下半层为蕾丝绕边没有肩带的胸罩,形成了极深的**槽,两侧隐约现着文胸的花纹,鼓涨涨的**在小小的乳罩里起伏着,一双粉红色的**都半露了出来。

  “你真的愿意考虑吗?”

  “你觉得现在我们说这些话题还有意义吗?”高振宇的本钱急速的翘了起来,体内的兽血燃烧让他的心里已经彻底地放下了全部的心里爆发。

  接着,高振宇轻巧的松开她胸罩的暗扣,一对白嫩丰满的**一下弹了出来。胸前的一对乳峰丰满而坚挺,决不松垂的果实,极富有弹性,两粒粉红色的**大小有如樱桃一般。沈瑶瑶的身体实在太美了,还是和之前高振宇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光滑修长的玉颈,凝脂般的**,晶莹细腻,曲线玲珑,光滑的腰身,弹指可破且肉滚滚的屁股,以及在**里若隐若现的小蜜桃,这么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时间里竟然一点都没有变化。

  高振宇一面亲吻着她的嘴,一面抚摩着她粉白细腻的玉肤。

  “你真是个**啊,文沛泽不懂得珍惜你,太他妈浪费了,嘿嘿嘿。”

  “高振宇,你他妈真的个混蛋,你们男人都是个混蛋啊。”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时候沈瑶瑶竟然哭了起来。

  此时高振宇**焚身的感觉也因为沈瑶瑶的哭泣显得更加兴奋了,满心满意足地看着沈瑶瑶的脸,用那种类似于戏谑的语气说:“是的,我就是混蛋,我他妈就是混蛋,那又怎么样?”

  “混蛋,你他妈混蛋……”沈瑶瑶突然醉醺醺地说,眼角的泪水又一波又一边的流了下来。

  高振宇继续地自己的工作,开始轻轻地揉搓着她的果实。弄得她是秀眉紧蹙,脸上的表情生动极了。沈瑶瑶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鼓鼓的包裹着她的‘禁地’,高振宇剥下她的三角裤,这样,她的下身就坦荡荡的暴露在他的眼前。两条修长的大腿,像是两块雕刻得很完善的白玉一般,毫无半点瑕疵。

  “你要怎样才能帮助我。”沈瑶瑶的声音依旧是醉醺醺的,带着哭腔。

  高振宇虽然心里也有些顾虑,但是听见沈瑶瑶的声音还是坚定地应了一声“嗯”便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用手先摸了**一番,捏得她既p麻又酸痒,不禁浑身颤抖着。

  “你说呢?”高振宇在心里冷笑着,心里却想着,你这样的女人真恶心,等老子爽完了再给你一点厉害瞧瞧。

  慢慢地高振宇感到手都湿了,就将手指毫不留情的向深处插去,沈瑶瑶又不禁地哼了一声。两人很快的就忘情了,高振宇的手指不断地与沈瑶瑶的小花园里摩擦着。当高振宇用手搓揉小**时,沈瑶瑶竟发出一阵阵的**声:“啊…啊…啊…啊…啊…”身体并不时的迎合着高振宇搓揉**的动作在不规则的抖动着。

  “高振宇,你是混蛋啊。”沈瑶瑶被摸得痒入心底,阵阵**电流般袭来,**不停地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高振宇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受不了了…哎呀…”

  见沈瑶瑶如此颠狂高振宇更加用劲扣挖着湿润的小花园,更加起劲的加紧一进一出的速度,手指与沈瑶瑶的哪里互相摩擦。如此的样子片刻后,沈瑶瑶的**里**有如悬崖飞瀑,春朝怒涨,潺潺而出,把沈瑶瑶两条如雪的大腿弄得湿漉漉的。此时,沈瑶瑶禁不住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抬得更高,把小花园更为高凸,让高振宇更彻底的深入。下面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碌着,当然上面也不会错过了,另一只手则继续在沈瑶瑶的波中耕耘,好有弹性呀!用手指轻弹**,手在两个波峰之间游来逛去-过高振宇一番前期准备工作,沈瑶瑶有点微微地喘着气,高振宇的本钱已经开始有点涨硬了,便顺势抓住沈瑶瑶抱着他的手往下探到胯下。一碰到高振宇裤子里发硬的东西,沈瑶瑶的小手就隔着裤子抚摩起他的本钱来。

  在一阵疯狂忘情的相互抚摸中,沈瑶瑶带着醉意的先解开高振宇的裤带,拉下拉链,掏出他的大本钱,然后用手握住他的本钱慢慢**。

  醉意一阵忘情的捣鼓中,高振宇便把沈瑶瑶弄得趴在床上,露出性感的两片诱人的美臀,还有那已经亮晶晶的花园门户。

  “喔…喔喔…我要你……哦…快进来啊…”沈瑶瑶吐着酒气颠狂地叫着。美女的声声召唤,如何忍心让沈瑶瑶久等呢!这种景象令高振宇愈加忍不住,立刻把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沈瑶瑶的小花园里强行塞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本钱顶住沈瑶瑶的花心深处。

  高振宇觉得沈瑶瑶的小花园里又暖又紧,把本钱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

  看沈瑶瑶刚才骚媚**、饥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高振宇**高涨,猛插到底。什么顾虑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了。

  过了半晌,沈瑶瑶才娇喘呼呼望了高振宇一眼,又带着哭腔说:“你真狠心啊……你个骗子……”

  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虽然很让人心疼,但对已经进入状态并且都已经忘情了的高振宇来说,真是一点用也没有,这样只会刺激他,只会让高振宇更狠的干沈瑶瑶!

  同时,高振宇又伸出双手握住沈瑶瑶的

  **尽情地揉搓抚捏,使沈瑶瑶原本丰满的大果实更显得坚挺,小**也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高振宇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到沈瑶瑶的花心,使得沈瑶瑶双手抓紧了床单,一头秀发被他憾动得四处飘摇,甩着头配合着他的动作叫了起来:“啊……啊啊……好……哦喔………用力……”

  慢慢的,高振宇感觉自己的老二的进出越来越顺利。

  高振宇这次毫不留情地干着沈瑶瑶的小花园,本钱进出时,让沈瑶瑶**的**也随着本钱的动作而不断地翻吐着,沈瑶瑶的头像澎湖的女孩跳着长发舞般上下甩动。

  高振宇使劲干着,看着小弟在沈瑶瑶那粉红的小花园中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把沈瑶瑶那带得翻了出来,并带出不少的水,还伴以“扑嗤、扑哧”的响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忍不住两手抱紧沈瑶瑶的倩腰,使劲往后拉,沈瑶瑶湿成一片的屁股和高振宇胯部不停的撞击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沈瑶瑶肉体随着高振宇的节奏起伏着,沈瑶瑶灵巧的扭动**迎合着,激情****着:“哎呀……哦…好……喔……”

  紧接着,一股热烫的**直冲而出,高振宇感到小兄弟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原始**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用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沈瑶瑶。

  沈瑶瑶的娇躯好似**焚身,沈瑶瑶紧紧的搂抱着高振宇,只听到那本钱**出入时的**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

  高振宇拉着沈瑶瑶的手,让沈瑶瑶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然后继续前后挺送着,沈瑶瑶这时候变成上半身悬在空中,然后被他从后面不断地攻击。

  沈瑶瑶似乎已受不了高振宇的急攻强袭般,身体强烈的颤抖起来。

  接着沈瑶瑶也浑身虚脱般再也撑不住两人的体重,“砰”的一声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只是急急的喘着气。

  经过一轮的**后,高振宇抬起沈瑶瑶的左脚,让沈瑶瑶侧躺着身体被高振宇干,本钱进入的角度改变后,沈瑶瑶的**变得更窄,冲击也变大,沈瑶瑶呻吟得更大声了。

  沈瑶瑶的一张小嘴微微开启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神态娇羞艳美,那神情好不紧张。沈瑶瑶歇斯底里一般地吟叫着,粉脸嫣红,媚眼欲醉,沈瑶瑶已经欲仙欲死,阴水直冒,花心乱颤,**拚命摇摆、挺高,配合着男人的**,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片刻之后,阵阵**逐渐加深,两个人都已接近颠峰了……

  “小沈啊,我刚刚突然想起这件事我不能由着你这么干。”高振宇在沈瑶瑶的身上得到满足后才喘了口气道。

  “高振宇,难道你想反悔吗?”沈瑶瑶这时候也顾不上喘息了,脸上的表情红扑扑的,显得格外的好看。

  高振宇看在眼里,心里却充满了无限的满足,他顿了顿,道:“是呀,我现在反悔了,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干,这样会害死我,我宁愿想别的办法。”

  “混蛋。”发觉自己被骗了沈瑶瑶马上扬起了一记耳光,狠狠地甩了高振宇一下,接着说道:“照片就在我的手上,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征求你的意见是给你面子,既然你不想要我给你的面子,那我干脆不用给你了。”

  高振宇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开始一件一件地往身上穿着衣服,等衣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穿好了,他有转过头对沈瑶瑶道:“照片在你的手里我知道,但是我们今晚所做的事情,以及现在我们的对话,我都已经录在手机里了,你要是不相信我敢把这些证据交给文沛泽的话,我希望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应该把照片交给文沛泽。”

  刚刚,在自己打完高振宇一巴掌时,沈瑶瑶见他默默地穿衣服时,心里就觉得没底,现在见高振宇把他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她顿时有一种马上要瘫痪了的感觉……|||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