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帮我含一下



快帮我含一下

  两人在狭小的车厢里折腾完毕之后,便双双在昏暗的车厢里喘息了好一会儿的时间,然后才开始穿衣服。高振宇把身上的衣物穿好后,才将自己的思绪转移到了刚刚孔秀兰说的那件事情上了。

  “姐,你刚刚说你和郑秘书要离婚了,这是怎么回事啊?”穿好衣服,高振宇便认真地看着孔秀兰问道。

  “傻小子,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孔秀兰叹息了一声,很明显地向高振宇表达了她不愿意细说此事的目的。

  高振宇顿了半晌,本想再开口问问孔秀兰,到底是怎么回事,孔秀兰却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道:“好了振宇,别说我的事情了,我们还是谈谈你的事情吧。”

  高振宇本能地怔了一下,道:“姐,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啊。”

  孔秀兰解释道:“我刚刚把话说的太快了,有些口误,其实我是想说刚刚我和你们康处长在吃饭的时候聊得那些话题,这些话题中涉及的一些事情,我想把涉及的这些事告诉你,让你以后在工作的时候适当地避免一下。”

  高振宇道:“哦。”然后便将嘴巴闭住了,认真地听着孔秀兰把话说下去。

  孔秀兰道:“我刚刚听你们康处长说,你最近在单位上表现的不错,你们游主任还很看重你,对吗?”

  官场上的事情,并不是你想到什么就能够说什么的,所以高振宇这时候的脑袋里虽然也想到了游大云对自己关照的情景,但嘴上还是平稳地笑道:“呵呵,看重不看重随之啊,姐,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真正看重我的,除了你,就没有别人了,所以你说游大云和康德文看重我,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孔秀兰现在想要告诉高振宇的,是他在工作的过程中应该避免的一些东西,所以当高振宇还在耐着性子解释的时候,孔秀兰却很干脆地将这个话题继续转移了开来:“好啦振宇,你别跟我解释这么多,康德文在谈及你的时候,我发现他对你的看法很复杂。”

  高振宇立马一个激灵,道:“姐,这话怎说啊,康处长对我的看法为什么很矛盾呢……”

  孔秀兰道:“唉,先不说康德文对你的看法吧,我告诉你一个信息,你现在有没有听到一个传言,说是你们单位的游处长和康主任,将会有一场权力之争。”

  高振宇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权力之争?姐,你说……这是你刚刚在和康处长吃饭的时候,看刚处长跟你说的吗?”

  孔秀兰摇着脑袋,道:“傻小子,你们的康处长可是官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的一只狐狸,一只厉害的老狐狸,这么傻的话,你觉得他会在我的面前说吗?我是在最近这段时间和一些部门的干部们吃饭时听说的。”

  高振宇点点头,道:“是啊姐,你说的对,康处长是一只狐狸。”

  孔秀兰又道:“传言这东西一般都有一定的依据性的,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外界有传言说康德文和游大云之间有明争暗斗的可能,那这个可能就也许存在的,并且最近你们游主任不是升任为副处长了吗,所以今后游康两人之间的关系将会越来越玄妙的。”

  督察处一向都只有一个处长,并不设置什么副处长,所以这次市里竟然要让游大云当副处长,这倒是一件让人质疑的事情。市里为什么要让游大云当副处长呢?市里这样的安排,到底有怎样的目的呢?

  孔秀兰见高振宇正在沉思,便轻轻地拍着高振宇的肩头,道:“傻小子,我知道你现在也在因为市里为什么会安排游大云升上副处而不解,其实我也感到很不理解,但是现在市里既然是有这么个安排,我想今后在上班中你应该多给自己留一点心眼才是。”

  高振宇连忙点点头,道:“嗯,姐,谢谢你,我会好好地留意的。”

  和孔秀兰的交流到了这里,两人之间的温存也就告了一个段落了,两人在车厢里揉抱了一会儿工夫,高振宇便开着车子,将孔秀兰送回家了。

  ……

  周末总是短暂的,高振宇几乎只在家里吃了两顿饭的功夫,一个周末的时间也就结束了。周日晚上,高振宇好好收拾了一番,为周一去单位上班做了简单的准备。正在收拾几双袜子的时候,高振宇却意外的看到了他藏在柜子下的u盘。

  这个u盘是高振宇在接待处上班的时候,有一次无意间路过何大民的办公室时,发现有人在何大民的办公室里面安装摄像机,从而**到何大民和温可妍在一起温存的情景。高振宇当时留了个心眼,将u盘偷偷拷贝走,然后将相机里的内容删掉。本来,高振宇还准备利用这个u盘,在接待处工作的时候以防何大民踢走自己的法宝,没想到现在自己顺利地进入市政府,这东西竟然就差点被遗忘在抽屉里了。高振宇对着u盘犹豫半晌,终于想起了之前吴佳玲要求自己的事情,心头突然蹦出了一个计划的初步雏形来。

  高振宇本来是想把这个计划的雏形好好地完善一下的,但这时候陈曼妮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进来。于是他只好将电话接了起来。

  “猪,你现在在哪里啊?”高振宇刚刚将电话接起来,就听见了陈曼妮这熟悉又活泼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重新将u盘收拾好,道:“我现在在自己的家里啊,怎么了妮儿,你找我有事情啊?”

  “你真的在家里?”陈曼妮在电话里笑嘻嘻地问道,“你这次没有骗我吧?”

  高振宇不由得苦笑道:“呵呵,我的陈大小姐啊,骗你,你说我还敢骗你吗?”

  陈曼妮满意地笑了笑,道:“嗯,你还知道不能骗我,那我们算你有良心吧。”

  高振宇又笑了:“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很没有良心似的,快说吧,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陈曼妮道:“我呀,我明天要去省城采访,估计要一周左右不能回家呢,所以我想让你晚上好好地陪着我,你看怎么样啊?”

  高振宇道:“这个嘛……”

  陈曼妮一听到高振宇扭扭捏捏的声音,便怀疑高振宇这是想跟自己找借口,就马上打断高振宇的话,道:“不是吧高老头,难道你又想拒绝我的邀请吗?我明天就要离开汉江了,难道你就不想我啊。”

  高振宇道:“我没有想要拒绝你的邀请啊,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然了,你怎么说去外地就去外地啊?之前你不会事先跟我说一声吗?我也好提前多找点时间陪陪你啊。”

  陈曼妮对着电话撅着小嘴,道:“哼,算你还有点良心,我这不是突然接到我们单位领导的电话嘛,要怪呀,就只能怪我们单位的领导了,是我们单位的领导不事先给我打招呼,呵呵呵,我说猪啊,你就别纠结了,晚上你就好好陪着我吧。”

  高振宇对着电话毫无纠结地点点头,道:“嗯,好吧,那我现在去找你。”

  ……

  高振宇在挂掉了电话之后,就去了中南街,在一家烧烤店的包间里面,高振宇见到了陈曼妮和施熙雯在桌旁有说有笑地交流着,一副聊性十足的样子。见到高振宇的到来,陈曼妮马上笑嘻嘻地朝高振宇招呼道:“猪,

  你快点过来,你快过来嘛。”

  高振宇像陈曼妮和施熙雯走了过去,才在位置上坐定,施熙雯就笑吟吟地看着高振宇道:“高振宇同志,快点请坐吧,想不到你和陈曼妮这么快就和好啦,你说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感谢一下我呢?”

  看着施熙雯面带笑容朝自己说话的样子,高振宇欠了欠身子,道:“是呀,施警官是月老在世,我的确是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啊。”

  随着高振宇这一声充满幽默的话语从嘴里说出来,大家的交流气氛就很快蔓延了开来。

  接下来,三人的话题却突然间转移到龚庆文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换掉调查组组长的话题上了。首先提出这个话题的人施熙雯,她吃了口烧烤道:“熙文姐,现在龚副局长已经从调查组组长上被换掉,你说调查组的调查工作,还能有新的进展吗?”

  施熙雯面露无奈的神情,道:“唉,自从我们杨副局长当上了调查组组长的之后啊,我们的调查工作基本上是别想进行下去了,你是不知道,我作为调查组的成员,最近基本上都被安排着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调查了。”

  陈曼妮道:“唉,我早就听说过了,这个杨大东是岳宝磊的人,并且和大富豪酒吧的老总丁强走的那么近,让他接手调查组的工作,简直就是把调查的工作往死路上带嘛。”

  高振宇听着眼前这两个性格个思维方式几乎一样的女生的交流,不由得从心里发出了一阵暗笑,然后便低头开始吃着烧烤喝着生啤,干脆享受起了美食的滋味了。

  然而,高振宇刚刚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时,施熙雯却兴致勃勃地看着高振宇道:“高振宇同志,你怎么回事呀?我们两个谈大富豪酒吧事件,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呀?”

  高振宇被施熙雯这么一问,也就不好意思再沉默了,他吃了口犹豫,淡淡一笑,道:“谁说我一句话不说呀,我是在认真听你们交流呀,见你们聊的这么欢,所以才不说话嘛。”

  施熙雯道:“切,你这人就是这样的事不关己态度,真是搞不懂你心里都在想啥?”

  施熙雯一说完话,陈曼妮也接过了话头,充满期待地看着高振宇道:“猪,那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得呀?市里为什么会由着那个游大东一直闹腾下去呀?”

  高振宇苦笑道:“这都是市领导的决策,和我们这些官场上的小动物们貌似没啥关系,所以呀,我们还是别乱猜了,反正领导们的觉悟和我们的区别大着呢,我们哪儿猜得准呀。”

  高振宇的话一说完,陈曼妮就马上开口道:“猪,你怎么这么说话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怎么能说出这样事不关己的话呢?”

  “傻丫头,你可别看你们家高老头一副对大富豪酒吧事件不关心的样子,我告诉你吧,他可是关心的很呢。”施熙雯又补上了一句,“他这是闷骚者的态度。”

  陈曼妮把话说完,她自己先笑了起来,陈曼妮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也跟着笑起来了。

  “对了,我最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感觉杨副局长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将大富豪酒吧时间迅速结案,我担心他们到时候会……我担心我们这些调查组成员会被他往事实真相的相反方向带。”大笑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番之后,施熙雯于是向高振宇再次说出了自己顾虑。

  高振宇毕竟都已经坐到了两个女生的面前了,如果这时候自己不再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的话,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是呀,你说的这个顾虑也不是不可能存在,我听说省里给市里的指示是眷将大富豪酒吧的事情完结,坚决不允许大富豪酒吧事件对汉江班子的稳定造成任何影响。你们的杨副局长要把案情往真相相反的地方发展,或者早早地结案,也不是不可能的嘛。提早完结掉案子对他来说不仅是一份功劳,而且还能起到解决丁强等人的压力,彻底将大富豪酒吧中存在的那些违法勾当一一地掩埋起来,他们不这么做也不正常啊。”高振宇喝了口酒道。

  陈曼妮接过了高振宇的话,道:“唉,你们说的都有道理,现在大富豪酒吧事件中的重要人物赵贵已经死了,他们完全可以把所以的责任推到赵贵的身上,反正赵贵已经死掉了,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啊。”

  陈曼妮说到了这里,又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熙文姐,猪,你们说,在这件事情中,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啊,不然的话到时候那些不法分子就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啦。”

  陈曼妮的话,在高振宇的眼里,无异于杞人忧天,毕竟自己和陈曼妮什么都不是,施熙雯也不过是个携察而已,想办法?想什么办法?高振宇甚至都觉得这话儿说出来,就是一种笑话。

  施熙雯也没有太注意陈曼妮的观点,她皱了皱眉头,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另外的一个方向,道:“对了,我在调查组工作的工程中,我发现关检察长在调查工作中向杨副局长提出了不少对案情有用的建议,可是我们杨副局长基本上是不去考虑的,有几次还把关检察长气的暴跳如雷呢,而且自从杨副局长接手调查组之后就把之前龚副局长设定的方针基本上都推翻了,甚至连几个控制好好的人员,也被杨副局长放得放,拘留的拘留,把龚副局长之前的那一套眼睛的作风好像统统地都丢的干干净净了。你说他这么做,市里怎么……”

  高振宇认真地听着施熙雯把她的顾虑说了一半,然后他皱了一下眉头,道:“你是想说市委方面为什么会任由着杨大东这么做对吧?”

  施熙雯道:“呵呵,想不到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要知道调查组的直接领导是政法委书记和市委书记,他们要是这么干,两位书记应该有所制止的才是。”

  高振宇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这不是我们想到一块儿去,而是所有关注此事的人,都会想到了这一点才是。”

  施熙雯听完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说这句话,便不由得笑道:“呵呵,想不到你终于承认,你也关注此事啊。”

  陈曼妮笑嘻嘻地说:“猪,我现在终于相信熙文姐刚刚说的话了,你的确是个闷骚的人啊。”

  高振宇摸摸陈曼妮的头说:“我这不是闷骚,我至少善于留意周围的情况,善于从一系列的事态中进行我的判断而已啦。”

  陈曼妮撅着小嘴,对她甜蜜地打趣道:“闷骚哥。”

  高振宇不去理会陈曼妮的话,而是淡淡地笑笑,便不再解释了。

  施熙雯动了动筷子,准备吃点东西,可大概是食欲不佳,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来,然后把脸转向了高振宇,道:“对了,高督查,你对市委为什么不制止杨副局长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呢?”

  高振宇道:“看法,我……”

  施熙雯又道:“唉,我只是让你说说你的看法是什么,又没有要求你干啥,你纠结什么呀?”

  的确,刚刚准备讲自己想法说出来的时候,高振宇心里觉得说了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嘴巴张开后又不想说话,所以才会给施熙雯这样的看法。

  高振宇对施熙雯对自己的看法也不解释,而是淡淡地看着施熙雯,道:“那你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什么?你觉得市委为什么不制止杨大东的行为呢?”

  施熙雯一点也不扭捏,想了想便开口,道:“我觉得……现在市委之所以不对杨副局长的行为有所限制,应该是说

  明了一点,说明市委可能对调查组失去了控制,并且市委和省委的考虑也是一致的,为了所谓的稳定,我想市委可能也希望这件事眷完结吧。哎……”

  高振宇本来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现在听了施熙雯的话,对施熙雯的观点也有所赞同,便点着头,道:“是呀,你说的对,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施熙雯道:“呵呵,我看你也有自己的看法吧,我猜你的看法肯定是跟我不一样的。”

  陈曼妮在一边帮腔道:“猪,你的看法到底是什么啊?快说快说嘛。”

  高振宇沉吟了片刻,道:“你刚刚说的想法,其实我也有考虑过,但我还有一个看法,我觉得市委方面之所以不对调查组管得太紧,是因为市委也想通过杨大东在调查组这段时间的表现,观察调查组内部同志的心态吧。我甚至还有一种感觉,我觉得刘书记是想通过杨大东最近折腾的方式,来判断这些人的接下来的动态。这就像两个拳手在打擂台,老拳手在不知道对手的真实实力的情况下,都会刻意让对手打中自己几下,从而判断出对手的攻击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度和招式,如果市委方面真有将大富豪酒吧事件进行下去的决心的话,我想市委不制止杨大东瞎折腾,很有可能是为了试探他。”

  听完了高振宇的看法后,陈曼妮忍不住对他赞扬道:“猪,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觉得你这想法一定错不了,刘书记的情况我之前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进行了解过的,刘书记绝对是一个真真心为老百姓做事情的好书记,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是下定决心要彻查大富豪酒吧事件的,所以呀,你的看法我很赞同的。”

  施熙雯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刘书记就不担心杨副局长在这件事上加快脚步进行操作,到时候要是真结案的话,我担心……”

  高振宇既然是已经敞开心扉地施熙雯交流,也就不再顾虑那么多了,他没等施熙雯把话讲完,就一把将施熙雯的话打断,道:“要是刘书记真有把大富豪酒吧事件调查清楚的话,你觉得你们杨副局长真能将大富豪酒吧事件那么快结案吗?我相信刘书记是不会同意的吧?”

  施熙雯道:“是呀,你说的很对。”

  高振宇轻松地笑道:“我看你也别杞人忧天啦,现在我们只要看着市委的方面的动作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呢?”

  施熙雯却不赞同高振宇的话,马上对高振宇的话进行反驳道:“那倒不一定,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等着,我想我们应该有所行动才行。”

  施熙雯的行动能力高振宇是见识过的,不仅侦探能力不行,而且面对突发事件的应付能力也垃圾的要死,高振宇本来还想对施熙雯丢下一句“随便你”,但因为有陈曼妮这丫头在旁边,就改口道:“呵呵,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我觉得我们应该从赵贵的老婆刘美丽入手。”施熙雯饶有兴致地说道,“这个女人是赵贵的遗孀,在赵贵死前她一直是很低调的一个人,可是赵贵死后她怎么能折腾的起来呢?要知道这个女人在省里能够弄的了那么大的动静,那就足以说明她的身边也是站着某些帮她出谋划策的人。”

  陈曼妮道:“是呀,这倒是应该好好查查的问题,要知道当初这个女人刚刚去省委告状的时候,网络上就出现了关于龚副局长蓄意杀死她丈夫的各种谣传,还有后来的舆论事件,这个女人要是没有点门路的话,怎么能掀起这样的风浪呢?”

  施熙雯见高振宇没有说话,便把目光转移到了高振宇的身上,道:“对了,你对我的想法怎么看呢?”

  高振宇喝了口扎啤,道:“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因为我根本没有考虑过。”

  施熙雯道:“那你现在就考虑考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行,给点专业性的建议嘛。”

  高振宇不禁吐了口气,道:“怎么,你又想对人家进行暗中了解?”

  施熙雯道:“那是当然,你说说看,你对我这想法有什么建议的呢?”

  高振宇淡淡一笑,道:“呵呵,你的刑侦能力太差劲了,还记得上次你在赵贵老家对刘美丽进行暗中观察吗?我告诉你,侦察兵中的菜鸟啊,都比你处理的好,按照你当时侦查方式,再重要的情况都被你跟踪丢了,你知道第一时间掌握线索的重要性吗?可是你对现场的应变能力这么差劲,怎么能做到掌握最佳时间啊?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免得到时候自己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高振宇的话一说完,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情况,施熙雯竟然正在认真地盯着他看,并且,这种盯着他看到方式很奇特。

  高振宇仿佛看透了施熙雯的心思,道:“得,你别这么看着我,也别打我的主意,我在督查处要干的事儿太多了,可没空天天跟你整什么跟踪观察谁谁谁的。”

  看着高振宇一副紧张的样子,施熙雯忍不住笑道:“瞧把你吓的,我知道你高督查员天天都日理万机,所以我可没有要你跟我一起跟踪的意思,我只是想请你教我侦查的办法。”

  陈曼妮这时候又插了上来,对高振宇撒娇性地说道:“猪,我觉得熙文姐说的很对,你就教教熙文姐吧,再说又不用你亲自出面嘛……”

  高振宇顾虑到要是和陈曼妮施熙雯两人纠结太多的话,肯定会浪费自己更多时间,于是便点点头,道:“好吧,让我考虑一下吧。”

  施熙雯见高振宇有所动摇,便笑眯眯地看着高振宇道:“怎么呀高振宇同志,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嘛,到底愿意不愿意答应教我呢?”

  高振宇道:“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我现在还要考虑一下,如何让你这样的菜鸟,能够眷学到一些侦查的技术才是王道。”

  施熙雯拍拍高振宇的肩膀,道:“呵呵,要是你能够教会我这些技巧,我让你说几句菜鸟也是没有意见的,所以你应该负起作为一个师傅的责任才行呀。”

  高振宇笑了。

  ……

  和施熙雯的交流到了晚上八点多,便告了一个段落了。解释晚餐后,高振才陈曼妮的要求下,陪她在市区闲逛了半天,最后才意犹未尽地一起回到了陈曼妮的住处。在一路上,高振宇发现陈曼妮始终都像个新婚的小妻子似的,在高振宇的面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猪,我真希望我们之间永远这样,我感觉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要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感觉很快乐了。”打开了住处的大门后,高振宇听见陈曼妮心满意足地向自己说道。

  “傻瓜,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吧,我相信,只要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会争取到属于我们的幸福的。”高振宇坚定地回应道,心里却想着别的东西去了。

  “嗯,我们会幸福的。”陈曼妮也坚定地看着他,“我相信你的能力。”

  进入陈曼妮的房间后,高振宇便软软地摊在床上,感觉自己突然间像被人抽了筋一样无力。刚刚陪着陈曼妮逛了那么长时间的街,加上吃烧烤的时候,进入胃里的食物又不多,这会儿他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便让陈曼妮打电话给饭店叫些吃的东西来。

  陈曼妮拿起手机打了个定酒菜的电话。等电话打完后,她才努了努嘴巴说:“唉,猪,我刚刚叫了两份夜宵,要等会儿才会送来,你先等会儿吧,我先去洗个澡,刚刚逛了那么长时间,我是累的不行啊。”

  高振宇喘了口

  气说“嗯”,便翻过身去,在床上舒服地躺着。

  过了半个小时,楼下响起了门铃声,高振宇这才想起刚刚陈曼妮为他点了酒菜,便向楼下奔去。按门铃的人果然时送酒的,高振宇和来人寒暄两句就从钱包里拿出钱给了人家,接过酒关门上楼了。

  楼上,陈曼妮也已经洗好了身子,披着件浴袍从洗手间出来,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胸部以上,光滑的香肩裸露在外面,束紧的浴袍下,胸部乳房的位置微微鼓起,由襟口下望,半隐半现的圆润**划出一道诱人的沟线,下边露出一双嫩白纤秀的小腿,显得腿型很美。

  此时她的打扮已不再是那种可爱女生的样子,有种成熟的味道。

  高振宇将酒菜往床头柜上一放,仰躺在床上轻声地问:“你洗好啦?”陈曼妮看到高振宇仰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妩媚地横了高振宇一眼,说:“猪,还懒在这儿干吗?夜宵都已经送上来了,你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啊?”

  高振宇故意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呵呵,我呀,我现在就像吃你。”

  陈曼妮脸蛋红馥馥的,娇嗔地皱了皱鼻子,挪揄高振宇说:“去你的吃我有什么意义,吃你的东西去吧。”

  高振宇将床头柜的袋子拿开,拿出一瓶破用牙齿要开瓶盖,说:“好吧,你要吗?”

  陈曼妮偏转头去说:“我才不想晚上吃东西呢,这玩意是毁人身材的。”

  高振宇笑道:“好,你不吃我吃。”说完,便自顾自地喝了口酒,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去袋子里拿零食。

  陈曼妮说:“嗯。”

  陈曼妮果然没有打搅他,只是将脚压在了高振宇的肚皮上,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高振宇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下了两瓶破和两根鸡腿,肚子明显的有了充实感。不由得打了个饱嗝。

  “怎么样,饱了吧?”听见高振宇打饱嗝陈曼妮笑了起来。“嗯。”

  “呵呵,刚刚你要是吃完东西再那个的话,我看你应该更有状态哦。”

  听见陈曼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高振宇感觉她在向自己发出某种玄妙的信息,眼珠一转,说:“呵呵,小丫头,晚上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地陪着你啊?”

  “去你的,谁要你陪啊。”陈曼妮脸微微地红了起来。

  “嗯,这样啊,那我吃完东西就打道回府吧?”。

  陈曼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说:“哼,你敢打道回府试试,我以后不理你了。”

  所谓饱暖思**,高振宇突然感觉自己的这种欲望更加强烈了,坚持说:“那好那好,我不走了还不行吗,我现在好好陪着你。”

  陈曼妮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着嘴唇瞄了瞄高振宇的**,嘴角带着一丝嘲笑,很直白地说:“嘿嘿……那我看看你的表现怎么样吧?”

  高振宇狡黠地对她眨眨眼,说:“是呀是呀,我得好好表现才是。”

  显然,她明白了高振宇的意思,脸一下子又红了,鼓着腮帮子说:“不要,少臭美呀你,我才不理你呢。”

  高振宇逗她说:“那我不理你还不行啊。”

  她啐了高振宇一口,说:“你这些话,真是恶心死了。”

  大概是觉得和高振宇交流这样的话题有些难为情,陈曼妮无奈地在他腿上拍了一下,将话题转移到别处,说:“猪,我倒是觉得熙文姐刚刚说的话听有道理的,我觉得你应该帮她这个忙。”

  高振宇说:“这个啊,我还得好好想想。”

  “嗯,那你好好想想吧。”

  却不关心陈曼妮的话,他只觉得心头思潮涌动的厉害,道:“傻丫头,现在想想我们的事儿吧。”

  高振宇说完,在她丰盈的臀部“啪”地拍了一下,引得她娇呼一声,然后他这才跑到洗手间去,去清理自己的下身去了。等高振宇洗干净了回到房间,看到她盘膝坐在床上,手托着香腮,若有所思地望着高振宇。

  高振宇嘿嘿一笑,说:“小丫头,你凑过来吧,让我好好看着你。”

  “去你的,你那点小心思难道我不知道?”陈曼妮灵透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爱的秋波漾出狡黠的亮彩。黏蜜可人的甜笑跃上她脸蛋,她悄悄爬向高振宇,那猫一般可爱的动作让高振宇一阵痴迷,她的动作使胸**露出大半片雪肌。

  正在高振宇郁闷之际,她已经扑过来,一把抓住高振宇的手臂,在他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当然,她还是很有分寸的,他只是痛了一下,胳膊上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陈曼妮恨恨地瞪了高振宇一眼,说:“猪,我先也想吃了你。”

  高振宇说:“小丫头,既然你要吃了我,那还不快点放马过来?”

  陈曼妮得意地一笑,捏了高振宇湿淋淋的本钱一把,尔一笑,神情妩媚之极,柳枝般的柔臂随即盘上了高振宇的脖子,浴袍随着胸口上下起伏着,随着高振宇的爱抚和亲吻,她的肌肤迅速升高温度,犹如被灼炽的发热体薰暖了凝脂。

  高振宇的唇,自然而然移向最富有吸引力的磁场,那对可受的乳房。陈曼妮的呼吸蓦然抽紧了,几欲喘不过气来。她的身体刚刚经历一阵洗礼,所以很快地再度敏感起来。陈曼妮呼出一口颤巍巍的喘息,抓住高振宇在她乳白色的胸前抚弄的手,气喘吁吁地说:“猪,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有过几个女人?”

  高振宇的神情黯淡下来,说:“这个我得想想,少说一大把吧,呵呵。”

  陈曼妮看柔情万千地抱住高振宇,说:“讨厌啊你,每个正经的……”

  高振宇恢复了笑意,**她说:“不过,你将会是我最后一个女人,行了吧?”

  她嘟起薄薄的嘴唇,娇嗔地问:“这还差不多呢。”高振宇陪笑亲着她,轻轻搔她的痒,说:“傻瓜。”

  陈曼妮唇边带着一丝笑意,说:“这还差不多,你就是大色狼,大色狼,色,唔……唔……”

  她的唇被高振宇的唇堵上了,高振宇吸住微微上翘的嘴,一种旖旎的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陈曼妮主动回吻着高振宇,湿润滑腻的舌头带着一缕牙膏的香气缠住了高振宇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高振宇的手从她浴袍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陈曼妮温润光滑的臀部,她的臀部是那么美好,光滑如玉,细嫩如脂,但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陈曼妮也热烈地反应着,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高振宇两腿中间**的本钱,用手轻轻**着,时轻时重,纤白的手指触碰过的地方让高振宇感觉舒服极了。

  高振宇喘息着搂住她的腰,说:“不行了,快帮我含一下。”

  陈曼妮不依

  地扭动着纤腰,吃吃地笑:“讨厌啊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这不是已经硬了吗?还舔它干嘛?”高振宇拉着她成69式躺下,腰一挺,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本钱送进了她的小嘴,她搂住高振宇的屁股,在高振宇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这才含住高振宇的本钱**起来。高振宇试着想亲她的小花园,可是她嘤咛着不肯,直往后缩她的屁股,因此他只好放弃,用手指轻轻**她的门户。另一只手揽在她腰下面,爱不释手地在她的臀部上反复地摸索,恣意感受那份嫩滑的感觉。

  陈曼妮的浴袍被高振宇分开,半掩着身子,大腿只是半露着,更增诱惑力。陈曼妮的小嘴紧紧吸住高振宇的本钱,头部一动一动地**着,不时用舌尖舔高振宇的顶端,那时酥麻的感觉最为强烈,小嘴的紧密度并不能带来很大的**,还不如她用小手**时**强烈,重要的是这么娇美可爱的女孩趴在他的胯间,用嘴吮吸他的本钱,那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使他不能自已。那种**的感受真使高振宇浑身舒泰。

  **渐渐涌遍全身,使高振宇渐渐有了**的j望,他猛地坐起,本钱就从她的嘴里滑出来,她的舌尖上的唾液和本钱上的唾液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液线,滴落在唇角上。

  陈曼妮拭了拭嘴角,轻轻撇撇嘴,“,怎么啦,是不是控制不住啊?”

  高振宇反身搂住她,轻轻搓弄着她的乳房,软语温存:“哪忍得住?谁叫你那么美丽迷人呢?”她受不了高振宇的肉麻劲,高振宇的抚弄也使她的身体有些**,她吃吃地笑着抗拒高振宇的手,说:“得了吧你,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高振宇拉住她的小手按在勃勃直跳的本钱上,她使劲地捏了一下,妖冶地笑:“小牙签,小牙签。”格格娇笑声中,高振宇迅速把她脱得光洁溜溜,她认命地叹了口气,说:“唉,一会儿还得再洗一下,啊,我真命苦啊。”

  她的风趣、活泼,使高振宇发现平常对她的认知是不够的,原来陈曼妮是一个这么知情知趣、柔婉可爱的女人。高振宇叫她以狗爬式跪在床上,她横了高振宇一眼,说:“从哪学来那么多鬼花样?难道你的女人真的多的数不清?”

  高振宇哄着她说:“男人嘛,这功夫多半都跟岛国人民学的。”

  “什么岛国人民?”陈曼妮芳心里对高振宇的奉承甚是满意,她笑盈盈地瞪了高振宇一眼,忍住笑转身趴在床上,圆挺的屁股高高翘起,白嫩的肌肤甚是性感**,高振宇双手把玩着陈曼妮那浑圆雪白的屁股,低声对她说:“就是日本**嘛,难道你没听过?。”说着在她富有弹性的屁股蛋上拍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啊……”陈曼妮轻叫了一声,咬着牙,嗔笑着骂高振宇:“流氓,大流氓。”高振宇扶着粗硬的本钱,对准她屁股中间的小花园顶了进去,一边**着,一边应声说:“大流氓来啦,准备接招吧!”

  她的背部就绷紧了,屁股和大腿的肌肉也用起力来,嘴里丝丝地抽着凉气骂高振宇:“哎哟,别磨了,酸死了,唉,不行了,腿好软。”说着身子就向下趴,又总是被高振宇揽着腰,抱着她的小肚子提起来,接着干。高振宇扶着她的纤腰,下面的本钱直挺挺的顶在她的臀沟里,快速地抽出插入,屁股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狠抽着!

  陈曼妮的纤腰如同春风中的杨柳枝,款款摆动,丰盈的臀部被高振宇挤压得像面团似的捏扁搓圆,小小的**紧紧闭合着,却因小花园的牵动而不断地扭曲,变形,看在高振宇的眼里,那小小的浅褐色**蕾,就像在朝高振宇抛着媚眼似的。此时的陈曼妮被高振宇干得粉颊绯红,小花园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高振宇的本钱箝住,套紧,使高振宇的本钱一阵阵酥麻,高振宇也奋起神勇疯狂地挺送,使她娇美的身躯被高振宇撞击得冲出去,又被拉回来。

  高振宇不再说话,呼呼地喘着气,不停地**。陈曼妮的下身传出“扑哧、扑哧”的水声,她的乳房也在胸前晃来晃去,如果不是高振宇紧紧抓着她的腰,她已经瘫软下去。高振宇的本钱也传来阵阵酥麻的**,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本钱上,拚命地**,陈曼妮鼓足最后的气力,扭着纤腰,拚命地往后挺着屁股,汗涔涔的脊背上发丝凌乱……

  ……

  第二天早上很早的时候,陈曼妮就起床收拾吧了起来,高振宇陪着她在外面吃了简单的早餐后,她就去了单位张罗去省城采访的事情。

  和陈曼妮一分别之后,高振宇的心顿时感到空寂了起来,并且脑袋里的想法也多了起来。高振宇现在想的最多的事情,则是昨晚在自家抽屉里搜出来的那个u盘了,如何好好利用这个u盘帮吴佳玲摆脱何大民的控制呢?高振宇开始想了起来。

  好在今天办公室里到没有什么工作值得高振宇去做的,所以在一整个早上的时间里,高振宇还真想出了办法,那就是好好地利用手中的u盘,给何大民一点威胁,给何大民一些心理上的压力,从而达到帮助吴佳玲获得解放的目的。

  高振宇是个干实事的人,主意一拿定,他便打算将这件事中午的时候,去市区逛逛,准备买一些必要的东西,再选择个时间,对何大民进行威胁。

  高振宇在市区的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家手机修理店里买了一部魔音手机,然后又去了路边买电话卡的店里买了一张不用身份证登记的移动电话卡。然后便准备将自己的计划再度好好思考一番,准备做到能够万无一失地帮到吴佳玲。

  买完应该买的东西,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高振宇便给吴佳玲打了个电话,准备在电话中好好关心一下吴佳玲。电话打了过去,他便听见了吴佳玲那温情款款的声音:“振宇,你中午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高振宇听见吴佳玲那声熟悉的声音,便忍不住关切地问道:“这两天你的心情如何啊?”

  吴佳玲顿时郁闷极了:“振宇,你怎么了?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啊?”

  高振宇为自己想到办法而感到激动,他忍不住对着电话,道:“佳玲,你放心吧,从今以后,何大民再也威胁不了你了,他再也不敢让你做你不愿意干的事情了。”

  听到高振宇这么一说,吴佳玲不由得更加郁闷了:“振宇,你这话怎么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