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的邀约



女市长的邀约

  的确,高振宇在电话中说出的这些话,让吴佳玲感到特别的郁闷,高振宇到底想干什么?他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地让人为何大民不敢再继续威胁自己呢?这倒是让吴佳玲感到特别不解的地方。

  “振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佳玲又重复了刚刚的话,“你能把你的话说的再清楚一点吗?”

  高振宇这次给吴佳玲打电话,是因为自己想到了对付何大民的办法,心里实在太高兴了,所以也想让吴佳玲跟着自己一起高兴一下的。现在见吴佳玲表现的这么紧张,便开始感觉自己刚刚要和吴佳玲分快乐的打算,真是有些不必要。

  “呵呵,我现在已经想到了对付何大民的办法了,小吴,你放心吧,从现在起,何大民不敢再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了。”高振宇沉吟了一下,想到自己还不能告诉吴佳玲自己是利用何大民和温可妍的**视频威胁何大民,便转而该口道:“我打算从何大民身上入手,我已经想到了办法,对他进行威胁,只要我的办法能够对他产生威胁,我相信他就不敢再让你去干你愿意干的事情了。”

  吴佳玲听得一头雾水,道:“那你打算用什么法子对他进行威胁呢?振宇,你可不能乱来。”

  高振宇想了想,知道自己若是不能找个合理的由头让吴佳玲相信自己是能够帮得上她的,不仅不能让吴佳玲感到放心而且还会适得其反地让她更加担忧,于是高振宇便想到将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进行杜撰,来作为回答吴佳玲的理由。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小吴,你还记得吗?上次不是有个叫王林的小子骗你说手上有你和何大民不正当关系的证据吗?当时还被我教训了一顿,我现在已经找到看了他了,我准备从他的身上做文章,相信通过利用这个人,从而达到威胁何大民的目的。”

  听着高振宇的解释,吴佳玲的心不禁想起了自己某个痛苦的回忆,她怔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对着电话道:“振宇,你倒是说说,你想的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高振宇道:“我猜的没错的话,当初王林威胁你的事情,你也应该告诉过何大民吧,既然如此,王林的事肯定给何大民的造成了一定的心理负担,如果这时候王林再出面对何大民进行威胁的话,何大民的心里不发毛才怪呢。只要何大民心头有所忌惮,自然是不敢让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听着高振宇的话,吴佳玲倒是觉得这事有点儿可行性,但她心里对此事到底能不能成功还是一点底气也没有,所以只好对着电话充满矛盾地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振宇,你说这事儿能成吗?”

  高振宇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再琢磨一番,肯定能成功的,再说你也不要有什么心里压力,就算这件事最后成不了,也不会影响到你的,因为这件事的全部责任,将会由王林这小子承担,所以你放心好了。”

  吴佳玲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高振宇话中的各种逻辑,便对着电话点头笑道:“嗯,振宇,谢谢你,有你的帮忙,我现在感到轻松多了。”

  高振宇道:“嗯,好吧傻丫头,以后何大民要是让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去做啊。”

  吴佳玲听着高振宇这一声关怀的话,心里不禁感到温暖了起来,对着电话道:“振宇,谢谢你。”

  高振宇笑了:“傻瓜,咱们可是好朋友啊,你谢我干嘛呢?”

  吴佳玲感激地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是我的运气。”

  高振宇笑了。

  ……

  想到了帮助吴佳玲解脱何大民控制的办法后,高振宇的思想逻辑也就一下子豁然了不少。下午的时间里,他连如何帮助王飞儿甩掉文沛泽的办法,都已经想出了头绪。

  虽然高振宇是已经想到如何帮助王飞儿甩掉文沛泽,但他的想法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需要完善的地方多的是。不过要想完善这个计划倒也不难,应该高振宇很快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帮助他完善计划还真是绰绰有余了。高振宇想到的这个人,就是一直希望王飞儿和文沛泽彻底分手都不沈瑶瑶,现在王飞儿既然能够主动想要和文沛泽分手,沈瑶瑶自然会求之不得地配合自己完善计划了。

  高振宇有了这个主意,便马上打开了电脑,打开了qq准备和沈瑶瑶联系上。随着qq一打开,高振宇便看见了沈瑶瑶的头像正不时地闪动着。高振宇点开了对话框,便看见了沈瑶瑶发来的一条留言:“我现在已经想到办法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打电话给我。”

  因为自己现在也已经想到法子了,高振宇对沈瑶瑶说她想到办法的兴致也不是很大,所以电话他也就不打算打了。他准备就在网络上和沈瑶瑶进行一番交流。他敲动着键盘,对沈瑶瑶问道:“在吗?”

  不多时的功夫,沈瑶瑶的头像就闪动了起来。高振宇点开她的头像,便跳出了两个字:“我在”

  高振宇:“你说你已经想到可可以让王飞儿达到甩掉文沛泽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

  沈瑶瑶:“我打算从现在起,主动和文沛泽多多接触,你要做到的就是让王飞儿看见我和文沛泽在一起的情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样的话我相信王飞儿那样的女孩子,一定是可以找到和文沛泽分开的由头。”

  高振宇:“呵呵,这事儿能成?”

  沈瑶瑶:“只要王飞儿是真的想甩掉文沛泽的,我相信我这个法子就一定有用的。”

  高振宇:“你说的这个办法,还真是有点可行可行性啊。”

  打完了这些字,高振宇不禁暗暗地吃了一惊,沈瑶瑶这姑娘的心思还真是太重了,之前自己还把她当成女神在心里供着呢,看来自己当初还真是看错人了啊。

  “那你有没有补充的办法呢?”正在高振宇感到郁闷之际,沈瑶瑶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高振宇心想,你都已经把办法想的这么透彻了,还来问我有什么补充的干嘛?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帮助沈瑶瑶和王飞儿这两女的,干脆帮人帮到底的了,也就没有必要在保留什么了。

  高振宇于是加快敲动着键盘:“我也想到了一个办法。”

  沈瑶瑶:“那你就快点说说吧,你的办法具体是什么?”

  高振宇:“我觉得我们其实还可以给王飞儿安排一个男主角,让王飞儿也让文沛泽相信她有男朋友了,这样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的。说不定文沛泽看见王飞儿背叛了他,反而会气的一辈子不见王飞儿呢。”

  沈瑶瑶:“这么说你的办法倒是不错,但我想知道的是,你打算让谁来扮演王飞儿的男友?”

  高振宇:“这我就不是很了解了,我是个善于编辑不善于导演的人,至于王飞儿的这个男友应该找谁来扮演,你看着办吧,你不是为了让王飞儿相信文沛泽是花心大萝卜,找过演员了吗?”

  看这个高振宇发来的信息,沈瑶瑶不禁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她敲动着键盘道:“好吧,这个事情你让我好好想想。”

  计划交流到了这里,高振宇觉得自己也应该脱壳当个甩手掌柜才是王

  道,于是便继续敲打着键盘道:“既然我们已经把办法想出来了,我想以后你直接和王飞儿交流把计划如何实施吧。”

  沈瑶瑶:“你现在不想管我的事情了?”

  高振宇对着手机屏幕不以为然地冷笑了一下:“现在事情已经我们都已经聊到了这份上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

  沈瑶瑶:“哦……”

  高振宇:“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给王飞儿说一下,我相信你们能好好合作的。”

  沈瑶瑶:“嗯,好吧,这件事我考虑一下吧。”

  高振宇深吸了口气,心想这事儿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终于不用再费心了,心里也顿时豁然了起来。

  ……

  做好了前期的铺垫工作,高振宇便开始向何大民“发难”了。

  周四晚上,高振宇便利用魔音手机给何大民打了个电话,何大民接起了电话后,便条件反射般地对电话问道:“喂,你好,请问你是谁?”

  高振宇因为用的是魔音手机,所以也就不用顾虑被何大民听出自己的声音,在电话中语气嚣张地对何大民道:“何处长,你别管我是谁,我们现在还是来谈点正事吧。”

  何大民先是怔了一下,但很快沉着了起来,对着电话沉着地问道:“你到底是谁?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你是谁的话,我想我们现在连谈话的必要也没有了。”

  高振宇对着电话冷冷地继续笑道:“有没有必要跟我谈话,我想应该是我说了算才是,何处长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都这么保持领导作风的嘛,这样会让人觉得你何处长不平易近人的哟。”

  高振宇之所以在何大民面前表现出这样玩世不恭的姿态,是因为他希望在心理上给何大民一点压力,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也就不与之纠结了。

  “你是谁?你到底想干嘛?”电话里又传来何大民纠结的声音,“你要是再这么装神弄鬼的话,就恕我不奉陪了。”

  高振宇继续阴阳怪气地笑道:“何处长,你稍安勿燥嘛,你先看一样东西,等看完了我给你的东西,我们再谈谈正事嘛。”

  高振宇刚刚把话说完,边听见何大民语气焦虑地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要给我看的是什么东西。”

  高振宇道:“何处长,你不要一直给我问这么多的问题嘛,我说了让你稍等一会儿,等我把东西发给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之间应该如何谈。对了,我要发给你的东西呢,就在你的邮箱里面,请查收吧!”

  高振宇刚刚把话说完,便将电话挂掉了。然后,他便打开了电脑,将何大民和温可妍行苟且之事的视频发到了何大民的邮箱里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高振宇大概算了算时间,觉得这时候何大民可能已经看完了自己发给他的东西,便拨打了电话号码,给何大民打了电话。

  “何处长,我发给你的东西,你现在看的怎么样啊?”在电话打通了之后,高振宇便不客气地对着电话问了起来。

  其实,刚刚在电话中听到高振宇说有东西发到邮箱里给他看的时候,何大民就一直在电脑前守着,当他看见高振宇发来的文件时,看见是视频中自己和温可妍在办公室里翻云覆雨的画面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差点没有气的灵魂出窍,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电话里,何大民的声音极其的暴躁,但又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呵呵,何处长,我觉得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好像没有太大的意义吧?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谈谈正事,谈谈我们之间的正事才是嘛。”

  何大民听着电话里对方阴阳怪气的声音,联想到对方竟然连自己的邮箱、和温可妍的**视频都知道,不由得想起之前高振宇还在办公室的时候,在自己办公室里发现被人安装了摄像头的事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何大民很快就联想到自己和吴吉章之间的争斗吗,心头更加不安了起来。

  不过,现在何大民是不会给自己紧张和不安的机会,他对着电话怔了一下,便开口道:“你在我身上整了这么多的事情,想必是有你自己的什么目的吧,既然你是抱着你的目的在干这样的事情,倒不妨说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好吗?”

  高振宇觉得这时候就表明自己的目的,显得实在太突兀了,所以他这时候还不忘对何大民戏谑性地问道:“何处长,那你猜猜看,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何大民当然是不会那么傻了,要知道现在连对手倒地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要是冒然进行猜测的话,岂不是要引起对方的极大不满,这样不仅要弄巧成拙,反而会把自己的最大弱点展示在对方的面前,这个可是谈判的最大忌讳啊。

  “我不是神,所以我根本猜不出你是谁,更不会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你直接说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吧。”何大民犹豫了一下道。

  高振宇笑道:“好吧何处长,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再跟你卖关子了,我直接跟你说了吧……”

  然而,高振宇的话刚刚说了一半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竟然响彻了起来,他随手拿起电话一看,发现是冯溪语打来了,思潮便随之动了一下,更让高振宇郁闷的是,因为冯溪语打来的这个电话,让他心里想说的话顿时乱了起来。

  于是乎,高振宇只好暂时将何大民的事儿放在了一边,对着电话道:“何处长啊,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啊,我得忙一下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呢,还是等我的事情忙完了再说吧,你稍等片刻,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然后,在何大民郁闷不已的情况下,将电话挂掉了,转而接起冯溪语的电话。

  “冯市长,你现在打电话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接起来电话,高振宇笑嘻嘻地向冯溪语问道。

  “你现在都在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呢?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说话还是这么油腔滑调的呢?”电话里传来了冯溪语那还算温柔的声音。

  高振宇听到冯溪语着熟悉的声音,心里不禁激荡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道:“姐,你现在正在干嘛呀,怎么不跟我说说,打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呢?”

  冯溪语道:“我现在就在渡贤宾馆这边,今晚我的心情有些乱,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出来一趟吧,晚上我想让你陪我找个地方吹吹风。”

  高振宇和冯溪语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见面了,现在他甚至都有些想她了,所以等冯溪语把话说完之后,高振宇便马上屁颠颠地对着电话道:“姐,那你稍等一会儿吧,我马上过去接你吧。”

  冯溪语道:“嗯!”

  挂掉了电话之后,高振宇便马上收拾了一番,也不管何大民此时还等着自己的电话呢,就下了楼,招了一辆车子,去市政府和冯溪语见面去了。

  ……

  高振宇很快就接到了冯溪语,在冯溪语的车子驾驶室里坐

  好后,高振宇便笑吟吟地看着冯溪语,道:“姐,晚上我送你到哪儿兜风啊?”

  冯溪语吐了口酒气,说:“随便吧,觉得哪里适合兜风,我们就去哪里兜风吧。”

  高振宇说:“好。”

  高振宇将车子往汉江沿岸的方向开去,准备和冯溪语在汉江沿岸吃会儿江风再说。车子行了一段距离后,冯溪语却突然要求高振宇将她送到山水酒店。

  在送冯溪语回山水酒店的路上,孔秀兰一路都没有说话,等到了酒店的房间里高振宇便开腔说:“对了姐,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事情啊?怎么都不到市里来呢?”

  冯溪语说:“最近金马市在研究几个重要的项目,所以我的时间比较紧迫,想来市区也没有时间啊。”

  在和冯溪语经过一定时间的交流,高振宇发现冯溪语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变好了很多,他淡淡地笑了笑,道:“姐,那这个项目已经忙完了吗?”

  冯溪语说:“忙的也差不多了。”

  高振宇笑盈盈地说:“呵呵,姐,既然现在工作已经忙的差不多了,那你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可得常来市里啊,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你来啊。”

  冯溪语道:“好啦,你也别这么跟我油嘴滑舌的,我不妨告诉你,我是最讨厌油嘴滑舌的人的。”

  高振宇道:“呵呵,姐,你是不知道,我是只喜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油嘴滑舌的。”

  冯溪语的脸腾的一下,便红了起来,笑着说:“好了好了,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别跟我说这样没意思的事情了,我问你,最近小沈的事情你有在帮她吗?”

  高振宇的手在冯溪语的大推荐摸索了一小会儿,开始感觉再发挥自己的攻势的话,也不好动手,只好将手抽回来,说:“姐,这是你难得安排去去做的一件事情,你说我敢不做吗?我当然是要去把帮她把那件事办好,你说我不办好这件事我说的过去吗?”

  冯溪语稍微用力地把高振宇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拿开,然后红着脸说:“那,现在事情进展的怎么样啊。”

  高振宇笑了笑,一便发动着自己的攻势一边说:“进展的差不多了,小沈的个很聪明的姑娘,我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把她的事情处理好的。”

  冯溪语咬着牙齿说:“你先把手拿开,不要这样,我不习惯。”

  高振宇当然知道她这只是随口说说,毕竟她要是真想生气的话,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也不合适呀,再说要生气早就生气了,何必纠结到现在呢?想着这些理由,高振宇的胆子也就更大了,笑嘻嘻地再次将自己的手伸进了冯溪语的裙子里面,这一次更狠,直接就直捣黄龙,在冯溪语的小花园里面倒腾了起来。

  “姐,我们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好想你啊。”高振宇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儿,一步一步地引诱着她。

  “啊……”冯溪语本能地呻吟一声。刚刚想反抗的时候,高振宇却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巴,说:“姐,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帮助小沈的吗?”

  高振宇当然知道自己没必要把如何帮助沈瑶瑶的细节告知给冯溪语,所以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来吸引冯溪语的注意力。

  冯溪语果然被高振宇的这一番话吸引了过去,又喘了一下,说:“你怎么帮她的?”

  高振宇现在只想好好地在冯溪语的身上折腾一番,让她得到快乐,自己也好好地释放一下,于是便淡淡笑了笑,压低声音说:“姐,我怎么帮她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差不多已经成功帮到她了,你说我在你这儿是不是应该享受点奖励啊?”

  “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啊……啊……”冯溪语不禁又喘息了起来。

  于是高振宇用双臂迅速将她从腰间抱住,把嘴印在她的唇上,开始和她折腾了起来,道:“姐,你好好地陪陪我,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啊……”

  冯溪语无力的双手似乎只是想表达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和维护一下上司的尊严,所以只是无力的一推就紧紧抓住高振宇的双肩,好象怕失去什么似的,她张开嘴让他尽情品尝她细滑的舌头,然后将他的唾液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舌头一起吸进嘴里。高振宇的左手抚摸她的背部,右手在她臀部上的动作也由抚摸变成了抓捏和揉擦,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只会发“嗯”和“啊”的音,她呼吸急促,起伏的**压着高振宇的胸部。

  高振宇抱着她的感觉由清爽变成炙热,这股热流直达**,使他的宝贝肿胀着抵到她的小腹,右手中指挤进她两臀的缝隙,用力摩擦她肛门的外延,她也随之扭动臀部,摩擦着自己的宝贝,享受着那种触感。

  当高振宇用力将她的裤子顶进肛门时,她“嗯”的一声,全身颤抖。

  高振宇知道这时应该趁热打铁,左手一边感受光滑的肌肤,一边顺势将她的睡衣除去,右手则摸进**,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让人想将其全部掌握,但手可能连半个也抓不住,只好在它们上面来回的揉抓,每个动作都那么的有节奏。

  当高振宇要将右手绕到前面时受到了反抗,但他早有准备,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只觉得她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了,早已不能反抗,只有享受这种感觉的份了。高振宇也终于抓到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滑腻的**,细软的黑森林,动人的小果粒,颤动的温热,幸福的**从他的五指间传遍全身,他让五指尽挂摸她珍爱的密处,中指压在小东西之间,用五指分隔四片大小家伙和大腿,慢慢的按压,移动,动作温柔却有力道。

  最后高振宇让中指停留在门户旁轻轻的摩擦,掌根也抚弄着小果粒,从她的脖子吻到胸口,然后将舌头伸进**,品尝未知的区域,呼吸的声音很大,却盖不住她的**:“……嗯……嗯……嗯……啊……嗯……”

  下身在升温,中指也开始湿润了,在还能保持正躺的姿势之前,她把高振宇的上衣也脱了,竟然开始主动了起来。高振宇将她平放在床上,扒掉她所有的裤子,湿漉漉的黑森林下温泉冲刷着他的手指她紧闭双眼,享受着现在和将要发生的一切。

  高振宇扯掉她身上最后的胸罩,两只雪白的**在眼前一跳,大而白嫩的莲房呈半球型高耸着,紫黑的乳晕不大,上面嵌着黑枣般的乳核,这是无法抵御的诱惑,让人神往。高振宇脱掉外裤,用膝盖抵住湿润的小花园,继续玩弄着小果粒,腾出双手扑到双峰之间,将头埋进**,闻着那里的气味,舔着莲房的底部,细嫩的莲房摩擦着脸颊,双手攀着两峰颤抖的揉抓。

  高振宇心想,她一定想更好的了解自己的宝贝,平日严肃的冯溪语已经变成了他下面这块欲望的肉体,他知道不应让这个饥渴的女人再等下去了,离开肥硕的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房之前,他再次咬住她的**,用手捏着另一个,彷佛要从里面挤出乳汁,可能是他用力大了一些,“啊……”她发出疼痛的欢叫。高振宇从**慢慢吻到肚脐,平滑腹部上的这个小洞充满了他的唾液,继续向下吻到隐秘之处,高振宇用左手食指轻擦小果粒的上端,感到她的颤动,右手从右面大褪的内侧开始,抚摸过小花园来到左面大腿内侧,再摸回右面,光滑湿润的肌肤使五指充满了欲望,随着抚摸揉捏频率,力度的加大,白嫩的大腿向两面慢慢分开,一股女人的体味扑鼻而来,温泉泉涌,稀松的黑森林掩盖不住密处,一股热流使高振宇的宝贝胀的更粗更大。

  “嗯……嗯……嗯……嗯嗯……”

  饥渴让她难耐,双手

  又伸向高振宇的宝贝,但高振宇想按自己的步骤来,所以将她双手按在床上,用身体压住她的**,把舌头伸进嘴里让她吮吸又将她的舌头吸进嘴里品尝,再移到侧面吻她的耳垂,在小果粒和小花园口来回摩擦,不时的撞击两边的小东西,她说不出话,手也动不了,只有哽咽而使莲房和**开始振动,这使他更加兴奋。

  摩擦了一会儿,高振宇把本钱停在小花园口,看见下面的冯溪语因饥渴而痛苦的表情,极度的自豪和欲望使他用力向下一顶,本钱钻进了狭窄润滑的通道,两个身体结合在了一起。

  “啊……”

  痛苦的叫声之后,冯溪语睁开眼睛,眼里含着泪,高振宇觉得她十分娇小,令人爱怜,于是放开她的手,亲吻她的眉、鼻、唇……

  当高振宇向上拔起宝贝时,她突然用手按住高振宇的屁股,生怕他离开。

  高振宇怎么会离开呢?这时离开这个欲望的女人,可能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宝贝向上拔起接着向更深处用力一插,半根宝贝陷了进去。

  “嗯……”

  幸福的叫声过后,她放心的用手搂着高振宇的背,使他紧紧的压着她坚挺的莲房,享受烫人的体温。

  高振宇抚摸她的脸颊吻着她,她也会心的亲着他,宝贝当然不能停下,缓缓抽出,再深深插入,小花园里湿润温暖,紧紧包裹着宝贝,抽动时小花园内壁和宝贝的摩擦,使他的宝贝隐隐作痒,抽出时他身体向上送,好让宝贝露在外面的部分可以摩擦她的小果粒,对她莲房的挤压也更大力了,抽出、插入,再抽出、再插入,宝贝每次插入都更深、更大力。

  她的呻吟鼓舞着高振宇更大力的向小花园更深处插去,她屈膝将两腿分得更开,好让他可以插的更深,他用力一顶,本钱撞上了另一根管道,于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奋力一顶,将整个宝贝插入小花园,哪里包裹着本钱,一阵奇痒传遍整根宝贝。

  “啊……”

  为了止痒,高振宇开始在小花园上蠕动,她的**使他觉得两人之间还有距离,所以特别用力挤压她的**,感受那里的刺激,她的**也越来越大,他用手在她软肋一捏。

  “啊……”

  又是一声欢叫,她不禁屁股一扭,这使他感觉宝贝也跟着转动了一下,**传遍了全身,也传到了她体内,因为她开始扭动她的屁股,这使两人都十分兴奋,开始挤压她的小花园,宝贝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但她的**似乎听不见了,她高举双腿,然后紧紧的缠着他的腰,手臂从后面死死的抱着他的背,原本狭窄的小花园也开始收紧,她彷佛已经窒息,身体只有紧缩和颤动他知道她开始进入高潮了,紧包的感觉使他的宝贝炙热无比。

  高振宇感觉自己就快要射了,为了缓解这种感觉,于是他继续有节奏的挤压她的小花园,虽然宝贝在她体内只是艰难的挪动,但却将她不断推向高潮,这样如胶似漆了约十分钟,在她快要退潮之前,他使出全力小腹向前一挺,宝贝一挑,射了出去。

  当激情渐渐地散去之后,高振宇发现冯溪语的态度明显的比刚刚好多了,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显得好看极了。

  这时候两人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地分开,所以高振宇便紧紧地抱着她的小蛮腰,充满了柔情地问道:“姐,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你害死我了。”

  高振宇在冯溪语的身上得到满足后,心里不理你感到飘然了起来,他轻轻地摸着冯溪语的手,道:“姐,要是你永远对我这么好,那就好了。”

  “呵,瞧你这德性!”冯溪语从嘴里发出了一个冷哼。

  高振宇死皮赖脸地凑上去,道:“我这德性怎么了?难道不好吗?我记得你刚刚还蛮受用的嘛!”

  冯溪语并没有和高振宇纠集太多,她皱了皱眉头,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道:“你别在这里扯淡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得老实回答我好吧?”

  高振宇听了冯溪语的话,本能地怔了一下,道:“姐,您要问我的是什么问题啊?只要是您问我的问题,我当然要好好地回答啦。”

  冯溪语轻轻地“嗯”了一声,道:“你现在感觉在督查处工作怎么样呢?”

  冯溪语的话,让高振宇深深地感觉到,她向自己问出这个问题的目的不简单,但至于怎么个不简单法,他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所以只好回应道:“呵呵,姐,我是个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轻人嘛,年轻人需要的就是一些可以让自己得到磨练的机会,我觉得在督察处的好处就是能够让我获得一些可以磨练的机会,所以我觉得自己干的还行吧。”

  听完高振宇的回答,冯溪语于是又问:“这么说,你是想在督察处一直干下去了?我想你是个聪明的人,应该想过如何得到更好的机会吧?”

  高振宇把自己的头狠狠地往冯溪语的胸口扎了进去,在她那一对饱满的大白兔上摩擦了好一会儿后,才说:“姐,我当时是想能够拥有一个让我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啦,可这样的机会往往是最为难得的嘛。”

  高振宇本以为冯溪语会告诉自己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告诉自己应该如何才能拥有到这样的机会,谁知道她喘息了一下,便推搡了一下高振宇的手,说:“既然是机会,自然是不好得的,你觉得容易得到的算是机会吗?”

  高振宇干脆抱紧了她的小蛮腰,说:“姐,我觉得你是有什么地方想提醒我的吧?”

  冯溪语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主动地从高振宇的身上下来,随手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擦拭了起来。高振宇暂时地停住了自己的动作,直接把手伸进了冯溪语的胸前,轻轻地揉捏起她的梁子大白兔来:“姐,你是不是想对我提醒什么?”

  冯溪语说:“你是个聪明人,我知道你在单位喜欢耍一些小聪明,博得你顶头上司的好感,但是你应该知道,在官场上混,就要如履薄冰,并不是每一个领导都是可以示好的。”

  高振宇更加确信冯溪语这是有什么地方想暗示自己,但他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本来是想直截了当地问冯溪语到底是有什么地方想提醒自己的,如果真是哪里想提醒自己,就直接提醒好了,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但想到冯溪语那小心翼翼的做人方式,他也就只好作罢了。

  高振宇沉默了一下,才继续打着马虎眼道:“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记着你的话的。”

  冯溪语见高振宇的回应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味道,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的方式有些让人难以捉摸,便换了个语气道:“振宇,作为督察处的成员,又是游大云的心腹爱将,我想你应该知道游大云最近都在忙活些什么吧?”

  在官场上,很多人都知道,不管是应什么方式了解某个干部的事迹,都是一个很不明智的事情。况且还是向该干部的手下了解该干部,就更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了。但是冯溪语在饶了这么多圈子之后,却向高振宇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还真是让高振宇感到不解的,她这是怎么啦?难道她不怕自己将她了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游大云的事传到游大云的耳朵里?

  “姐,这事儿我倒不是很了解,我在督察处工作的时间也不长,所以还没有想留意领导动态的打算。”高振宇想了想说,“可是姐,如果你需要这方面的信息,我想我倒是挺方便去留意的。”

  冯溪语明白,高振宇这是在向自己示好,但是她是个聪明人,不会直截了当地就对高振宇说行,那样的话岂不是向高振宇表明,自己正在留意游大云吗?那可是官场上的大忌啊。

  冯溪语想了想,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最近听到一些干部对你们游主任的传言挺有趣的,所以我也感到有些意思,便向你随意问了一下。”

  高振宇心想,冯溪语带着自己饶了这么长的圈子,该不会是想让自己帮她了解到游大云的动态把?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动机是什么呢?

  高振宇想了想,不偏不倚地说:“姐,这样吧,以后我好好留意留意,要是有关于游处长的某些信息呢,我就打电话跟你说吧,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举手之劳嘛。”

  冯溪语满意地应了一声“嗯”,然后便不再说话。

  ……

  被高振宇挂掉了电话之后,何大民便开始等待着高振宇的再次打电话来,但等了老半天高振却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给他,这让何大民的心里彻底没底了。对方拿着自己和温可妍威胁的**录像威胁自己,可是话说到一半,对方的目的还没有了解清楚,可是电话竟然就挂断了,这让何大民的心里不禁感到发毛,他忍不住照着高振宇刚刚打给他的号码回拨过去,但是电话那头却是没有人接听的结果。

  何大民于是便开始在自己的家里酝酿了起来,他很快把这次收到威胁的事情,和之前吴吉章派人在自己办公室里设置摄像头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因为视频中的嘲就在自己的处长办公室,而且自己和温可妍最后一次在办公室里颠鸾倒凤的时间,也正好是发现摄像机的时间点。

  何大民就着视频中的画面思考了老半天之后,终于控制不住地拿起了手机,给温可妍打了个电话,让温可妍到自己家附近的一间宾馆里见面。

  当温可妍听见何大民招呼自己去一个不知名的小宾馆见面时,马上就喃喃地对着电话道:“哎呀,我说我的何哥啊,你约我见面,怎么就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宾馆啊?这样吧,我先在市区开个好点的房间,我们再见面吧,何哥你等一下啊,我这就准备着。”

  温可妍对何大民一向都很尊重,毕竟他在生意上是帮了温可妍不少的忙,而且温可妍最近对吴吉章已经完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抱希望了,所以她这段时间里对何大民的态度,反而更加的暧昧了。但何大民现在已经被一个陌生人发来的**录像搞的心头彻底没底了,所以哪里还顾得上享受温可妍的暧昧呢?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好啦小温,我现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你先过来吧,我跟你谈点正事吧。”

  温可妍每当主动约会何大民见面的时候,何大民都是一副极其色迷迷的语气,恨不得将她马上一口气吞下去,但这会儿他却表现出这样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让温可妍真是百事不得其解。

  “好吧何处长,我现在马上就赶过去见你!”温可妍对着电话满口答应道。

  “嗯,那你快点过来吧。”

  挂掉了电话,温可妍马上开车去了何大民约她见面的宾馆。在宾馆里一见上了面,何大民也寒暄也没有,就对着温可妍道:“你先跟我来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温可妍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跟着何大民的身后,向房间里的书桌走去。书桌上摆着一台电脑,此时何大民已经把视频打开,电脑的画面上正播放着温可妍和何大民颠鸾倒凤的画面。

  “何处长,您这是……您这是什么意思……”看着电脑上的画面,温可妍面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何大民道:“我告诉你吧,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有人把这个视频发到我的邮箱里面,并且还打电话给我,对我进行了一番威胁。”

  温可妍看看着何大民一副深沉的样子,心里更加没底了,道:“何处长,那到底是谁把这个信息发给你的?是对你进行威胁的?”

  何大民的嘴角洋溢出一股黯然的笑,道:“唉,我要是知道是谁对我进行威胁的话,我现在就不用把你叫来跟我一起郁闷了。事情是这样的,刚刚呢,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让我打开邮箱,说让我看看邮箱里面的内容。等我看见邮箱里的内容后,他又说要跟我商量点事情,可是事情还没有商量,他就告诉我他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见面,所以我现在感到特别费解啊。”

  何大民说的这个事情,已经电脑中的画面,让温可妍很快想起了很久以前她和吴吉章还很暧昧的时候,吴吉章怂恿她去色诱何大民,并且还说要让人在何大民的办公室里设置摄像机拍下证据的事情,所以当现在听到何大民说起此事,温可妍的心里便特别的不是滋味了。温可妍心想,如果自己猜的没错,何大民很有可能是受了吴吉章的威胁,可是吴吉章之前不是说了,摄像机被人取走了吗?当时还怀疑摄像机被何大民或者高振宇拿走的,为了证明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是他们拿走的,当时温可妍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进行试探呢。现在看着视频就在自己的面前,温可妍的心里也就存在了不少的疑虑啊。

  “可妍啊,我这次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你对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看的呢?”何大民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再次开腔向温可妍问道。

  温可妍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的心里很清楚,何大民之所以问自己这个问题,这当中肯定是有什么样的深意的。

  “何处长,你问我怎么看这个事情,我可真不好说啊,看到这个我现在也没注意了,所以我觉得你问我可真是问错人了啊……”

  “要说是不是问错人了,这倒不一定吧?”何大民一脸认真地看着温可妍的脸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相信你也已经猜到了到底是谁把这个东西发给我的吧?”|||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