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 魂的呻 吟



销魂的呻吟

  温可妍嗅着何大民脸上那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心里更加没底了,忍不住暗自想着,难道何大民看出了什么?或者是何大民对自己之前和吴吉章的苟合也是有所了解的?要是真如自己猜测的这样,那何大民今天找自己出来,又是处于某种目的呢?现在的温可妍已经不是过去的温可妍了,现在她压根不用担心被何大民看出什么后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损失,但她还是在心里留了个底,准备再观察一会儿工夫,再看看何大民到底是处于那种目的,然后在想自己应该表达出什么观点。

  果然,在温可妍沉默了半晌之后,何大民终于再次开腔了:“我知道你现在其实很想问我,我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我们就省了说这道话的功夫吧。这个视频拍摄的时间,是我们最后一次在我的办公室里见面的时间,在我们那次见面后的第二天,我就发现办公室里被人安置了摄像机,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一些让人感觉微妙的东西啊……”

  温可妍道:“何处长,你说的这些话,我现在还不是很理解,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够说的明白一些。”

  何大民的嘴角洋溢起一丝明显的深意:“其实你的心里很明白,小温啊,我相信你的心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明白,你只是有所顾虑,所以你才会表现出一副不明白的姿态。”

  被何大民这么一说,温可妍的嘴里便不再说什么了,因为这时候她也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除了增添何大民的不好印象,似乎起不到任何的用处。

  在温可妍保持了二度的沉默后,何大民再次开口道:“小温,你老实地告诉何哥,何哥对你如何?”

  温可妍这会儿倒是有些懵了,心想何大民这时候脑子里在卖着什么药啊?这么突然问自己这些问题呢?但一阵疑虑过后,她还是老实地回答道:“何哥对我很好,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何哥总是给我最大的帮助,所以我现在一直记得何哥的好呢。”

  何大民满意地点点头,便不再纠结这个话题,重新说了个话题,道:“你现在事业也有一定的基础了,甚至在汉江市也是小有名气的人了,但你知道吗?如果这份视频传到外界去的话,不禁我的前途没了,甚至对你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你现在的身份得来不容易啊,所以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因为这个视频,断送自己的前程吧?”

  温可妍皱了皱眉头,道:“何哥,我当然不希望这个东西毁了我的前程,但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何大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熟练地将烟点燃,然后大口大口地吸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口烟,沉沉地皱了皱眉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如今要想把这件事处置妥当,我们之间的真诚合作的很重要的,我希望我们能够真诚的合作,合力将这个问题解决掉,这才是我们在汉江这个城市的能够继续立足的关键。”

  何大民的这番话,其实是非常明显地告诉温可妍,自己和她现在已经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自己因为这个原因收到处分,那她勾引他的事儿,也一定会收到相应的制裁。

  何大民的话一说完,温可妍便回应道:“嗯,何处长你说的是呀,从现在起我们是必须拧成一根绳才是,只有拧成一根绳子,我们才能共同度过这个难关。”

  何大民面露微笑地说:“是呀,你能够这么想就好了,我想我们会成为最好的盟友。不过在酝酿如何度过难关之前,我还想向你征求一件事情,还希望你老实回答我呀。”

  温可妍怔了一下,道:“何处长,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就直接问吧。”

  何大民“嗯”了一声,道:“最近这段时间里,我听到了一种说法,说是前一段时间里,你一味地想靠近我,都是因为吴吉章的怂恿,这个事情,我听你告诉我真相。”

  温可妍先是紧张地楞了一下,但很快就自然起来,毕竟她心里也很清楚,何大民今天把自己叫到他的面前,又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自然是有所准备的。所以她也就知道,自己再争辩也没有任何意思。

  “何处长,您这话是听谁说的?”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突兀,温可妍画蛇添足般又问了一句。

  何大民道:“接待处虽然一座小庙,但是在我们接待处里面却是可以干成很多别的部门上的人干不成的事情,你觉得我想知道你的老底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

  温可妍彻底没咒念了,从谈话的角度上看,何大民已经将她逼到了绝路上了,她现在压根就没有否认的可能,若是否认何大民的话,则说明她现在根本没有诚意要跟何大民结盟。

  “何哥之前的事情,我……有些地方我也是身不由己的。”这时候温可妍除了表面出一副知错能改的姿态,她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何大民道:“是呀,以前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有身不由己的地方,但是我们能做的事情,应该是把我们的重心放在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困境上才是。”

  温可妍是个聪明的女人,听何大民把话说到了这里,心里知道何大民这是想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于是便对何大民点头道:“何处长,谢谢你的理解。”

  何大民看着眼前的女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副不自然的样子,不由得点起看他心头的**,他笑容可掬地拉过温可妍的手,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相信你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会想办法弄清楚,这个视频是被什么人控制住的。”温可妍有些不自然将脸转向了和何大民相反的一方去了。

  “如果是别人想知道这个视频是从哪里出来的也许不容易,但要是你想知道这个视频是谁给我,倒是很容易啊。”

  “何处长,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因为你是吴吉章的人。”

  “你怀疑这件事和吴吉章有关系?”温可妍虽然从心里也认定这件事是吴吉章干的无疑,但在何大民的面前却本能地把话题转移开来。

  杜江华突然翻了下身子,紧紧地抱住温可妍的身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说:“其实你心里清楚,这件事和吴吉章绝对是有关系的,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呢?”

  虽然何大民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是很沉重的,但他的动作和表情却充满了欲望,杜江华一来热情,温可妍反而感到有点不自然,她扭了扭身子,说:“好啦何处长,你好好说话嘛,不要在我身上动来动去,我不自然。”

  “怎么啦,你以前可都是对我柔情万种的,今天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不给机会啊?”

  “何哥,我不舒服。”

  杜江华眯起眼从背后看他的温可妍,薄薄的米色短连衣裙下丰满的腰肢若隐若现,黑色的胸罩背带和白色**也清晰地浮凸出来。这娇滴滴的美人儿一下次刺激了他的欲望,他感到下身开始**,便走过去,一只手搭在了温可妍的肩膀上。

  温可妍浑身一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杜江华看到她的战栗,心里涌起一种**。

  “何处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心里好乱,想的最多的还是应该如何度过这个难关。”温可妍幽幽地说着,因为还在想着计划的事情,所以对何大民的热情她是一点儿也打不起来。

  “这件事我现在也暂时没底啊。”

  杜江华却没有听她的话,而是继续抱紧了温可妍的身子,火热的嘴巴狠狠地凑了上去。

  温可妍感到特别的不自然,开始反抗了起来。杜江华继续着自己的动作,把一只手从温可妍腋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果实,用力揉捏起来,另外一只手摸到温可妍的小腹,将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下身,隔着**用硬挺的小兄弟顶住,然后开始摩擦。

  “何哥,你说我要是在吴吉章那儿也得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到答案的话,你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温可妍本能地抓住了何大民的手问道。

  “嗯,这倒是个问题啊,我得好好想想。”杜江华也不知道自己在回应什么,又开始凑了上去,开始吻起了自己的温可妍。

  “何哥,我担心吴吉章这只狡猾的狐狸,不会告诉我真相,到时候我们可怎么办。”

  “我觉得这倒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杜江华看到温可妍的眼角动了一下,却没有任何的躲避和反抗,于是更加快速和用力地摩擦起来。

  “那你说重要的是什么?”

  “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吴吉章对你那是一点感情也没有。”何大民说完便不再说话,而是耐心地进行自己的动作。

  几分钟后他感到欲望被燃起,便将温可妍的连衣裙撩起到腰间,把她的**扯下,伸出右手摸起温可妍毛茸茸的小山丘。夜深人静,他的手指头摩擦温可妍**的声音显得很大,沙沙作响。温可妍的入道口柔软而湿润,那两片褶皱的肉混杂着黏液和毛发在他的手下不安地悸动着。

  “何处长,你为什么这么说啊……”温可妍一边说着,一边努力压制着被何大民挑起的敏感神经。

  “只要你知道吴吉章是完全在利用你,你才会真诚的和我合作,这才是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嗯。”温可妍鼻子里轻轻地哼哼,杜江华忽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整个小山丘,温可妍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杜江华忍耐到了极限,捞起温可妍的上身,举起她的双臂,把睡裙从她头上脱下。

  温可妍背对着着何大民两手撑在床上,只穿一件黑色胸罩的雪白身体暴露在何大民的视线下。

  “你现在还没有告诉我,你对吴吉章的为人到底是怎么看的呢?”杜江华看着黑色的胸罩带子勒进温可妍的脊背皮肤,带子周围的白肉诱人地浮起,不禁兴奋地咧开了嘴,下身更加硬挺。他扯开胸罩后面的挂钩,背部的白肉解脱了束缚,浮起部分消失了,但胸罩勒出的痕迹却留在背上,非常显眼。

  “告诉我,你对吴吉章的看法是不是有所改变?”

  温可妍没有回应,却顺从地弓起了身子,是自己半跪在床上。杜江华从后面伸手握住温可妍的果实,用力揉搓着,并不停地用食指按压她的**。尽管胸罩已经解开,但杜江华却并不把它拿掉,而是让它松松垮垮地挂在温可妍丰满的身体上,他觉得这样做起来更刺激。

  “你为什么不说话?”何大民的攻势渐渐变的强烈了起来。

  “我之前和吴吉章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作了那么长的时间,吴吉章对我的帮助还没有对我的利用多,你说我对这样的人,还有合作的必要吗?”温可妍沉吟了一下道。

  “你终于知道了啊。”何大民满足地继续手上的动作,“这才是你跟我的合作态度。”

  温可妍低头看着何大民的手在自己的果实上肆虐,两只果实被揉捏着挤碰到一起互相摩擦,******变得发硬,又被手指头用力按压下去,杜江华还没洗澡,一身的汗臭混合浓烈的烟草味笼罩住她,令她浑身燥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听到温可妍的呻吟,杜江华再也忍耐不住,他迅速拉下自己的**,掏出坚硬的**塞进温可妍的臀缝里,试探了几下后对准她的柔软之处狠狠插了进去。杜江华进入温可妍的花园后,开始缓慢**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小兄弟沾满黏液在温可妍的**里进出,顺畅润滑,被灯光照得闪闪发光,有一种征服的满足感。他一手握着温可妍的果实,一手握着温可妍的腰侧,把她的丰满白皙的臀部拉撞向自己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响声。

  温可妍的右边腰背部有一个黑色的痣,上面还长着几根黑毛,显得性感而**。杜江华放开温可妍的果实,两手都把着温可妍的腰,不时地还摸捏她背后的那颗黑痣,开始快速猛烈地**起来,两个人身上都开始冒出汗珠。

  温可妍下身被何大民的粗硬小兄弟顶入,觉得自己的小水道紧紧包裹着它,但由于润滑的缘故又不能够把它握住,小水道里一松一紧的感觉让她精神恍惚,鼻子哼哼不断,两个果实随着何大民的撞击被一前一后地抛动,摩擦着还挂在身上的胸罩,看起来非常刺激。她的喉咙发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啊…………嗯…………”

  杜江华听见她低声呻吟,道:“宝贝,爽就大声叫,不要这样哼哼唧唧。”然后又加快**的速度,猛烈地挺动。何大民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温可妍的两只手在冲击下已经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台面上支撑,整个身体几乎是趴着,果实不时地撞到台沿。她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间,被何大民一捅,不由自主地又仰抬起来,发出阵阵娇喘和**的呻吟。杜江华看着温可妍在自己的身下被干得情不自禁的**模样,体验着自己的强壮和勇猛,不禁越发来劲,伸手抓住温可妍的果实,推拉着温可妍的身体加速配合**的进退。

  两个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漓,温可妍白腻的果实更加滑不留手,揉起来滋滋作响,和**在小水道里**的声音很类似。

  温可妍感受着小兄弟越来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狠地捅进自己的身子,知道杜江华已经快到了,她想借这个机会好好讨好一下自己的何大民,于是她弓起脊背,开始大声呻吟:“哦……好厉害,我……快……快不行了……啊……”

  “是吗?”杜江华仿佛找到了自信,“我真的很厉害?”

  “我受不……不了了”,温可妍喘息呻吟着,抬起下巴,闭着眼睛张着嘴,半转头让何大民看她痴迷的骚样。听到温可妍的**,杜江华再也忍耐不住,一手紧紧抓住温可妍的果实,一手按住温可妍的肩膀,下身更加迅速地冲击起来,浑身的汗水使冲击的啪啪声显得非常响亮。在十七、八下猛烈的**之后,他紧紧地抵住温可妍的屁股挺直了身子,这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道了极致了,所以也顾不上温可妍的反应,直接便将自己的身子从温可妍的身上抽了出来。

  “你,你又怎么啦?”正享受到何大民的攻势,却看见他硬生生地将家伙从自己的身子里抽出来,温可妍感到有些空虚。杜江华道:“刚刚有朋友送了我一盒子的药,说吃了能返老孩童,我现在想试试。”

  “是药三分毒,何哥你可不能随便试啊。”

  “没事的,这药据说维生素含量高点,没有什么副作用的。”

  温可妍也不管到底是什么药,只好忍着说:“嗯,那吃药的时候你注意点吧。”杜江华很快地从公文包里将要拿出来,甚至连开水都不用,就直接将那个蓝色的小药丸细细地嚼碎,然后,将之吞进了肚子里。

  接着,他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把温可妍拥入怀里,嘴唇颤抖着寻找着温可妍湿润柔软。温可妍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柔顺地躺在他的怀里,撅起小嘴迎接她许久没有温存的何大民吻了。一边亲吻,他的手一边爬上了温可妍高耸的乳峰,轻轻地揉搓着,温可妍嘴里也开始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温可妍的果实高耸、丰满。他的鼻子里充满了温可妍脸上、小嘴里散发出的清新迷人的气息,嘴里含着她那娇嫩的香舌,手开使沿着果实下滑,滑过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终于覆盖到温可妍神秘,丰满柔软的**上,“好柔软啊,鼓溜溜,这么丰满。”

  温可妍没有回答,只是娇羞地看着他,眼睛里是鼓励他继续下去的眼神。上床后把温可妍的娇躯平放在床上,眼睛开始沿着她高耸的果实、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可爱的肚脐扫描。

  温可妍的**横陈在眼前,她的皮肤白嫩得耀眼,纤纤的细腰下两条玉腿修长,他手沿着温可妍诱人的身体曲线抚摸,她的肌肤清爽滑嫩,手感很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杜江华又轻轻翻过她的**,温可妍顺从地趴在床上,丰满的臀部骄傲地翘起,两片臀瓣紧紧地闭合,纤细的玉腿是那样得迷人娇嫩。

  杜江华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脸埋在温可妍深深的臀沟里,温可妍不说话,只是紧闭着美丽的眼睛,嘴角露出羞怯地笑,他开始下滑,嘴唇沿着她迷人的脖子划过她高耸坚挺的乳峰,把带着乳香的樱桃般的**含入口里,温可妍的果实是那样柔软,随着他地吮吸而左右摇晃,他把这块阵地交给自己的双手,嘴唇继续前进来到她平坦柔软的小腹,用舌尖**她圆润的肚脐,

  对于温可妍来说,杜江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会来事了,所以她紧紧地咬着嘴唇,期待着何大民的继续洗礼。杜江华先是用舌头舔吮她稀少的黑森林,直到她的黑森林彻底的湿润而贴在她平滑的小腹上,然后才轻轻吻住了温可妍那两片湿润的蜜唇,温可妍发出美妙地呻吟声。

  杜江华伸出舌尖顶住了她那柔软的**,轻轻用力,舌尖钻进了温可妍的身体,钻进了让他朝思暮想的**里,温可妍发出一声娇呼,紧张加上害羞,她的**轻轻地收缩,柔软的阴肉包裹住他的舌头。这种感觉让他眩晕,他把舌头伸到极限,整条舌头缓缓地没入温可妍的身体,他张大的嘴也紧紧地包裹住她的整个**。

  这时的温可妍已经意乱情迷,小手轻轻地抚摸上自己的丰满果实,另一只手也悄悄地抓住了他的坚硬的本钱,轻轻的上下**。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该安慰美丽的温可妍了。杜江华用双手扶住温可妍的双膝,慢慢地打开到最大,她的玉腿十分柔韧,几乎分成了一字,美丽诱人的**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他知道自己不能让她久等,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喂饱她,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的心里尽量地可以得到满足。

  杜江华提起大本钱来到温可妍的双腿中间,红肿的本钱顶在了她已经微微张开的门户上,已经充分的湿润,只是梢一用力,本钱就挤开了两片蜜唇,整个本钱已经陷入了她门户的包围中。温可妍感觉自己的下身被大大地撑开,一个火热的如同鸡蛋大小的东西闯进了自己的身体,她知道那只是他的本钱而已,于是调整呼吸紧闭双眼,迎接他整根本钱的入侵。

  温可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一直紧闭的下身通道被一条巨大粗壮的东西贯穿。杜江华也感受着整条本钱被可爱的温可妍的身体,被她柔软温暖湿润的下身包围的感觉。他能感觉到温可妍的下身因为兴奋而轻轻地蠕动,他的本钱顶在了一个柔软温暖的东西上,那是她的子宫颈,他兴奋地想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杜江华再次挺进宝贝,看着自己湿漉漉的本钱,再次刺入温可妍高耸的**里,经过她**的彻底滋润,本钱又暴长了两公分,已经顶开了她的子宫颈,整个小兄弟完全陷入温可妍的子宫里。他开始反复地**。温可妍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潮红和香汗,任凭他粗壮的本钱在自己身体里驰骋。

  很快的他感觉头开始眩晕,腰部发麻,于是紧紧地抱住她的纤细的小腰,嘴里发出低吼,宝贝深深刺入她的下身深处,本钱陷入温可妍的子宫里开始跳动。

  杜江华为了在温可妍面前表现自己,今晚特别的卖力,他的一手沾着她的**,揉着她的**,在内外的刺激下,她的**越缩越紧,夹着他的本钱搞的他也舒服极了。看着温可妍红透的俏脸,感觉她下身的颤,望着她身体的不断扭动,这是体内**的最好宣泄……

  虽然和温可妍之间的交流并没有让何大民了解到那些有用的信息,但何大民却不再像刚刚接到那个陌生电话时那么迷茫了。他对着窗外的夜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念叨道,现在也只有等到那个打电话威胁自己的人再度打来电话,等自己和他交流一番再好好揣摩对方的目的了。

  ……

  第二天晚上,高振宇再次给何大民打电话,准备对何大民进行一番交流,准备将自己的目的向何大民说清楚,从而达到让吴佳玲从何大民哪儿得到解放的目的。

  电话打过去后,何大民估计是正在宴请市里的某个领导,高振宇便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寒暄声音,高振宇于是笑吟吟地对着电话道:“何处长,您现在正在哪里潇洒啊?”

  毕竟,昨晚这个陌生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把应该说的地方说清楚,所以这会儿何大民的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但是这会儿他正在陪着市里的领导,要是和这个不知道名字的人交流太多的话,对自己自然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所以这会儿何大民的心里也是没底的。

  “我现在不方便给你说话,你有什么事情等我有时间再说吧。”何大民经过了一番犹豫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暂时不谈此事。

  但是高振宇现在已经找到了可以对何大民的权威进行挑战的机会,自然是不会白白错过,现在他已经抓到了主动权,自然是得好好利用一番了。

  “何处长,我知道你现在日理万机,正忙着大吃大喝吧?若是你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说话,我担心……嘿嘿……”

  “你想干嘛?你想威胁我吗?”听见对方这故弄玄虚的声音,何大民差点没有气的七窍生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呵呵,何处长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对你的一种威胁,但我很明显地告诉你,我就是想威胁你,你好像也拿我没有办法吧?”

  “既然你这么强硬,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吧,你告诉我,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连自己的目的都不敢告诉我的话,我觉得你打这个电话那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何处长,你还记得曾经有段时间,你在自己办公室里发现摄像机的事情吧?”高振宇酝酿了一番便继续向何大民卖起了关子。

  说起此事,何大民的心情就马上提了起来,看来自己之前担忧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自己的把柄果真落在别人的手上。可吴吉章已经掌握了自己的把柄,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对自己出手呢?这中间说明了什么?

  “你是吴吉章的人吧?”僵持了一会儿何大民终于忍不住向对方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因为他心里也清楚,自己要是守势太稳的话,对方肯定还会继续跟自己绕弯子,那样的话岂不是要浪费自己更多时间?

  高振宇道:“看来何处长你还没忘记我小王啊(当初吴吉章派去何大民办公室安摄像机的王林),不过我现在得更何处长你申明一点,我现在已经不是吴处长的人了。”

  何大民咳嗽了一声,心里更加嘀咕了起来:“那你的目的是什么?要钱呢还是要别的东西?”

  高振宇道:“我不要你的钱,也不要你的别的东西,但我想向你要一个人,这倒真的需要你何处长开口才行呀。”

  何大民沉吟片刻,道:“那好吧,那你倒是说说,你想要我要的人是谁?”

  高振宇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你一手栽培起来的吴佳玲了。”

  “吴佳玲?你什么意思?”对方竟然能提出要自己的人,这让何大民倒

  是感到吃惊不已,心里忍不住叹息到,对方在想什么呢?

  高振宇对着电话笑道:“是呀,我就是向你提出要吴佳玲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当初我为了得到吴佳玲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所以我现在想要得到这个女人,难倒有什么不可以吗?”

  何大民又想起之前吴佳玲被人拿着假把柄威胁,最后又高振宇出手帮她解围的事情,心里再次紧张了起来,嘴里不由得继续试探道:“你真的是王林?可是你上次不是说了你只是知道内幕,只是利用假把柄威胁吴佳玲的?这次怎么能拿出这样的证据威胁我?”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我又不是傻子,当然是不会告诉你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里是有你和温可妍的把柄了,我要是说了我手里掌握了你们的把柄,你觉得你的手下会放过我吗?我要是不说其实我手里什么把柄也没有的话,我想当初我是别想走出酒店的。”

  何大民想了想,觉得对方的话还真是有点道理,不过在感到对方的话有道理的同时,何大民又发现对方话中的一个可疑之处,便开口问道:“不对,你手里掌握的东西既然是我和温可妍的录像,你为什么要去威胁吴佳玲呢?你这么做实在不合理啊。”

  高振宇心里不禁惊叹了起来,心想何大民还真是厉害,考虑事情的时候总是这么的细致,这么个细节性的问题都能够被他抓到,看来何大民的厉害之处,可是比传言中要厉害很多啊。

  不过高振宇也是一个机灵之人,对于找到一个由头来回答何大民这个问题,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之间高振宇眼珠子一转,道:“呵呵,何处长,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我不止一次在你的办公室门口发现吴佳玲的出入踪迹,你说你可以在你的办公室里面上一个叫温可妍的女人,难道不能上吴佳玲吗?我只是用了点换位思考,向吴佳玲试探了一下而已,谁知道你们之间真有苟且之事啊。”

  何大民道:“这么说,你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向我要吴佳玲这个人了,但我你得告诉我,你要吴佳玲是替你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倒有了把高振宇怔住了作用了,想王林那家伙要是想要吴佳玲,肯定是出于男人的本能,不然王林要吴佳玲干嘛?有了这个想法,高振宇于是便马上回应道:“呵呵,我是一个男人,向你要你一个女人,还能干嘛?”

  何大民道:“可是你应该搞清楚,吴佳玲是一个人,她可不是一个物件,可不是我说想要给你就能给你的,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吧?”

  高振宇冷笑道:“吴佳玲是不是一个物件,我想你比我还要清楚吧,她的确是一个人,但是在你何大民的眼里,她却是一个物件,你不是把她也送给别人吗?既然能送给别人,为什么不能送给我呢?”

  高振宇本来是想对何大民进行一番辱骂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话刚刚到了嘴边便吞回肚子里去,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说出来了。

  “看来你了解的还挺多的嘛。”何大民的嘴角洋溢出一丝难看的神情。高振宇虽然看不见何大民此时脸上的神情,但他却能够感受的到何大民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尴尬,是多么的痛苦,为此他心里感到特别的得意。

  “我嘛,跟可吴处长这么长时间,所以对你的了解还算凑合,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处长,这次我已经把我的目的说的很清楚了,希望你能够满足的的这个小小的要求吧。”高振宇把话说到了这里,心里便有了和何大民结束对话的打算了。

  “我想如可以的话,我们还算换一个条件吧。”何大民继续对高振宇试探道,“我觉得你其实可以向我要比钱,男人有了钱,什么女人还担心得不到啊?”

  高振宇冷笑道:“何处长,你也太瞧不起我王某人的智商了吧?要是别的女人能够满足我的,我何必不直接向你要钱呢?向你要个十万八万的,我相信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个小数目吧?不过我告诉你,我这人呢,偏偏对前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就要人,所以你还是别跟我说别的吧。”

  一般情况下,当人被人勒索钱财的时候,往往在紧张之中都会抱着息事宁人的姿态答应给钱的。但高振宇向何大民要的是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倒让何大民不得不对对方的要求产生更多的怀疑了。

  高振宇这时大概也感觉自己的话说的太多了,担心话继续说下去的话,会引起何大民更大的疑虑,便有了不和何大民继续纠结下去的准备了。

  “呵呵,何处长,今天的事情先聊到这里吧,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等我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吧。”高振宇打定了主意以后,便毫无顾虑地对着电话道。

  “可是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说完。”

  “有时间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高振宇说完,便立马将电话挂掉。

  何大民将电话收回了口袋,无奈地叹了口气,便回包间里陪他的市领导们去了。

  ……

  有了与何大民这一次的交流,高振宇心里更加有底了,毕竟何大民现在已经被高振宇手里所掌握的东西给震慑住了,而他高振宇现在只要做到把他这两天张罗的事情旧能告诉吴佳玲,让吴佳玲在关键时刻把握好自己应该说的事情才是。这么一想,高振宇心里便马上豁然开然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快下班的时候,高振宇本来是打算找个时间和吴佳玲好好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的,但刚刚把下班后的东西收拾起来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游大云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前,看样子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

  高振宇于是马上就来了精神,对游大云恭敬地问候道:“游主任,中午好啊。”

  游大云点点头,还没有等高振宇完全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便沉吟着对他吩咐道:“中午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个便饭吧,我有事情想要对你说。”

  高振宇顿时感觉自己的舌头像是打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般,特别郁闷地看着游大云道:“游主任,你找我有事儿……”

  然而,还没有等高振宇纠结完毕,游大云便点着头,道:“你先别问这么多了,我们现在还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到时候边吃饭边说吧。”

  高振宇于是把刚刚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吞到了肚子里,道:“哦,好吧游主任,那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两人离开了处办公室后,高振宇在游大云的带领下,和游大云一起在市政府附近找了一家面馆,在这家装修极其普通的面馆里,简单地点了两碗杂酱面,便开始吃了起来。

  一般情况下,领导能够把自己的手下带到一个普通的地方吃放,这足以说明这个手下人在该领导的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为此高振宇感到特别的感动。

  游大云的性格,在这间小小的面馆里,很快便凸显了出来,只见他满脸堆笑地吃了几口面,才几口的功夫,就把碗里的面吃了小半碗,并且还吃的呼呼有声,让高振宇自称吃饭做事都很好爽的人,也感觉也特别的意外。

  “小高,你怎么啦?这里的面食不合你的口味吗?”见高振宇吃惊地看着自己,游大云抬起头朝他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再次低头吃起了面。

  “呵呵,游主任,不是的,其实我是很喜欢吃这里的面食的。”高振宇连忙解释道。

  “嗯,这里的面食不错。”游大云笑吟吟地说,“你也吃吧,吃完了之后我跟你谈谈正事。”

  高振宇心里特别的郁闷,心想游大云也真是的,既然是有事情要跟自己谈的,为什么不先把事情谈了呢?还要等吃碗面再谈。是有什么深意要自己揣摩,还是他太饿了。

  随着游大云一阵呼呼有声的吃面声结束,游大云碗里的面很快就所剩无几了。

  “对了小高,我之前和大富豪酒吧发生过摩擦,而且还不是一次,你跟我说说,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在吃饭了碗里的面食后,游大云便开门见山地将自己要找高振宇说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高振宇心想,为什么游主任会对这件事突然感兴趣呢?不过现在游主任既然已经把问题问出来了,自己也不好等考虑好了再回答,便不由得叹息道:“唉,游主任,这事儿说来话长啊。”

  游大云喝了一口碗里的面汤,道:“正是因为这是一件说来话长的事情,所以我才会想到问你这个当事人,所以呀,这事再说来话长,我也想听你好好说一下。”

  高振宇看着游大云那双真诚的眼睛,于是便开始酝酿了一番,将自己当初和大富豪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吧发生摩擦的事情简练地告诉了游大云。

  游大云听完了高振宇的话后,便轻轻地拍着高振宇的肩膀,道:“小高,我觉得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顾虑不小啊,我感觉你这个同志有心里压力。”

  高振宇道:“游主任,您这话说的我很不理解啊,我怎么就心里有压力啊?”

  游大云道:“根据我的了解,当时你之所以会去大富豪酒吧,除了是因为想救你的朋友,我感觉你也想对汉江的这伙黑恶势力继续了解,对吧。”

  高振宇心想,游主任这话说到哪儿去了,自己刚刚都已经跟他说实话了,他怎么还不相信自己呢?难道还要自己怎么解释,他才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话呢?

  “呵呵,游主任,您现在说的这话,我实在是很不理解啊,我又不是公安机关的同志,怎么会想去人家的酒吧了解什么啊。”高振宇本来还想低调地向游大云表示,自己真没有得罪大富豪酒吧的胆量,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游大云看着高振宇一副认真的样子,突然间对自己刚刚的话又没有那么强烈的把握了,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不过,现在我觉得跟你辨认你是不是出于自己的正义感而掺和到大富豪酒吧事件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对大富豪酒吧事件到底是怎么看的?”

  高振宇本来是想告诉游大云,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督察员,至于这些层面比较大的事情,应该是由相关的领导处理才是,但转念一想游大云既然跟自己在这样的场所交流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看得起自己,要是再跟他将那些圆滑的话,那岂不是显得自己这个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游主任,如果你要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只能说这件事的涉及面实在是太广了,政府要想一时半会把大富豪酒吧事件的真相搞出来,肯定是没有那么容易的。”高振宇敞开了胸怀道,“我之前也见过了大富豪酒吧里那些人的嚣张气焰,这种气焰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必须是经过长期的沉淀,才能够形成那样目无旁人目无法制的事件,他们甚至在公安局的警官出示了证件后都干出手打人,所以这中间所存在的问题性质也就严重多了。”

  “是呀,这种气焰就是因为他们长时间的有恃无恐养成的,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气焰,要是没有刘书记这样真正为老百姓干事情的领导,估计整个东南省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刹住这伙人气焰的人啊。”游大云说完又从口袋里拿出烟,递给了高振宇一根烟后,他便自顾自地抽起了烟来。

  高振宇在接过了游大云手中的香烟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心里边却突然有了个强烈的疑问:游主任为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呢?难道他是有什么样的深意在里面?如果游主任的话中真的是具备了某种深意,那游主任又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小高啊,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你回答一下。”在高振宇皱眉沉思的时候,游大云便将之前的话语转移开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