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市长有约



美女市长有约

  温可妍和社会上的不法人员接触的事情,高振宇其实之前就听曾珊珊说过,当时因为高振宇还在接待处上班,温可妍出现这种事情,和他高振宇的工作没有什么关系,所以高振宇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听曾珊珊这么一说,他马上就一乐激灵,心想这事儿还真是巧,闹到了现在竟然是由自己出面督查的。

  “对了高振宇,我听说温然公司的老总和你是同学啊。”正在高振宇为自己将要接触的工作感到郁闷不已的时候,欧阳菲菲又笑吟吟地朝他问道。

  高振宇只好吐了口气,道:“唉,是呀,以前我们还是一个学生会的呢,当时走的还很近。”

  欧阳菲菲道:“是听说这个温可妍可是个大美人,你们在大学时期不会也发生了某些让人联想翩翩的故事吧?”

  欧阳菲菲的话让高振宇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自己和温可妍在一起的情景,心也不由得变得柔软了起来,他苦笑了一下,便将话题转移了开来,道:“呵呵,这都是一些没谱的事儿,你可别瞎想。哦,对了,这种事情不是由药监局来负责的吗?怎么我们也要出动啊?”

  欧阳菲菲道:“这件事是真是假还有待考察,市里让我们和药监局的人一起负责监察工作。”

  高振宇点点头,道:“是呀,既然是领导的安排,那咱们就好好努力吧。”

  欧阳菲菲道:“嗯,游主任让我们两个配合,一起和药监局的领导找个时间去温然公司看看,然后再写一份报告交上去。”

  高振宇道:“嗯,那游主任有说是什么时间点去温然公司进行督察呢?还是等药监局的人通知我们去温然公司呢?”

  欧阳菲菲道:“这个得等药监局的领导选定时间,我刚刚已经给药监局的人打过电话了,他们告诉我现在他们也在做相关的了解,去温然公司检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吧。”

  高振宇淡淡地回应了一下笑,道:“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啊欧阳。”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高振宇并没有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而是给他那位在渊州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细致地了解了文市长喜欢的那种茶叶是哪个地方买的。等了解完了这些情况,他又马上给文市长的秘书胡小兵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将自己所知道的茶叶买卖点告诉了胡小兵。高振宇之所以马上就打电话了解情况,是因为他想给文望明知道,在他的心中,只要是文市长安排的事情,就算是再小的事情,他也是会争取在第一时间完成的。

  至于这文市长知道不知道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心思,高振宇也就不得而知了。

  ……

  给文市长的秘书打完电话,高振宇也就更加没有时间投入工作了,因为下班的时间很快就要来临了。

  下班后,高振宇就给曾珊珊打了电话,准备跟她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刚刚曾珊珊在文市长办公室前告诉高振宇她有事想告诉他,让高振宇的心里本能地有了一种期待感。

  曾珊珊在电话中很爽快地答应了高振宇的邀请,并且在挂完电话后,就打电话联系了一家餐厅。在餐厅里找好了位置。等高振宇下班后,两人就在餐厅里见了面。

  高振宇因为心里还想着温可妍的事情,所以和曾珊珊见面后,脑袋里面还有些想东想西,在曾珊珊要他点菜的时候,他也只是很随意地让曾珊珊帮他随便点。

  “对了珊珊,你刚刚在单位的时候说有事情要跟我聊聊,你要跟我聊的究竟是什么事呀?”在点完了要吃的东西后,高振宇就开口问了起来。

  曾珊珊优雅地喝了口杯子里的红酒,道:“对了振宇,你知道可以医药代理公司最近出了事情吗?”

  高振宇道:“珊珊,你是指可妍公司究竟出了哪方面的事情了?”

  曾珊珊道:“我回汉江之前,就听一些朋友说温可妍的公司存在暴力垄断医药业务的事,还传言说可妍的公司存在和黑恶势力合伙,进行不公平竞争的事情。”

  说到这里,曾珊珊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好像药监局也将会对他们的公司进行调查,这事你知道吗?”

  高振宇喝了口桌面上的免费柠檬水,道:“这件事我知道,今天上班的时候,听我同事跟我说过这个事情,市政府方面已经让我们督察处派人跟药监局的人一起找时间去监管一下。我也是这次参与监管的人员之一。”

  曾珊珊道:“可妍这丫头也真是的,医药代表本来就是你一块难啃的骨头,她倒去啃这块难啃的骨头了。她去啃这块难啃的骨头也倒不是不可以,可是偏偏却发生了这档子事情,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啊。”

  高振宇的心里当然清楚,曾珊珊说这些话其实就是为了消磨时间而已,以为这些话根本就不具备一点意义。高振宇等曾珊珊把这些毫无意义的话说完,就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可妍做了医药代表,其实也是他的一种选择嘛。”

  这同样也是一番废话。

  等来两个人都把彼此间的废话发表完毕,曾珊珊这才一脸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振宇,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件事你一定要帮帮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妍……”

  曾珊珊向自己提出要帮助温可妍度过这个难关,这倒是让高振宇感到大为不解了,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看着曾珊珊的脸,道:“珊珊,你怎么突然间向我提出这个要求呢?”

  曾珊珊道:“振宇,这件事本来应该是可妍自己向你提出来的,但是我知道你们之间毕竟有一段不愉快的过去,我知道你们的心里都有一根刺卡在那里所以我才会决定帮可妍向你提出这个要求。”

  高振宇道:“可是珊珊,你应该知道,我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督查员,在这件事情上毕竟起不了什么作用,你找我会不会是找错人了呢?”

  曾珊珊长长地吐了口气,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心里还是清楚的,只要你肯真心帮助可妍,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曾珊珊的这番话倒是把高振宇说的不知道如何回应了,因为高振宇已经深深地感受到曾珊珊和之前的温可妍一样,也把自己当才成了所谓“不简单的人”了。有时候高振宇会认为被人当成不简单的人,其实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当人们觉得你不简单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对你有一种敬畏的心理,而自从高振宇发现了别人的这种心理时,他的心里便会滋生出一种强烈的满足感。

  当然,这一次他的满足感并不见得有多强烈,相反听到曾珊珊说出这样的话时,他的内心却本能地感到一阵麻木。

  “振宇,其实我让你帮助可妍一方面也是为了我自己。自从我和可妍合作开了公司之后,我和可妍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是绑在一起的,所以这次可妍要是因为你们监管的那件事情受到什么影响,我想这也一定会影响到我和她合开的那家公司的。”在高振宇表现出一副郁闷不堪的姿态时,曾珊珊却突然向他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高振宇的内心不由得震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道:“珊珊,其实这件事,你直接去找市里的领导,让市里的领导给药监局的人打个招呼,相信这件事很快就能够过去的,找我的话可是要绕很多弯子的,说不定你饶了弯子,最后却什

  么也得不到。”

  曾珊珊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唉,振宇,说实话吧,市里的领导我不是没有找过呀,就今天早上吧,我就找文市长谈过了,文市长说了可妍的事情其实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

  高振宇倒吸了一口气,道:“呵,那文市长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曾珊珊道:“文市长的意思是这样的,他说药监局的人和可妍也算是老相识,如果这次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妍公司的问题要是不大,人家自然是不会为难她的,可是市里的别的领导却对此时很重视,要求让你们督查处的人配合药监局,所以这件事就变得很麻烦了。”

  高振宇道:“督查处只是协助药监局进行监督工作的,在工作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权力,所以这件事如果药监局能够让他通过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听到了高振宇如此一说,曾珊珊也就不再过问什么了,顿了顿,便开口笑道:“嗯,振宇,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啦。”

  高振宇心想,这是曾珊珊难得一次向自己提出的要求,自己能不答应吗?再说了,曾珊珊可是毕省长的儿媳妇,连文望明都是需要给她面子的。

  高振宇咳嗽了一下,道:“你放心吧珊珊,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只要是我参与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曾珊珊点点头,满意地看着高振宇,道:“嗯,好的振宇,谢谢你!”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间的交流并不是很多,有一句没一句地边吃边聊。等到午饭用的差不多的时候,曾珊珊又突然神秘地看着高振宇,道:“对了振宇,我现在还有一个让你惊讶的事情想跟你说。”

  高振宇正喝着红酒,听曾珊珊这么一说,马上好奇地问道:“是吗?究竟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还让我震惊呀?”

  曾珊珊目光全部落在了高振宇的身上,不是用那种回答人的姿态,而是以一种叙述的姿态,道:“振宇,你最近难道一点没有察觉到汉江市将要变天的气息吗?”

  高振宇道:“呵,珊珊,你也别跟我这么神秘地说话了,说真的你表现的这么神秘,我是一点都猜不到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啊。”

  曾珊珊道:“你知道吗,在过年的这段时间里,我听到了不少关于汉江市大富豪酒吧事件的信息,据说汉江市的班子在刘维明上台以后就出现了极不稳定的现象,听说汉江的市委书记刘维明在汉江市达到给班子换血,以及达到他成立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班子的目的,准备利用大富豪酒吧事件大作文章,难道你连这些传闻都没有听到?”

  曾珊珊所说的这些信息,其实在汉江市的高层领导中早就已经传了开来,但高振宇毕竟只是一个年轻人,如此重要的信息他自然是没有资格嗅到。高振宇心里也打起了鼓来,省城是一个比汉江市更大的天地,在省城某些流言之所以会形成,自然是有一定的让人捕风捉影的因素了,但这些因素是什么呢?只能从和曾珊珊接下来的交谈中慢慢去发现了。

  高振宇将刚刚放下的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子又拿了起来,喝了口红酒,道:“呵呵,看来省城可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地方啊,像这样毫无依据可言的信息,想不到竟然都会流传开来啊。”

  曾珊珊道:“怎么看振宇,难道你不相信这些留言?”

  高振宇道:“这不能说相信不相信,只能说从这些传言中我们能够得到什么启发,从这些传言中我们能够发现什么。”

  曾珊珊道:“振宇,那几发现了什么没有?”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曾珊珊听了高振宇这漫不经心的回答,便感受到高振宇可能是不希望和她更加深入的交流这个话题了,于是便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这个传言能够给你怎样的启发。但我想要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现在有想给自己找一个靠山的话,我希望你大可不用着急,现在的汉江市其实是在进行着一长政治厮杀。其实大富豪酒吧事件就是这场厮杀的导火线,至于厮杀的结果究竟是代表外来派的刘维明胜利了,还是长期占领汉江班子的本地派胜利,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你想着去站队的话,我觉得很不保险。”

  见曾珊珊跟自己说了这么多,竟然就是为了建议自己不要太早站队,这让高振宇不禁感到意外了起来,只好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好吧珊珊,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已经好好记下来了,我会接纳你的建议的。”

  曾珊珊点点头,道:“嗯,那好吧振宇,你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

  ……

  高振宇本以为在温可妍的事情上,可以按照曾珊珊说的那样去做,自己什么事情都不干,把所有的决定权都让给了药监局去负责。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决定才刚刚形成,在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游大云的吩咐,却让他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大概在下午班刚刚开始的时候,高振宇便接到了游大云的指示,让他马上到主任办公室一趟。到了主任办公室,游大云便一脸认真地对他问道:“小高,上午我上欧阳告诉你的那个任务,你了解了没有啊?”

  高振宇想了想,说:“游主任,您说的是温然医药代理公司存在的一些涉黑违法的案件吗?”

  游大云点点头,道:“对,我说的就是这个事情,不知道欧阳跟你说的详细不?你对这件事又了解了多少?”

  高振宇想了想,道:“这件事早上的时候欧阳也只是跟我说了大概,至于更加层次的问题,我想欧阳也不一定会知道吧?”

  游大云点点头,道:“嗯,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阳毕竟比较年轻,而且资历又浅,有些地方还需要你带带她才是呀。”

  高振宇听游大云这么一说,顿时感觉游大云的话中藏着某种深意,心想游主任这会儿该不会是想跟自己交流什么话题吧,这么一怀疑,高振宇便淡淡地回应道:“嗯”然后便等着游主任把他将要表达的东西在自己面前表达出来了。

  游大云却没有高振宇想的那么直率,而是像打哑谜一样,对高振宇问道:“小高,你跟我说说,对于温然公司这次的违规违法行为,如果让药监局的人去处理,那他将会以一个怎样的结果收尾呢?”

  高振宇心想,这样的问题在官场上领导们一般是不会拿来问下属的,这毕竟是一个得罪兄弟部门的事情。下属在很多情况下都会不敢得罪兄弟部门而说了家话;更有甚者,这样的问题要是传到了兄弟部门的耳朵里,那可就事件讨人厌的事情了。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道;“游主任,既然市里的领导是让药监局的同志也负责这个案子,我想药监局的同志们一定能够秉公执法,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游大云听了高振宇的话后,不以为然地叹气道:“药监局的这班人可不会搞什么秉工执法啊,如果没有这些不作为的干部,温可妍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怎么能在汉江的医药界有这么大的能耐?”

  听完了游大云的话,高振宇再次明白,为什么游主任这么一个工作积极向上,处事雷厉风行,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的好干部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办法更上一层楼啊,这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是一个不怕得罪人的。

  一个不怕得罪人

  的人是可怕,同时也是可悲的。

  高振宇点点头,只好顺着领导的话道:“呵呵,游主任,您说的是有一定的道理啊,我们的社会之所以会存在这么多的执法漏洞,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很多执法者的一些漏洞,所以才造就的。”

  游大云舒展了口气,道:“对了振宇,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事先对你提个醒,这件事你一定要好好地给我督查好,一定要把当中的一些违法的事情给我狠狠揪出来,千万不能让这些钻法律空子的人有一点点的机会,对这样的人,我想我们应该好好掩杀一番才是。”

  高振宇耐心地听着游大云的话,心里不禁矛盾了起来:如果真按照游主任说的去做的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要让曾珊珊和温可妍失望了。可高振宇并不希望温可妍和曾珊珊失望,要知道这两个女人对自己来说,都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啊,曾珊珊有毕家那么大的背景,而温可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除了是自己前女友的缘故,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温可妍一直对大富豪酒吧事件中的一些情况可都是在锲而不舍地追逐着,她可是能给自己想要却难以找到的信息呀。

  这一刻,高振宇本来想到了打退堂鼓,让游大云另请高明,别让自己掺和这个事情,但话刚刚到了喉咙里,高振宇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将想说的话吞进了肚子,转而道:“嗯,好吧游主任,我保证完成任务。”而在答应下这个信息的时候,高振宇的心里却这样想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可得好好地找找溜之大吉的由头啊。

  “对了振宇,我听说这个温可妍可是字大学时期的校友啊?让你处理这样的事情,你不会有什么压力吧?”正在高振宇为自己的权衡之计的时候,游大云却突然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问了起来。

  见游主任都知道自己和温可妍是校友关系,高振宇不禁在心里感概督查处里的让人传播信息的速度真快。他当然知道游大云向自己表示出来的这种关心,并不是担心自己会有所谓的压力,其实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游大云担心自己会徇私枉法,偏袒温可妍吧?嗅到了这股子气息,高振宇的心里更加不淡定了起来,心想游主任都把话跟自己说到这儿了,看来自己想要在这件事情上为曾珊珊和温可妍做点什么,是根本不可能的。毕竟自己还要在游大云的手下继续干,如果真干出什么“徇私枉法”的事情,游大云不得恨死自己不可。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游主任,从我个人的情感角度上说,我当然是不希望我这同学有什么违法的事情了,但是我会以一个督查员的角度去看,要是温然医药代理公司真的存在这些违法的事情,那我们应该从法律个国家的政策上对他们进行打击,这是对国家和人民的负责,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说完这些话,高振宇便心虚地看着游大云。

  游大云听高振宇这么正义凛然地一番说辞,马上就满意地看着高振宇,道:“嗯,小高,你是一个好同志,你是一个前景远大的同志。我跟你说吧,你今后的路你会走的原来越远,所以你必须有坚定的立场,必须要保持着纯洁的党性啊,作为一个执法人员,如果你没遇到一件事情都去跟人家讲情面,或不该表现出怜悯的情况下去怜悯别人,那么在官场上你注定是走不远的。”

  高振宇点点头,道:“游主任,谢谢您的教诲,我会好好记着你的话的。”

  游大云道:“你也好好地记着你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吧,好好地把国家和法律赋予你的任务完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因为下午和游大云经过了这么一次交谈,高振宇的心情情绪消失了一大半。本来他是准备趁着晚上时间,和曾珊珊好好聚聚,和曾珊珊接触了这么久,他都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曾珊珊对他的那种吸引力了。可惜,现在有了游主任的这一番忠告,让高振宇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曾珊珊了。

  因为没有了心情,高振宇对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哪里,也就没有了底,毕竟一个人要是连心情都没有了,上哪儿玩自然是都没有意义的。

  不过,高振宇离开办公室后纠结了半晌,便有了一个新的决定,他打算去市法院对面的那间租屋里给施熙雯接替一下,让施熙雯先回去好好休息。对他而言,反正正在挺无聊的,不去去租屋里好安静一下。

  打定了主意,又考虑到现在是晚饭时间,高振宇于是便去了市政府外面打包了两份快餐,去了市法院那边的租屋。

  到了目的地,高振宇便看见了给他开门的施熙雯,他礼貌性地对施熙雯说了声“辛苦了”,然后便扬了扬手中的快餐,道:“你还没有吃晚饭吧?我给你也带了份晚餐,要吃吗?”

  高振宇的话一说完,施熙雯马上就笑吟吟地说:“嘿嘿,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饿,你现在一说吃饭时间到,我就感觉肚子真是饿的要死呀。”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那就一起吃吧。”

  晚餐因为是快餐,所以显得特别简单,简单的四菜一汤,和一份米饭,两个人在沉默中草草地干掉了快餐盒里的晚餐,然后便开始交流了起来。

  “怎么样?吃饱了没有?”高振宇看着施熙雯讲快餐盒丢进垃圾桶,便和她寒暄了起来。

  “唉,你不会把我当成猪吧,这么大一份快餐,我要是吃不饱,那还得了啊。”

  “呵呵,你能吃饱就好。”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吃的饱了。”

  话说到了这里,高振宇也觉得再寒暄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便言归正传地对施熙雯问道:“对了小施,这两天的时间里,你有监视到刘美丽有接触了什么人吗?”

  “这两天和前几天一样,都没有什么重要的细节发现。”失望地看着高振宇道,“我现在都快怀疑在这地方还能不能找到我们想要的信息呢。”

  其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坚守,却一点有用的信息没发现,高振宇的心里其实也是挺郁闷的,但是他和施熙雯毕竟是合作者,施熙雯差点失去了激情,他可不能跟人家一样失去激情,所以这会儿他又连忙帮施熙雯大气道:“现在新年才刚刚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是这些人有什么行动也不会选择在现在这样的时机行动啊,要知道现在街上的治安可是比平时都要加强的。”

  施熙雯听着高振宇的话,一个劲儿地点着头。高振宇不知道她是不是懂了自己现在所说的话,所以在施熙雯的面前,又继续道:“好啦小施同志,这些时间里真的难为你啦,让你盯着这儿真不好受吧?”

  施熙雯被高振宇将话题转移了开来,心情也好受一些,笑道:“当然不好受了,我以前一直认为那些宅女们整天呆在家里的滋味真是太舒服了,现在自己好好地感受了一番宅女的滋味之后,感觉这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高振宇道:“嗯,不过你现在总算可以结束这难受的时光了,晚上这儿交给我吧,你回去好好放松一下,也让我享受一下宅男的滋味。”

  见高振宇要和自己交班,施熙雯却淡淡地笑了笑,道:“不用啦,高老头,从现在起呢,这儿就交给我吧,你应该花点时间去干更有意义的事情。”

  高振宇道:“我的时间我知道安排,但是让你耽误了自己的事情也不应该啊,所以你也没有必要一个劲儿地为我着想,你先别跟我这么倔强,听我的话吧,换班。”

  施熙雯道:“换班倒是没有必要,我跟你说吧,我今天上午就已经以我爷爷身体不好为由,向我们单位申请请假了,而我们单位也接受了我的申请,所以接下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完全住

  在这里了。”

  说完,施熙雯又指了指床上放置的两只维尼熊,道:“你看,我把我的小熊都已经抱来了给我做伴了,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你总不能让我再把计划改变吧。”

  见施熙雯这么为自己着想,高振宇的心里不由得感激了起来,顿了好半天,也不知如何将自己心中的感激之情表达出来。

  “高振宇同志,你要是这么闲的话,那我就让你在这儿盯上一两个小时吧,等时间到了,你自己回家,不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对本大小姐的名声影响很不好啊。”看着高振宇因为自己的决定感激的不知如何表达的样子,施熙雯以开玩笑的方式将话说出来。而她的话,也使得房间里的气氛便好了不少。

  高振宇于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嗯,好吧,那我就在这儿定两个小时吧。”

  “嗯,那我趁着你在这儿盯着的功夫到楼下买些东西吧。”施熙雯道。

  ……

  在施熙雯下楼选她所需要的东西没多长时间,高振宇就接到了冯溪语打来的一通电话。

  “喂,小高啊,你现在在哪里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着电话冯市长这娇滴滴是声音,高振宇不由得心花怒放,连忙屁颠颠地对着电话道:“姐,我呀,我现在正在街上吃饭呢,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说起这些话的时候,高振宇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过年之前,自己去文家送茶叶,差点把冯市长法办的情景,全身的血液都瞬间沸腾了起来。

  “哦,是这样啊,要不你现在吃完了晚饭,到天山宾馆找我吧,我……”

  听着电话里冯溪语支支吾吾的声音,高振宇于是更加意淫了开来,冯市长约我去天山宾馆干嘛?难道是上次我没有满足完她,现在她已经迫不及待地等我去满足了?不然她的话听起来怎么会让人心神荡漾呢?

  既然是心爱的冯市长邀请,高振宇自然是不会纠结什么,马上屁颠颠地对着电话,道:“嗯,好吧姐,我这就过去陪你。”

  冯溪语唯唯诺诺地对着电话道:“嗯。”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连在房间里盯着刘美丽一行人的心思都没有,就给施熙雯打了电话,告诉施熙雯自己现在有事情,麻烦她先在房间里好好盯一下。

  而在上车的那一刻,高振宇突然对自己产生了无限的鄙夷——自己刚刚还和在施熙雯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惺惺相惜的姿态,这会儿冯大美人一来,自己竟然屁颠颠的把啥都忘记了。

  进入冯溪语所住宾馆的房间,高振宇看见冯溪语正穿着一条白色的围裙,在门口等待着他的到来。

  “你来啦?”

  高振宇笑了笑,回应道:“姐,你怎么突然想约我见面啊?”

  冯溪语说:“是这样的,过两天我要出国去考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所以在走之前……”

  冯溪语说话的样子显得娇羞无比,但她接下来的话,高振宇却似乎能够猜到了一点,所以也就不让她纠结,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姐,那晚上我好好陪陪你吧。”

  “嗯。”冯溪语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

  高振宇温情款款的说:“姐,我看要不这样吧,我们先进去坐坐吧,其实我也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

  两人坐到了床上,为了消磨时间,高振宇便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开始看起了电视上的内容,电视上播放的是一部抗日剧,剧中的共产党游击队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日本鬼子打的落花流水。对于来说,此类剧本完全是脑残的编剧和钱多的没出发的发行人在显得蛋疼时拍出来的,从这些电视剧的画面中,他压根就看不到当年八路军的艰苦,甚至有时他心里会产生一种怀疑,要是当年小日本鬼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有那么好打的话,那他们还能在中国横行八年之久吗?

  “姐,你这次要到国外考察什么项目啊?”高振宇随意地对冯溪语说了一句。

  “去瑞士,考察的项目还是和我们金马市经济命脉有关系的服装厂。”

  高振宇忍不转叹道:“姐,能够出国去考察,一定能够长不少见识吧?”

  “你好好努力吧,也许将来你也会有这样的计划。”冯溪语笑容可掬地说道。

  高振宇说:“嗯。”

  两人相继沉默了一会儿,高振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便笑吟吟地看着冯溪语说:“姐,上次我去您家里给文市长送的那个茶叶,想不到文市长还真喜欢啊,这事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感谢你啊?”

  冯溪语沉吟了一下,说:“这事儿谢我没用,关键还是在你自己身上啊,如果不是你钻空子的功夫好,你也是找不到这样合老文口味的茶叶呢。”

  “姐,虽然文市长对我送的茶叶很喜欢,但他对我好像还是很不感冒的样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高振宇试探性地看着冯溪语道,“我是不是应该再想点什么好办法,这样才能接近文市长啊。”

  “你接近老文干嘛?”冯溪语叹了口气道。

  高振宇道:“姐,我现在毕竟是小小的督察员一个,在市政府里面要什么没什么,要想在市政府站住脚跟子,我只能多和领导走动走动啦。”

  冯溪语看着高振宇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便沉吟了一下,说:“老文这个人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好靠近的,要想靠近他啊,你还得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行。”

  高振宇咳嗽了一声,笑道:“呵呵,姐,其实靠近不靠近文市长,我觉得意义都不是很大,只要是能够让我天天靠近你,那我就感觉很幸福了。”

  冯溪语说:“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除了喜欢油嘴滑舌,你还会干点什么呢?”

  高振宇趁着兴致,继续发挥了自己的攻势,道:“姐,我还会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比如让您好好地……比如好好疼你啊。”

  冯溪语不以为然地说:“算了,我看你还是别这么油嘴滑舌的好。”

  高振宇继续黏上她,说:“姐,那你要我怎么样啊?”

  “臭小子,你……”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冯溪语突然停止住了,然后认真地看着高振宇的脸问道,“对了振宇,你刚刚说你想要和老文好好接触,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想法?”

  冯溪语的话让高振宇本能地怔了怔,老半天才缓过神来道:“姐,你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呢?要不是真心的,我费这么大的心思干嘛啊。”

  冯溪语继续认真的看着高振宇的脸,道:“既然你说你是真想和老文好好接触,那我一直以来对你说的那些话,你怎么都不记得了呢?”

  高振宇听着冯溪语这番话,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很郁闷,因为他根本记不得冯溪语说指的是那件事情,于

  是便闷闷地问道:“姐,您的话我怎么听得这么糊涂啊?你说的那件事情我不记得了?”

  冯溪语淡淡地笑了笑,说:“对了,最近这段时间里游大云都在干些什么事情啊?”

  虽然冯溪语并没有回答高振宇的问题,但听了冯溪语说出来的新的一番话,高振宇却什么都已经明白了——前段时间,冯溪语向高振宇提及过,让高振宇好好观察一下游大云最近的动态。可是高振宇因为对游大云有一定的钦佩之心,所以对游大云也不忍去偷偷观察,加上时间一过,高振宇也就将这事给忘记了。

  高振宇不想跟冯溪语纠结这个问题,现在他想把她给办了,这样一来两人的心不仅可以近一些,还可以不用回答冯溪语这个问题。

  高振宇笑吟吟地凑到了冯溪语跟前,用手指轻轻地挑着她的嘴唇,笑道:“姐,你让我盯着的事情,我怎么能忘记的啊。”

  “那你说说看吧。”

  “姐,我现在好想你啊,我只想好好抱抱你。”高振宇一边说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冯溪语身上看。

  “你现在说这样的话干嘛?”

  高振宇又柔声地叫了一声∶“姐。”她暧昧地笑了笑,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和她离这么近,闻到她身上的香,高振宇身体里面的欲望很轻易地就升腾了起来。冯溪语看到高振宇的眼睛总是偷偷地瞄着她,心里不禁乐了,故意在高振宇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展示了一下自己优美的体形,对高振宇说道∶“好看吗?”

  “好看极了。”

  高振宇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尤其是两个鼓鼓的肉球紧紧地压在他的背上,冯溪语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了他的耳朵上,痒痒的。这么近距离,高振宇不但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温暖,还可以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他感觉到她的双手已经向前抱住了高振宇,耳边传来她轻轻的话语∶“坏小子,你别乱动啊。”

  高振宇在冯溪语的注视下脸色更红了,沸腾的血液使他感到自己的身上充满骚动,他半闭起了眼睛。冯溪语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高振宇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冯溪语慢慢把嘴压上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舌头伸入了他的嘴里。

  “噢。”高振宇发出轻哼声,觉得又柔软又甜美真是应该好好地享受啊。冯溪语贪婪的在高振宇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两人才分开。

  冯溪语凝视着高振宇,用满足的口吻说道:“傻小子,你最近是不是有别的年轻女孩子跟你纠缠啊?”

  “姐,这可没有,你可别冤枉我啊。”

  “那你为什么不先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因为你太迷人了,让我脑袋里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坏蛋……”

  冯溪语轻舔高振宇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他耳边轻轻说:“真的没有?那我要检查一下弹药,看看弹药是不是还在。”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高振宇仍感觉到乳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么的好,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冯溪语被搓得软在了高振宇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啊……啊啊……真舒服。”然后她自己开始解开自己裙子的钮扣,房间内一下就充满少妇的体香。

  “姐,我要你。”高振宇也急忙脱下背心和短裤,冯溪语美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使高振宇感到头昏目眩。她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白嫩圆滑的**,**浑圆光滑得有线条。

  冯溪语迅速的扯下碍事的内衣,**的压在高振宇的身上。舌头在他身上移动着。高振宇敏感的颤抖着,还忍不住发出哼声:哦……啊……姐……冯溪语的滑嫩的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在高振宇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热热的呼吸喷在身上,使得高振宇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

  很快,她的嘴来到高振宇的两腿中间,冯溪语抬起头,分开他的双腿,凝视因过度兴奋而**的小兄弟,火热的呼吸喷在他的大腿根。

  冯溪语的脸色红红的,小花园中已渗出了**,就连握着高振宇小兄弟的小手也有些颤抖。

  冯溪语用手握住高振宇小兄弟的根部,伸出香舌轻舔**,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高振宇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

  小兄弟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湿滑小舌还在**上来回地舔着,小兄弟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强烈的**使高振宇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冯溪语这时也用嘴在他的小兄弟上大进大出。

  过了一会儿,在冯溪语小手的引导下,高振宇的小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弟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她的花园之中。高振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冯溪语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高振宇的嘴,香舌滑进他的嘴里,白嫩的双腿紧勾着他的腰,那圆圆的**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小兄弟插的更深。高振宇逐渐地掌握了**的技巧。花园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花园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着本钱,使他快乐到了极点。

  “啊!啊!好……好!”冯溪语兴奋了起来,满口荡语地唤喊而出。

  高振宇高高架起她修长玉腿,用足力气一下快似一下地猛抽狠送,十指掐住像布丁在晃动的莲房,拼了命插着她的**小花园。小弟弟不断地攻击她前后摇动的身体,她咬着牙忍受从子宫传来的震撼力,只是“嗯……嗯……”地哼。

  冯溪语的身体应着高振宇的**晃动着,一对莲房像钟摆一样来回摇摆,她的双手紧攥着他的背,双眸微闭,眉头紧皱,朱唇轻启,自喉中挤出让人**的呻吟声。**不断涌出的**把她和高振宇的**都弄得一片潮湿。粗大的小兄弟与紧窄的小花园壁之间的剧烈磨擦刺激着二人体内的潜在**……

  高振宇忽地抱住她的大腿压向**,想来个更深入的姿势,接着把小弟弟深深插入她的那里,一抽一送时比起先前的摩擦感还要刺激。

  而这种压着金元宝的姿势也让她觉得那根炽热的炮管正毫不留情地往她小花园深处猛烈攻击,好像每一下都深深地戳进了子宫。听见她那种娇声求饶的**,高振宇更是发了疯地玩起狂蜂戏蕊的淫招。

  “嗯……是……振宇……好爽……”她现在已经被干得欲仙欲死,她只能像个金元宝似的任高振宇尽意冲刺。高振宇卖力的**着,只听到“噗滋唧咕”声在狭小的空间不断地回响,像在鼓掌回应着高振宇卖力的**。

  瞬时间,她再也克制不住,双腿圈住高振宇的腰部,大声的呼喊请求着更多的欢愉。

  “嗯……嗯……嗯……嗯……喔……!”冯溪语无意识地疯叫着,高振宇则猛戳动下身,并欣赏着她那陶醉的表情,感到更加兴奋、更加满足,棒子**至极点了。

  高振宇这时已经血管燃滚,本钱开此颤抖不停,戳插的速度加快,屁股的劲道更为加力。冯溪语也伸手抱着他,他

  前后的来回抽动,她则扭转着屁股配合着他戳干的节奏。

  冯溪语的两片**极力迎合着他大炮的上下移动,一双嫩手不停在他的胸前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嗯……喔……唔……啊……要死了……”

  这种刺激促使高振宇狠插猛干,很快地,他感觉到冯溪语的全身和臀部一阵抖动,花园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本钱,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本钱,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本钱顶住冯溪语的子宫口,一股热流往子宫深处射去,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振宇无力地趴在冯溪语的身上,任由小兄弟在花园中慢慢变小,白色的子孙后代顺着已缩小的小兄弟和花园的间隙流了出来……|||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