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地占有了她



猛烈地占有了她

  冯溪语今晚和高振宇见面的第一个目的,在高振宇一番喘息之中终于得到了满足,这会儿她也有些气喘吁吁的,整个人是一副气若游丝的姿态。但是这会儿她还有一个目的还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她还需要向高振宇了解一番。可惜,当她准备要问高振宇自己的问题时,高振宇已经气喘吁吁地睡着了,搞的她也只好跟着进入了梦乡。

  这天晚上,高振宇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揉着冯溪语那娇滴滴的身子安然地睡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被冯溪语狠狠地捏着鼻子,才从宿醉中清醒了过来。

  “姐,你怎么啦?好端端的你折腾我干什么呢。”被冯溪语这么一折腾,高振宇很快就能睡意全无。

  冯溪语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高振宇的脸,忍着而又余怒未消地说:“昨晚我问你的那些问题呢?你是不是打算不回答我了?”

  高振宇现在还没有完全睡够,被冯溪语这么一折腾,便继续睡意朦胧地回应道:“哎呀,我的好姐姐,您到底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啊呀?”

  昨天晚上,冯溪语本来是打算先问高振宇最近游大云的一些动态的,可是中途的时候高振宇却把她的**点燃,让她一时间忘了这个问题。现在醒来问高振宇这个问题了,高振宇却迷迷糊糊地说不知道。气的她脸马上红了起来,说:“怎么,我跟你说的事情你都记住不吗?”

  高振宇求饶般地说:“哎呀,姐,我知道错了,但我现在迷迷糊糊的,我也想不出来你要问我的是什么问题,要不您再问我一次吧,求您了姐姐。”

  冯溪语不禁叹了口气,说:“唉,我跟你说的是昨晚的事情,昨晚我不是问了你那个问题吗?你不会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才装失忆吧。”

  高振宇本来还以为经过了自己昨晚的一通折腾之后,冯溪语已经把这件事放过去了,没想到现在她竟然还提起这个事情,所以一时间感觉内心纠结死了。

  现在,高振宇听出了冯溪语话中的不耐烦,便马上耐心地看着冯溪语,道:“姐,你说的是游大云的事儿啊,我现在想起了来了。”

  冯溪语恨恨地说:“嗯,看来你现在清醒了不少?”

  冯溪语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道:“那你说说,最近你都观察到了什么情况呢?”

  高振宇沉吟了一会儿,说:“唉,姐,最近这段时间里,我是很认真地在观察游主任的动态的,但我发现游主任每天上班下班都和其他的领导一样,并没有哪些地方让人感到奇怪的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冯溪语见高振宇说得这么轻巧,心里的火气更盛了,感情高振宇这小子带着自己绕了这么长时间,就告诉自己这些没意思的信息?想到这里,她自然是不甘心了,于是接着又问道:“我向你问的可不是他最近在办公室里干了什么?我是说……”说到了这里,她又觉得自己的话实在太拗口了,便缓和了一下心态,道:“那游大云最近都没有安排你或者别人去进行什么任务吗?”

  高振宇心想自己这时候要是告诉冯溪语什么情况都没有的话,冯溪语自然会感到很失望,所以自己这时候应该让冯溪语得到点什么,这样冯溪语才会觉得自己对她有用,才会愿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和自己多接触。

  干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高振宇也算是一把好手,他可是在接待处的时候,周旋在何大民和吴吉章之间时积累了不少“经验”的。

  高振宇装着没事人的样子笑了笑,道:“姐,游大云最近除了让我写了些文章,就是安排我对汉江市温然医药代理公司的违规之事进行监管工作了。”

  “既然你这儿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那其他人呢?他有安排其他人去做什么工作吗?—”冯溪语见得不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又开口问了起来。

  高振宇眼珠子一转,道:“嗯,这个我倒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说到了这里他又故作疑虑地想了一会儿,道:“我倒是见过几次游大云往市委跑的情况,不知道这个信息对你有没有用处……”

  “小高啊,这个事情啊,你要分清楚一些,我并没有说你回答我的这些事情对我有什么用途,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冯溪语急于解释道,“所以这事儿你可不准在乱说了。”

  高振宇道:“嗯,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我知道应该怎么办。”

  冯溪语见高振宇表现出这样机灵的样子,便叹了口气,道:“你是个聪明人,既然知道了应该怎么做就好,那你告诉我,这段时间你有认真地在做那件事吗?”

  那件事指的是让高振宇暗中留意游大云的情况,高振宇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了。

  “姐,我是有在留意,但是这段时间我的时间比较紧迫,前段时间又是大过年的,所以……”、

  “好了,你也别着急着回答我的问题了,既然你知道你应该怎么做就好,这段时间的确是有些不方便,但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好好留意吧。”

  高振宇心想,刚刚你冯溪语还急着向自己表示对此时不关心,这会儿竟然表现出一副这么重视的样子,真是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真不知道这儿就自己和她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人,她何必不敞开了说呢?

  但是,既然冯溪语是这样的个性,他也只能淡淡地笑道:“嗯,我知道了。”

  ……

  一连工作了两天,高振宇都没有得到药监局方面的消息,他实在想不明白药监局方面是不是已经对温然公司的事情善后完毕了?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温可妍,加上又有了曾珊珊的一番提醒,高振宇的心里对温然公司存在的问题,也本能地关心看起来。可自己和温可妍之间的关系,办公室里的这些同事们可能有所听闻,所以向办公室里的打听药监局方面的消息,自然是不能做的事情了。这让高振宇的心情不由得郁闷了起来。

  在中午下班的时候,高振宇刚刚走到市政府大门口,准备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午餐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彻了起来。高振宇在无聊中于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是温可妍打来的,她在高振宇将电话接听起来之后,就对着电话道:“振宇,你现在正在干嘛?”

  温可妍这次打电话来,是因为她这次公司将要被查的事情她感到紧张,加上也听说了高振宇这次也负责和药监局的人共同检查,所以这会儿便将高振宇约了出来,和他聊聊,让他在这件事情上配合好药监局的人,放她们公司一马。

  而高振宇自然是知道了温可妍打自己这个电话的意思了,便咳嗽了一声,道:“嗯,我现在没在干嘛,刚刚下了班,正准备吃饭呢。你呢,你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啊?”

  温可妍道:“振宇,我现在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你一下,所以我现在想要你跟你见个面。”

  高振宇这会儿其实是很不想和温可妍见面的,毕竟自己现在刚刚被单位任命,负责温可妍公司违法事件的调查,这时候和温可妍见面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他心里难免有点为难。

  然而,在高振宇还没有想到应该怎么拒绝温可妍的时候,温可妍就继续对着电话道:“振宇,我看这样吧,现在我已经快到市政府了,要么我们在市政府见面吧。”

  &

  nbsp;高振宇忍不住在心里叹息道,温可妍是不是急糊涂了?难道她不知道这时候自己是最应该和她避免见面的吗?要是在市政府里和温可妍见面的话,岂不是要让自己处在被动之中吗?但他的想法才刚刚迸发出来的时候,温可妍就又对着电话道:“唉,振宇,我想你现在也许不方便在市政府跟我见面的,要不这样吧,我们想个见面的地方好吗?”

  既然温可妍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了,高振宇于是也就不再多想了,对着电话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口气,道:“嗯,好吧可妍,中午我们在西山公园对面的普京小站见面吧,有什么事情等到了普京小站再说你吧。”

  温可妍长长地舒了口气,道:“嗯。”

  到了西山公园附近的“普京小站”,高振宇见到了一脸焦虑的温可妍。

  “你今天找我见面,是想跟我聊你们公司违规竞争的事情吧?”在点完了两人要喝的饮料后,高振宇主动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温可妍点了点头,道:“是呀,振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我也没有必要跟你绕弯子了,我听说你现在负责协助药监局的人,对我们公司进行监察,既然这样,那我就求你帮帮我,帮我度过这个难关好吗?”

  高振宇想了想,苦笑了一下,道:“昨天曾珊珊已经跟我说过了,让我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好好帮你一把,她还告诉我她已经找文市长为你说过话了,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要能够帮的上忙的,我想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的。”

  温可妍实在没有想到,当自己向高振宇一把这些话说出来之后,高振宇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弄得她只好一个劲儿地感激道:“振宇,谢谢你,谢谢你答应帮我这个忙。”

  高振宇想到之前的那个逃避此事的打算,便不由得感到有些对不起温可妍。但是,现在为了不让自己的想法被人看出端倪,高振宇也只好表现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来。

  “好了,既然是朋友一场,那你跟我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呢?”高振宇喝了口饮料道,“你放心吧,要是这件事我能帮的上忙的话,其实也就是一个举手之劳而已。”

  温可妍感激地说:“嗯,谢谢你振宇,谢谢你还把我当成你的朋友。”

  而高振宇呢,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关于温可妍想跟高振宇谈及的话题,几乎是在一瞬间的时间就已经完成,所以两人之间就短暂地处在了一种不知如何交谈下去的状态了。

  不知道沉默了多长的时间,温可妍又突然对高振宇问道:“对了振宇,你最近有没有听到关于岳宝磊等人的什么信息呢?”

  高振宇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这个倒是没有听到,怎么,难道你听到了岳宝磊的等人的什么消息吗?”

  温可妍点点头,道:“是听到了一些关于岳宝磊等人的信息,但因为头听着所在的环境因素,他只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东西。”

  高振宇皱了下眉头,又认真地问道:“是吗?那么,你的人究竟是听到了哪方面的信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呢?”

  温可妍想了想,道:“根据我的人告诉我的信息,说是岳宝磊最近正在筹备什么阴谋,好像是针对刘美丽的……”

  听了温可妍这个信息之后,高振宇的内心马上怔了一下,便开口问道:“是吗?针对刘美丽的?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温可妍道:“不知道,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听说他们现在已经组织了一群人,要对刘美丽下手了,因为他们在对话的过程中有好几次提及要把刘美丽带到什么地方……可惜的是,我的人因为偷听环境的影响,所以能听到的也只是这些模糊的东西了。”

  因为温可妍之前所提供的那些信息,都证明了她提供信息具备了一定的真实性。所以高振宇这次听到了温可妍说这个信息的时候,他的内心马上留了个神,开始皱着眉头想起了这中间的一些细节。

  “振宇,你说这些人一直提到刘美丽,其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们真的想对刘美丽下毒手吗?可是他们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正当高振宇在沉默的时候,温可妍突然一脸认真地向高振宇问了起来。

  高振宇叹了口气,道:“唉,这些人最近的一系列想法对我来说都显得挺神秘的,所以要想猜透他们的做法,我也实在猜不出来啊。”

  听高振宇这么一说,温可妍不禁叹息了口气,道:“唉,是呀,这些人干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人猜得出来的。”

  高振宇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

  和温可妍分开之后,高振宇便马上去了市法院对面的那个租屋里。他到了那个租屋里之后,便看见了正在房间里拿着望眼镜监视刘美丽的施熙雯了。

  “高老头,你怎么来了?”见到高振宇的时候施熙雯的脸上写满了意外。

  高振宇吐了口气,道:“今天早上有什么新情况没有啊?”

  施熙雯摇摇头,道:“唉,都盯了七八天了,怎么什么情况都没有啊?高老头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改变策略?也许刘美丽的身上根本没有对我们有利的信息呢。”

  高振宇完了施熙雯这死气沉沉的话,便咳嗽了一声,道:“这倒不一定啊,我想现在某些人应该有新的动作了吧?”

  施熙雯感觉高振宇的话里有话,便马上激灵了起来,凑到高振宇的面前道:“高老头,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啊?”

  高振宇点点头,道:“刚刚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岳宝磊等人将会对刘美丽出手,对刘美丽进行某个行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施熙雯又立马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岳宝磊和丁强不是跟刘美丽是一伙儿的吗?他们怎么会对刘美丽下手呢?”

  高振宇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他们要动刘美丽究竟是什么目的,我想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然而,当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高振宇的回答时,施熙雯就再次不解地向高振宇问道:“对了,你现在所说的这个信息真实么?”

  高振宇想了想,说:“应该真实吧,这个信息源之前也为我提供了不少信息,多半都是可信的。我想这事儿十有**是真的吧。”

  的确,高振宇之前跟施熙雯说过的信息,比如上次赵贵回到汉江市在新车站出没,再比如高振宇总能得到一些相应的有用信息,所以施熙雯这会儿自然也就不再质疑。

  “对了高老头,你怎么总是能得到这些别人得不到的信息呢?”施熙雯又接着问了起来,“你能告诉我你是用了什么门道吗?”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我没有什么门道,只是我比你更会去留意这些有用的信息罢了。”

  施熙雯撅着小嘴,道:“哎,高老头,我知道你这是不愿意跟我说真话,算啦算啦,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说真

  话,那就不说了吧。”

  高振宇无奈地笑了一下,道:“你真无聊。”

  施熙雯可不管高振宇无聊不无聊,这时候她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于是便随之向高振宇问道:“对了高老头,既然你所得到的这个信息也不能算百分百有真实性,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做点什么呢?”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道:“我现在其实什么都不用作,既然这些人又把目光指向了刘美丽,那我们就看紧刘美丽就是了,只要我们看紧了刘美丽,才能知道他们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施熙雯道:“盯是一定要继续盯下去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在盯着刘美丽的时候,应该再做点什么事情,真争取做到防范于未然,要是什么都有不做的话,我觉得……”

  高振宇道:“这事儿我知道,我会继续留意他们的动态,争取做到防范于未然,但是现在对我们来说,盯紧刘美丽,可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

  施熙雯点点头,道:“这样吧,盯着刘美丽的事情,现在起就完全交给我吧,你只要负责多盯着其他人,看看他们就究竟是想干什么。”

  高振宇于是不再多说什么了,就点点头道:“嗯,好吧,那我们各自分工吧,你要记住,在监视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一个话题结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施熙雯却接着又向高振宇问出了另一个话题来:“你说这些人究竟是想干什么啊?之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他们想劝刘美丽不要再告龚副局长,这次却又成了想动刘美丽呢?难道他们是没办法劝导,所以想把人杀了了事?可是这个理由是在让人想不通啊。”

  高振宇道:“呵,既然你想不通,那你就不要去想了吧,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有了新的动向了,对于刘美丽的行动估计也是在短时间了,只要我们当场把他们给堵住了,所有的事情岂不是就迎刃而解了吗?所以你现在还是好好给我盯着吧。”

  施熙雯见高振宇的态度这么明确,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道:“好吧,这件事我听你的就是了,到时候见分晓吧。”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

  ……

  下午上班的时候,高振宇竟然意外地被欧阳菲菲“劫持”到了办公室外面的走廊拐角处了。

  引文欧阳菲菲事先强调她是有事儿要对高振宇说的,所以高振宇也就只好答应了欧阳菲菲的请求,跟着她到了走廊的拐角处,等到了拐角处他就不解地看着欧阳菲菲问道:“欧阳,你这是干什么?拉我到这里究竟想跟我说什么呢?”

  正在高振宇郁闷不已的时候,欧阳菲菲又向他问了一个更让他郁闷不已的问题:“高哥,中午的时候是去见了什么人?”

  开始的时候,高振宇心里还不以为然地想到,自己中午去了哪里和欧阳菲菲有什么关系呢?自己何必要告诉她?但转念一想就觉得不对劲了,欧阳菲菲之所以问自己这个问题,背后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中午自己见了施熙雯和温可妍,难道这丫头是已经发现了自己这两个事情中的其中一个?

  带着这个疑问,高振宇沉吟了一声问道:“呵呵,欧阳,你怎么问我这个问题呢?我中午见了个朋友啊。”

  谁知,当高振宇的这话说出来之后,欧阳菲菲就直接了当地问道:“高哥,你中午是去见了你的老同学温可妍吧?”

  t听了欧阳菲菲的这个问题,高振宇差点没有懵了。要知道自己现在马上就成为温然公司违反医药买卖政策、不正当竞争事件的调查者之一了,可是身为调查者却在关键的时间里和受调查者私下见面交谈,还被同为调查者之一的同事发现,这可真是一件不好解释的事情啊。

  “高哥,你怎么啦?难道你不知道作为一个执法者,在这个时候和一个受调查见面,是不应该的事情吗?”欧阳菲菲叹了口气对高振宇问道。

  高振宇想了想,觉得这事儿的确是应该好好解释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便苦笑了一下,道:“我当然知道这事是应该做,我不该做这样不经过思考的事情,但是……”

  欧阳菲菲道:“你既然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做,可你为什么要去做这事呢?”

  高振宇道:“我作为督查处的人员,又是这次负责温然公司存在那些问题的调查者之一,作为我老同学的温可妍,当然会想到联系我,并且想从我的嘴里了解到一些对她来说有用的信息了。”

  听完高振宇的解释,欧阳菲菲选择了理解他了,她舒了口气,对高振宇继续问道:“那你们交流了什么呢?”

  本来对于高振宇来说,向欧阳菲菲这样的小丫头交流这样的问题,其实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但他感觉到自己的把柄已经被人家抓住,所以这会儿却也不得不向人家低头,人家问什么问题自然得看着回答了。

  “其实我和她的交流,你用想也是能够想到的,作为一个商人,她的公司出了状况,而且负责督查的人是我,她当然得向我吐槽一番了。”说到这里高振宇突然话锋一转,道:“可是,不仅没有答应她什么,却从她的嘴里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此话一出,还没完全说完,欧阳菲菲就控制不住地向高振宇问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高振宇道:“她说她已经喝药监局的人打过招呼了,药监局的人认为,这件事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们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她希望我们督查处也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到了这里,高振宇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于是便更加添油加醋地说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的意思其实是想告诉我,药监局的这些人已经被她搞定了,唉,这帮当干部的,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高振宇之所以要跟欧阳菲菲说这样的话,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欧阳菲菲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和温可妍见面的时候,万一她不小心把这事传到游主任的耳朵里,自己岂不是要打包走人了?所以他说出了这样的话,其实是想稳住欧阳菲菲,博得欧阳菲菲的信任罢了。反正温可妍和药监局的人勾结的事情游大云也是知道的,自己要不要把这消息告诉欧阳菲菲,其实对欧阳菲菲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的。

  果然,欧阳菲菲这并没有什么脑子的女人听完了高振宇这么一说,便很快相信了高振宇的话,欣然地看着高振宇笑道:“高哥,看来我真没看错你呀!”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呵呵,欧阳,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了,你这是在表扬我呢,还是在寒碜我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欧阳菲菲实在没有想高振宇对自己一番真诚的话,竟然会有有这样的反应,便马上吐了口气,道:“高哥你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你的老同学,而忘了自己的党性。”说到这里,欧阳菲菲又叹了口气,道:“说真的,刚刚我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你在回答我的时候遮遮掩掩的,或者刻意隐瞒我的话,我就认定你是在骗人,那样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有党性的人了。”

  高振宇听欧阳菲菲这么一说,不由得苦笑了起来,道:“呵呵,欧阳,说真的,我现在是真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姑娘了。如果我回答你的时候表现的是遮遮掩掩的,是不说真话,你会怎么办呢?”

  欧阳菲菲道:“我当然是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游主任咯,让游主任来判断你说的话究

  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高振宇不禁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心想还好是自己回答的还算精明啊,不然的话这会儿今天这档子事情要是真传到了游主任的耳朵,自己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呵呵,欧阳啊,从这件小小的事情中。我算是看出了一个道理了,我知道你这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啊。”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高振宇心里不禁产生了一种心有余悸的感慨。

  欧阳菲菲道:“呵呵,别说了高哥,从你一进入我们单位之后,我就深深地感觉到你是一个正直的好同事呢。所以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还是好好合作吧。”

  高振宇在心里苦笑了起来,欧阳菲菲说自己是个正直的人,可自己现在却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想办法把温然公司的烂摊子甩掉了。

  说高振宇正直,高振宇自己都觉得脸红啊。

  ……

  晚上一下班,高振宇便接到了陈曼妮这小丫头的电话,在电话中陈曼妮娇滴滴地对着电话说:“猪,你现在在哪里呀?要是有时间的话,你就到我家一趟吧。”

  高振宇从陈曼妮那撒娇的语气中也听不出这丫头到底是想干什么,就对着电话问:“傻丫头,要我到你家有什么事情吗?”

  “唉,我遇上事情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你先到我家一趟再说吧,你快点过来就是了。”

  “傻丫头,那我看一下好吗?要是等下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去找你,总行了吧。”

  陈曼妮说:“不行,我要你现在就来找我,不要等你想好了再过来?”

  高振宇默默地对着电话笑了一声。

  陈曼妮仿佛猜透了高振宇的想法一样,对着电话喃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地说:“好啦猪,人家找你道我这,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交流,其实这事儿我一直想要跟你说的,但是……唉,还是等你过来再说吧。”

  高振宇感觉陈曼妮这会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跟自己说,于是便对着电话说:“是吗?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想跟我说的?”

  陈曼妮说:“猪,您老人家就别问这么多啦,你来了我自然是会告诉你的,你要是不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嘿嘿。”

  陈曼妮的威胁对高振宇来说,真是一点儿力道都没有,但是高振宇也想过去看看,看看这丫头到底跟他搞什么鬼。

  “嗯,好吧,我马上过去,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说吧。”

  “这还差不多。”

  带着一系列说不用清楚的心情,高振宇打车向陈曼妮的租房方向奔去。等到了陈曼妮的住处,高振宇敲响了她家的大门。

  看见了陈曼妮,高振宇恍惚中定了定神,说:“我说大小姐呀,您老人家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陈曼妮说:“我找你自然是有大事啦,老王,你跟我来吧。”说完,便自顾自地向房里走去。

  高振宇于是也跟了上去,等跟上去了以后,他发现陈曼妮正倚在床边,端着一杯红酒,故作妩媚地朝他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说:“猪,要不要喝一杯。”

  高振宇搞不懂陈曼妮在搞什么鬼,便向她靠了上去,说:“你找我来,不是就单纯地想请我喝杯酒吧?说吧,你刚刚说你有什么事情?”

  陈曼妮不紧不慢地倒了一杯酒递给高振宇,淘气地笑了笑,说:“喝吗?”

  高振宇接过酒喝了一口,感觉就的味道和一般的红酒没有什么两样,便一连又喝了两口。

  “唉,猪,你是不知道啊,这两天可真是愁死我了。”陈曼妮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优雅地喝了起来。

  高振宇说:“呵呵,傻丫头,能让你发愁的事情还真是挺少的,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发愁啊?”

  陈曼妮却并没有马上回应高振宇的问题,而是淘气地笑了笑,说:“猪,我可能要离开你了……”

  高振宇笑道:“呵呵,你该不会是又要去外地采访吧?傻瓜,看来你得历来我一段时间了吧?”

  陈曼妮说:“才不是呢,这次要是离开你的话,可就是永远离开你了,你说说,要是我离开你的话,你会舍不得我吗?”

  高振宇笑道:“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你的傻话呀?你怎么会离开我?”

  陈曼妮见她不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信,就叹了口气说:“猪,现在我爸妈和一大堆的亲戚都在说服我去相亲呢,我跟你说吧,现在想想这个事情啊,我都头疼死了。”

  “是么?那你是怎么想的?”高振宇突然脑袋一片空白了起来,心里竟然有了一点小小的醋劲。

  陈曼妮道:“我还能怎么想啊,我现在就为了这事儿可真是愁死了,都什么年代了我爸妈还逼我相亲去啊。”

  高振宇看着陈曼妮一副娇滴滴撒娇的样子,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陈曼妮那柔软的腰,道:“宝贝,那你回去跟人家相亲吗。”

  陈曼妮像小猫的喵叫声一样:“嘿嘿,猪,那你希望我去跟别的女人相亲吗?”

  高振宇摇摇头,道:“当然不希望,但我想知道你会去吗?”

  “猪,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好好抱紧我,好好地对我,我在告诉你行吗?”

  “傻瓜。”

  “还不抱紧我?要是你不抱紧我的话,兴许我就成为了别人的女人咯。”

  这番话,深深地把高振宇那颗柔软的心给触动了,高振宇柔情万分地把陈曼妮轻轻的放在了屋中间的沙发上,陈曼妮软软的斜靠在沙发上,头枕在一侧的扶手上,双手叠放在胸前,深蓝色的短袖连衣裙是没有腰带,前面一排扣子的那种,下摆很短,只是到膝上十公分的样子,所以美丽洁白而修长的一双腿就露出一大截来。裙子很窄很贴身,因此陈曼妮曼妙的身材也就暴露无遗。

  此刻她的身子歪歪的半卧着,一双玉腿弯曲着垂落在椅边。陈曼妮有一双美足,而她脚上所穿的深蓝色的细带凉鞋,把一双晶莹的**衬脱得犹如洁净的白莲,十只匀称而恰到好处的足趾整齐的露出来,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上涂上了一层薄薄的透明甲油,彷佛是十瓣贴上去的玫瑰花瓣。鞋后跟处,一双圆润的足踝让人想入非非,透过踝部和鞋面的空隙,还能看到她洁白的足底。她的小腿雪白的好像一截玉藕,苗条而结实,润滑的肌肤发出迷人的光泽来。短短的连衣裙遮不住修长的大腿,弯曲的坐姿令一侧大腿玉白色光洁的肌肤差不多完**露。

  高振宇滩烂泥的视线很直接的盯着陈曼妮大腿侧后方暴露的地方,白皙细腻的肤色和**一起刺激着他的**。他站起来,将陈曼妮倾斜的身子扶正,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微微的向上抬起,双手放在椅子的两侧扶

  手上。而在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陈曼妮则睁着期待的眼睛看着他,好像一切都很自然。

  “猪,我爱你。”

  “傻瓜,我也爱你。”高振宇蹲下身,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出手抓住了陈曼妮雪白的小腿,将它们用力的拉直,然后他侧下头,视线便贴着光滑的大腿曲线一直往裙子里面看去,双手将陈曼妮纤细的小腿握在手中,细腻柔滑的肌肤传来一种好像美玉一样滋润清凉的感觉,在**的支配下,他不由的低下头,在陈曼妮的小腿上亲吻起来。

  热烈的亲吻后,高振宇抬起陈曼妮的左脚,放在自己蹲下的膝盖上,开始解开脚外侧的鞋扣。扣子解开了,细细的鞋带从扣子中抽出,陈曼妮的一只美足就摆脱了束缚,展现在高振宇眼前。很快,高振宇把陈曼妮右脚的鞋子也脱了下来,然后他把这双晶莹的美足握在手中用力地把玩起来。

  “啊,猪,你亲我那里……。”陈曼妮不禁叫了起来。但很快,便没有和高振宇交流的打算,因为她心里知道,已经吃了药的高振宇哪里还有什么能力和她做什么交流。

  尽情的玩弄后,高振宇将陈曼妮的赤足重重放下,双手用力抚摩起陈曼妮健美的大腿。他的手在光滑的皮肤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陈曼妮的裙子里,他的手摸索着,很快就触到了大腿根部。裙子实在很窄,他不得不把一只手伸出来,但同时,另外的一只手已挑起了陈曼妮**的边缘,手指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接着,摸到了一个隆起的山丘和上面一丛柔软的草坪,高振宇一只手就在她的小山丘上开心的狎玩起来,另一只手则迫不及待的去解陈曼妮连衣裙上的衣扣。

  “妮儿,你是我的。”高振宇从喉腔里发出了这么一个声音。接着他一粒一粒地由下往上的将陈曼妮裙子上的扣子解开,慢慢的,洁白大腿中间深蓝色十分漂亮的三角**便裸露了出来。

  当他解开最后一粒扣子的时候,他把另一只手也从小山丘上抽出,他抓住裙子已经松开的衣襟往两边一分,再抓住裙子的领子往下扯,蓝色的连衣裙被一直褪到了两肘,陈曼妮身前只剩下了深蓝色的内衣。高振宇瞧着那雪白的脖子下面饱涨得似乎要跳出来的前胸,不由的伸手摸了一把。虽然隔着胸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还是让他吞下了一大口口水。他伸手将bra往上扯到陈曼妮的颌下,陈曼妮两座雪白动人的乳峰终于又一次裸露在高振宇面前。

  在内心情绪的刺激下,高振宇不由分说立即就抓住这对细腻圆滑的**揉搓起来。陈曼妮的果实呈现出均匀的半球型,肌肤白皙透明,娇嫩非常,乳晕和**都不大,是粉红色的,小巧玲珑,而且非常的敏感,轻轻的触摸已令两个柔软可爱的小点点迅速的挺立起来,颜色也变成娇艳的桃红色。高振宇顾不上继续体验陈曼妮柔软而温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胸膛的美妙,一只手扶在陈曼妮的后腰部,用力将她托起,另一只手同时抓住陈曼妮三角**的上缘用力向下拉去。

  一番周折后,深蓝色的**终于被高振宇褪到了膝盖,随着陈曼妮小腹下山丘与草坪的显露,深藏在两腿之间那神秘园的开口就在眼前了。

  高振宇两手由下至上滑过大腿、小腹和柳腰,洁白的肌肤像缎子一样光滑。他的手伸到陈曼妮高耸的胸前,握住一边一个晶莹圆滑的**,像握着两个雪白的玉球,肆意揉捏抚弄起来。

  同时,他的头埋到陈曼妮腹部,舔吸着她美玉一般娇嫩的肌肤,他的口越来越下,忽然整个贴到了陈曼妮两腿之间隆起圆浑的小山丘上,轻吻啮咬起来。两处少女最敏感的区域受袭,陈曼妮只觉一阵麻痒如电流一样流遍了全身,平滑的肌肤立时轻轻抖动起来,红红的薄唇也微微的张开,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清澈的双眼流露出迷乱而欲拒不能的眼神,长长的睫毛也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

  高振宇清楚地感觉到掌下的**轻微的变化,他对陈曼妮如此敏感非常欣喜,于是他的手滑到陈曼妮的臀部,将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已铺上墨绿垫被的床边,轻轻的放了下去。

  陈曼妮在高振宇的玩弄下已是娇喘吁吁,等到被抱起放到床上时,身体不禁喘息了一下。高振宇将陈曼妮的身子翻转,伸手就将陈曼妮的头绳一把捋下,乌黑秀美的长发立即飘散下来。他抓住褪到肘部的连衣短裙往下一扯,往后一扬,深蓝色的裙子就像一只受伤的蝴蝶,远远的飘落在地面上。接着,他伸手将陈曼妮背后胸衣的搭扣松开,然后用力的把深蓝色的bra-top从头上拉到背后脱下来抓在手中,陈曼妮的上身顿时**。高振宇再把脱到膝盖处的真丝**从两腿中取下,陈曼妮的**彻底袒露了。他把陈曼妮的内衣裤放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除了刚洗完澡留下浴液的芳香外,他还闻到了陈曼妮那种特有的兰花幽香般的体香。

  高振宇的眼光里充满了**的**,直勾勾的盯着陈曼妮,不时在胸前和**瞄来瞄去,陈曼妮眼里的渴望一时间显得毫无意思。

  突然,高振宇的身体扑到陈曼妮身上,一张大嘴紧紧的压在她薄薄而鲜嫩的双唇上热吻起来,他的毛糙的舌头粗暴地撬开陈曼妮的汹,直伸进陈曼妮的嘴里不停地撩拨,很久也不愿离开,沉重的鼻息和喷出的热气几乎令陈曼妮窒息过去。

  太疯狂了,高振宇的这种表现对陈曼妮来说,其实是头一次,她感觉刺激极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啊!”陈曼妮的喊声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而且马上被**传来的冲动所终止了。

  随着高振宇的冲入,陈曼妮立即感到**传来了一下万针瓒刺的剧烈疼痛;没等疼痛的感觉消失,接着又是一下巨痛,连续了几次,那种不适应的痛楚才慢慢地消失。接着她感到体内的毒蛇开始旋转抽动,潮水一样的刺激终于冲垮了她最后一道防线,她的身子完全软了下去。

  陈曼妮在高振宇本钱一阵紧似一阵的**中,渐渐迷失了方向,强行的挤迫带来的疼痛一直透到骨髓里去,终于无助的姑娘在恶魔的蹂躏下败下阵来,始终坚守的花心轻而易举的被突破了。在反覆的穿刺下,陈曼妮的小地道在最初的突然扩张后慢慢湿润,本钱和道壁不停的摩擦让她感到了一种兴奋……|||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