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掉了她的性感浴巾



剥掉了她的性感浴巾

  陈曼妮在被高振宇折腾完了之后,约摸等了二十分钟才清醒了过来。

  高振宇看着她柔弱无骨的样子,心里觉得这丫头真是美得让人心动,于是紧紧地揉着陈曼妮那娇柔的身子,道:“妮儿,我爱你。”

  陈曼妮却沉吟了开来,道:“猪,我要你帮我想想办法,我爸妈给我安排的那场相亲对我来说简直是太郁闷了,我想你得帮我这个忙。”

  高振宇不由得长吁了一声,道:“傻丫头,现在你爸妈只是让你去相亲而已,你只需要配合一下他们,在他们的面前走走过场,和他们安排的对象见见面,这不是挺好的吗?”

  陈曼妮道:“我说猪啊,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我要是真去相亲的话,万一人家男方对我有想法,并且还一个劲儿地纠缠着我,那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岂不是要给我造成很大的麻烦吗?”

  高振宇再次揉紧了她那娇滴滴的身子,叹了口气,道:“傻丫头,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想什么法子呢?”

  陈曼妮道:“猪,你说要不这样吧,我直接带你去见我爸,让我爸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让我爸知道我们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我估计我爸也拿我们没有办法的。”

  听着陈曼妮的话,高振宇不禁感到心惊胆战的,连忙否定了陈曼妮的想法道:“不行,你要是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你爸妈的话,我们不但最后无法在一起,而且我也会倒霉的。”

  陈曼妮不解地看着高振宇,道:“为什么不能这样?猪,你怕什么啊,我就不信了,只要我们拿出说什么也要在一起的决心让我爸看到,我相信我爸还不至于专制到这样的程度。”

  高振宇只好苦笑着回答道:“傻丫头,你知道吗?其实我在你爸爸的眼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定位,你爸的心里一直都在觉得我接近你,其实是为了靠近他,然后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这一点是不管我们怎么向你爸证明都没有用的。之前你爸爸也警告过我,让我不要和你在一起,要是我和你在一起就让我怎样怎样的,所以……所以我们现在要是去向你爸爸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意味着我从头到尾都在骗着你爸爸,都在向你爸展示我表里不一的一面啊。这样除了让你爸爸越来越讨厌我,我想我们应该得不到更加有效的结果吧。”

  听完了高振宇的话,陈曼妮默默地点着头,因为她的心里也知道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也认为高振宇此时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猪,我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嘛?”陈曼妮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丧地看着高振宇道。

  其实这时候高振宇的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的,所以面对陈曼妮的这个问题时,只是淡淡地叹息了一下,道:“我看还是拖着吧,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啊——猪,你说一直这么拖着,成吗?”

  “傻瓜,可是我们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

  “那好吧,我看看这段时间能不能申请到别的城市去采访,这样也可以躲一躲我爸妈的唠叨。”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啊。”

  “猪,那你快不抱紧我,也许过两天我就申请到外地采访去了,你又得好长时间看不到我了。”

  高振宇于是笑了,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她。

  ……

  第二天一去单位上班,高振宇便接到了游大云的通知,让他和欧阳菲菲一起去温然公司,配合药监局的人对温然公司存在的问题进行监管。这意外着高振宇也必须马上想一个脱身之计了。

  在温然公司的路上,欧阳菲菲就表现出了她那比一般人少有兴致,她笑嘻嘻地对高振宇道:“高哥,这次去温然公司调查,我们可是得把全身的劲儿都要使出来啊,一定要让药监局的那些人看看我们单位的执法力度,让这些一向都不知道查出问题的领导干部们惭愧一番。”

  高振宇这会儿只希望好好地为自己想一个脱身之计,好让自己不要趟这趟浑水,所以对欧阳菲菲兴致勃勃说出来的这些话,并没有认真去听,只是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陪着笑脸回应道:“嗯,是呀,我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地督查,要好好地完成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

  欧阳菲菲于是更加来劲了:“是呀,你这个叫温可妍的老同学可真是太不像话了,一个小女人竟然敢垄断医药行业,而且还搞起了美色手段,让手下的那些漂亮的女孩和医院的一些医生以及我们政府部门的官员们性贿赂,这行为是在太堕落了,太恶劣了,我看我们是应该好好给她一点颜色才行啊。”

  高振宇只好再次苦笑了一下,然后什么话都不愿意多说了。

  “唉,高哥,你对这些钻了我们国家法律空子的蛀虫究竟是怎么看的呢?”她又问道。

  “当然是坚决打击了。”高振宇陪着笑解释道。

  “是呀,是应该好好打击一下了。现在药价的利润为什么会这么高呢?都是这些钻国家法律和政策的蛀虫们搞出来的,这些人在背后搞私人黑暗交易的时候把自己的腰包塞得鼓鼓的,他们个个好车好房地使用着,可使用的都是咱们老百姓的血汗啊,这些蛀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欧阳菲菲表现出这一副愤然不已的气焰中,高振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觉得这丫头也实在太愤青了。但没过多长的时间,高振宇却突然想到把目光落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了。

  而在自己的眼睛落在了手机上的一瞬间,他的脑袋里也马上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脱身之计。

  高振宇将车子开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加油站,然后在加油站前将车子停了下来,对欧阳菲菲说了自己要去厕所一下,然后便偷偷地在厕所里给陈曼妮打了电话。

  施熙雯这会儿正在监视着不远处市法院方向的刘美丽等人的动静,接到了高振宇的电话后,马上对着电话道:“喂,高老头,你现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高振宇也不跟施熙雯说太多的话,直接就对着电话道:“小事,你现在什么都别问了,我现在需要帮我一个忙。”

  施熙雯于是干脆地对着电话道:“那好吧,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帮你吧。”

  高振宇想了想,对着电话“嗯”了一声,便开口道:“你再过十来分钟给我打个电话,就说你是市里某个单位办公室的,一定要让我马上过去一趟。”

  听高振宇提出了这个要求,施熙雯也就暂时忘记了高振宇刚刚让她不要问那么多的忠告了,而是非常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我说施警官呀,您就别问了行不?我现在有急事儿需要你配合!”

  “哦,那好吧高老头?不问就是了,可是你总得告诉我,我应该自称是哪个部门的吧?”

  高振宇叹了口气,道:“这个你就随便想想吧,只要在跟我对话的过程中合情合理就对了。”

  “嗯,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好好想想吧。”施熙雯叹了口

  气对着电话道,“我十分钟后打给你吧。”

  挂了电话,高振宇重新回到了车上,然后对欧阳菲菲说了一声“走吧”,便重新启动了车子,向目的地温然公司的方向奔驰而去。

  在去温然公司的路上,欧阳菲菲又一个劲儿地向高振宇侃起了她对温然公司存在那些问题的看法了,不过这一次高振宇显得更加没有耐性了。好不容易忍耐了十分种,施熙雯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按照高振宇要求酝酿的计划,施熙雯自称是市检察院的人,高振宇现在马上去一趟检察院。而高振宇呢,因为这个计划本来就是他让施熙雯酝酿的,所以自然是知道应该如何应付了。

  和施熙雯通完了这通类似于表演的对话,高振宇又把脸转向了身边的欧阳菲菲,对她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了欧阳,你会开车吗?”

  欧阳菲菲哪里知道高振宇问她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只好点点头,道:“我会开一点,但是技术没有你好。怎么了高哥,你现在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

  高振宇沉吟了片刻,道:“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所以暂时不能陪你去温然公司了,所以你还是自己开车去温然公司吧。”

  欧阳菲菲道:“不是吧高哥,现在是这么关键的时刻,你怎么能够去做别的事情呢?难道你忘了游主任安排我们的是一份很重要的任务吗?”

  高振宇道:“我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解释,但我只能说我要去做的事情是和重要的,所以你还是别问这么多了,自己开车去温然公司吧。”

  欧阳菲菲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非常的郁闷,道:“可是高哥,你就这么走了,那我怎么办啊?难道你是打算让我一个人去温然公司,和那些药监局的老爷们一起负责检查工作吗?”

  “唉,你可以打电话给游主任,让游主任再安排个人过来嘛。”高振宇对着欧阳菲菲不以为然地说道,“对了,顺便帮我向游主任请个假呗。”

  高振宇此话一出,欧阳菲菲顿时感到郁闷无比,因为高振宇的这个决定来的实在太突然了。

  “好了好了,欧阳,这件事就麻烦你啦,我得先走了。”

  高振宇对欧阳菲菲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便下了车,然后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一下子钻进了车子里,消失在欧阳菲菲的视界之中,让欧阳菲菲更加的感到郁闷不已。

  ……

  高振宇在上了车子后,便感觉脑袋一阵沉闷,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了。毕竟,他只想到如何脱身不去温可妍的公司进行调查工作,并没有想到了如何给单位一个不进行任务的交代,所以这时候他便开始犹豫了起来。

  “先生,你现在要去哪里啊?”正在这时候,高振宇突然听到了司机问话的声音,他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自己从上车到现在还没有向司机说过自己要去哪里呢。于是便马上对司机大哥随口回应道:“大哥,麻烦你带我去一下长林镇吧。”

  司机得到了高振宇的回答,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认真地朝着长林镇开去。

  高振宇之所以选择去长林镇,并非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的,他之所以选择去长林镇,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去哪里,所以便想到了这个和大富豪酒吧事件有关的场所转转,至于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他倒也不指望,只是希望能够以此为由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用参合温然公司的那点破事罢了。

  车在长林镇车站前停了下来,高振宇的心里便酝酿了起来,看看如何游主任一个交代。高振宇经过了一番思索之后,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要趁着这个机会,给政法委书记姚志东打一个电话,让姚志东出面帮自己向游主任请假,这样一来自己逃避温然公司调查工作的做法,才不会被游主任看出端倪。打定了主意之后,高振宇便政法委书记姚志东打了个电话。

  好在姚志东现在正在办公室一个人喝茶,在高振宇的电话打过来后,他便对着电话沉吟着问道:“喂,小高啊,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高振宇在心里把自己想说的话酝酿了一通,道:“姚书记,是这样的,我现在刚刚得到一些线索,所以要跑去长林镇一趟,可是我们游主任今天给我安排了个任务,要我去一家医药公司进行督查工作,可是现在情况紧急,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游主任说明情况,所以能不能请姚书记帮我向游主任请个假……”

  高振宇的话,在姚志东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种味道了,他感觉高振宇是在明显地告诉自己,高振宇作为调查组的侦查兵去进行侦查工作,所以他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帮他解决一些小麻烦。

  姚志东喝了口茶,又对着电话淡淡地笑了笑,说:“嗯,好吧小高,你先在长林镇好好侦查吧,向你们领导请假的事情,交给我了。”

  见自己的事情这么快就让姚书记答应了下来,于是便对着电话道:“嗯,好的,姚书记,谢谢您!”

  姚志东道:“好了,你现在你什么也别说了,先把你的事情好好盯着吧。”

  高振宇道:“嗯!”

  电话挂掉了以后,高振宇步行向大富豪酒吧走去,可是才刚刚到达大富豪酒吧门口的时候,温可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今天温可妍的公司要接受督查处和药监局的监察,而答应了一定会好好帮助自己的高振宇却没有在关键时刻现身,所以温可妍心里挺不淡定的,就给高振宇打了电话,准备问问高振宇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高振宇呢,此时正在想着去大富豪酒吧寻点什么有用的信息,却突然被温可妍打开的这通电话弄得乱了心绪,所以自然是不会接起这通电话了。

  挂掉了电话,并且将手机关了机,高振宇才迈开了步子,向大富豪酒吧走去。因为是早上时间,加上最近这段时间里大富豪酒吧里生意惨淡的很,所以大富豪酒吧门口也见不到什么人影,只有两个保安模样的老头儿在酒吧门**流着。

  当两个老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安发现了高振宇靠近酒吧的时候,便警惕地向高振宇询问道:“年轻人,你在这里徘回是做什么呢?”

  高振宇对两个老保安并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他也知道两个老板安自然是不会认识自己的,于是就大方地朝老保安回答道:“我是一个做电台dj的求职者,请问两位大哥,这里有招收dj没有?”

  两个老保安显然是最近才被你招到这儿当保安的,其中一个留着胡子的黑保安不解地看着高振宇道:“年轻人,你们说的dj是什么我们不懂,但是我们这儿是不收什么工人的。”

  高振宇道:“不是吧大爷,这家酒吧这么大,可是需要一定的管理人员,不可能会不收dj的呀,就算不收dj也应该收主持人之类的工作人员吧?”

  黑保安的道:“不收,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保安,什么工作人员都已经离开了,所以你要是走工作的话还是去别处吧。”

  高振宇又道:“大哥,你说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回去了?这里是要关门吗?”

  黑保安道:“嗯,已经关门很久了,据说老板是打算在别处开一家新的酒吧,这儿……”

  正在这时候,另一名满脸胡须的保安对黑保安道

  :“老王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嘛?这儿现在不招工了,让他到别处去找工作得了。”

  高振宇看着满脸胡须的保安一脸不满的样子,心里又存在了一个疑惑,便随之问道:“大哥,这里既然都关门了,那我能进去看看吗?我想看看里面的装修,说不定能够给你们老板一些建议。”

  高振宇的话刚刚说完,满脸胡须的保安便马上不耐烦了起来,对高振宇不满地打发道:“你这年轻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打哪儿来打哪儿去,别问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这儿不准任何人进去,你进去干嘛啊?”

  高振宇于是不再多说什么了,为了不让两个老人发现自己的动机,高振宇于是便连忙陪着笑,道:“是是是,大哥你说的对,我们家长辈也说出门在外不该问的东西别问,不该说的话别说,对不起,我现在就走,我现在就走。”

  满脸胡须的保安道:“知道就好,快点离开这儿吧。”

  高振宇又一连点了好几下的头,然后便马上离开了现场。

  ……

  高振宇其实并没有马上离开大富豪酒吧现场,他只是去了大富豪酒吧附近的一家网吧里寻思起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的方式,刚刚在大富豪酒吧门口的时候,高振宇就已经发现了一个玄机:刚刚两个老保安说大富豪酒吧已经关门了,按理说是没有必要在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两个保安看门的,可是丁强却请了两个保安来看着一个已经关门大吉的酒吧,这说明了什么呢?难道在大富豪酒吧里面还隐藏着什么玄机?

  既然当中存在着什么玄机,高振宇觉得自己现在就应该好好把这里的玄机找出来才是。所以,他也就在网吧里继续寻思了起来。

  大约到了中午十二点多,高振宇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小青年身上了,心中的一个计划便油然而生了。在实行这个计划之前,高振宇先去网吧楼下的一个小卖部里面买了个鸭舌帽,然后把鸭舌帽的帽檐压低,便向正在电脑前玩着游戏的年轻人走了上去,向那年轻人压低了声音道:“兄弟,你先跟我出来一下行吗?”

  小青年突然听见高振宇这阴森森的声音,马上颤动了一下身子,对高振宇心虚地问道:“大哥……您找我有啥事……”

  高振宇见年轻人因为被自己打了招呼而担忧的样子,便淡淡地缓了口气,道:“你放心吧,我只是想跟你商量点事情,你跟我到网吧门口就行了。”

  小青年大概迫于高振宇身上那股子咄咄逼人的气势,只好乖乖地跟在高振宇身后,出了网吧。

  两人一出了网吧,高振宇便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块人民币,递到了小青年的面前,道:“兄弟,刚刚我观察了你一会儿,发现你在为刷点卡的事儿头疼吧,这钱拿着,你拿去充点卡吧。”

  小青年见高振宇这一系列奇怪的举措,被惊得不知如何以对,吃惊了好半天,才从嘴里吐出了一句惊呆了的话,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呢?为什么要给我钱呢……”

  看着小青年被自己的举措吓呆的样子,高振宇咳嗽了一下,道:“你别害怕,我给你钱是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帮我完成了,我会再给你五百。你放心,做这件事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的,你放心去做好了。”

  “大哥,那你总的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帮你做的是什么事情啊?”

  高振宇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富豪酒吧,道:“那儿有两个保安,你帮我引开并且拖住他们就行了,事成之后我会好好谢谢你的。”

  小青年见到钱,又发现高振宇对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威胁,这才定了定神,道:“好吧大哥,我帮你把这事儿干了。”

  高振宇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狡猾的笑意,道:“兄弟,我知道你是在育才中学读书的,三年二班的,好好帮我做好这件事,把这两个保安给我引走,其他的事情不要乱说也不要乱问,我不会少你的好处,要是你乱说乱问,这一带我看你就别想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里面。”

  高振宇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也担心小青年不配合自己,所以刚刚在盯上这个小青年的时候,可以通过qq上的同吧功能,了解了这小子的情况,当他把这些话向小青年说出来之后,其实就是向小青年发出了一个信息:你现在的情况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你也别跟我耍诈,不然我让你好看。

  果然,经过高振宇的一通经理安排,这小男孩就已经选择了配合高振宇的工作了,开始向大富豪酒吧走去。

  这个小青年还算是一个机灵的小孩,在靠近了两个保安之后,先和保安发生了语言冲突,紧接着高振宇就看见了小青年竟然伸手去摘掉了长胡须那保安的盖帽,然后骂骂咧咧的向大富豪酒吧的东面跑去,两个保安见状,自然也就一前一后地追了上去。而就在两个保安被小青年引开的时候,高振宇也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往大富豪酒吧的大门冲了进去……

  ……

  大富豪酒吧里,一切的设备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高振宇在大富豪酒吧里转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新发现,好半天之后高振宇便开始有些气馁,但心里却不禁暗暗想到,不可能啊,按道理说大富豪酒吧里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藏在里面,丁强又何必找两个保安看着场子呢?直接把大门一锁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吗?

  带着不甘心的心情,高振宇从楼上找到了楼下,又从楼下找到了楼上。在实在不甘心的情况下,高振宇发现楼下的机房的门却紧紧锁着。楼上楼下这么多的房间都只是像往常一样关着的,可是就机房里面是反锁着,高振宇心里马上留了个底。

  在开始设法进入机房的时候,高振宇在军队里学会的破门方式用上了,只见高振宇先是往后退了几步,让后猛的往前冲撞了上去,只听一声闷闷的“砰”的声音,机房的门终于被高振宇给冲撞了开来。

  进入了机房,高振宇又警惕地把门关上,然后开始寻觅了起来。

  机房里的情景从表面上看和一般的机房没什么两样,但当高振宇走到机房的发电机旁边的时候,听听到了一声闷闷的响动声。高振宇心里咯噔了一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脚下有玄机了。高振宇于是顿了下来,用手在地板上敲动了起来。地板上再次响起了闷闷的响动声。

  经过了几次的试探,高振宇便开始蹲了下来,在地板上寻找了起来。不多时的功夫,高振宇便看到一个拉环,将拉环用力地一拉,一个小小的暗门也随之被打开了。看到暗门里面的空间,高振宇于是激动了起来,大富豪酒吧里面竟然有这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东西,自然是要藏着不少的玄机啊。思前想后了半晌,高振宇将手机打开,接着手机昏暗的灯光,进入了底下暗室。底下暗室呈正方形,大约有七十平方米,在这其实平方米的空间了,高振宇发现了两个大箱子,心里立马激动了起来。

  随着箱子被高振宇打开了,更让高振宇激动的时刻发生了,因为在这两个箱子里面,高振宇竟然发现了整整两大箱子的吸毒用品,在这两个箱子里装满了吸食麻谷的过滤器、锡纸、注射器,甚至还有两袋子的说不出名字的药丸。

  大富豪酒吧在出事后,却能够很好地将这些东西隐藏在小小的暗室里面,并不能说明这些他们太大胆这么简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则说大富豪酒吧背后的确有很硬的后台,才会让就藏匿在这小小暗室里面的吸毒用具不被公诸于众。

  看着暗室满满两箱吸毒用具,高振宇心里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心想这会儿不仅对姚书记有了交代,而且还可以让大富豪酒吧事件有了新的进展,这大富豪酒吧一行,可真是来对了地方。

  />

  高振宇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对着两箱满满的吸毒用品照了几张照片,又呆了一小把小药丸。然后才欣然爬出了暗室。

  出了暗室,高振宇又在大富豪酒吧的楼下的三号房的西面墙找到一条秘密通道,这是大富豪酒吧为了对付警察盘查时所设置的秘密通道,供小姐和服务员拿着吸毒用品逃离现场的。没找到今天却让高振宇发现了,并且还成功离开。

  高振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马上离开了大富豪酒吧。为了让这件事不传播出去,高振宇又找到了那个帮他引来两个保安的小青年,又给了小青年五百块钱,并且嘱咐他,不想惹麻烦的话,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要传出去。

  ……

  和这小青年交流完毕,高振宇便打电话给政法委书记姚志东,但可惜的是,姚志东的电话却处在了无人接听的状态中。

  晚上,当高振宇刚刚想给姚志东打电话的时候,他便接到了曾珊珊的电话,曾珊珊在电话中告诉了高振宇,说是有事情想要跟高振宇说。而高振宇呢,因为知道了曾珊珊想对自己说什么,所以也不多想什么,就在电话里答应了曾珊珊的邀请。到她的家别墅找她去了。

  “振宇,你先把外套脱了吧,我现在有好多话想问你。”在曾珊珊家的时候曾珊珊一边帮着高振宇脱掉的外套,一边沉着脸地说。

  高振宇笑了笑说:“怎么啦老同学?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对我的态度有些奇怪啊?怎么沉着脸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曾珊珊说:“没有的事,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关于温可妍公司今天的事情,对你还能有什么意见啊!”

  高振宇缓了口气,说:“嗯,对我没有什么看法就好啊,我就怕你对我有看法。”

  曾珊珊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那你回答我,今天你怎么突然不来配合督查工作呢?”

  高振宇这会儿更关心的是温可妍的公司在面对这次的调查,已经得到的是怎么样的结果,所以也就暂时不去回答曾珊珊的问题,而是淡淡地问道:“对了,温可妍的公司今天调查的怎样了?药监局的人和督查处的人有说什么吗?”

  曾珊珊的轻轻地在高振宇的胸口砸了一下,小声地抱怨说:“你呀,说好了要帮助可妍救场的,可是半路却见不着人了。药监局的那些人当然都好说话,可是那个叫欧阳菲菲的小妮子,那可真是见啥咬啥,一副咄咄逼人的状态,让人拿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啊,甚至连药监局的那些人也对你她提出的问题感到无可奈何。”

  高振宇看着曾珊珊说:“那最后的结果呢?可妍的公司渡过了这个难关了没有?她的公司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呢?”

  “唉,还好是药监局的几个人和可妍的关系也铁,虽然被那个叫欧阳菲菲的丫头折腾的那么长时间,但最后还是帮可妍渡过了这个难关。”曾珊珊继续抱怨了起来,“你说你这次要是来了,可妍也就不会这么被动啊,你知道吗?今天可妍可是流了不少汗啊。”

  高振宇在曾珊珊的身边坐了下来,轻轻地摸着她的背部,温柔地说:“我的老同学啊,我实话跟你说吧,要是这次我真的参加了可妍公司的督查工作,不仅是帮不了可妍,而且还会让可妍处在更加被动的状态,不仅如此还会搞的我和可妍之间产生更大的隔阂呢。”

  话听到这里,曾珊珊不由得沉默了,高振宇继续道:“你知道吗,在这件事情上,我可是相当被动啊。”

  曾珊珊抬起头,看着高振宇笑道:“是吗?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的为难之处在哪里啊?究竟是哪里让你为难?也让我知道知道。”

  看着曾珊珊一副戏谑的样子,高振宇心里清楚她并不是有多想知道自己的情况,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回答说:“在我被办公室主任游大云安排去对可妍公司进行调查之前,我们游主任可是对我进行过谈话的,他让我这次一定要和那个欧阳配合好,坚决不能让可妍公司存在这些违规的行为就这么过去,他还要我好好地彻查此事,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曾珊珊沉默了,这时候她的心情乱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这时候她才开始感觉,自己多少还是有些了解高振宇了。但她这会儿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应该说点什么。

  高振宇继续淡淡地笑道:“本来,我还在纠结着这次去负责可妍公司那档子事情的时候我应该如何处理,但可妍却突然找上了我,和我在普京小站见面交流,而正在我们在普京见面的时候,那个叫欧阳的却突然发现了我们见面的情景,并且把这事儿告诉了游主任,让游主任对我产生了质疑,所以……”

  高振宇的话只杜撰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应该给曾珊珊留点想象的空间,这样曾珊珊才能更加理解自己。

  曾珊珊胸中郁结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只有嘴里沉沉地应了一声“呵呵,看来这次你没有参加温可妍公司的督查工作,还真的一个正确的选择啊。”

  高振宇靠近了曾珊珊,不由得抱住了曾珊珊,深深地吻住了她,道:“可妍可能是永远不会理解我了,你会理解我吗?”

  “啊……”曾珊珊本能地叫唤了一声,但没停顿两秒,她的舌头也像灵巧的蛇一样,游弋到了高振宇的口腔里,和他的舌头纠缠了起来。随着一阵又一阵的**,高振宇心头的那股子欲念也瞬间地复活了,身体了的血液也像烧开的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

  随着吻得越来越激烈,高振宇的手也伸到了曾珊珊的裙子里面,舌头也慢慢地游弋到了曾珊珊的胸前,像一条蛇一样地钻了进去。

  “振宇,等一下。”曾珊珊突然叫住了高振宇。

  高振宇低下了头,温柔地问道:“珊珊,怎么啦?”

  曾珊珊小声地说:“振宇,今天我流了一天的汗水了,你让我好好地洗洗吧。”高振宇深深地吸了口气,果然在曾珊珊的胸口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汗液的味道,顿时觉得兴头没有那么浓烈了,就亲了一下曾珊珊的小脸,点着头说:“傻丫头,去好好洗洗洗吧。”

  曾珊珊开心地说:“嗯,振宇,那你也洗洗吧,我们一起洗洗,我帮你好好地搓背行吗?”

  高振宇说:“嗯,好的,谢谢你。”

  洗完了澡以后,高振宇裹着一条浴巾就在床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开始等着曾珊珊擦好身子出来。从浴室里出来,曾珊珊坐回沙发上,一边随手翻阅着杂志、一边继续喝着桌子上矿泉水,那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动着煞是好看;而高振宇就床上欣赏着她那脸蛋虽然平凡却引人遐思的**身材,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曾珊珊那修长而裸露在睡袍外的白皙玉腿、以及那丰满诱人的胸膛,依旧是线条优美、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凸有致地震撼着人心。看了一会儿,高振宇就慢慢的靠了上去,在她的大腿上动起手来。忽然被一双热呼呼的大手贴在大腿上,曾珊珊本能地双腿一缩,说:“振宇,你干嘛呢,人家刚刚洗完澡,你不要动手动脚好不好嘛。”高振宇一手按住她的大腿说:“就是想看看你出水芙蓉的样子,呵呵,来让我看看吧。”

  曾珊珊低头望去,自己雪白的大腿外侧,发现自己的性感高衩**已暴露在面前,顿时娇靥一遍羞红,不但连耳根子和粉颈都红了起来,就连胸脯也显现出红晕;这时高振宇的手掌抚摸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广,他不但像是不经意地以手指头碰触着曾珊珊的雪臀,还故意用嘴巴朝红肿的地方吹着气,而他这种过度殷勤的温柔,和业已逾越尺寸的接触,让曾珊珊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两手反撑着梳妆椅柔软的边缘,红通通的俏脸则转向镜子那边,

  心里顿生起一股幸福的感觉来。

  高振宇抬头看了曾珊珊一眼,发现曾珊珊高耸的双峰就在他眼前激烈地起伏着,而侧脸仰头的她紧闭着眼睛,那神情看不出来是在忍耐还是在享受。

  接着,高振宇的双手已经贴放在她膝盖上方的大腿上,当那双手同时往上摸索前进时,曾珊珊的娇躯绽放出一阵明显的颤栗,但她只是发出一声轻哼,并未拒绝让高振宇继续揉搓着她诱人的大腿;当高振宇的右手已经卡在她的两条大腿之间时,他又轻声细语的吩咐她说:“乖,珊珊,大腿再张开一点,让我疼疼你。”高振宇的声音就如魔咒一般,曾珊珊竟然顺从而羞涩地将大腿张得更开,不过这次高振宇的双手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改采分进合击的方式进行,他的左手是一路滑过她的大腿外沿,直到碰到她的臀部为止,然后便停留在那儿胡乱地爱抚和摸索;而他的右手则大胆地摩挲着曾珊珊的大腿内侧,那邪恶而灵活的手指头,一直活跃到离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的距离时,才又被曾珊珊的大腿根处紧密地夹住;不过高振宇并未硬闯,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鼻尖已然沁出汗珠的曾珊珊说:“宝贝,我爱你。”

  曾珊珊蠕动不已的**,开始难过地在圆形的小梳妆凳上辗转反侧,她似乎极力想控制住自己,时而紧咬着下唇、时而甩动着一头长发,媚眼如丝地睇视着蹲在她面前的高振宇,但不管她怎么努力,最后她还是梦呓似的喟叹道:“振宇,我也爱你。”大约在静止了一秒钟以后,只见曾珊珊柳腰往前一挺、两腿也同时大幅度地张开,就在那一瞬间,高振宇的手指头立刻接触到了她隆起的秘丘,即使隔着三角裤,指尖也能感觉到布料下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股温热的湿气,开始慢条斯理地爱抚着那处美妙的隆起。

  而曾珊珊尽管被摸的浑身发抖,但那双大张而开的修长玉腿,虽然每每随着那些指头的**和撩拨,不时兴奋难耐地作势欲合,但却总是不曾v拢过。高振宇头一低,便用嘴巴轻易地咬开了曾珊珊浴袍上打着蝴蝶结的腰带,就在裕袍完全敞开的瞬间,便看到了那皎洁**,明晃晃地呈现在他面前,那丰满而**的双峰,像是要从水蓝色的胸罩中弹跳而出似的,轻轻地在罩杯下摇荡生辉。

  高振宇不但右手忙着想钻进她的性感**里、左手也粗鲁地将她的浴袍一把扯落在梳妆椅上,同时更进一步地将他的脑袋往曾珊珊的胸前猛钻,这么一来,曾珊珊因为双腕还套着浴袍的衣袖,在根本难以伸展双手来抵抗的状况下,高振宇那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地滑入她的罩杯内,急促而灵活地刮舐和袭卷着,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捣鼓了一会儿,高振宇已低下头去轻吻着曾珊珊圆润优美的纤弱肩头,而曾珊珊依然紧阖着双眼,一句话也不敢说,任凭她振宇的嘴唇和舌头,温柔而技巧地由她的肩膀吻向她的粉颈和耳朵。

  高振宇再由上而下的吻回肩头,接着他又往上慢慢地吻回去,并且将虚悬在曾珊珊臂膀上的奶罩肩带,轻巧地褪到她的臂弯处,先是把手伸入胸罩内,轻轻爱抚着曾珊珊的乳房。随着曾珊珊微微颤抖着的娇躯越缩越紧,他才将嘴唇贴在曾珊珊的耳垂上说道:“宝贝,你今天真美,真好看。”

  这句话儿,就像是一剂**一样,让曾珊珊的心更加的亢奋了。

  曾珊珊发出轻哼与低唔,但是依旧没有说出只言片语,只是脸上的红潮越来越盛,高振宇眼看已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刻,便将舔着曾珊珊耳轮的舌头,悄悄地移到她丰润而性感的香唇上面,而且他爱抚着乳房的手掌,也慢慢地移到了前开式胸罩的暗扣上;

  直到高振宇如小蛇般灵活刁钻的舌头,企图嘟她的双唇之间时,她才如遭电击一般,惊慌万状地闪避着那片火热而贪婪的舌头,但无论她怎么左闪又躲。高振宇的嘴唇还是数度印上了她的檀口,而她因逃避而蠕动的娇躯,也让高振宇轻易地解开了她胸罩的钩扣,就在她那对饱满的肉丘蹦跳而出以后,曾珊珊才急切地轻呼着说:“振宇,你真好,我爱你。”

  高振宇一直在等待机会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了她的檀口,当两片湿热的舌头碰触到的瞬间,舌尖就不断猛探着曾珊珊的咽喉,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挡那强悍的需索,当四片嘴唇紧紧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烙印在一起以后,两片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后只听房内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之声。

  高振宇继续将食指伸入曾珊珊的花园口里面,开始轻抠慢挖、缓插细戳起来。尽管曾珊珊的双腿不安地越夹越紧,但高振宇的手掌却也越来越湿,他知道打铁趁热的窍门,所以马上低下头去**曾珊珊已然硬凸着的**,当他含着那粒像原子笔帽那般大小的小肉球时,立刻发现它是那么的敏感和坚硬。高振宇知道她并不想抗拒,因此连忙把右手从她的性感**中抽出来,准备转向去脱掉曾珊珊的**。

  当高振宇拉扯着被曾珊珊压在雪臀下的**时,那原本并不容易的工作,却在曾珊珊挺腰耸臀的巧妙配合之下,被他一把便将**拉到了她的脚踝上,而高振宇眼看曾珊珊已经动情,故意不再去管那条小**,反而开始忙碌地去褪除曾珊珊的浴袍与胸罩,同样在曾珊珊的配合之下,他轻松地剥光了曾珊珊身上的衣物;

  高振宇迅速地翻身而起,脱掉身上的浴巾,那乍然光溜溜的身体,让一直偷偷用眼角余光看着他的曾珊珊,心头立即又是一阵小鹿乱撞。

  接着,高振宇一面抱住曾珊珊大张着的双腿、一面将本钱瞄准她的秘穴说:“宝贝儿,我要进来啦,呵呵,你准备好了没有?”

  说完高振宇再也忍不住了,他腰部一沉,整支本钱便没入了曾珊珊那又窄、又狭的花园内,开始冲刺了两下;而曾珊珊,也如斯响应,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高振宇背上,尽情迎合着他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

  第二天早晨,高振宇便接到了政法委书记姚志东的电话。因为昨天一整天都在寻找刘书记,所以今天姚书记的电话一打进来,他马上就兴奋了起来,连忙拿着手机,跑到厕所接听去了。

  “姚书记,我……”

  在高振宇这激动的声音刚刚说出来的时候,姚志东就打断了高振宇的话,道:“小高啊,你昨天打电话找我有事情吗?我昨天下午在省里开会,所以手机都在宾馆了。”

  高振宇想了想,对着电话道:“嗯,是的姚书记,我找您是有事情,是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个事情……我现在已经弄到了证据了,所以您要是方便的话,我将我发现的东西传给你。”

  “你掌握的东西很重要吗?”

  “姚书记,这就不好说了,我也不知道我掌握的东西应该如何定位,得等您看到了才能知道我掌握的东西有没有用。”

  姚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东对着电话舒展了一口气,道:“呃,我现在刚好要出去喝茶,要不这样吧,我们在上次喝茶的地方见面,到时候你再把你的发现告诉我吧。”

  高振宇也想把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告诉姚志东,但因为不好意思主动向姚志东说清楚,所以刚刚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表明出来。现在见姚书记主动要见自己,于是马上就欣然地答应道:“嗯,好吧姚书记,我马上到上次的那家茶馆里和你见面。”

  姚志东道:“嗯,那你现在过来吧,我也赶过去。”

  高振宇应了一声“嗯”,然后便挂了电话转身离开了厕所,向曾珊珊道别去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