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事件的新高潮(1)



绑架事件的新高潮(1)

  两人双双在彼此的身上得到了满足之后,陈曼妮又把头转到了高振宇的跟前,在高振宇的面前娇滴滴地说道:“猪,我想跟你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你刚刚不告诉我是因为怕我担心,但这次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说说,不然我就更加担心了。”

  高振宇摸着陈曼妮那软绵绵的身子,觉得这时候自己要是不告诉陈曼妮点什么,这小丫头非为自己担忧不可,便避重就轻地向陈曼妮把今天下去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在听完了高振宇的述说之后,陈曼妮又皱了皱眉头,对高振宇叹息道:“唉,猪,我知道你是因为怕我担心,所以才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其实今天熙文姐都已经跟我说了你今天的危险经历,唉……”

  见陈曼妮把话说到这里,高振宇便不愿意和她纠结什么了,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好啦傻丫头,咱们还是啥也不说了吧,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呢?这个世界上能够伤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

  陈曼妮将头扎进了高振宇的胸膛,道:“猪,你还跟我开玩笑啊,我都担心死了,你怎么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

  高振宇又淡淡地笑了一下:“傻瓜,真是个傻瓜。”

  陈曼妮把自己心里想要对高振宇表示的关心表示了一番,又对突然把头从高振宇的胸口伸出来,换了个语气问道:“猪,那你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在指使呢?它和岳宝磊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刚刚和陈曼妮述说这件事的时候,高振宇采用的是避重就轻的叙述方式,并没有告诉陈曼妮究竟是谁在指使这件事,为的么牛是不让陈曼妮因为太关心此事,再次被卷入这件事情之中,所以这次当陈曼妮向高振宇问他的看法时,高振宇并没有去做任何回应,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道:“这件事究竟是怎么样,我现在也不好做什么评论,不过市里的领导已经对这件事进行了相应的控制和调察,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一定能够查出一个所以然吧。”

  陈曼妮本来是在耐心等待着高振宇说他对这件事的看法的,但高振宇愣是憋了半天也没说出和她印象相似的答案,所以搞得她就有些气馁了。她在高振宇的面前沉吟了半晌又开口道:“猪,可是熙文姐说,她在现场上看到的很多因素,发现最有可能是主使者的人,应该是大富豪酒吧的老板丁强和丁强背后的公安局长岳宝磊才是啊。”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傻丫头,既然你也说了,施熙雯只是猜测说很有可能是丁强和岳宝磊的控制的,所以这仅仅只是一种可能,也许它是别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指使着呢?”

  陈曼妮道:“可是猪……我和熙文姐交流的时候……”

  高振宇是好不容易劝陈曼妮不要掺和进这个事情中的,所以在陈曼妮一脸期待地想和自己深入交流时,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道:“傻丫头,这件事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你也不要太感兴趣了,等相关部门那儿经过一定的研究后,也许会给我们一些启发的。”

  陈曼妮道:“可是猪,现在调查组不是被岳宝磊的心腹在控制着吗?要是……要是他们在对这件事进行折腾的话,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的。”

  这话倒是说到高振宇的心坎里去了,事实的确跟陈曼妮说的一样,现在公安局和调查组都掌握在岳宝磊的手里,而刘美丽的绑架案件的过程中,还发生了枪击死人的因素,如果说是要调查,肯定是公安局和调查组两方各一方进行相应的调查,可不管是调查组还是公安局负责调查,最后很可能都是由岳宝磊在操控着,这可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啊,高振宇因此也感到不得不担心了起来。

  “猪,你现在是不是很担心这事最后会让岳宝磊给控制了?”见高振宇犹豫了半晌都不说话,陈曼妮摸着他的脸问道。

  高振宇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是呀,你说的很对,这件事闹到最后要是真由岳宝磊在控制的话,可能我们之前所付出的努力,可真要白费了……”

  陈曼妮也心事重重地把自己那俊俏的小脸转向了高振宇,道:“猪,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高振宇皱了皱眉头,道:“傻丫头,现在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有听听市里的动态了,看看市里的领导的态度我们再想办法了。”

  陈曼妮点点头,道:“嗯,是呀猪,现在除了这样,我发现我们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高振宇又叹了口气,两人相拥着沉思了起来。

  ……

  同样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岳宝磊的这一下午却相对难过多了。

  因为一下午时间,就接到了电话说零阁加油站附近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杀人绑架事件,所以他便带队前去“勘察”,因为现场除了他这个公安局局长之外,还有调查组的几个人,甚至连政法委书记姚志东和几个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在,所以他一下午的时间里都在跟着这些这人搞勘察,根本没有机会给丁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而因为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加上又看见现场死了一个绑架成员,所以这时候他的心里根本安定不下去,只好在现场如坐针毡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晚上,在政法委书记姚志东的带领下,岳宝磊又如坐针毡地参加了政法委召开的研究会议。等这场会议一结束后,时间竟然都晚上十点多了,

  会议一结束,岳宝磊就迫不及待地给丁强打了电话,让丁强到他位于城郊的一座别墅见面。等两人在别墅见了面后,岳宝磊便一脸焦虑地对丁强问道:“大强,你是怎么办事的,我们的计划进行的那么周密,本来是连警察都不用惊动,现在你是怎么办的这件事情的?不仅惊动了警察,你们竟然还在现场给我留了个死人,我说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至于生出了这么多的枝节,丁强心里也清楚姐夫肯定会担心地过来质问,于是便苦笑了一下,道:“姐夫,你说这件事我们本来是办的好好的,可是……可是最后竟然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所以把我们的计划给完全破坏了,唉,姐夫啊,现在说去这个事情,我的心里也感到很冤枉啊……”

  岳宝磊可不管定丁强的诉苦,便一把将他的话给打断道:“你说半路上杀出了个程咬金,是不是高振宇?”

  定情叹了口气,一脸不解地看着岳宝磊,问道:“姐夫,你怎么知道是高振宇的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啊?我听回来的人说了这小子的样子,才知道是他。”

  岳宝磊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杀出一个高振宇来呢?”

  丁强纠结地看着高振宇,道:“姐夫,这事我哪儿知道啊,要是我知道高振宇是怎么掺和进来,我会让他掺和进来吗?我当然是要想办法避免他掺和进来啦。”

  等丁强把话说完,岳宝磊便沉着气儿对他说道:“今天我去市里开会了,这件事的影响虽然得到了一定的扩散,但对我们来说,也是在面临着一侈大的考验啊。”

  丁强马上贴了上来,充满不解地说:“姐夫,那你告诉我,这件事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也感觉这件事不简单。”

  岳宝磊白了丁强一眼,说:“好了,现在我们什么也别想了,还是好好研究研究,今天的这个事情,是不是留下了什么让人牵住小辫子的东西吧。”

  丁强马上屁颠颠地接过话头,道:“是呀姐夫,我们现在是应该合计合计应该怎么办才好啊。”

  岳宝磊倒吸了

  一口凉气说:“对了,你手下的那些人现在都在哪里?”

  丁强回答道:“都被我安排在东区呢,现在风声紧,我让他们现在现在东区比避风头,等到时候风声没有这么紧了,我们再想办法,看看应该怎样。姐夫您说我这安排还有问题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话说到这里,丁强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便马上屁颠颠地看着岳宝磊问道:“对了姐夫,我还有一个兄弟,在来不及撤退的时候,我的人已经把他封口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岳宝磊吐了口气,说:“你那个手下现在已经死了,身中六枪,不过倒是死的干净啊。”

  丁强道:“唉,那就好,当时警察和武警封了现场,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也没有办法,又不敢打电话给你,姐夫你知道吗?当时我都紧张死了。”

  岳宝磊喝了口桌前的水,说:“你的人倒是死的干净,但我还有一个问题问题,你那个死去的手下人,他和家人联系的很经常吗?”

  丁强说:“姐夫,这您就放心吧,我知道您担心的是什么,怕刘维明他们通过我那手下的家里人,调查到我们的情况,我告诉你,这次我请来帮忙的人,都是蹲过号子的人,他们因为和社会脱节了,所以平时不会跟家人联系的。再说他们只认张把子(绑架刘美丽那些人的首领),只要张把子没出事,谁也查不出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岳宝磊沉吟了一下,说:“这么说来,那些人把现场处理的还蛮干净的嘛,要是真这样的话,刘维明和姚志东要想从中查出点什么,我估计是比登天还难了。”

  丁强笑了笑道:“呵呵,你放心吧,刘维明要想从中发现什么,那是不可能的。”

  岳宝磊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有把握这个人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麻烦,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吧,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你给我处理好,就是那几个参与绑架的人,你一定要给我盯紧了,千万不能给我整出什么疏忽。”

  丁强又点点头,一脸认真地回答道:“哥,这个你完全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再给我闹出像当时赵贵那样的麻烦了,我会把他们控制在手中,在关键的时候我是不会让他们给我造成什么麻烦的。”

  岳宝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又深呼吸了一下,道:“好的,你能想到这些,那就实在太好了。”

  丁强悻悻地说:“嗯,我知道了,可是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您。”

  岳宝磊顿了一会儿,沉吟着说:“嗯。”并示意丁强有什么就问什么。

  丁强酝酿了一番,道:“姐夫,经过这件事,我发现了一个更很明显的道理,就是这个高振宇究竟是怎么知道我们要对刘美丽动手的呢?还有,从高振宇和你们公安局的施熙雯出现的时间上看,我觉得他可能是事先得到了我们的动向,所以才能在那么关键的时间里,赶到现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而对我们的计划进行干扰。”

  丁强提出的这些疑虑也是岳宝磊之前所疑虑的,所以等丁强一问出这个问题,他便皱了皱眉头,说:“是呀,这个高振宇更不见简单啊,但是能够破坏我们的计划,光是他一个人是永远不够的。”

  丁强长吁了一声,说:“姐夫,你是说这个高振宇的背后有人在操控着?你说他会不会和外头的那个传言有什么关联呢?”

  岳宝磊苦笑地看了丁强一眼,道:“世界上的事从来就不会空虚来风,既然有传言说刘维明想要在暗中对大富豪酒吧事件进行调查,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对于这种事情我们只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经过岳宝磊这么一分析,丁强彻底地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了,低着头一直叹息着。

  “你现在明白了这些因素也很好,至少你还会懂得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岳宝磊看了丁强一眼道,“现在这段时间,你应该更加小心才是啊。我记得你在大富豪酒吧里面还藏了一些不该隐藏的东西,所以你应该加紧时间把那些东西撤掉吧,免得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丁强知道,姐夫说的大富豪酒吧里所藏的东西,其实就是酒吧快要关门的时候留下的吸毒用具,现在听姐夫一说他也觉得事态的严重性了,只好咂咂嘴道:“嗯,姐夫你说的对,不过那只是一个小事,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

  岳宝磊这才满意地说:“嗯。”

  丁强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对了姐夫,现在我们对那个高振宇应该如何处理呢?他三番五次地破坏我们的计划,要是不对他进行相应的措施也是不行的啊?”

  岳宝磊说:“明天刘维明估计会在市委进行一场会议,要是会议中刘维明有说明高振宇的身份,我们就暂时不要去招惹他,要是没有的话,那你就给我找几个机灵的手下,暗中盯紧他。”

  丁强说:“嗯,姐夫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

  第二天早上,市委会议厅里进行了一场关于刘美丽被绑架的会议。

  会议是市委书记刘维明召集主持的,参会的人员依旧是之前公检法部门的相关干部。会议上先是刘维明的秘书秦远方说了一通开场白,就进入了会议的主题。甚至连以往干部们传达学习上级党组织和领导的决定、决议指示和会议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意见的一些讲话,最后才到了干部调整研究的阶段都给一一省略去了。

  秦远方开场白一说完,刘维明扫眼自己面前的众生们一眼,开始说出了他的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场白:“今天找大家来开这个会议,是关于昨天位于我们汉江市零阁就油站附近的一起绑架事件,被绑架者是大富豪酒吧事件的重要嫌疑人的妻子刘美丽。同志们啊,我们汉江市是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为什么从大富豪酒吧事件发生到现在,类似的事情就接连不断地发生呢?所以今天我们请大家来这里参会,就是希望大家提出点意见,看看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应该从何入手,进行一番有意义的研究。”

  其实大家的心里很清楚,刘维明此番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大家说说应该由谁来带队负责调查这起案子的——虽然刘维明的话中没有任何一句话是说明,他要利用这个会议来指派自己的人负责调查,但是大家早就在会议进行之前,就通过各自的门道了解了这些信息,所以这会儿大家都开始平常开会时一样,面面相觑了起来。因为对大家来说,今天的会议其实就是刘维明和岳宝磊两人之争,刘维明虽然级别高,但毕竟是刚来汉江市不久,根基稳不稳还是一回事。而岳宝磊虽然级别不高,但在汉江多年,根基深的很,再加上在省里又有相应的靠山,也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所以这些干部们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发表观点的话,都是很容易得罪其中一方的,与其多说多错,不如干脆沉默。

  刘维明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依旧和往日一样,心头便不由得震怒了起来,但他很快就很好地忍住了心里的怒意,极其不满地对大家道:“我今天让大家来这里,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大家好好跟我交流出一些有用的办法,而不是让大家在会议室里沉默,如果你们任务光是靠着你们的沉默,就能够干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我想任何人都是有资格坐你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吧?”

  会议室里面静的出奇,大家都没有说话,刘维明狠狠地叹了口气,熄灭了自己嘴上的烟斗,对身边的公安局副局长兼调查组组长杨大东道:“杨副局长,我想作为大富豪酒吧事件的调查组组长,这时候你不应该沉默吧?”

  这个时候岳宝磊赶紧对杨大东使了个眼色,让杨大东按照他们之前约定的那样说话。他杨大东倒是很

  有眼力劲,知道在领导面前表现,站了起来便目光如炬地说:“刘书记,根据我们当事人刘美丽的笔录证明,他在被劫匪控制的过程中,听到龚庆文副局长和劫匪的通话,所以个人认为这件事如果真要进行调查,这个庆文同志可是得好好调查调查啊。”

  说完,杨大东又不经意地朝岳宝磊暧昧地笑了一下。

  可是,当杨大东将他的观点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出了的时候,在调查组里作为杨大东副手的关寒梅便马上抗议道:“我觉得杨局长的建议实在是太不可取了,当事人刘美丽虽然在被劫匪绑架的过程中听到了对方和龚副局长的对话,这也不能说明龚副局长就是指使绑匪绑架刘美丽的幕后操纵者吧?再说法律上也没有说因为当事人的一句话就可以用来作为证据的吧?”

  岳宝磊见自己的手下被关寒梅反驳了,于是便站了起来,吐了口气,道:“法律上虽然没有说明光凭一个当事人听到的对话就可以当成证据,那我想请问一下关检察长,当事人在快要被劫匪杀害之前,劫匪对当事人说的那些话,我们就算不能当成证据,是不是也要好好地把当事人听到的那些话当成证据呢?还有,就算是当事人的话不足信,我记得那名叫高振宇的年轻人的笔录上也证明,劫匪们在准备加害于他的时候,也说了类似的话吧?”

  岳宝磊在会议上所说的每一句话,基本上都是经过他精心设计的,所以关寒梅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他只能面红耳赤地看着周边的同志,但周边的同志们却没有人愿意为他说一句话。

  其余在座的干部基本上都是在看热闹的,大多数的二把手们平时就喜欢在领导面前出风头,可现在,关寒梅的话没人听了,一切却又恢复了平静了。

  “杨局和岳局说的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就在大家都看着关寒梅出丑的时候,一把手刘维明立刻就对大声地说出声来,“但是杨局和岳局的观点,我们也只能在调查的过程中进行研究研究,要是正的就因为听到劫匪们的一两句话,而对我们的干部们进行相应的调查,这也是对案件的不负责,对我们干部的一种不负责态度,大家说对不对啊。”

  被刘维明这么一说,大家于是都识趣地鼓起掌来,都认为刘书记说的是了。

  大家望了望这个给他们带了紧箍咒的刘维明,只见刘维明脸上一阵平静,嘴上的烟斗已经换成了一根烟。会议桌旁边的干部们双眼紧紧盯着刘维明的脸色,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让刘书记找上茬,那就不好了。毕竟刘维明现在已经气头上了。

  关寒梅道:“是呀,同志们,刘书记说的很对,如果光是靠着一个不合理的因素就作为证据的话,那我们的干部岂不是一点人身权利也没有了吗。”

  岳宝磊嘴角洋溢一丝冷笑,同样以反问的语气回击道:“关检察长那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才是啊?正是因为这个因素涉及到我们的某个干部,所以我们就应该避免深入这个因素吗?”

  虽然知道自己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很有可能处于下风,但关寒梅还是摆出了一副据理力争的态度,道:“请岳局长不要误导我们的交流主题,我的意思是应该在实事求是的情况下进行调查,可不是说要包庇某个领导干部,难道岳局长是听不明白我话中的意思?”

  岳宝磊道:“关检察长的意思我很明白,但是龚庆文同志身上所存在的问题实在太多了,难道你不知道赵贵是死在龚庆文同志的手下?难打刘美丽和龚庆文同志没有结仇吗?”

  关寒梅反驳道:“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按照你的观点,一旦发生上访户意外死亡的情况,难不成我们都要将被上访户控告的领导抓起来审问吗?”

  一旁的杨大东见岳宝磊这么轻易地就占了上风,于是便马上站起来打说:“关检察长,我认为岳局长只是就事论事而已,龚庆文同志的身上的确是存在着一系列的疑点,所以我还是坚持对龚庆文同志进行相关的调查,不然我们的工作是很难进行下去的。”

  关寒梅被岳宝磊一系列的歪理说的面红耳赤,他站起来讽刺道:“难道今天岳局长一定要建议大家对龚副局长进行调查吗?”

  岳宝磊反唇相讥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让大家眷找到事实真相,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都想着要把事实真相找出来呢?”

  刘维**里清楚,岳宝磊今天在会议上说了这么多的话,就是想利用调查龚庆文的事情上给自己施压,他看了整个会议上的人只有关寒梅敢说真话的情景,不禁感慨了起来,等他感慨完了便及时地制止道:“寒梅同志,我也认为你说的这些很有意义,既然岳局长反对你的观点,而且他又有自己的相关证据,那我们大家一起来研究研究这个事件吧。”

  岳宝磊却得寸进尺地说:“刘书记,那龚庆文同志的事呢?同志们是不是觉得应该做一些调查啊?”

  刚刚在岳宝磊和关寒梅的辩论中,这些干部们都已经见识到岳宝磊是占了上风的,所以迫于岳宝磊的势力,这些墙头草都选择了用沉默。

  “同志们,我想你们都不要再沉默啦,还是好好向刘书记建议一下吧,如果我们的干部身上存在一定的疑问都不能进行调查,如果我的干部都是不经调查的话,那我们的干部还怎么为人民服务啊?”这时候杨大东这个岳宝磊的跟屁虫又在会议中大声地起哄起来,“所以我建议大家应该支持岳局长的观点,对龚庆文同志进行相应的调查,如果龚庆文同志没有问题,我们大可还他一个公道,这样也可与堵住悠悠之口,大家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一次,听了杨大东的起哄后,这些“同志们”又面面相觑了起来,甚至又有几个人也都把目光转移到了岳宝磊的身上。

  “既然大家现在都很难说出一个处理的方式,那我给大家一天时间去研究吧,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再召开一个会议,看看大家是不要真要对我们的龚庆文同志进行一番调查。”刘维明说完,便站起来道:“既然这样,今天的会到此为止吧,大家回去好好准备吧。”

  ……

  对于高振宇来说,市里开什么会议和他是不会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在这一整天的时间里,他都在默默地等待姚志东的电话,希望姚志东能够在这时候召他前去进行一番交流,毕竟也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稍微安然一些的。但是一个早上的时间里,高振宇并没有接到来自证违法的任何电话。只有在上午十点半的时候,他才接到了武警大队一个负责人的身上,让他把车子开回去。

  高振宇于是就去了武警大队开了车子,等将车子开出了武警大队的时候,高振宇就马上给温可妍打了电话,说是要把她的车子还给她,问她在哪里见面好。而温可妍对昨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也有所听闻,所以在电话中她是直接将她约到了老地方见面了。

  因为在去见温可妍的时候,高振宇也算到温可妍可能会跟自己交流昨天下午的事情,所以在开车去普京小站的路上,高振宇的脑袋就开始酝酿了起来,看看应该等下在回答温可妍的问题时,自己应该如何把握好一个度。

  在普京小站和温可妍见了面后,高振宇便看见了正在小站里面等待着他的温可妍。

  温可妍今天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穿着一件白色短款皮草马甲,这件皮草是精致小巧的版型,简约利落的风格,清新时髦不失时尚感,内搭白色长袖衬衫,下穿白色铅笔裤和球鞋,格外温婉清新。见到高振宇进入了普京小站,她主动朝高振宇招手呼唤道:“振宇,这里,这里。”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便往温可妍跟前走了过去,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道:“可妍,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还好啦,也不算久等,只是在这里多喝了一杯茶而已。”她笑道。

  br/>

  高振宇将手中的车钥匙交个了是温可妍,对她无奈地笑了一下,道:“可妍,你的车钥匙还给你,不过昨天我借了你的车子……我……”

  高振宇纠结了半天,也没有纠结出来自己这番话应该怎么说,所以只好无力地叹息了一下,道:“可妍,对不起,昨天我借了你的车子,其实是……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件事其实说来话长啊。”

  没想到,当高振宇以极其艰难的方式,试图想温可妍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时,温可妍却不以为然地叹了口气,道:“呵呵,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事呢,昨天我把车子借给你,你不就是去干了一件见义勇为的事情吗?这件事武警大队的人已经向我了解过情况了。”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嗯,看来我也不用纠结着向你怎么解释了。”

  温可妍温柔地笑了笑,道:“振宇,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客气呢?难道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我的东西就是你的吗?我记得我还说过,我这里的东西只要是你需要的,你随时可以拿走。”

  当温可妍向高振宇表示出要在心灵上靠近他的时候,高振宇却不愿意和他纠结太多了,他顿了顿,马上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道:“可是可妍,我想通过我借你车子这事,以后你可能要有不必要的麻烦了。”

  温可妍道:“呵呵,你都不怕惹出一个麻烦,难道你觉得我会害怕惹麻烦吗?”

  高振宇叹了口气,道:“可是我们的情况不一样。”

  温可妍听完了高振宇向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马上怔了一下,向高振宇问道:“振宇,其实一直以来你都在回避我一个问题,事到如今,我希望你能够真诚地告诉我,你是不是市委书记刘维明的人?”

  高振宇道:“可妍,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刘书记的人呢?”

  温可妍道:“振宇,其实你应该知道,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是问过你的,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问你这个问题的,对吗?”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是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身上却发生了这么多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所以你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才会认为我的背后一定是有着某个神通广大的大人物吧?”

  温可妍道:“是的,振宇,既然我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高振宇只好苦笑了一下,道:“可妍,我现在也只能说,你是太不了解我了,要是你了解我的话,我相信你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温可妍本来还想再跟高振宇交谈一番,顺便试探一下高振宇究竟是不是和市委书记刘维明有什么关系,但是这时候高振宇口袋里的电话却突然响彻了起来。一个极其重要的电话响彻了起来。|||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