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事件的新高潮(2)



绑架事件的新高潮(2)

  当高振宇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之后,却意外地发现这个电话竟然是市委秘书长金仕洁打来的电话。金仕洁打电话来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呢?高振宇的脑袋马上疑惑了起来,不过高振宇倒是很快把金仕洁打电话的目的和昨天发生的事情联系到一快去了。

  因为有温可妍在场,高振宇不敢当着温可妍的面就将电话接起了,他向温可妍示意了一下,便拿着手机到厕所去接听了。接起了电话,高振宇便对着电话礼貌十足地问道:“金秘书长,您中午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一阵,紧接着就听到了金仕洁那轻柔的笑声:“小高啊,你现在正在忙什么呢?要是你现在方便的话,我们中午约个时间见面吧,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高振宇因为还要陪着温可妍,所以就不好意思地对着电话道:“金秘书长,您……您现在找我是有重要的事情吗?”

  金仕洁像突然间捕捉到高振宇话中的某种意思一样,道:“我找你说有事情也不算有事,只是想跟你谈谈昨天发生的事情,怎么?你现在没空吗?”

  因为从事情发生到现在,高振宇的心里就一直在关心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在市里引起的反应,所以听到金仕洁说明缘故,便马上对着电话道:“哦,我现在……我现在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金秘书长您说个吃饭的地方吧,我打电话安排一下吧。”

  知道高振宇有时间和自己见面,金仕洁于是不再纠结了,对着电话淡淡地笑了笑,便说:“我们就去小天鹅火锅随便吃点东西吧,我打电话向他们要一个包间就行了。”

  高振宇道:“哦,那好吧金秘书长,那这件事就麻烦您了”

  金仕洁道:“嗯,那我等你来吧。”

  回到了温可妍的面前,高振宇又带着歉意对温可妍道:“可妍,真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所以我得先走了。”

  温可妍听完了高振宇带着歉意的、告辞的话,却没有马上做出什么回答,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道:“振宇,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究竟是不是外头传言的那样,是市委书记刘书记的人。”

  高振宇对温可妍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方式,实在是感到非常不爽的,所以在温可妍向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吞了吞口水,咬着嘴唇道:“好吧可妍,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不是市委书记刘维明的人,我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中卷进入的。”说完,他便迈开了步子,开始往前走了一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说的话是真的吗?”在他才走了一步的时候,温可妍的声音又开始在他的耳边响彻了起来。

  高振宇依旧是没有做什么回答,而是漠然地转过身去,对温可妍关切地说:“可妍,昨天我参与那件事毕竟是用了你的车子,我想那些那些有不良居心的人,可能会因此找上你的麻烦,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别忘了打电话给我。”

  虽然从高振宇的这些话中,温可妍并没没有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信息,但她还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好的振宇,要是需要你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

  在小天鹅火锅城的包间里,高振宇见到了在包间里等待着他的金仕洁。

  “小高,你来啦?”

  “嗯。”

  “快进来吧。”金仕洁向她打起了招呼,“进来坐下,我们边吃点东西边聊吧。”

  “嗯,谢谢金秘书长。”

  在经过了一番短暂的交流之后,金仕洁便将聊天的方向指向了今天她要说的主题:“振宇,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市里召开了一场会议,就是针对昨天发生的那事的……”

  高振宇虽然还不知道市委召开会议的事情,但听完了金仕洁的话后,还是本能怔了一下,道:“金老师,那会议的内容是……”

  金仕洁作为堂堂的市委秘书长,自然是知道市委的这些重要会议是不得乱传的道理,但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拿来和高振宇进行一番交谈,其实是有她自己的目的的——自从金仕洁和岳宝磊结下梁子后,她就无时无刻不在希望岳宝磊倒台的,现在岳宝磊的势力竟然有超越刘书记的可能,这让金仕洁本能地嗅到了一股危机感。她也担心刘书记在对付岳宝磊时会出现力不从心的状态,所以她才把目光转向传说中和刘书记关系不简单的高振宇,希望和高振宇进行交流的过程中,了解下刘书记方面的情况,好为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提供一定的方向感。

  但是,金仕洁作为一个堂堂的市委秘书长,自然是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说透,所以在高振宇向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淡淡地笑了笑,道:“小高啊,今天我找你来呢,其实就是想把昨天的那个会议跟你说一下的。”说到了这里,金仕洁又淡淡地顿了一下,道:“昨天会议中的内容其实你用脑子猜一下也知道大概是什么理由,但是在昨天的会议中岳宝磊一直攻击龚庆文副局长,还一直强调一定得对龚副局长进行相应的调查,岳宝磊认为根据刘美丽的笔录证明龚副局长就是昨天那场绑架案的操纵者,所以这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情啊……”

  高振宇没等金仕洁把话说完,就特别不解地看着金仕洁,将金仕洁的话一并儿打断道:“金秘书长,你是说岳局长在会议上一直要求对龚副局长进行调查?”

  金仕洁没有回答他,而是淡淡地看了高振宇一眼,然后便低头吃了一块羊肉,便没有再说什么了。高振宇见金仕洁没有马上回答自己,便继续问道:“那其他的领导是什么意见呢?他们会不会真的对龚副局长金乡相应的调查呢?”

  金仕洁喝了口破,道:“从法律的角度上讲,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有关部门是不允许对龚副局长进行任何调查的,因为现在没有任何具备法律意义的证据证明龚副局长就是昨天那场绑架案的调查者。”

  高振宇道:“是呀,光是凭着当事人的一份笔录,自然是不能说明龚副局长就是绑架案的操纵者了。”

  金仕洁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面上,紧接着又皱了皱眉头,对高振宇问道:“对了振宇,我记得昨天你的笔录上也证明,参与绑架的人员嘴里也告诉你,他们是龚副局长指派的人,这一点没错吧?”

  高振宇道:“是呀,昨天我去救刘美丽的时候,的确是听到了对方向我说出他们是龚副局长派出来的,可光凭借这些人告诉我们的这个信息,也不足以证明他们就是龚副局长派来的吧?”

  金仕洁道:“是的,话是这个意思,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岳宝磊和杨大东却有足够的理由说出,要对龚副局长进行相应的调查,虽然你和刘美丽的笔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但他们还是可以经过别的方式,别的渠道对龚庆文副局长进行控制的。”

  金仕洁和高振宇说这些话,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当她把这些话说完了之后,高振宇也只是淡淡地回应道:“唉,看来这下子龚副局长可是有麻烦了。”

  金仕洁今天把高振宇叫出来跟她交流,当然不是只为了就着龚庆文的事情听他说几句感概的,所以等高振宇感慨完了之后,金仕洁便突然向高振宇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对了振宇,你是怎么知道对方要对刘美丽进行绑架的呢?”

  这个问题问的高振宇感到有些懵,毕竟这个问题是不

  能向金仕洁回答的,当初姚书记让他进行的工作情况是保密性的,出于组织原则,他当然是一个字也不能透露的。

  “呵呵,金秘书长啊,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啊……”

  见高振宇纠结了半天也没有把一句话说完整,金仕洁便会意地笑了笑,道:“振宇啊,要是这个问题,你实在不方便回答的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你就不要回答了吧,没事,我也是很理解你的嘛。”

  但这时候高振宇却已经想到了一个回答办法了,他顿了一下便开口道:“金老师,其实是这样的,那天我如果法院附近的一家面店见一个朋友的时候,我突然碰到了几个身穿警服,却开着面包车的人带走了刘美丽,我当时心想要是真是我们的人民警察的话,他们怎么会穿着警服开着面包车呢?再不济的话,他们也不该是这么穿的呀?所以我就怀疑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向我的朋友借了车子,所以就赶了上去,最后发现这些人真的有问题。”

  高振宇的解释虽然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对于金仕洁这样一个多疑女干部来说,当中却是存在着不少值得怀疑的地方,不过金仕洁这样的聪明人当然是不可能把她对这件事的疑点说出来,既然高振宇不愿意说出缘由,自己再问下去就实在无趣了。她心想,从高振宇此时极力掩饰并且要极力解释这件事没有什么人在指使他去做,其原因只能说明了一点,那就是高振宇这小子的确很自己想象中的一样不简单。

  金仕洁在这种心情的引领下,淡淡地笑了笑,道:“嗯,是呀振宇,还好这一次你碰巧遇见了这事儿,加上你又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所以才没有让这个刘美丽受到伤害,这看来也是一种万幸。”

  高振宇见金仕洁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便淡淡笑了笑,道:“是呀,今老师您说的是,我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所以才会碰到那件事情。”

  话到这里,两人相继沉默了一会儿,埋头吃了会儿东西,金仕洁又开始对高振宇问道:“对了振宇,你对这件事究竟是怎么看的呢?你觉得龚庆文副局长会是指使那些绑架者进行绑架刘美丽的主使者吗?”

  高振宇考虑到金仕洁和岳宝磊之间也有不和的关系,所以在金仕洁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他想了想,道:“我觉得龚副局长应该不会是绑架事件的幕后操纵者,因为从现场的很多系列上看,都可以说明龚副局长不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系。”

  关于对金仕洁这繁话的回答,高振宇自感回答的还算不错,毕竟他在回答的过程中也避免了不少不该说的细节,比如在现场发现了一系列存在的问题他就没说。

  但是,尽管高振宇回答的内容很保守,但金仕洁却从高振宇的回答中“发现”了什么,所以她便理所当然地认为,高振宇的背后的确是有某个大人物在控制着,不然这小子哪里能那么巧合地知道刘美丽可能要被人绑架?不然他又怎么能现在龚庆文的角度说话呢?

  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着这样的想法,金仕洁于是不再多说什么了,她顿了顿,道:“嗯,我也觉得龚副局长不会是这起绑架按的幕后操纵者,希望各位领导能够明查秋毫,还龚副局长一个公道啊。”

  高振宇是不会知道金仕洁心里的想法,所以在金仕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嗯,但愿吧。”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了,而是各自在沉默中吃起了东西。

  ……

  到了晚上高振宇依旧没有等到姚志东的召唤,但他却接到了另一个和昨天绑架案有点关系的对电话。高振宇打电话的人,就是昨天和他一起参与对刘美丽营救活动的施熙雯。因为高振宇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感到极其的好奇,所以等施熙雯的电话一打来,高振宇也就一点都不纠集,就答应了施熙雯的要求,去了施家和施熙雯见面了。

  在去施熙雯家的路上,高振宇却又接到了孔秀兰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孔秀兰也就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想约高振宇出来见个面,高振宇也想就着这两天的事情和孔秀兰好好交流交流,但考虑到自己和施熙雯也有约会,所以他只好在电话里和孔秀兰把见面的时间控制在九点之后,在电话里和孔秀兰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之后,高振宇便让司机加快了车速。

  到了施熙雯的家里,高振宇又跟着施熙雯在施家外面的小路上一边走,一边交流了起来。

  “今天市里有领导找上你了吗?”两人在小路上走了一个会儿的功夫,施熙雯便事先打开了话匣子。

  “怎么?你怎么会认为有市里的领导找上我了呢?”高振宇郁闷地看着施熙雯问道,“难道有市里的领导找上你了?”

  施熙雯点点头,道:“是呀,今天下午的时候政法委的姚书记让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跟我说了一系列的话呢,并且还跟我提到你了呢。”

  听施熙雯这么一说,高振宇马上一个激灵,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姚书记找你去说了什么呀?”

  施熙雯道:“今天下去,刘书记让我去一下政法委,在姚书记的办公室里,姚书记跟我谈了不少关于昨天下去的事情,我把我们所遭遇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向刘书记说明了,你知道吗?刘书记听了我的陈诉之后,对你的行为可是大为赞赏啊,还说你是个有办法的年轻人。”

  对于姚志东这番看重自己的话,高振宇的心里倒是没有多么强烈的感觉,毕竟他也知道当领导的都喜欢对手下人时常夸奖一下,以用来达到他们和手下人拉近距离的目的,而高振宇在接待处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到了好几次何大民用赞扬自己来笼络自己的手段,所以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么姚书记有告诉你,对于昨天的事情,市里的领导究竟怎样的意见吗?他们是准备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事情呢?”高振宇沉吟了一番后,终于向高振宇问出了这个问题。

  施熙雯道:“哦,你是说市领导研究的处理方式啊?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我问了姚书记市里的领导对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态度的时候,姚书记只是简单地告诉我,这件事市里早上已经召开了会议,但是具体是怎么处理,市里倒是没有一个准确的态度,好像是还要进行一番研究吧。我看姚书记没有再说下去,也就不敢瞎问了。”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据说今天早上刘书记召开会议的事情,岳宝磊在会议中还强烈地要求对龚庆文副局长进行相应的调查,理由是你跟我以及刘美丽三个人,听到了这些绑匪自称是龚庆文派他们来的陈述……”

  “这岳宝磊也太能想象了吧?难道他不知道光凭借犯罪嫌疑人的一番说辞在法律上根本不跟作为调查龚副局长的依据吗?”在高振宇的话才说了一半的时候,施熙雯便抑制不住地愤慨了起来。

  高振宇看着施熙雯一脸愤慨的样子,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呵呵,这个道理既然你都知道,你觉得市里的其他领导会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那些领导都会知道这些道理的。”施熙雯皱了下漂亮的眉头道,“对了高老头,我问你,你说这一次市委会不会真的对龚副局长进行相应的调查呢?”

  高振宇想起了中午和金仕洁交流的情景,便本能地叹息了一下,道:“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啊,岳宝磊要是真想达到这个目的,其实他是可以使用很多种手段的,当初龚副局长在调查组组长的位置上干的好好的,最后不也是被岳宝磊想办法换掉了吗?”

  看着高振宇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施熙雯也叹息了一下,道:“唉,真希望市里的领导都能够不要被岳宝磊误导,可一定要还龚副局长一个清白,龚副局长可是好警察啊。”

  高振宇道:“好啦施警官,我看你就不要再杞人忧天啦,既然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还是市里的领导说了算,那我们就等着市里的领导做出相应的决定,我们再想想应该怎么办才好吧。”

  “嗯,是呀,看来这件事我们只能等到市里召开了会议再想办法了。”施熙雯叹息了一下道,,“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这么干等着,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一起想办法,一定不能让这些不法分子的阴谋得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嗯。”高振宇也只是淡淡对地回应了一句。

  施熙雯于是不再说话了,两人一起沉默了。

  ……

  从施熙雯家出来后,高振宇便接到了孔秀兰的电话。“振宇,你现在有空吗?事情忙完了没有啊?”对着对电话孔秀兰声音充满了温情。

  “姐,我现在刚刚忙完点事情,现在就要去你那儿了,怎么?你现在很想我啊?”高振宇笑了笑对着电话道。

  “唉,其实姐打电话给你,是有些想你了,不过除了想你,姐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孔秀兰对着电话道,声音充满的暗示性。

  “姐,那我现在过去找你吧。”高振宇对着电话笑了笑,“其实我也想你了。”

  孔秀兰对着电话说:“是吗,你小子就喜欢骗姐。”

  “姐,我现在马上就往你那边去了,咱们在你家再说吧。”高振宇对着电话笑道。

  “傻小子,那我等你来吧。”

  放下电话,一种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感觉让孔秀兰不由得心里乱跳,躺在床上便开始满心期待地等了起来。而高振宇呢,现在除了想要在孔秀兰的身上得到一点温情,他更希望在等下和孔秀兰的交谈中,孔秀兰能够给他那迷茫的思维一些必要的指点。

  很快的高振宇便出现在她家的门口了,高振宇今晚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西装,蓝色的裤子,棕色的皮鞋,门一开,孔秀兰还没有看清高振宇的脸,就被高振宇紧紧地抱住了,一双大手在她柔软、丰满的身子上乱摸,带着淡淡烟酒气的嘴唇在她脸上乱亲。

  “姐,我想你了,真的,好想你。”

  “傻瓜,你今晚还真是浪漫啊。”

  “嗯。”

  “哈拉好啦,傻小子,你先等下再动手动脚,姐现在想跟你说说正事。”

  高振宇只好放开了孔秀兰的身子,沉了口气,道:“嗯,好吧姐,我正好也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呢。”

  孔秀兰走进大厅,在沙发上坐下,喝了口桌面上的茶水,说:“傻小子,你快点告诉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都为你急死了。”

  高振宇只好陪着笑脸道:“姐,昨天的事情说来可真悬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卷进了这个事情当中了,唉,害的我今天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孔秀兰叹息了一下,说:“好了好了,傻小子,你也别光顾着纠结了,快点把昨天的事情旧能详细地跟我说说把,我可真不希望你小子又卷进了不该卷入的风波中呢。”

  看着孔秀兰对自己表现出的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副关心的样子,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说:“嗯,好吧姐,我都跟你说。”

  说完,高振宇淡淡地叹了口气,将昨天中午的事情,按照今天中午和金仕洁见面时一样,避重就轻地说了一番。

  孔秀兰听完高振宇的话后,却不相信地看着高振宇说:“唉,傻小子,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怎么会在你和你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就突然发现了有人冒充警察的情况呢?这让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啊。”

  “姐,那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的话呢?”高振宇试探性地问道。

  孔秀兰又是叹息了一下,才开腔说道:“傻小子,姐不是一个喜欢四处打听这些和自己没有关系事件的人,姐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到时让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处境中,你知道吗?之前你做的那些傻事姐知道后都是为你提心吊胆的啊。”

  高振宇道:“姐,谢谢你,我知道这是您对我的关心,但是……但是事情真不是您想的那样啊,当时我的确是和一个朋友在吃饭,突然看到了这个情况,所以就稍加留意了,没想到真让我碰到这个事情,所以……所以才会再次被卷进那个破事中……”

  说到这里,高振宇又担心孔秀兰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自己的话,于是便叹了口气道:“对了姐,我当时开的那辆去救人的车子,就是我那朋友借给我的,要是您不相信的话,可以找我那朋友问问啊。”

  孔秀兰可不会去找温可妍问问究竟是什么情况,而是继续说:“傻小子,你先别跟我说这些,现在你应该想想的是,这次你所做的事情,是破坏了绑架计划幕后主使者的利益,难道你没有为此而担心过吗?”

  高振宇耷拉着脑袋,继续苦笑着回答道:“姐,您说我能不担心吗?万一真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我在汉江还想再混下去吗?”

  “臭小子,你知道自己又惹麻烦了就好。”

  “可是姐,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你真希望我能帮到你?”当听见高振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孔秀兰马上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问道。

  高振宇说:“姐,自从发生了这事之后,我这两天都过的提心吊胆的,生怕整到最后,我会把自己整死了,我又不知道应该问说,所以我只能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指点了。”

  孔秀兰倒吸了口凉气,在心里想了一下,说:“振宇,要是你是真诚地希望我能够给你提醒的话,那你就先老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高振宇说:“嗯。”

  孔秀兰酝酿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下,脑袋里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对高振宇继续道:“在你遇见刘美丽之前,是不是有人给过你什么指示,让你暗中留意刘美丽呢?”

  又被问到这个问题了,高振宇不得不苦笑了起来,说:“呵呵,看来我怎么解释,你都不相信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了?要是您真认为我的背后有人,那我现在只能是什么都辩解不了了。”

  孔秀兰看着高振宇一副为难的样子,知道自己再问下去的话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便顿了顿说:“好啦好啦,傻小子,不管你背后有没有人,你都要给我记住,你现在已经三番五次地掺和进了大富豪酒吧事件,那些操控大富豪酒吧事件的始作俑者们可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你要想自保的话,就赶快给自己找个靠山吧。”

  高振宇郁闷地说:“姐,您说我应该找个靠山?可是在汉江市,我能找的靠山是谁呢?”

  孔秀兰听了高振宇的话,又继续问道:“你说是谁呢?”

  高振宇说:“姐,我是真不知道啊。”

  r/>

  孔秀兰沉思了片刻,说:“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都给我记住了,自从你掺和到了大富豪酒吧事件中,外界都在传言你是刘书记的人,说是刘书记为了在汉江市能够顺利进行换血运动,所以利用你去挑大富豪酒吧的问题,从而进行他的目的,现在不管你的背后是不是有刘书记这么个大人物在控制着你,你都要想办法靠近刘书记,只要这样你才能真正做到自己。”

  关于外界的传言,高振宇也早就听得麻木了,现在他连向孔秀兰解释的心情都没有,便叹了口气,说:“姐,刘书记毕竟是堂堂的市委书记,我现在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督察员,让我这小督察员去靠近刘书记那样的一方大员,我看着是天方夜谭吧?”

  孔秀兰说:“是不是天方夜谭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小子的机灵劲我是见识过了,我想要是你真想去靠近刘书记的话,你会有不少的法子的。”

  高振宇听完了孔秀兰的话,也顿时感到豁然开然,笑嘻嘻地说:“嗯,那好吧姐,谢谢您给我这个建议,我现在突然感到没有那么郁闷。”

  孔秀兰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意:“傻小子,你知道就好。”

  因为心里放松了不少,高振宇内心的那股子欲念也顺间被激发了出来,他揉住了孔秀兰,道:“姐,你给我出了这么好的点子,你说我应该怎么感谢你呢?”

  孔秀兰不自然地笑道:“你还想怎么感谢我?”

  “我想好好感谢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一边寻找着孔秀兰的嘴唇,孔秀兰也放纵的喘息着,两手环抱着他的腰,仰起头被他亲个正着,柔软的嘴唇湿漉漉的微微张开,不断的吮吸着他伸过来的舌头,娇小的身子吊在他身上,脚尖也用力的翘了起来。

  “臭小子,你……;”

  高振宇的手从两人中间伸上来,捏了孔秀兰丰满的乳房两下,就滑了下去,下流的隔着裙子就按在了孔秀兰两腿之间鼓鼓的那里,寻找着柔软的门户。

  “傻小子,你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了,难道你也不知道想我吗?”

  “姐,我当然有想你了,要是没有想你的话,我哪里会这么迅速地就来找你嘛。”高振宇继续着自己的攻势。

  孔秀兰扭动着柔软的身子,嘴里哼哼唧唧的哼着,却没有去拿开高振宇的手,反而微微劈开两条腿,让他的手能摸到自己的下边。

  两人纠缠了一会儿,孔秀兰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身湿乎乎的了,高振宇放开孔秀兰,在不很明亮的灯光下打量着孔秀兰漂亮的脸蛋,曲线玲珑的身材,孔秀兰迎着高振宇色迷迷的目光挺着自己本就高耸的乳房。孔秀兰撇着嘴笑了笑,转身去脱身上的裙子,高振宇从后面抱住她,一边亲吻着她吊带裙的肩带,一边说:“宝贝儿,别**服,我就喜欢你这样,脱了衣服谁知道谁是谁啊?”

  “那你别把我衣服弄脏了啊,人家这可是刚刚换的呢。”孔秀兰乖乖的扭动着脖子,和高振宇的脸纠缠着。“放心吧,宝贝儿,不会弄脏你的一番的。”说着手已经从裙子开衩的地方伸了进去,摸过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就伸到了孔秀兰圆滚滚的两条大腿之间。

  隔着柔滑的丝袜和薄薄的**,高振宇准确的找到了孔秀兰湿乎乎、热乎乎的门户的地方,手指在那里轻柔的按着。孔秀兰两腿轻轻的向两边劈开着,浑身软软的靠在高振宇的身上。高振宇的另一只手从裙子上面伸进去,直接伸到胸罩里边揉捏着孔秀兰丰满的乳房,孔秀兰能感觉到高振宇裤子里的东西硬硬的顶在自己的屁股上,热乎乎的感觉。孔秀兰手向自己身后伸过去,隔着裤子抚摸着高振宇的小兄弟。一边拉开裤链,挑开高振宇的**,把那条****的热乎乎的小兄弟放了出来,柔软的大拇指和食指握着小兄弟,手指柔柔的在本钱上来回摩挲着。

  高振宇已经解开了孔秀兰前开的水蓝色胸罩,孔秀兰把胸罩从前胸拉下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孔秀兰一对挺挺的**就在柔软滑嫩的布料下**裸颤动了。高振宇把孔秀兰的裙子撩了起来,一边抚摸着孔秀兰圆滚滚的向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翘起的小屁股,一边让浑身软软的孔秀兰趴到了床上。雪白的床单上,孔秀兰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裸露在外的雪白的肩膀和莲藕一般的玉臂向两边伸展着,纤细的腰肢上堆卷着黑色的裙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圆圆的屁股翘起一个诱人的弧线,黑色极薄的真丝裤袜在屁股的地方颜色变得深了起来,但仍然看得清里面一条很小的水蓝色丝质**,小腿上缠绕着黑色的皮凉鞋带,黑色的尖头高跟凉鞋踏在白色的床单上更显得迷人性感。

  “姐,这么长时间没有看见我,你想我了没有?”

  “要是没有想你的话,我怎么会你打电话啊。”

  “姐,我爱你。”高振宇两下**了衣服,翘挺着粗硬的家伙走到孔秀兰身边,手伸到孔秀兰屁股后边,拉着裤袜的松紧带连着**拉了下来,一直拽到快到腿弯的地方,孔秀兰两半白白嫩嫩的屁股和两段雪白的大腿裸露在了屋里凉爽的空气中,“宝贝儿,你真会穿衣服,看你这样我都快射了。”孔秀兰静静的趴在那享受着放纵的这一刻,这种快乐,毫无顾忌的一种快乐,甚至她喜欢这个高振宇那毫不掩饰的下流粗俗。想发泄一种粗俗的快乐。想着,她也**的向上翘起自己的屁股,用高跟鞋轻轻的碰着高振宇光裸的身体,“别光说啊,上来啊。”

  高振宇跪趴在孔秀兰身后,小兄弟硬硬的已经顶到了孔秀兰的屁股后边,孔秀兰上身趴在沙发上,屁股翘起着,俩人仿佛狗一样靠在一起,“宝贝儿,我爱你。”“姐也爱你。”说完之后孔秀兰竟然有一种**到无所忌讳的**和疯狂。

  “姐,我想进来了。”孔秀兰白嫩的屁股下边粉红的**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粉红的门户更显得娇嫩欲滴,高振宇挺着小兄弟,一边摸着孔秀兰圆圆的屁股,一边慢慢的插了进去。

  随着高振宇的插入,孔秀兰第一次感觉到了刚一插入就有**,毫不掩饰的放纵的叫了出来:“啊嗯……嗯……唉……呀……”高振宇慢慢的来回**了几回,“姐,你那里真紧啊,是不是很久没有做了?”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没几下,两人交合的地方就传出了淫靡的水渍声,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声响,孔秀兰娇柔的叫声也几乎变成了胡言乱语的高喊,“啊……我受不了了……啊……”

  孔秀兰的两手把着自己缠着黑色鞋带的小腿,竟然温柔的和高振宇说着。高振宇一边来回**粗大的小兄弟,一边欣赏着孔秀兰穿着一对高跟凉鞋的小脚,尖尖的鞋尖,细细的鞋跟,曲线玲珑的小腿。

  一阵猛烈的冲刺,孔秀兰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乎都晕了过去,浑身不断的颤栗……|||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