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是乱性的好机会



酒后是乱性的好机会

  进入了西餐厅后,两人就在餐厅靠角落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开始在服务员的招待下点起了要吃的食物。王飞儿因为高振宇终于肯陪她出来玩儿,并且她还准备等下拉高振宇去找个地方玩,所以这会儿她的心情不错,很欢乐地点了些吃的东西之后,便对高振宇道:“高振宇大叔,你想吃什么啊?快点儿点吧,今天我请客,你不吃白不吃。”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刚刚吃了早餐,给我来一杯岚山咖啡就好了。”

  王飞儿于是便屁颠颠地应了一声“嗯”,正在王飞儿对服务生要求给高振宇来一杯咖啡的时候,高振宇却意外地发现正在这家餐厅的入口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出现在了那里。而这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之前恨不得和自己天天都如胶似漆的陈曼妮,更让高振宇意想不到的是,在陈曼妮的身边竟然跟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男青年,那男青年极其的绅士风度,为陈曼妮开了门,并且还小心翼翼地揽着陈曼妮的腰肢,向餐厅里面走了进来,两人在走路的过程中还有说有笑的,俨然一副情侣的姿态。

  这一幕的情景,让高振宇看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陈曼妮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和一个男青年一起在餐厅里保持如此亲密的接触呢?

  不知是不是内心里的醋意作祟,这会儿高振宇的内心已经从刚刚的不是滋味转变成了特别难受的心理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飞儿却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头,道:“高振宇大叔,你在想什么呢?这咖啡都上来了,你怎么不喝啊?”

  高振宇“呃”的应了一声,道:“我知道,呵呵,你不是肚子饿了吗?快点吃你的东西吧。”说完,他端起了自己面前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喝了一汹。在喝完一汹咖啡之后,高振宇便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他向王飞儿说了一声“我去下洗手间”,然后便站起身来,在旧能不被陈曼妮发现的情况下,向洗手间走去。

  高振宇之所以要去洗手间,就是想趁着去洗手间的时间里,给陈曼妮打个电话,顺便了解一下陈曼妮和这个男青年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电话很快打通了,高振宇听到了电话那头来自于餐厅了的暧昧的音乐声,他咬了下自己的嘴唇,道:“喂。”

  陈曼妮此时大概心里也不笃定,听到了高振宇的声音,她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振宇,你现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高振宇又咬了下嘴唇,故作轻松地问道:“我记得以前你都是管我叫猪的,现在怎么对我称呼的这么冷淡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陈曼妮此时听到高振宇的问题,心里更加不安了,她朝她的男伴笑了一下,然后便起身走到了餐厅外,道:“我……呵呵,我刚刚在忙事情啊……所以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冷漠,呵呵……猪,你不会生气了吧?”

  高振宇道:“没有,我怎么会这么小气啊,我知道你日理万机,随意理解你。”

  “猪,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呢?”

  “我想你了,所以就打个电话给你。”

  “呵呵,是吗?”陈曼妮又刻意地笑了一下,“你真的想我?”

  高振宇对着电话又刻意地笑了笑,道:“对了妮儿,你现在人在哪儿呀?方便见面吗?”

  听到了高振宇的见面要求,陈曼妮在电话的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道:“猪,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见面,我……我现在……”

  “你现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高振宇接着问到。

  陈曼妮道:“猪,我……我现在正在家里跟我爸妈吃饭呢,所以……所以……”

  其实,从陈曼妮这一番说话的语气中,高振宇倒是能够感受到陈曼妮此时的心情,感受到她其实也不愿意欺骗自己,但结果却恰恰说明她骗了自己,所以这一刻高振宇对陈曼妮喊到特别失望。

  人在面临突发事件的时候,是很容易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的,而高振宇此时的心里就充满了想象力,此时他对陈曼妮和眼前的那个男青年之间的关系,则是充满想象力的。

  “哦,既然你现在有事情,那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去吧,我们还是等你有时间以后再说吧。”高振宇对着电话淡淡笑了起来。

  “嗯,好的猪,那我们就先聊到这儿吧,等我有时间给你打电话吧。”陈曼妮对着电话语气有着颤抖地说着。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的心里一直都是酸酸的,特别不是滋味,尽管以前他对陈曼妮的感觉都不算很强烈,但现在见到陈曼妮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并且做出这些亲密的接触时,他的心却空洞到了极点。巧妙的隐蔽地回到座位上后,高振宇却一点在餐厅继续呆下去的心思也没有了。

  “高振宇大叔,你去洗手间怎么去了那么久啊?”见高振宇回来后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样子,王飞儿于是又开始朝高振宇问了起来。

  高振宇道:“呵呵,没事,只是在洗手间里面遇见了熟人,所以就交流了些时间。”

  王飞儿道:“高振宇大叔,你可真逗啊,在洗手间里都能跟人聊天。”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一下,便开始喝了口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啡。而王飞儿见他不说话,于是又开始朝高振宇笑嘻嘻地问道:“对了高振宇大叔,在我离开汉江的时候,你不是救了一个被犯罪团伙绑架的女人吗?说说看你的英勇事迹吧。”

  高振宇现在可谓是一点儿心思也没有,所以更不会有心情扯淡什么英勇事迹了,听王飞儿这么一说,马上吐了口气道:“唉,好啦好啦,王大小姐,你现在吃的怎么样啦?吃完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

  王飞儿道:“你这人可真奇怪,我们来这儿才多久啊?你怎么就着急着要离开呢?”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没办法,我这人天生就是大老粗怒,天生就不喜欢这么高雅的地方,所以在这样的地方呆久了我也难受。”

  “切,你真是有意思的啊。”王飞儿撅着小嘴不紧不慢地吃起了东西。

  两人大约沉默了两分钟之后,王飞儿就又一脸笑意地对高振宇问道:“哎呀高振宇大叔,我看你就别这么小气了,快点儿告诉我,你当初英雄救美的事情吧。”

  高振宇板着脸,道:“唉,我说完王大小姐,你现在先别问这么多问题了行吗?快点吃吧,吃完了东西我等下带你去酒吧玩会儿行不?”

  王飞儿一听说吃完饭还能去酒吧玩儿,便马上屁颠颠地拉着高振宇的手,道:“呵呵,高振宇大叔,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啦?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想好好陪陪我呢?”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也算是我良心发现吧,不过你得快点吃吧,要是你吃的太慢,兴许我等下就改变想法不跟你一起去喝酒了。”

  王飞儿见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于是也就不再纠结了,道:“好嘛好嘛,那我快点吃好不好?”

  ……

  喝酒的地方就选在了餐厅附近的一家衅吧,等到了酒吧王飞儿就拉着高振宇的手道:

  “高振宇大叔,你怎么找这么个小地方玩儿,太不痛快了吧?”

  高振宇心里想的最多的则是刚刚在餐厅里碰见陈曼妮的情景,所以一直表现的郁郁寡欢的,听到王飞儿还和自己纠结这些小事情,便冷冷地笑了笑,说:“这地方也不错嘛,反正去哪儿都一样,不就是为了喝酒和玩的开心点吗?”

  王飞儿说:“哼,你这是小气鬼的表现,算了算了,本小姐也不跟你计较啦,快点一些好酒招待我吧。”

  高振宇道:“随便,这里我也很少来,所以你要喝什么酒,自己点就是了,我来一打破就够了。”

  “行,听你的还不行吗。”王飞儿撅着小嘴道,“我也喝破吧,按你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意思说,反正我们来这儿是喝酒的,喝什么酒都一样。”

  “行呀你,这么快就把我的心思摸清楚啦。”高振宇道。

  高振宇说完,便拉着她的手,两人一起进入了酒吧,在吧台前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完酒和喝酒的下酒菜,高振宇就低头喝起了酒来。

  王飞儿喝了一杯酒,道:“对了高振宇大叔,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啦?我记得你刚刚和我见面的时候心情还是蛮好的,怎么自从到了餐厅后,我发现你就皱眉不展的呢。”

  高振宇也喝了口酒,说:“我没有愁眉不展,我想你应该是看走眼了吧?”

  王飞儿顿了一下,说:“不,我猜你一定是在餐厅里见了不该见的人,所以你才会表现这幅样子,而且你刚刚在拉着我离开餐厅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一点。”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道:“无聊,你跟我纠结这些话题有意思吗?”

  “哎呀,高振宇大叔,你不要把我当成孩子行吗?咱们就不能聊些深层次的话题吗?”王飞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

  高振宇不以为然地说:“呵呵,可我觉得你要跟我交流的话题一点也算不上深层次,相反却有些傻。”

  “好吧好吧,那我再服你一回行吗?不过你得答应跟我交流另一个话话题。”王飞儿笑着说。

  高振宇喝了两口酒问道:“什么话题?”

  王飞儿道:“你能告诉我,我离开汉江这段时间里,你所干的那个见义勇为的事情吗?”

  高振宇笑着摸着她那软乎乎的脸蛋,说:“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吗?再问可就没意思了,你好好陪我喝喝酒吧王大小姐,拜托啦。”

  “可是我在汉江也听说过关于你的一些传闻,说你的身份很神秘……”

  高振宇现在虽然还是一个小角色,但他心里倒是很清楚,王飞儿能够在省城听到关于自己的这个信息,足以证明这个丫头不简单,于是没等她说完,他就马上问道:“是么?这些话你都是听谁说的呢?”

  王飞儿支支吾吾地说说:“这些话啊……都是听我那些朋友说的呀。”

  “是吗?你这些朋友都是官场中人?”高振宇警惕地看着王飞儿道。

  “什么官场中人啊。”王飞儿喝了口酒刻意装着不以为然的样子道,“我那些朋友有几个人是汉江领导的子女,有一次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了你的事情,所以……所以我就感到很有兴趣,一回来就问你了……”

  因为刚刚喝了点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上脑袋里面又想着今天陈曼妮的事情,所以倒也没什么心情和王飞儿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顿了顿便心事重重地说:“好啦王大小姐,咱也别纠结啦,既然来到酒吧了,咱们先好好喝酒吧。”

  “嗯,那好吧高振宇大叔,来,晚上我们来个一醉方休吧。”王飞儿端起了酒,很高兴地说着。

  高振宇也端起酒,和她碰了个杯,再次强调道:“嗯,好的,那我们就好好地喝上一顿,别再跟我纠结这些话题啦。”

  那晚,两人喝了不少的酒,等从酒吧里面出来的时候,高振宇和王飞儿都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

  “呵呵,小丫头,你还好吧?”虽然脑袋都已经晕乎乎的了,但是高振宇还是不忘关心起王飞儿来。

  “我,我还好啊……我根本没醉,我好的很……”虽然不像高振宇那样全身都软了,但是王飞儿的状态也好不了那里去。

  “不行了,不行了,小丫头,我现在都醉成这样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高振宇耷拉着迷糊的脑袋道。

  王飞儿带着醉意,晕乎乎地笑着说:“嘿嘿,高振宇大叔你真是笨啊你……这里……这里的宾馆那么多……你回去、回去干嘛……”

  高振宇晃着脑袋,说:“我啊,不行,晚上我们也不能住一块儿。”

  “呵呵呵……呵呵呵……为什么啊……为什么啊……”王飞儿醉醺醺地笑了起来,“高振宇大叔啊……你……你不会不行了吧……”

  高振宇摆摆手,说:“不行啊,我……我都醉成这样,我担心……”

  “得了吧你……走……走吧……我们找家宾馆去……”她醉醺醺地拉着高振宇的手臂道。不知不觉间,高振宇发现自己在面对王飞儿的拉扯时,竟然随着她,跟她一起在酒吧的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来了。

  “高振宇大叔……你说,你说我们……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吧……”一进房间她就躺在床上说道。

  高振宇也顺势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然后喘着粗气道:“是呀,我们认识是不短了,呵呵,呵呵呵……。”

  王飞儿说:“高振宇大叔,我跟你说,我跟你说……你知道你身上最吸引我的地方在哪里吗?你身上……你说身上最吸引的我的地方是你的神秘感……”

  高振宇轻轻地把住了她的手指,说:“你还是别说了吧,让我好好休息会儿,晚上喝的有点多。”

  “我不……我不……”她醉醺醺地靠上了高振宇的身体,主动**地把自己的手套在了高振宇的脖子上,吐着酒气说:“高振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叔,我……我今天……我今天要把你给你,我要把自己好好地交给你……啊……”

  王飞儿的头靠着高振宇的小帐篷很近,头发和身体散发着混合的诱人的气息,宽大的汗衫领子也很宽,粉色的颈脖,透着红的耳垂,一条深深的**,黑色的花边乳罩,仅仅是遮挡一下两粒红色小果粒。

  王飞儿丰满的屁股撅着,大腿被她这个姿势撑得很紧,有富弹性的样子。高振宇忍不住轻轻地晃动着身体,有意无意地用那个冲在前面的家伙,触碰着王飞儿的头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王飞儿,身体仍然保持着晃动。王飞儿的眼睛渐渐变得迷离起来,高振宇上去抱住了王飞儿,并开始用嘴唇吻王飞儿的发根!

  高振宇的手放在了王飞儿的胸前,嘴唇沾着王飞儿的发丝,啜着王飞儿红润的耳垂,王飞儿带着醉意用手想推开他放在她胸前的手,但结果是她更用力地把他的手挤按在她的莲房上。

  高振宇的手可以说是陷进去了,摸到了那颗小果粒,开始在那里用手掌摩擦,手指收放着,想极力感受它的柔软,王飞儿的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王飞儿更紧地抱住了高振宇,紧地让他在她胸前的手都快没法放,他抽出手,撩起那一直让他心跳的宽宽的汗衫,顺着她的背,一路游走上去。

  王飞儿的背很光滑,很有质感,就象上好的宜兴紫砂的感觉,只是比它更温暖,更柔软。

  高振宇开始亲吻王飞儿的颈脖,雪白的皮肤,散发着牛奶的味道,颈上的皮肤很柔软,他可以用嘴啜起,吸在嘴里,用舌头慢慢地品尝。

  王飞儿的手臂在高振宇胸前乱动着,不知道想干什么,像是挣扎,像是想要搂住他,眼睛闭着,仰着头,给她留了很大的空间吻她的脖子,但她的手的确妨碍着他的动作。

  高振宇从王飞儿的汗衫里抽出手臂,紧紧地环住了王飞儿,同时嘴唇变得更加疯狂起来,一种征服的欲望燃烧了起来,王飞儿的手臂被直直地固定在他的胸前,双手交叉着落在他的裤裆上。高振宇隔着衣服咬住了王飞儿左胸的小果粒,觉得硬硬的感觉,但很不明晰,但王飞儿已经开始呻吟,他感到了王飞儿的动作,王飞儿的手开始隔着他的裤子想要握住他的那根金茂大厦,但怎么也握不住,因为裤子太滑,这使他不由微微地挺动起来。

  王飞儿大概是受到了这个刺激的缘故,她开始用嘴亲高振宇的耳朵,把热热的舌头塞进高振宇的耳洞,高振宇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由于衣服的阻碍,加上酒意的带动,两人都变得更加兴奋,开始疯狂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松开了王飞儿,王飞儿收回了手,高振宇发现高振宇裤裆上的拉练在不只不觉中已经被她拉开了。高振宇拉着王飞儿的手,在床边坐下,歪过身吻王飞儿的唇,王飞儿的唇很厚,王飞儿很迎合地送上了舌头。

  高振宇在王飞儿舌头周围饶来饶去,吸着她从舌头底下流出来的口水,她的舌头底下很软,是她嘴里最温暖的地方,不由多舔了几下。

  高振宇用王舌头包住了王飞儿的舌头,王飞儿大概是很惬意,开始玩弄起他下面的小弟弟起来。这使高振宇整个小弟弟上的经统统暴了起来,他开始脱王飞儿的衣服。王飞儿的衣服很容易脱,裙子也很容易,王飞儿的身体真的很白,甚至还透出了点红。

  在高振宇脱王飞儿的衣服的时候,王飞儿已经把他的外裤褪下了一半,高振宇直起身子把体恤褪去,看到王飞儿正在微微朝着他笑,这种笑,他不知道王飞儿到底是什么意思,就也跟着也笑着,褪掉了半截裤子,王飞儿翻过身,反手解开了乳罩,两腿一蜷拉下了红色的三角裤,但没有转过身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像是在等他扑到王飞儿身上。高振宇突然倒不高兴马上扑上去了,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王飞儿蜷着双腿背对着他,雪白的屁股象一张可爱的脸在等待着他;屁股中间的一条灰黑的缝一直通像他看不见的另外一面。

  高振宇觉得很刺激,他慢慢享受这种刺激,开始用脚在王飞儿那双雪白**的脚心,脚踝上来回的磨蹭。王飞儿很喜欢这种**,带着醉意嘴巴里咯咯地笑着,两只脚回应着,想夹住高振宇的脚。高振宇用身体靠了上去,胸脯紧贴上了王飞儿的背,王飞儿微微地开始发抖。

  高振宇的双手环过去,揉捏着王飞儿硕大的莲房,手指轻轻拨弄王飞儿的小果粒,很真切的感觉,王飞儿显然觉得很舒服,因为王飞儿开始低低地呻吟起来。

  高振宇的那根澳大利亚红肠在王飞儿的屁股上来回拖动,偶尔碰到那条缝,王飞儿总会重重呻吟一下,王飞儿的手握着他的手,一齐在王飞儿的莲房上揉动,他的动作越来越大,他的胸,他的肚皮,他想把他每一寸皮肤都贴在王飞儿身上摩擦。高振宇的小弟弟已经开始在那条缝里漫无目的地抽动起来,王飞儿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他觉得浑身的经都开始酸酸地暴起,想要找到一个释放的感觉。

  王飞儿禁不转始扭动身体,想增加屁股上的摩擦,这使高振宇更加地冲击,王飞儿叫着终于忍不住翻过来,一把把高振宇死死搂住。

  躺在王飞儿的莲房上很舒服,热乎乎地,可以看见被挤压后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形状,高振宇没有去吻王飞儿的嘴,直接咬住了王飞儿的小果粒,含在嘴里,用舌头把它卷住,嘴巴很想一口把她一整只莲房完全吞进嘴里,但是徒劳,明知不可能,还是一次又一次努力地张嘴去包含它,这使得王飞儿开始痛苦地抽搐,把他的头死死抱住,想要推开,推了一半,又重新把他的头压进王飞儿温暖的前胸。

  两人都开始了扭动,而且变得越来越有节奏,高振宇的那个东西其实已经很湿了,但都涂在了王飞儿的大腿上,王飞儿开始探下手抚弄高振宇那个东西下面的大包裹。高振宇的手摸索着探到了王飞儿的底部,那真是一条水淋淋的沟壑,很热,比王飞儿身上什么地方都热,用手指捏住了一片外**,滑腻腻的,热乎乎的,在手指间细细地捻拨,这使王飞儿整个屁股不停地扭动。高振宇本想一冲到底,任何男人在这个时候动作都差不多,只是他被王飞儿的股盆架住,竟然没有感觉到底,小腹下的骨头竟被撞得隐隐生疼,王飞儿也觉得一丝诧异,他因为疼而慢了下来,王飞儿好象觉得很不好意思,睁开眼睛说要不然坐到他身上。

  高振宇很欣然接受这个姿势,私下认为这是个最经典的**姿势,王飞儿披头散发地翻上了他的小腹,手绕过去在王飞儿背后,撅起屁股,拿起他那个东西,慢慢感觉着移到洞口,说来吧。

  高振宇欣赏着王飞儿,长长乱乱的头发散挂在胸前,饱满的莲房随着王飞儿的屁股有节奏地波动,高振宇禁不住伸出手握住它们,细细品味,王飞儿的腰和臀在灯光下呈现出性感完美的曲线,雪白的皮肤因为兴奋渗出了不少细小的汗珠。小腹在不停地蠕动,高振宇很兴奋,因为小腹里面有属于高振宇的部分

  ……

  第二天早上,当高振宇将是手机打开之后,他发现手机的信息里竟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的提示信息,这些电话大部分有陈曼妮打来的,也有两个是吴佳玲和施熙雯打进来。高振宇先是给施熙雯打了电话,等到得知施熙雯是想跟他约时间出来聊聊的目的后,便继续给吴佳玲打电话。

  “昨天傍晚我有不少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把手机放在包里都没有去看,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了,所以真不好意啊啊。”在高振宇问了昨天傍晚为什么没有接他的电话后,吴佳玲对着电话解释了起来。

  “哦,是这样啊。”

  “对了振宇,昨晚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我突然想起了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所以昨晚才给你打电话。”高振宇对着电话淡淡地笑了笑,“对了,你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中午方便见个面吗?”

  吴佳玲道:“中午啊……中午我还要陪我们领导去外面应酬呢,这样吧,今晚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既然现在吴佳玲都说没时间见面了,高振宇也就不再多想,对着电话淡淡地回应道:“嗯,那好吧佳玲,我等你的电话吧。”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便去了单位上班。早上,处里的领导正召开一场别来生面的党组会议。党组会议的内容是讨论去年在各项工作中单位各领导的一些表现,以及对于新的一年时间即将展开的工作研究以及新的人事变动。

  因为单位的领导都去开会了,所以办公室里的其他成员也都开始懒散了起来,作为督查处办公室里的包打听式的人物,欧阳菲菲和刘娟这俩女人自然是要为单位这次召开的党组会议而开始私底下议论纷纷了起来。

  而作为办公室里面为数不多的男生,高振宇也不好参与女人们的交流,便开始对着办公室里的几张报纸打发起了时间。

  &nbs

  p;上午十点半,高振宇便被人事科的小王叫到了督查处的会议室里面。

  高振宇到了督察处会议室里面后,便听见了处长康德文在对在座的参会干部道:“刚刚我谈论了去年的以及今年工作都方向研究,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想我们就应该按照刚刚拟定的方向去做吧。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则是关于近期处里的人事调整方案。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要求我们局做好干部的轮岗、调换步伐,让有能力的干部上岗上位。把一些上进有觉悟、工作得力的干部进行培养,实现局机关系统的行政改革。我和处里的一些同志研究了近一个月,和局里面的一些同志进行了层层审核,严格把关,终于形成了这份干部调整方案。现在大家每人桌面上都有一份。各位先看看吧,有什么意见可以大胆的提。”

  康德文的话音一落,局里面其余的几个党组成员都认真看起了他的方案,这份方案上的内容除了高振宇工作的调整,还有几个同志的工作任免。

  没几分钟,大家就差不多看完了,但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真正决定一切结果的康德文。

  办公室主任游大云看完了方案后,就主动站起来道:“这个方案的确是很能体现出我们组织的公平公正,对那些年轻的、有上进心有觉悟的同志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磨练机会。”

  “我支持康处长的决策。“

  “我也认为康处长的这个调整方案很全面,这样一来,以后局办公室各部门干部之间有轮换、提拔,一般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作人员也有上升得渠道,这个方案也给局里面所有的干部敲响了警钟,我觉得切实可行所有我赞成康处长的决策。”

  “好吧,我们现在来研究一下高振宇同志转正的问题吧。”康德文看了看手里的资料道。

  挺到现场的领导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身上,高振宇顿时激动了倾听了起来。

  等康处长的话说完,人事科主管耿东明接着说:“康处长,我对高振宇同志转为科级干部的问题有点个人的看法,我个人认为高振宇同志的资历尚浅,并且进入我们单位的时间也不长,要是这么快就转正,把级别定下来,我担心很难服众,所以我个人认为,关于高振宇同志的级别问题,我个人认为有待研究的。”

  好在这个耿东明的话说完之后,并没有人表示支持他的建议,相反办公室主任游大云却主动站了起来反对道:“我反对长明同志的意见,这次的人事调度既然是从公平公正的角度出发,我想我们就应该刨开传统的束缚,不要被所谓的工作时间给束缚了,既然高振宇同志在督察处的这些日子来,也有不少的成绩,我们当然要从他的成绩上为你他着想,正所谓能者多劳,既然高振宇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比别人一年两年时间里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的进步,这说明高振宇同志是值得我们组织给他机会培养的,所以我建议大家,在这个问题上,应该给高振宇一个机会。”

  游大云发表完自己的意见后,其余的党组成员都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看样子这次的会议基本上就这么拍板决定了。

  耿东明道:“我们既然是研究提拔干部的工作,就应该从实际情况进行研究,希望游主任不要从个人情感上去引导大家的思考这个问题嘛。”

  有大雨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如果长明同志认为我有包庇高振宇之心,那我想问问长明同志,高振宇在一个星期前见义勇为的事迹,算不算他对我们单位的一种功劳呢?连市里领导都对高振宇同志勇敢和正义进行肯定,我们作为高振宇同志的领导和同志,难道对高振宇同志给予一个肯定都做不到吗?”

  游大云的话说到了这里,心里激动极了,心想游主任可真是个好领导啊,在这样的场合中都能够为自己说好话,并且还极力地为自己说好话,这可真让人感动啊。

  没想到,当游大云的话说完之后,在场的同志们竟然都没有说话了。竟然面面相觑了起来。

  康德文其实对高振宇的印象也不错,所以见游大云这么强烈的顶高振宇,也就欣然地点着头,道:“是呀,高振宇的见义勇为可是大大的弘扬了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社会的风气,我们单位肯定要对他予以嘉奖的,所以我个人也支持游主任让高振宇的转正建议。请大家还是说说自己的一件吧。”

  大家又沉默了半晌时间,竟然有一半以上的声音都支持让高振宇转正了。

  康德文接着又笑了笑,道:“呵呵,那我们接下来再研究一下其他同志的工作变动问题吧。”

  大约有过二十分钟,对其他工作人员的工作任免,大家也都有了统一的意见。等意见统一之后,康德文便将高振宇在内的几个工作有了调动的人员叫到了主席台,让他们一个个讲述了一番他们对自己职位变动的想法。

  高振宇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就解决了编制的问题,一下子从什么级别都没有的人,成了科员了,心里不禁感动了起来。上台讲话的时候,高振宇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因为激动在沸腾着。他通过极力的控制,才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这次的党组会议没有什么阻力就拍板定钉了,接着就开始由办公室主任负责记录,等会后办公室主根据需要起草会议纪要,并分送参加会议的党组成员过目后印发会议纪要,由办公室负责下发有关会议纪要,相关科室贯彻执行了。”康德文看了看手下的干部们道,而康德文的话,自然也意味这场会议马上要宣布结束了。

  “高哥,真是恭喜你呀!”一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高振宇便听见了欧阳菲菲那熟悉的声音闯入耳膜。

  因为想不到欧阳菲菲会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督查处正式的科员了,所以被欧阳菲菲一问,便本能地反问道:“呵呵,欧阳,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是在跟我恭哪门子喜呢?”

  欧阳菲菲不以为然地说:“高哥,这就是你不对了,今天的会议上不是说你已经转正了,成为我们督查处的正式科员吗?难道这还不算是大喜事吗?”

  高振宇郁闷地问道:“呵呵,这事儿你都听说啦?”

  欧阳菲菲不以为然地说:“可不是吗?早就听说了,刚刚我和娟姐交流的,就是你的的话题哦。”

  正在高振宇准备借着这个机会请欧阳菲菲和刘娟一起吃个饭的当儿,办公室主任游大云却出现在办公室里,他一进来办公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了。

  “小高,你先到我的办公室一下。”正在这时候游大云突然对高振宇说道。

  高振宇马上反应了过来,道:“嗯。”

  然后游大云便自己先行向他的办公室走去了。

  而这时候,高振宇对游主任此时的邀请,却产生无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想象空间。|||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