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地占有她



强势地占有她

  在激情得到了爆发之后,高振宇不由得在颤抖了一下,身体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觉,真想不到喝了酒后干那事的感觉更好,一下子就将陈曼妮带给自己的苦闷心情给暂时忘掉。

  “姐,你感觉怎么样?”高振宇差点没有瘫倒在尤佳的身上。

  尤佳从自己的口袋扯了一段纸,一边在自己的下身清理了起来,一边抱怨着说:“讨厌,你个小鬼,差点没把我弄死……”

  高振宇也从尤佳的口袋里拿了点纸为自己清理了起来:“姐,想不到在这个鬼地方干这种事情的感觉还真是玄妙啊。”

  “讨厌。”尤佳又扭捏开了。

  高振宇说:“姐,难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啊?”

  尤佳说:“我才不喜欢在这鬼地方做这事呢,这里人这么多,万一被人推进来的话怎么办?”

  这时候,高振宇突然更加清醒了起来,脑袋里不由得想到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尤佳之前不是跟自己强调过,要好好和她丈夫过日子吗?可她刚刚在女厕里怎么会跟自己那么呢?

  想到这儿,高振宇连忙小心翼翼地向尤佳问道:“姐,我现在再问您一次,希望您能够认真回答我,您和张部长在一起真的快乐吗?”

  听完高振宇的问题,尤佳反问道:“傻小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

  高振宇想了想,道:“姐,我只是想起刚刚在厕所里……你……你的反应好像……哎,姐,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关心你,怕你过得不快乐……”

  尤佳道:“傻弟弟,你别为姐担心了,姐过得很开心,张部长对姐很好。”

  高振宇却突然本能地问道:“可是姐,你刚刚……哎,算了吧,我还是不问了……”

  尤佳却没有就此打住,而是认真地看着高振宇,反问道:“傻小子,是不是觉得姐刚刚反应太强烈了,所以你觉得姐和张部长之间的感情出问题了?”

  高振宇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嗯。”

  尤佳又淡淡一笑,道:“傻小子,姐真的没事,张部长只是老了,所以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罢了……”

  高振宇总算明白了,刚刚尤佳之所以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都是因为她在张部长那儿得不到满足,所以才会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他本想说,姐,那以后我就好好满足你吧,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说实在不妥,就改口道:“姐,实在对不住,我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我们又这样了……姐,都是我害了你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傻小子,算了,别说了吧。”尤佳看了看高振宇道,“其实这事儿姐也有错,哎……”

  高振宇道:“哎,算了吧姐,咱们还是别说这话题了,出去喝酒好吗?”

  尤佳会意地笑了笑,道:“好吧,傻小子——”

  ……

  姚志东经过几天的等待,也做足了一些功课之后,他终于和刘美丽绑架案的犯罪嫌疑人开始了一番交谈。而对于同样也做足了心理准备的犯罪嫌疑人小黑来说,他和姚志东的这场心里战斗才刚刚开始。

  在金乡宾馆的283房间里,政法委书记姚志东一脸深邃地看着眼前的犯罪嫌疑人,道:“刚刚你的医生告诉我,你现在已经恢复的不错,恭喜你。”

  犯罪嫌疑心想,你说这些话,不就是为了能够顺利打开我的嘴巴吗?但嘴上还是老实地回应道:“谢谢政府的关心,我现在已经恢复差不多了。”

  姚志东和气地笑了笑,道:“嗯,既然你现在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嘴巴能说话了,那你应该能够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吧?”

  犯罪嫌疑人道:“嗯。”

  这时候姚志东身边的干事员小李也将本子摊开,拿着笔道:“既然你现在愿意配合我们,那我们现在就把你的身份核实一下。”

  犯罪嫌疑道:“嗯。”然后便摆开了要和姚志东好好谈谈的姿态。

  干事员小李道:“请告诉我们你的姓名籍贯和年龄吧。”

  犯罪嫌疑人道:“报告政府,我叫王海峰,外号小黑,家住东南省渊州市,是渊州本地人。”

  干事员小李道:“嫌疑人,你的身份我们已经核实过了。现在请你说说刘美丽绑架案的事情吧。”

  王海峰道:“政府,我真不明白你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啊,你说什么刘美丽绑架案啊……”

  干事员小李见王海峰装蒜,便冷笑道:“难道你自己所做的事情,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吗?你是刘美丽绑架案件的嫌疑人之一,这一点你还想抵赖?”

  “报告政府,我真的不是刘美丽绑架案件的重要嫌疑人,说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你们难道是想把你们处理不了的罪赖在我身上吗?我可是冤枉啊?”经过这几天的思考,王海峰也已经琢磨出一套对付政府部门相关人员的办法了,所以这会儿他干脆咬紧了牙关不肯配合。

  办事员听了王海峰的辩解,气的马上喝道:“王海峰,难道你还想狡辩吗?你难道就不知道好好想想,为什么1月28日那天你会被我们的工作人员给控制了呢?难道你认为我们政府部门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点儿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会把你抓到这里吗?”

  “政府……政府,我看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你们把我抓到这儿,难道就是为了给我安一个这样的罪名吗?难道你们是想对我……你们是想把所有你们办不了的案子推到我的身上吗?”

  办事员小李黑着脸,道:“王海峰,你继续装吧,你就继续装吧,我告诉你,这是政府给你一个宽大的机会,难道你就不知道珍惜?不知道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吗?非得顽抗到底?”

  见小李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王海峰便继续装可怜道:“政府啊,你可别吓我啊,我真的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你说的那个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什么刘美丽……什么绑架案,我哪里知道是……政府政府,请你们好好查查,看看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不能冤枉了好人啊……”

  办事员小李红着脸,道:“好人,你是好人吗?你别以为这样跟我们兜圈子,我们是拿你没有办法,告诉你,现在我们的手里可是掌握了你们作案的……”

  姚志东刚刚一直看着手下人和王海峰交流,从手下干事员一脸通红的状态中,也看出了嫌疑人并没有那么好对付,他看了看嫌疑人,道:“王海峰,你是个聪明人,之前我让好好休息,就是希望你能够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想想,究竟要不要跟着我们合作,争取一个宽大处理,没想到你可是一点也没有想明白呀。”

  对方见姚志东在感慨,本能地认为姚志东是拿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笑嘻嘻地说:“政府,请你好好调查一下,我这真的是冤枉的,你们所谓的刘美丽绑架案,真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干事员小李见嫌疑人还在自己领导面前装蒜,便大声喝道:“王海峰,我看你是铁了心不肯配合我们,你口口声声期说你是冤枉的,那你身上为什么带着刀子?为什么在发现被我们人员跟踪的情况下,竟然拔刀冲向我们的工作人员?”

  “政府,如果你是从这个事情上认定我是刘美丽绑架案的嫌疑人,那就实在太冤枉我了。”王海峰极力解释道,“政府啊,我是在道上混的人,得罪的人肯定很多,你说大白天的无缘无故出现一个人在偷偷跟踪我,而且对方又是三大五粗的,我能不紧张吗?还有,我拿刀是为了自卫的,根本不想伤人,如果你因此认为我是非法持有管制刀具的罪名那我也认了,但你们因此把我和刘美丽绑架案有关系,那真是太冤枉我了。”

  姚志东道:“好了王海峰,既然你还想跟我们玩,那你就好好玩吧,不过我告诉你,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渊州干的那些事情不算小事吧?要是等我们和渊州警方配合好,将你的老底查清楚,枪毙你几回应该不算重判吧?”

  “政府?您这事怎么回事呀……我和……我在渊州犯了啥事了……你们怎么……”

  看着嫌疑人脸上终于路出了紧张的神情,姚志东终于放心了一点,他不冷不热地继续问道:“怎么?你在渊州干过的事情不记得了吗?现在我们的人和渊州警方正在极力配合,你的事儿很快就会浮出水面,到时候你想要宽大的机会,我看我也不能给你呀。”

  王海峰紧张道:“政府这话不可以乱说啊,我在渊州也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市民,虽然我和社会上的那些人也有一些小小的交完,但我根本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希望你政府不要……”

  姚志东想都没想,就一把打断了他的话,道:“王海峰,你现在跟我解释这么多,我告诉你吧,如果你真能够做到问心无愧,真的不需要这个宽大的机会,那你就死撑着吧,我们也不勉强你向我们叫道什么。”

  说完,姚志东又对身边的小李吩咐道:“小李,你收拾一下吧,我们不耽误嫌疑人的休息了。

  小李实在搞不懂姚志东的脑子里在买什么药,但既然是领导的吩咐,也只能老实地回答道:“哦,好的领导,我马上收拾一下。”

  姚志东点点头,道:“嗯。”

  走出了283房间,办事员小李就不解地看着姚志东,道:“姚书记,您刚刚说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渊州警方真的掌握了这个叫王海峰的犯罪证据?”

  姚志东倒吸了一口气,道:“我最近查了这家伙在渊州的老底,渊州的公安同志告诉我们,这家伙在渊州的时候参与了一个绑架当地富商,并且杀人灭口的事件。但是当地警方最近这段事件一直找不到相应的证据,所以这个案件就悬在那里了。”

  办事员小李想了想,道:“姚书记,这么说您刚刚是想对这个家伙进行心理攻势了?我看这个王海峰和渊州的富商绑架被杀案一定有什么关联,不然他刚刚您说出渊州的事情时,他怎么会那么紧张呢?”

  姚志东点点头,道:“是呀,要是心里没鬼的话,他根本没有必要那么紧张。”

  办事员小李继续征求性地问道:“姚书记,那您说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是不是应该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对他展开攻势呢?”

  姚志东顿了顿,道:“这事儿倒是不着急,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地做他的思想工作,但是渊州那个案件的事,你不要在他面前提及,要是他问及渊州案件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你一个字也不要透露,就告诉他这是机密事件,不准向外界透露就行了。至于如何利用渊州富商绑架案对其进行施压,这就得等渊州方面的调查情况了。”

  干事员小李于是连连点头,道:“好的,姚书记,我知道了。”

  姚志东点点头,道:“嗯。”

  ……

  自从知道了陈曼妮和她前男友之间的纠葛,高振宇的一直闷闷不乐的,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好受一些,这两天时间里,他都没有刻意去想陈曼妮的事情,为此他生活的更加压抑了。

  周五晚上下班,高振宇在住处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回到了家里,准备吃完晚饭后再好好睡上一觉。但是,刚刚回到家里,就发现了父亲正在大厅的茶几前抽着烟看电视。见到高振宇回家了,父亲便朝他打起了招呼,道:“振宇,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一下。”

  以前,高朝东每当回到家里,都会在房间里慵懒地躺在床上看电视,但这一次他却坐在大厅里抽烟看电视,这让高振宇感到有些郁闷,便对着父亲问道:“爸,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高朝东道:“你先过来坐下再说吧,我回来一直在这儿等你呢。”

  于是乎,高振宇便屁颠颠地向父亲走了过去,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道:“哦。”

  “听说你最近这段时间在配合纪检部门调查你以前的上司吴吉章的问题?”在儿子坐下来之后,高振宇便认真地向儿子问了起来。

  高振宇感到一阵郁闷,连忙向父亲反问道:“爸,这事儿您怎么会知道啊?”

  高朝东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事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刚刚吴吉章的妻子上家里来了,向我说了吴吉章的事以及和被纪检部门要求配合调查吴吉章的事情。”

  高振宇心想,自己被纪检部门找上不过是为了回答魏处长的几个问题而已,根本没有被要求参与对吴吉章的调查,怎么传到了外界那些人的眼里,自己就成了配合纪检部门调查案件的人呢?而且嫌疑人吴吉章的妻子都找到了家里了,这事儿听起来这是好笑啊。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才向父亲回答道:“爸,这个事情说的可真是没谱啊,吴吉章的妻子该不会是急疯了吧?就算要帮他丈夫跑动跑动,也不该找我啊?要知道我不过是督查处一个小小的督查员,什么权力也没有,找我不等于浪费时间吗?”

  高朝东道:“因为你是个敢于闯祸的主儿,所以外界关于你小子的传言很多,既然人们认为你的一个不简单的人,那么对于目前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况下的吴吉章家人,自然是要把你当成救命稻草来抓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谓知子莫若父,相反作为一个儿子,高振宇对父亲也是有所理解的,和父亲把话题交流到了这里,高振宇心里也开始想到,父亲跟自己说这些话,可能是又是因为外界传言说自己将要配合纪检部门对吴吉章的事情进行调查而不放心了,所以这会儿他又开口道:“是呀爸,外界的这些传言可真是害死人啊,说真的,最近这段时间里,可没少人来试探我是不是真的被纪检部门要去配合他们调查吴吉章渎职的事情啊。”

  高朝东将手上已经快要剩下烟屁股的香烟放在嘴里,狠狠地吸了口烟,道:“既然吴吉章的妻子能到家里找你,很有可能以后还会在别的地方找你,所以你可要有心里准备啊,不要因为别人的因素干扰了你配合纪检部门的调查工作啊。”

  高振宇苦笑了一下,本想向父亲再次解释其实他和纪检部门的关系,根本没有外头传言的那么邪乎,但是这时候父亲却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振宇啊,我跟你说吧,这件事你们单位的康处长也已经跟我说过了,纪检部门本来想把你借调过去的,但你们游主任爱才,不舍得放手,所以才让你去配合纪检部门的工作,所以这次的任务你不仅也好好好完成,而且你还得给我出色的完成,要对得住你们游主任对你的赏识啊。这是组织给你历练的机会,是组织在考验你啊,所以你千万不能因为这些因

  素,而乱了调查工作。吴吉章的妻子今天可是在我的面前说了很多软话,求我的话,但是都没有搭理她,没让她在我们家里呆多久就把她打发了,就是不希望她让你乱了分寸。”

  于是乎,高振宇就连一点想要解释的心都没有了,只是苦笑了一下,道:“嗯,好的爸,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父亲的嘴里又是说着那些关于让他如何保持党性、要如何努力和那些没有党性没有组织纪律的人绳之以法的话题,只说的高振宇无奈苦笑了起来……

  ……

  何大民今天又得到不少关于吴吉章方面的信息,可是这些信息经过他的一番判断后,竟然搞不清楚那个是真实的。为此何大民心里更加不安了起来。

  晚上陪着市里的几个玩得好的干部喝了一个多小时的酒,何大民便打发掉手下人,自己开车回去了。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路过了吴佳玲居住的小区里。于是他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想法,竟然将车子开进了吴佳玲的小区。

  上了楼,何大民杂乱无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地敲响了吴佳玲家的门,在门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这时候他因为脑袋里酒精作祟的缘故,竟然开始想起了吴佳玲之前对她说的那些抗议的,不肯配合的,甚至不顺从的话,想的他心头的怒火和政府欲望瞬间爆发起来。

  吴佳玲很快出来开门了,但是当她见到何大民站在门口的时候,脸色马上就发生了变化:“何处长,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难道我不能来吗?”何大民声如闷雷地回应了她,随即又接着问道:“你不欢迎我吗?”

  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些别扭的,所以吴佳玲在面对何大民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点尴尬,为了让自己的底气足够一下,她干脆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姿态,缓缓地回答道:“我只是不明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呢?”

  “我想见你了。”

  何大民很快进了大厅,在她真的在原地立住的时候,又向她走了上去,道:“我看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好好谈谈了?我希望跟你能够好好谈谈,我也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好好谈谈。”

  自上次和何大民表明了立场,加上自己又一心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现在听到何大民这么说,吴佳玲的心里就非常的不是滋味,可是面对何大民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她发现自己一点儿转变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你忘了我们的关系了?你忘了我跟曾经你说过什么了吗?我们是一条线上的,你现在为什么不欢迎我呢?”何大民严厉道,嘴里一口又一口地吐着酒气,仿佛要把心里压抑这么长时间的闷气一下子爆发出去。

  “何处长,我不是不欢迎你,只是现在都这么晚了,你在我这儿实在不方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你离开我家行吗?。”由于心中矛盾的爆发吴佳玲也控制不住地朝何大民回应道。

  何大民被她一激,胸口的火苗更加猛烈地闯了了出来,但还没有等他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吴佳玲就用她那带着愤慨心情的语气,自嘲地笑了笑,说:“何处长,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希望你别这样行吗。”

  这句话,犹如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刀子,狠狠地捅向了何大民的心口,他感觉一阵由耻辱感而转化成的愤怒,正以旋风的速度将他的心口焚烧起来,他控制不住地抓起吴佳玲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提了起来。吴佳玲身材比较单薄,所以没有多废多少的力气,他就已经把吴佳玲提了起来。

  “你他妈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你他妈的,你忘了吗?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你现在也只能听从我的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跟我扯淡这些干什么?你有今天的好日子过不是我给的吗?”何大民恨恨地说着,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脸上的表情也恐怖极了。

  “何处长,你放手,你放手,你以为这样我就得听你的吗?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想过以前的生活了。”吴佳玲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嘴巴里还是发出了这样漫无目的的嘲弄。

  “臭婊子,贱货,你真的翅膀硬了吗?”

  “何大民,你他妈真的疯了……”

  何大民没有打理吴佳玲的嘲弄,直接把吴佳玲拽进卧室,然后狠狠地把她丢到床上。

  似乎这样并没有因此减低他心中的那股愤慨之气,所以在把吴佳玲丢到床上的时候,他还不解气地抽出皮带,狠狠地往她的背上抽了起来。

  “啊……啊……他妈的何大民,你他妈疯啦……”

  何大民继续抽打的吴佳玲,将心中的愤怒发泄了一番以后,他才接着靠近她,用手狠狠地按住她的俏脸,目光深冷地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觉得我可笑吗?”

  经过何大民刚刚的鞭打,吴佳玲的心里已经没有刚刚那么野性了,嘴里气若游丝地说:“不笑了,不笑了……”

  “不笑了,呵呵……为什么不笑?”何大民继续冷着脸问。

  “不笑了……不可笑了……”她继续气若游丝地说到。

  何大民的愤慨因为吴佳玲的服软,终于消逝了差不多,但是对于吴佳玲的征服和调教却并没有结束,所以在吴佳玲服软了以后,何大民又向他靠了上去,一下子撕碎了她的短裙,然后又迅速地将自己的裤子也解开,露出了早就已经揭竿而起的宝物,从后面迅速地插了进入。

  “啊……”“啊……”何大民从后面抱住了吴佳玲,贪懒地享受吴佳玲的体香、双手则不安份的在吴佳玲的双峰及小腹间游走:“我告诉你,没有人能够违背我的想法,没有人,没有人……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违背我的想法……”

  吴佳玲的头一阵昏眩,全身绷得紧紧的,抓住床头的手松开了,身子摇晃了几下,本能地向前爬了几下,这才和何大民的身体份了开来。

  见状,又拿起床边的皮带,又狠狠地抽打了吴佳玲两下。只把她抽打的嗷嗷直叫,才肯罢手。何大民将吴佳玲抱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吻了这思念已久的美人,将吴佳玲的乳白色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褪下,心脏则随着褪下的扣子碰碰不停,终於,吴佳玲的雪白肌肤出现眼前,何大民双手握住吴佳玲尚隔着胸罩的风乳房,头则吻遍吴佳玲的雪白肌肤,吴佳玲仍是毫无反应,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的麻木了。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你的事情……你哥哥的事情……没有我……没有我是根本办不了的……”

  “啊……”何大民脱去了吴佳玲的裙子及奶罩后,也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个精光,然后抱着吴佳玲,吻着她的唇、她的乳房,脱掉了她的蕾丝**,右手在她的芳草上游动,最后食指和中指寻幽探密地深入桃源禁地,吴佳玲忽地“呀!”一声,本来想更加用力的反抗。但何大民似乎受到鼓舞,本钱一下涨红到极至,迫不及待翻身上马,本钱早已挺硬直翘便塞到吴佳玲的小花园口上。

  接着,他两腿下蹲,屁股往前一挺,受了药效给力的本钱用力往小花园里面狠插。‘扑滋!”一声的生殖器官接触声。

  吴佳玲仍是毫无动静,随着何大民本钱的**,偶尔发出几生低吟的**声,却不是很热烈的反应,犹如何大民在**她似的。对何大民狂风暴雨般的攻式,却毫无所觉。吴佳玲激动地扭着身体反抗,不过因为何大民是坐在她的屁股上面,而何大民

  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双手,任凭她怎么扭动反抗也无济于事。

  “啊……不要啊……”吴佳玲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何大民完全不理会她,挺着本钱继续地在吴佳玲的小花园里面冲刺,“我求你,放过我吧!”吴佳玲哭着哀求着。

  何大民兴奋得更加挺动小花园里的本钱,猛烈地冲撞着吴佳玲湿漉的小花园,抱起吴佳玲的腰,让她屈膝趴着,何大民由下往上,转圈似的扭着腰,像干**似的猛捣小花园,“我弄死你……我弄死你……”何大民喘着气儿的说着。

  何大民的本钱依然猛烈的冲击着美丽的小花园,双手捏弄着那甩动中的**,湿漉模糊的小花园不断的发出湿淋淋,**猥亵的声音:“噗……噗滋……滋……噗滋……噗……”突然间,吴佳玲把背弯得像一把待发的弓一样,不停地颤抖着,何大民的本钱也感觉到小花园里有阵阵的暖流袭击着何大民的**而来,显然这是吴佳玲快要身的前兆。想到这里,何大民的本钱更加长出长入的加速了**运动。

  “噢……嗯啊……啊……咿啊……”吴佳玲由痛哭的呐喊渐渐转为快乐的呻吟声,她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更不住地摆动着她那纤细的腰肢,配合着何大民的本钱**。看到吴佳玲主动地扭腰摆臀,何大民的本钱冲刺得比之前更猛、更激烈。

  “噢……啊……咿……嗯啊啊……”吴佳玲继续的呻吟着,娇躯违背了她的意志,开始跟着何大民的旋律扭摆起来,吴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玲抬起腰,配合着何大民的动作,像话圆似的旋转着,“啊……啊……啊……”吴佳玲甜美地呻吟道。

  吴佳玲整个人打了一个冷颤,两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何大民,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样。

  何大民俯下身去把脸贴在吴佳玲的脸颊旁边,轻声的咬着吴佳玲的耳朵说着,“佳玲,不用去想那么多,只要你能真正把心思放在帮助我这儿,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何大民看着吴佳玲深的双眼温柔的说着。

  不等吴佳玲回应,何大民把嘴唇贴上吴佳玲的双唇轻轻的点了一下。

  何大民的嘴唇贴着吴佳玲美丽的唇瓣,享受着美女肉芽黏贴般的濡湿感觉,何大民伸出了舌头,顺着唇瓣的细缝由下往上,蜻蜓点水般的舔了上去。「**还不到几下,只见吴佳玲突然加速的扭动**,小花园更不断的收缩挤压,手指在小花园急促的压迫下,格外感到紧热。

  何大民慢慢的加速了本钱的**,并不时的拍打着吴佳玲的**。

  “咿……”吴佳玲压抑着声音,发出吱吱呜呜的声响。热浪不断的从湿漉的小花园流出,由大腿内侧往下滴落。

  看着吴佳玲一直发抖的双脚,就知道他压抑的多辛苦了,何大民的本钱继续的在吴佳玲的小花园里冲刺,翻搞。

  何大民越看越是兴奋,感觉自己体内有着源源不绝的动力,越插越是有劲。更加速了本钱在小花园的**运动,而且更有力的撞击着吴佳玲的**。这时吴佳玲的小花园起了变化,何大民感受到小花园正在一缩一紧的紧咬着自己的本钱。本钱与**在吞吐的时候,更能感觉到小花园如吸盘似的收缩,不停的吸允着何大民。

  吴佳玲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小花园也如决提般的出水。应该是高潮的时候了。何大民抓紧着吴佳玲的两片肉臀,挺起本钱长驱直入,法拉利似的加速着自己本钱的**,吴佳玲在也压抑不住即将爆发的山洪,用蜜壶紧贴着何大民的本钱,疯狂的扭腰摆臀。

  何大民如同砂石车似的横冲直撞,激烈的冲撞着小花园的最深处每下都给他顶到了底。

  小花园深处一直不停的抽蓄着,何大民准备着做最后一击。何大民挺着本钱辅以法拉利似的猛催引擎,以时速每小时九百公里的速度**着喜极而泣的小花园,做着最后冲刺。

  吴佳玲在何大民法拉利似的密集**之下,整个人不听使唤的剧烈晃动起来。

  吴佳玲极力压抑着小声呻吟。小花园不断的收缩。“啊……”,滚烫的精液如火箭般的狂射进去,何大民兴奋的使出最后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力多挺动了几下。精子如火箭般,强劲的冲击着小花园深处的**,席卷了吴佳玲全身……|||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