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的主动入怀 (2)



在车上,文望明对坐在身边的冯溪语问道:“刚刚高振宇跟你聊了些什么?”

  “没什么,他刚刚跟我打了个招呼,你就出来了。”冯溪语回应道。

  文望明将车窗打开,对着车窗外的空气叹了口气,道:“这小子,最近能耐不小啊。”

  冯溪语隐隐地感受到丈夫话中的某种深意,顿了一下,道:“你是说吴吉章的事情吗?”

  文望明点点头,道:“除了吴吉章,这小子还有某些能耐,是让人捉摸不透啊啊。”

  冯溪语道:“我之前也向他了解过游大云的一些动态,可是高振宇这小子却对我顾左右而言他,好像是很极力地在躲避我的问题。”

  “要是这小子是一个随便就能够搞定的人,外头就不会有这么多他的传言了。”文望明对着车窗外的空气又狠狠地叹息了一下,算是对他和冯溪语这场交流的一个结束语。

  ……

  若是按照以往的知道冯溪语就在汉江市,高振宇一定会挖空心思地将冯溪语约出来,但因为最近这段时间里事儿太多了,所以高振宇在这天晚上的时间里,竟然找不到一点儿兴致去琢磨怎么把冯溪语约出来了。

  然而到了晚上,冯溪语却主动给高振宇打了电话,告诉高振宇,她这会儿想要见他一面,并还说有些事情要问他。

  高振宇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猜冯溪语今晚约自己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还说自己的领导,所以在冯溪语的邀请下,高振宇也只能答应和她见面。

  冯溪语和高振宇约定见面的地方就在汉江山水大酒店。听到门外响起的门铃声,冯溪语马上从床上起来,批了件外套,说:“振宇,你来啦。”

  高振宇应了一声“嗯”,便是随之坐在床沿,说:“姐,我没有让你久等吧?”

  冯溪语说:“我刚刚在渡贤宾馆和孔经理他们聚了一会儿,刚刚到这儿也没有多长时间。”

  高振宇说:“哦,好,我刚刚还以为自己会让您久等,所以一路上走的特别赶,呵呵。”

  其实,冯溪语看着高振宇风尘仆仆的样子,额头上又流了不少汗珠,知道高振宇是马不停蹄的过来,就淡淡地笑了笑说:“看你身上流了这么多汗水就知道你是赶过来的,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赶。”

  高振宇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冯溪语说:“姐,您最近在国外考察,过的还不错吧?”

  冯溪语似乎对这个问题一点儿兴趣也没有,被高振宇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便吐了口气说:“我们到国外考察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是为了能够在国外找到促进汉江经济发展的项目,并不是去游山玩水的,怎能说过的错不错?”

  高振宇见冯溪语不喜欢这个话题,便识趣地把话题转移开来,说:“呵呵,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

  冯溪语说:“嗯。”

  高振宇看着冯溪语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就轻轻地摸着妻子的背,试图和她拉近距离:“姐,我怎么感觉你出国几天,瘦了这么多啊?是不是在国外工作压力太大了?”

  “呵呵,我还行吧。对了,我现在突然想起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冯溪语突然道,“最近这段时间,你对游大云的一些动态,了解了多少平呢?”

  被问及游主任的事情,高振宇不禁郁闷了起来,想了想,说:“唉,姐,说真的啊,最近这段时间里,我对游大云的情况倒是了解了一点,但不知道这些信息对你是不是有用的。”

  冯溪语说:“既然你有了解到一些信息,那就请你说说看吧。”

  “是这样的,最近这段时间里,我经过一番观察,发现游主任往市委跑的几率几乎是没有,只是有时候我听他打电话的时候……好像是很怕被人听见的样子,我估计……”高振宇想了一下道,心想方正你冯大市长心头想知道的心里,不就是游主任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我帮游主任的一些吊诡之处,不也算回答了你的问题吗?

  冯溪语听着高振宇的话,有点怀疑地看着高振宇,说:“除了这些,你都没有听到别的信息吗?”

  高振宇装着很憨厚的样子说:“姐,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最近这段时间里,纪检部门把我借去参与对吴吉章渎职受贿问题的调查,所以这段时间里我在督察处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唉,所以要说了解游主任的什么情况,自然有些力不从心啦。”

  “是呀,你最近都快成了日理万机的大领导了,在督察处里应该是威风不少吧。”冯溪语没好气地看了高振宇一眼。

  高振宇说:“姐,瞧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就威风了?我只不过是被派去给纪检部门跑腿的人而已。”

  高振宇说完,担心冯溪语对自己会有什么想法,又犹豫了一番,说:“姐,你可是很少向我了解一些小情况的,所以我想以后会好好留意一下我们游主任的动向的,保证要找到能够找到有用的信息。”

  “你最近可是威风的连吴吉章都能搞的掉,难道你真想帮我了解一些相关的信息会做不到吗?”冯溪语哼了他一声道。

  高振宇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姐,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我也只是小角色一个,领导安排的事难道我能不做吗?再说那个吴吉章,他也是的,好好混着不行,偏偏让人把他的把柄给抓了,他要作死,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是呀,吴吉章这人的确很该死。”冯溪语撅着嘴巴道,“可是你找起借口来,也是一阵一阵的吧。”

  高振宇这时候已经决定要堵住冯溪语的嘴巴了,于是便笑眯眯地靠了上去,往冯溪语的小嘴上轻轻地啃了一口,道:“好啦姐,您就别怪我办事不利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你别碰我,没个正经的。”冯溪语红着脸说。

  过了一会儿,高振宇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挺实的果实上抚摸,一边把她的ng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她身上,一边揉搓着她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她粉红的小**,轻轻吮吸、舔舐着。

  “姐,我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陪你了吧?”

  “烦人……”冯溪语不满地哼了一声,高振宇已经把手伸到她下身,一边手伸到下边摸了几下,知弄得她很不舒服。“到底有多烦人?姐,那你希望我烦人吗?”高振宇笑嘻嘻地说。冯溪语不安的躺在高振宇的怀里,高振宇反身轻压在她身上,轻轻抚着冯溪语的秀发,对她说:“姐,你放轻松,我会对你好的!”冯溪语慢慢平静下来,紧紧地搂着高振宇,高振宇看着她清澈的双眼,吻了她。

  “嗯。”她轻轻发了一声。高振宇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面对面贴在一起,她玲珑起伏的身段,****的身材,紧贴着他的ng部,让他呼吸急促了起来。

  高振宇开始吻她的唇,双手自然地扫着她的背和她那丰盈的美臀。

  她也呼吸

  急促的回应,火般的热情几乎把他熔化,两人舌头不桌缠,在彼此口腔中探索。这是冯溪语很少的时候会出现的反应,激烈而充满野性。高振宇的舌尖意乱迷迷的在她嘴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胡乱的在上边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很快难以遏制的喘息让她的牙齿分开了一条小缝儿,香热的口气登时笼罩了他的舌尖。

  高振宇近乎野蛮的把自己挤了进去。她的上下牙在他因用力而撮圆的舌肚上紧紧地划过。高振宇立刻感觉到自己正躺卧在她绵软滑热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紧张使她的舌头不知所措的畏缩着,他的舌尖在她津液的缠裹下,紧紧的钻进她舌下,一股纯粹味觉上的绵软香热让他贪婪的随即上翻,本能的想与这鲜嫩的肉体纠缠为一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接着高振宇的嘴撮住了她绵软娇嫩的舌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将自己的舌头在上面亲呢的摩擦着。

  透过薄薄的丝织品,高振宇清晰的感觉到了她乳罩的轮廓,蕾丝缕空的半罩杯隐约露出诱人的两点,平滑的肌肤构成罩杯外圆鼓鼓的曲线。高振宇解开了她ng罩的扣子,一对饱满**的双峰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顿时让高振宇目瞪口呆——尖挺的**带着令人垂涎的粉红色,乳晕的大小适中,浑圆的乳房并不因为失去了ng罩的支撑而改变形状,最让他忍不住的是这对**房的肌肤充满了弹性,手指摸在上面的感觉舒服极了!

  高振宇稍使了点力搓揉,冯溪语就发出荡人心弦的**声,他隐隐感到**的小兄弟在里面一跳一跳,手掌摸捏着她嫩滑的乳房,鼻子嗅着她ng前散发出来的阵阵乳香,眼睛享受着她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冯溪语“嗯”地一声,双手捧住了高振宇的头,搔弄着他的头发,当他用嘴唇含夹起这根黑痣时,也牵拉起她敏感的乳晕肌肤,使得她搔弄他头发的手因**而使力抓着他的头皮。

  高振宇的手没有闲着,顺着她的肩滑下,使劲拉下她的裤子,一件白色的卫生**就露了出来,她的**是丝质的,摸起来很光滑,隔着薄薄的布料,高振宇不断的搓弄着冯溪语的**,一边搓,一边惊叹及享受着这完美的一切。整只手紧紧的扣住,加重了揉捏的力道,强烈的驱动她的**,双手像蛇般的在她背部臀间游移。

  此时高振宇的双手早已偷溜进衣物的阻隔之外,直接在她光滑白析的皮肤上肆虐游移,揉捏她的臀部。

  一种莫名的冲动,让高振宇把她的手紧紧按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啊,不……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她毫无思想准备,轻轻地惊叫着,手本能的想回缩去,但被高振宇紧紧地按在原地。

  尽管扭捏,她的手指还是笨拙的抚弄起来,高振宇的小兄弟不可遏止的挺立起来,隔着短裤在她的动作下起伏着。“来吧,直接摸摸…”高振宇的手抚摸上了她ng前坚挺丰满的隆起。伸进高振宇的背心,她尖尖的指尖儿迟疑着划过高振宇的腹部,电流般酸麻感几乎让他身体痉挛。她的手有一点点冰凉,慢慢地伸入,实实在在的触摸,隔着**,她的手覆盖在坚硬的**上。

  “好硬啊?”她轻轻地惊叫着。高振宇抓住她的手,撩开自己**的边缘,将她按了进去。裸露的小宝贝立刻摩擦到了她湿热的掌心。

  纤细的指,绵软的掌心,携裹着湿热和温暖,合围着充满着欲望的,用于侵入女性身体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钱,高振宇感觉一切都是现实而又美好的。

  “唔…”紧裹的包围开始轻轻地摇动起来。

  **的尖锐几乎让高振宇感觉到了她指纹的纹路。他调整了她的每一根手指,然后毫无反抗能力的坠入到包容全身的**中去,小兄弟在她的手中被玩弄着……看着她红通通的脸,听着她短促的踹息声,感受着她起伏的ng脯,高振宇觉得很幸福。紧接着,高振宇再一次不顾一切的扑向她,狂吻着她的脸,耳,唇,舌,她也努力的配合着。在浓重的踹息声中,白皙的乳球,**的乳晕,居然一只手还抓不下。

  高振宇左手搂住她的背,右手托起她的一只乳房,把她的身体稍微向后倾一点,用舌尖舔起了她的乳晕来,“啊!……啊……啊”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她的叫声令他更加兴奋。高振宇把抱她的手换成右手,然后左手抓住她的乳房捏了起来,而她右边的乳房高振宇则是用嘴去咬她的**,轻轻的,一下一下的,她跟着高振宇咬她**的节奏呻吟着……接着,高振宇的手开始往下探,发现她的**已经有一点湿了,于是用中指找到她的**,轻轻的抠着,当然,嘴也没有停下来,继续在她的两个**间忙碌着,“恩……恩……啊……哦……”,她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也越来越湿了。

  “快点……哦……快来!啊……”

  高振宇立刻趋前,跪在冯溪语腿间,他的嘴刚好正对她的粉红小果粒。冯溪语微笑的看着他。

  “哦……哦……不要了,不要……”冯溪语虽这样说着,却没有挣扎或试图将高振宇推开去。高振宇品尝了冯溪语的左乳,立即转移阵地,品尝冯溪语的右乳,尽情的**,同时用手握住冯溪语的另一只乳球,恣意揉捏玩弄。

  “你……不要嘛……”冯溪语呼吸急促,用手轻推高振宇的头。在高振宇的吮吻下,不知怎的,她只感到混身异样的苏软,而且腿间的花瓣也开始湿润。自微分的腿叉间,冯溪语的桃源秘境已可一览无余!像一只肥美雪白的小山丘,上面覆盖着少许乌亮的小草从。

  高振宇用手在冯溪语的屁股上和腿叉间恣意抚摸、揉压,但刻意小心的避免碰触到冯溪语的**,以免她认为他借端非礼揩油,而终止这难逢的美妙性感的场面。冯溪语似是很受用,不时发出舒适的叹息。

  高振宇又再度回到冯溪语的腰部,自腰至脚趾头,从上而下的再重新**了一遍。

  当高振宇再度来回冯溪语的雪股内侧时,冯溪语便让他亲吻了她的**。

  高振宇的本钱这时候已成擎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柱,向上作近七十度的翘起,棒身青筋毕露,昂涨得像只大号乒乓球,酱红发亮,根部生着一大丛浓密黑亮的性毛,下面吊着一只鼓涨结实、小皮球似的皱皮囊。冯溪语用双手上下握住高振宇**的本钱,但仍握不满,整个小兄弟还露在外面。她摸弄他鼓涨的皱皮球囊,又用手指轻轻敲拍雄赳赳的涨硬本钱。

  冯溪语这会儿已经开始开始受不了了,她分开玉腿,很期待很主动地说:“来嘛,来嘛……”高振宇明白冯溪语的意思,腾身上床,扒到冯溪语的**上,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自己的体重。

  冯溪语握着高振宇的宝贝,用本钱上下磨擦自己的本钱……

  在本钱中磨研了一会后,冯溪语将高振宇的火热本钱,移到本钱下方,轻按在小花园的入口处……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