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书记的新发现



关寒梅道:“志东书记,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的,就请你直说吧,我认真听着就是了。”

  姚志东道:“我准备向刘书记提议,让庆文同志结束休假式治疗,恢复原来的职务,我们会在端起时间对大富豪酒吧事件进行调查,但是——我向刘书记提议之前,我有件事情需要交代给你。”

  关寒梅道:“志东同志,那你就直接跟我说吧,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呢?有什么指示你直接下达就对了。”

  姚志东道:“我希望最近这段时间以调查组的名义,对刘美丽多进行一些谈话,刘美丽这个人很关键啊,我估计她的嘴里肯定掌握着不少的信息,要是他能够配合我们,大富豪酒吧事件的真相就很快会浮出水面了。”

  关寒梅道:“我知道,这个女人之所以在把枪口对准庆文同志,并且还能给庆文同志闹出了那么大的负面影响,可见她的背后是有一定的势力在支撑着,说不定她把枪口对准庆文同志的举措,是她背后的这个势力在操纵着呢。”

  姚志东道:“是呀,我现在就是有这样的怀疑,可是我现在没什么时间把时间花在这个刘美丽的身上了,所以得麻烦老兄你出马了。”

  关寒梅道:“这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都是在为组织做事,又不是你的个人事情嘛。”

  姚志东点点头,同意关寒梅认为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太客套,自嘲地笑了一下后,他又一脸关切地对关寒梅道:“杨大东最近出了让你们调查组的同志干那些没意义的事,还有什么奇怪的动向没有啊?”

  关寒梅道:“这个杨大东啊,最近还秘密地安排了几个组员去外地调查,据说还去了渊州调查情况,搞的挺神秘的,但是都没有向我们调查组的成员交代,那几个去渊州调查的人也只向他一个人负责。”

  关寒梅把话说到了这儿,不由得吐了口气,道:“这件事我现在还觉得纳闷呢,我本来就想跟你说这事儿的,没想到你倒先问了。”

  姚志东道:“你猜这个杨大东派人往渊州跑,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关寒梅道:“那个杨大东还能干嘛呢?满脑子的阴谋诡计,我估计他干的也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吧?也许他干的那些事情跟调查大富豪酒吧事件根本没什么关系,也许是他自己的龌龊事呢。”

  姚志东在听完了关寒梅的话后,马上以一种反对的语气道:“不可能是他私人的事情,最近这段时间岳宝磊也一直在暗中派人去渊州的,我猜的没错的话,杨大东派人去渊州和岳宝磊派人去渊州一定有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某种关联。”

  关寒梅道:“志东书记,你说会不会有这样的一种可能,他们同时派人去渊州,也许是在筹备什么阴谋,或是为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一个铺垫,不然他们压根没有必要同时派人暗中去渊州。”

  姚志东赞成地看着关寒梅道:“是呀寒梅老哥,你说了我现在也想说的话啊。”

  关寒梅道:“嗯,现在我已经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我准备在接下来回调查组的时间里,一定要好好查查,看看杨大东等人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名堂。”

  姚志东本来就是想告诉关寒梅,这件事应该在调查组里好好盯着,但关寒梅现在却主动说明自己要好好盯着这事儿,所以也免了姚志东主动开口了,他转而淡淡地笑了笑,道:“好吧寒梅同志,这件事你一定要盯紧了,一定要把杨大东心里的信九给我弄明白了。”

  ……

  在游主任给高振宇下达去金马市调解任务的第三天,高振宇便老实地带着欧阳菲菲去了金马市。欧阳菲菲对这次去金马市执行调解任务的工作显得特别不满,所以坐在高振宇车上上了高速的时候,她马上就把这种不满的情绪表现了出来:“唉,真没想到我们这次还得去金马市整那点儿烂事。”

  高振宇扫了欧阳菲菲一眼,继续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淡淡地回应道:“我说欧阳大小姐啊,您就别抱怨了。既然来都来了,你再抱怨还有什么用呀?还是好好地跟我一起把金马市的事情处理好吧。”

  欧阳菲菲听完了高振宇的话后,马上又喊了一句“不对”,而这一句“不对”说出来之后,她又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道:“不可能啊高哥,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过,你会想到不去金马市的办法吗?这会儿怎么会……”

  高振宇道:“有什么不对的,我之前是想过要好好找个由头不去金马市的,但我的办法还没有完全想出来,游主任就让我们动身了,你说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能怎么办啊?要是硬要拒绝游主任安排的话,以后在游主任的手下可就别想好混了,再说我的身份在汉江市一直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如果这次我拒绝了游主任的安排,游主任说不定对我的身份都会起疑心呢。”

  欧阳菲菲继续一脸狐疑地说:“可是……可是我觉得你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跟我说实话……你肯定还有事情瞒着我不说……”

  高振宇道:“无聊,你该不会是又起疑心病了吧?要是你再起疑心病的话,我可就没工夫理你了啊。”

  然而,欧阳菲菲却没有因为高振宇表示出来的这种态度而停止了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见她依旧以一种极其认真的语气对高振宇道:“高哥,你自己看,你一直都是对大富豪酒吧事件的调查充满了激情的,可是在这最关键的当儿,游主任调你去金马市,按理说你应该表现的极不情愿才是啊,可是你现在却表现的这么的怡然自得,所以我觉得你心中一定还有妙计的吧。”

  话说到这儿,欧阳菲菲又突然想到高振宇现在正在抵触着自己的好奇心,便马上换了一副很讨好的语气道:“高哥,我猜的没错的会啊,你是ng中自有妙计吧?说说看,你这次之所以答应去金马市,是不是心里面已经有了更好的办法啊?”

  高振宇被欧阳菲菲这么一说,不仅不恼,反而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道:“看来我得改名叫诸葛振宇了,我说欧阳同志,您是不是三国演义看多了?什么妙计不妙计的?我要是有妙计的话,早就把大富豪酒吧事件的真相给整出来了,何必在这里纠结啊。”

  欧阳菲菲道:“不对呀高哥,那你为什么都这样了,还能表现的这么镇定自若呢?”

  高振宇加快了车速,又一连吐了两口气,道:“什么镇定,什么妙计,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讲究的是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游主任的安排是改变不了的,我还能怎样啊?再说最近被那两个小子盯着,在汉江市里也什么都干不成,所以就索性把这两个小子给带到金马市,一来让我自己得到一个方式的机会,二来也可以带着这两人在金马市消磨消磨时间嘛。”

  欧阳菲菲既然在高振宇这儿连问几次都没有得到有用的答案,她也就不再多问了,很随意地朝高振宇笑了笑之后,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车子在金马市境内的一家加油站停下来,高振宇便发现了一辆黑色的丰田霸道也在距离她不远处的一个小路边停了下来,高振宇在心里暗暗地笑了一下,心想这辆车该不会就是丁强派来跟踪自己的人吧?带着这样的怀疑,高振宇终于加完了油。等给车子加完油,车子重新上路的时候,那辆丰田霸道也开始跟着高振宇的车子,在车后缓缓开动了起来。

  ……

  金马市对汉江市政府督查组的到来表现的态度很一般。接待规格也相当简单。本来这次接待应该由金马市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亲自安排工作人员出来接待的,但这位副市长却只让市政府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待人去和高振宇跟欧阳菲菲两人接洽。

   

  金马市是县级市,省里委托汉江市代管。在汉江,金马的自主权比别的区县都要大,金马市委市政府的副处级领导,平时也比别的区县的副处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领导要矜持得多。按理说汉江市里派人来负责协调工作,他们应该表现的重视一些才对,可是这些人却表现的如此冷淡,倒是让高振宇和欧阳菲菲大为不解。

  “二位同志,你们一路辛苦了。”负责接洽的办公室副主任周天宇一看见高振宇,便热情的和他握着手,脸上带着微笑道:“感谢汉江市政府领导的关心,让二位同志前来配合我们的调解工作啊。”

  高振宇心里很清楚,他和欧阳菲菲两个人不过是一个级别低微的小角色,对方派出了这么点人员配合自己的工作,足以证明对方对他和欧阳的到来并不感冒,但是他还是笑着握住了对方的手道:“呵呵,你好,我是汉江市政府督查处的高振宇,请问这位领导是?”

  “哦,我叫周宇文,金马市市政府的办公室副主任。幸会幸会啊。”这位副主任马上解释道。

  但是,欧阳菲菲却没有这么好的脾气,见对方只派出这么点人来接待,便感觉自己被人当成小角色怠慢,年轻人的急性子一下自己表现了出来,撅着小嘴更家傲慢道:“周副主任啊,你知道吗,我们汉江市政府的领导在听到了金马市发生了这么个事情之后,马上就重视了起来,责令我们督查处的侯处长马上着手派人到金马市负责配合你们的工作。虽然我们单位最近也是用人的关头,但考虑到金马市的情况,还是硬调了两个人来这儿配合你们。我原以为你们这儿的干部也同样把民生看的很重,同样会好好重视这件事,今天看你们领导就派出这么点人手,我看你们当地政府对调解林场的事情,并非是我们汉江市政府想的那么重视啊。”

  高振宇虽然在听到欧阳菲菲的话后也感觉欧阳菲菲说话不妥,但见到欧阳菲菲说完这些话后,周宇文副处长的脸上特别难看,心里也生出一丝暗爽,便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这周天宇也是有点道行的人,听见欧阳菲菲这一副神气的质问,加上眼前这两个人的气势上又不像一般干事员那么青涩谦逊,也不得不揣摩起对方的情况来。敢用这样的语气和一个县级市的办公室副主任说话的年轻,自然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了。再说这两年轻人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他自然也不敢继续怠慢了。

  “小同志,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分管农林的金市长最近忙着去周边秦州参与工作交流,所以这工作就落在我的身上了,可是我从接到了要跟汉江市的相关人员协调工作的信息之后,我可是做了很多的准备的,刚刚听这位小同志的语气,好像是在职责我的怠慢啊,要是我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请两位同志要直说啊,可不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振宇瞧了一眼周宇文,知道两方要是就这么僵着的话,说不定会生出不必要的事端,连忙笑呵呵地说:“呵呵,周主任您误会啦,我这位同事是一直都抱着激情干工作,所以她希望你们金马市政府也能跟她一样积极嘛,至于他说话的语气要是让周主任有什么误会的话,我替他向您道歉,您看怎么样啊?”

  周宇文见有人唱红脸了,就葑帕承Φ溃骸昂呛牵我知道,年轻人嘛,都是这样的个性嘛。”

  欧阳菲菲却并没有马上收住,而是继续以一种极其强势的语气,道:“周主任,我这不是个人个性的问题啊,实在是我们领导太关注你们金马市这档子事情了,在来之前我们领导就给我打过预防针了,说要我们两个一定要好好把你们金马市的工作做好,千万不能偷懒,我们因为人手不足才派出我们两个,但是我希望你可不能因为我们只有两个人,而觉得我们汉江市政府的领导不重视你们金马市的事情哦。”

  听欧阳菲菲这么一说,周天宇的脸上马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格外难看。

  高振宇又打着圆场,道:“周主任,我看现在我们就去着手把造林款的事儿处理一下吧,我也等着给我们游主任打电话汇报情况呢。”

  周宇文看了看手表,道:“两位小同志,现在时间都已经是吃饭的点了,我们也不用急着争这一两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们还是先吃个便饭吧,吃饭了饭才有力气工作嘛。”

  因为下午就要展开督查工作,中午高振宇和周宇文两方人只是吃了简单的工作餐,一滴酒都没有喝,不眷把事情弄清楚,如果再闹出一样的群体事件,到时候领导一怒,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啊。

  金马市政府给督查组在酒店里安排了一间大套房作办公场所。下午上班时间一到,督查工作就在这间大套房里开始了。督查组只有高振宇在场,欧阳菲菲自告奋勇地和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去找群众了解情况了。毕竟干督查工作,自然不能偏听偏信。虽然人数少,但该完善的地方还是得完善的。

  经过上午欧阳菲菲一番极不给面子的质问,金马市政府对督查组的工作表现的是非常支持,周宇文副主任还通过市政府派来了一个市财政局一个副局长带着预算股股长和国库股股长,还有市林业局局长带着造林股股长和计财股股长,以及两个乡镇的领导都准时出现在了大套房里,配合督查。

  这个配合表面上看起来还是相当积极的,财政局和林业局带了不少材料和报表过来供督查组核查。高振宇面对这些报表也头疼无比,他知道就算是精通财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着这些报表找出什么问题——人家敢摆到你面前来的东西,根本就不怕你查。而且,这次下来,也并不是非得查出问题才罢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找到一个顺利解决事情的办法。毕竟这是人家金马市的家里事,自己一个小小的干事员,当然是管不了人家太多的家事。

  高振宇接下来是重心放在了通过谈话了解情况这个上面。先问的是财政局,财政局预算股长很痛快地表示,今年年初,他们就严格按照省财政厅和省林业厅的文件指示精神,做好了造林补贴的预算;国库股股长表示,中央的造林补贴款,省里及时拨了下来,他们也及时地划到了林业局。

  “既然你们市财政都给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跑到市政府来要钱?”高振宇了解完大致情况后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不等金马市财政局的同志回答,便又转向了金马市林业局的局长方天明:“方局长,这个问题,你怎么说?”

  方天明道:“高科长,这个真不是我们的问题。就在前两个月,应该是十月十号的样子,省林业厅召开全省森林抚育和造林补贴试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我还到汉江市林业局去开了会。汉江市局田局长专门强调了这个事情,市局造林科、计财科、林政科三个科室轮流在金马蹲点蹲了一个月……”

  高振宇摆摆手,打断他的话,但语气却是很客气地问道:“方局长,时间紧任务重,无关紧要的话还是少点吧,你直接说重点。”

  方天明一个时候还真不知道说什么重点,在他看来,他所说的就是重点。高振宇这年轻人这么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让他很是不爽,但不爽也没有办法,高振宇虽然级别低,但也是汉江市派下来的,相当于钦差大臣啊。

  “重点……”方天明沉吟了一下,苦着一张脸,道:“重点就是我们把造林补贴款发下去了,但他们不满意,还想骗更多的。我们金马市是造林补贴的试点市,今年中央财政给天南省的造林补贴有两亿两千万,省里给我们金马分了四百二十万。这四百二十万,其中三百九十九万是造林直接补贴,二十一万是我们局的工作费用间接补贴。这三百九十九万的造林直补,是有造林任务的,要一万九千九百五十亩的面积。”

  高振宇沉吟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遂问道:“工作费用是总补贴款的百分之五,补贴标准是一亩两百,对吧?”

  方天明说:“补贴标准分两种,间接补贴就不说了,只有二十一万,我们局里为了这个工作,实际上的支出是三十万,局里倒贴了九万,后来这九万汉江市局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们解决了五万。至于直接补贴,也不是只有一个标准……乔木林和木本油料经济林才是每亩补助两百元,灌木林每亩补助是一百二十元,水果、木本药材等其他经济林每亩补助一百元,新造竹林和迹地人工更新的补助也

  是每亩一百元……这个补贴,不管是农民,还是农场林场,我们都是直接发到造林主体手里了的,绝对没有少他们一分钱。”

  省里拨下来的钱是按每亩两百拨的,并没有分那么细,但这其中应该是有别的说道的。高振宇想了想,没有马上问到底有什么说道,而是问起了别的:“可我听说实际上的补贴并没有达到两百一亩,还有人反映两亩只算一亩,这是怎么回事呢?”

  方天明马上就大倒苦水了:“小高同志,这个现象,有些乡镇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这个是有原因的。木本油料经济林,我们是两百一亩足额发放的,但乔木林,我们发的是一百五一亩,扣了五十,为什么扣这五十呢?因为享受中央财政造林补贴营造的乔木林,造林后10年内不准主伐……我们也不是要扣十年,而是看表现,以三年为界,如果三年内乔木林长得好,没有砍伐,那这五十就会一分不少地发下去。要不这么扣着的话,十二月份钱一发完,说不定一过年完就会毁掉三分之一……扣这个钱,真的是没有办法啊,我们这儿钱发完了,明年或者后年林业厅下来搞检查看到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这个负责谁也负不起啊。”

  方天明这话一说出来,高振宇顿时感觉遇上一个不小的难题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