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的邀请



女市长的邀请

  周宇文陈述的这个情况,高振宇还真不怎么了解,仔细一听,貌似确实有几分道理。高振宇继续问道:“那两亩怎么会变成一亩的?”

  方天明一本正经道:“我刚才说过了,汉江市局造林科、林政科、计财科在金马蹲点蹲了一个月,就是为这事儿。”

  刚刚高振宇还说方天明扯到汉江市林业局是无关紧要的话,要他说重点,现在方天明直接一记软拳还了回来,把这无关紧要的话再说一遍,却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不得不说,基层干部,有时候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镇得住的。高振宇脑子里念头电转,接话道:“以前宁海县的造林补贴,应该没有克扣过,是多少就发多少。林业系统的事情,想必方局长他们系统内应该是有密切交流的。”

  方天明道:“别的区县是怎么搞的我不清楚,我们金马的补偿办法,都是上报汉江市局批准了的。我们的造林面积验收,也是在汉江市局全程指导和督促下进行的……这个补贴款,不是说你造了多少面积就会给你补多少面积,还要验收的,验收合格,造林面积内的植物存活率是有规定的……而且,还有一个情况,除了这个验收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计划,我们的造林都是按计划来的,我们计划你一亩,你偏要造两亩,这个肯定不行。财政只过来那么多钱,我们不可能超支啊……高科长,这情况你们可以找汉江市局问,看我有没有一句假话。”

  对于方天明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高振宇除了感觉棘手,剩下的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他思考了片刻,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办公室主任游大云,请游大云和汉江市林业局联系一下,最好让汉江市林业局过来个人,协助把这个事情弄清楚。这是林业系统出的问题,汉江市林业局有义务出把力——林业系统虽然不是垂管的单位,可他们系统内在业务上的垂管力度却不小。

  这个电话结束之后,高振宇就没再多问什么了,她要看一看面前的文件和报表,然后还要等到欧阳菲菲和当地百姓交流之后,等他们回来之后才好决定下一步该干什么。

  下午,金马市手段齐出,再加上汉江市政府督查组的极力配合(其实也就是欧阳菲菲一个人在那边慷慨激昂地说话),总算控制住了事态,没有让事态继续扩大,群众的情绪也暂时得到了稳定。但这种稳定还只是暂时的,必须要把事情搞清楚,才有可能拿出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来。

  虽然,高振宇在金马市政府和周宇文方天明等人的交流,因为时间的缘故才进行了一半。但跟着林业局等人去和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地百姓交流的过程中,却得到了一个让欧阳菲菲意外而又兴奋的事情。

  晚餐过后,欧阳菲菲就将高振宇叫到外面散心,两人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街道上一边闲走,一边交流了起来,欧阳菲菲兴致勃勃地看着高振宇道:“高哥,我就知道这次造林款分配的事情是有猫腻的,今天我去找了当地的一些民众交谈,果然是让我发现了不少的猫腻啊。”

  高振宇道:“是吗?看样子你今天是收获不小啊。”

  “那是当然。”欧阳菲菲道,“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得到一点有用信息的。”

  高振宇又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开始等待着欧阳菲菲的叙述,因为高振宇的心里很清楚,自己不问的话,欧阳菲菲也会向自己说出她今天发下所谓的猫腻事件。

  果然,在高振宇沉默中欧阳菲菲便开始向高振宇讲述了她下午“出访”的过程。

  原来,下午“出访”的时候,金马市当局为了让汉江市下来的这两个“意气风发”的年轻能够得到对他们有利的信息,所以便特意进行了一方安排,金马市当局是安排欧阳菲菲去几家事先做过工作的村民家里进行访问的。但是欧阳菲菲去了两家之后,就发现了中间存在一定猫腻,于是欧阳菲菲就不干了,非得要自己去找几家当地村民访问,并且还不让金马市当局的人员陪着。欧阳菲菲说话强势,甚至还带着一点儿也不退让的姿态,搞的金马市当局的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个欧阳菲菲是不是有一定神通的人,对欧阳菲菲的态度,也只能抱着揣摩的心思了。

  “高哥你知道吗?我就是觉得这班人有猫腻,所以我才不听他们的解释呢,我知道这些人的解释都是扯淡,所以才决定自己去找几家群众访问的。”她在叙述完要自己去找群众访问的想法时,得意地对高振宇笑了起来。然后,她又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欧阳菲菲按照自己的方式访问的第一家群众,是金河镇金河村的一个农民家庭,那位农民是标准的乡下群众,对国家的一些政策并不是很了解,他告诉了欧阳菲菲,镇上通知村里,让村里人去村长家里领造林补贴款,但是当村民们到了村长家里领钱的时候,却被告知一亩林子是在90的价格,村民们知道按照之前的补贴标准,一亩应该两百才对,这到手的钱经过当局这么一通折腾,竟然连一半的钱都拿不到了,这让村民们实在接受不了,机会在一夜之间,金河镇的几个村的村民便联合在了一起,他们**示威,把对这次造林补贴款发放的不满情绪一下子扩散了开来,这才使得汉江市的领导们要和开始关注起了这场因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造林补贴款引起的示威事件了。

  欧阳菲菲接下来又去了几家群众家里了解情况,她得到的信息和她去的第一家群众说的基本属实,所以她便越发越觉得中间的猫腻不简单了。

  当欧阳菲菲向高振宇叙述完了全部的话后,便得意地拍着高振宇的肩膀,道:“高哥,你看我的办事能力如何啊?”

  高振宇看着欧阳菲菲道:“是呀,你干的真不错。”

  欧阳菲菲本以为高振宇会说很多赞扬她的话,谁知道高振宇竟然这么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让欧阳菲菲感到有些郁闷:“我说高哥啊,我今天可谓是发挥了自己的全部智慧,得到了信息也算是非常有效的,怎么在你这儿就得到这么点反应啊?”

  高振宇停下了脚步,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道:“今天下午我也和金马市的几个干部进行了一些交流,我发现这次造林款的事情很复杂啊,要说凭着你去找几个群众反应的情况就能够搞的明白,我看没有那么容易吧。”

  欧阳菲菲当然知道要想把这件事搞清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对高振宇抱怨道:“一般情况下,乡镇里各个村的村民,以户为单位,都在农村信用社办了一个存折,那是粮种补贴的专用户头,植树造林的补贴,也是发到那个里面的。他对于具体的操作不熟悉,只听说过造林的补贴,貌似是把款子从省财政厅还是省林业厅直接拨到农户手中的存折上的。各乡镇只负责造林情况的登记造册,然后各县市把造林面积和护林情况上报省财政厅和林业厅。可是在金马市,他们又是用什么办法截留这笔造林补贴款呢?难道他们的手段都已经出神入化了?”

  高振宇道:“这事儿我和金马市财政局的管事交流过了,金马市的补贴款发放方式和各地不同,造林补贴款上由省里直接划到金马市,然后由金马市的财政转到林业局,由林业局来负责这笔款项的发放,金马市是区林业局发到农户的。”

  欧阳菲菲道:“这就好解释多了,他们这是一级一级地盘剥下来啊,到了群众的手里就剩下了九十了。这帮干部,真是黑心啊。”

  高振宇笑道:“欧阳啊,看来你是在城里呆久了,乡下的这些事情你是没有接触过啊,依我看,群众手里能分到这一亩90块,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啊。”

  欧阳菲菲道:“高哥,你现在怎么还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啊?国家发放下来的钱,到了老百姓的手里甚至连一半都没有,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啊,你怎么还说难得?”

  高振宇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老百姓永远是弱势群体,这些钱掌握在当官的手里,所以该怎么分配当然是当官的说了算了,我听说还有地方两百块一亩的补贴款,到了老百姓的手里连五十块都不到呢,这种事我见过了好几次,所以不像你这么惊惊乍乍的。”

  >

  欧阳菲菲无奈地叹了口气,算是对高振宇说的这些话表示赞同,大谈完气后,她又忍不住,道:“高哥,我看我们现在应该会想想办法,把这些唯利是图的家伙好好整一整,可别让这些个不法分子继续对老百姓剥削下去啊。”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心里觉得欧阳菲菲这丫头还真是单纯,官场上的事情,能是自己和她这两个年轻人想整一整就整的了吗?这些能够混进官场、并且已经混出点位置的干部,自然是有一定的道行了,哪里是自己和欧阳菲菲这两个小角色插手进来,就能够搞定的呢?

  不过,高振宇并没有把自己的这种消极的心理向欧阳菲菲表露出来,而是用一种极其平静的语气,道:“这件事我已经打电话向游主任汇报过了,游主任让我们在金马市继续好好督查,看看能不能查出更大的问题来。所以这两天我们还得在金马市继续盯着了。”

  本来,欧阳菲菲的心里装着的一只是汉江市的事的,到了金马市之后,大富豪酒吧事件的一系列事儿都和她没有关系了,所以在来金马市之前一直都在抱怨,一直都希望能够把金马市的问题眷处理完,好回去盯大富豪酒吧事件的事儿。但是,自从下午去找了当地村民了解了情况后,她的注意力就全部转移到了造林补贴款的事情上去了,现在听高振宇说还得呆两天,倒是没有再表现出不情愿的态度来了。

  “唉,但愿这两天我们能够把这事儿搞清楚啊。”欧阳菲菲皱了皱眉头道。

  高振宇点点头,道:“嗯,我们还是好好盯着吧,至于其他的问题,我们得游主任吩咐吧。”

  ……

  在金马上刚刚着手调解工作的当天晚上,盯着盛世一号别墅情况的施熙雯等来了一个机会——那辆二手奥拓又开始出现在秦四海的别墅外头了。

  施熙雯瞧见了这辆车子,内心里可谓是激动到了极点,她马上将已经进入轻度睡眠的陈曼妮从床上叫起来,然后对她说了自己的发现和接下来准备做的事情。

  “看来这次我们是抓到机会啦。”听完了施熙雯的叙述后,陈曼妮也高兴的差点儿叫了起来。

  “是啊,这是个机会,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也许查到了这两奥拓车子的主人身份,我相信我们距离找出所以事情真相可就更进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步了。”施熙雯高兴地回应道。

  陈曼妮道:“嗯,要是这时候振宇在就好了,他……”

  施熙雯不以为然地说:“没有高振宇,咱们同样可以把事情干起来啊,再说了,高振宇现在不方便在我们这儿出现,这儿的事情我们干就可以了。”

  陈曼妮道:“熙文姐,可是……可是我现在有些担心啊,我总觉得你之前说的要把追踪器安装在那辆奥拓车子上是个冒险的事儿。”

  施熙雯道:“就是因为这事是很冒险的,所以我心里现在也没底啊,我现在把你叫起来,就是想跟你好好地合计一下我等下的工作,我需要你的配合。”

  陈曼妮道:“熙文姐,你说吧,我现在应该怎么做?虽然之前都在想着应该如何把这事儿干好,但是现在等到了这么个机会,可我这心里老是很不安啊。”

  施熙雯道:“好了傻丫头,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望远镜前时刻观察我的情况,要是我被人发现了,或者有人因为发现了我,对我我进行围攻,你就第一时间打掉话给姚书记,让姚书记帮我们想办法。”

  陈曼妮听了施熙雯的话后,马上回答道:“好的熙文姐,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施熙雯把应该交代给陈曼妮的地方做了交代之后,便换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然后瞧瞧地离开了安康三号,接着黑夜做掩护,施熙雯瞧瞧地绕到了盛世一号别墅那儿,然后几乎是用在地上爬行的方式,向那辆奥拓车的车尾爬去。等接近了奥拓车,施熙雯顿时感觉自己心跳快得不行,这会儿她总算是意识到了所谓侦察兵这工作是极不好做的。她废了一点儿力气,终有将高振宇交给她的追踪器安装到了奥拓车上面了。随着心里得到冷静,施熙雯又巧妙地记下来了车子的车牌号。

  做好这一切工作,施熙雯突然听见一声细小的咳嗽声,因为现在属于夜半三更的时间,这声咳嗽显得格外的清晰,她听到了这咳嗽声,便意识到奥拓车的车主可能要出来了。她马上往围墙的西面墙根一滚,整个人顺势往墙根里躲了起来。

  随着咳嗽声结束,施熙雯又听到了微小的脚步声,接着是有人打开车门的声音,最后她听到了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没多长的功夫,那辆奥拓车就扬长而去了。

  施熙雯终于成功,这是她干的第一个所谓的侦查工作,所以现在她的心情很激动。

  早上3点,高振宇就接到了施熙雯的“报喜”电话。

  电话中,施熙雯用一种极其开心的语气对高振宇道:“高老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次你给我的那个追踪器,我已经给安装到了那辆二手奥拓上了。”

  虽然将追踪器交给了施熙雯的时候,高振宇就已经算定了施熙雯会有一天把追踪器安装在那辆奥拓车上的,但是在接到施熙雯的电话之后,高振宇的心里还是一阵激动,对着电话高兴地问道:“小施同志,你这次是完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工作啊。”

  施熙雯得意而又激动地说:“高振宇同志,这都是仰仗你的正确指示嘛,要是没有你正确的指示方针,我也不会这么出色地完成工作啊,你说是不是呢?”

  高振宇和施熙雯寒暄了一会儿,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整体:“对了,现在你把昨晚的情况向姚书记汇报了没有?”

  “还没有呢,昨晚毕竟时间太晚了,我怕打扰姚书记的休息,所以打算早上姚书记上班了再告诉给姚书记。”施熙雯解释道。

  高振宇道:“唉,小施,你糊涂啊,这种事你应该第一时间向姚书记汇报,争取让姚书记的派人在第一时间对那辆车子的主任身份进行确定,你也是警察出身的,你怎么能够犯这样的错误呢?你……”

  施熙雯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向姚书记汇报这件事,是因为她只记得第一时间跟高振宇分享自己第一次成功实施侦察工作的喜悦,所以暂时没有想到向姚书记汇报此事,现在被高振宇一通批评,所以的喜悦心情也就打消了。

  施熙雯不好意思地对着电话道:“高老头,对不起啦,我刚刚……唉,我现在马上给姚书记打电话,汇报我这边的情况吧。”

  高振宇道:“嗯,那你现在马上给姚书记打电话吧,记住了,详细地给姚书记汇报你那边的情况。还有,继续盯着秦四海那边的情况,一旦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施熙雯道:“嗯,你放心吧,我会的,你现在在金马市情况怎样了?那两个跟踪者还在跟踪你吗?”

  高振宇道:“还在死盯着我呢,不过没事,我现在处理的是金马市造林补贴款的事情,顺便带着那两小子赚转圈子吧。”

  施熙雯道:“嗯,好吧高老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吧,要是你那边有什么情况,你也第一时间告诉我啊。”

  高振宇道:“嗯,好的。”

  ……

  &n

  sp;因为施熙雯打来的一通电话,高振宇接下来的时间便很难再睡着,在床上折腾了好半天总算入了睡眠,可是才刚刚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金马市副市长冯溪语就给他打了个电弧,让他又得从床上起来了。

  高振宇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力地挣扎了一下从床上起来,对着电话迷迷糊糊地说:“为了,冯副市长,您怎么现在就给我打电话啊,我……”

  没等高振宇把话说完,电话那头的冯溪语就用一种接近于讥讽的语气,道:“现在我们金马市都在传言说汉江市里下来了两个钦差大臣视察我们金马市干部的工作,想不到你高钦差的姿态不小啊,昨天你们不是还表现出一副十万火急的姿态,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还在悠闲地睡觉啊?看来你们对我们金马市的这点儿事情也不是很关心的嘛。”

  高振宇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十多分了,冯溪语现在打电话给自己,也不算有什么问题,自己刚刚问她“怎么现在就给我打电话”问的实在不妥,难怪冯溪语要这么不阴不阳地跟自己说话呢。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的不妥之处,高振宇马上就摆出了一副积极谦逊的态度,道:“冯市长,真对不起啊,为了造林款补贴的事情,我昨晚连夜看了一大堆的材料,才刚刚睡了一个多小时您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我刚刚还以为现在是凌晨的时间,所以才会那么问,真不好意思啊。”

  “是呀,忙的连时间都可以忘记,看来你高督查员真是日理万机啊。”电话里冯溪语的语气依旧是带着讽刺的味道。

  毕竟人家是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又是堂堂汉江市常务副市长的妻子,她能够用这样的语气更自己说话,倒也是正常啊,既然是正常的,高振宇只好忍下来了,缓了口气道:“呵呵,谢谢冯市长的理解啊,对了冯市长,您现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指示的吗?”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个面。”电话里,冯溪语的声音依旧是冰冷的。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