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少 妇再度温情



和美少妇再度温情

  高振宇看着冯溪语脸上那种矛盾的神情,仿佛看出了冯溪语此时的心境,他深情款款地吻了她一下,道:“姐,因为你是一个很不一般的女人,我希望在你这样的女人的心里有一定的位置。”

  高振宇的话让冯溪语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碰撞了一下,让她那原本就很矛盾的心情显得更加矛盾了。但不得不说,高振宇的这番回答,却是让她的心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的。

  “姐,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我对你不好吗?”高振宇充满邪气地笑着,“说实话,我真不希望咱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那么明显的隔阂。”

  “好啦小高,你别说这样的话题了,无聊。”冯溪语板着脸说着。

  “姐,你别这样绷着脸嘛,我希望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能笑的开开心心的。”高振宇边说边动手在冯溪语腰部搔痒。冯溪语被高振宇搔得左闪右躲一直笑着,高振宇这才满意地说:“姐,就是这样嘛,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你别这样行不行?在我的面前你这样没意思。”冯溪语喘着气的说。

  高振宇低头再度吻上她,她双手环抱高振宇脖子,吻了几分钟后,高振宇再度对她温情款款地道:“姐,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隔阂了。”

  “好了,这样的话我们别再说下去了好吗?”冯溪语害羞地小声应着,“说说造林补贴款的事情吧,这才算我们要交流的正事啊。”

  “好吧姐,我听你的。”高振宇又开始吻了她一下。

  “别这样,你正经一点儿吧。”冯溪语在高振宇胸膛上打了一下。

  “哦。”

  “最近这段时间里,你和欧阳菲菲在我们金马市在造林补贴款的问题上,查到了什么线索没有?”冯溪语将脸转向了高振宇,开始步入正题了。

  “线索是有啊,可是这事儿难办咯。”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明白点好吗?”冯溪语说着。

  “姐,我的意思是这次造林补贴款的问题闹得这么大,其实是因为你们金马市牵扯的干部实在太多,所以我才会觉得这事儿难办,要是查下的话,可能会……”

  “可能会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我总觉得这事儿要是查下去的话,在金马市一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

  “那你准备怎么做?”

  这会儿的谈话,高振宇可谓是抓到了主动性了,现在他故意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是轻轻地摸了摸冯溪语那光洁的背,道:“姐,你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领导,而且你对汉江市领导的态度也一定是比我了解,所以我今天才约你出来,打算向你问问,接下来我应该如何做才算正确,才不会被卷进这成能引发的漩涡之中?”

  “你是汉江市拍下来的督查员,你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你应该问你们的领导才是吧?问我好像没有什么道理吧?”冯溪语虽然和高振宇消除了隔阂,但是在自我保护方面,一点儿也不含糊,毕竟高振宇所扮演的角色她现在还不清楚呢,怎么能在他的面前说真话呢?

  高振宇见冯溪语依旧不能放开心胸跟自己说话,感觉有些失望,他揉着冯溪语那光滑的身子,道:“姐,你要是这么说,那我真的太难过了,我以为我们之间的隔阂已经消除了,没想到……唉……姐,你知道吗?我之所以找你商量这事儿,是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我才希望你能跟我说说你的想法。”

  “你先把手放开。”冯溪语害羞地轻声叫着,因为高振宇的一只手此时还在她的大推荐摩挲着呢。

  “嗯。”高振宇从冯溪语的两腿间抽出了手,摸摸她的头说。

  “你先说说,对于造林补贴款发放问题的处理方式,你心底的想法是什么吧?”冯溪语问,依旧不肯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来。

  高振宇的手一边在冯溪语的两个果实上游动,一边真诚地说:“姐,事实上我也知道,造林补贴款的问题上牵扯进来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把这件事闹大了,闹到汉江市政府那儿,我相信总是会有人把这事儿压下去的,这事儿一旦压下去的话,和这件事有关系的金马市的干部们很可能就一点儿事情也没有,可是我呢,作为处理这个事件的小督查员,将来可就别想过安稳日子了。既然这件事这么复杂,并且搞到最后结局也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我不得不考虑一下,应该如何避免被推到风浪尖上啊。”

  冯溪语捏了高振宇一下:“看样子,你还是知道事情的是非对错啊。”

  高振宇心想,所谓的是非对错还不是掌握在你们这些当权者手中吗?你们说对谁敢说错?你们想干嘛谁敢不从?但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在冯溪语的面前表达的,所以他也只能简单地回应了一声“嗯”,便开始等着冯溪语的“指示”了。

  “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的确,造林补贴款的问题牵扯到的干部人员实在太多了。如果你还是要一味查下求的话,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会让你的领导满意,最后你还得搞的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你还不如和之前的那些督查人员一样,这事儿人家怎么处理你也怎么处理,搞的最后皆大欢喜岂不是更好?”冯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语道。

  “姐,你说的很对,可这事儿没有处理好的话,你说我回去怎么向游大云交代啊?要知道游大云这次可是把他的小外甥女都派来配合我了,如果我不给个让他满意的答应,这事儿能成吗?”

  “你这么机灵的人,既然都能把这件事中的利害关系考虑的这么透彻,难道还不知道如何全身而退吗?”冯溪语不以为然地看着高振宇道。

  “姐,我再机灵,在汉江市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要说洞察世事的能力,哪里跟你比的聊啊。您好歹也是身居高位,各方面的信息来源比我那是广的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我当然得向您拳里。”高振宇对她灌起迷汤,就像当初向孔秀兰灌迷魂汤一样。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了,就像你说的那样,金马市造林不铁管发放的问题牵扯了干部不少,那么这些被牵扯进来的干部自然会有他们的处理之道,你只要在调查的过程中做到尽量不得罪人就是了。”冯溪语依旧表现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姐,你说这些和造林款有些牵扯的干部……他们真的在行动……”

  冯溪语看着高振宇那一副大为不解的样子,心里生出一丝异样:“你很感兴趣吗?如果你没有别的想法的话,你只管扮演好你应该扮演的角色,问这些话题,其实对你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

  高振宇也察觉道冯溪语脸上的那种不信任,担心再这么问下去,两人间刚刚消除的隔阂又会重新复活,遂识趣地将话题转移开了。

  高振宇跟冯溪语就这样躺在床上聊天聊了半个多小时,手里摸的是光滑幼嫩的雪白肌肤,鼻子闻着她的发香跟体香,映入眼里的是个身材标致、脸蛋漂亮的**大美女,种种感官刺激,让高振宇已休息够的小兄弟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高振宇拉着冯溪语的手来握住高振宇的小兄弟,冯溪语吓了一跳,脸颊又慢慢红了起来。

  “你又想干嘛?”

  &nbs

  p;“姐,你真迷人,让我忍不住有想要了。”高振宇色迷迷地对她说。

  “你干嘛,刚刚不是……刚刚不是做过了吗……”冯溪语害羞地说。

  “姐,谁让你那么美,我现在都恨不得把你……恨不得把你吃了呢。”高振宇邪恶地一笑。

  “无聊。”冯溪语说完准备起身。

  “姐,你别走啊,让我好好疼疼你嘛。”高振宇双手扶着冯溪语的头对她说着。

  说完,高振宇起了身让冯溪语跪在床单上,上半身趴在桌上,屁股正对着高振宇,高振宇扶着小兄弟磨起她的那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冯溪语转头看高振宇,眼神迷蒙,渴望着高振宇快点占有她。

  “姐,你是不是很想要啊?”高振宇问她,冯溪语害羞地点点头。

  “啊……啊……”冯溪语渴求着高振宇。

  “姐,你快点儿说嘛,快点说嘛。”高振宇小心翼翼地**着她,他希望在床上通过这样的方式达到征服身下女市长的目的。

  “啊……哦……”冯溪语说不出口。

  “姐,你是不是想说你想要呢?”高振宇继续磨着那儿对她说着。

  “啊……啊……别这样……别这样……”冯溪语害羞地说着,特别小声。

  好了,高振宇心想,不能再逗她了,再逗下去她可能会翻脸,于是高振宇腰部一挺,把小兄弟插了进去。“啊……”冯溪语屏气凝神,等小兄弟全根插入后才长长吐着气。

  高振宇又用着三浅一深法占有着她,冯溪语那窄紧温热多汁的**干起来真是舒服,冯溪语轻声呻吟起来。占有了几分钟后,此时高振宇改变方式,把双手扶住腰部,开始狂占有了起来,使得棒棒深击花心,干得冯溪语阵阵美意直传心头,失了神似的胡乱呻吟,听得高振宇**更加旺盛,力量不自觉又增加一些,并把她双手往后拉起,使得她的上半身离开桌面往后倾。

  高振宇大力地占有着她,边占有边转移方向让她头向床,高振宇放下她的手,冯溪语被高振宇刚才那狂暴的干法早已占有得达到高潮,气喘吁吁地趴在床上。

  高振宇把小兄弟拔顺便回气一下,高振宇搂起了冯溪语让她躺到床上,抬高她的双腿往前压,使得冯溪语臀部离开床面往上翘起,膝盖快碰到胸部,高振宇毫无保留地开始狂抽猛插,干得冯溪语又开始**连连,双手紧抓床面,呻吟声如泣如诉,又有点歇斯底里。

  冲刺了一会儿工夫,高振宇翻身倒往旁边,冯溪语主动将头依偎在高振宇胸膛,高振宇搂着她又吻了一阵。

  “刚才刺不刺激?”高振宇开口问道。

  “刺激,可是腰好酸喔!”冯溪语说。

  高振宇把她拉起让她躺在自己身上,双手放在她腰上:“姐,那我帮你**吧。”

  说完高振宇开始在她腰部爱抚揉捏,“嗯……”冯溪语发出舒服的声音。冯溪语边享受高振宇的**,边将唇凑上来,主动索起吻来了,高振宇把舌头伸出,她也自动把高振宇舌头含入嘴里**着,看来再多玩个几次,她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闷骚**本质就会被慢慢激发出来了。在**十分钟后,冯溪语说她好多了,于是高振宇双手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在她背后游移爱抚,冯溪语被高振宇摸得舒服,嘴里轻哼出声。高振宇把她双腿屈起,然后再向两旁分开,这时高振宇把左手移到臀部,先在臀肉上揉捏着,再顺着股沟慢慢往下,在那儿轻压按揉。

  冯溪语颤抖了几下想要起身,但被高振宇右手紧紧抱住挣脱不了,开始求饶起来。

  “不要……不要啊……”

  “不舒服吗?”高振宇笑着对她说。

  “嗯……不……不是……啊……舒……舒服……”

  高振宇不理她的抗议,冯溪语眼见抗议无效,也就不反抗了,乖顺地趴在高振宇身上不时扭动腰部。

  “等一下……等一下……”这时候冯溪语再次从喉咙里爆出一丝哀怨。

  高振宇见她一脸痛苦的样子,知道她的要求很强烈,便开口道:“姐,你怎么啦?”

  “我想要去厕所洗一下……”她气若游丝的要求道,“我要去好好洗一下……你先放开我。”

  高振宇于是也不好再坚持了,吻了一下冯溪语后,才点点头,道:“嗯,好吧姐,那您先去洗一下吧。”

  高振宇一将冯溪语放开,冯溪语就进了厕所。高振宇笑了一下,也起身坐在床上拿起面纸擦拭一下手指,点根烟看起了电视。

  过了一会儿,冯溪语还没有出来,高振宇好奇地走到浴室门边,听见里头传来水声,一扭门把,没锁,高振宇把门打开走了进去。里头有股淡淡臭味和肥皂香味,冯溪语正在浴缸里冲澡,高振宇走了进去,从背后把双手伸到果实上帮她搓洗。

  “你进来干吗?”冯溪语打了高振宇的手臂一下,害羞地说着。

  高振宇把右腿伸入她双腿中,抵在她右大腿上把她腿抬高放在浴缸边上,左手拿起莲蓬头,右手趴开她的大那儿,说道:“姐,我舍不得离开你嘛。”

  冯溪语冲洗完下身,高振宇抱起她走入高振宇的房间,让她躺到床上,搂着她,吻起她的唇,冯溪语主动把舌头伸入高振宇嘴里,高振宇边吻边揉起她的果实,冯溪语也把手伸到下面握住高振宇那早已一柱擎天的小兄弟,并**着它。

  接着,高振宇由三浅一深法占有到根根深击花心,由轻插缓抽干到**猛抽,那**蚀骨的美感直达冯溪语心坎,占有得她**直流,**声充斥整个房内……

  ……

  有了和冯溪语之间的交流,高振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对造林补贴款的处理态度上,也就有了一定的想法了——反正有汉江的这些干部们长袖善舞地去堵住这个漏洞,自己装出一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无可奈何的样子,接下来对游主任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在造林补贴款的督查工作进行了四天时间后,高振宇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把和造林补贴款发放问题有关的几个金马市的干部约到了他们的临时会议处,准备和他们做一次总结性的交流。

  欧阳菲菲对这次会议可谓是充满了信心,在去和金马市的干部们约定的临时会议室路上的时候,她就兴致勃勃地对高振宇道:“高哥,今天这场会议,我一定要让这些蛀虫们原形毕露,我要狠狠把他们的脸皮给扒下来不可。”

  因为知道欧阳菲菲是游主任的外甥女,高振宇在她的面前说话姿态自然得有所改变了:“是呀,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共产党,他们在共产党的队伍里专门干的是吸食百姓血汗、败坏党纪国风的勾当,这些人的脸是应该狠狠扒掉啊。”

  欧阳菲菲在听完高振宇这义愤填膺的搭腔时,便仿佛发现了神一样,道:“不对呀高哥,我之前听你说起这次督查工作时的态度,你的态度都是很消极啊呀,怎么你现在说话的

  语气怎么这么正义凛然了呢?”

  高振宇生怕给欧阳菲菲发现了什么,马上回应道:“之前我们是没有掌握有关的情况,现在掌握了一些有关的情况了,自信心自然就上来了,说话当然可以n瑟了。”

  欧阳菲菲拍了拍高振宇的肩头,道:“难道也是,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些漏洞,我也看过了,的确是值得用来对他们发难的。”

  高振宇道:“那这两天时间里,你去和当地群众做饭访问的时候,当地群众向你汇报的情况,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吧?”

  欧阳菲菲听了高振宇的话,沮丧地说:“唉,有,有两家的群众,当我们问及补贴款的问题时,他们竟然都改口了,说是他们村之所以会出现参与隔壁村的**示威的行为,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村里的干部们已经决定,拿出一部分的造林款,用来投资村里的基础建设,以及道路维修的工作,他们说当村干部们向他们解释了少发一部分的钱是用来造福群众的时候,他们也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是给市里添乱的行为,这两家的群众还因为向我汇报问题时的没有说清楚基础建设和道路维修的问题,向我道了歉,还有一家群众是主动找上我,想我解释他们没有说清楚一部分钱是用来道路维修的原因……”

  高振宇听着欧阳菲菲的话,心里更加为前几个晚上冯溪语说的那些话而感到震撼了,看样子金马市的干部们工作做的还真是全面啊,才两天的功夫,就把这些群众们的思想工作做好了,要是这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干部们把身上的这股子劲儿放在为人民服务上,那他们将会多么受人民爱戴呀。

  高振宇犹豫了一下,然后很随意地看了欧阳菲菲一眼,道:“这么说,你接触的几个群众,是不能作为有利的证人了?”

  欧阳菲菲并没有因为三家群众的话头改变而沮丧,她反而从满自信地说:“那倒没有,有几家群众的没有重新访问,但是有两家群众我去重新访问的时候,他们是很明确地表明,所谓的基础建设道路维修费用的说法只不过是当地干部为了应付汉江市政府的一个借口而已,不过是空口支票,不作数的事情。这两家群众还向我表明,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和周边的群众都是可以证明金马市的这些官员不作为的渎职行为的。”

  很显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欧阳菲菲又会再次迎来她的失望结果。但是,高振宇并没有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而是一脸笑意地看着欧阳菲菲的脸,道:“是呀,有了这些真正明事理的群众,我们这次一定能够撕下这些不法干部的嘴脸的。”

  ……

  临时会议室里,所有参与造林补贴款发放问题研究的金马市干部以及汉江市派遣的两个督查员,都已经在会议室里坐定了。这一次,除了之前参加烟就讨论的金马市办公室副主任周宇文、金马市财政局副局长齐大山、金马市林业局副局长方天明,还有一位分管林业的副市长在场。除了这几个干部之外,高振宇和欧阳菲菲还发现,在现彻然还坐着几位像是群众一样的面孔。而看着这些人在场,高振宇的心里面也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他知道,接下来自己真的是只要向在场的干部表演一番慷慨激昂的戏份,就可以向游主任交差了。

  会议的主持工作由金马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周宇文担任,周宇文在台前说了一通开场白之后,便邀请了金马市分管林业的蔡副市长说话。

  蔡副市长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仔细敲着他那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外表,让人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嗅到一股油头粉面的味道。蔡副市长发言了,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在座的同志们,大家好,我是金马市市政府分管林业的副市长蔡建文……”蔡副市长向在座的同志们介绍完了自己和这次造林补贴款引发的群众抗议时间做了一番陈述后,又开口用他那沙哑的声音道:“因为我们金马市造林补贴款而引发的群众抗议事件,给在座的同志们的工作造成一定的麻烦,我在这里先向大家道个歉。另外我还要向大家说个好消息,那就是造林补贴款的问题,由于我们金马市林业系统相关部门的配合调查,总算是把问题的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源找出来了,所以今天的会议啊,就是要将造林补贴款发放的问题向我们在座的同志,以及汉江市下来配合我们调查工作的同志做一下汇报……”

  听着蔡建文副市长的一番话,高振宇算是明白了,事实果真和冯溪语说的一样,金马市的相关干部已经做好了攻守同盟,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他们联%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