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猛烈冲撞进去



更猛烈冲撞进去

  接下来会议内容显然是由汉江的这些干部们掌控的,在几个村民连番解释完之后,在座的相关领导们便一一造林补贴款问题进行相关的陈述,然后这场将近持续了一个星期时间的造林补贴款问题,终于在这些干部们的计划里“圆满”结束了。

  欧阳菲菲对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极度不满意了,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她甚至连金马市一些相关工作人员邀请她吃饭她都没去理睬。高振宇怕欧阳菲菲因为情绪问题,而闹出不必要的影响,就马上朝她跟了上去。

  两人在快要走出金马市市政府大门口时,高振宇叫住了欧阳菲菲:“欧阳,你这么着急着走干嘛?不会等等我?”

  欧阳菲菲倒是停下了脚步,只是这回儿她没有回答高振宇的话,而是气咻咻地看着高振宇道:“太气人,太他妈气人了,他们这是搭好了一出戏让我们参与啊?”

  高振宇道:“好了小丫头,你这么气咻咻也没有任何意思,我看这样吧,现在也已经是吃饭是时间了,咱们先找个地方把早餐解决一下,然后再交流交流造林补贴款问题应该如何处理好吗?”

  高振宇的建议说完,欧阳菲菲还是一副不肯配合的样子。于是高振宇也只好执子之手将子拖走了。

  两人随意地找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刚刚选好位置坐下,欧阳菲菲就抱怨了开来:“气死我了,简直是气死我了,这些个金马市的干部们,怎么……”

  高振宇倒没有马上让她把想要发泄的话说下去,而是指了指一边站着的身穿和服的服务员道:“你还是先让服务员把我们要吃的东西点一下吧,等下边吃边聊不好吗?”

  欧阳菲菲现在哪有时间去纠结吃什么,所以在高振宇征求她的意见时,她就很随意地摆摆手,道:“随便吧,我吃什么都没胃口,你随便帮我点一些吧。”

  高振宇对现在吃什么,也没有主意,便对服务员道:“小姐,麻烦你帮我解释一下你们店里的菜肴吧。”

  服务员礼貌十足地向高振宇和欧阳菲菲做了简单的介绍。在服务员做完了一番介绍之后,高振宇便简单地点了几样日本料理:一份名叫寿喜烧的日本火锅、一份石板烧、几样简单的小菜和一瓶清酒。

  点完了这些吃的东西,高振宇才耐着性子对欧阳菲菲道:“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让你心情极度不爽,但是你应该知道,金马市的这些人竟然敢让我们去调查这事儿,就说明他们是做好了足够的准备的,人家既然不怕你差,你在人家的地盘上又能查出什么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话题一说开了,欧阳菲菲就马上有了反应:“高哥,我是实在气不过啊,这些个干部……这些个光会吸食民事民膏的家伙,你说不把他们给……”

  高振宇没等她把这些义愤填膺的话说完,就把她的话给打断了:“好啦欧阳,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可是你总得先吃点东西再骂吧?”

  高振宇淡淡一笑,随即对i欧阳吩咐安慰道:“好了欧阳,这次我们能把工作完成到这份上,也算是顺利完成任务了吧,你再这么纠结下去也没啥意思。”

  欧阳菲菲道:“高哥,老百姓的事情我们压根就没有解决了,这算什么完成了任务啊?我看我们是失职才是。”

  高振宇道:“金马市的这档子事情,其实我们汉江市政府也知道不好处理,要是汉江市政府真想认真处理这件事,肯定会派一组相关的工作人员赴金马市调查的,你想啊,就派咱们两个负责这项工作,这摆明是让我们走子过场,让金马市的人民感受一下汉江市的关心嘛。”

  欧阳菲菲还想向高振宇表露出她的不满之情,但高振宇依旧没给她机会,继续道:“其实在来了汉江市之后,我就已经看明白了,金马市这些干部其实就是把我们当小孩子耍的。再说了,你说就我们两个人,在人家的地盘上对付人家一群人,能有什么胜算呢?”

  欧阳菲菲对高振宇分析的失败缘由倒没有什么话说,但她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可是高哥,你说群众也太……唉,之前我都已经做好了他们的思想工作,再说那几个群众也表示一定会配合我们把事实真相调查下去,怎么到了会议室那儿,他们的话就全变味了呢?”

  高振宇笑着安慰道:“欧阳啊,看样子你中学时期可没有好好念思想政治课啊,政治课上老师不是告诉我,农民起义不代表先进生产力吗?这些群众的思想是被干部们主导的,管理他们思想的干部们想要在这件事情让他们配合做文章,难道会想不出办法吗?”

  欧阳菲菲无奈地倒吸了一口气,道:“唉,高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尽管现在时代变化的很快,但是我们群众的思想却和旧时代一样的麻木不仁啊。”

  高振宇笑了,心想只要有这个社会上还有官僚主义存在,当官的人不都是希望老百姓越是麻木就越好吗?

  “好了欧阳,既然这件事的大致缘由你也已经明白了,那就别抱怨了,回去后配合我好好写一份报告向游主任汇报吧。”高振宇吸了口气道。

  这番话刚刚说完后,高振宇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铃声大作了起来。高振宇从口袋里将手机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出来一看,发现电话是施熙雯打进来的,于是便马上找了个借口,躲到洗手间接电话去了。

  “喂,小施,现在打电话给有什么事吗?”

  “高老头,你猜猜看,这会儿我会给你什么好消息。”电话里施熙雯的声音轻盈极了。

  “好消息?”高振宇对着电话大为不解地问道,“什么好消息啊?”

  施熙雯道:“你猜猜看嘛,看你能不能猜出来我要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高振宇觉得欧阳菲菲说的这些话真是废话,她打电话汇报的当然是秦四海那边的情况了,不然还有有什么情况?想到这儿高振宇淡淡地问道:“是不是秦四海那边有新情况了?”

  施熙雯和高振宇卖了一下关子后,便收住了,道:“差不多吧,不过这个信息可能比在秦四海那边得到的信息还要有意义哦,因为姚书记告诉我,经常去秦四海那儿的那辆奥拓车的小子就是我们东南省的一个从事毒品买卖有关的黑势力头子的马仔。”

  听到施熙雯的回应,高振宇也意外极了:“什么,你说这两奥拓车的主人和东南省进行毒品买卖的黑势力分子又关?那这车子的主人和丁强有什么关系吗?”

  施熙雯道:“这车子的主人和丁强倒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根据姚书记掌握的资料证实,这个人是东南省黑势力头子蒋云山的手下,姚书记说根据追踪器上显示的情况证实,那辆车的主人每到固定的时间,都会拿着毒品去秦四海的家里送货,而且根据我们追踪器上的显示姚书记还派人找到了这人的老巢呢。”

  高振宇道:“看样子我们虽然没有找到和丁强有关系的证据,倒是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大鱼啊。”

  施熙雯道:“是的,姚书记对我们这次的发现表示很高兴呢,还特地告诉我,等大富豪酒吧事件过去了,一定会给我们记上这一功劳呢。”

  高振宇道:“瞧把你美的,那姚书记还有没有对你有什么安排啊?”

  施熙雯道:“没有,除了让我继续小心翼翼地在安康三号好好盯着,倒没有让我做什么了。”

  高振宇对着电话应了一声“哦”,然后对着电话继续问道:“对了小施,这两天你在安康三号还发现了什么情况了没有啊?”

  施熙雯道:“没有呢,除了发现了蒋云山手下的身份,其他的情况倒没有发现,正是因为其他的情况没有发现,现在在别墅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才给你打电话,准备问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指示我去做的。”

  高振宇道:“我在金马市这边的工作很快就已经完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我这两天可能也要回去了,所以至于你问的有什么吩咐的,还是等我回去再说吧。”

  “哦,那好吧高老头,那我等你回来再说。”施熙雯对着电话道。

  高振宇道:“那好吧小施,咱们到时候再聊吧。”

  挂了电话,高振宇回到了位置上,准备和欧阳菲菲一起把晚餐解决了。

  “高哥,你刚刚是在洗手间接电话了吧?”高振宇一回到作为欧阳菲菲就饶有兴致地朝他问道。

  “是呀,怎么了欧阳?有什么问题?”

  “刚刚是在和什么人通电话啊?”

  “和什么人通电话也要向你欧阳同志汇报?”想起欧阳菲菲作为游主任外甥女的身份却没有向自己标明,高振宇的心里就不免有些抵触,说话的语气自然也就不咸不淡了。

  “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大老爷们的在厕所里呆那么长时间,所以觉得你……”话说到这儿欧阳菲菲便停了下来,然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一样道,“对了高哥,你怎么了?我只是随意问了跟谁打电话,你怎么好像很不乐意的样子啊?”

  高振宇道:“是这样的,刚刚家里给我打电话,向我了解了家里的事情,所以在厕所里呆的有些长。”

  欧阳菲菲道:“哦,是这样的啊高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现在,两人已经自然而然地将话题转移开了,高振宇便继续道:“对了,关于这次金马市造林补贴款的事,你打算怎么写好报告的啊?”

  欧阳菲菲道:“你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已经向游主任打电话说了这事儿了,关于报告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吧,反正事已至此,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

  “你说刚刚你已经给游主任打电话汇报情况了?”高振宇诧异地看着欧阳菲菲道,脑袋里也开始想起欧阳菲菲是游主任外甥女的事儿来。

  “是呀,刚刚你上洗手间时间有些长,我觉得实在无聊,所以就给游主任打电话汇报情况了。”

  “哦,那游主任怎么说的?”

  “游主任啊,说法跟你一样,也是说在金马市的地界上没有将造林补贴款的事情搞大,并不是我们的问题,是这些人实在太精明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

  正在高振宇为欧阳菲菲的话感慨的时候,欧阳菲菲却突然一脸认真地看着高振宇道:“高哥,我怎么感觉你跟我们游主任的想法很接近啊?我感觉你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啊。”

  高振宇笑了笑反问道:“可是我觉得你和游主任之间的关系也不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般吧,对了欧阳,你跟游主任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没……没有啊……”欧阳菲菲尴尬地笑了,“高哥,你怎么这么会这么问呢?我和游主任能有啥关系?”

  高振宇本打算用这种“不经意”的方式让欧阳菲菲主动说出她是游主任外甥女的事实,但欧阳菲菲却把着嘴巴不肯实话实说,所以高振宇也不便再追问下去了,只好缓了口气道:“呵呵,只是觉得你在游主任面前说话的态度很不严肃,一般情况下,新人是不敢跟领导那么说话的。”

  欧阳菲菲解释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对谁说话都是一样的,你还记得你刚刚到我们单位上班的情景吧,当初我对你不也是很热情地打招呼吗?我就是这么个性格,见人就熟嘛,这是我的天赋啊。”

  高振宇于是转而笑道:“是呀,你这样的个性蛮不错的。”

  于是乎,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相视一笑。

  因为金马市造林补贴款的事情已经完结了,所以高振宇在第二天和金马市的干部们昨晚交接,便开车载着欧阳菲菲一起回到了汉江。高振宇和欧阳菲菲来金马市的时候,负责接待的人金马市官员寥寥无几,等高振宇和欧阳菲菲准备离开金马市的时候,金马市和他们打招呼的干部就更加少的可怜了。欧阳菲菲因为这事儿在上车后,就向高振宇抱怨道:“唉,这些不作为的干部,真的把我们当小孩子耍了,什么态度嘛。”高振宇坦然地笑道:“对于这些干部来说,我们就是瘟神,现在他们终于把瘟神送走,也该松口气了吧。”欧阳菲菲气咻咻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

  一回到汉江市,高振宇便被办公室主任游大云叫道了办公室。高振宇本来就做好了准备要向游主任报告在金马市的事,现在有游主任召唤自己觐见,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向游大云的办公室走去。

  游大云这会儿正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茶水看着报纸,见高振宇进来了,便朝他一脸和气地问道:“振宇,你来啦。”

  高振宇道:“嗯,我笨来是准备向游主任您汇报金马市造林补贴款督查工作的,想不到您就先找上我了,呵呵。”

  游大云道:“金马市造林补贴款的问题,我已经听欧阳说过了,你们这次去金马市执行工作,总体来说办的不错啊。”

  高振宇谦虚道:“游主任,您这么说,我可就不好意思了,呵呵,我……这件事我们还是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的啊。”

  游大云道:“你们去金马市进行督查的工作情况,我大致了解过了,金马市的环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复杂,你们能够用自己本真的方式去处理这件事,说明我没有看错你们嘛。”

  高振宇嘴巴张了老大,道:“游主任,难道……难道你事先就已经猜到了我们这次去金马市督查,根本没可能把事实真相给揪出来?”

  游大云道:“金马市的问题,是人家内部事情,只是这件事闹到了汉江,汉江市政府的领导不得不出面去管管罢了,让你去只不过是为了表示汉江市政府领导对这个事件的关心,要是我们汉江的领导真想揭金马市的盖子,也轮不到我们督查处出面啊,肯定有更有技术含量的部门出马嘛。”

  高振宇大为不解地看着游主任,道:“游主任,既然您这么说,那当初你怎么还吩咐我一定要最大力度地对造林补贴款的问题进行督查啊?”

  游大云道:“金马市的这些干部因为心里有鬼,所以对汉江市,特别是我派遣下来督查的人员肯定是有所忌惮的,只要你们稍微硬派一点儿,他们就足以把你当成汉江市政府的特派员对待了。虽然这次你们并没有让金马市的造林补贴款问题真相浮出水面,但却是很好地给这些带着不良心思混进共产党队伍的官老爷们敲了一下警钟啊,让他们深刻地知道,在汉江这个地界,他们想要干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容易的。”

  &nbs

  p;高振宇不知道游大云今天说的这些话,还有他之前所安排的那些事情是不是都是对的,但他对游大云的为人却大为感慨了起来:中国从来就不缺少这些正直的干部啊,只是这些正直的干部手里没有实权,所以也就没有发挥他们自身能力的机会吧?

  不过,虽然从内心里敬重游大云的为人,但高振宇的心里却并没有为在自己在金马市耍的滑头惭愧,因为他更加明白一个道理,出头鸟死的早,不做死就不会死。以自己现在这薄弱的处境,如果过早地出头,那岂不是作死的节奏啊。

  高振宇重新把自己的心思转移到了和游主任的交流上,对游主任恭恭敬敬地说:“游主任,您说的很对,要让这些不法的官员们知道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他们今后才能不会那样的肆无忌惮了。”

  游大云点点头,道:“嗯。”

  两人相继又交流了一会儿,最后在游大云一番赞许的笑声中,结束了这次简单的谈话。

  ……

  何大民这两天日子可不好过,吴佳玲自从让他帮她进入组织部后,便三番两天给他打电话说组织部的事情。而何大民因为见识了吴佳玲的强势之后,怕将彼此间的关系搞得太复杂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收拾,所以在吴佳玲向他提出这些要求时,他都是极力地拖延时间。

  可是,拖延终究不是办法,总得有摊牌的一天吧?何大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帮助吴佳玲进入组织部下大本钱不说,而且还有相当大的难度,所以何大民也不得不好好考虑考虑,应该如何妥善处置这个问题了。

  何大民首先想到的人是高振宇,毕竟高振宇和吴佳玲的关系一向不错,何大民相信只要高振宇肯出面让吴佳玲打消让自己帮她进入组织部的念头,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何大民知道,高振宇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自从高振宇出面解决他和吴佳玲之间的矛盾后,何大民就觉得高振宇这小子不简单,让何大**动去找高振宇说明情况,何大民自然也无法彻底放的开。所以,这会儿何大民的脑袋里便想到了一个人来。那就是温可妍。

  晚上,何大民把温可妍约到了两人经常见面的宾馆。

  在一见面之后,何大民就笑吟吟地对温可妍道:“可妍啊,你现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何哥我现在有件事情想要求你帮帮忙,而且是你一定要帮何哥把这忙绑好哦。”

  温可妍见何大民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心里也打了一下鼓,道:“何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看您这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心里可真没底啊。”

  何大民看了看温可妍那娇嗔妩媚的样子,心头不由得荡起了一阵涟漪,但他很快想到正事要紧,遂暂时打消心头的欲念,将头在温可妍丰满而充满香气的胸部滚动了几下,吐了口气说:“金马市造林补贴款问题的事情已经完结了,高振宇这小子也很快就从金马市回来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和他好好接触啊。”

  温可妍看着何大民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本想发笑,但瞧见他脸上的阴云也就笑不出来,转而倒吸了一口气,说:“何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今天约我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儿?”

  何大民说:“是的,我今天约你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事儿的。”

  温可妍道:“何哥,这我就不理解了,让我去接近高振宇,这事儿你之前就跟我说过了,我也已经答应你了,就算你担心我会忘记,你也可以在电话中跟我说的嘛。”

  “可是何哥也想见你啊。”何大民摸了摸温可妍漂亮的脸蛋笑道。

  温可妍说:“唉,我就知道何哥你是拿我寻开心的,我还以为你特意让我做好和高振宇联系的准备,是了什么事情呢。”

  何大民看着温可妍那娇滴滴的样儿,身体就有些飘飘然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起来,他的手掌继续伸向了温可妍成熟的果实,隔着衣服重重地揉捏了起来。

  “疼……何哥你太重力气啦……”

  “让何哥更重一点。”

  “不要,疼……”

  “我跟你说吧,其实今天我之所以让你去和高振宇这小子接触,是因为何哥遇到了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得由高振宇这小子帮我才能够解决的了啊。”何大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了口气道。

  “呵呵,杜哥,在汉江市还有您办不成的事儿?既然是您办不成的事儿,您说高振宇又怎么办的成呢?”温可妍笑容可掬地向何大民表示了自己的不解之处。

  “我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啊。”何大民揉着温可妍的身子,和温可妍一起到了床上坐下。

  温可妍道:“呵呵,何哥,瞧你这话说的,像是你有什么苦衷似的。”

  何大民苦笑了一下,又犹豫了半晌,才将他如何被吴佳玲威胁,如何需要高振宇帮忙从中调解的事情,向温可妍陈述了一番。

  温可妍在听完了何大民的陈述之后,马上就笑了起来:“何哥,想不到你这汉江市最有办法的神庙,堂堂接待处处长,竟然也会被这点小事情困扰著啊?”

  温可妍说的很对,接待处虽然只是一处小庙,但是却是一处能够办成功不少大事情的神庙,甚至连市里领导办不成的事情他何大民都有办法张罗好,可是现在他这个汉江市最为有办法的人,却被小小的一个吴佳玲难住了,这让何大民自己也郁闷啊。

  “好啦好啦小宝贝,你也别笑何哥了,快说说看,你有没有办法说服高振宇帮何哥一把?”何大民摸着温可妍的笑脸道。

  “何哥,说真的,我之前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你说的这事儿真可真不是事儿。”温可妍信誓旦旦地说道,“只要稍微想个办法,这事儿很好处理的嘛。”

  何大民看着温可妍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忍不住一下子抱住了她,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道:“你呀,这是何哥的好宝贝,来,让何哥好好疼疼你。”

  温可妍见杜江华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以为何大民这是想要对她进行临幸,便也不做作,转而要求道:“何哥,您还是好好地洗个澡吧,我们身上都脏兮兮的,别弄这事儿了。”

  “小宝贝,是不是想让何哥把身上的疲劳去除掉,然后大展雄风地满足你啊。”何大民得意地看着温可妍漂亮的笑脸道,因为温可妍已经表示有办法帮他,他心里的阴云这会儿散去了不少。

  “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厌,何哥你就知道欺负我,讨厌……”

  “好啦好啦,我们洗澡吧,你先进去,我马上就来。”

  “恩。”温可妍应着声,就进入了浴室。

  何大民等温可妍一走,就胡乱的把衬衫、裤子脱掉,只着了一条**,走到浴室门口。进浴室一看,温可妍已经把胸罩和**脱下了,全身****,纤细的双手轻轻的在搓揉自己的**,嘴里咬着一撮的头发,使她及肩的长发显的有些凌乱。

  当何大民还没有来的及回过神来,温可妍已经把手伸进何大民的

  **,握住何大民那硬的有点发痛的本钱,慢慢的搓弄它,**整个的顶住了何大民的胸口,何大民几乎快要窒息了。“小宝贝,你可真会玩啊。”何大民像老狗一样喘着气儿。

  当温可妍把何大民的**脱下时,何大民直挺挺的本钱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顶出,涨成赤红色的本钱,在她轻抚下更加的坚硬勇猛。一手托着何大民的根部,另一之手却灵活的把玩何大民的两颗**,一波一波的热浪从**涌出,从脊椎直贯脑门,何大民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本钱冲出。

  “啊……你慢点……”何大民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要**出来,她大概是看出了何大民的窘态,双手离开了何大民的本钱,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何哥,你在坐到小凳上去。我帮你好好地洗洗。”温可妍打开莲蓬头将何大民淋湿,并告诉何大民。何大民以为她要帮自己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帮何大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何大民躺在地上让她骑在何大民上面帮何大民刷**,那种用**服务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帮何大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何大民兴奋的飘飘然去尽情享受。

  “对了小温,你刚刚说有办法帮我,那你就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帮我啊。”何大民捏了捏她的笑脸笑道,“真是太舒服了。”

  “吴佳玲毕竟只是个小角色,小角色好糊弄,我直接找两个小子去把她整一下,让她以后给我老实点,不就得了吗?”温可妍自信满满地说道。

  “那可不行,万一弄出节外生枝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何大民喘了口气反对道。

  “何哥,怕什么啊,我这个办法对付过不少竞争对手,那些竞争对手都是商场上的老狐狸,都让我的办法整服了,你所说的吴佳玲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难道吴佳玲还不服吗?”

  “可是什么事情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何大民依旧是不干放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怕什么,人家是先礼后兵,咱们给她来个先赢后软,要是硬的不行,我再去找高振宇谈,你放心吧,有我和高振宇去谈,还没有什么事情是谈不来的。”

  有了温可妍这自信满满的保证,何大民也就不再顾虑什么了,两人开始认真地洗起了澡来。

  将身体冲干净后她披了一件毛巾先走上床,何大民握着缩成一团的小**,努力的使它再振雄风,却毫无起色。这才只是前戏而已就抬不起头了,主菜都还没开始吃呢,何大民又搓又揉了老半天,完了,实在太丢脸了。

  “小宝贝,你可得帮帮我啊。”何大民沮丧地看着温可妍道,“你要是不帮何哥一下的话,何哥可就不能让你舒服啦。”

  “我怎么来帮你爱啊。”温可妍看着何大民笑着。

  “小宝贝,你要是不把我的老二扶起来,我可要好好地吃了你。”何大民一边向床走去,一边悻悻地说着。

  温可妍从背后抱住何大民,在何大民耳际轻轻的说:“来吧,我看你怎么吃了我。”

  接着温可妍要何大民躺在床上把腿张开,伏在何大民身上用手抚摸他**,面对这蛇蝎般美女的**,何大民那不成材的小弟弟,依然缩的像一团皱肉。温可妍**的偎在何大民胸膛,一手搭在何大民肩上,一手在何大民**游走。何大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手掌一边一个地捏住乳房,将杜脸埋入她的**,然后双手将她的**靠到何大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

  坚挺的本钱**进她并拢的大腿中,承受着**浓密的毛感及本钱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何大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肉臀,狂暴地使她的**更加靠紧。何大民不停地加快速度,最后发出一声呼喊,将她美丽的双腿猛然扳开,更猛烈的冲撞进去,丝毫不加抵抗的她燃起他的**,使他只想疯狂地在她温的体内忘情地**,只想咬住她绽放的乳晕,放在饥渴的口中咀嚼。她脸胀成了红色,映在床头的昏黄灯光下,显的多麽妖媚,俏嘴时而微张,时而大开,模模糊糊的发出春潮的呓语。

  不知过了多久,狂乱享受的何大民**传来一阵紧缩,外加一股神经电流从脊椎直上脑门,他更猛烈的捏住她的乳房,让本钱尽情的在她体内**,她也扭摆腰肢运用女人生理上的优势配合,更猛烈的发出嗯哼叫春声,这就是天地间至高无尚的享受,男人和女人彻底的结为一体。

  何大民将射完精的本钱退出她体内,一丝黏液依依不舍的连着彼此**,浓密的黑毛此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正沾满滑黏的**,而她却闭着眼忘神的享受这一切。乳房上早已充满何大民的咬痕,和何大民狂暴的指痕。何大民汗流背全身软弱无力的躺在她身边,一手绕着她的肩,一手依然在乳房游走,坚硬的**逐渐的软下,何大民合上眼睛,沈沈的睡去……

  ……

  因为身边还跟着两条尾巴,所以高振宇并没有机会去安康三号,和施熙雯陈曼妮会面。因为周末没事干挺无聊的,所以高振宇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回家去了。

  车子到自家小区门口停下,高振宇一边向小区里走,一边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给母亲打个电话,让母亲把自己的午饭也准备一下。可是,刚刚走进小区的时候,高振宇却意外地发现了,在小区停车位哪儿,竟然看见了让他诧异的一幕:母亲和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在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旁交流着,而其中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高振宇却觉得是那么的熟悉。

  高振宇脑袋里马上浮现出一件事情来,那是在之前的一个周末,当高振宇回家准备和父母他团聚一下,当他走到9号楼的时候,也发现了母亲和这两个西装男人交流的情景。当时这两个中年男人见高振宇过来,便马上撤离了。当后来高振宇向母亲了解这两个人的情况时,母亲却只是告诉他,那两个男人是她认识的一个熟人罢了。

  上次的疑云还没有散去,这两个诡异地西装男却又在小区里和母亲交流上来。高振宇自然是不会放过这解开谜底的机会了。

  有了上次被这两个西装男溜掉的教训,高振宇这会儿准备来个攻其不备,在这两个男人和母亲没有发现自己之前,高振宇准备先把这两个男人的想要记清楚。

  高振宇在停车位周围观察了一通,发现车位的北面方向有一个绿化带,而这个绿化带上的灌木足足有半人多高,只要从大门西面的小道穿过去,就能到达这个绿化带后面,到时候将灌木丛扒开一点儿缝隙,就能够完全看清楚这两个西装男的尊荣了。

  高振宇凭着在军队里过硬的隐藏本事,很快就穿过小区门口的那条小路,并且很快就来到了绿化带的后面。绿化带距离车位很近,是足够看清楚那两个西装男的脸的。高振宇小心地扒开了灌木,然后也就很快看见了丁强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嘴脸了。

  “你放心吧丁总,我们家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家,振宇也不是一个爱惹事的孩子,你们做你们的生意,我们家振宇绝对是不会做让你们为难的事的。”这时候高振宇听到了母亲那熟悉的声音。高振宇的心咯噔一下,心道母亲该不会是被丁强要挟了吧?还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近这段时间里,母亲为什么要一直了解自己的情况呢?难道……高振宇不敢再想下去,便转而认真地听了起来。

  “吴姐,其实您不用强调这些,我知道您的家庭是实实在在的家庭,我也敬佩高师傅的诚信为人,我知道您的家人不会去干那些损人利己的事情。我们就把和您的儿子高振宇虽然有点矛盾,但我相信有您的从中调解,我和您儿子高振宇之间的矛盾一定会得到释怀。”这时候丁强那熟悉的声音又传到了高振宇的耳朵里。

  “好,丁总知道我们家庭的情况就好啊。”高振宇又听见了母亲那熟悉的声音,

  好像很害怕丁强的样子。

  “吴姐,那振宇那边的情况可是需要你好好帮我们了解啊,希望你能够第一时间把振宇的情况告诉我,我也好能够做到事先避免和振宇之间的矛盾嘛。”

  “嗯,谢谢丁总的理解啊。”

  母亲和丁强的交流就聊到这里,丁强便上车去了。而母亲和丁强这一番简单的交流,却又让高振宇听得不明所以,要想根据这两句简单的交流,是很难搞的清楚母亲和丁强之间究竟是有什么联系的。

  高振宇本来想等丁强走了之后,自己在起来出现当场和母亲谈谈,看看母亲和丁强之间究竟是有什么联系,但这个想法在脑袋里才存在了几秒钟时间,便随之发生了变化。

  高振宇打定了主意,便在绿化带后面等起来,等丁强的小轿车开走,母亲也向自己的楼房方向走去的时候,高振宇才从绿化带里出来,准备回家用自己的方式和母亲谈谈丁强找母亲谈话的原因。

  到了家里,高振宇见母亲正在沙发上翻看着一份报纸,高振宇朝她打了个招呼,她就对高振宇吩咐道:“振宇,你过来一下,妈有话想要问问你。”

  高振宇在心里酝酿了一番他的计划,然后向母亲走了过去。

  “妈,您有事啊?”高振宇和往常一样向母亲问了一句,心里却琢磨着等下让母亲主动说出丁强找她谈话原因的计划。

  “振宇啊,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忙啥啊?”吴华美做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对儿子问道。“没有啊,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还能忙啥呢?”她的儿子用同样随意的语气向她回答。

  “可是我听说你又开始不安分了。听说你对大富豪酒吧事件还有什么想法,听说你最近在还在折腾这件事,你能跟妈妈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吴华美语气稍微发生了一些变化,已经开始对儿子把交流的话题转移到了主意上了。

  “老妈啊,说句实话吧,我最近是想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富豪酒吧事件进行相关的了解的,可我最近是一点儿机会也没有啊。”高振宇故意向母亲抛出了一个烟雾弹,然后眼睛便认真地盯着母亲看。

  “什么?振宇,你刚刚说什么?你最近真的也在折腾大富豪酒吧事件吗?”吴华美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而在她脸上露出这种惊诧的神情时,她的儿子高振宇也在第一时间里察觉到了,并且他对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更加有信心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