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案组的初次审讯(2)



何大民做事情从来就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所以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马上就驱车去了吴佳玲的住处。

  何大民的意外到来让吴佳玲本能地怔了一下,好久才反应了过来,道:“您怎么来我这?”

  “是吗?我来你这里你是不欢迎吗?”

  吴佳玲本能地怔了一下,说:“你来我这里干嘛。”

  何大民接着深沉地说道:“你不是给了我三天时间好好思考要不要帮你进组织部的吗?我现在就是来给你答案的。”

  吴佳玲说:“是吗?这么说你现在考虑清楚了?”

  何大民沉吟了一下,说:“嗯,是想清楚了,我们毕竟也算恩爱一场,所以我觉得我帮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吴佳玲道:“既然这样,我就先谢谢你了。”

  “除了谢谢,难道你就不知道请我进来吗?要知道我们可是有很多地方需要交流的。”

  吴佳玲说:“那就请进吧。”

  何大民进入了吴佳玲的房子,却又突然向吴佳玲要求道:“对了小吴,我现在突然很想喝酒,你给我倒杯酒行吗?”

  “哦。”吴佳玲表情僵硬地回应道。

  接下来,吴佳玲便你拿来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到了茶几前,给两个杯子同时道了一杯酒后,她淡淡地说:“喝吧。”

  何大民端起酒杯,看了一眼那鲜红的液体,一口气就干了下去。

  不知道喝了多长时间的酒,何大民的心门终于打开了一点,他吐了口淡淡的酒气,说:“既然现在我已经答应了帮你的忙了,你说我们能不能冰释前嫌地再度合作呢?”

  吴佳玲听了这话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道:“算了吧何处长,咱们之间没有合作的必要。”

  何大民不满地变了脸色,说:“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之前是合作的好好的吗?”

  吴佳玲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被何大民这一句话镇住呢?她顿了一下,说:“算了何处长,现在我们再说这样的话题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说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吧?”

  何大民沉吟了一下,又恢复了刚刚的稳重,说:“在你的心中,难道我就只是一个帮你进入组织部的人吗?”

  吴佳玲说:“在你的心里,我何尝不是被你随意送人的玩物?”

  何大民喝了口红酒,道:“看来你是真的很恨我,看来你对我的误会真的很深啊。”

  吴佳玲说:“何处长,算了吧,现在我们说这些话还有什么意义啊?还是说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帮我的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把。”

  何大民沉吟了一下,道:“我已经和组织部的张部长打过招呼了,张部长没有回答我,我估计要想让他帮我们这个忙,我还得好好再磨他几次。”

  吴佳玲说:“希望到时候你能够不让我失望啊。”

  何大民感觉吴佳玲这些话中有着一股明显的让他不舒服的东西,故而刻意地反问道:“如果说这一次我尽了力,可是最后还帮不了你这个忙,那你会怎么做……”

  何大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吴佳玲就抢过了话头道:“如果有这样的可能,我相信你到时候会看到我怎么做的。”

  何大民感觉吴佳玲话中**裸的威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佳玲,看样子你是真的变了啊,你变得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吴佳玲说:“我之所以能够成长,还不是拜你何处长所赐吗?”

  何大民说:“是呀,你恨我,你是应该恨我啊。”

  吴佳玲说:“何处长,如果你现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你就先请回吧,时候不晚了,我还得早点休息呢。”

  何大民不淡定了,吴佳玲这是在下逐客令啊,而且是**裸地不给自己面子,他皱起了眉头问道:“好吧,我先走了,我会眷帮你搞定这事儿的。”

  何大民在和吴佳玲进行了一番交流之后,便离开了吴佳玲的住处,他在离开吴佳玲的住处后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丽都酒店开了间房间,并把温可妍招到了酒店跟他见面。

  温可妍很快就来了,她一进入何大民开好的房间就进入了浴室洗澡,她说她在外面玩了一天了,身上也有不少汗不信暗示。洗完澡后,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

  何大民轻轻地笑了笑,说:“可妍,你这是陪着哪个客户干体力活去了?看样子留了挺多汗的啊。”

  温可妍知道何大民嘴里调侃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便故作羞涩地回应道:“唉,何哥,瞧你说的,刚刚我约了药监局的李处长去散心,可是你知道吗,他什么地方都不去,竟然让我陪她打篮球,打的我全身都是臭汗啊,不洗我都难受死了。”

  “是呀,这个李处长就剩下这点儿兴趣爱好了,都混上处长了,怎么还就抱着篮球乐呵呢?你说他守着你这大美人,就不心动啊?”何大民感觉全身血液沸腾,干脆脱去了上衣。

  “何哥你要干嘛啊?”

  “何哥要干李处长不敢干的事儿。”何大民只穿了裤子,**着上身走了过去。她坐在床边,何大民靠了过去。

  “何哥,在看什么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你啊小宝贝,何哥可不是李处长,何哥都被你把灵魂榨干了。”何大民走了过去,搂着她,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地脸,她回过头,把嘴巴凑了过来。

  何大民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何大民知道,今晚她是何大民的了。于是何大民只是稍微吻了一下,或者说是把嘴巴贴了一下她的嘴就移开了。

  何大民慢慢的摸着她的头发,欣赏地看着她“你真美”,然后再一次托起她的嘴巴,深深地吻了下去,舌头伸进她的嘴,舔着她软软的滑滑的小舌头,而她此时也开始回应何大民,用舌头回舔何大民,于是两条舌头在她的嘴巴里面不停地交缠打转,嘴唇也不停地摩擦滑动,很自然地,何大民把她放倒在了床上。何大民没有下一步地动作,只是仍旧和她热吻,手不停地摸着她地头发和手,直到她开始轻轻地喘气,吻久了就开始有反应了。

  “对了可妍,我之前交代你去做的事情,你处理的怎样啊?”何大民用舌头轻轻舔了下她那敏感的下巴,还不忘轻轻地在旁边对着何大民亲过的地方吹了吹气,温可妍感觉下巴凉凉倍受刺激。

  “何哥,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当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帮你完成啦。现在我的人都已经到了吴佳玲的老家了,只等你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实施你的计划了。”温可妍道。

  何大民凑到了吴佳玲的耳边,道:“吴佳玲这个小妮子的确是应该上一下手段了,不然她踩

  在我的头上可都舍不得下来了。”

  “我早说这个女人一定要好好治一下了。”一想到高振宇对吴佳玲的关心,温可妍的心里对吴佳玲就本能地有股恨意,

  “你的耳朵很美啊。”何大民的嘴巴凑到了吴佳玲的耳边。

  的确,她的耳朵很美,不大,小巧的那种,稍一张嘴可以把它都含进嘴巴里面,用唾液湿润她的耳朵,用舌头在耳背上面轻轻的舔和摩擦,最后深呼一口气,慢慢地,全部吹进了她的耳朵里面。

  “啊!”她叫了出来,紧紧地用手抓住何大民的背,当何大民继续舔她的时候,由于痒,她忍不住用手在何大民身上乱摸,这一摸,何大民发现,何大民的宝贝已经开始硬了起来。

  何大民边吻,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腰,她不是那种排骨精型的,身上稍微有点肉,摸上去软软的,虽是隔着衣服,但是那种感觉绝不是随便找个女人就能给你的。她闭上眼,享受着何大民的抚摸和热吻,渐渐的,何大民发现她的呼吸开始加重,何大民知道,可以下一步了。

  “可妍啊,这段时间你要是有时间,可得好好在高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宇身上花点时间了。”何大民开始隔着衣服摸她的乳房,轻轻地抚摸,还是能让她感受到刺激的,她的胸不是很大,何大民用手在她的乳房上滑动,时不时轻轻地抓几下,而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忍不住有意识地摸何大民**地上身了。

  “你是不是想说,最近这段时间高振宇的身份可能会水涨船高,所以……”

  “是的,这两天关于高振宇的传言我可是听了不少啊。而且我也有一种感觉,这小子可能要走运。”轻轻地,何大民把手伸进了她的浴巾,她的皮肤很光滑细腻,白白的,肤质很好,摸起来很有手感。

  何大民缓缓地摸了摸腰部后,把她的浴巾拉了上来,她一直都没有拒绝,只是闭着眼去享受。

  “何哥,我知道了……你……你别动好吗……”

  何大民用舌头舔她乳房,手随之轻轻地挤压着,而舌头却丝毫没有松懈地继续舔吻着她那洁白细腻的乳房。

  “你这么美,何哥怎么会控制的了啊?”

  映入眼帘的是两块不大但是精美的乳房,**是淡红色的,乳晕的颜色很浅,而**却有点翘,握上去捏一捏,哇,真的很爽,滑嫩地皮肤,软软的乳房,挤压的时候,她已经忍不转始轻轻地呻吟了几声,何大民伸出舌头,用舌尖扫了扫她凸出地两颗樱桃,她猛地用手抱住了何大民,又忍不转始呻吟了,直到何大民用嘴巴含住她的**,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那种滋味,绝对是世界上最香甜醇美的女性味道,何大民一手**着她的乳房,一手不忘记继续摸着她的身体,身子还不停地摩擦着她的皮肤,而她的手则继续抚摸着何大民,就这样,何大民吻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后,抬起了头。

  “可妍,这一次我们的计划要是成功了,我就可以再次控制吴佳玲了。”何大民心满意足地说道,“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嗯,那你就好好感谢我吧。”她轻声说。

  “宝贝儿,我这就好好感谢你。”何大民再次压下,吻着她那红润的嘴,何大民喜欢把何大民的**和她的**贴在一起的感觉,然后晃动着身子,两只手则放到了她的腰间,轻轻地抚摸着,然后滑到了她的裤子上,慢慢地,拉了下去。

  浴巾脱掉,露出了里面的亵裤,白色的**是那样可爱和纯洁,把头埋下去,轻轻嗅着她的体香。

  何大民看着那**着的修长的大腿,不禁深深地被迷住了。

  “可妍,你好好地陪陪何哥吧,何哥都想死你了。”于是何大民抬起她的脚,慢慢地,把每一个脚趾头都放到了嘴里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吸,而她则闭上眼,轻轻地呻吟,一切都是那么唯美,那修长的腿是如此迷人,从脚趾头到脚背,从脚踝到小腿,再到大腿,何大民轻轻地舔吻着,直到了大腿根部,内侧,何大民把她的腿举起,舔着**边缘与大腿交界处,何大民知道,这里的刺激很大,而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娇喘起来了。

  何大民轻轻地脱掉她的**,看见了她最美好最私密的地方。而她一直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这一刻总是会到来的。何大民不舍得去摸她的小花园,那颜色很美,粉红的肉色皮肤上,泛着水儿的光。

  “啊!你…你…”她忍不住叫了出来,连话都说不清了。何大民继续用舌头摩擦了几下那儿,那个小凸起状物无疑是打开女人的钥匙,只需轻轻拨弄几番,她已经开始不停地呻吟了。

  此时此刻,何大民裆部的兄弟已经硬得有些疼痛了,何大民迅速脱下裤子,让它可以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也可以见识一下它即将要进攻的目标。当何大民移开嘴时,何大民的她已经开始忍不住呻吟了许久,而此时**也完全张开了,流出了很多水,那些水儿无疑是她的**与何大民的唾液的合体,忘记交待了,她的**真的很甜美,不知道是何大民的心理作用还是本身如此,何大民不禁一直用力吮吸着,而随着何大民的吮吸,她呻吟着自然而然地抬起了大腿,这样一来,大腿完全就被打开了。

  何大民再一次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一次,何大民们已是**相拥。何大民边吻着她,一边用手继续抚摸她的小花园,何大民怕她等下一下吃不消被何大民的老兄弟顶住的感觉而移开身体。然后,何大民开始慢慢地扶住何大民地老兄弟,代替何大民地手指,在她**轻轻地摩擦了起来。她再一次开始呻吟,手也用力地摸着何大民的身体,嗯,何大民想时候到了。何大民轻轻地顶了一下,她叫了出来:”疼,啊,宝贝,疼!”看她皱着眉头的样子,何大民十分心疼,唉,对不起,宝贝,何大民没有做好。但是何大民并没有拔出来,继续让老兄弟前端卡在了她的小花园口那儿。

  何大民开始轻轻地**,仅仅是不到一个老兄弟的深度,直到她慢慢适应,并开始轻轻地娇呻,于是何大民进一步深入,把整个老兄弟都陷入了她那嫩滑的小花园,紧紧地吻着何大民的老兄弟冠状边缘,不停的刺激着她和何大民地性器官,啊,真是舒服极了…

  “啊!”一声尖叫过后,她拼命地抓住何大民,身体紧缩着,满脸的痛苦,何大民已经差不多插入了三分之二。

  “啊,啊,啊嗯,宝贝,***,好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贝,慢一点,慢一点…”她轻轻地叫着,而何大民也温柔地插着,时不时用手去抚摸她美丽的乳房,嘴巴也不忘记贪婪地轻吻着她迷人性感的嘴唇。而何大民的爱人却忘记了去吻何大民的嘴,只知道张大嘴巴,轻轻地呻吟,可能是她比较内敛的缘故,声音不是很大声,但是何大民喜欢那种温柔的感觉,尤其是老兄弟**时,慢慢地摩擦内壁,慢慢地顶到她的子宫口…每次顶到那里时,她的声音都会变,事后她告诉何大民,顶到那儿让她很满足很舒服。

  “噢,嗯,啊…”她满足地轻轻地哼了几声后,睁开了眼,然后温柔地看着何大民。

  “呵呵,小骚货,何哥今天表现的怎么样啊?”

  “讨厌……讨厌死了……别叫人家小骚货了行吗……”温可妍娇滴滴地抗议着。

  何大民向她走了上去,然后轻轻地捏了捏温可妍尖尖的下巴,道:“小骚货,那你说说,要是不叫你小骚货的话,你说杜该叫你什么啊?”

  “讨厌,你讨厌,你就会欺负人家。”温可妍甜蜜地和何大民互相**着。

  何大民满意地看和温可妍,说:“小骚货,哥是不是很强啊?”

  温可妍在心里

  不禁笑了起来,感觉这老东西还真是挺自恋的,每次都干的两脚发软,竟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充能人,但是她虽然对何大民的这种想法感到不屑,但是本着顾客至上原理,温可妍还是装着很崇拜的样子,说:“哥,你每次都把人家弄得要死了,你还这么说风凉话,你这是摆明了欺负人家嘛……”

  何大民心满意足地抱紧了她的腰部,整个人压了上去,对温可妍亲昵地叫唤道:“我的宝贝,我来啦,我还要来啦……”

  ……

  对于龚庆文对丁强的审问结果同样不顺利,丁强始终给龚庆文丢下这么一句话:“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除非你让我见到我的律师。”

  专案组对丁强抓捕后,是进行秘密审查的,怎么能让丁强和律师见面呢,所以龚庆文的审讯工作也就只能暂时卡住了。

  早上十点多,龚庆文再次因为对审问丁强无果而到审讯室外面抽烟。

  龚庆文刚刚走出审讯室,才把香烟从口袋里拿出来,就看见政法委书记姚志东向他这边走了过来。龚庆文于是马上向姚志东走了上去,道:“姚书记,你来啦。”

  姚志东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在丁强那儿问出了头绪没有?”

  龚庆文道:“别说指望丁强向我们交代什么了,现在就说让他配合我们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他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愿意,还一口咬定要跟他的律师见面了才能考虑和我们交谈,我看这小子城府太深了。”

  姚志东道:“俗话说没有金刚钻怎敢揽瓷器活?丁强要是没有这两下子,在我们汉江也不会猖狂这么长时间啊。”

  龚庆文这时候也想起了一个问题,道:“对了姚书记,那你在审问丁强的那些狗腿子们的结果如何?有眉目了吗?”

  姚志东道:“这些狗腿子们长期受丁强的好处,要想在短时间里让他们指证丁强的罪证很难,不过这些人都是些屁股不干净的人,所以花点儿时间,想让他们张口合作,倒不是什么难事儿。

  龚庆文又恢复了自信,道:“是呀,这些不法分子,就是没有尝到有关部门的厉害,所以才会猖獗到这样的地步,现在落在我们的手里,不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可不行啊。”

  姚志东道:“丁强的事情,你着急也没用,还是花点时间慢慢磨吧,反正人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可以慢慢审理嘛。我现在来找你,是刘书记要我跟你谈谈你的事情的。”

  龚庆文不解地说:“我的事情?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啊?”

  姚志东道:“上次因为刘美丽在省城告状的事件,对你造成的影响很大,所以刘书记要求我趁着现在这个事件,安排人去找刘美丽谈话,让刘美丽还你一个清白。”

  龚庆文被姚志东一提醒,这才恍然大悟地说:“是呀,这事儿是得好好澄清一下,我现在还字接受休假式治疗呢。”

  姚志东笑了:“你这两天光忙着跟我抓捕丁强等人的大计划,把自己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还是刘书记不忘跟我提起呢。”

  龚庆文道:“呵呵,我这人啊,一有工作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着往前冲,其他的事是很难进入我的脑袋的。”

  两人相视一笑,接着龚庆文又道:“对了,那你打算让什么人找刘美丽谈话呢?”

  龚庆文道:“找刘美丽谈话的工作一直都是寒梅同志负责的,所以我准备让寒梅同志接着去找刘美丽谈话。”

  龚庆文和关寒梅也是老交情,知道关寒梅处理事情的方式,便开口道:“让寒梅同志去找刘美丽谈话,和适合嘛,现在我们有了相关指证丁强的证据,我想刘美丽可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坏警察了吧?”

  姚志东道:“这次让寒梅同志找刘美丽谈话,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龚庆文道:“没问题就好啊。”

  在专案组控制了大富豪酒吧事件的相关嫌疑人的第二天中午,关寒梅便接到了姚志东的任务,让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马上将刘美丽叫到检察院谈话。

  关寒梅在知道昨天姚志东指挥的抓捕计划大获成功后便开始激动不已,一直都在等待着组织安排他的心工作,现在接到了姚志东安排的任务,便马上让人把刘美丽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刘美丽很快被人带到了关寒梅的办公室,她穿着极其朴素,脸上的神情依旧和之前一样,仿佛是告诉关寒梅,要是想让她承认龚庆文不是坏警察她做不到。

  “刘女士,我们又见面啦。今天我请你来呢,是要跟你好好聊聊之前的话题。”关寒梅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

  |,“”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