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老同学邀请(2)



丁强一听到这次带她出去和见她的老婆有关系,马上改变了态度,道:“真的,真的是我老婆想要见我吗?”

  龚庆文道:“你现在走不走?不走的话我马上给我们上级打电话。”

  丁强预感,现在妻子能见到自己,肯定是和姐夫从中调度有关系,这会儿他的心情不禁一阵大好,感觉希望之火瞬间燃烧了起来,道:“去,我当然去了,哈哈,龚庆文,我敢跟你打赌,这一次你更加拿我没有办法。”

  龚庆文没有功夫去搭理丁强,他毫不犹豫地对身边的干警吩咐道:“带走。”

  将丁强带到目的地,龚庆文对手下的干警吩咐了要好好注意情况后,便走出了临时审讯室。

  林美娟见到了丈夫,发现丈夫满脸都是那种颓废和疲惫的神情,便关切地想要上前抱住丈夫,但丁强阻止住了她:“美娟,你先别靠上来,沉住气,沉住气。”

  林美娟和丈夫隔着一定的距离,哭泣着说道:“大强,你在里面还好吗?你怎么憔悴成这样啊……你……”

  丁强道:“美娟啊,我就知道你会想办法进来看我的,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老婆。”

  林美娟道:“老公,看见你现在这么憔悴,我都快伤心死了,看见你这样……我……”

  丁强道:“美娟,你先别哭,告诉我,律师帮我找了没有?”

  林美娟又想哭了起来,但是丈夫却在第一时间再次阻止了她的哭声出来。

  “美娟,你倒是说啊,帮我把律师找好了没有?”丁强再次问道。

  林美娟咬了咬嘴唇,道:“大强,你先别问我律师的事儿吧,我跟你说说外头的情况吧。”

  丁强道:“好吧美娟,我在里面呆了这么多天,外面的情况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了,你告诉我吧,这些天就是因为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所以我这几天什么话都不敢说,都被他们整死了。”

  林美娟道:“你的手下人都已经被抓了,而且大部分人都供出了你之前干的那些事儿,在公检法部门中也有十几个人因为跟你接触,而被要求接受相关调查……”

  听完妻子的话,丁强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看来刘维明和姚志东这班人要把我整死啊,看来我大势已去了。”

  林美娟道:“大强子,你知道你的大势已去也好,死亡虽然可怕,但是你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将要死亡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对付死亡给你带来的恐惧的。”

  以前,每当丁强跟妻子说出死亡二字,他的妻子都会不允许他说出口,但是这次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却听妻子说出了这样的话,便感觉自己死期将近了。

  “美娟,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一点拯救的希望都没有了?”丁强咬咬嘴道,他努力地让自己显得特别的坚忍,努力地不让自己有一点点地惊恐的样子。

  林美娟道:“你的手下都已经招了你的贩毒经历,而且在你的私人住处里也搜出了你私藏的枪支和毒品。所以,就算你现在以百分之百的诚意和他们合作,你也挽救不会来了。我因为你的事情也接受了几天他们的调查,所以我知道这一次你是……你……”

  丁强再次咬咬嘴唇,道:“我知道了,我知道我没有挽救下去的意义。对了美娟,我想你争取来看我的机会,应该废了不少功夫吧?既然我已经挽救不了了,你为什么还要冒险来看我呢?”

  林美娟道:“大强子,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跟你之间是什么话都感讲的,所以有句话虽然有点儿狠,但我还是要说出来……”

  丁强点点头,示意林美娟把话说出来。

  林美娟流了几滴泪,继续道:“大强,我相信你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应该很清楚吧,我也知道你应该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因为这对所有人都好。”

  丁强道:“我知道,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说完,他突然向前靠去,一把抱住了林美娟的脖子,小声地说了一句“放心,这下龚庆文也别想好过”,但是话音才刚刚落下两个干警就敏锐地跑过来,将他和林美娟拉开。丁强在被干警拉开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喊道:“是龚庆文害了我,是龚庆文控制着我干所有的事情,是龚庆文害死我的,你一定要替我讨回公道……”

  外头的龚庆文很快闻讯赶来,看见里面的一幕,对两人干警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两位干警陈述了刚刚的过程后,龚庆文又对丁强质问道:“丁强,你想要干什么?”

  丁强道:“我没干什么,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而已。”

  龚庆文知道丁强这是想要耍花招,便冷冷地对丁强命令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耍花招,现在你们夫妻的见面结束。”

  等林美娟一走,负责审问丁强的龚庆文接着走进了审讯室,对负责审讯室敬畏工作的人员道:“把人给我带走。”

  丁强看着龚庆文一眼,道:“龚副局长,慢点儿,我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

  龚庆文道:“丁强,有什么话,咱们回到专案组再说吧,在这儿你就别跟我耍什么花招了。”

  丁强将手铐在桌面上敲得梆梆响,道:“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副局长,你说我现在都已经被你绑了控制在这里了,你还担心我这么一个连行动自由都没有的人跟你耍花招吗?”

  龚庆文道:“我并不怕你跟我耍花招,但我比粗尊重我们的组织原则。”

  丁强道:“龚庆文,你他妈有什么狗屁原则,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想要在这里跟你说几句话,你在这里要是不想听的话,那错过了这个机会,我可就什么都不想要跟你讲了。”

  龚庆文考虑了一下,道:“好吧,你要说什么,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们在这儿说吧。”

  丁强道:“我看你是总算知道和我说话的姿态了,呵呵,呵呵呵……”

  龚庆文道:“好了,有什么话,你就快点说吧,别浪费时间。”

  丁强道:“好吧,既然你不希望浪费时间,我也不希望浪费时间,那就麻烦你把这两个小小干警给我撤了吧,我的话只对你一个人说。”

  龚庆文道:“你既然是真心要跟我说什么,那你就直接说吧,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将人撤走的。”

  丁强道:“我刚刚还夸你龚副局长是个聪明人懂变通的人,看来我是看错人了,你是一点儿也不懂变通的啊。”

  龚庆文皱了皱眉头,道:“我看你是又想跟我耍什么花招吧?既然你并没有要跟我交流的打算,那我们就完全没什么值得交流下去了。”说完,他又对身边的干警吩咐道:“给我把人带走。”

  “等等,等等等等。”在两个干警快要将丁强架起来的时候丁强突然对龚庆文提出了要求:“我知道你担心等干警一走我会袭击你

  ,我知道你的担心,我也理解你的担心,这样吧龚副局长,你让这两个干警留下来,我跟你说,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听我说……”

  龚庆文从丁强这一番着急的神情里,似乎也看到了一点丁强的示弱心态,他顿了顿道:“好吧,我听你说。”

  丁强刻意地向龚庆文靠了上去,凑到他的耳边小声道:“你审问了我这么长时间,一直问我身后是不是有人在支持着我,其实我知道你就是想从我嘴里知道,我的幕后操纵者是不是我姐夫对吗?”

  龚庆文听着丁强突然说出来的这些话,感觉丁强这些话可能是想要向他传播某种信息,他顿了一下道:“丁强,要是你有什么话要说的话,那你就把话说清楚一点儿,就这么带着我们兜圈子,对你对我来说,都实在没意思。”

  丁强可不管龚庆文这些画中的激将成分,嘴角掠过了一丝冷笑:“可是,你永远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龚庆文,上次刘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丽的事情整不了你,这一次你可别想好过了。”

  龚庆文顿时感到一股不祥的预感:“丁强,你废了这么多功夫,难道就是要跟我说这些类似于开玩笑的话吗?”

  丁强对龚庆文的这番话依旧是没有什么反应,但他却很突然地暴躁地大声道:“龚庆文,你不得好死,龚庆文,你不得好死,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啊……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在指使我,所以的事情都是你在控制我干的啊……”

  对于丁强嘴里说的这些突如其来的话,龚庆文感到也别的不解,他感觉丁强是不是疯了,为什么会从他嘴里说出这些不知所谓的话呢?可是,当她看见丁强的眼睛里有一种类似于胜利者的姿态时,他又感到了一种类似于危机感的感觉。

  “带走,把他给我带走。”龚庆文被丁强这突如其来的疯狂怔了一会儿才发布了这个命令。

  两名身材壮实的武警战士很快将丁强控制住了,将他提出了审讯室,世界终于安静了一点。

  ……

  因为从见识了丁强的疯狂一幕,龚庆文的心里于是有了一块心结。

  将丁强送到安置地点后,龚庆文对前来了解情况的关寒梅说了今天的事情,他把丁强今天突然发疯的情况,向关寒梅做了陈述。等说完这些事儿,他又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道:“寒梅老哥,你说丁强又不是失心疯了,他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这样的话呢?”

  关寒梅道:“是呀,我也觉得这时候挺玄的,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寒梅老哥,你说丁强会不会还想利用我来达成他的某种目的呢?”龚庆文再次皱了下眉头道。

  “这也有可能,你还记得当初赵贵临死前摆了你一道的事情吗?我估计他又是想估计重演吧?”关寒梅犹豫了一会儿道,“所以这段时间里,咱们可真的好好留意留意啊。”

  龚庆文道:“我现在一直想不明白的一点就是,丁强猛地凑到林美娟耳边说的那些话,究竟说的是什么呢?”

  关寒梅道:“这倒是个大问题啊,刚刚我也看了他们夫妻见面的视频了,最关键的地方应该在丁强扑到他老婆耳边说的那些话,话肯定不多,也许就一两个字。因为嘴巴紧紧靠着刘美丽的耳朵,所以我们根本看不出来他说的话是什么?”

  龚庆文道:“的呀,当时的情况很突然,负责看守的干警根本也反应不过来,所以对他们的交谈内容我们是很难查实了。”

  关寒梅道:“他在被干警拉开的时候,一直在喊着说被你害了,这可是一个很关键的点啊,丁强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要一直说这句话?他说这句话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我们应该也别留意的地方啊。”

  龚庆文道:“是的,所以我现在也很头疼,后来丁强要求跟我单独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也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怀疑,怀疑丁强这次可能又想跟我们耍什么花样,特别是丁强被带走时他的那种眼神,我印象特别深刻。”

  关寒梅道:“是呀,我在视屏中也感受到他这种眼神中那种微妙了的信息了,好像是一个阴谋者达到了他的某种阴谋时才会有这样的神情。”

  龚庆文这才恍然大悟了起来:“对对对,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我就是觉得他身上有这种类似于阴谋者达到某种阴谋的姿态……就是这种感觉。”

  关寒梅道:“是呀,既然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感觉,那就应该好好地做好准备,不让这些不法者钻了空子,反过来对付我们才是。”

  龚庆文点点头,道:“寒梅,寒梅老哥,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应该做好一切防备工作才是啊。”

  ……

  岳宝磊晚上回到家里,就被妻子告知说林美娟已经去和丁强见了面。

  岳宝磊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激动地对妻子问道:“是吗?美娟已经去见过大强子呢?那情况怎么样呢?”

  丁淑芬道:“美娟说她已经把大致的情况向大强子说了,而且大强子也向她表示一定会死扛到底。”

  岳宝磊这才稍微放心地舒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啊。”

  丁淑芬道:“大强子还要美娟转告你,他是不会出卖你的。”

  岳宝磊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好兄弟,大强子真的是我们的好兄弟啊。”

  丁淑芬见丈夫已经哭出声来了,她也忍不住哭泣道:“是呀,大强子真的是我们的好弟弟啊,现在一想到大强子在里面所受得苦,我这心里真是难受极了……”

  夫妻两人在丁强的问题上交流了一会儿功夫,岳宝磊便将这话题结束了,转而认真地对妻子问道:“对了,美娟在跟大强子交流时,大强子还说了什么情况没有?”

  丁淑芬道:“有,美娟说了,当他们在快要分开的时候,大强子还一个劲儿地要对美娟说,是龚庆文害了他,说造成现在的局面都是龚庆文害的,是龚庆文控制着他干了这一切。美娟对大强子突然跟他说这些话感到特别的不解,所以今天还特地问我,大强子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呢?”

  对于丁强要达到的目的,岳宝磊也感到奇怪,他愣了一下,沉吟道:“这事儿真是不简单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丁淑芬道:“老岳,你倒是说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大强子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呢?大强子到底是要干什么?”

  她的丈夫依旧是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愁眉不展地沉思了起来。

  丁淑芬于是不敢再打扰了,她耐心地等待着丈夫从那种沉思的状态中缓过神来。大约过了两分钟,岳宝磊才“啧”了一下,道:“大强子看来是知道了我们目前的处境啊,这会儿大强子估计想帮我们解决掉一些压力。”

  丁淑芬道:“老岳啊,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呢?”

  岳宝磊道:“大强子这是在用他最后的力气帮我们的啊。”说完,他认真地看了下妻子,继续道:“淑芬,你先去准备一下吧,我们去一

  下美娟那里,我要在听一听美娟的陈述再说。”

  丁淑芬虽然还没有从刚刚那种不解的状态中缓过神来,但她会意地点点头,道:“嗯,好吧老岳,我这就去准备。”

  在丁强和刘美丽的别墅里,岳宝磊让林美娟再次陈述了她和丁强见面后的情况。

  在做好这些陈述后,林美娟便主动地向岳宝磊问出了她内心的不解之处:“姐夫,你说大强子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呢?”

  岳宝磊道:“大强子这是想要解决我们现在的压力啊。”

  林美娟大为不解地说:“姐夫,现在听了你说的这些话,我更加不明白了,大强子说龚庆文害了他说龚庆文利用他,这和他要解决我们的压力有什么关系啊?”

  岳宝磊没有帮像和妻子对话时那样的带有神秘感,而是淡淡地舒了口气,道:“大强子的心思我懂,他这是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机会出来了,所以他想用他自己来给龚庆文抹黑啊……”

  林美娟道:“姐夫,你能够说的明白一点儿吗?我虽然和大强子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夫妻,但对大强子的意思,我是真的很不理解啊。”

  岳宝磊道:“大强子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这是要给外界造成一种假象,让外界知道他之所以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都是龚庆文在控制的。”

  林美娟道:“姐夫,大强子的意思我明白,可是他想要让外界知道他落到现在这样的局面没有那么容易吧?也许他是想要把当初赵贵的那一招再次使用出来。可是,当初赵贵毕竟是在逃的状态,他是有办法用给他自己能力给龚庆文抹黑,可是大强子现在可是被专案组给控制了,一点儿人身自由也没有,要说想要把赵贵那一招再次使用出来,姐夫,我看没有那么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易吧。”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神界商城 | 都市之游戏化人生 | 都市之兽王 | 都市之天降正义 | 独医无二 | 逗逼老爸 | 发个红包去未来 | 二次元之悠闲 | 二次元之农夫 | 法源 | 放牧美利坚 | 分身八爪鱼 | 放牧澳洲 | 疯狂农场主 | 盖世巨星 | 服装设计师之王 | 功德之主 | 港岛大亨 | 高二病也要谈恋爱 | 光路星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