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到新的机会(1)



嗅到新的机会

  到了林美娟家别墅内部,高振宇和欧阳菲菲向林美娟说明了来意后,高振宇又征求性地对林美娟问道:“林女士,林女士,请问我们现在方便进行谈话吗?”

  林美娟点点头,都:“今天早上纪委的人也来过了,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配合你们就是了。”

  三个人在一楼的大厅沙发上坐好后,欧阳菲菲就将笔记本摆好,对林美娟问出了第一个问题:“林女士,我想最近网上流行的那个帖子的事情,你早上和纪检的人交流过,应该也知道了一点其中的情况吧?”

  林美娟毫不掩饰地说:“是的,纪委的领导早上跟我交流过了,他们是怀疑网上的那些帖子是我找人操作的,你们这次来,也是为了证实这事儿是不是我操作的是吧?”

  在欧阳菲菲开始记录的时候,高振宇开口道:“是呀,这件事是自从你去和丁强见面之后发生的,根据当时在场的目睹你们见面的过程中,丁强还出现了一系列的反常行为,这一点请你给我们陈述一下。”

  林美娟道:“我直接跟你们说了吧,我知道你们是因为在我看了丁强后网上出现了那么强烈的舆论,所以怀疑是我在暗中操作的,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我是个懂法的人,我不会干那种违法的事情。所以不管你们怎么想的,网上舆论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关于我去和我丈夫见面的事情,负责调查我丈夫事情的专案组也找我谈话过了,但我明确地告诉了他们,我丈夫告诉我,他在专案组那里收到了虐待,并且我丈夫还向我指出,是有人在暗中强迫他进行毒品买卖牟利的。”

  从林美娟这儿得到这么一个答案,高振宇和欧阳菲菲的心里都感到很意外,这他妈是啥事儿呀,难道林美娟真是使用了当初刘美丽一样的手段,想要把矛头直指龚庆文吗?要是这样的话,接下来恐怕会有一场更加激烈的阴谋吧?

  欧阳菲菲听了林美娟的话后,马上便以一种类似于讽刺的语气,道:“看来这个龚副局长真是倒霉啊,之前出现了赵贵事件,搞的他都气生病了,想不到这会儿又被人给黑了,我看接下来恐怕又会有人对他使出什么阴谋诡计的吧?”

  这话听得林美娟心里很不是滋味,道:“是谁在中间搞阴谋,我是不知道,但我会为了我丈夫的事情,在法律许可的范畴内为我丈夫争取到他该有的权力的。”

  高振宇犹豫了一会儿道:“林女士,听你刚刚说,你是在和你丈夫见面了之后,认为你丈夫在专案组手下受到虐待,所以你准备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正常的程序为你丈夫维权对吗?”

  林美娟道:“是的,我是个懂法守法的人,所以我知道用什么办法帮我丈夫维权,才是正确的。”

  高振宇点点头,道:“林女士,你说的很对。对了,据说你丈夫在和你见面的时候,一直强调是公安局的龚庆文副局长害了他的,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要利用法律的手段,对龚庆文进行相关的控告了。”

  林美娟毫不掩饰地说:“是的,我就是准备这么做,现在我正在和律师交涉,至于其中的情况,我不方便跟你说。”

  高振宇道:“林女士,我很理解你。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希望你能够回答我,那就是你对龚庆文这个人是怎么看的?”

  林美娟道:“我们今天的谈话是为了交流网上的舆论是怎么形成的?以及这个舆论的制造和我有没有关系,至于我对龚庆文的看法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交流,我有权保持沉默。”

  高振宇听完了林美娟这么说,感觉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意义,便认真地在楼下大厅的有限空间里扫了一圈,希望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离开林美娟家别墅,欧阳菲菲就一个劲儿地在高振宇的耳边道:“高哥,错不了,错不了啊,这个林美娟肯定是有问题的,网上出现了那样的舆论,这个林美娟肯定是逃脱不了干系的,我断定她现在一定是在酝酿着某个更加险恶的阴谋呢。”

  高振宇看着欧阳菲菲那喋喋不休的样子,刻意地笑道:“欧阳,你说这么多没用,法律需要的是证据,你说的这些疑虑我也有,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我们现在说什么都不算啊。”

  欧阳菲菲道:“高哥,你有没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在说起龚庆文副局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都和说别的话不一样,我感觉她肯定是什么阴谋诡计要爆发。”

  高振宇笑了:“那你觉得,他的这个阴谋诡计会是什么呢?”

  欧阳菲菲撅着小嘴道:“这个我怎么知道啊,要是我知道的话,我还用问你吗?”

  高振宇想了想,觉得现在彼此间把话题浪费在这儿,实在是一点意义也没有,他想了想道:“对了欧阳,我刚刚听你跟我提起那个岳海安,你对他的情况了解多少啊?”

  欧阳菲菲听到高振宇提起岳海安,马上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道:“对了高哥,你倒是跟我说说,这个岳海安是不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啊?”

  高振宇道:“欧阳,我说你又神神叨叨了吧,我跟你说,这个岳海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哪知道是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什么关键人物啊?”

  欧阳菲菲不以为然地说:“高哥,你又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要是这个岳海安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物,你会在我的面前表现的这么重视吗?我就不信了,你会把心思花在一个毫无用处的人身上。”

  高振宇心想,我真是受够了你这好奇心很重的丫头了。但他同时又考虑到欧阳菲菲这丫头的嘴里也许能吐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于是便缓了口气道:“我刚刚在林美娟家的大厅里一直观察,在观察的过程中我发现林美娟家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放了十几根香烟,从这些香烟的数量上判断,我觉得林美娟刚刚那个人一定在林美娟家逗留了很长的时间。”

  欧阳菲菲道:“你怎么能够判断那些香烟都是岳海安抽的呢?”

  高振宇道:“这些烟灰缸里面只有三更中华香烟的烟蒂,而我刻意去数的那十几香烟全都是九五至尊的烟蒂,而且我们一进来的时候,还有一根烟蒂的刚刚熄灭不久,所以我断定这些香烟一定是岳海安抽的。”

  欧阳菲菲拍了拍高振宇的肩膀道:“高哥,看样子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侦探啊,想不到你从这些小小的细节中,就能够推理这么多情况出来。”

  高振宇道:“我不知道岳海安到林美娟的家里和她交流了些什么,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岳海安的情况,你要是知道的话,就跟我说说吧。”

  欧阳菲菲道:“这个岳海安啊,跟我前男友玩的特别好……”

  “怎么,你和那位大少爷分手了?”高振宇想起了之前跟陈曼妮去欧阳菲菲男友家参加万圣节舞会的情景。但他很快就后悔了自己这打算了欧阳菲菲陈述下去的行为了。

  “哦,对不起,忙你继续说吧。”高振宇马上改口道。

  欧阳菲菲道:“唉,我之前就已经跟你说过我跟他分手了,你怎么就忘了呢?我跟你说吧,我之前跟这个岳海安接触过几次,据说这个岳海安虽然是公安局局长的侄儿,但是年龄比岳宝磊才小五六岁,岳宝磊当初还是警队的一个队长时,这个岳海安还是一个小混混呢,他们叔侄两人一个在黑道一个在白道,相互勾结,这些年在汉江市可是发了不少财呢,不过随着后来岳宝磊在公安系统的官越做越大,这岳海安的身份也慢慢地从

  一个小混混成长成一个商人了。”

  高振宇道:“可是我现在还有一点很不明白,那就是这个岳海安和岳宝磊的关系,好像在汉江市没几个人知道吧?”

  欧阳菲菲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也是从我前男友那边才了到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样的信息的,至于他们的情况为什么不为人知,我就很难清楚了。”

  高振宇道:“嗯,看来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欧阳菲菲又问:“对了高哥,那你觉得这个岳海安有没有问题?”

  高振宇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个岳海安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林美娟的住处,这情况是很难说的。”

  欧阳菲菲道:“高哥,你说会不会这样的一种可能,岳宝磊和林美娟之间有什么关系,可是因为彼此关系微妙,所以不方便接触。就让岳海安来见林美娟了。”

  高振宇道:“这个可能性按道理说不大啊,要是岳宝磊真希望在这危险时期不跟林美娟见面,他完全可以通过电话方式联络,或者是利用手下人和林美娟接触,完全没必要派侄儿去跟林美娟接触。”

  欧阳菲菲道:“高哥,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岳海安是自己有什么事情要跟林美娟见面的,可能岳海安和林美娟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吧?”

  高振宇笑了:“我可没有这么说,你也别这么想,这种事情我们得靠证据说话。”

  欧阳菲菲于是趁势道:“高哥,证据靠的是我们用自己实际行动去争取的,所以我觉得,要想得到能够证实岳海安和林美娟有关系的证据,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再次联盟,一起寻找证据。”

  如果是之前,高振宇肯定会毫无疑问地将欧阳菲菲的这个想法打消,让她把这情况向专案组汇报了事。但是,现在他又考虑到自己已经答应了施熙雯,对岳海安的情况进行保密,所以现在高振宇要做的事情,就是应该保证让欧阳菲菲住嘴了。

  “呵呵,欧阳,你不说这事儿,我还打算跟你说呢,这事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地去了解了解。”高振宇假意对欧阳菲菲赞同道。

  然而,他这突如其来答应了欧阳菲菲的要求,倒是让欧阳菲菲感到诧异了:“高哥,你先等等,你先等等……”

  高振宇诧异地说:“呵呵,你又怎么啦?”

  欧阳菲菲道:“你这变化实在太大了,我一时半会的实在很难接受啊。”

  高振宇道:“我说你都在想什么呢?怎么尽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啊?”

  欧阳菲菲道:“我是觉得,以前你对我提出的建议都是爱理不理的,这会儿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了呢?”

  高振宇解释道:“以前是因为我根本瞧不上你那些建议,所以我不答应了明白吗?现在这个岳海安倒真是一条值得我们好好侦查的线索,所以我们有继续侦查的意义嘛。”

  欧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菲菲又道:“懒得理你,那我现在问你,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个线索向上级领导汇报啊?”

  高振宇道:“我们的上级领导是游主任,把这个线索告诉游主任,其实意义是不大。而负责调查丁强团伙的专案组手段肯定比我们多,要是他们认为岳海安是可值得调查的线索,相信他们的办法一定比我们多吧。”

  欧阳菲菲撅着小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暂时不把这事儿汇报出去吧?”

  高振宇笑了:“好了欧阳,现在你先不要想太多,接下来我们一起好好努力吧,不过我可把话说前头,任何时候你都不能擅自做决定。”

  欧阳菲菲也提醒道:“那你也得先答应我,这次我们的大计划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不了了之,这次不管是谁掺和进来,我们都要把这个计划搞的有始有终。”

  高振宇笑了:“成交。”

  ……

  林美芳在网络上掀起的这场舆论,在汉江市搞的人心浮动。百姓们抱着看戏的态度,从中猜测着汉江市的领导们如何如何地玩忽职守,甚至还有人在网上造谣说龚庆文这些年在汉江市进行怎样的违法勾当。而这次的舆论也让汉江市各个部门的官员们人心惶惶,几乎所有的部门里都有人传言,说这次抓捕丁强等人事件,就是外地派领导打压本地派干部的导火索,至于为什么大家会这么想呢?原因很简单啊,你外地派的领导要是没有动作的话,专案组工作为什么不让本地派的干部负责呢?为什么偏偏让龚庆文参与呢?要知道龚庆文的为人在网上可是传得沸沸扬扬嘛。

  市委书记刘维明对这次的舆论问题也关心的很,他先是把秘书秦远方叫来,向秦远方了解了大致的情况后,又让秦远方打电话把政法委书记姚志东叫到他的办公室。

  姚志东很快来了,他一来刘维明就打发了秘书秦远方,然后对姚志东问道:“志东同志,我刚刚听了小秦秘书讲的大致情况,你跟我说说看,现在庆文同志的这个事儿到底处理的怎样啦?”

  姚志东道:“姚书记,在舆论出现到现在,我已经责令有关部门把网上的这些东西都给处理了,可是现在这互联网多少有些漏洞,要一下子处理掉这些东西,多少还是有些费劲啊。”

  刘维明道:“那派去和林美娟接触的部门得到的结果如何啊?”

  姚志东道:“纪检部门和督查处都去找林美娟谈话了,但是林美娟一直强调自己不会干违法的事情,并且她还强调说会通过法律的手段,去追究专案组虐待他丈夫的责任,还说她丈夫和他见面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时候强调庆文同志……”

  刘维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他又是想要耍花招说是龚庆文同志控制着他进行毒品买卖交易吗?”

  姚志东点点头道:“是的。”

  刘维明摆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语气,道:“唉,你说这些人,他们怎么就盯上了请问同志呢?而且他们要搞庆文同志的方法怎么还是一层不变的呢?怎么就一个劲儿地使用同一种手段呢?”

  姚志东道:“刘书记,您别生气,现在敌人是已经穷途末路了,估计是他们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吧?我想我们再攻丁强一段时间,一定能够攻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的。”

  现在,话题交流到丁强的身上了,刘维明也就不再抱怨了,他叹了口气道:“对了志东,丁强这两天还是什么都不肯交代了吗?”

  姚志东道:“本来,在没有和林美娟见面之前,他对我们的审讯工作有时候还会配合一点儿,可是在跟林美娟见了面之后,他对我们的态度就完全发生了变化。”

  刘维明道:“什么变化?”

  姚志东道:“现在我们问他任何问题,他都是很干脆地承认了,摆出了一副爱查不查的姿态。就是当问及关于他背后保护伞的事儿,他就一点儿也不肯配合了。你不管问他什么问题,他都是一问三不答,要回答也都是说他本事厉害,做的事情神出鬼没,让公安局的人肯本抓不到他。”

  刘维明摞了下身体,道:“依我看啊

  ,这个丁强肯定是要保他的背后保护伞了,既然他是已经彻底完蛋了,所以他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姚志东道:“是的,现在他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关于他贩毒的一些证据,我们也已经找到了,要不是因为他背后的保护伞没有揪出来,这个丁强恐怕都已经枪毙了,唉。”

  刘维明道:“对了,上次我们召开会议的时候,不是要求公检法部门的那些干部配合调查吗?你们从那些干部的身上找到了相关的证据没有?看看丁强和这些干部们之间有没有问题可以调查出来的。”

  姚志东道:“除了公安局的7个干部查不出具的证据,其他16个干部的问题基本上都已经得到了证实。”

  刘维明道:“那就把已经证实出问题的干部,都给我处理了,该交给纪检部门的交给纪检部门,该撤职的撤职,该关进看守所的就给我关进看守所,绝不姑息。”

  对于刘维明的丰富,龚庆文还是有些顾虑:“刘书记,我看要处理这些干部,还是先缓一段时间吧,或者说先处理一小部分情节比较严重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吧?”

  刘维明道:“你是担心我一下子处理这么多的干部,会让汉江的这些有居心者认为我是在进行换血运动的第一步吧?”

  姚志东道:“刘书记,按道理说我们是不应该怕这些人的议论,但是您是市委书记,所以要该注意的地方还得注意呀,不然……”

  刘维明再次将姚志东的话打断,道:“他们爱怎么想,就让他们怎么想吧,咱们共产党人做事情,就应该按照共产党人的党章国法去做,整天顾虑做点事情会被人传,那我们共产党还谈什么事业,还谈什么建设啊?这些人一定要给我严肃处理,绝对要保护好我们共产党人的纯洁性。”

  见姚书记处理这些人的态度这么坚决,姚志东也就不再多睡说什么了:“好吧刘书记,那我就遵照您的指示,把这些人应该处理的,都给我处理了吧。”

  刘维明道:“是的,就是应该这么做。”

  姚志东再次点点头,表示了自己会遵照刘书记的意思办。

  ……

  高振宇周末回到了家里的时候,刚刚进门就看见母亲和一个30出头的年男人正在交流着。他刚想过去打了个招呼,就发现那人陪着笑,对他低了一下头就离开了。

  高振宇对这人的到来感到特别的不解,就眯着眼睛对母亲问道:“妈,这人是谁啊?”

  吴华美道:“这人啊,之前是一个学校的数学老师。”

  高振宇笑了:“一个学校的数学老师来我们家里干嘛啊?咱们家又没有孩子要上学。”

  吴华美道:“这个教书的年轻人是市委梁秘书的侄儿,跑到我们家里跑动,说是希望你爸爸能够给他向刘书记提一下他的事情。”

  高振宇笑道:“呵呵,这些教书的是不是都太单纯了,先不说爸会不会帮他把这事儿向刘书记提起吧,就说最后我爸真把这事儿向刘书记提起了,你说刘书记能够管这么一个小事儿吗?不可能的事儿,刘书记这么大的一个领导,哪有闲工夫管那破事啊。”

  吴华美道:“呵呵,说的也是,这个教书的还真是有点儿单纯,哪有人一上来就给我送钱的呀。”

  高振宇道:“老妈,那你收了人家多少钱呢?”

  吴华美道:“你真当你老妈我装钱眼啦,你说一个年轻人一上来就给你老妈我塞钱,我敢收吗?我当然不敢要这钱啦。”

  正好说着,一家之主高朝东就开门进来了。见母子两人在做交流,高朝东便开口问道:“我说,你们娘俩都在交流些什么啊?”

  吴华美道:“没啥事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是有个年轻人跑到咱们家找你。刚好你不在,所以我给打发走了。”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