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拉拢本地实力官员(2)



高振宇努力的让自己去适应王飞儿今天的这种状态:“嗯。”

  “你说会去省城找我吗?”

  “嗯。”

  “你陪我在这儿出吹风吧,我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好。”

  “嗯。”

  陪着王飞儿在路边吹了半个晚上的风,王飞儿才想刚刚懂事的孩子一样,在他的脸上啵了一口,说:“我们回去吧,可别把你这大叔都冻僵了。”

  高振宇对王飞儿今天变化感觉非常的不解,但是还是点点头说:“嗯。”然后,心中又是一种不知名的情绪纠结的。

  将王飞儿送回了房间,高振宇就嗅到房间里充满了女孩子特有的香味,突然有一种意乱情迷的感觉。王飞儿懒懒地躺在床上,摆着一副特别难看的醉酒姿态。短裙因为姿态不正的缘故,把里面的春色都泄露得一览无余。这姿势虽然不雅,但高振宇倒已经完全习惯了。

  见到床上的那副充满诱惑的身体,高振宇身体的某个地方就早已“性”致勃勃地表示出它的亢奋了。虽然如果,但是他现在还没有要和王飞儿干上一场的兴趣。

  高振宇轻轻地走到她床边,又轻轻地帮她盖上了一张被子。因为把持住自己的欲望,所以那一套动作他做得滴水不漏。

  可就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王飞儿却忽然抱住了他的身体,然后特别伤心地哭泣着说:“高振宇大叔,不要开我,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声音如果唱歌一样。他愣了愣,用一种温柔的语气对她说:“傻丫头,你怎么了,好好休息吧。”他的话一说完,王飞儿便“哇”了一声哭了出来,她抱着他抽泣着说:“不行,我没几天就得去省城报道了,你可得多陪陪我。”

  他轻轻地捧起王飞儿那美丽的脸,安慰她说:“傻丫头,那我今晚就不走啦。”

  “这还差不多。”王飞儿先是文静地看了看高振宇的眼睛,一副娇柔动情的样子,然后整个人就靠紧了高振宇。高振宇突然忍不住低下头,按着步骤轻轻地吻了王飞儿一下,她没有拒绝他,而是红着脸看了他一下,把脸转到别处。此时他才觉得,这个瘦小的女孩也是那样的美艳。他按捺着心头的兴奋,安慰她说:“你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啊。”

  “那你要好好对我哦。”她幽幽地说着,眼里也是充满了幽幽的怨气看着高振宇,这时候她的手也暧昧地在他的身上爱抚了起来。看着王飞儿那双灵动又充满野性的眼睛,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欲,于是他迅速地朝她的双唇吻了下去,然后和她紧紧地缠在一起。她的身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微微地抖了一下,并不是拒绝,而是用更加猛烈的方式朝他吻了上来。

  他收到了她的信息,于是兴奋地用牙齿撤掉了她胸前的束缚,一对跳动的白兔便颤动着出现在他的眼前。房间里弥漫着情欲的味道,而且很浓。这种味道让他的头脑变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像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兴奋。然后,王飞儿也迅速地扯掉了他身上的束缚。这种气氛让他兴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身下压着的这个狂野的女孩,看着自己身下那白皙,细腻的身子,他忽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最后还是王飞儿轻轻地咬着他的耳朵说:“大叔,快,快来吧,快点进来。”虽然高振宇之前一直都处于一种心情游离的状态,但听了王飞儿这话后,他就像一个受了鼓舞的兵士一样,精神焕发。见她这般的投入,于是他放弃了双手的探索。然后是像勇士一样朝她进攻,进攻。

  王飞儿很快地就发出了一种跟别的女人不同的声音。现在,他的心里是欢愉的,她的指甲深深地掐在了他手臂上的肌肉里,他感觉自己的手背有点微微的疼痛感,但是这种疼痛感却加剧了自己的亢奋,于是他更加用力地冲刺,冲刺……

  在高振宇卖力地冲刺的时候,王飞儿突然坐了起来,接着酒劲她把他推倒在床上,醉眼迷离地吻过了他的乳头,她用手抓住了他的本钱。她张开了口,用那灵巧的舌头**他的本钱,舌尖彷佛像一只笔尖一样在他的本钱上轻巧地移动,突然,张开嘴巴一下子把那里整根含了进去,温热的小嘴把他的本钱全部包裹起来。

  王飞儿这些动作完成的非常的连贯,就这么两下,久经沙场的高振宇差点缴枪投降了。高振宇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下去非得出来不可,他把她拉过来,也不顾的她刚吃完他的本钱,用嘴印上了她的唇,抱着她把她放在床边上。

  “小宝贝,我要你。”高振宇的本钱已经处在青筋暴涨的状态,他大声地吼着,并且将自己心里的愧疚感甩的远远的,把本钱抵在小花园上,用前端轻轻地摩擦着,慢慢的磨,就是不顶进去。

  “嗯…啊…啊…嗯…啊…”王飞儿开始大声呻吟了,同时屁股也在扭来扭去。

  “啊……快点给我……我快受不了了……”王飞儿抬起头在高振宇耳边呢喃着,用手抱住他的屁股往里推。她虽然醉眼朦胧的,但是力气却大得出奇。

  高振宇的本钱一下子戳进去了,早已经湿润的小花园没有一点阻碍,潮湿而又温暖的软肉包裹着他的本钱,就好象泡温泉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简直舒服的要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飞儿紧紧拥抱着高振宇的屁股,湿热的小花园好像产生了吸力,紧紧地吸着他的本钱。

  “啊…”不管她怎么抱住高振宇的屁股往里拉他就是不着急,本钱一下子插到底又全出来,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抽插着。

  “啊…嗯…嗯…啊…快点…啊…”王飞儿闭着眼头不停的晃着,秀发乱舞。高振宇没了先前的**的心思,本钱越插越深,动作也越来越大,猛烈的撞击着这个小花园。

  “啊…***…啊…啊…”王飞儿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更刺激着高振宇全力的抽插着。疯狂的干了快十分钟高振宇还是没有射的意思,他干脆把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

  王飞儿坐在高振宇身体上,不时的用一只手抚摸着高振宇的乳头,她把屁股蹲坐在他身上,慢慢的抬起来到他的本钱快出来时在慢慢的坐下去,眼睛却似醉非醉地睁开着。

  “啊…啊…东…嗯…这样舒服极了…”王飞儿趴在床上,怀里抱着个枕头,腰配合着高振宇的动作一扭一扭的。

  高振宇抱着这个大白屁股,听着她爽爽的**声狠命的抽插起来,“啪…啪…”的撞击声已经不绝于耳,高振宇到了顶点,疯狂的插了几下后他就想抽出来。

  王飞儿已经感觉到高振宇要抽出来,她反手抱着他的屁股,扭过头让他不用出来,高振宇再也控制不住了,本钱紧紧的顶住小花园,将自己的子孙后代全部冲进了深处……

  ……

  清鞑枋摇

  清鞑枋易落在市区最为繁荣的涂门街,涂门街是一条极其热闹繁荣的商业街,在这如此繁荣的闹市里有这么一个清幽别致的茶室,犹如给一副充满世俗的画卷中增添了一笔超凡的韵味。现在,在这茶室的贵宾包间里,却坐着两个汉江市的实力派人物,而他们的交谈内容,则又让这超凡的空间,变得更加世俗了起来。

  坐在这里的两个实力派人物,分别是汉江市市政府的二号人物常务副市长文望明,以及汉江市公安局局长、副市长岳宝磊。

  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了做工精美的红木太师椅上慢悠悠地喝着茶,文望明在岳宝磊的面前,

  表现很平稳,他一会儿端起了茶几上的茶说开始慢悠悠地喝着,一会儿又拿起一本书古玩坚定的书本,在书本上仔细地评鉴着。好像今天他来到这样的场所,就是要让自己的身心好好放松一下似的。

  相比起文副市长的闲情雅致,公安局长岳宝磊的心情就相对沉重了起来。他看着文望明优雅定喝了半天的茶水,又耐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性子等文望明翻够了手中的书,才叹了口气,道:“文市长,你说,这刘书记一到我们汉江市,就处理了检察院和法院那么多的同志,你说他这手笔……是不是太狠了啊?”

  岳宝磊把他现在想要说的话说完,然后又偷偷地敲着文望明脸上的神情,仿佛是希望能够从文望明的脸上捕捉到什么似的。

  文望明在听完了岳宝磊的话后,却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优雅地喝了口茶,以一种不紧不慢的语气道:“那些被刘书记处理的干部,如果是本身真的存在什么问题,那他们不仅不是我们的同志,他们更不配被称为共产党员。”

  尽管岳宝磊和文望明已经接触很多次了,但是岳宝磊对文望明却总是有一种明显的疏离感,在岳宝磊的印象中,文望明对谁都是习惯性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管岳宝磊和文望明已经暗中勾结了许久,但每次有什么事情要找文望明交流,文望明都不能痛快地与之交流,每一句话该说的道貌岸然,文望明就一定要说的道貌岸然,仿佛他就是共产党队伍里的一面旗帜似的,而至于那些必须明说的事儿,他也是会以迂回的方式点名。

  岳宝磊揣摩了一下文望明话中的意思,陪着笑脸道:“是呀文市长,这些干部的确不是我们的同志,但他他们毕竟是汉江市的干部,一下子处理了9个,这我觉得有些不妥啊,传到外面去,人家一听一下子处理了这么多干部,那他们会怎么想呢?我估计他们会认为我们汉江市的班子已经烂透了吧?所以我觉得刘书记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有欠考虑呢?并且还是影响稳定的举动啊。”

  文望明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了一丝深意十足的笑意:“岳局,你今天约我出来喝茶,就是为了向我抱怨刘书记的做事风格吗?呵呵,要是这样的话,我看你还是别说了吧?刘书记是什么人啊?我们汉江市的主政人物,是一把手,他要做的事情,不管是对是错,都是代表着组织的决定嘛,咱们要做的事情,不久是尊重和支持组织的决定吗?”

  岳宝磊道:“文市长,我知道刘书记是咱们汉江市的一把手,但是我像说的是,目前这样的处境,我们这些本地派的干部……那是不是应该好好团结起来了?文市长,我想外头关于本地派和外地派干部之争的传言,我想你也一通有所听闻吧……”

  岳宝磊把话说了一半后,又刻意地停了下来,开始观察文望明脸上的神情。

  但是,老谋深算的文望明却仿佛看穿了岳宝磊的心思一样,他没有问岳宝磊任何问题,也没有对岳宝磊的话提出任何观点,而是处之泰然地喝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口茶,道:“你继续说,我在听着。”

  岳宝磊讨了个没趣,只好苦笑了一下道:“文市长,我想您也应该听说过了吧,这刘书记之前在渊州市,那可是以强势文明的啊,我听说他在渊州的时候,渊州官场上的人暗地里都喊他喋血书记,并且他在渊州市可是有打击当地领导很给官场换血的前例,所以我担心……我担心这次法院和检察院那些干部的处理结果,很有可能是给我们这些本地干部提了个醒啊,这刘书记之心,和司马昭之心是一样的,我看是……”

  这一次,在岳宝磊故意停下后,文望明不再沉默了,他淡淡地笑了笑,道:“想当年司马家族取代曹氏政权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可惜曹氏贵族没有破坏司马家族的行动规则,所以曹氏才会覆灭啊。”

  岳宝磊听了文望明的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文市长,不瞒您说,这三国演义我也看了几遍,可是您说这句话的意思,我觉得实在是有些听不明白啊。”

  文望明道:“你既然看过了三国,那你肯定明白的这些话中的意思了。当年司马家族取代曹家在魏国的地位因为他们在称帝前的每一步都做的师出有名,要是他们不能每一步都做的师出有名,他们司马家能熬得过曹家吗?”

  岳宝磊道:“文市长我知道您的意思,你说的司马家族指的就是刘书记这些外地的干部,而我们就是……”

  文望明没等岳宝磊把话说完,就一气儿打断了岳宝磊的话,道:“是的,我们这些本地干部就是当年的曹氏。既然刘维明想要取代我们这些本地派的干部,他就一定会利用专案组干这些师出有名的事情,从而达到他取代本地干部的利益。”

  让岳宝磊感到意外的是,文望明现在不但没有装腔作势,而且还直呼起刘维明的名字,这足以说明他今天对自己的建议是感兴趣的。于是岳宝磊马上兴冲冲地凑到了文望明的跟前,道:“是呀文市长,我今天要跟你说的事儿,就是要夺了刘维明的‘师’,刘维明的‘师’不就是专案组吗?只要我们能够把专案组的调查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就不行信他还能如何‘出师’,只要我们能够把专案组控制住,一切都好办啊。”

  文望明不以为然地笑了一声,道:“岳局,看来你的动作真的太急了,真的太急了啊。”

  岳宝磊不解地凑上前去,道:“文市长,您这话我实在听不明白啊,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破坏刘维明出师有名的行动规则,难道有问题吗?”

  文望明道:“我之所以说你想法太急躁了,因为你的目标是‘夺师’,而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夺名’,‘夺师’不过是个中策而已,而真正的上策应该是‘夺名’才是。”

  岳宝磊对夺名和夺师并不感兴趣,现在他就希望能够联合本地派的这些干部,把专案组的调查权力夺到手,这样他才能利用专案组来迅速将丁强等人的案件完结,而达到自保的目的。现在听见文望明说了这么多文绉绉的话,除了让他感到不自在,似乎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岳宝磊再次陪着笑道:“文市长,我觉得将专案组调查权夺到手,迅速地将案件结束,这样对我们汉江的班子毕竟是有益的,如果在从中绕圈的话,我担心时间拖得太久了,也许就……”

  文望明道:“你不是争夺过一次调查组的权力了吗?结果呢?你是最后也败给了人家吗?所以说‘夺师’不如‘夺名’啊。再说了,要是你想要专案组的调查权,完全可以通过在省里的活动给刘维明施加压力,这是很容易达到的目的。你今天来找我,自然是希望我们能够交流出一些更有用的办法,你说吗对吗?”

  岳宝磊在心里操了文望明这装逼犯的祖宗十八代后,只好强忍着心头的不爽情绪道:“文市长,那至于如何夺名,还希望您赐教啊。”

  文望明道:“其实你是比我更清楚如何夺名啊,岳局,你说刘维明要是想要对汉江的本地派干部动刀子,他的下刀处会是哪里呢?是大富豪酒吧事件啊,他现在是必须得把大富豪酒吧事件的问题给处理看了,他才能有机会去进行他的下一步,对吧?”

  岳宝磊道:“是。”

  文望明这会儿又恢复了刚刚那种不紧不慢的态度,道:“现在他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差不多了,那你觉得他的第二个目标会是谁呢?”

  岳宝磊的脑门开始冒汗了,文望明的话说的虽然很隐秘,但是却明显地告诉岳宝磊,刘维明的下一步就是你岳宝磊。只是文望明是个聪明人,他自然是不会把自己的想法直接了当地说出来。

  岳宝磊道:“是啊是啊,刘维明的目标必须是一步步地来啊,现在他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所以我们可得阻止他向第二步迈进才是啊。”

  文望明道:“是的,现在必须得组织刘维明的第二个目标成功,可是要想阻止刘维明完成他的第二个目标,必须得知道刘维明的第二个目标是针对谁,这个是很重要的

  啊。”

  岳宝磊道:“嗯,是很重要,可是如果我猜的没错,刘维明的最终目标,那肯定是我们汉江市的所以本地干部吧?文市长,现在到了这关键时刻,你说我们这些本地派的干部,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结一致,避免我们……”

  文望明道:“我们本地派的干部要想团结起来,还得第二个被刘维明盯上的人应该如何自救才是。你想啊,刘维明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搞定丁强团伙,自然是为了揪出丁强背后的保护伞,然后再经过深挖,才能够一举取代我们本地干部的位置。所以呢,谁要是接下来被刘维明盯上,他就应该极力地保证丁强不会出卖他才是。如果不能保证丁强不会出卖他,我想刘维明的第二步第三步计划就很快成功了。”

  岳宝磊于是不再说话了,他不是傻子,文望明说的这些话中的潜台词他不是听不懂,那些话的潜台词就是:既然刘维明的下一步目标是你,那你就得自己去给我把屁股搽干净。别想把大家全都拖下去。

  “岳局啊,你是个聪明人,从最近林美娟上法院告状以及网络上出现的那些舆论上看,我们都应该知道,丁强背后的那个人,其目的就是为了搞臭专案组。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能够等到丁强背后那些人把火点大的机会,那你是完全可以做到夺名夺师啊。”文望明一脸深沉地对岳宝磊道。等话说到了这里,他又接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衷心的人,也不可能存在不会出卖人的人要说什么人不会出卖人啊,我说出了死人,还真没有什么人不会出卖人的。”

  岳宝磊当然没有把话说下去了,因为文望明的意思很清楚:只要丁强不死,就很要可能咬出他岳宝磊,如果这时候本地派的这些实力派人物站在岳宝磊的身边,万一将来丁强真把岳宝磊咬出来,那今天睡站在岳宝磊的身边,今后等到他的就将会是一系列的麻烦了。

  话题进行到了这里,岳宝磊也明白了文望明的大致意思了,要想让刘维明等人查不到自己的头上,唯一可行的就是以丁强的生命作为代价了。

  只有让丁强成了死人,所有的问题才能真正地解决掉。

  ( 升迁暗影 /4/4271/ m )

最新推荐: 都市之全能奶爸 | 鉴宝神瞳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 相声贵公子 | 最狠氪金主播 | 请别纠缠我了 | 重生之金融巨头 | 重返八零 | 疼你千百遍 | 奶爸:我曲爹身份被女儿曝光了 | 帝国公民 | 娱乐:从荒岛开始 | 绝代医仙在都市 | 开局一座神秘岛 | 动物园:疯了吧!养的全是爹? | 九星毒奶 | 龙王妻 | 密战无痕 | 兰香缘 | 绝世武魂 |